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 以己度人

上一章:第240章 无可厚非 下一章:第242章 千须河图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司老六置办的酒席丰盛依旧,菜好酒好,蛇羹也美味的很,吃到口中香滑软嫩,味道没的说,只可惜刚刚那场大吵,让梁辛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得劲,谈不上生气,更说不到记恨,或许只是……只是没想到吧。

倒是老蝙蝠,见到红船之后心情大好,放怀吃喝,笑声不断。

这顿饭从头到尾,也只吃了半个时辰,老蝙蝠和柳亦要准备八月十五的邪道聚会,不回中土而是直接去会场小岛,与梁辛和曲青石约好再见的时间与地点后,就此离去。

司无邪今天着实发了一场脾气,现在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了,可脸色仍不是很好,走到梁辛跟前:“以后咱们再见面,就只论自己交情吧,莫在替先祖间的渊源了,没什么意思。这次就算了,下次过来的时候,再好好喝一顿吧!”说完,背负双手,缓缓的走回内岛。

胖海豹搓了搓手心,对梁辛苦笑:“六爷一向是这个脾气,他喊也好,闹也好,其实也只是想求一份太平,不是针对谁……”

梁辛微笑摇头:“其实说出来是好事,不妨事的。”

胖海豹咧嘴,一半牙齿,一半牙床,原本厚道的笑容变得诡异可怕:“我也回去了,你们多保重。”随即又对着曲青石拱手道别,转身去追司老六去了。

跑了十几步之后,胖海豹又回过头,对着梁辛大喊:“以后要是有厉害敌人,记得喊我去帮忙!”

此刻梁辛已经被曲青石载着,缓缓地飞了起来,听到胖海豹的话之后梁辛笑着点头:“好,我请你出山,去说死个王八蛋!”

在胖海豹雷霆似的大笑声中,青光遁化,向着中土方向风驰电掣而去。

回去的路上,梁辛愣愣出神,曲青石也不去打扰他,只专心控制神通,赶往苦乃山。

过了一阵,梁辛才深深呼吸,抬头望向二哥:“轱辘岛的事情,我没想到……”

曲青石的嘴角抽动了下,对付了个笑容:“没想到什么?”

梁辛张开了嘴巴想说啥,却又皱了起了眉头,似乎在措辞,努力想把自己的念头解释清楚:“以前我认识的那些与先祖有关的人物,比如东篱、红袍,二哥的曲氏一脉,还有天地岁中的拓穆,提到先祖,大家都佩服不已,都甘心追随,坚守数百年也要完成他老人家未竟之愿。由此,我也一厢情愿……”

曲青石淡淡地嗯了声,接下了梁辛的话:“你一厢情愿,以为当年所有梁大人麾下部署都心甘情愿,为了大人,前仆后继生死不计?”

“是啊。”梁辛叹了口气:“之前我说轱辘岛海盗可能是逃兵,也说过不再来打扰人家的清静日子,但是在我心里一直都觉得……或者说是盼望着,他们是奉了先祖的命令、为了一件大任务才藏身孤岛,只因时机不到所以忍辱负重。”

说话的时候,梁辛脸上的表情愈发无奈了“我在凶岛发现了些秘密,立刻跑回来要去找司老六等人‘交代’,就是因为自忖有些筹码,够资格来打听打听,先祖究竟想要他们做啥,让胖海豹帮忙通报的时候,我还特意嘱咐他,把我是梁氏后人的身份通传过去,结果全想错了……”

说着,梁辛苦笑了起来,重复了句司老六的话:“许你把旁人得失看得比自己性命更重要;就许我觉得自己活着最有趣!”

曲青石冷晒:“想这些没什么意思,不用多花心思了。”

梁辛摇了摇头,并没有结束话题的意思:“主要还是……还是把先祖当成神仙了,接着也把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当成了神仙,从没想到过,他们也会害怕,也会逃。”

说着,梁辛抬头望向二哥:“三百年前叛到轱辘岛的青衣,你怎么看?”

