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再无飞仙

上一章:第246章 天地元力 下一章:第248章 半夜三更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把自己离开离人谷后所有的经历,原原本本的讲出来,其中说到惊心动魄处,老叔身体佝偻,双拳紧握,牙齿咬得咔咔直响;说到有趣的地方,老叔跟着一起笑个不停;待提到天地岁、三百年前梁一二在凶岛的那场苦斗时,风习习又几次用衣袖去抹眼角;最后说道梁辛要去找头七来帮忙的时候,老叔有点紧张来着……

浮屠、老叔暂停炼化,梁辛也彻底放松了下来,三个人说话聊天,曲青石就坐在远处,时而催动木行真火,时而频繁变换手诀,忙忙叨叨的炼化墨剑。

小眼之中时间缓慢,曲青石炼剑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,梁辛早早就把自己这点经历讲完了,接下来小魔头、鬼王和巨孽三个家伙都拿出了过日子的心,朝夕相对,有话就说,没话傻笑……

等到后来,倒是浮屠最先不耐烦起来,对风习习地炼化正进行到一半,中断一阵无妨,但是也不能耽搁的太久。

又是一场殷切嘱咐之后,风习习潜入了骨海。曲青石那边没有结束的意思,梁辛也就不再多呆,特意又叮嘱了浮屠一遍:‘曲青石是我二哥,你可莫伤到他!’随即告辞而去,返回地面。

回到离人谷,秦孑在另外一座小境中正在接待访客,梁辛也无所谓,随便找人一问,这一趟下去差不多四五个时辰,折算一下,不知不觉里,他在小眼中待了差不多两年,梁辛不禁咋舌。

上次在小眼中待了六十年,可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修炼星阵;而这次的两年,三个人时时刻刻对坐相处,难过后来大伙都懒得说话了……

梁辛在下面待得手脚发痒,上来后也不想干坐着聊天,正和小汐、琅琊等人商量着找点事情来做,秦孑和屠苏就一前一后回来了,大祭酒的脸上仍是大方得体的笑容,可她的神情里,却带着几分疑惑,看到梁辛回来了,她倒也没太多意外。

大祭酒目光流转,看了眼周围,马上就明白梁辛是一个人上来的,说道:“曲先生的剑还没炼好?”

梁辛小眼里的情形大概交代了两句,随即笑问:“秦大家的神情里带着几分纳闷,在伤脑筋?说来听听,我也跟着一起猜。”

扑哧一声,小屠苏乐了出来:“大祭酒想不透的事情,还不得把你愁死……”

梁辛也笑了:“秦大家用聪明心思去琢磨,我用笨脑筋去寻思,这也算双管齐下不是。”

秦孑回头,先瞪了屠苏一眼,跟着又对梁辛道:“刚刚是荣枯道宗的人来访……”说着,看梁辛面色不善,大祭酒又轻轻摆手,笑道:“莫多想,他们此行别无他意,就是过来说了三件事情,第一个是一线天的长老席位,离人谷早就没了那个位置,现在他们想请咱回去,我没答应。”

“第二件事么……”秦孑笑了起来,眉宇间居然露出了一丝调皮,对着梁辛摇摇头:“也不是什么要紧事,不提也罢;倒是第三件事有点意思,他们送来了半个好消息!”

屠苏从一旁撇嘴:“一共也就两句话的事,传书也成传音也成,还非得跑来一趟示好,弄得跟两家多亲热似的,还不是因为咱横了……”

秦孑回头,似笑非笑地横了娃娃一眼:“胡乱插口,做了二祭酒,真就不用讲规矩了么?真就忘了离人谷的刑罚了么?”

屠苏吐了吐舌头,喊了声:“我古篆还没拓完嘞……”一溜烟地逃跑了。

梁辛精神一振,没理会二祭酒的抱怨,望向秦孑:“半个好消息?下半个好消息?”

