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五瓣青莲

上一章:第234章 心魔笛子 下一章:第236章 婆娑蘑菇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青墨大吃一惊,可那声斥骂刚到嘴边,又被她给咽回去了,夺下笛子的人,竟然是老蝙蝠。

这下子所有人都错愕当堂,不明白老蝙蝠的意思。

柳亦最先开口,干巴巴地咳嗽了一声:“师父您老这是、这是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老蝙蝠就低哑的笑了一声,抬手把心魔笛子抛还给青墨,随即转头望向梁辛:“这件宝贝固然神奇,却不可乱用,随身收好,等到不得已时再吹响它吧。”

不等梁辛开口说话,青墨就先纳闷问道:“不可乱用?您老的意思我不懂。”

老蝙蝠抬起头,四下里看了看,先从附近找了棵树把自己吊上去,这才一边晃悠着一边开口道:“心魔也好,执念也罢,归根结底应该算是一种感觉,靠外力来唤醒它,会有一个缺点,这就仿佛……”

说着,老蝙蝠琢磨了片刻,举了个例子:“你看到人家出殡,苦主哭得悲悲切切,自己也会跟着鼻子发酸;可你要是天天遇到出殡的、哭丧的,用不了多久你也就习惯了,不会跟着一起难过了,不是你心肠变硬了,而是你习惯了这份哭声。”

梁辛心说自己也太不吉利了,口中则应道:“您老的意思,笛子的影响,会对我越来越小?”

老蝙蝠倒吊着点头,看上去别扭得很:“就是这个道理了,心魔笛子响起时,第一次的效果会最好、最强烈,别就这么浪费了。”

梁辛明白了道理,可还是有些不甘心,笑道:“那也总得试试它灵不灵验吧?”

老蝙蝠冷笑了一声:“不用试,娜仁托雅钻研出的法子,是决计不会有错的!”说完,他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而且当初娜仁托雅炼制心魔笛子,是为了对付敌人,是一对一的杀人手段,用过一次,敌人死了,笛子也就没用了……你们谁敢肯定,这笛子能吹几次?或许它能吹一千年,或许吹过一次就裂开散碎也说不定!”

这句话倒确确实实占住了道理,心魔笛子是鲜血主人的‘专杀’法宝,用过一次就作废,没有必要设计的太结实,至少娜仁托雅不会刻意在笛子上,去加持让其更坚固,却又不影响笛音效果的法术,这样一来,根本没人能知道这枚心魔笛子能用几次。

说不定青墨一吹,梁辛执念爆发,可笛子却碎了。

梁辛正经点了点头,柳亦撇了撇嘴,从旁边嘟囔了句:“当初试炼惊蛰锣的时候,您老可没心痛宝贝……”

老蝙蝠没搭理徒弟的抱怨,他的话还没说完,可再开口时语速却极慢,在说话的同时,老头子也在用心思索:“另外还有一点,执念……应该是有心而起、有感而发,靠着外物来催动,总是让人觉得有点不对劲。总之有了这枚笛子,你对敌也就有了底气,这是件大好事,不过能不用的时候,尽量不用。”

梁辛痛快答应:“归根结底,还是要尽快领悟,找到引动执念的法子,好像干爹那样。”

而老蝙蝠却露出了迷惑的神情,接着梁辛的话,喃喃道:“这个事情么……我可有些不明白了,时时都能引发的执念,那还是执念么?”

先前老蝙蝠只知道天下人间,却不明白将岸运功的原力,直到上次柳亦从离人谷回来,把所见所知的一切都告诉了他,他才明白将岸魔功要靠执念来引发,由此也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。

像老蝙蝠这种修为的高手,性子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对功法的痴迷,虽然这个疑问和他没有半个铜钱的关系,可还是忍不住去琢磨。

梁辛可不管这么多,喜滋滋地从青墨手中接过笛子,小心翼翼地收到须弥樟之内,从心里到脸上,自然都是满满的欢喜,不管怎么说,这件宝贝对自己的好处极大,有了它,最近这段时间里也就有了天下人间。

兄弟连心,梁辛得了造化,柳亦也跟着心中大乐,笑着给他数到:“心魔笛子,让你随时能打出天下人间;蟠螭又帮你炼化了二十片阴沉木耳,这些宝贝让你星阵威力激增,嘿嘿,比起咱俩出海之前,你的本事可又翻着跟斗向上窜了……”

说着,柳亦突然想起来了什么,脸上的笑容更盛:“这还不算完,你还得了几百头厉害怪物!”说着,伸手一指那些四处闲逛吃草的骨瘤蜥,随即又望向曲青石:“咱家老三的造化,这得怎么说啊?”

