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四种命格

上一章:第255章 血河屠子 下一章:第257章 梦里南柯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妖人说话全无章法,从现身开始就东一句西一句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现在血河屠子又问自己是不是长得像傻子,老小两个道士一时间都有些懵住了,各自皱眉,并不答话,同时默运玄功小心戒备。

血河屠子显得有些不耐烦,催促道:“问你们什么,你们便回答什么,死到临头了,却还不敢说实话么?”

这次开口的还是那个小道士,声音有些嘶哑,咬牙道:“你不想傻子,但十足十像极了个疯子!”

血河屠子不怒反喜,笑得挺腼腆:“这便是了,老子不认识你们,我又不是傻子,又何必费心费力地把你们两个龟儿找出来,然后再杀掉?”说话的时候,他的目光温柔,甜腻腻地看着小道士。

小道士又愣住了,老道士则眼睛一亮,望向血河屠子:“你、你……这位仙长的意思,你不杀我们?”

血河屠子大笑:“只要你们有真本事,就肯定能活!”说着,他又伸手指了指自己:“你们两个,谁摸骨,谁掌面,只要能说出老子的命格,你们小命就算保下了。”

在结界中的曲青石有些纳闷,回头问黑白无常:“命格不是要靠生辰八字和落生之地来推算的么?怎么也能通过掌面、摸骨来推?”

庄不周忙不迭踏上两步,点头哈腰,客套的很:“回曲大人话,摸骨、相面、斗数这些本事都又相通之处,通过掌面和摸骨,也是能推出命格的,不过难度高的很,要有真本事才可以,不是一般先生能做的。”

宋恭谨跟着点头附和:“靠生辰八字算命格,又准又快;可是用相面和摸骨来做这件事,吃力不说,还可能会出错,很少人这么干的……”

两个道士对望了一眼,谁也不在废话,老的那个走到血河屠子的面前,仔仔细细地端详着他的面相;小的那个一把抓过血河屠子的手,双目微闭,认真摸索起来……

马三姑娘从不远处瞧着,看了一会,突然咦了一声,大声问道:“丑鬼,你的脸怎么红了?”

血河屠子羞赧一笑,轻声回答:“脸被一个男人看着,心里慌得很;手被一个男人捏来捏去,心里又痒得很。”

两个道士都打了个哆嗦,假装没听见……

片刻后,两个道士各自退开一步,张口欲言,可又彼此对望了一眼,显得有些踌躇,血河屠子笑道:“各自写下来就是了,不妨事!”说着,双手摊开伸向两人,示意他们在自己的手心上写字。

道士们哪还敢再去摸他的手,不约而同从自己的乾坤袋里取出纸笔,写了个字条,叠好后塞给血河屠子。后者也不啰嗦,打开看了看,露出了个笑容,点点头道:“两位都算对了,恭喜,不用死了!”

老道士长长松了口气,也不多说什么,只退开两步,站到一旁等候着血河屠子的吩咐;小道士却神色纳闷,开口正想问什么,不远处的马三姑娘突然扬声喊道:“丑鬼,你要找的人我们已经交给你了,至于你是要杀他俩还是要睡他俩,我们不管了,这便告辞了……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,血河屠子就摇了摇头,脸上厚厚的白垩,都掩不住那份扭捏着的歉意:“对不住的很,你们还不能走,还得再耽搁大伙一阵。”

这次不用马三姑娘再说话,正道修士中就有人喝道:“先前说好的事情,现在想反悔了么,出尔反尔……”

正喊着一半,血河屠子手捏兰花轻轻一弹,一道血色光芒激射而起,斩向说话之人。

喊话的道士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觉得眼前血光暴现,跟着又肩一麻,愣了愣神后再侧头一看,自己的右臂已经掉到了地上,这时才有剧痛传来,长声惨呼中一头栽倒!

修士大哗,一连串呼啦啦的大响中,再度放出了飞剑法宝,可与此同时,一道又一道宗师气势从周围接踵爆发,埋伏在附近的血河屠子的同党尽数现身!

