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章 心魔笛子

上一章:第233章 一片孝心 下一章:第235章 五瓣青莲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九龙青衣能人辈出,在进入苦乃山挖掘矿脉之前,那时曲青石才二十多岁,官职就到做了千户,这其中有家族背景的关系,而他自己也确实有过人之处,心思缜密之处,就连柳亦都比不了。

贾添对梁辛的身世,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这么一个小小的破绽,任谁也不会太当回事,曲青石却牢牢抓住不放。

在乾山去往京师的路上,曲青石一直琢磨着这件事,直到他见到指挥使石林的时候,终于灵犀乍现!

说道这里,梁辛的眼角一跳,恍然大悟:“石林!他知道我是梁氏后人,却不知道我是魔君义子!”

柳亦的双眉紧锁:“石大人?他、他是贾添的人?”

一直在低声陈诉的曲青石,脸上却显出了一丝疑惑:“我本有这样的怀疑,可仔细一想却又不对劲……老三是被石大人派到乾山查案,由此差点坏了贾添的大事,如果石大人是贾添麾下,这里又说不通了。”

曲青石微微停顿了片刻,才继续道:“我想来想去,只有一个可能,或许石大人把老三是梁氏后人的事情,不小心泄露出去了,由此被神仙相探知。”

柳亦撇嘴:“石大人?比咱仨加起来都精,哪会有什么‘不小心’!”

曲青石叹道:“贾添不是平凡人,不能以常理度之,石大人应该不是他的兵,不过咱们要办的事情,也就别再和大人去提及了,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吃亏,小汐那边,我已经叮嘱过了。”

曲青石做事情干脆,发现了石林有可疑之后,在当天夜里就开始做事,直接闯进了九龙司大牢,把六百和尚给抢走了。

柳亦瞪大了眼睛:“你、你蒙脸了没?”

曲青石苦笑:“当然蒙了,严实着呢!不过估计石大人一猜就中……蒙脸就是留个面子。”

梁辛不像他那两位兄长,对石林谈不上什么感情,见他有可疑就直接把他拉到对立面上去了,闻言之后倒是带了几分纳闷:“六百和尚还在大牢里,石林知道我要找他,却没把他藏起来?”

曲青石摇头:“所以说,石大人未必是敌人,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:人家没把你要辨人头的事情当回事。”

梁辛第一次从大海归来,曾经和青衣游骑高健把酒畅聊,找六百和尚辨人头是高健帮他想出的办法。这件事也由高健上报给了石林。

高健只知道梁辛要辨人头,却不知道这颗人头的来历,那石林自然也不会知道人头牵连着梁一二的秘密,不当回事也正常。

曲青石抢走六百和尚之后,暂时把他放到了离人谷,凭着三兄弟和离人谷的交情,秦孑自不会说什么。

不过这个六百和尚本来就眼瞎耳聋,要和他沟通只能靠手心写字,可最近这几十年里和尚每天都挨上六百刀的凌迟,虽然还活着,可人已经木讷得堪比石头了,曲青石根本没法和他沟通。

说着,曲青石苦笑摇头:“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先让他修养一阵吧,恢复了精神,或许会好些。”

梁辛笑着点头:“只要人在咱们手里,总会想出办法。”

说完了第一桩事情,曲青石又换过话题,说起另外一件事。

他把六百和尚安顿到离人谷之后,正好赶上木妖正在研究大祭酒从乾山带回来的两个草木傀儡。

即便木妖精通木行道法,一时之间也看不出草木傀儡所中的妖术根底,当下他也不再费劲,带上两个傀儡赶往牢山,想要试试看能不能靠着牢山地势来破解傀儡妖术。

曲青石、秦孑都随着他一起去了,另外曲青石还特意把懂些风水的黑白无常也叫来了。照两个无常看来,最初木妖醒来的地方,就是诟龟呼天的格局,不过,木妖的试验却失败了……两个草木傀儡并未像木妖当年那样,在诟龟呼天的风水格局下恢复自主意识。

木妖勃然大怒,这一来,先前他对自己身份的猜测全都被推翻了,要不是大祭酒拦着,他非杀了两个傀儡不可……

梁辛眉头大皱,木妖没找到身世对他而言倒没啥,可未能破解贾添的草木傀儡妖术,绝对不是个好消息。

秦孑明白他的心思,微笑着说道:“贾添的妖术复杂,暂时破解不了也在情理之中,也许过一阵木先生就能想到好法子,这件事急不得,而且急也没用,稍安勿躁吧!”

说着,秦孑的笑容更加明媚了些:“另外,倒是半个好消息,要说给你听。”

还不等梁辛说话,老蝙蝠就先笑了起来:“我有半个朋友,有半个仇人,你这女娃却有半个好消息,快说来听听!”

秦孑嘻嘻一笑,雍容华贵不见,只剩一份调皮:“是小梁大人给我的那份古篆碑拓,本来有八字正文,两字落款,我请天门同道帮忙翻译,现在传回了消息,不过现在只译出了一半,八字正文里的四个字,所以只是半个好消息……”

梁辛愣了愣,才想起来还有这么回事,去乾山之前,天猿们在大眼前挖出了一盏赑屃负碑,他曾托请秦孑帮忙翻译碑文上的太古篆字来着,当即也饶有兴趣的笑了起来,问道:“译出了四个字么?是什么?”

