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生具慧根

上一章:第251章 重塑真身 下一章:第253章 你高兴吗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不管是千年苦修还是一朝悟道,飞仙之前都要经历天劫,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,和尚得了真身,继而便是天劫,若成功渡劫才能飞仙天外,从此位列仙班。

此时劫云已在天边现身,正向着小庙席卷而至,一群闲杂人等全都急眼了,要是被卷入和尚的天劫,必定死得连根头发都剩不下……马三姑娘性子最急,此刻已经开始大声催促着曲青石:“快飞,赶紧的……”

小活佛也作势欲逃,不料才刚刚转身,又被老实和尚给拦下了,涵禅道:“你们不用躲,我离开便好。”说着,他又指了指已经残破不堪的小庙:“此间清静,平日里少有人来,你就在佛龛里修养吧。”

说道这里,涵禅突然冲着小活佛笑了起来:“刚才我要你从佛龛上下来,你不肯,还辩了那么一大堆禅理,说的我哑口无言……现在我可想通了,这个庙原来是我家,我让你住你才能住,不让你住你就得滚蛋,就是这么个道理,哪用扯到佛法、扯到实相无相那么远!”

小活佛也笑道:“若非如此,也点不醒你不是……”说着,他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皱起了眉头:“和尚,你还是在眷挂着这座小庙?不舍得它被天劫毁掉?你心有牵绊,如何能度过天劫?”

‘点化老实和尚’是小活佛的最高成就,他可无论如何舍不得,老实和尚被天劫轰得神形俱灭,虽然时间紧迫,可还是忍不住要出言提醒。

涵禅呵呵一笑:“这个么……不妨换个角度来想想,这天劫是我的,与庙何干?与你何干?与旁人何干?我应自己的劫,何必拉扯着小庙给我陪葬?”

小活佛立刻摇头:“这是你自己的道理,却不是天的道理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涵禅突然大笑了起来:“我的道理不是天的道理?那不如说天的道理,不是我的道理!走了,缘分已了,再见无期,和尚只盼诸位珍重,若真能度过此劫,和尚登了天,也会给你们诵经祈福!”大笑声中,和尚的身形化作一抹精光,一个起落便翻过了十数里!

小活佛还心有不甘,冲着涵禅消失的方向大吼:“和尚,你天生老实,嘴巴又笨,上了天难免会被其他神仙欺负,教你个乖,思辨时若不敌,就闭嘴冷笑,拿眼睛瞪他……”

和尚身形不停,墨瀑似的劫云也随之转向,铺天盖地,向着涵禅追了下去……

一盏茶的功夫后,百多里外,雷光千转,巨响叠叠,震裂乾坤!

天劫之下,灵元剧烈震颤,上至八大天门,下到偏荒散修,几乎所有的中土修士都被惊动,离人谷自然也不例外,正愁眉苦脸描古篆的屠苏一下子蹦起来几丈高,满脸惊讶:“渡劫?有人飞仙?”说着,从须弥樟中取出了一只罗盘,撒腿就向谷外跑去。

才刚跑了两步,就被大祭酒抓住衣领给揪了回来:“这份毛躁性子哟!”

屠苏急的直跺脚:“渡劫啊,这是渡劫啊……又有人要飞仙了。”

秦孑板起脸孔训斥:“别人渡劫,与你何干?再说,危险的紧,决不许去。”话刚说完,遽然一道道神光流转,灵鹤传谕、飞剑传书,荡漾着一连串轻响,自远空激射而至,不用问,是八大天门都被天劫惊到了,在联络同道,交换消息。

这边正忙活着,遽然又有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,从离人谷深处传来,秦孑大吃了一惊,皱眉道:“是木先生!”说话之间催动身法,带着屠苏和几个心腹弟子,匆匆赶往平日木妖所栖息的小境……

屠苏满脸踌躇,有心想偷跑出去看天劫,可终归不敢违抗秦孑的命令,犹豫了半天,最后还是一跺脚,追着秦孑向木妖所在的小境跑去,同时嘴里还嘀咕着:“人家渡劫,木妖你叫啥……”

就在离人谷乱成一团的时候,镇山,浩荡台中一座神殿之内,朝阳老道正倚在门口,远远眺望着和尚渡劫的方向,因为距离太远,朝阳根本什么都看不到,可老道的脸上,仍挂满了浓浓的羡慕。

得道飞仙,是所有修士的梦想,朝阳自然也不例外。

正愣愣出神时,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柔和且熟悉的声音:“怎么,羡慕么?”