曲青石憋了半天,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吐出三个字:“他妈的!”

除了‘他妈的’,小白脸也实在不知该怎么形容梁老三的造化了。

梁辛哪还忍得住心里那份得意,手诀一晃,左手金铃铛,右手心魔笛;身边绕着七片戾蛊金鳞;铃铛响动之下,骨瘤蜥成群结队散于他身后,还个个都亮出了那对薄薄地肉翼作势欲扑;大毛小毛也煞有介事,身上的长毛乍起,哇哇怪叫着各自翻身其上了一头大蜥;还有秃脑壳,摔打着尾巴就冲过来了……

法宝,巨鳞、怪蜥、傻小子,气势煌煌,妖威浩荡!

柳亦嘴里啧啧有声,对着梁辛伸出了一根大拇指:“排场!赶明我再给你做几面旗子,插在蜥蜴背上!”

青墨凑趣,咯咯地笑着,问道:“旗子上写啥?”

不等柳亦开口,跨两就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话,怪声怪调地叫道:“谁敢惹我!”

在场众人全都放声大笑。

到现在人人心情轻松,大事小事都说完之后,就开始商量着搬家,他们要在‘太岁头上动土’,说不定真会降下一场灭顶之灾,自然要把岛上的大小怪物们都运走。

算起来,凶岛上最难搬的‘物件’,就是那条大蟠螭,不过现在有了曲青石和老蝙蝠两大高手,任其一出手,都能搬得动它;另外几百头巨蜥,可都是梁磨刀的‘排场’,无论如何也是要带走的。

巨蜥不难弄走,不过也就是数量比较多,至多再请几位剑仙折返一趟也就是了,一场算计下来,运力全不成问题,唯一一点分歧也仅仅在于,梁老三财迷,稀罕杂锦孤峰,跟几位高手商量,能不能把那座孤峰也带走,老蝙蝠、曲青石、跨两都用看傻子的目光瞪他。

胖海豹这时候也插口道:“要搬家的话,最近的地方也就是轱辘岛了,这一趟怕不会有三千里,也还是有些远……”

梁辛笑而点头:“轱辘岛呢,肯定是要去的。一来咱们要再采些木耳,另外再看看,有缠头老爹出手,能不能把红船弄到西蛮去,那条船总放在岛上也不是个事;二来在这里探出了不少事情,总要去轱辘岛上,和诸位当家说一说,三百年前的事情,谁也不会再追究什么,可彼此间最好能有个交代。”

说到这里,梁辛的话锋突然一转:“不过,距离此处最近的地方,却不是轱辘岛!”

话音刚落,还在树上倒吊的老蝙蝠就怪笑出声,接下了梁辛的话:“此去东南七百里,还有一座岛……”

柳亦接口笑道:“那座岛子上,原来盘踞着五头大兽麒麟,谁上去都找死!”

跨两眉飞色舞,继续道:“可现在,龟儿麒麟死个翘翘的,岛子空了!”

这种时候哪能没了青墨,小丫头笑容满面,眼睛眯成了弯月牙儿:“不空,不空,麒麟没了,岛子也不空!”

曲青石眯起了眼睛,可这次,憋在眸子里的不是煞气,而是满满当当的笑意:“大兽的老巢里,天材地宝还能少得了么?”

大祭酒秦孑盈盈一笑,雍容华贵:“别聊了,快走吧……急死我了!”

