第258章 请神大咒

上一章:第257章 梦里南柯 下一章:第259章 死不足惜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血河屠子自知无幸,但也不肯束手待毙,早就开始默运玄功,血修功法运行之下,他的双目殷红如血,一霎不霎地和桑榆对望,怪笑开口:“你真是荣枯桑榆?反正谁也没见过那个老道,要冒充起来倒也方便。”

“正道弟子诛杀妖人,总不会错的,就算我不是桑榆,也照样杀你。你若顽抗横竖都是个死字,至于我是不是冒充的,于你而言无所谓的。”说着,桑榆摇了摇头,继续微笑着:“所以口舌之利,没用的。没人救得了你。还是好好说话,把你们的图谋供出来,也不一定就会死的,这一点你要掂量清楚。”

桑榆老道态度温和,可话锋却锐利的很。

血河屠子稀疏的眉毛一挑:“我不一定会死?你有心放过我?老道,你说的话算数么?”

桑榆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要诚心悔过,我帮你浴火重生。”

血河屠子来了精神,双眸中的血色更浓:“死在老子手里的正道龟儿,多到数不清,现在我只要认个错,就有活路了么?真有这样的好事?”

桑榆像极了一个淳淳长者,认真摇头:“不是只认个错,而是诚心悔改。你若有此意,一切都有得谈。”

血河屠子目光闪烁,看起来竟真的有些心动似的,上上下下打量了桑榆半晌,终于轻叹了一声:“此间有数百修士共做鉴证,老道你要说话算话!嘿嘿,做过了邪道又做正道,倒也有趣,不枉了我白塔这一生的快意逍遥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马三姑娘第一个哈的一声大笑了起来,正道中人也随即反应了过来,立刻骂声四起!

梁辛也觉得‘白塔’这个名字耳熟,略略寻思之后恍然大悟,忍不住也笑了起来,当初十三蛮中的老大,就是荣枯道宗出身,名字便叫‘白塔’。

算起来,桑榆肯定是白塔的晚辈。

正道修士怒骂纷纷,血河屠子满脸无奈,还一个劲的辩解着:“我就叫白塔来着,爹娘给的名字,我也没办法……”一边说着,又一边嬉笑了起来:“我诚心悔过,仙长横是不能因为我和你家祖宗同名,就说话不算数了不是?”

说着,他抬眼望向荣枯道诸人,见十步芳草个个神情阴沉,血河屠子更加得意了:“提到白塔,龟儿们便臭起了面孔,果然不是冒充,真是荣枯道的人么!”

桑榆却不动怒,神色仍和刚才一样,只是眼中满满都是失望,摇了摇头:“顽劣性子,没得救了,本来只要招供便好,现在却要吃苦头了……”说着,他不再理会血河屠子,而是转过身,又望向身后的大群正道修士:“贫道这次,本来是出门办些事情,恰巧经过此处,发现了妖人踪迹,所以赶来看看,要说起来,实在巧得很了。”

桑榆和蔼,场中的气氛早都松弛了下来,众人并不太拘束,当即就有人笑道:“这才是妖人的气数尽了,光知道要找算命的人,却不知道出门前看看黄历!”

正道中人哄笑成一团,桑榆也跟着一起笑,等了片刻之后,才继续道:“同道厚爱,抬举荣枯道宗列位天门,贫道忝为荣枯掌门,却未能及时赶来,连累着诸位同道被这群妖人胁迫,惭愧之至。”

说到这里,那些正道修士又要寒暄客气,不料桑榆突然用力一挥手,把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:“不过,贫道不明白的是,诸位为何要忍这个妖人?为何不动手反击?”

桑榆突然说了句不靠谱的话,可正道弟子也没人敢反驳,场中陡然安静了下来,人人默然不语,唯独马三姑娘,冷冷地笑道:“动手反击?用我们这三四步的修为去和一群邪道宗师打?我们要有您老的修为,又岂能容这丑鬼放肆?道长这么问咱们,实在、实在有些诨。”

桑榆毫不动气,点了点头:“原来是实力不济,所以任人宰割,这倒也情有可原,怪不得诸位。不过……贫道还有句话要问:诸位都把‘相见欢’,当成了摆设玩意了么?”

