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血河屠子

上一章:第254章 蚂蚁和驴 下一章:第256章 四种命格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在场的修士,全都出身正道,其中自然知道‘不老宗’之人不在少数,听白衣男子大刺刺的报出门号,场中立刻响起了一片叱喝声,神光流转之下,飞剑和法宝凌空而现!

亮出法器准备迎敌的,都是些有见识的长者,跟在他们身旁的弟子一见师长要动手,也纷纷叱喝着,或结阵或唱咒,数百修士一齐发动,气势上着实惊人。

在中土的修真道上,正邪之间早就没有了说话的余地,只要一见面,就是生死仇杀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修士悄悄取出木铃铛。邪道人物敢现身必定有所依仗,这个道理简单,谁都能想得明白,先不管能不能打得过,传讯出去求援总是不会错的。

红谷弟子没有飞剑或者法器,火鸟红鹘既是灵宠也是他们的法宝。离烈的鸟都死了,现在基本就是个废人,不过鸟丢了身份却还在,想退也不能退,他仍站在队首,由门下弟子小心匡护着,当即深吸了一口气,皱着眉头说道:“邪道?阁下就这样现身,就算有所依仗,也显得狂妄了。”

这时候梁辛回过头,问身边的曲青石:“这人修为怎么样?”

小白脸望着结界外的‘大白脸’,目光里多少带着些不屑:“六步初阶过了,中阶却还不到,比起跨两、大祭酒等人还差得远,不过对付这群修士倒没啥问题,何况他还有些六步初阶的帮手藏在附近,今天这群正道人物要吃大亏。”

庄不周有些纳闷,插嘴问道:“这里的都是普通修士?没有八大天门的高手么?按理说天劫那么大的事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曲青石就摇头道:“渡劫这种事虽然少见、轰动,可是对于修真道上的势力却没有实际的影响,毕竟,天劫之后和尚或是死了或是飞仙,不管怎样他都再不会在中土现身,大家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,全不受渡劫者的影响,八大天门自重身份,没派人过来看热闹也正常得很。”

曲青石的灵识早就扫过全场,此处修士虽多,却没有宗师境界的高手,略略寻思也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。

他们说话的功夫,琅琊翻手又把马三姑娘的脸戴了起来,对梁辛道:“那个丑八怪废话忒多,待会我出去,催他说正事……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梁辛笑着摇摇头:“没啥意思,我不去。”

琅琊也不勉强,只是粗声笑道:“要有凶险,记得出来救我!”

看着漫天法宝对准自己跃跃欲击,白衣男子露出了个啼笑皆非的表情,目光一转扫过面前众多正道修士,伸出了一根手指,有些莫名其妙的开口:“第一个!两条腿。”

离烈皱眉:“什么第一个?”

“你们之中,第一个亮出法宝的龟儿子,现在自断双腿,我就不去掀他脑盖儿,”跟着白衣男子又对着离烈摇摇头:“莫担心,不是你,我说的是在我现身之后,第一个亮出法宝那人。”说完,他把手中的死鸟一抛,扔回到离烈脚下。

妖人狂妄,话刚说完,正道修士中不知多少人同时大喝:“杀!”怒吼响起人人动手,催动法宝向着白衣男子狠狠砸去!

神通各异道法缤纷,一时间天空里异彩纷呈,风雷滚动。千多件法宝仿佛暴风骤雨,一股脑的砸了过去,白衣男子似乎也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好像吓得呆住了似的,随即只见一蓬浓稠的血雾,自他口中喷出!

双方动手,黑白无常满脸都是兴奋,可马上看到白衣男子吐血,庄不周大失所望,从结界内笑道:“来的时候派头这么大,刚一动手就被打得吐血了?”

梁辛的目力比着庄不周要强得多,早就看出了是怎么回事,摇头道:“不是重伤吐血,那些法宝根本没碰到他,吐血……是他的神通?”

果然,白衣人喷出的血雾弥漫而起,将主人重重裹护,最先攻过来的数十件法宝被血雾裹住,旋即一声声清脆的暴鸣声响起,陷在血雾中的那些飞剑、法宝,竟在弹指间的功夫里,尽数炸碎。

法宝大都与主人的元神相连,干脆就是修士的半条性命,数十件法宝被毁,正道弟子中立刻就响起一连串惨叫,其余众人都大吃一惊,忙不迭控制住自己的法宝由攻改困,围住血雾团团打转。

离烈在惊骇之余,突然想起了以前门中长辈给他们讲过的邪道神通,失声惊呼道:“含、含血喷天!你是血河屠子?”