神殿香案上那三株清香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点燃,青烟氤氲中,正显出一个背影,神仙相,贾添。

朝阳急忙转身,想要赶上前去施礼,贾添摆手道:“早就说过一千次了,免了这些俗礼吧。最近这段时间忙忙碌碌,没怎么过来看你,还好?”

朝阳恭声应道:“师祖操劳大事,弟子这边一切安好,无需惦念。”

“大事?恩,都是大事!”贾添嘟囔了句,跟着又问朝阳:“这一百年中,一共有几人飞仙?”

朝阳老道想也不想,立刻回答道:“回禀师祖,百年之中,中土上一共三人渡劫。”

贾添似乎有些郁郁,莫名其妙的说了句:“防不胜防啊!稍不留神就有人飞仙。”

跟着他又把话题拉了回来,伸手指向和尚渡劫的方向,旧话重提:“朝阳,羡慕么?”

朝阳有些踌躇,不知该怎么回答,修士当然都会羡慕飞仙,可听师祖刚才的话,他老人家似乎不太喜欢别人飞升。

贾添也不催促,只是浮于清香三尺,静静等待。

过了一会,朝阳才缓缓开口:“对飞仙,弟子……是羡慕的。可惜弟子资质愚钝,此生虽在修行中,却无望登仙。”

贾添不置可否,笑了两声,手指继续指向天劫发生的方向:“今天这个渡劫的,是身具慧根之人,一朝悟道立地成佛,劫云出现之前,我便察觉到灵元躁动,赶过去一看他正重塑真身,嘿,本想毁了他,没想到却碰上来老熟人……嘿,梁磨刀从海上回来了。”

朝阳心头一沉,于他而言,最好的结果就是梁辛死在凶险海域,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活着回来了……

那道青烟凝化的背影问了句:“失望了?”

朝阳才不会做那种假惺惺隐瞒心情的傻事,微微点了点头,勉强笑道:“他败回来也好,师祖便可以显示手段,抹去凶岛,先把他折服,再把他收服……”

不等他的话说完,贾添就苦笑了起来:“问题是,他不是败回来了,他、他打赢了!我已经派人去看过,凶岛已经尽数沉入海中,连块石头都没剩下!想不通,他怎么可能赢……”

朝阳长长吸了一口气,垂首默立,不敢接口。

贾添嘟囔了一阵,突然又笑了起来:“朝阳,跟你商量个事情吧!”

朝阳立刻踏上一步:“弟子听凭师祖法令!”

“没那么夸张,更不用喊得这么大声,”贾添的语气很有些古怪,除了一贯的轻松亲切之外,似乎还有些赧然,好像挺不好意思似的:“还记得上次来看你时,我指天跺地说梁磨刀赢不了,如果他赢了,我给你磕头,喊你师祖这事不?”

朝阳吓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愣了片刻,干脆大声回答:“您老记错了,没这事!”

贾添哈哈大笑,挥挥手让朝阳站起来:“输了就是输了,我又哪能跟自家晚辈耍赖,不过……我就算跪了,你除了吓得吃不香睡不着之外,也得不到什么正经的好处,所以我才要和你商量下,我要是给你些实实在在的好处,换过下跪这事,你可愿意么?”

朝阳才刚刚爬起来,闻言咕咚一声又跪了回去,脸上尽是惊喜之色,先是用力点头,跟着又忙不迭地摇头:“上次师祖说的话,不过是一句戏言,弟子从不曾、从不会当真,更万万不敢为此要挟。”

贾添的笑声更响亮了:“我不想下跪,所以要给你好处,不算要挟,不算!”

“弟子谢过师祖垂怜!”朝阳也不再矫情废话,跪在地上用力磕头,咚咚山响。

贾添这次并未阻拦,继续道:“至于给你的那份好处么……朝阳,如果我能让你平地飞仙,你愿意么?”

嘭!一声钝响,心情激荡之下,朝阳一个头把神殿地面砸碎了……

过了一阵,朝阳才抬起头,直勾勾的望向那具由青烟凝化的背影。老道脸上的神情异常复杂,茫然有之、惊讶有之、期待有之,而更多的,却是不敢置信。

而此刻,青烟背突然转动起来,贾添回过了头,以真面目正对朝阳,一张由千万只人脸碎片拼凑而成的脸!

