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 天地元力

上一章:第245章 鬼术移魂 下一章:第247章 再无飞仙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浮屠先是一愣,随即笑得更大声了,一个圆滚滚的脑袋已经不是漂了,而是在骨海上滚来滚去,所过之处骸骨乱飞。

他越笑得开心,梁辛心里就越是没底,眼看着圆脑袋四处乱转,不肯停下来好好说句话,梁辛恨得咬牙切齿,正犹豫着是不是扑过去把浮屠按住,突然身后不远处,一个声音响起:“梁辛,我在这里,浮屠没吃我。”

声音怯懦,一如当年!梁辛又哪能听不出,说话的人是老叔啊!

梁辛又惊又喜,当下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想,猛地转身回头,老叔正站在他身后三尺之处。

风习习的样子没有分毫的变化,仍旧瘦小枯干,佝偻着身体,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里,夹着与生俱来的卑微怯弱,可那双浑浊的眼睛,因为由衷的喜悦,却显得分外明亮!

老叔笑着,想要去抱下少主,但又怕冲撞了梁辛,两只手抬起后又小心翼翼地收回去……梁辛哪管那套,大笑着一把抱住了老叔。

上次告别时,正是晓春时节,这次回来却已快都中秋,于梁辛来说不过人间六月,百多天的分离;可凡世一天,小眼六年,这场重逢对老叔而言,已经盼了千年!

风习习被梁辛抱着,张大了嘴巴,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,但是一次一次大口的吞掉空气,却换不回一丝声音……

曲青石自然不会去打扰他们叔侄重逢,向后退开了几步,嘴角含笑,不过小白脸的眉宇间,却露出些思索的神情,时不时撩起眼皮,仔细打量老叔。

浮屠对风习习、梁辛这种人间情谊不怎么感兴趣,一颗胖脑袋‘或沉或浮’,又漂了过来,围着曲青石转了几圈,声音压得极低:“喂,小子,你说实话,你真是梁磨刀的朋友?我可不大相信……”

虽然明知道浮屠是天字第一号的妖孽,小白脸也还是没点好脸色,斜忒着他,冷冰冰的回答:“不是朋友,是兄弟!”说完,顿了顿,又追问了句:“要怎样你才肯信,才不会再纠缠此事?”

浮屠皱眉,神色里似乎有些踌躇,犹豫着、结巴着:“这个、我倒没、没想过……”说着他陡然加快了语速,大声喝问:“梁磨刀的法宝是啥?”

“阴沉木耳,七盏,红的,房子那么大,自东海中沉船而来,靠星魂驱使,北斗拜紫薇,十二阵星阵连打……”曲青石声音清冷,一口气说了个详细,等他再去垂下眼皮去看浮屠时,浮屠早都漂远了,圆脸上都是失望,嘴里还小声嘟囔着啥,好像挺委屈来着。

梁辛和风习习着实亲热了一阵,这才分开来,曲青石换上笑容,快步走上前,对老叔行晚辈大礼。

风习习手足无措,想去阻止,却又不敢,情急之下双膝一矮,也跪在了曲青石跟前,急的额头冒汗:“使不得,使不得,我哪能受你的礼。”

曲青石为人分明,赶忙把老叔扶起来,跟着自己又跪下重来,梁辛也笑嘻嘻的跟着帮忙,三个人又乱了半晌,最终还是曲青石认认真真的行完礼。

风习习的老脸通红,等曲青石站起来之后,结结巴巴的说:“其实应该我、我谢你,谢你一直照顾梁辛……”说着,老叔又要去跪,吓得曲青石赶忙伸手扶住,摇头笑道:“分明是老三在照顾我们!现在的老三,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傻乎乎的娃子了,一身修为神鬼莫测,有资格让他出手的人,全中土加起来也没几个。”

说着,曲青石顿了顿,继续替风习习宽心:“他的心思也颇有可取之处,好多事情我们没想到,他都能考虑周全;这还不算完,西蛮蛊、北荒巫、离人谷……老三一呼百应,就连东南深海几千里的地方,还有一群大个蜥蜴奉他为主,现在的老三,能打能算还有实力,天底下有谁敢得罪他!”