十步芳草中的一个黑脸道人,此刻踏上了一步,沉声对正道修士道:“‘相见欢’,只要满十人之数,便可结阵集力而攻。这道阵图早已发到各位手中,这道阵法简单易学,诸多门宗都已通过一线天呈报悟道三俗,已将阵法演练纯熟,诸位想来也不例外。”

这时候,桑榆又接过了话题:“老道明白,就算再怎么简单的阵法,要结阵都会耽误一点时间,这个空子就要靠同伴用命来换……可八大门派殚精竭智,穷尽百年光景,研创出这道‘相见欢’,所为的,就是希望天下同道在对付邪魔时,能打破门宗界限,精诚合作,共御外侮。”

桑榆回手一指血河屠子,继续对着正道中人:“这个妖人的修为,诸位若是一拥而上,散沙似的乱打,自然会吃大亏,可若是以相见欢迎敌,只要此间半数之上的同道能成功结阵,便已重创此獠,又何必等老道赶来相救?”

说完,桑榆飘身退开一箭之地,不徐不疾地笑道:“妖人猖獗,可我正道也有的是伏魔手段,老道为诸位压阵护法,众道友,相见欢!”

一千只兔子就算再怎么同仇敌忾,也休想扑到一头狮子,可要是把一千只兔子的力量聚集起来,别说狮子,就是熊瞎子也会被一巴掌拍倒……

荣枯道的高人没到场之前,这些修士中也有人想到过‘相见欢’,可那个时候,谁要‘振臂疾呼’,立刻就会被血河屠子当场击杀,谁也不肯出这个头,现在有了桑榆撑腰,数百正道弟子人人精神大振,齐声应和中身形错动,十人一小阵,数十座小阵又结成一座大阵。

相见欢的阵法,原理异常复杂,可施展起来却简单得很,阵型犹如一柄尖刀,锋锐出正对血河屠子!

十几个缠头宗的弟子同时踏上一步,与血河屠子并肩而立,凝神以待。

凭着血河屠子一人之力,硬碰硬的较力,绝挡不住这数百修士的合击,何况‘相见欢’中的阵意,还能将众人合击之力再提高五成以上。

正道修士都把目光望向桑榆,只等他一声令下,便要发动合力一击。

桑榆面目和蔼,微笑着正要点头传讯,孤零零站到一旁的马三姑娘忽然放声大叫:“且慢动手,我还有话说!”

说着,马三姑娘大步抢上,横身护住了血河屠子等人。

包括十步芳草在内,所有正道修士都眉头大皱,满脸的不耐烦,有些人甚至跃跃欲试,想要出手把这个撞上充愣的邪婆娘打翻,只有桑榆,脸上还保持着那副长者模样,微笑摇头:“刚刚便已说过,老道从未听说过‘日馋’的名号,又何谈仇恨,这其间恐怕有误会。既然是误会,总能得以澄清,给你们骂上两句倒也不打紧,只不过,老道还有件事要请教。”

马三姑娘笑道:“我若不出声,你也不提自己有话要问,也罢,你先问。”

“刚才仙姑只是对敝宗不客气,荣枯弟子不会计较什么。可现在,你干脆横身护在了邪道妖人身前,老道忍不住想问问,你为什么要护着妖人?”桑榆提问后,也不等马三姑娘回答,又继续道:“老道自己寻思,也不外两个原因,其一,贵家主恨我荣枯道,所以仙姑也要出手捣乱,我们要对付谁,你便保下谁;其二么,便不妙的很了,贤伉俪也是邪道上的人物。”

说完,桑榆微微停顿片刻,才继续道:“若是第一个原因,还请仙姑暂退半步,待贫道拿下这些妖人后,再与你辨明曲直,如果荣枯道真有错,甘愿领受责罚;若是第二个原因……就当老道说了一堆废话吧!”

