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马三姑娘

上一章:第243章 苹果挺甜 下一章:第245章 鬼术移魂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铜头的修为本就远逊于曲青石,再加上猝然遇袭,连一声闷哼都没来得及发出来,咕咚一声就被槐楼神通砸翻在地。

梁辛大吃一惊,忙不迭去查探铜头的伤势,心里一个劲的念叨着,二哥可千万别一伸手就把人给打死了……

曲青石此刻已经飘身而近,笑道: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

话音未落,铜头又已经跳了起来,双眼瞪着曲青石,神情里满满都是惊骇,嘴巴动了动正想说什么,突然又是一声猎猎长啸从猴儿谷内冲天而起,青色身影快若闪电,葫芦师父满面狰狞,向着铜头扑出来了!

妖怪的本性大都嗜血凶残,葫芦平时老神在在,走四方步、掉书袋说成语,看上去可亲而无害,但实际上他才不把杀人当回事,撕个人在他眼里也不见得和掰开个苹果有啥区别。

葫芦向着铜头凶狠扑击,这一来反倒让梁辛慌了手脚。

梁辛真怕师父在烦躁下会杀掉铜头,正想出手阻拦的时候,不料葫芦老爷霍然大笑了起来,扑跃急冲的势子陡然收敛,说停就停,像根钉子似的,稳稳站到了梁辛身边。

旋即灯火大作,猴儿谷里的天猿们成群结队冲出来,喳喳怪叫着,把铜头一家老小全重重围了起来。

梁辛咳嗽了一声,本想先劝解两句,可抬眼一看,师父满脸都是得意,全不像要杀人的模样,当即闭上了嘴巴。

葫芦老爷笑得跟什么似的,伸手一指铜头:“抓了你个现形,你还怎么说!”

铜头看看葫芦,望望曲青石,最终还是呼了口闷气,放弃了反抗或者逃跑的念头,站在原地眨巴了几下眼睛,侧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儿郎们……小狒狒们还扛着赑屃不舍得放下呢。

葫芦老爷的声音愈发响亮了:“做贼被当场拿住,照着苦乃山里的规矩,怎么说?”

铜头算是彻底踏实了,表现得很光棍,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:“从我算起往下八辈,都给你们来看家护院,除非抓到下一个贼来替我们。”

小汐扑哧一声就乐了,梁辛也啼笑皆非,他在猴儿谷学艺五年,可也从没听说过这种古怪规矩,想来应该是山中精怪之间,早就达成的协议吧……

果然,葫芦欢天喜地,以妖元发力仰起头纵声长啸,猴儿谷的儿郎们也好像打了一场大胜仗,随着妖王一起高声啸叫。

铜头挠了挠脑袋,发出吱吱的金属摩擦声,嘟囔着叹了口气:“把子孙八代的脸都丢了……”跟着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徒子徒孙,皱眉挥手:“把宝贝撩下来吧,还打算扛走是咋的。”

不久之后,山里的各方大妖都被惊动,从四面八方赶来,葫芦老爷兴高采烈,大声宣布刚刚发生的事情,请诸位大妖共做鉴证……

一群深山里的老妖怪,好像在办家家酒似的自娱自乐,曲青石则一拉梁辛的袖子,低声道:“刚才,你和葫芦师父说过话,他回到猴儿谷之后,径直去找我。”

说着,曲青石脸上的神情变得古怪了:“我本当他是来找我核实凶岛的情形,不料他、他是来找我帮忙抓贼的……从他神情黯淡的回谷,就已经开始布局抓贼了。”

梁辛也大为惊奇,师父抓贼倒是不奇怪,这个局也不怎么聪明,难得是铜头更傻……真正让梁辛惊奇的是,师父兴致勃勃地布局、抓狒狒,这么说他根本没把自己这一族的来历真相放在心上?

念及此,梁辛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。

再看葫芦师父,嗓门比谁都大,脸上浓浓得都是笑意,哪有一点有心事的样子。

一群大妖吵吵扰扰,铜头‘愿赌服输’,按规矩办事,从今天晚上就开始替猴儿谷看家护院,葫芦也不用他进谷巡逻,就命他好好看守镇门兽。

大妖们着实闹腾了一阵,直到破晓时分才各自散去,葫芦老爷引得胜兵大笑还巢,梁辛还有点担心,快步凑到师父跟前:“我跟你说的那些事情,您老……”

葫芦知道他想说啥,转头看了梁辛一眼,眼睛微微眯起:“你说的事情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天猿有祖训,不许离开猴儿谷半步。只要守住这一条,剩下的,我不管!”

