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梦里南柯

上一章:第256章 四种命格 下一章:第258章 请神大咒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镇山,浩荡台,血腥气冲天!

官员、士兵、青衣,加在一起,当值的总计六千余人,尽数化作脓血碎肉,因为地点敏感,这件案子比着两年前的铜川惨案,还要更轰动得多……

直到转过天的正午时分,指挥使石林才带着贴身心腹大汉子倾,风尘仆仆地赶到镇山,他到时此处早已被重兵封锁。有先行处理现场的青衣官员迎上石林,仔细回报已经探知的情况。

在听手下呈报案情的时候,石林表情阴冷,沉默不语。直到手下陈诉完毕,他又沉思了片刻才开口,加重了语气,把两个重点重复了一遍:“无一活口?还有……所有人几乎都是在同一刻死的?”

青衣官员点了点头,沉声回答:“咱们的仵作已经仔细查验过,错不了。”

石林长长地吐出了一口闷气,又问道:“那,张老狗呢?他也死了?”

青衣官员愣了下,才反应过来‘张老狗’是谁,轻轻摇了摇头:“镇山之内,只要是昨夜当值的人,都被屠灭了,张尚大人是镇山司所的主官,也、也未能幸免。”

石林的脸色更加阴沉了,向着山上一指:“带路,领着我去看看他吧。”

九龙司门下法令森严,长官的训令即出,属下绝无缓口的余地,可那个青衣官员却犹豫了下,迟疑着开口:“山上的人,身体都被炸碎了……咱们也是凭着墨鱼袍和命牌,才、才勉强、大概找到了张大人,这个……不看或许……”

石林没发脾气,只是摇头道:“无妨的,带我去看看,张老狗死了,我总要看一眼的!”

青衣官员也不再劝,转身引路,带着指挥使和子倾快步上山,途中几次经过大片的‘血肉池沼’,大汉子倾把牙齿咬得咔咔直响……

不久之后,一行人便来到崩塌的梧桐大殿附近,青衣官员指着地面上一大片血肉,嘴唇动了动,却没说什么。

老头子张尚,根本就没有了轮廓,只有一片血肉,凌乱四散……石林对着身边的人挥挥手,众人会意,默默退开了,只有子倾留在他身边。

石林默不作声,低头静静看着‘张尚的尸体’,站了有一炷香的功夫,才终于发出了一声长叹,提起官袍蹲了下来:“老狗,让你领了谢功状回家歇着,你偏不肯,这下傻眼了吧,妈的,你的眼在哪呢,想帮你合上眼就不成……”

石林蹲在地上,口中喃喃,低声与‘张老狗’说了良久,才站起来身来,最后又说了句:“老狗,走好吧,梦里咱俩可还有一场好相见!”

说完,石林转过身,既不查探现场,更不去看其他的尸体,就此离开浩荡台快步下山。

子倾跟在石林身后走了一阵,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,瓮声瓮气的问道:“咱从哪开始查?抓那狗娘养的!”

“睡觉!”石林头也不回的回答道。

子倾大奇:“睡觉?”他寸步不离地跟随石林多年,早就没有了那些上下级之间的顾忌,又是个莽汉,说话更不客气:“我问你咱从哪开始查,你说你要睡觉?”

“不错,睡觉,我要睡觉,就从睡觉开始查!”

子倾不生气了,大脸上挂满了担心,试探着伸手想要去捂石林的脑门:“你……莫不是怒极攻心,被气病了吧。”

石林仍是不回头,一边快步下山,一边淡淡开口:“张老狗这个人,你了解么?”