梁辛笑得挺客气来着,伸手揽住风习习的肩膀:“真没啥好担心的,全不用惦记。”

风习习却摇了摇头,苦笑了起来:“你再厉害,还能比梁大人更强么……我倒盼着,就好像几年前那样,你在猴儿谷里拉着青墨跑来跑去,虽然有些无聊的,可、可也全不用担心什么。”

梁辛不知道说啥了,是啊,他再强,还能强的过梁一二么?

当年梁一二搬山,一切都进行地有条不紊,直到他老人家开始调查神仙相的机密,不久便被问斩了;

现在的梁辛呢?

三百年前,梁一二的敌人,几乎一个不少,又原封不动的被他对上了。

曲青石平日脸孔很臭,好像生怕别人不尴尬似的,不过对亲人朋友却是另一副心肠,当即岔开了话题,笑着问道:“老叔,我们下来的时候,您老再哪?一下子就现身我们哥俩背后,着实让人没想到。”

梁风习习见梁辛有些发愣,又是心疼又是惶恐,赶忙也跟着曲青石一起换过新话题:“你们一下来,我便现身了,不过见你们和浮屠大人说话,我不敢打扰,就没出声。”

‘哎哟’,梁辛的惊呼中满是欢喜之意。

他刚见到老叔时满心欢喜,压根就没去想,老叔欺于他身后三尺、不过一步之遥,凭着自己的敏锐感知、凭着曲青石的护身灵觉,兄弟俩竟不曾发觉老叔的存在!

放眼中土,不施展法术就能悄然靠近梁辛兄弟的人,又能有几个?

梁辛笑容满面,又抓住了风习习枯瘦的老手:“您现在的修为,可了不起得很呢!”

梁辛开心,风习习也会跟着一起开心的,笑呵呵地一个劲的点头,不过他的神色里却有些迷茫:“很厉害么?这个……我倒不太清楚的。”

梁辛喜上眉梢,老叔的修为大有进境,不试试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,身形向后飘出数丈,随即心念转动,亮出了自己威力最大的七股金鳞,对风习习笑道:“没事,试试看就清楚了,您全力向我出手。”

七股金鳞缓缓盘绕,威压虽然能够收敛,可那份沾染了蟠螭的大妖气势却收敛不住,骨海之上妖气四溢,邪意凛冽,梁辛被金鳞衬着,隐隐之间已经有了几分宗师气度。

风习习当然不肯去打梁辛,摇着头正要说话,浮屠就笑了起来:“弄反了,弄反了!”

梁辛略带纳闷:“什么弄反了?”

“位置弄反了。”浮屠叔侄三人转着圈的漂,语气里得意洋洋:“风习习要全力出手,你就死了;应该是风习习站着,随便你怎么打才对。”

说完,浮屠又看了看梁辛的金鳞,眼睛亮了起来:“好家伙,又有造化了,居然跟蟠螭勾搭上了。你要是发动金鳞上的妖法,风习习恐怕还会吃力些,换成红鳞的话就没问题了,他能让你随便打。”

梁辛皱眉问道:“你的意思,红鳞的十二星阵,伤不到老叔分毫?”说着,还有些不太相信,摇头笑道:“老叔本来是五步鬼王的修为,又在这里修行了千年,修为当然不得了,可十二阵连打不算小招式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七八支手骨就从梁辛前后左右飞起来,一起咔咔乱摇,打断了他。

“哪个告诉你,这一千年里风习习在修行?”浮屠眯着眼睛,语气严肃,煞有介事:“从我认识他的那天起,他就从不曾修行过,而是……一直都在被我炼化!现在风习习掌握的力量,不是他自己感悟的,而是被我用一千年,慢慢锤炼而成的!”

跟着,骨海里又飘起一只手骨,浮屠指着自己的鼻子尖,问梁辛:“你知道我是谁吧?”

梁辛点点头。

浮屠笑了:“既然知道我是谁,你就该明白,被我炼化而成力量,比起他自己的修行,要强得太多!”