“龟儿鸟养得不怎么样,见识倒还算不错。”白衣人在血雾中,放声大笑:“我是血河屠子,可这天底下早就没了血河派,只有缠、缠……那个只有不老仙宗!”

白衣人被人叫破了功法来历,心情激动下差点把实话喊出来,总算反应还不错,临时改口,好在他的川西口音甚浓,结结巴巴的倒也不太引人注意。

白衣人这边口齿不清,正道修士中却再度掀起了一阵大吼,尽数摆出了拼命的架势,刚刚停缓的攻势陡然又猛烈了起来!

血河派是当初邪道中的门宗,论势力不算顶尖的,可这一门的弟子侍弄血术,性子残暴嗜血好杀,落到他们手中的人生不如死,早在千年前,他们就得了‘血河屠子’的绰号。

血河门徒对这个绰号不但不以为耻,还沾沾自喜,干脆就自称‘血河屠子’。

正邪之战刚刚过去数百年,在场修士中有不少都听说过‘血河屠子’的名号,人人都明白遇到血河屠子,就只剩下四个字了:

你死我活!

修士们的攻势高涨,血河屠子却大笑了起来:“瞎打瞎忙,龟儿们都忘了老子说过啥子么?第一个亮法宝的,要自断双腿……你不肯,只好抓你出来,掀你脑盖。要是挨不过疼,记得要求饶……”笑声中,他突然动了起来!

他的身法在梁辛、曲青石看来自然粗糙得很,可是在普通修士眼中,却有如鬼魅,快得无可闪避更无迹可寻。围攻他的法宝,绝大多数都被他甩开,一些恰巧处于他前进线路上的飞剑,也尽数被血雾摧毁。

血河屠子由血雾护着,在无数法宝的轰击下,一头冲进了修士群中。修士们大乱,各个门宗的长辈大声吆喝,统御着门下弟子或守阵或急退……

又变成了马三姑娘的琅琊,趁着这个机会自结界中跑出来。此刻场中正乱成一团,修士们个个都在快速移动,施法猛攻,谁也不曾注意场中又多出来个丑陋婆娘。

血河屠子也不理会旁人,几个起落转折之下,来到一个玄衣老者跟前,笑道:“就是你,还不跑?”

玄衣老者自知不是对手,当下也不废话,手印一盘身子陡然矮了下去,整个人向着土中迅速沉降,施展的正是土行遁法,要借着土势逃跑。

血河屠哈的一笑,随随便便地一跺脚!他的脚踏在地面上,竟然发出了一声金铁交击般的大响,方圆数丈之内的黑土地,立刻化作青铜之色。

不唱咒不施法,只一脚踩过,泥土化金!

玄衣老者哪料到自己的正遁着一半,泥土变成了青铜之地,遁术当即失效,老头子的身体,鼻子以下的部分都被‘铜块’箍住,在地面上只露出半个脑袋,一双眼睛瞪得极大,看上去又诡异又恐怖。

周遭的法宝仍轰击不休,但无论如何努力,一时之间也无法突破血雾,血河屠子俯身伸手,向着老头子的头盖骨就抓了下去。

就在他的手指看看触及老者发髻的时候,老头突然眨了眨眼睛,脑袋用力一挣,嗖得一声尽数没入‘泥土’之中,整个人消失不见!

血河屠这才略带惊讶的咦了一声,笑骂:“先土掩、后金藏,龟儿的道道蛮多的……”说着,伸出的手由抓改拳,又在地面上轻轻一敲。

本已化作青铜的地面,随着血河屠这轻轻一敲,陡然稀软了下去,转眼化作一滩泥沼……鲜血泥沼。

一个个血泡子从地下咕噜咕噜地从泥沼伸出挤上、爆碎,熏人欲呕的血腥气也随之弥漫,片刻之后,一个尤其巨大的血泡拱了起来,隐约可见玄衣老者正在其中……

血河屠笑得更开心了,伸指戳破血泡。

‘啵’,一声轻响之后,玄衣老者的长声惨呼,立刻响彻天地!

