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 你高兴吗

上一章:第252章 生具慧根 下一章:第254章 蚂蚁和驴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天劫浩荡,震裂苍穹,一道道粗大雷霆汇聚成银色的瀑布,自半空奔袭而下,片刻不曾停歇。

梁辛和一群同伴在劫云笼罩外十里之处,大伙都聚在一起,看天劫……

别说以梁辛的目力,就是曲青石和小活佛两人,眼帘内也只有无穷无尽的雷暴,根本无法看到老实和尚。只不过天劫这种事情太罕见,大伙都把它当成天下奇观,谁也舍不得不看。

时不常,从不远处就会传来些轻微的破空声,来看热闹的修士着实不少,不过梁辛等人都被曲青石施法隐遁了身形。赶来看天劫的修士大都修为普通,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这伙人的存在。

梁辛已经看了几个时辰的闪电,眼睛都花了,最初的新鲜劲也早就消散了,有些无聊地回过头,问小活佛:“你说,老实和尚能渡劫不?”曲青石设下的法术结界神奇,隐形隐声,在其中的梁辛等人随意说话、行动都无碍。

涵禅飞仙,几乎是小活佛一手促成的,现在这群人里,他的精神头最大,仍一眨不眨地盯着天劫,同时开口回答:“这个谁也不知道!”

梁辛伸了个懒腰:“只能等天劫散去之后再看结果?”

不料小活佛又摇了摇大脑袋,伸手指了指前方那一大片雷暴:“天劫散了,也看不出结果,到时候那片地方啥也不会有,任谁也分不清,老实和尚是被轰没了,还是登仙了。”

梁辛咦了一声:“你的意思……打完了雷,就完事了?啥结果也看不出来?”

小活佛神情专注,盯着天劫,在梁辛又追问了一遍后才勉强点了点头。

梁辛可满脸意外,他一直以为如果涵禅成功渡劫,之后还会有个仪式……比如霞光万道、金芒闪闪,和尚身披大红袈裟一飞冲天啥的。他还等着观礼了,全没想到修士渡劫还‘结果保密’,愣了一阵之后,梁辛才苦笑:“那咱还在这等个啥?该干嘛干嘛去吧,还不如抓鬼去了。”

“看天劫啊!和尚,我点化的。”小活佛回答地理所当然。

琅琊什么时候都向着梁辛说话,现在马三姑娘也不例外,凑过来粗声大气的安慰:“也没准和尚渡劫失败,天雷又轰得不怎么干净,给咱剩下几颗舍利子啥的,那也是宝贝!”说着,她伸手拍了拍梁辛的肩膀,又脏又长的指甲险些挠到梁辛的脸。

没什么事的时候,梁辛本来也还挺喜欢和琅琊聊天,毕竟这丫头漂亮得不像话,人又精灵有趣。不过对着‘马三姑娘’,他实在懒得说话。

马三姑娘略略不满,用撒泼的口气哀怨了句:“你以貌取人……”

梁辛假装没听见,目光也直接跳过她那张铜盆似的大脸,去踅摸其他同伴,随即看到二哥曲青石,正坐在一旁,并没有去关注天劫,而是低着头默默沉思。

梁辛绕开马三姑娘,来到二哥身旁,随手从须弥樟里摸出了一壶凉茶递了个过去,问道:“想啥呢?”

“贾添。”曲青石抬起了头,应道:“他要杀和尚,结果没想到咱们在场……”

这个事梁辛早就不想了,当即笑道:“你在想贾添为什么要杀飞仙之人?这可不好猜……不是不好猜,是根本就没法猜,还是暂时放下吧,等以后再多些线索的时候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曲青石就摇头打断了他:“我没在琢磨他为何要杀飞仙之人,我是在想,他撤走时,说过一句‘反正也不差他这一个!’,虽然是他的无意之言,可我总觉得这句话的后面,会有什么深意,不过又想不通。”说话间,从梁辛手中接过凉茶,仰头喝了两口。

梁辛都快把这个细节忘记了,此刻听到提醒,才又回忆起来。

反正也不差他这一个?听起来字面的意思很简单:多一个飞仙的,对贾添来说算不得什么事情。

可是……这事不对头。有人飞仙,和贾添又有啥关系?‘不差他一个’,要是十个、百个、千个人飞仙,就和贾添有关了么?