梁老三跟着大伙一起呵呵大笑,正高兴时,坐在身旁的柳亦突然用手指捅了捅他,跟着,柳黑子用下颌微微一指曲青石,示意他赶快去看。

曲青石的目光正望向大祭酒,也在笑,不过笑得有些……傻乎乎的。

对于麒麟岛,大伙所知的也仅仅是在东南向七百里上。至于它具体的位置、在五头大兽死后岛上还有没有其他的凶险,这些情况没人知道。

按道理讲,要去麒麟岛,应该先派人去探路、初步上岛摸一摸情况,可谁都等得不耐烦,何况队伍里有老蝙蝠、曲青石和梁辛这三大高手压阵,就算再有两头大兽看家,打不过至少也能逃得掉,乱哄哄的商量了一阵,最后老蝙蝠干脆枯手一挥,怪笑着:“都去都去!谁也别落下,一起去找宝贝!”

一边说着,老蝙蝠从树上跳下来,轻飘飘地滑到蟠螭是上空,缓缓地盘旋着,口中笑道:“大蛇,我这便带着你离开此处,是一片好心,你可莫咬我!”话音落处,一团黑风自他身上卷扬而起,转眼间将蟠螭笼在其中。

梁辛吓了一跳:“总要先去探明白了麒麟岛的状况,才好来搬它吧,现在带上它,万一那座岛上还有几头大麒麟,岂不是害了它?”

老蝙蝠骂了声:“糊涂小子,蟠螭还上什么岛?待会飞过了恶炎范围,我就把它丢回到大海去了!”

梁辛这才恍然大悟,连着咳了好几声,自己想着搬家,也就想着要把蟠螭也弄上麒麟岛,全都忘了蟠螭的归宿是大海,人家只想回到水里去。

老蝙蝠说完,低低吼叫了一声,黑风卷荡而起,托住蟠螭和那几条小蛇缓缓上升。即便老蝙蝠神通惊人,托着这条亘古大怪也显得颇为吃力。

蟠螭聪明,明白人家是好意,并不挣扎嘶嗥,相反还睁开双眼,对着老蝙蝠点了点头。它即将开始蜕皮,如果在海里进行,比着陆地上省力百倍。

曲青石也引动神通,一道青色浮光飘起,把柳亦、梁辛、大小毛和胖海豹这些不会飞的同伴裹住,随即犹豫了下,又把神通笼罩的范围扩大了些,带上了三头巨蜥,这才笑道:“咱们也走吧!”

其他人或催动法宝,或唤起神通,跟在青光与黑风之后,尽数飞跃而起,向着东南方向疾驰而去。

因为老蝙蝠负重,速度大大折扣,所以就连修为最差的青墨也能跟得上队伍,小丫头一边飞一边纳闷,扬声问她哥哥:“带着些大蜥蜴做啥?既然带了,又不多带?”

不等曲青石回答,大祭酒就从小丫头身旁笑着开口:“麒麟岛不是普通的地方,巨蜥能不能在上面存活可还不好说,曲大人是带着几头先去试试看,如果能适应,再大规模的搬过来。”

曲青石也笑道:“这群骨瘤蜥是老三的宝贝,咱可得小心伺候着,一下子把几百头弄过来,别再都被麒麟妖气给吓死或者毒死了!”

众人飞得不算快,不过比起鱼鹰疾翔也要迅捷得太多,小半个时辰之后,已经离开凶岛二百里有余,到这里,脚下的海水已经变得清澈了,总算离开了恶炎影响的范围。

稳妥起见,大伙又带着蟠螭向前飞了百多里,梁辛还亲自跳入海中,算是帮朋友试试‘洗澡水’,回来后笑道:“此处没问题了,在下面我看见带鱼来着。”

老蝙蝠这才凝住黑风神通,回过头问蟠螭:“便是这里了,成不?”

蟠螭并未回答,而是扬起了巨大的头颅,颇为缓慢的转动着,目光一一扫过众人。

跨两急着去麒麟岛探险,不耐烦蟠螭慢腾腾的动作,皱眉道:“做抓子么,老汉儿莫理会它,扔个龟儿下去便是了!”

柳亦和蟠螭混的时间长,明白这族怪物的特性,开口笑道:“还有个仪式来着,老三快去!”