说完,仿佛又想起了什么,转身对着身板笔直,守护赑屃的铜头喊道:“铜头,我徒弟结婚,你得送礼!”

铜头假装没听见,顾盼左右……

小汐神情不变,脚步却突然加快了许多,一溜烟的跑回自己的小树皮房去。梁辛心情大好,笑嘻嘻的正想和师父贫两句,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嗓音清甜的惊呼:“啊?你要结婚?”

说话的当然是琅琊,闪身走进几步,好像不认识梁辛似的,又把他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边,小心翼翼的问:“你……要娶哪个?”

声音犹豫,带了些惊慌,更有份沉沉的盼望,仿佛梁辛若不肯说出‘琅琊’二字,她的天就会刹那崩塌。

已经跑远的小汐倏然占住脚步,缓缓转身,回望琅琊,左手不自觉地缩回了袖中,虽盈盈俏立,可见过她出手的人都知道,白衣少女这是要打架。

琅琊的眉角轻轻一挑,委屈与决绝,两种截然不同的神情纠缠到一起,对小汐轻声道:“别的我都让你,唯独他不行……也不是不行,是被你独占了不行。”

小汐的动作与琅琊一模一样,好像模仿,更像故意挑衅,也把眉角一挑,扬起的却是一份清凉飒爽,跟着她笑了:“不独占么?那……你喊声姐姐来听!”

琅琊的目光里,霍然绽开层层惊喜,声音更是微微发颤了:“我先前就说过,绝不和你争大争小,你让我喊姐姐,这是……”说话之间,目光扫过梁辛。

梁辛皱眉要开口,小汐却冲着他摇了摇头,神情坚决。

曲青石不掺和,抱着肩膀站在不远处,表情轻松,只看戏不说话。羊角脆不知何时跑到了他的肩膀上,小家伙的表情很踌躇,有些把握不好郑重点头的时机了。

琅琊深吸了一口气,好像欢天喜地,又像小心翼翼,对着小汐脆生喊了句:“姐姐!”

小汐仰头咯咯一笑:“随便你怎么喊,我不认!”说完,美滋滋的转过身,溜达着走了。

这下子别说梁辛,就连曲青石都笑出了声,谁也没想到,平时冷静清淡的小汐,居然会让刁钻古怪的琅琊吃瘪。

琅琊也‘呀’的轻呼了一声,随即也咯咯地笑了起来,闪身靠近梁辛:“她不认,怎么办?”

梁辛耸肩膀:“不认就不认吧,听她的。”羊角脆抓住机会,果断点头。

琅琊黯然,轻叹,‘强作欢颜’,盈盈一笑……

梁辛哭笑不得,伸手在自己面前一挥:“仙子,总这样,很有趣么?”

琅琊眨了眨眼睛,下一个笑容里,那些哀怨、委婉、心疼尽数消失,换而轻灵活泼:“你还是叫我妖女,听起来舒服些。有件东西,本来是嫁妆,现在变成贺礼了。”

说着,琅琊拉起梁辛的袖子向外走去:“当初答应你的‘脸’,婆婆已经做好了,跟我来吧。”

梁辛挺高兴,曲青石也饶有兴趣,迈步跟了上来。

闹了一阵,琅琊不开乱开玩笑,边走边说道:“当初答应你的是两张‘脸’,不过婆婆的伤势,比着料想的还要更重些,恢复得也不是很顺利,所以……她老人家到现在,只做好了一张。另外一张恐怕赶不及了。”

梁辛皱了下眉头,还没来及说什么,曲青石就接口道:“无妨,一张也足够了。”

说着,曲青石又转头望向梁辛:“老三,这次三宗聚首,你就以本来面目上去好了。不用换脸乔装。”

曲青石已经知道老蝙蝠师徒要趁着八月十五之会,推梁辛上台,当然不会让他再易容,否则今天当了魔君,明天谁都不认识他了,岂不糟糕。

梁辛却给想岔了,点了点头说:“易容这事我后来也想过,咱们三兄弟的交情,打从三堂会审的时候就已经天下皆知了,等到八月十五的时候,大哥二哥都上场,我就算自己带来个面具,也瞒不住身份。”