子倾摇了摇大脑袋:“这老头成天到晚身上都臭烘烘的,偶尔见面,我躲都躲不及。”

石林呵呵一笑:“他早年受过伤,一辈子都不能停药,臭味是从药上来的。最近这几年他老得糊涂了,非得说那股子臭味是自己的老人味……张老狗十七岁入九龙司,直到五十七岁,才算正经穿上了墨鱼袍,之前那四十年,他都被不停的派出去,做卧底、做暗桩。”

说话的时候,石林的脚步略略放慢了一下,与子倾并肩而行:“做卧底,有‘一进一出’两个难处,进是如何混进去,而出,则是指如何把消息传出来。咱们九龙司传递消息的办法多得很,不过张老狗却从来用不到这些办法!他是天眷之人,有天生的本事来传递消息。”

子倾对‘张老狗’不太感兴趣,但是见石林说得高兴,他也就勉为其难地听着,顺口的搭腔:“他的天眷是啥?”

石林突然站住了脚步,对着子倾认认真真地说道:“他的本事有个名堂,叫梦里南柯!”

子倾眨巴着眼睛,满脸不解。

石林露出了个古怪的笑容:“说白了,就是托梦!”

子倾吓了一跳,神情愕然:“啥、啥意思?”

石林瞪了他一眼:“托梦,有什么难懂么?张老狗天生就会给别人托梦,只要他以前看见过的人,他就能把梦托过去……鼎盛时,他能同时把一个梦传给七个人,”说着,石林突然笑了起来:“你可不知道,老狗一喝多了,我和三个院子的大掌柜就都做一样的梦!把人烦死!”

子倾用力吞了口唾沫:“可、可他死了……”

“一个木匠,打了条板凳,死之后那板凳会散碎不见么?”

子倾摇了摇头,不知道该说啥。

“张老狗的天赐神力也是这个道理,只要他死之前把梦托出来、托给我,我就算明年再睡觉,睡着之后就能收到!”说着,石林顿了顿,声音也放低了许多,望向子倾问道:“现在张老狗老了,力道衰退了不少,不过在他死前托出两三个梦总是可以的,我算一个……你说,他还能把梦托给谁?”

“镇山六千多名壮汉,人人习武,其中还不乏好手,但却同时惨死,尸体遍布镇山上下……这桩案子也是仙祸,而且凶手的修为,恐怕在修真道上也是最顶尖的。”子倾的相貌、表情、目光甚至语气,都还是憨傻的,可说话时的条理,却突然清晰了起来:“张老头托梦,是把此处发生的事情、也就是这桩案子最重大的线索给出来,这个梦自然不会托给普通人,他会把梦托给他认为有能力来办这件案子的人。”

石林不置可否的一笑:“你是说他会给梁辛托梦,三堂会审的时候,老狗应该见过梁辛。”

子倾却摇了摇头:“咱们九龙司的兄弟,都以为梁辛也是正牌青衣,是您的手下,张老头犯不着把两个一摸一样的梦分别托给您和梁辛,而且,就凭着梁辛在三堂会审时显出来的身手,也根本担不起这桩案子!他和曲、柳三人功力突飞猛进的事情,只有您和我清楚,张老头并不知情。”

说着,子倾呼了口闷气:“这件案子大过了天,照我看,张老头的这个梦,除了您之外也实在没人可托,除非他还认识什么修真道上的大人物。”

“罢了,先不想此事了,”石林摇了摇头,再度迈开大步:“下山,找床,老子要睡觉!”

差不多就在石林找到床铺,开始睡觉的时候,数百里外的血河屠子也大概忙活完了。两个会推算命格的道士,按照他的要求,从在场的修士中一共挑出了十九个人。

血河屠子对这个数量还算满意,又命两个道士对挑出来的十九人再复验一遍。他自己则笑呵呵的走到大群修士跟前,没事找事地去问:“现在要请诸位猜一猜了,我会不会放掉你们?”

离烈站在‘被挑选出’的队伍里,突然觉得自己挺幸运,虽然被挑走了,但至少现在不会死,至于那些不是四种命格的同道们,说不定马上就会被灭口。

数百名修士并不答话,个个神情森冷,目光却闪烁不定,也不知道是在盘算着逃跑、拼命还是求饶……

结界内的曲青石早都等得不耐烦了,脸孔臭得很:“这个血河屠子废话太多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曲青石突然咦了一声,几乎同时,梁辛也感受到了什么,眉头微微一皱!