其实不用他招呼,梁辛早已跳到老蝙蝠的黑风中,笑呵呵的来到蟠螭跟前。

一个海中的巨孽,一个中土上的小魔头,机缘巧合之下,有了共同的敌人,并肩而战,几经生死,最终梁辛救下了蟠螭的性命,而蟠螭对梁辛也绝对算得上有情有义。此刻分别在即,再见遥遥无期,梁辛心里又哪能没有些唏嘘。

与蟠螭一起的经历,凶险有之、诡异有之、莫名其妙、啼笑皆非和乱七八糟更有之,到最后,那一连串的死去活来中,积攒下来的,算不上兄弟情谊,更谈不上什么朋友关心,算起来,只是……一份情怀吧。

萍水相逢,你不负我!

笑声里,梁辛纵身跃起,在蟠螭头上重重三撞,嘭嘭闷响中,蟠螭遽然仰头长啸,带着嘶嘶锐响的长啸声,落在海面上,转眼之间巨浪如川!

梁辛之后,便是柳亦、胖海豹,大毛小毛看蟠螭的齿冠还没长好,躲在曲青石后面说啥也不去和蟠螭撞头告别。

跨两看着两眼放光,情不自禁的摩挲着自己的额头,小声嘟囔着:“乖乖儿,和大蛇子磕头,威风嘞!我要也撞个,回去羡慕死琼环娃儿……”话虽这样说,他也还是不敢上去和蟠螭碰头。

一群小蛇也窜上跳下,和梁辛、柳亦、胖海豹这几个熟人一一撞头告别,随即老蝙蝠放声大笑:“终须一别,从此珍重吧!”话音落处,黑风消散,蟠螭落入大海,一道巨大的浪花泼天而起……最后一个下水的,是秃脑壳……梁辛是小家伙的朋友、亲人,可大海却是它的自由!

简单且有些突兀的告别,梁辛心中几分怅然,仔细想想,哑然失笑,这一次,他居然从一群海妖的身上,品到了人间滋味。

直到这一族蟠螭彻底消失,众人才再度启程,继续向着东南方向疾驰而去。

剩下的路程,并没花费多少时间。

东南七百里,范围虽然模糊,可飞来的是一群宗师,目力精强,又身在高空,再加上海面开阔,视野范围极大,并未寻找多久,老蝙蝠便伸手向着前方一指:“差不多,就是那里了!”

其他人的目力稍差些,此刻还看不出端倪,又向前飞翔了一阵之后,梁辛才看到,一片岛礁影影绰绰,出现在视线尽头。

老蝙蝠并不停留,带着其他人一直飞到那片岛礁三十余里处,才就此止步,静静悬浮于半空之中。众人都闭上了嘴巴,或目光炯炯,或眯起双眸,仔细打量着前方的岛屿。直到半响之后,不知是谁长长地倒吸了一口凉气,声音虽轻,却总算打碎了众人的沉默!

麒麟岛,并不是一座,而是……一朵。

一朵麒麟岛,一朵五瓣青莲。

麒麟岛一共由六只小岛组成,一座白色,另外五座小岛青青碧绿。

白色的小岛居中,形状为正圆;而五座青色小岛形状狭长,列于四周,将白色岛屿拱卫其中。

五只青屿仿若莲花长瓣,一座白岛恰如莲心。从天空鸟瞰,这片麒麟岛,就是一朵夺了天地造化的五瓣莲,青白呼应,正绽放于碧海蓝天之间!

“这就是麒麟岛了?”青墨一开口,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干涩,咳嗽了两声,勉强笑道:“我看要叫它莲花岛更贴切些。”

别人都不说话,只有柳亦随声附和:“不错,应该是住着麒麟的莲花岛。”

五座青色的岛屿大小相若,差不多二十里左右的方圆,其间草木繁茂,郁郁葱葱,显得生气勃勃。

白色的‘莲心道’要小许多,只有四五里的样子,上面密密麻麻,尽是巨大的珊瑚树,这才把岛子尽数染成了白色。珊瑚都是死物,不知在此屹立了多少年,更不知道它们凭什么能经历得住海风侵蚀,昂立千万年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34章 心魔笛子 下一章:第236章 婆娑蘑菇
热门: 易中天中华史:祖先 北纬31度录像带 间谍课:上帝的拳头 盗墓鬼话 天坑宝藏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羔羊们的平安夜 弓区之谜 易中天中华史:魏晋风度 世事如刀,我来领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