玄衣老者中了血河法术,满头满身都涂满了鲜血,身体痛苦地扭曲、翻滚着,目光里尽是哀求之色,望着血河屠子,声音颤抖且嘶哑,吃力道:“求……饶、饶命。”

出乎意料的,血河屠子好说话得很,听到对方哀求,痛快之极地点点头,伸手一挥便解了自己的法术,大大方方地笑道:“下次要记得,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,别再自作聪明!”

说完,血河屠子不再理会玄衣老者,身子一晃又从修士阵中撤出。

施法、近身、对围攻视若无睹,化土地做金铜、点金铜为血沼,连破玄衣老者的土掩金藏两道遁法……一进一退,兔起鹘落,连串的变化加起来不过几个弹指间的功夫,血河屠便又回到了原地。

那些正道修士都停止了徒劳的攻势,个个脸色阴沉,心里大都想到了八个字:

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

不过血河屠子一来没杀贸然出头的离烈,二来又放过了首先亮出法宝的老者,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嗜杀,让众人的心里都稍稍放松了些。

血河屠见对方停手,也随手撤掉血雾神通,却并不急着对其他人开口,而是笑吟吟地望向了玄衣老者:“刚刚我说过什么来着?”

玄衣老者正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,听到血河屠的话,咬了咬牙,并未多说什么,出手如电猛地敲碎了自己的膝盖!

血河屠露出个满意的神情,点头笑道:“听话就好,听话就不用死,我来这里本也不是要杀你的。”说完,好像又想起了什么,对着离烈等人补充道:“那些木铃铛什么的,趁早收起了,我现身之前便已布阵,封阻灵讯传递,你们把手铃铛摇晃碎了,外面也不会知道!”

话音刚落,突然一个粗哑难听的声音,从修士之中响起:“罗里罗嗦,好不烦人!”

众人侧目,说话的人是个肥壮婆娘,长得横眉立目满脸横肉,不过身上没什么灵元流转,也不知是哪家的低阶弟子……马家的。

马三姑娘见众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,又把声音提高许多,一点不客气地指着血河屠子:“丑鬼,说的便是你,你到底来杀谁?杀完就赶紧走,眼看着天就亮了,一会你请客吃早点么……”

一边说着,马三姑娘脚步错动,躲到离烈身后去了。

离烈想跑又碍于身份,心里憋着气站在原地不动,硬撑着场面。

血河屠子被这么丑的一个女人骂做丑鬼,表情有些委屈:“人找不到,我又怎么杀?你们帮我把人找出来,我杀完之后,大家各走各路,再无瓜葛……早饭么,我不管。”

虽然妖邪不可信,可大伙还是略略松了口气,只不过这句‘你要找谁?’,是谁都不好意思问出口的。

“你要找谁?”马三姑娘善解人意。

“你这婆娘,是不是谁也不能耽搁了你吃早饭?”血河屠大笑出声,随即脸色一整,认真说道:“我要找两个精通相术之人!”

马三姑娘咦了一声:“我到认识两个算命的……”

躲在结界中的黑白无常也面露诧异,先是对望了一眼,又对梁辛道:“我们第一次见这个血河屠……”

血河屠子摇了摇头,对着马三姑娘笑道:“正道修士,有不少人出身道宗,在场的可就有不少老道。既然是道宗弟子,多多少少都会涉猎些周易、称骨的学问,我只找其中两个,一个擅掌面,一个精摸骨,你们交出这两个人让我杀了,我立刻就走!”

马三姑娘纳闷:“你不是要指名点姓的找人,而是……谁都成、但必须精通这两项本事?”说完,琢磨了片刻又补充道:“要是咱们这里有一百个精通相面摸骨的呢?你也只要两个?”

血河屠稳稳点头:“不错,只要两个,只杀两人。”

马三姑娘眉头大皱:“这个……也太古怪了些吧?你到底为啥?”