十几个邪道人物都长得奇形怪状,像鬼倒比着像人更多些,衣着打扮也不像中土人士,不过他们倒有个共通之处:个个气势惊人。

不用动手,只凭他们绽放出的邪元威势,就足以弹压全场!

在结界里的梁辛突然咦了一声,一手去拉曲青石的胳膊,另一只手伸出,指向一个现身而出的邪道人物,大笑道:“二哥,还认得他不?”

曲青石也笑了:“当然认得,从离人谷见过,生苗跨两的手下!这伙子人果然是缠头宗的……这是冒充着不老宗出来干坏事来了!”

因为柳亦、跨两和老蝙蝠的渊源,梁辛等人早就把缠头宗当成了自己人,现在真正确认了身份,虽然还没打算马上相见,可心里也着实有几分高兴。

黑白无常也都挺开心,庄不周笑道:“这个血河屠子,该不会就是跨两常说的,那个‘莽撞的’吧?”

曲青石摇了摇头:“肯定不是,一来,他的修为比着跨两差不少,不是平级的人物;二来……嘿,他可不莽撞。”说着,似乎还嫌不够似的,又加重了语气:“何止不莽撞,简直精明得很!”

缠头宗的高手一下子现身了十几个,直接释放妖威去吓唬人,虽然浅薄、虽然卖弄,可却管用。刚刚要乱起来的正道修士们,立刻又安静了下去……血河屠子微微皱眉,望向离烈等人:“等一刻都要聒噪么?再说话,真会死人的!”跟着,有些不胜烦扰地嘀咕了句:“老子是邪道妖人,出尔反尔还不是应该的么?”

说完,他又想起了一件事,望向马三姑娘笑道:“刚刚我骗你来着,估计着,你的早饭够呛能吃得到了。”

血河屠子喜怒无常,说话做事全无痕迹可循,纯粹在随心所欲,偏偏他和一众手下实力极强,一共十余名邪道宗师,就算都是初阶,也死死吃住了场中的所有人。

马三姑娘不敢搭话,施展身份,气势磅礴地躲到离烈身后去了……

血河屠子这才转回头,望向身边会摸骨的小道士,语气柔软:“你想问什么?”

小道士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,这才开口道:“你开始就没打算杀、杀我们两个?”

待血河屠子点头之后,小道士又继续问:“那你又何必危言耸听,说你此行的目的就是来杀我们的?”

血河屠子并未直接回答,而是伸手向着不远处那几百个修士一指,反问小道士:“他们把你俩选出来送死,你俩和他们,现在算是恩断义绝了吧?”

小道士闻言而,神色间还有些犹豫,旁边那个不怎么说话的老道士淡淡开口:“不止恩断义绝,还有杀身之仇!”

血河屠子笑而点头:“不管怎么说,他们算是把你俩卖了。他们不讲义气,你们也实在用不着再顾及同道情分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话锋一转,直接扯回正题:“我要靠两位的本事,帮我找人!”

两个道士异口同声:“什么人?”

血河屠子伸出了四根手指,一口气说道:“日照雷门、明珠出海、英星入庙,七杀朝斗!”

梁辛在结界中听得莫名其妙,忍不住回头望向二哥,不等曲青石开口,黑无常就凑过来解释道:“血河屠子说的,是四种命格。”

白无常也接口笑道:“好家伙,这四种命格名气可大得很,都是千里挑一的硬格,当年我师父一辈子卜卦,也只遇到了两个。”

外面那两个道士对望了一眼,并未多说什么,血河屠子继续道:“我要找的,就是这四种命格之人。”

小道士忍不住皱眉,插口道:“这四样命格罕见得很,恐怕不好找,得花上不少时间……”

老道士比着他要聪明得多,此刻已经猜到了血河屠子的用心,摇头打断了同伴:“这四种命格,于凡人中固然是极稀罕的,不过……在修士中,却不算少见。”