马三姑娘撇嘴:“说的什么啊,绕来绕去也不嫌麻烦!这丑鬼挺对我的心思,现在他快死了,我就跟他说几句话,说完之后便躲开!”

桑榆老道一笑:“无论什么伎俩,今天这些妖人也难逃天道……总之,请仙姑自重吧!”说着,背着手缓缓退开,回到弟子阵中,十步芳草人人冷笑,面色笃定。

在结界里的梁辛略略有些疑惑,回过头问曲青石:“这个荣枯道掌门,是不是也太、太慢性子了?”

曲青石反问:“你嫌他罗嗦?做事情不干脆?”

梁辛点头:“一伸手,直接抓了缠头弟子走人呗,哪用那么多废话,又劝降又压阵的。”

曲青石笑而摇头:“其实再正常不过了,八大天门高高在上,特别是桑榆这样的人物,轻易都不会露面,可一旦现身,就一定要折服所有人,否则天门威望何在。”

两个人说话的时候,马三姑娘拉着血河屠子退后了几步,说道:“丑鬼,我估计着,你够强能挨得过他们的阵法。”

血河屠子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嘴唇,没说什么,血红色的双眸里透出一股困兽拼死的戾气。

马三姑娘却又岔开了话题:“丑鬼,刚才我说‘荣枯道宗,畜生不如’,结果被一群同道骂了。”

“不错,老子听见了,你还说要请人用大耳刮子扇龟儿们来着。”

马三姑娘大点其头,继续道:“你要帮我扇他们,我就教你一个保命的法儿,这笔买卖你做不做?”

这时候十步芳草中有人冷笑出声:“妖妇,忍不住要替妖人谋划诡计了么?”

桑榆老道咳了一声,对弟子摆了摆手:“由得她吧,不过几句话的功夫,耐心些,没坏处的。”

血河屠子也不理会其他人,神色间带着些纳闷,笑道:“是我先去扇他们,还是你先教我保命的法子?”

马三姑娘大方得很:“第一次和你做买卖,我就吃点亏,先保下你的性命再说,我家祖传有一道唤请天兵天将下凡的神咒百试百灵,你附耳过来,我这就传了你!”

说是让血河屠子附耳过来,实际是马三姑娘不容分说就把自己的大脑袋靠上去了,对着血河屠子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话……血河屠子本来笑嘻嘻的,可听着听着,神情就变了,嘴巴越长越大,眼睛越睁越圆,等马三姑娘说完后,他才愕然反问:“这、这什么乱七八糟的,听着跟和谁赌气似的?”

马三姑娘大笑:“只要你唱咒时心诚,就一定没问题!”说完,她又想起一事,忙不迭嘱咐道:“只你一个人唱不行,要你们这群丑鬼一起唱才好使。”

血河屠子眼角直跳,还想说啥,马三姑娘不耐烦地打断了他:“我可不光是为了做买卖才救你,也是为了还跨两一个人情。赶快教下去,死都不怕,还怕丢人么?”

一提到跨两,不仅血河屠子,所有的缠头弟子脸色都为之一变!

血河屠子又仔细看了看马三姑娘,片刻后怪笑了两声,回头招呼同伴:“都给老子过来,一起学这道请神大咒!”

十几个缠头弟子都围了上来,听到血河屠子以传音入密教授的咒语后,人人面色痴呆……

马三姑娘谈好了买卖,拍着双手脸色轻松的走开,经过荣枯道士的时候,还不忘对着桑榆点点头。

桑榆也报以微笑:“请神大咒,老道造化不浅,竟有机会见识这种……”说着,老道微微皱眉,措辞片刻,才又继续道:“这种凡人乡间传承下来的神道仙法。”

请天兵天将,这不是修士的本事,而是巫婆神汉乡下跳大神的神通……

咒语应该挺简单,没用半盏茶的功夫,一群妖人就学好了咒语,血河屠子望向桑榆:“老道,我要唤请天、天兵,你容我唱咒!”