秦孑点头而笑:“不错,八字古篆里的后半句,也译了译了出来,由此,赑屃负碑的正文也齐全了,是……穷尽天地,再无飞仙!”

穷尽天地,再无飞仙!

秦孑嗓音清透,口音又是江南软语,语气软柔绵甜,可是却因为这八字短句中与生俱来的豪迈霸道,让她的声音听起来,竟带了几分锵锵壮烈。

梁辛先是吓了一跳,随之后来的就是浓浓的疑惑,苦笑问道:“啥意思?”说着,又嘟囔着把石碑的来历经过滤了一边:“千千万万年之前,那位骸骨老兄,把一座赑屃负碑埋到了大眼前,石碑上书‘穷尽天地,再无飞仙’……”

秦孑也摇头苦笑:“这八个字究竟代表啥意思,又为何被埋到大眼跟前,实在让人迷糊得很。”

梁辛把双眉紧蹙,不过他就算把眉头皱下来也没用,想不通就是想不通,最后也只能无奈放弃,又问起另外两字落款。

秦孑仍旧摇头:“落款还没有能译出来,暂时不知道这位前辈叫什么。”

破译古篆的依据,不外乎‘象形意’以及大量地查阅资料,从古代文字中对比,一般而言,越是常用字、曾经在古典中出现次数越多的篆字,破译起来也就越快,八字碑文都不是什么生僻字,可那两字落款就不好说了,如果它们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生僻字,又没有上下文可供连读揣摩,一千年也休想能够破解。

秦孑先后带来了两次‘半个好消息’,可拼到一起,却变成了一个簇新簇新的大谜题……

对待搞不懂的事情,梁辛一贯做法就是‘淡着它’,不过秦孑提到了荣枯道,倒让他想起了一个人:“在乾山里跳井的那个桑皮老道怎样了,荣枯道来的人这次有没有提及?”

秦孑回道:“我也问过,桑皮到现在还下落不明,估计是死了吧,这也在意料之中,贾添的井,哪是那么好跳的!”

梁辛叹了口气,因为铜川惨祸,他对荣枯道上下没有一星半点的好印象,这声短叹感慨的,也不过是有些感慨,在乾山里桑皮拼命挣扎、坚持,终于循着‘木生息’一路追赶而至,跳入井中……可最终还是难逃一死!

两个人正说着,刚刚逃跑去拓丝帕古篆的屠苏又颠颠地跑回来了,小脸上带着几分喜色,直接来到大祭酒跟前禀报:“挑一坊的三掌柜来了,咱们定的地图,他们已经绘好,等着您去验货!”

梁辛有些发愣,情不自禁的问道:“这、这么快?”算起来,从大祭酒传讯外间求购地图,到现在也不过一个白天的功夫。

屠苏又忍不住插嘴:“就这我还嫌慢嘞……”

秦孑又瞪了他一眼,不过这次没多说啥,对着梁辛等人微笑招呼了声:“我去去就来。”说话间脚步轻移,向外走去。

等秦孑离开后,屠苏马上又来了精神,继续刚才的话题:“中土版图这样的东西,算是常用货色,总要不停的向外卖,他们挑一阁的图模由如意金石所制,版图刻好之后,在法术催动下大小随意调整,想要多大多小都方便得很。”

梁辛笑问:“如意金石做的地图母版?怕是不便宜吧?”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不过带着个‘金’字的,一般都挺贵。

屠苏理所当然地点点头:“母版不是凡物,扣出来的地图卖也卖得贵,但是胜在货品精良,朝订夕结。”

梁辛孤陋寡闻,做了当世高手,可见识还是一塌糊涂,‘马三姑娘’则不同,修为虽然不高,但对修真道上的诸般事物都了若指掌,从旁边粗声大气的给他解释道:“这个挑一坊,往简单里说就是家杂货铺,和你在解铃镇时去过的麻雀老号也没什么区别,不过这座坊子,专门做修士的生意,什么灵符法撰、飞剑法宝、什么都有得卖,老字号信誉好,分号开遍了中土,东西虽然贵,可也不愁没有买卖。”

梁辛听得饶有兴趣:“以后有了空儿,倒是可以去转转。”

没过多少工夫,秦孑就喜滋滋的回来了招呼着众人,取了丝帕,随即催动法术跃升半空,先将丝帕尽数展开,铺平,又自须弥樟中取出刚刚收货的地图,重在丝帕上,也尽数铺展开来!