风习习也从一旁小心翼翼的插口:“而且,浮屠大人也不让我自己修炼,他是为了我好……”

老叔不善言辞,翻来覆去说了半晌,才总算把话说清楚。老叔是阴丧出身,如果自己修行,也只能在丧家法术上越走越深,成为更高级的鬼王。

可他的阴丧之力越高深,转生还阳就越困难。如果由着风习习在小眼里按照自己的功法修炼,他的修为每精进一步,想要离开此处的希望就会减弱一分,就算他把自己连成第二个浮屠,也只能一辈子被困于此。

所以浮屠不让老叔自己来修炼,而是通过秘术,来为他炼化力量。

梁辛和那颗圆脑袋共处了六十年,算起来,浮屠倒是他这辈子认识最久的一个‘人’,说话间也用不着客气啥,当即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:“你也是阴丧精怪,你的法术、力量都是厉鬼之力,炼化之下,老叔得到的还是阴丧法门的修持吧?”

“我是戾气凝结、阴丧身、阴丧力,这些都没错,不过你却忘了我的出身,我是天地所生!”

浮屠大摇其头,一个不小心,又让口水流出来了:“像我们这些天地所生的怪物,在成形之前,其实都是一份凝聚不散的天地元力,只不过后来各自的造化不同,有的成了祥瑞,有的成了妖孽,更多的干脆就是烟消云散变成了狗屁……变成狗屁的就不说了,只说我们这些成形的,不管拥有什么样的力量和身体,体内都会保有这份天地元力,这是永远不会变的。我炼化梁风习习,用的不是阴丧法力,而是我与生俱来的那份天地元力!”

话说的有些拗口,不过浮屠的意思梁辛完全能明白,心里又是感激又是吃惊:“那这份、这份天地元力何其珍贵,岂不是你的根本所在?炼化给了老叔你咋办?”

浮屠的神情平静了下来,不是扳脸,也不是严肃,而是那种无所谓、不计较的清淡:“我会死。”

说完,浮屠顿了顿,又浅浅的叹了口气:“死之前,不知还吃不吃得到新鲜肉。”

梁辛从未见过浮屠这幅模样,一下子心里都紧巴巴的难受起来,纯粹是下意识的追问:“真的?”

不料那颗圆滚滚的脑袋一转,表情又变得不着调了起来,对着梁辛挤眉弄眼:“你问哪句?”

梁辛傻眼了,浮屠哈哈大笑,在骨海上嗖嗖飞窜,看样子开心得不得了:“想吃新鲜肉是真的,会死是骗傻小子的!我那份天地元气,珍贵倒是足够珍贵,但是在我成形之后,它便没啥用处了,这个就、就好像是胎盘的道理,只不过这个胎盘,不是在娘的肚子里,而是由我自己揣着。”

梁辛总算松了口气,随即望向曲青石,低声问道:“啥叫胎盘?”

曲青石则略带意外,笑问浮屠:“你还知道胎盘?”

浮屠撇嘴:“我什么没吃过!”

浮屠耍了个没啥意思的小把戏,别人都不觉得如何有趣,只有他自己乐得乱七八糟。一边乱漂乱跳,一边继续笑道:“天下皆知,浮屠重义,风习习这个小鬼倒是也有几分忠义之心,投了我的脾气,又在小眼里相遇,更是份缘分,我便把天地元力送了他吧!”

梁辛对‘天地元力’没有具体概念,但是也能明白这份力道非同小可,更是心痒难挠,想要和老叔试着拆上几招。

可风习习本来就不肯去打梁辛,再听浮屠说自己会打死梁辛,就更说什么也不会再出手。

反过来也一样,就算是试招,梁辛也绝对不肯主动去攻击老叔。

浮屠喜欢听故事,偶尔也会讨论功法,可是对这种‘小孩子比试’毫无兴趣,等笑够了之后摇晃着脑袋说道:“梁风习习的炼化还没完事,试着也没啥意思,要说现在的实力么……”

说着,浮屠又看了看梁辛的金色鳞片,继续道:“如果你用以前那种红鳞,两人拼死相搏,你必死无疑;如果用现在这种金鳞的话,你还是必死无疑,不过风习习可能会受点伤。当然,我这个说法的前提是你不施展天下人间……嘿,你那个魔功,混蛋的很,简直不讲规矩!”