曲青石冷晒:“先别说我,先说你,那些逃兵在你看来,虽然有罪但也情有可原,”说着,曲青石笑了,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,映在阳光里,看上去让人很舒服:“凭着你的性子,既然情有可原,而他们的罪责又没伤到别人,也就不会在追究了。”

梁辛笑着点头:“那倒是,这事我不会追究。至于他们做海盗掠劫么,这事不归我管,我懒得想。”

曲青石继续道:“他们的祖上,曾是梁大人的麾下,该怎么做自然由你做主。不过……”说话时,曲青石仍笑着,可笑容间哪还有一丝欢愉的味道:“这些人在我眼里,罪无可恕,死不足惜!”

梁老三耸了耸肩膀,笑道:“你这是从衙门里磨出来的性子,有时候会不近人情。”

“你说反了,和衙门、性子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,我会觉得他们都该死,就是因为我近人情!不过,”曲青石的声音平淡,听不出一丝情绪波动:“我近的,不是他们轱辘岛的情,而是我曲家先祖的情!”

梁辛皱眉,不明白二哥的意思。

而曲青石干脆手一挥,暂时不再赶路,让青光浮于半空,走过了坐到梁辛的对面,兄弟两人四目相对。

片刻之后,曲青石才再度开口:“从梁大人出事到现在,三百多年,我家数十位先祖殚精竭智、甘冒灭族之险,用尽了一切办法去调查梁大人的案子,以求替梁家翻案……姓曲的能做到的事情,凭什么他们做不到?大家都追随过梁大人,为什么姓曲的懂得报恩,轱辘岛那伙子逃兵却编排出一大堆苟且偷生的理由?由此,我便觉得他们该死。”

说到这里,曲青石长吸了一口气:“我若是个不相干的人,也不会觉得什么,最多不疼不痒的说上句‘他们有罪,却谈不上有错’,可我姓曲。同是大人麾下心腹,大人出了事我们姓曲的吃苦受累,他们却逍遥自在?所以我会觉得他们该死!我知道,我的这个念头偏佞了,我不该用自己做的事情去要求别人……嘿,说穿了,天下人都一样,都在以己度人。”

梁辛听的目瞪口呆,曲青石这番道理听上去偏执到了极点,可是不能否认的却是这个道理足够清楚、明白。

以己度人,便是如此了。

“你莫误会,我没打算去屠灭轱辘岛,只是你提起了话头,我就说出自己的想法罢了。”曲青石的神情真正轻松了下来,盘结手印催动青色浮光继续赶路:“人人立场不同,所以相处之间,也没有对错,只有恩怨!”

梁辛眨了眨眼睛,满脸都是‘想不通’。

曲青石看着他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岔开话题笑道:“甭琢磨了,刚才那顿饭虽然丰盛,吃得却不怎么痛快,估计你没吃饱吧?”

梁辛正经点了点头:“被你一说,还真有点饿了……”

从轱辘岛到苦乃山,先跨越大海,再穿越中土,这一趟着实不近,不过路上也平静的很,兄弟俩聊聊说说,当然也少不了取出那柄千钧墨剑来把玩,不知不觉里就飞了快两天,他们也总算进入了苦乃山的范围。

刚到猴儿谷的入口处,还没来得及进去,哥俩就一起被吓了一跳!

猴儿谷卧于山坳之中,只有条小境与外界相通,入口处本来由一片密林遮掩着,可现在密林尽数不见了,入口旁被扫出了一大片空地。

在空地上,有一头气赑屃巨兽,背负石碑狰狞而立,气度惊人睥睨四方,仿佛在警示外人此间不得擅闯,着实威风凛凛。

石碑上八字古篆分作两行,写作‘火尾天猿,德艺双馨’。当然,放眼天下除了葫芦老爷之外,没人认得这八个字。

梁辛可没想到,猴儿谷把从大眼前挖出的‘赑屃负碑’,运到了门口来当镇门兽,不用问,这件事当然是好大喜功的妖王葫芦的主意。

果然,得知他们回来的葫芦,背着双手,迈着四方步稳稳当当的走出来,伸手一指赑屃,对着梁辛道:“这个物件,摆在哪里都占地方,我便把它运到了门口,怎样,看上去还算妥当吧。”