看起来,这些年里贾添一直在着手对付第二次九星连线,神仙相东渡,现在却又和悟道飞仙之人扯上了关系……难不成这个贾添,要算计天上的神仙?

梁辛觉得自己脑筋还不错,但是只要一琢磨与贾添有关的事,一准就头大,扬手又从曲青石手中‘抢’回了凉茶,一边喝着一边苦笑:“好家伙,这事更不靠谱了,快别浪费脑子了!”

曲青石呵呵一笑:“反正等着也是无聊,就胡乱琢磨琢磨,除了这个事情之外,还有另外一件事,是看到和尚悟道后才刚刚想到的。”

梁辛巴不得赶快换话题,忙不迭追问:“什么事?”

“赑屃上的那八字碑文——穷尽天地,再无飞仙,可和尚这不是就要飞仙了?也不止和尚,千万年里,中土修士可从未停止过飞仙渡劫之事。”

梁辛咳了一声,不怎么当回事,摇头笑道:“那个碑文,说不定是句诅咒发狠似的戏言,不一定当真的。”

曲青石苦笑:“把‘戏言’这么庄而重之的刻在碑上,又抓个真赑屃来扛着,未免有点太离谱了吧?墨剑、丝帕、手镯还有赑屃负碑,那位骸骨老兄留下的每样东西都有惊人之处,不用问他是绝世高人……随口乱骂、胡乱狂言这种事,可不像是他干的。”说着,他伸手敲了敲自己的额角,叹道:“事事玄机,伤脑筋的很!”

梁辛不说话了,坐在二哥身旁,愁眉苦脸地一起苦苦寻思着,憋了一阵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,装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抬头望向马三姑娘:“你刚刚说舍利子?咋回事,咱俩仔细说说……”

在曲青石的失声笑骂中,梁辛咬着牙跑去找马三姑娘聊天去了。

直到快三更时,天劫才终于结束,和梁辛事先想象的也不一样,劫云几乎是说散就散,墨云与雷暴瞬间里就消失不见,天地间重新恢复安宁与沉寂……片刻前还疯狂咆哮,强光绽裂;弹指后天清云淡,只剩漫天星斗与徐徐清风。

涵禅和尚,也不见了,不过还好,地上没有舍利子。

昨天这个时候,梁辛等人还不认识涵禅,谁又能想到的,就那个不伦不类、胆小怕事、又木讷笨拙的鬼和尚,十二个时辰之后竟渡了天劫!

马三姑娘笑着说:“要是葫芦老爷在此,一定会迈着四方步,叹上一句:世事难料啊……”

梁辛也笑了,随即又岔开话题:“该忙活正经事了!”

他们带着涵禅找到小庙的目的,就是为了追查鬼道士和齐青,同时寻找女鬼头七,可到了小庙之后一连串的变故,几乎没时间提及那两头厉鬼的事情,好容易等到和尚天劫,大伙清闲了下来,但是小活佛的心思又全都放在涵禅身上,除了与天劫有关的话题,他什么都不肯说。梁辛几次问及占据小庙的鬼道士的下落,小活佛都晃着大脑袋敷衍:“这个家伙跑不掉,回头再说,再说!”

梁辛呼出一口浊气,心中为这个一天之交的和尚默默祈祷几句,抬起头望向小活佛:“鬼道士的事,你总该说了吧?”

小活佛还有些意犹未尽,明知天劫已经结束了,却还仰着脖子,眼巴巴的望向星空,好像涵禅还会掉下来似的……过了一阵小活佛才总算叹了口气,回过头对着梁辛等人咧嘴一笑:“那座宗莲寺虽然平凡,可毕竟也是座庙宇,白日里,鬼道士呆在其中有损无益,所以每日深夜时,他才会回去,天亮前就会离开。”

梁辛正想点头,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,有些纳闷的问道:“他是个鬼道士,为何要盘踞小庙?别说白日里,就是黑天,他也不该呆在庙里。”