浮屠犯不着说谎骗人,更没必要夸大其词,梁辛对老叔的修为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后,眉花眼笑,胸中那份开心满满的膨胀着……不料浮屠接着又冷笑了起来:“风习习能不能出去还未可知,你这么高兴有啥用?”

远古的怪物,想说啥就说啥,才不会去考虑旁人心情,当然也没谁会去怪他,还是曲青石,轻轻咳嗽了一声,自须弥樟内取出了墨剑,惊鸣之中长剑出鞘,随即剑柄倒转递向浮屠:“前辈,这剑上的古篆,您可识得?”

梁辛当时就骂了自己一声糊涂,守着个远古怪物,自己还满世界求人翻译古篆。其实曲青石也是刚刚才想到此事,否则早就出言提醒了。

不过浮屠可没啥好脸色,翻着怪眼回了句:“鬼咒我就识得,人字我一个不认!不过,你这把剑还说得过去。”

曲青石也不失望,微笑道:“刚刚得来不久,趁着小眼里时间充裕,想先炼化它为己用,可占用宝地,还要问过前辈。”

一排手骨齐挥,浮屠满脸无所谓:“宝地个屁!小眼又不是我的洞府,你想干啥就干啥,不用跟我打招呼。”

看到二哥请浮屠辨认墨剑,梁辛又想起来一件事,忙不迭把蟠螭帮他炼化的那六片‘黑木耳’取了出来,一股脑摆在浮屠眼前:“还得请您老帮我看看,这几片黑鳞到底有什么古怪?”

浮屠乍见黑鳞,略带惊奇的咦了一声,脑袋直接从骨海中跳上了黑鳞,一边翻滚着,一边端详着,过了一阵才呵呵笑道:“那条蟠螭挺用心思啊!早知道它们也讲义气,当初就少吃几条了。不过,”浮屠嘟嘟囔囔,自己说得挺来劲儿:“以前都是一口一大片,也分不清楚谁重义谁薄情的……”

梁辛心里更痒了,哪有耐心听浮屠唠叨下去,插口问道:“到底咋回事,给句痛快话!”

浮屠却摇头道:“痛快不了,我只能看出来这几片黑鳞不仅是精血炼化,还附着了蟠螭的元魂之力可具体的,它们究竟有啥样的神通,究竟怎么才能唤请出来,我也不知道!”

说着,浮屠还生怕梁辛不别扭似的,又笑嘻嘻地解释道:“你看哈,事情是这样,论打,或许我是天下无敌,可天下无敌,也不是天下无所不知。远的不提,就是你的功法,我也不是全都清楚,一样的道理……”

随即浮屠又扯开话题:“好东西一件接着一件,快把你最近的事情说给我听!就打从你上次离开小眼之后,不用说得太快,但一样也不许落下!”

六片黑鳞浮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梁辛再怎么不甘心也没用,何况老叔早就等在一旁,虽然始终不曾开口催促,可在他心里,又何尝不想知道自家孩子最近的经历。

曲青石向着老叔打了个招呼,走到一旁,自须弥樟中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各种材料,默运玄开始炼化墨剑,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境地,在成功之前,应该都不会再情形回来。

他那些炼器的门道,都是槐楼的高深法术,梁辛根本看不懂,更谈不到帮忙,当下收起黑鳞,开始仔仔细细的给两位‘老人家’讲故事,也不止是说自己,另外把他所知的,曲青石、小汐等人的经历,也跟着一起讲了出来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45章 鬼术移魂 下一章:第247章 再无飞仙
热门: 第十年的情人节 尼罗河上的惨案 法网恢恢 仙剑奇侠传4 火之幻影 黄河鬼棺 轩辕诀4:傲绝天下 凄怆圈 恶魔的伪装 民间山野怪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