“我高兴!”血河屠不想再搭理马三姑娘了,目光缓缓扫过全场:“帮我找出这两个人,天下太平;找不到这样的两个人,血流成河。还有,别想着能随便找两个人糊弄我。”

血河屠说话的时候,正道修士突然觉得一道又一道强大且沉重的威压,从四面八方逼迫而至,稳稳锁住了每一个人。等他说完之后,压力又告消失。

众人都明白,这是妖人隐藏在暗中的同党,发出的警告。

血河屠呵呵一笑:“快些找人吧,我等不得太久。”说完,从怀中取出了个小小的沙漏,往地面上一摆,转回头溜溜达达地走开了。

马三姑娘看上去挺着急,走上去看那只沙漏,跟着回过头对着一众‘同道’喊道:“这个沙漏量的是一盏茶的功夫。”跟着又望向离烈问道:“前辈,怎么办?”

离烈冷哼了一身,转过身与另外几个身份较高的正道长辈聚在一起,开始低声商议。马三姑娘也想向前凑,被离烈门下弟子横眉立目的拦住:“前辈议事,岂容你聒噪,退后!”

曲青石笑呵呵的从结界中点评:“商量来商量去,还不是想猜猜血河屠子的用意,想猜猜血河屠子会不会守诺?啥也猜不出来,到最后还是得选人交出去。”

梁辛则笑道:“照我看,他们几个马上就会喊琅琊过去。这些都是成名人物,就算出卖同道,也没有脸直接去点名,多半要靠这憨婆娘来说话……”

果然,他的话还没说完,离烈就抬起头,对着马三姑娘招了招手:“这位同道,请你过来。”

马三姑娘痛快地答应了一声,一肩膀撞开刚刚阻拦她的那个正道弟子,大步流星走到离烈身旁,煞有介事地参与其中,时不时点头或者摇头……

不一会的功夫,沙漏上层就枯竭了,血河屠又在一串笑声中现身:“怎么样,商量好了?”

几个正道前辈抬起头,看了血河屠一眼,并不回应什么,各自散开回到弟子身边,只剩马三姑娘一个人,快步走向血河屠,在他耳边低声念道了两句,随即伸手,向着两个正道中的修士指了指。

被马三姑娘点到的两人,一老一少都是道士,老的看上去六七十岁,长得獐头鼠目,倒还真像个摆摊卜卦的江湖骗子;小的那个长得却相貌堂堂,满脸正气,很有些修真弟子的气度。

这两个道士虽然也是正道上的人物,但都是散修,身后根本没有门宗势力,被同道出卖一点也不稀奇。两人看到自己被点,都露出忿然之色,同时大吼一声,催动遁法作势欲逃,血河屠岂容他们逃走,冷笑之中欺身而近,一手一个掐住两人的脖子,好像抓小鸡似的,把他们捉到了手中!

场中的其他修士都默默退开了几步,个个低头不语,没有一个人出头。

血河屠子抓着两人退回原地,抬头问离烈等人:“他们两个,一个会掌面,一个会摸骨?龟儿们可莫骗老子咯。”

不等别人开口,马三姑娘就大声怒喝:“这俩人是咱们正道前辈亲自选出来的,算命一绝,童叟无欺,正道仙长犯得着骗你这个丑八怪?”

说完,马三姑娘回头,对着正道同伴挥挥手,说道:“散了散了,没有咱们什么事情了,就此散去吧!”

不料血河屠却摇了摇头,笑道:“莫着急,总要先验一验这两人的成色!”说着,他又对着马三姑娘大笑道:“放心,耽误不了你吃早饭!”

马三姑娘撇撇嘴角,没说什么。

血河屠子满脸喜色,也不再理会其他人,歪着脑袋看看左手里的老道士,又看看右手中的小道士,仿佛还不放心似的又重复问道:“你们两个,真会我说的那两样本事?”

两个道士被人家抓在手中,只觉得身上被压住了一座大山,根本没有反抗的语气,小道士血气方刚,勉力开口骂道:“妖人,要杀就杀,哪来这么多废话!”

血河屠子突然手一松,把两个人都放了下来,跟着弯过一根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,笑着问道:“你们两个说实话,老子看上去像傻子么?”

马三姑娘躲在离烈身后,眉头大皱,低声嘀咕着:“像不像傻子,也用不着请算命先生来看吧……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54章 蚂蚁和驴 下一章:第256章 四种命格
热门: 恶魔的纹章 三线轮回 贼猫 西蒙·亚克的使命 仙剑奇侠传3 灯下黑:阴影之内,常理之外 昆仑传说·昆仑劫灰 败者的地平线 乡村艳妇 碧血洗银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