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知恩图报

上一章:第237章 味道不错 下一章:第239章 不可不信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白色丝帕,被骸骨捏在手中千千万万年……

虽然明知它不是凡物,可众人还是害怕被外力一碰它就会彻底腐朽、散碎,所以老蝙蝠才命一行人中‘手感’最好的梁辛出手。

五指间尽量放松,梁辛自忖手上这份力道,绝不会比着清风更重,缓缓伸手捏住了帕角。

帕子微微一颤,并未显出要断裂的迹象,大伙都松了口气,唯独梁辛却皱起了眉,抬头望向老蝙蝠,莫名其妙地问:“捏、捏住了么?”

老蝙蝠笑骂:“说哪门子胡话?捏没捏住帕子,你问我?”

梁辛的神情里尽是疑惑,苦笑着回答道:“用眼睛看,是捏住了,可、可手上却什么感觉都没有,就好像……好像这帕子不存在似的,看得到,摸不着!”

口中说着,他又试探着在手上微微加力,轻轻松松就把帕子从骸骨手中拽了出来。

丝帕,一角在梁辛手中,正随风轻飘。

这下梁辛明白了,丝帕确确实实的存在,不过因为它的质地特殊,摸在手中全没有一丝感觉,即便现在他已经拎住了它,手指间仍没有任何感觉……细至无形,轻若无物!

要知道梁辛的身体,对外界的感知何其敏锐,可要不是靠眼睛帮忙,他根本无法察觉到这方帕子的存在。

先是一把重逾千金的古剑,又是一盏轻若无物的丝帕。

因为修炼魔功,梁辛对身体的信任,早已查过了对眼睛的依赖,即便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,可心里还是升起一股不真实感,情不自禁手腕用力,轻轻抖了抖那方丝帕。

谁也没想到,随着梁辛一抖手,丝帕陡然间扩大了三倍有余!

包括梁辛在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还当帕子上附着了‘迎风而长’、‘神光幻化’之类的法术,可等他们凑近些仔细观看,这才明白帕子突然变大,是因为……它先前是横竖两叠对折好的,随着梁辛一抖,折叠打开,由此一下子大了不少。

老蝙蝠第一个笑了起来:“连第九流都算不上的戏法,倒把一伙子宗师唬了一跳。”说着伸手结果帕子,随即又咦了一声。

梁辛笑道:“这帕子质地神奇,捧在手里真没有一点感觉。”

他还道老蝙蝠也是因为‘手感’而诧异,没想到老蝙蝠摇了摇头,笑道:“质地固然惊人,可你刚才已经大惊小怪了半晌,我犯不着再来纳闷,我惊讶的是……”

说着,他拎起帕角又是一抖,丝帕再度扩大了几倍,原来这帕子,折叠得远不止一层。

老蝙蝠手腕不停,连着抖了十余下,帕子越来越大,不大的功夫,已经从一方普通的手帕,变成了数丈长宽的一匹长绢,可是看样子,还远没有彻底打开!

跨两咋舌笑道:“小看这方帕子喽,越铺越大,莫不是宝贝?混天绫?”

青墨白了他一眼:“混天绫是红的!没听说过用白绫当法宝的,耍弄起来,分辨不清是来打架的还是来出殡的……”

莲心小岛上密密麻麻都是石化千万年的珊瑚树,空间局促,已经无法摊开帕子了,老蝙蝠的神情愈发好奇了,对着跨两等人一挥手:“到天上去展!”说话之间黑云滚荡,托着一行人一起飞上天空。

到了天上,老蝙蝠也不再胡乱抖落,而是将帕子平铺于黑云之上,由小辈儿动手,去一层一层,把它不断的揭开、摊平。

大祭酒、曲青石等人飞来跳去,不停把丝帕展开,老蝙蝠也几次催动法术,扩大自己的黑风范围,否则都不足以承下这么一匹仿佛永远也铺不完的‘帕子’。

到了最后,黑风之上的丝绢,竟展开了十余里方圆,而随着它最后一层对折被打开,一副巨图霍然出现在众人眼前!