想要修天,需要有极高的天赋,说得浅白些,他们本来就是人中龙凤,这才有可能被师长看重。修徒的命格几乎都是罕见的上格或者硬格。

血河屠子哈哈一笑,赞了句:“果然是年长的精明些。他们之中只要在这四格之列的,你们全都替我给挑出来,我有用!”一边说着,他伸手向着正道修士们一指。

说着,血河屠子又伸手拍了拍两个老道的肩膀:“老道士擅掌面,你先去挑;小道士擅摸骨,负责复验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事关重大,来不得一点疏忽,要是出错的话……我的那些手段,我自己都不想提。”

两个道士赶忙一起应诺:“放心,我俩一前一后,不会弄错。”

血河屠子呵呵一笑:“不准公报私仇,你们要是恨谁,就直接告诉我你想他怎么死,等事情彻底了解,另有重酬,到时候你们愿意跟着我也成,想要隐居也罢,都由得你们,这个,算是定钱。”说话间,血河屠子取出两块玉简,分别递给两人。

两个道士用灵识微微一探,脸上立刻显出了惊喜之色……

在血河屠子絮絮叨叨吓唬、嘱咐两个道士的时候,梁辛在结界中里眉花眼笑,正没口子的赞道:“这个人,心机着实不错,就算修为稍差些,也绝对算得上是个人物!”

血河屠子要找的四种命格,凡人中罕见,只能从修士中寻找,刚好大群修士都聚集于此,算起来他倒是托了老实和尚的福。

凭着缠头宗十几个宗师好手的实力,稳稳吃住了这里的正道人物,可他们要做的事情,光力量强还远远不够,缠头宗赶来的这些人谁也不会看相摸骨的本事,当然也不能指望着这里的修士们会傻到自己报上生辰八字。

血河屠子先逼修士们自己交出两个精通相术的同道,危言耸听扬言要杀两人,那两个被出卖的道士,心中的愤懑何其强烈,别说对离烈和那几个名门长辈,说不定他俩连马三姑娘一起都恨上了。

如果是要挟着大小老道找人,便会有个问题:血河屠子要的四种命格是多多益善,两个道士说不定会顾念交情,偷偷放人,本来能抓十个,结果只找到五个……

可有了这份恨意,刚刚被出卖的人,突然得知自己不仅不会死,还可以反过来出卖那些‘出卖了他的人’……血河屠子看似缺了根筋,行事说话全无章法,可一步一步走下来,真格把所有人都算计了。

梁辛赞不绝口,黑白无常也跟着帮腔,一起笑呵呵的夸个不停,尤其白无常,把大拇指都快戳到结界外面去了……

曲青石也在微笑,不过却没夸赞太多,过了一会才开口道:“血河屠子的心计很不错,这个自然不用说了,不过正道上的那些修士也不是傻子,从头到尾也有过几次反弹。”

宋恭谨笑道:“反弹又有什么用,他们实力不够,还不是被人家压得死死的。”

曲青石眯着眼睛,点头:“实力不够,这四个字说得好!假如把外面那些正道修士换成咱们几个,你们说会怎么样?”

不用别人开口,小活佛就拍着肚皮喝道:“还能怎么样?那个血河屠子一现身,不等他让咱交人,我就先打断他三十根骨头,然后再撕他的嘴,问他来干啥……”

曲青石点头道:“便是如此了!血河屠子的局,看似一波三折,环环相套,可无论如何,维持这个局的基础,是力强于人;离烈他们破不了局,也是因为力弱于人。一样的事情,别说摊到咱们身上,只要八大天门中随便有一位六步中阶的长老在此,血河屠子就要逃败而去了。”

小活佛瞪圆了双眼,跟打雷似的随口答腔:“说了这么一大串,到底啥意思?”