兄弟俩对望了一眼,梁辛先开口道:“十几个人,来得好快!”

就在刚才,远处突然荡起了一丝极轻微的灵元,血河屠子等人尚未曾察觉,可梁辛兄弟的感觉何等明锐,马上就发现了异常:正有一伙人,借着法术的掩护迅速接近。

曲青石又眯起了眼睛:“来的人借草木遁形,都是木行道的大行家,这次血河屠子可要倒霉。”

梁辛的眉头皱得老高:“木行宗师?荣枯道的人?天门的人这么快就到了,这里还是有人传讯出去了?”

曲青石无所谓地一晒:“应该不会,血河屠子做事还算仔细,不会犯这样的错,这伙子木行宗师估计是适逢其会,经过此处时发现了邪道的踪迹,所以潜过来看看……”

那一伙木行高手来得奇快,哥俩几句话的功夫里,他们便冲到了近处,血河屠子却懵然无知,还对着那群正道修士耀武扬威,大放厥词……正说得高兴时,突然耳边响起了一声冷哼:“跳梁小丑,死到临头仍不自知!”

话音落处,绿色光华绽放,一群道家弟子突兀现身。

血河屠子大吃一惊,身子一晃暴退十余丈,在场的缠头弟子立刻纵跃而起,与首领汇合到一处。在这一乱一退中,缠头宗的弟子虽然没人受伤,可刚选出来的那十几个四种命格之人,全都被老道们救了回去!

倒是那两个会算命、已经决定投靠邪道的道士,被血河屠子牢牢的护在了身后。

一共十一名道士,全都身着青色长袍,有老有少年龄不一,为首的是个鹤发鸡皮的老者,胖墩墩的身材,长得大鼻子小眼睛,显得很慈祥,一副老好人似的模样。

血河屠子看了看这群道士,脸上的戾气一闪寂灭,又咧开了大嘴,怪声怪气地笑了起来:“龟儿们是哪个?”

为首的那个老道根本就不看血河屠子一眼,而是转过身对着场中的正道修士们点头笑道:“荣枯道桑榆,见过诸位同道。”

话一出口,正道修士中就爆发出哄的一阵惊呼,就连结界中的梁辛兄弟也大吃了一惊!

修真正道的弟子,可能不知道当今皇帝是熙宗陛下,但人人清楚,桑榆是谁!

八大天门,荣枯道宗,掌门桑榆!

跟着桑榆又一指随他同行的那些道士,语气和蔼,继续介绍:“这十个不成器的小子,都是我的弟子。”

场中的普通修士大都不怎么了解这十个道士,只道他们就是桑榆的弟子,地位尊崇,修为肯定也不差。但是离烈是九九归一里的重要人物,早就听说过他们,本就激动的神情,又是一振,结结巴巴的喊道:“十、十步芳草!”

桑榆哈哈一笑,对着离烈点了点头:“想不到,离先生也听说过这群小子的诨号,什么十步芳草,都是天门同道用来取笑他们的。”

离烈从前根本没见过桑榆,见桑榆竟然认得自己,只觉得荣幸备至,张着大嘴嘿嘿傻笑个不停……

在结界之内,梁辛一边吸溜着凉气,一边对曲青石点头:“你说的不错,桑榆是适逢其会,只能算血河屠子命不好……”桑榆地位尊崇,在修真道上是神仙一样的人物,就凭着一个小小的血河屠子,还请不动他的大驾,他现身于此,多半是碰巧。

跟着梁辛又想起了一件事,有点不好意思地问曲青石:“那个、咱这结界法术,不会被人家看破吧?”

“放心,看不破!”曲青石随口回答,倒没因为梁辛的怀疑去扳脸孔,而是望着荣枯道宗的人,饶有兴趣的笑了:“桑榆亲至,还带着十步芳草,我倒有些好奇,他们来这附近干啥?”

“我关心的倒不是这事,”说着,梁辛的笑容忽然浅淡了,眼角轻轻跳了下:“好不容易遇到荣枯掌门了,铜川的事也该有个说法了吧!”