‘帕子’,是有一副巨大无匹的图卷层层折叠而成的。而尤其奇妙的是,这方手帕当初被折叠了无数层、握于骸骨手中的时候,也并不见比普通的丝绢来的更厚,此刻尽数铺展开来,虽然越来越薄,但绝不透明、透色,以至在打开最后一层的之前,谁也无法提前看出它会是一副图卷。

曲青石立刻发动青色浮光,带着众人又飞得高了些,以便能看清楚这幅巨图,老蝙蝠也跟着众人一起飞上去,他能凌空操纵黑云,稳稳承托住丝绢。

梁辛被曲青石带着飞往高处,满心眼好奇地向下张望,不过他在心里,倒没指望能看懂图上的绘画,毕竟,远古高人、远古图卷,岂是他能揣摩的。

但没想到的是,这幅图他看懂了,至少图上画的东西他认识,也不光是他,基本上是个人就认得画上的东西:圆圈。许多圆圈。只有铜钱大小的圆圈。

其中,红色的圆圈两枚,黑色圆圈无数。

画卷左侧一片空白,只有孤零零的一枚红色圆圈;与其对称的位置,画卷右侧也有一枚红圈。如果将巨大的图卷从中对折,两只红圈圈恰好重叠。

右侧的红圈圈周围,密密麻麻,上下左右,被画满了无数只黑色圈圈,一眼往上去简直让人头晕眼花。

另外这些黑圈圈中,有一只被墨汁涂成了实心疙瘩,虽然不起眼,不过仔细分辨,还是能很快找到。

除此之外,还有横七竖八无数批注,不过都是古篆,看上去好像一群刚从墨汁里飞出来的苍蝇,又跑到这幅图上打了一场群架似的,看得众人眉头直皱。

看着这幅‘千圈万圈入画来’,梁辛只吸溜凉气,他唯一能看出来的,就是远古高人画的圈很圆。

跨两早把眉头皱起来了,嘀咕着:“画的抓子么……星图?”

“放屁!”老蝙蝠一辈子精研星蛊,对天星图无比熟悉,一眼就看出来这些圈圈与星斗无关。

大伙足足看了有一炷香的功夫,人人都把眉心蹙得老高,可谁也猜不透其中的玄机,最后还是老蝙蝠开口:“想破解此图,还是要从古篆入手。”

梁辛转头望向了秦孑,后者自然点头答应:“回头拓下来,我去找人来译译看,不过……时间上可不好说了。”

说着,秦孑苦笑:“八字碑文,花了几个月才只解开一半,这么多古篆,怕不得用上几百年的功夫?”

梁辛倒挺放松,笑道:“这倒无妨,慢慢摘抄慢慢翻译,说不定头几个字里就能有重要提示。”

长绢不明不白,大伙也不再枉费心机,很快又折回原状,暂时交给秦孑来保管,不用说,后面拓字、求解的差事,就落在离人谷身上了。

墨剑、白帕都已经看过,接下来自然是‘对付’那只古朴粗犷的镯子。

骸骨手腕上的镯子又粗又宽,老蝙蝠并未费力便将其取下。

传阅了一圈下来,虽然还不敢百分百地笃定确认,不过像秦孑、曲青石这些有见地的人,心里也都有了八成把握,猜到它是件什么宝贝了。

和梁辛腕子上的须弥樟、老蝙蝠胳膊上的乾坤袖一样,这只镯子,多半也是件用于乾坤收纳的宝物!

就凭刚刚那一绢一剑,便足以证明‘骸骨老兄’的身份和修为了,这样的人物当然会有件收纳法宝随身携带,用来存放法撰、灵药及诸般宝贝或者杂物。

而且毫无疑问,如果这只手镯是收纳用途的法宝,必然是件上等货色,并未因主人陨丧而法术消散,里面的东西仍旧完好保存着。

骸骨老兄‘留下’了一只装宝贝的镯子……可是让大伙愁眉不展的是,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打开它。

老蝙蝠把玩了一阵,才缓缓开口:“要破掉它,有个最简单的法子,以外力强攻,砸碎掉!”

梁辛吓了一跳,忙不迭问道:“那里面的东西呢?”

老蝙蝠耸了下肩膀:“运气好的话,会毁掉一些,剩下一些;运气不好的话……就当没看见这只镯子吧!”

青墨从一旁皱眉问道:“这只镯子应该挺结实的吧?砸的开么?”