有哭有笑,有鼓励有鄙夷,有得意有沮丧……同时汇聚着无数种表情的神仙相,目光炯炯,直视朝阳,缓缓重复道:“我能让你平地飞仙,你,愿意么?”

贾添的语气,仍旧柔和、亲切,好像慈蔼长辈,在问自家的儿孙,想不想吃上一顿好的……

朝阳第一次见到贾添的样子,心里惊骇不已,脑子里更因为那份‘好处’而乱成了一团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嘴唇哆嗦着,诺诺道:“弟子连、连逍遥境都无法突破,又何谈飞仙啊!”

贾添的身形未动,只是神情古怪的望着朝阳,片刻之后突然眨了眨眼睛。

就这一眨眼,可朝阳却觉得,师祖好像一下子欺身而近,几乎与自己四目相对,惊得他情不自禁后向后仰身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可跌倒之后再看师祖,还在数丈之外,三柱清香之上。

贾添似乎笑了一笑,却又岔开了话题:“你的心思不错,不是浑浑噩噩之辈,到了这里之后,心里应该有个问题吧?想问,却又不敢问么,现在问吧,别再憋着了。”

朝阳的脑子有些混沌了,不过毕竟是心思敏锐之人,片刻后就已经镇静了下来:“弟子的心事,瞒不过师祖的,我的确有件事不明白……我与梁磨刀结下深仇,我若不死,他便不会罢休,而此刻乾山道宗已毁,弟子虽不敢妄自菲薄,可自忖再不能帮到您老什么,为何、为何……为何您不弃我?”

纵然是青烟化形,贾添的目光也有如实质,直视朝阳双眼:“其实,不光是这个问题的,你还应该想想另外一件事:当初,你还是个普通道童的时候,麒麟为什么会选你来做乾山掌门?你的资质的确不错,可也不见得就是最好的……有两个人,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,艳阳、墨阳。”

朝阳回忆了片刻,才回想起来:“这两个是我的师兄弟,年纪和我差不多,拜入乾山道的时间也和我前后差不了几个月。不过他们俩连掸心境都没修到,就失足堕下山崖,摔死了。”

贾添笑了……至少目光和声音,都是笑的:“不是自己摔的,是麒麟杀得。那两个孩子,如果活到现在,至少能突破逍遥境,尤其那个墨阳,以他的资质,现在能达到六步中阶也说不定。他们要在的话,这个乾山道掌门,可轮不到你来做。”

“就是为了保你,所以杀了他们两个,可是,我为何不干脆培养资质更好的墨阳?”说到这里,贾添顿了顿,才又继续笑道:“你要不要猜一猜?”

朝阳摇头,不敢去猜。

贾添也不再卖关子,在一串轻轻柔柔的笑声中,终于给出了答案:“因为,你是能飞仙的,你生具慧根!所差的,只是一个契机,只要给了你这个契机,随时都可以……”说道这里,贾添突然放低了声音,语气也由此变得沉闷而有力,一字一顿道:“平!地!飞!仙!”

说完后,贾添沉默了一阵,才再度开口,可这次再说话时,他的语气变了,变得轻飘飘,很温和,还有些淡淡的开心,仿佛在沉湎往事:“当初发现乾山众道童中,竟有一个身具慧根的孩子,当时那份欣喜,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要笑!倒是麒麟被吓坏了,他生怕毁了你的慧根,不敢接这个差事,劝我干脆把你带在身边,嘿,这小和尚犯糊涂,跟在我身边,于你的慧根可没有半点好处。要说起来,乾山道这样的门宗,没什么大神通,门下弟子也不会有太多野心;但它多少还算有些地位,也不会有太多的麻烦,反倒最适合你,这才把你留在了乾山,至于你的修行进境么,呵呵,根本不重要的……”

也分不清贾添是喃喃自语,还是在向朝阳简略交代过往,说了一阵之后,贾添才再度抬起头,又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你只差一个点化,一个契机,就可以顿悟天道,白日飞仙,当然,这么做的前提是要你自己愿意才好。”

说完,贾添似乎想起了什么,急忙又补充了一句:“还有,我不用磕头了才可以。”

朝阳想笑,但却笑不出来,他的脸早就僵硬了,除了愣愣发呆,根本做不出一丝表情!老道的心里早已乱成了一团,几百年天天做的飞仙梦,竟真的就在眼前;当然,除了那份连血液都沸腾起来的兴奋之外,还有重重的疑窦,比如师祖刚刚还说想要杀‘飞仙’,为何现在又提到助自己悟道……

可不管怎么说,‘平地飞仙’这四个字,对朝阳的诱惑实在太重,太重!