小活佛笑着回答道:“这座宗莲寺,本来是做风水庙!古代时那附近打过仗,死了不少人,阴气颇重,后来有高僧指点,便建了这座小庙来镇一镇。每天三更后,破晓前这段时间,小庙下镇压的阴煞气都会透出来,不过因为当初建庙时在围墙中埋了法器,所以煞气散不出去,只能在庙里流转。鬼道士贪图这些煞气,每晚都会过去。”

简单交代了几句之后,小活佛又把话锋一转:“不过今天太热闹,涵禅渡劫,又有不少修士赶来查探,此处距离小庙不算太远,鬼道士今晚不敢活动也说不定。”

这数十里的范围之内,来得修士可着实不少,三五成群,东一簇西一伙,最少也有数百人,现在天劫已散,大伙没什么可看的了,都在彼此招呼、告别,正准备离开此处返回门宗。

曲青石仍维持着隐遁身形的法术,对同伴道:“咱们也走了,回去了!”说完,又看了小活佛一眼,笑道:“其实就多余来,也没啥看头,平白耽误了大半夜。”

小活佛也不当回事,笑得挺厚道:“这不是我点化的嘛,送佛送到西这句话你都没听说过?”

虽然和涵禅没太多深交,但这个老实和尚给大家的感觉还算亲切,尤其梁辛,并不介意送他这最后一程,此刻闲事完结,一行人一边说笑着,一边准备启程赶回宗莲寺去抓鬼,不料就在他们正要动身之际,突然一阵阴森冷笑,毫无征兆地从夜空中飘落……

……

涵禅和尚的渡劫处响起冷笑的时候,张尚正在吃花生米……

张尚是个老得几乎连眼睛都已睁不开的老头子,官拜九龙司天字院佥事,统领五百精干青衣,专职负责卫戍镇山浩荡台,替皇帝家看管神庙。

最近这几个月里,皇家都没有祭祀的安排,张尚清闲的很,手下的儿郎们早已就干熟了这份差事,根本不用他来操心。

再说,镇山上除了他们天字青衣之外,还有屯有重兵,没有那个不长眼的贼敢来这里捣乱。三更时分,镇山之中万籁俱静。

张尚捡了一颗花生米,丢进了嘴里,不过满口牙都掉光了,只能用牙床子来一点一点磨碎它,一边磨着,老头子叹了口气,老了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已经闻不到其他的味道了,鼻孔里永远都充斥着一股连自己都恶心的老人味,每次呼吸,他都忍不住要皱眉头。

八十六岁?还是八十七了?张尚算得有些糊涂,这个年纪早该回家抱重孙子了,可他就是舍不得脱掉这身墨鱼袍,愣是倚老卖老逼着石林那小子收回了‘谢功状’……

正感慨的时候,突然从浩荡台深处,炸起了一阵癫狂的大笑声。

笑声响亮,竟不逊于大河奔流时的怒唱,把镇山的清宁撕扯了个纷纷碎碎!

啪,口中一声轻响,张尚用牙床硬生生挤碎了花生米,并不算锋利的渣滓,还是把牙龈上的嫩肉硌破了,咸咸腥腥……这些年里,张尚第一次感受到了除了老人味之外的味道:血腥味!

嘭的一声里,房门被撞开,手下的两个副官冲到张尚跟前:“是梧桐殿,大人……”

“大人个屁!鸣号调兵,放雀子传讯京师;对方是修士,而且修为恐怕不低,传令下去,围而不攻,等我号令!”说话之间,老头子已经挽起绣春刀扑了出去!

随着那阵狂笑,镇山陡然躁动了起来,号角锵锵,风灯升空,青衣结队从四面八方向着传来异响的地方急速冲去,几乎与此同时,马蹄声也自山下隆隆响起,自山脚扎营的大洪铁骑倾巢而出。

不过片刻的功夫,梧桐殿便进入了张尚的视线,那份震耳欲聋的哭声,从大殿之内不停的传出来。

张尚距离大殿尚有百丈之遥,人未至便以开口说话:“何方……”

可他才刚说了两个字,大殿中的笑声突然变作了凄厉长啸,继而偌大一座梧桐殿,都开始颤抖起来,发出一阵爆豆般的闷钝响声!