“法宝各有其用,镯子重在收纳,总不会像墨剑那么结实,想砸开或许不容易,不过也不是办不到。”说着,老蝙蝠话锋一转:“这是件远古法器,要是想破解其中的法术,完完整整地取出里面的东西简直难比登天,我倒觉得,与其拿着它干瞪眼,不如冒险砸开来碰碰运气!”

梁辛财迷,只听提议就觉得心疼不已了,苦着脸不说话。

这个时候,柳亦笑呵呵的开口了,对着众人说道:“我说句公道话,咱们来这片青莲小岛,大伙都收获不小,大祭酒给门宗找到了一片福地,还有青色岛子上无数珍惜木本,算起来对木行修士的用处是最大的。”

说到这里,跨两插口:“不止嘞,她还得了条宝贝丝绢嘞!”

秦孑立刻就被他给气乐了……

柳亦则继续道:“老二不用说了,得了把旷古好剑;老三的蜥蜴也找到了炼化的法子;就连青墨丫头都弄了好几个麒麟蛋,即便孵不出小麒麟,炒来吃了也能增长修为不是。当然,那具麒麟尸首和岛上的珍惜花草,算是大伙共有的,可归根结底的实惠,多半还是会落在你们身上……我们缠头宗,到现在可还没见到一点好处。我也不怕你们说我偏心,我这一颗心全都偏在师父身上了,怎么着吧?”

大伙都笑了,柳亦说的是实话,一群人上岛分宝贝,大概算了算,基本是各有所得,可老蝙蝠那一脉,到现在光出力没赚钱。

老蝙蝠挑了下光秃秃的眉峰,笑道:“我先前得了一大堆阴沉木耳,出力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凶岛是凶岛,这里是这里,两码事,要分开来算……”柳亦大摇其头,继续道:“所以我有个说法,诸位看看成不,这只只能劈开砸碎的镯子,就归我师父了,他砸开之后,里面是天材地宝,那是他老人家的福气,谁也不眼馋;要是啥都没剩下,那就怪我柳亦没算计好,你们也别笑话!”

柳亦已经开口了,自然不会有人去说个‘不’字,全都点头答应,跨两更是哈哈怪笑:“管它里面到底存了些啥子,都先砸开来再说,赌他娘的,这倒衬得出我家老汉儿的气魄!”

柳亦大笑点头,回首望向老蝙蝠:“师父,砸开看看!”

镯子和自己没关系了,梁辛变了心情更变了神情,从心痛不已变成了好奇难耐,也跟着一个劲地催促。

不料刚刚还一力主张强攻的老蝙蝠,在知道镯子归自己了之后,犹豫了片刻,把镯子揣进了袖里:“我回去再研究研究,没准还有别的办法……想砸早晚都能砸。”

众人又惊又笑,先看看老蝙蝠,跟着又望向柳亦。

这事看上去,倒像极了老蝙蝠知道怎么解开镯子,却故意危言耸听,然后柳亦开口帮师傅赚镯子。

柳亦也没想到师父还会来这么一出,眨巴着眼睛愣了片刻,撇嘴苦笑:“别看我,我可也没想到来着,不是跟师父一唱一和来诳你们的手镯……”

老蝙蝠面色不变,跟没事人似的,枯黄的眸子缓缓转动,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胖海豹身上,淡淡的说道:“等以后打开了镯子,要是有适用的,我会分你一件;要是没有你能用的,我会帮你办一件事。嘿,大伙一起来寻宝贝,总不能甩下你一个!”

胖海豹只和梁辛有些交情,根本融不进这个圈子,一直都好像是个局外人,跟在后面看热闹,虽然也一起欢喜纳闷,不过更像是在看戏,多少显得有些落寞来着,全没想到老蝙蝠会提到自己,当下里又惊又喜,张开大嘴却又不知该说点啥,憋了半晌,干脆还是和大伙一起笑了起来……