葫芦的声音沉稳,语气清淡,可目光里那份‘鼓鼓囊囊’的得意,都快把它的眸子撑爆了。说话的时候,羊角脆喳喳怪叫着从谷里冲出来,熟门熟路,扒着梁辛的衣衫,骑到了他的脖子上。

梁辛哪敢怠慢了师父,先和二哥一起行礼,跟着站起来,挑起两根大拇指:“何止是妥当,千古神物用来做看门兽,也只有这份气派才能配得上您老的身份。”

葫芦点头:“你的意思,是我‘当之无愧’了?所以我才要你出门去历练,‘见得多了,识得广了’,眼光也就练出来了。”

梁辛心中大是诧异,自己的眼光如何还不好说,倒是师父的学问又长了,已经会把成语拆开来说了。

虽然以前见过赑屃,可哄师父开心的事情不能不做,梁辛围着神兽尸体转了两圈,口中啧啧有声,不停称赞,随即笑道:“不过神兽尸体,着实是个贵重物件,您把它摆在门口,可得派人看守,别被小偷给抱了去。”

葫芦微微一笑:“放心,你料到的,我自然也能想得到,这些天夜里,我都守在它身旁来着……”说着,葫芦呲了下獠牙,凶相一闪而灭,低声骂道:“王八蛋铜头,来偷过好几次了!”

梁辛哈哈大笑,曲青石也在端详着石碑,不过他的目光,始终盯在碑文的落款上,对照了片刻之后,对着梁辛微一点头:“碑文落款和墨剑上的铭文,一模一样。”

这样算来,当初在‘大眼’前弄这座赑屃负碑的人,就是死在了珊瑚岛上的那位‘骸骨老兄’了……

梁辛暂时也没去多想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,随即拉上曲青石,跟着师父一起进谷。

丑娘得了他们回来的消息,急匆匆向外走,琅琊现在也在猴儿谷中,正伸手搀着老太太的胳膊一起出来。

在她们身后还跟着火狸鼠、郑小道和六个聋子青衣。

让梁辛略感意外的是,小汐竟然也在,正脚步轻快地跟在梁氏另一边,左手仍习惯性的缩在长袖中,脸上还是那副清冷的模样,不过眸子却是亮晶晶的。

黑白无常前阵子来被曲青石请去牢山相风水,之后就跟着大祭酒等人一起回离人谷去玩了,并不在此处。

梁辛和曲青石赶忙迎了上去,围着梁氏大概交代了下这次的行程,着实亲近、说笑了一阵,这才和其他人一一打过招呼……一群人浩浩荡荡,走进猴儿谷。谷里的大小天猿乍见有外人进来,立刻装模作样假扮斯文,待看清原来是梁辛和曲青石之后,哄的一声,又四散跑跳着去打闹了。

梁辛一边走着,一边问小汐:“你不是去京师复职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小汐略略皱了下眉头,语气里带了些茫然:“曲大人和我说,指挥使怕是有些不可信。曲大人是你兄长,做事时无时无刻都在替你考虑,他的话我自然会听的,可指挥使于我有再造之恩。”说着,小汐浅浅地叹了口气:“我也不知该怎么办,便交回了游骑命牌,请了个长假。”

青衣游骑,哪能说不干就不干的,不过小汐有着梁辛这层关系,石林自然不会为难她。而且平心而论,这些年里石林对小汐也的确很照顾,要说情同父女或许言过其词,可多少有些长辈对晚辈的关心,这是不会错的。

“我的睚眦力已失,再做游骑也是有名无实,不会有什么作用的,把牌子交回去,心里反倒轻松了些。只不过我离开九龙司之后才发现,除了猴儿谷我没地方可去。”小汐微微笑了一下,却莫名让梁辛觉得……她很单薄。

梁辛笑了:“来这里就对了!”,说话间,伸手拉起了小汐的手。

白衣少女,指尖微凉。

一旁的琅琊始终笑眯眯的,小心翼翼的扶着丑娘,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兴奋,就算‘婆娑泪眼’也看不出,她是真开心还是装高兴。