张尚大吃了一惊,拼足力气开声大吼:“且慢……”

仍是两个字……一声轰鸣震裂苍穹,也湮灭了张尚的断喝,那座恢弘大殿竟炸了个粉碎,一个中年道士冲天而起,手舞足蹈,乱叫乱跳。

张尚距离梧桐大殿还远,可仍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汹涌扑至,让他根本来不及躲避,口喷鲜血向后重重地倒摔了出去,半空里的疯道士映入眼帘,在张尚落地昏迷前,最后的一个念头是:朝阳妖道!

朝阳曾在此处参与过三堂会审,又曾大闹京师,九龙司门下的青衣中倒有不少人认得他。

朝阳披头发散,势若疯魔,在催动神通炸碎大殿之后,又开始放声大笑,手中掐起剑诀,一柄飞剑绽放出灿灿金光,仿佛烈日一般,四下里乱飞乱舞,全没有一丝章法可循,可金色剑芒中孕育的力量却澎湃惊人,绝不是武青衣能够抵挡的……

主官重伤,青衣犹自苦苦坚持,但他们能做的,也仅仅是扬起手中的劲弩寡妇,向着朝阳激射而去。一个青衣头目破口大骂:“朝阳妖道,乾山道已灭,你怎么还不死!”

朝阳披头散发,大笑着回答:“我怎会死?不止不会死,我还要成仙了!”说话之间,金色剑芒暴涨,舞得更加狂猛了。

五步大成之力,凡人莫能抵挡……漫天箭雨,却难伤朝阳分毫!

这时候,突然又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,从梧桐大殿的废墟中响了起来:“你要成仙了?这么说……你同意受我点化,准备一朝悟道,平地飞仙?”

神仙相贾添,背负双手,从废墟中走了出来,仰头望着半空里的朝阳,目光含笑。

朝阳让在发疯,指挥着飞剑四处乱打,并未回答贾添。

贾添叹了口气:“你这孩子太沉不住气,道心哟,也实在脆弱了些,我本来把它当做一桩趣事来说,你却把它当做一件惨祸来听,听完就发狂,惹出偌大的动静,嘿,惊动了旁人无所谓,倒是你自己要当心会走火入魔……”

他正说着半截,就被朝阳挥手打断了:“你说的那件事,根本就是惨祸,我听不出它的有趣之处!”

朝阳无礼,贾添却不以为意,并未急着开口,而是双手轻挥,轻轻拍了一记手掌……双掌合击,只是一声轻轻脆响。

可就是这声脆响之下,一蓬淡青色的气浪,肉眼可见自贾添的手掌中陡然涌出,向着四下席卷而去,所过之处,无论青衣还是官兵,所有的凡人全都一头栽倒在地,不知死活。

青色气浪,席卷数十里,本来躁动咆哮的镇山,刹那间就安静了下来。

朝阳也不再乱舞飞剑,但还是浮在半空里,双目通红瞪着贾添。

贾添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,还是和蔼轻松:“现在安静些了,镇山上的所有人,都被我震得昏厥了过去。不算你我,这里一共六千四百三十一人……”说着,贾添似乎想起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,目光里的笑意更浓了:“要是不管他们,等两个时辰之后,他们便会苏醒回来,全不受一点伤害;可若想要他们死,也容易的很,只需要再拍下手掌便可。”

说着,贾添好像上台阶似的,抬腿跨上了一步……一步登天,来到了朝阳面前:“我听你的,这些人,你是想杀,还是想放?”

朝阳的五官抽搐,喘着粗气问道:“杀了怎么说,放了又怎么说?”

贾添失声而笑:“你怎么会算计到这件事上?杀了就杀了,放了就放了,没有一点说法,不过就看你的心情了。”

说完,贾添又琢磨了下,补充道:“小孩子高兴了,弄些白糖洒在蚂蚁窝门口;小孩子不高兴了,烧壶开水去浇蚂蚁窝……就是这么一回事吧,现在,你高兴吗?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52章 生具慧根 下一章:第254章 蚂蚁和驴
热门: 秦时明月之亡秦必楚 乡村之大被同眠 温暖的人皮 碎便士 罗斯玛丽的婴儿 白玉老虎 嫌疑者的救赎 骸之爪 伏羲传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