曲青石呵呵一笑,由得他去想,当然不会解释啥。

在梁辛的心思里,请脸婆婆养出两张脸,都是备用来的,既然是备用,少了一张也就不太打紧了。

……

几个月的功夫,脸婆婆又把自己居住的小山谷,鼓捣得和她原先那座山神庙一样恐怖诡异,所差的不过是,山神庙里是一群老鼠顶着人脸四处乱跑;小谷里则是大批的松鼠,顶着人脸窜上跳下……

琅琊把兄弟俩带入草屋,脸婆婆正坐在一张简陋的桌子前,桌子上,正摆放着一张脸孔。梁辛先和脸婆婆见礼,这才仔细地去打量桌子上的脸。

‘脸’是个中年婆娘……皮肤粗糙、脸盘肥大长相凶悍,比着张飞李逵,也就缺了把胡子……

梁辛吓了一跳,指着那张脸孔问琅琊:“这人是你选的吧?你当初就打算让我扮成个婆娘?”

‘脸’本来双目紧闭,听到有陌生人说话,张开双眼,横眉立目的瞪向两兄弟,待见到来人是两个青年男子,特别曲青石还是个美男子,‘脸’立刻显出一片欢喜神色,眼光柔得都快滴出水来了……看得曲青石恨不得现在就撕吧了‘她’。

琅琊笑嘻嘻地从旁边解释:“就是要扮成个胖婆娘,才没人会猜到是你。你可莫小瞧了她,马三姑娘……”

梁辛咋舌笑道:“就这,还姑娘?”

“她嫁不出,快四十了也还是姑娘呢!马三姑娘在山脚村子里,是第一号的人物,撒泼骂架,打滚上吊,鬼见愁嘞!”

说着,琅琊仿佛又想起了什么开心事,拽了拽梁辛的袖子:“你们要无聊,一会把脸孔戴上,我再带着你们去她家登门做客?”

梁辛咳了一声,没理会琅琊,而是望向了脸婆婆。

脸婆婆只有半张脸孔,而且红肉斑驳青筋曝露,相貌狰狞可怕,迎着梁辛的目光,有些费力的咧开嘴,做了个谁也看不出是笑容的笑容:“只有一张脸,不过,这张脸孔做得还算不错,它的寿命仍是一个月,其间可以随意摘、戴,你们之间也可以随意变换着来戴,更不用七十多个时辰的昏睡,取了去,戴上试试吧。”

这次的脸孔,单以易容潜行而论,比起上一次实用得多了,梁辛‘轻车熟路’,也不废话,当即把新脸扣上,可随即却轻哼了一声,伸手一抹,又把脸孔摘了下来!

那张‘脸’皱了皱眉头,很有些不耐烦的样子……

一戴一摘,梁辛的神情里,多了些疑惑,也带上几分怀疑,望向脸婆婆。

脸婆婆根本没有眉毛,皱眉之下,只在眉心攒起来一个恶心的肉疙瘩:“怎么了?有不妥?”

梁辛如实回答:“这脸戴上,有些刺痛来着!”

上一次他戴长春天的脸孔,只是觉得阴冷和麻痒,这次依旧如此,不过却多出了一阵尖锐的刺痛,仿佛把一根仙人掌贴到了脸上似的。

脸婆婆和琅琊,现在在梁辛的心里或许算不上对头、敌人,但也绝谈不上信任。脸孔戴上后感觉不对,他就起了疑心。

脸婆婆的神情里只有狰狞丑陋,看不出喜怒,冷冰冰的说道:“刺痛怎了?本就该有刺痛!你以前带过我养的脸,又怎会不知!”

梁辛微感诧异,缓缓地摇头:“上次只是痒到了骨子里,冷进了毛孔中,却绝不疼,我记得清楚。”

脸婆婆轻轻地‘咦’了一声,语气了满是疑惑:“怎么可能?我养的脸,我又岂会不知,戴上都会有阵刺痛,片刻后也就好了……”

一边说着,老太婆布满血丝的眼珠来回转动,看上去在用心思索,样子不像作伪,片刻后脸婆婆突然跳了起来,伸手抓向梁辛,口气严厉:“上次我给你的那张脸呢?”