曲青石正色回答:“说到底,六个字:力为主,计为辅!力强未必能胜,可力弱却必败无疑。”说着,他转头望向梁辛:“神仙相贾添也是如此,他行事高深莫测、算无遗漏,但归根结底,还是要靠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来保证的……你想办他,先要练得比他更强,才能考虑其他的。”

里面的人说着,外面的两个道士已经忙活了起来,老道士在两个缠头高手的保护下,从正道修士中走来走去,仔细找人,第一个就把离烈给揪出来了,同时还回头对着血河屠子辩白道:“老道没公报私仇!”

小道士抓过离烈的手,正经摸索了半天,对着血河屠子点头道:“他没公报私仇。”

其他修士都惴惴不安,只有马三姑娘,没心没肺地凑到老道士跟前,老道士只瞄了她一眼,就撇嘴走开了……

被缠头宗困住的修士,足足有几百人,两个道士一个摸一个看,看样子一时半会还完不了事,黑白无常等得无聊,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话题自然绕在血河屠子此行的目的上,不过凭着他们哥俩的学识,可猜不透缠头宗要找这四种命格之人来做什么。

两个人说了一阵,庄不周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,转头望向梁辛和曲青石:“这些缠头宗的弟子,不急着出海去汇合缠头老爹么?”

宋恭谨自己瞎猜着解释:“说不定,这些人受缠头老爹之命,不用去赴会,留在中土另有任务。”

这时候曲青石摇了摇头,接过了话题:“上次出海时,我听跨两提过,他们缠头宗的弟子,会跟随老爹尽数赴会,现在八月十五将近,虽然时间还来得及,可也禁不住太多耽搁,这伙人不忙着赶路却来这里忙活,我怕……他们是从缠头宗大队中分出来的……所以才一直等着。”

梁辛的想法和曲青石差不多,继续道:“怕的就是,缠头宗大队出了事,所以血河屠子才会赶来这里,寻找那四种命格……”说着,梁辛叹了口气:“但愿是咱们猜错了。”

曲青石眯了下眼睛:“等他们忙活完,咱们跟过去看看就是了,不管缠头宗有没有事,至少大家同路,汇合到一起走,彼此也是个照应。”

除此之外,曲青石还有一重算计,他们家老三八月十五就上位了,和缠头宗里这些小鬼混个好人缘,倒是有必要。

庄不周有些踌躇,抬头看了看天色,少有地皱起眉头:“这天就快亮了,还要回庙抓鬼道士,找头七大姑……要不等明天晚上?”

这时小活佛插口道:“抓鬼这事交给我,那老道天天晚上去庙里,都不知道烧根香拜拜我,早想抓他了!”

众人啼笑皆非,就算是鬼,毕竟也是个道士,哪有拜佛祖的道理。

小活佛身具三蛮之力,白狼死后,放眼中土除了神仙相贾添之外,哪还有人是他的对手,鬼道士就算本事再大,也逃不过他的追捕,他肯出手帮忙,梁辛自然大喜不迭,也不多客气什么,对小活佛道:“你把庄宋两位师兄也带上,他们认得头七。”

小活佛拍了拍肚皮,笑声滚滚自结界中回荡:“等你们忙完,记得到庙里去找我,我把鬼道士搓成个球交给你!”随即他扬起大手把庄宋二人扛起来,说了声:“走了!”话音落处身形一晃,离开结界,转眼便消失不见。

外面的修士根本就察觉不到小活佛的离开,仍旧忙活着。正道中人个个沮丧,被挑到的面色青黑,没被挑到的也没什么好脸色,谁都不知道事后血河屠子会不会杀人灭口。

缠头宗的那些人面无表情,两个负责挑人的道士倒趾高气昂,精神得很。

血河屠子靠在一棵树下,等得无聊了,从乾坤袖中取出了一盒花粉,小心翼翼地往脸上涂,表情挺享受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55章 血河屠子 下一章:第257章 梦里南柯
热门: 阴缘伞 目破心经 鬼的足音 魔仙弑神 蒙面女人 从西藏来的男人 湘西疑陵 仙剑奇侠传2 半身侦探3 古董诡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