血河屠子说话的时候,连自己都没底气。

眼看着一群妖人煞有介事要请天兵,正道中不知是谁最先忍不住,扑哧一声先笑了出来,随即全场哄笑,桑榆老道也一反常态,哈哈大笑,对着血河屠子点头:“你自己不嫌丢人,我又何必替你遮羞,唱吧唱吧,修真道上可几百年没出过什么有趣的笑话了!”

十几个缠头弟子松松垮垮站成一排,血河屠子排在第一个,长吸了一口气后,一群邪道妖人参差不齐,大吼出口:“坐棺材,骑纸马,胆小别喝酒;踢板凳,打桌子,劲大不要钱……”

刚刚安静的正道修士们,乍一听这幅撒泼似的‘请神大咒’,先是齐齐一愣,片刻后又是哄的一声大乱,不等他们说完,就开始放声大笑。

缠头弟子一个一个也都骚得丑脸通红,但都憋着口气,大声念唱,等把这上下联都大唱之后,陡然气贯丹田,爆发出一阵惊雷般的大喝,同时伸手指向场中正列阵欲击的正道修士,吼出了最后四个字:“往死里拍!”

不伦不类、丢人现眼的咒语终于唱完了,最后的四字大吼落地,几乎与此同时,一个壮硕青年突然凌空而现,身法快得不可思议更诡异莫辩,一头扎进了修士们的法阵中。

天兵天将没来,梁大掌柜现身……转眼之间,正道修士的哄笑声,陡然变成了惊呼、惨叫和哇哇怒吼!

梁辛矫若惊龙,大笑着在数百名修士中从容游走,七蛊星魂流转开来,偶尔又几枚涟漪震颤,所过之处,修士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便一片一片被砸得飞上了半空!

一时之间,正道修士们阵脚大乱,离烈和另外几个身份高些的正道修士,因为有荣枯道的高人在侧都有恃无恐,一扫面对血河屠子似的颓败模样,煞有介事大声吆喝,想要指挥指挥同道列成相见欢,可梁辛已经冲进了阵中,速度快的只剩影子,更有澎湃大力在身边突兀爆发,修士们逃无可逃防无可防,哪还有机会列阵,正道弟子被冲得人仰马翻,叫苦不迭,同时又觉得头皮发炸,虽然明知道不靠谱,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想到:莫不是真把天兵请来了吧……

也幸亏梁辛还算厚道,没用阴沉木耳的锋锐去砍人,只以星魂之力横冲直闯,出手间还留了些分寸,正道修士们上下翻飞,鼻青脸肿免不了,骨断筋折有可能,不过倒不会就此丧命。

梁辛一边乱冲乱打,一边放声大笑:“马三姑娘,这道咒大大地灵验,难为你还记得!”

马三姑娘笑得比梁辛声音响亮得多了:“你的事情,我一样一样都记得清清楚楚,每天都要拿出来想上几遍……”

异变横生,人人大吃一惊,就连桑榆老道也不例外,刚才血河屠子‘念咒’时,表面上他不动神色,暗中却小心提防,不过在他以为,妖人会偷偷释放什么法宝或者法术,全没想到竟然真跳出来个厉害帮手,眨眼功夫就把正道修士打得抱头鼠窜阵势大乱。

而真正让他心中惊骇的是,凭着自己的灵识,竟然没发觉还有敌人埋伏在侧。

片刻功夫,桑榆就回过神来,皱眉叱喝了一声:“妖人猖狂!”随即已经一飞冲天,急促剑鸣中,一青一黄两柄飞剑凌空现身!

桑榆表情清淡,看不出喜怒,剑诀一引两柄飞剑遁化精光激射梁辛!

十步芳草常年跟随桑榆,师徒之间早有默契,见师尊亲自出手对付梁辛,他们也同时施法,卷动神通扑向血河屠子那一群缠头弟子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57章 梦里南柯 下一章:第259章 死不足惜
热门: 捕梦网 昙花梦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少年侦探2:少年理发师 飞羽天下 藏海花 幽灵猎手 谜踪之国 神秘火焰 计数器少年:池袋西口公园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