当然,这幅地图不只是大洪疆域,而是神州全境,中土、北荒、西蛮……只要在海线之内的地域全都囊或其中。

崭新的巨大地图,按照秦孑的要求,也是由薄绢所制,绢子质地稀疏,半透明,压在骷髅老兄的丝帕上,帕子上所有的圈圈都透了过来,两个红色圈圈,一个稳坐苦乃山猴儿谷,另一只正中镇百山。

至于丝帕上那些黑色圈圈,左一枚又一枚,在地图上标出了上千个地点,有远有近,高山湖泊,重镇偏村、草原荒漠什么地方都有,杂乱无章,全无规律可循,看得大家直皱眉头。

只有梁辛又忍不住想笑,一个圈圈下面,一件宝贝……

秦孑扬起左手,伸出一根食指,轻轻敲着自己的眉心,沉吟了片刻后才开口:“这么乱,看不出什么。”说着,对铺地图的离人弟子传令:“把大小眼的位置调换来,再看一看。”

众人现在只是估计着,两个红圈是大小眼,可究竟哪个是大眼,哪只是小眼还确定不了,秦孑想在调换下位置后,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规律。

离人弟子小心翼翼地将地图旋转,位置调换过来后,仍是一片乱七八糟,大伙又仔细端详半天,最后都确定图中的地点全无规律可循,秦孑倒也不气馁,摇头笑道:“不妨事,反正就两种摆法,咱们分别记下一些地方,然后挖掘个试试!”

跟着她回头对身后的梁辛道:“离人谷还有些弟子,可他们的修为,实在不值一提……人数既少,又不是精兵,我怕会勘察不利,你若方便,能不能找些人来帮着我们一起来破这幅图?”

说着,秦孑掰开手指,似模似样的数道:“黎先生精通机关之术,而且他又通晓千须河图,是一定要留下来帮忙的;挖掘时难免会惊动官府,小汐有官家背景,要留下来;郑小道眉眼精明,少不了用得上的地方,另外,你也唤一下青墨吧,最好能请她带着几位北荒高人来帮忙。”

梁辛心里纳闷,现在事情还没有眉目,要做的就是按照两幅图的指引去查探下,最多也就是试着挖掘一番,而且又不用都搜查过来,只拣选几个地方仔细搜索就足以了,这种小事离人谷哪里用得到别人帮忙。

这时候,马三姑娘眉花眼笑,欢喜笑道:“一个圈圈下面,就是一件宝贝啊!”

提醒之下,梁辛恍然大悟,大祭酒要梁辛的人也加入探索,自然是为了避嫌,正想笑着推辞掉,秦孑却摇了摇头:“我不管,要么你找人和我们一起破图,要么你们自己去张罗这件事。”

梁辛挠了挠脑袋:“青墨那边就算了,总喊她出来,大司巫该把她逐出门墙了……黎大哥,郑小道还有小汐他们几个,跟着离人谷的师兄师姐一起忙活也就是了。”

秦孑笑了笑,没再说什么。可小汐却皱起了眉头,梁辛明白她的意思,摇头而笑:“中秋的聚会,你不要去。”

小汐的神情略显暗淡,红唇微动,似乎想反驳,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:“等你回来,我们尽快练习阵法。”

梁辛还没来得及答应,马三姑娘就撇着大嘴‘哇哈哈哈’的冷笑一阵:“梁磨刀担心小汐,不舍得她去冒险,可咱家说要去赴会时,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了!”