丑娘前半辈子辛苦劳作,人显得苍老,实际不过四十多岁,身体本来就挺好,再加上猴儿谷是福地,她这些年日子过得也宽心,从精神到身板都很好,根本就用不着人搀扶,现在由琅琊搀着,反倒不会走路了,一步一步说不出的别扭。

琅琊也觉出来这样丑娘不舒服,缩回手臂,吐了下舌头:“光做表面功夫果然过不了关,以后我天天搀扶着您,日子久了就习惯了。”

丑娘笑呵呵的,不停摇头:“不用,不用。这阵子你天天来陪我说话,就很好了。”说完,顿了顿,又补充了句:“小汐也天天陪着我来着,乖得很。”

曲青石咳了一声,望向琅琊,饶有兴趣地问:“为啥巴结我们兄弟的娘?”

琅琊横跨两步,理直气壮地回答:“我和她老人家投脾气!”话是对着曲青石说的,可目光却盯在了梁辛身上。

梁辛正帮着小汐焐手,光笑不说话。

曲青石声音轻松,也露出了些笑意,对琅琊道:“说实话。”

琅琊扬起了下颌,好像是挑衅,却更像在耍赖,双唇嫣红微微抿起,不理他了。

不过走了几步之后,妖女自己又笑了:“谁对梁磨刀身边的人好,他便对谁更好,我孝顺老娘,还不是为了梁磨刀么。”说着,琅琊螓首微侧,一双眸子仔细地望着梁辛:“你可是棵大树,我还要求着你帮我遮风挡雨。”

梁辛略感意外地咦了一声,接过了话头:“这次说的还真是实话。”

琅琊的笑容,明媚且俏皮:“想听实话,还有好多呢,这些天我用心琢磨,想找个一劳永逸绑住你这棵大树的法子,要不,干脆我嫁给你算了。”说完,又赶忙望向小汐:“你大我小,反正我早就断灭凡情了,不在乎这些。”

梁辛吓了一跳,小汐也吓了一跳。

琅琊却又皱起了眉头,看了看曲青石:“可就是因为我断灭凡情,傻子都明白我不会去喜欢谁,不喜欢梁磨刀却嫁给他,我当然是同意了,可我怕他会不同意。这桩买卖……不,这桩喜事怕是做不来。”

曲青石笑道:“当然做不来。你四步修为,道心坚定,跟老三又没什么交情,你自己说他娶你图个啥?就为了天天和长春天打仗?”

“麻烦就在这里,我有道心,无论对谁好,你们都知道我不会太当真,是假的是装的,这份人情难换的很……”琅琊抿起了嘴角,一副苦恼像:“所以要巴结你们,就得像大祭酒那样,宗师修为,货真价实帮过你们的大忙,这条路我肯定是走不通了,你们要做的事情,凭着我的本事根本就插不上手,苦恼得紧了。”

说着,琅琊自己又笑了起来:“其实,梁磨刀要是个好色之徒,就什么都好办了。”

梁辛不是个迂腐学究,随口说笑也不当回事,可他刚才拉上小汐的手,又哪能却接琅琊的话头,当下里也只有笑呵呵的摇摇头,和小汐的手却握得更紧了些。

几句话的功夫,众人一起来到了梁氏的小屋,有人岔开话题,问起他们的行程,当着母亲的面,梁辛自然报喜不报忧,把诸般恶战的过程一概掠去不提,只提寻宝和发现。

另外,在场的绝大多数都是自己的亲朋好友,但是对天猿一脉而言,郑小道、小汐等还是外人,所以梁辛对中土天猿的来历也只字未提,打算等单独与葫芦相处的时候再说。

梁辛这趟出海,奇遇着实不少,捞到的好处更是极大,即便他言辞乏味,也还是听的众人啧啧赞叹,满脸的羡慕,等他说完之后,坐在角落里的火狸鼠,突然开口问道:“梁爷,你在麒麟岛上得到的那张帕子,能不能给我看看?也许……能窥出些端倪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40章 无可厚非 下一章:第242章 千须河图
热门: 凄怆圈 宠物公墓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河神·鬼水怪谈(2017网剧河神的原著小说) 菊与刀 三幕悲剧 府门儿·宅门儿 分身 黑麦奇案 怒江之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