六座小岛搜索完毕,人人有好处,当然也添了道无关紧要的丝绢谜题,当下也不再耽搁,把胖海豹、大小毛留在岛上,其余众人再度返回凶岛,去帮着梁辛搬家。

到了凶岛上,梁辛摇响金铃,把所有的骨瘤蜥都召集到一起,其中大的有不到三百头,另外还有些小家伙。

巨蜥的块头不小,分量也着实沉重,一众宗师算了算运力,需要折返两趟才行。

来回搬运,充其量也不过是件力气活,毫无难度且过程简单,忙乱了一阵,所有的巨蜥都被分别送上了那几座青色小岛,这些怪兽一上岛,就乌乌泱泱的冲向泥塘,拦都拦不住……

等都忙活完了,曲青石对着一众同伴笑道:“我去‘太岁头上动土’,你们就在此等我便是了。”

梁辛正想嘱咐二哥几句,老蝙蝠突然开口喊道:“曲青石!”

这一声断喝的嗓音,不男不女,嘶哑却尖锐,就仿佛一根锈迹斑斑的铁针,蓦地扎入所有人的耳鼓深处!

曲青石不明所以,正要开口答应,忽然从骨髓里透出了一阵麻痒,一时之间力气全失,直接摔到在地!

到了现在,柳亦也总算明白了,师父为什么要给曲青石种蛊!

果然,老蝙蝠笑了笑:“无妨的,就是暂时没了力气罢了,有半天的功夫就能恢复。太岁祖宗的头上动土么?这样有趣的事情,我哪能不去做!”说完,也不容其他人开口说话,身子一晃黑风卷扬,向着凶岛直奔而去。

青莲岛上还有好几个会飞的人,特别是跨两,哪能让缠头老爹独自去冒险,正要追上去,老蝙蝠在空中转身回头,目光森然:“哪个敢上来,我直接撕了他,不信的大可来试试!”

谁也不敢不信,跨两僵立原地,柳亦不会飞,想试也没机会,只能大声嘱咐:“您老多加小心……”

“废话!”老蝙蝠两字如雷,随即神通鼓荡,电射而去。只留下一群晚辈,在青莲岛上大眼瞪小眼,手足无措。

没用多长时候,老蝙蝠就回到了孤峰之下。拓穆颚布苏见来的人是他,也很有些意外:“我还以为会是那几个娃娃。”

老蝙蝠没理会这句废话,焦黄的脸皮上,倒是有几分好奇:“动土之后,真会又大灾祸?”

“我是中土人士,不是天地岁!那些太岁动土的传言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!”拓穆颚布苏硬邦邦的回答。

老蝙蝠脸上的好奇能浓了,笑道:“不知道更好,试着看更有趣些!”说着,扬起了左手。

“且慢,我还有话要说……呃?你怎么拿了块石头?”

老蝙蝠不耐烦了:“石头和土一回事。没灾也就算了,万一有天灾降顶,我先砸了太岁一石头也不算吃亏……有什么事快说,没的耽误工夫!”

拓穆颚布苏咳了几声,这才说道:“不管动土有没有灾,来带我走的人,总是冒险的。以前的事情我不知道,不过我记得的事情里,拓穆从来不欠人情,有恩必报。谁来太岁头上动土,我的玲珑辗转就送给谁,这是早就打定的主意了。何况我躲在天地岁中出不去,天下间也根本没人能伤得到我,这件宝贝我已经没了用处。”

说到这里,拓穆颚布苏笑了起来:“不过要是先前提起来,就没意思了!”

拓穆颚布苏还想再说什么,老蝙蝠却扬手打断了他,不耐烦再听下去,把神梭收入乾坤袖:“我要了,要是有命出去,你再把炼化认主的法子说出来……”说着,他也笑了起来:“虽然小气些,不过你也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,也还算说得过去!”

拓穆颚布苏却叹了口气,语气变得清淡了:“不能知恩不报,否则……就堕落了。”

老蝙蝠先是愣了愣,随即笑着叹了句:“好大的道理!还有什么话都等着离开之后再说吧!”话音落处,抬手把一块饭碗大小的石头,仿佛泄恨似的,重重砸在了天地岁的头上!

太岁头上动土?

太岁头上砸石头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37章 味道不错 下一章:第239章 不可不信
热门: 女生寝室 黑魔女之隐秘 演出 灭神记(血刃冰锋) 大唐狄公案 仙侠世界 坏事多磨 人间(下卷):拯救者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幽冥怪谈3:致命之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