曲青石呵呵一笑:“你想怎样都成,我听你的。”

兄弟俩正说着,外面那些修士忽然乱了起来,不知是谁先反应了过来,抢出人群跪到桑榆跟前,口中高呼:“晚辈拜见荣枯仙长……”

有人带头,场中的修士不分男女老少全都乱哄哄地跪拜在地,施晚辈大礼参拜。桑榆笑容满面,用力摆手连道不敢,侧过身体不受礼拜,他身后的十步芳草则忙不迭地躬身还礼。

大群修士人人叩拜,唯独马三姑娘一个人站在原地,她本来就生的肥壮,现在众人皆跪只她一人独立,更显得醒目了。

桑榆当然不好意思凑过去问一句:你为啥不拜我?

倒是十几丈外的血河屠子,带着几分意外,扬声问道:“婆娘,你怎么不对老道磕头?”他见桑榆现身,哪还能不明白自己已经陷入破不开的死局了,此刻早都想开了,说起话没有一点顾忌。

马三姑娘撇嘴摇头:“我磕个头倒无所谓,可我那男人对荣枯道反感地很,他要知道我冲着桑榆老道磕头,会先扒了我的皮,再打烂我的脸,然后把我扫地出门!”说着,马三姑娘‘委屈’了起来,恶狠狠地等着血河屠子:“到那时我没人要,怎么办,你给我找婆家么?你娶我么?!”

血河屠子吓了一跳,装模作样的用力摇头:“这个头真不能磕!”说完,他又换上了副啼笑皆非的表情,小心翼翼地问:“不过,你……还能有男人?”

马三姑娘先是勃然大怒,很快又羞涩一笑:“其实我要洗把脸,还算有几分姿色。”

血河屠子哈哈大笑,对着马三姑娘招了招手:“干脆你到我这边来吧。”

马三大义凛然,摇头:“我是正道人物,不与邪魔为伍!”

两个人一唱一和演起了活偶戏,全不把桑榆等人放在眼里,不过血河屠子是自忖必死,抱了个撒泼的心思,妖女琅琊却是有所依仗,正经不把荣枯道宗当回事。

两人废话的功夫里,十步芳草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,呈报于掌门。

桑榆也不动气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等两个邪道妖人说完之后,才望向马三姑娘,问道:“贤伉俪对敝派多有不满,老道倒有些好奇来着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马三姑娘就冷笑打断:“我家男人亲口对我说过,荣枯道宗,畜生不如。另外还有不少难听话,你还要听么?”

正道修士中立刻就有人厉声喝骂,马三姑娘阴沉着一张大脸,狠狠瞪过那些骂她的人,撒泼似的怪叫:“骂我的都给我记住了,待会我就找人,老大的耳刮子扇你们!”

正道修士谁会把她的话当真,哄得一声里怒斥声更响亮了。

桑榆对着身后挥挥手,摇头笑道:“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,要是敝宗真做错了事情,别说挨骂,就是挨打挨罚也是应该的。”

马三姑娘撇嘴:“误会太多了,你们荣枯道杀了我家男人的道友,毁了我家男人的门宗,还砸烂了我家男人的桌子……”

桑榆越听越纳闷“请问贵家主是哪位?”

“日馋大当家!”马三姑娘没好气的回答。

桑榆可没听说过天底下还有个‘日馋道宗’,苦笑着摇摇头:“真要有什么曲折,总能说得清楚,还请仙姑稍后,待除去妖人后,你我再慢慢讲来。”

说完,桑榆不再搭理马三姑娘,撩起眼皮,目光清澈,望向了血河屠子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56章 四种命格 下一章:第258章 请神大咒
热门: 你有罪:诡案现场鉴证1 望古神话之蜀山异闻录 尤金尼亚之谜 推理计划:罪火焚身 凶棺 仙剑奇侠传2 绿胶囊之谜 僵尸问道 首相绑架案 奇岩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