贾添静静地等在一旁,并不着急催促,只是目光含笑,注视着朝阳。

直到半晌之后,朝阳勉强开口,没有假客套,更没有歌功颂德,而是声音干涩的问道:“飞仙事,弟子梦寐以求……师祖、师祖要我做什么,才会出手度我飞仙?”

大家都是明白人,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,实在没必要在虚情假意的彼此应酬了。

贾添突然放声大笑:“错了错了,顺序错了!不是你做什么,我才会出手助你;而是我出手助你之后,要你做什么!”

朝阳再一次愣住了。

生具慧根之人,一朝悟道,重塑真身,渡劫飞仙……这三个过程一气呵成,其间几乎没有任何间隙,根本什么事情都来不及做,等到飞仙之后,就离开了这个世界,从没听谁家飞仙的师祖回来串门子的……

飞仙之后,师祖还能要自己做什么?难不成师祖在天上还有仇人,这便打发自己上去报仇?

越想越不解,越想越离谱,朝阳突然有些想笑,他自己也很有些诧异,这么关键的时刻,自己居然还会想笑。

天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黑了下来,朝阳老道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:师祖已经过来了很长一段时间,其间两人说的话不少,自己发呆愣神的功夫更长,两人共处怕不得两三个时辰了,再长的香也该烧完了。可师祖仍在……

直到此刻,朝阳才猛然发现,现在的贾添,早已不再是青烟化影,而是实实在在的就站在不远处,正目光炯炯的望向自己!

贾添,不仅对朝阳真面相对,更显出真身,来到了镇山浩荡台的这座神庙之中!

朝阳不知该说什么,也不知该问什么,双膝一软,数不清第几次跪倒在地,不过以前拜的都是幻影,这次跪得却是‘真人’。

这次贾添没阻拦,安心受了大礼参拜,待朝阳重新站起后,才再度开口:“我先和你说件有趣事,你再决定,要不要我来点化、飞仙。”

说着,贾添走上几步,伸手揽住了朝阳老道的肩膀,笑道:“这里气闷的很,陪我出去走走,边走边说……”

朝阳老道诚惶诚恐,缩着肩膀僵硬迈步,跟着贾添一起走出了神殿。

已经是子夜时分了,星光惨淡,涵禅和尚的天劫却还未结束,千里之外的弧光,一次次震裂夜空,却衬得镇山浩荡台更寂寥了,贾添抬头看了看天,并不急着说正事,而是轻松笑道:“这天劫的时间,可真够长的……”

朝阳微微皱了下眉头,师祖这可是句外行话,和他老人家的身份大不相符,几乎只要是个修行中人就知道,天劫大都会在六个时辰左右,算算时间的话,这次修士渡劫,大约从黄昏前开始,到现在还没结束,在正常不过。如果早早就停止了,那才不对头了。

虽然朝阳没吭声,不过贾添还是看出了他的疑惑,轻声笑道:“你不知道,太古时的天劫,短则一炷香,长则半个时辰,可不想现在,一个劫要渡上大半天那么熬人!”

朝阳顺口答音,也努力让语气轻松了些:“这么说,太古时的人物,渡劫要简单的多了。”

贾添却摇了摇头:“太古时的天劫,蕴含的力道,和现在的天劫几乎一样。一样的力量,太古时会在一炷香内砸干净;现在却要用上几个时辰,你说,那一种天劫渡起来会更容易些?”

这题太简单,简单到都不用去回答,朝阳有些疑惑,又追问:“那……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天劫的时间变长了?”

贾添的语气仍旧轻松:“这便是我要和你说的有趣事了……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51章 重塑真身 下一章:第253章 你高兴吗
热门: 史迈利的人马 灵魂破译师 脑洞 修真世界 绝命手游 风铃中的刀声 人类的家园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 青城道长 海路与陆路:中古时代东西交流研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