梁辛也分不清琅琊是故意调侃还是真心吃醋,不过被她这么一说一笑,大家全都乐了。

剩下的事情,就是采集地点,众人乱糟糟的忙成了一团,最后在大小眼调换下的两套地图中,各选了六个地点,算起来,不是在苦乃山内,就是在离人谷附近,搜寻或者挖掘都比较方便。

等都这通忙活暂时告一段落时,天色已经大亮,大祭酒小心地收好地图,二祭酒愁眉苦脸的抱着丝帕继续去拓字……

火狸鼠虽然是凡人,但世家出身,功夫底子很不错,一夜不睡除了眼睛稍有些血丝之外,并不见疲倦之色,此刻走到梁辛跟前:“梁爷,帕子上的圈圈,看着小,可它们是落在地图上,真要搜索开来,怕也不怎么容易。”

梁辛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,苦笑点头:“幸亏帕子不算小,要就几尺方圆,咱们趁早撕了它拉到。”

火狸鼠笑了几声:“地方大,搜索起来就难免会有疏漏,这方帕子来得神奇,没准一个小线索,就能勾出个大玄机,实在容不得疏忽。离人谷的朋友自然是没的说,不过要说辨风、嗅土、量地、测水的搜寻功夫,他们未必擅长……”

梁辛听着辨风嗅土这几个词有些耳熟来着,略一寻思,就想到了它们的出处,当即抬起头望向火狸鼠:“黎大哥的意思是?”

火狸鼠不卖关子,直接应道:“何家精通江湖,几百年里更没少做过挖土刨坟的勾当,门下弟子大都精通搜索之术,我想请他们来帮忙。”

梁辛脸色微微一喜,可随即又有些踌躇了,他和何家的大家长何红酥有过一面之缘,当时大伙相处融洽,可要找人家借兵,就免不了登门拜访,何家地处冀州,恰好与他们的行程相反,现在中秋将近,他还要抓空子去请头七……而且就这么直接跑去借人,未免显得也太有些唐突了。

火狸鼠明白他的为难之处,当即笑道:“何黎两家世代较好,何家的几个重要人物,也欠过我一点人情,我去借兵,直接走我的人情便是了,不用把你拉扯进来,只不过引外人进来,我总得先问过你的意思。”

梁辛大喜,点头道:“那黎大哥多费心了,咱们请人归请人,但是报酬一样不能少……”说着,梁老三想起来自己还是个穷光蛋,咳嗽了两声,讪讪笑道:“要是有什么支出,你就只管向大祭酒开口。”

不远处正看着屠苏临摹的秦孑扑哧一声就笑了,回过头,似笑非笑地看了梁辛一眼,随即收敛笑容,对着火狸鼠点了点头:“黎先生尽管开口,离人谷和小梁大人,早就是一回事了。”

火狸鼠也不再废话,微一点头:“如此,我便去联系了,用不了多少工夫的!”

秦孑吩咐一个五步弟子听从火狸鼠调遣,倒不是怕有什么凶险,主要有高深修士带着飞,可以大大的节省脚力。

丝帕的事情自有离人谷和火狸鼠去张罗,梁辛等人全不用操心什么,只要等结果便好了。

到了第二天过去,曲青石还没有出来,梁辛不敢远离,好在有小汐陪着,有马三姑娘说笑,心里虽然有些焦急,但总还不至于惶惶无错,其间还让黑白无常带着他去看了趟六百和尚。

在梁辛心里,一直以为六百和尚,是个枯瘦,佝偻,满脸皱纹一副苦相的老僧,不料却根本不是纳闷回事,六百和尚看山去,也不过四十几岁,身材好像是个面团似的,肥胖富态,脸上也是一副天生来的笑模样,如果脱了袈裟,分明就是个满面红光、和蔼心宽的富家翁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46章 天地元力 下一章:第248章 半夜三更
热门: 掌中之物 千门之花 飞羽天下 再见,宝贝 无量真仙 诡盗团 九因谋杀成十(九加死等于十) 雾锁天途 拜师八戒 魔法课·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