梁辛略略后退,让开老太婆的手,摇了摇头:“早就扔掉了,找不回的。”

这时候琅琊从梁辛手中接过脸孔,二话不说戴了上去,随即发出一声闷哼,全身筛糠般的颤抖起来,肉眼可见她的个子渐渐变高、肩膀也缓缓加宽,全身都迅速膨胀而起,特别胸口、屁股……

半盏茶的功夫,玲珑有致的小妖女琅琊,就变成了个肥壮凶悍的马三姑娘。

琅琊再开口时,嗓音也变粗了,皱眉望向梁辛:“这‘脸’绝对没问题,另外,你知道的,我是为了利己才会去损人,没好处的事情,我不会干。”

妖女心窍剔透,当然明白梁辛起疑,马上就带上马三姑娘的脸孔以示清白。

而且她说的话也再明白不过,暗算梁辛对她而言,只会惹出一群凶神恶煞似的仇人,而得不到一星半点的好处,这样的蠢事,别说妖女琅琊,就是铜头都不会去做。

梁辛犹豫着点了点头,前后两次,脸孔带上去感觉不一样,不过并不影响效果:“可能修士的脸,带着和凡人感觉不一样?”

琅琊苦笑:“婆婆的法术,我是不懂的,以前也没带过她老人家的脸。”

脸婆婆又坐回了位子上,低头沉思着,随口搭腔:“脸就是脸,和修士、凡人没什么关系,可……上次为什么不疼?”

宗师修为,大都会有些痴迷性子,就算是无关紧要的小事,只要与自己的得意功法有关,也会苦苦思索,不过梁辛等人对这事可不怎么关心。琅琊把马三姑娘的‘脸’揭下来,还给了梁辛,两兄弟就此告辞。

两兄弟刚走出去不远,琅琊又急急忙忙地追了出来,喊住了他们。

琅琊直接来到梁辛跟前:“我刚刚想到的……马三姑娘在你手里是备用,这样的话,不如、不如让我也去三宗之会,我保证只看热闹,不惹事!”说话的时候,琅琊的眼睛亮晶晶的,用力盯住梁辛。

梁辛倒无所谓,笑着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,随手也把‘马三姑娘’递给了琅琊。

琅琊大声欢呼,俏脸上满满的都是开心快乐,对着梁辛脆生笑道:“多谢小梁大人成全!”说完,顿了顿,又望向曲青石:“也谢谢曲大人!”

曲青石无所谓,摇头道:“跟我没啥关系,用不着谢我。”

“那也是要谢的!”

……

随后,梁辛又在猴儿谷中待了几天,陪着母亲聊天说地,转眼间过了十天,梁辛这才与师傅、母亲辞别,动身赶往离人谷。

辞别之际,少不了母亲的一场小心嘱咐,梁辛认真点头答应……

这次动身,除了两兄弟之外,还多了几个人,火狸鼠要去离人谷看看‘千个圈图’,琅琊早早就扮成马三姑娘了,高高兴兴地准备赴八月十五三宗聚首之会。

另外小汐和郑小道也跟了来。

一路上都平安顺畅,不过让梁辛略感意外的是,琅琊似乎是真格觉得开心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和谁都喜笑颜开,郑小道说话挺实在,苦笑着琅琊道:“你找我说笑聊天,我倒是挺高兴来着,不过,你能不能先把面具揭了去?原来那副模样聊起来舒服得多,现在这样……我实在不想和你说话啊!”

养脸之术神奇,现在的琅琊,十根手指的指甲缝里都是满满的泥污,而且还无法剔掉。

琅琊就用这样的指甲,咔咔咔地在头皮上挠了挠,摇头道:“不行,得先适应好了……”说完,还有些意犹未尽似的,转头望向小汐,粗声笑问:“是吧,姐姐?”

小汐被她逗笑了:“要是应承了,那我岂不是马二姑娘了?”

气氛轻松,人人都面带笑意,说笑声中,镇百山已经遥遥在望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43章 苹果挺甜 下一章:第245章 鬼术移魂
热门: 三线轮回 第51幅油画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门后的女人 完美无瑕 镜系列 长宁帝军 新人性的证明 杰罗德游戏 麻:麻风病和拆迁,都是瘟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