“上半句:穷尽天地!”秦孑不卖关子,脆生回答,跟着又继续道:“下半句和落款还没译出来,还要再等一等。”

四字上句,像感慨、像明志、也像誓言或者警告,只从这四个字上,除了些发狠似的口气外,什么也判断不来,要从这里向下猜,能拼出一万句下句来,众人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妄加揣测,柳亦最近用脑过度,一动心思就脑袋疼,第一个摇头道:“还是等结果吧,瞎猜无用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身边的梁辛突然‘哎哟’惊呼了一声,提到碑文,他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:“我……我曾经把碑文给石林拓了一份,请他代为翻译来着,以后会不会有麻烦?”

说话间,他把目光望向了曲青石。

小白脸苦笑:“看我有什么用?我又哪知道石大人是把碑拓自己留起来,还是交给了翰林院?更不知道他有没有另存副本……我总不能放把火把九龙司和翰林院都烧了吧?”

柳亦嘿嘿笑道:“光烧了可还不够,还得把见过碑拓的青衣和那些老学究一个一个都杀了……石大人第一个得杀!”

本来是句玩笑话,结果跨两一下子来了精神,桀桀笑道:“干的过,我去!”

柳亦吓了一跳,回头瞪跨两:“这你也当真?”说完,顿了顿又旧话重提:“你真是那个谨慎的?”

跨两笑像狰狞,说不出的丑陋恐怖:“对头!”

众人一边吃喝,一边谈谈说说,青墨却一直没怎么开腔,她也不用怎么吃东西,只是抱着瓶青梅露,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,始终都笑嘻嘻的,圆圆的眸子里,更压抑不住的得意。

在场的,除了老鬼就是小妖,眉眼精明得很,一开始在谈正事,谁也没太留意青墨,但是倒了后来,谁都看出小丫头有着件好事要宣布,大伙心中暗笑,脸上却还一本正经,全当没看见……

可一直到这顿饭吃完了,连牙剔了到第四轮了,青墨还是那副得意模样,偏偏不肯开口。最后倒是曲青石忍不住了,惊讶道:“行啊丫头,有城府了!憋了什么好事,能忍这么久?”

曲青墨扬起下颌:“服气了么?”

下至贫民百姓,上到天王老子,曲青石从来都是臭脸一张,唯独对自家小妹从来都是副好颜色,哈哈大笑。

青墨洋洋得意,趁胜追击:“我辛苦忍了一路,还在乎这顿饭的功夫?好事没有,宝贝倒是有一件,不过也和我没啥关系,谁稀罕谁就拿去!”

说着,青墨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只短短的笛子。

笛子长不过七寸,颜色惨白,质地既不圆润也不光滑,在场之人大都目光锐利,尤其柳亦和曲青石精通仵作功夫,一眼就看出,这是根人骨笛!

不仅如此,笛子上还斑驳杂陈着一片片殷红的血迹,看上去仿佛刚从人身上剔出来不久,还没来得及清洗似的。

青墨亮出了笛子,其他人也只是觉得好奇,唯独梁辛心头猛震。这种感觉很奇怪,就好像突然在人群里看到了另一个自己,很熟悉,但却绝无亲切可言!

青墨手里把玩着人骨笛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几百年前,中土上的修士突袭极北冰原上的摩罗院,途经草原。他们来得突兀,提前没打招呼,巫士们自然把他们都当成了敌人,小小地打上了几仗。”

此事天下皆知,后来中土高手与草原首领澄清误会,双方就此罢手,不过北荒巫的名气也由此响亮了起来。

大伙都不插话,静静等着青墨向下说。

青墨却闭上了嘴巴,一脸无聊模样,又端起了青梅露瓶子。

曲青石失声而笑:“阿巫锦这是等着咱们接下茬捧场呢?”

柳亦不废话,直接追问:“后来呢?”

青墨很给面子,立刻放下了手里的瓶子:“当时草原上的顶尖高手,除了我师父外,还有位叫做娜仁托雅的女巫,修为惊人,更精通无数异术。”

说道这里,老蝙蝠突然咧嘴,露出了个干巴巴的笑容:“这个人我认识,她是大司巫的师姐,论起来,算是你的师姑!单以丧门法术而论,她比不得你师父,可要是再加上她那一身杂七杂八的古怪本领,绝对能把你师父打得抱头鼠窜。”

青墨面露无奈,突然岔开了话题,问老蝙蝠:“前辈,有件事我一直好奇得很,若真是放手一战,您和我师父究竟谁更厉害些?”

老蝙蝠看不上大司巫,可也不会因此就对晚辈说谎,如实答道:“大司巫为人不怎么样,可修为没的说,我俩在伯仲之间吧。”

青墨眉花眼笑,又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娜仁托雅便是我的师姑,精通千百异术,既能把我师父打得抱头鼠窜,也能把缠头老爹杀得落花流水……”

老蝙蝠这才明白刚刚青墨为何会问那么一句,哈哈大笑:“你们这帮子黑巫,从来都不肯吃亏!”旁人也都不禁莞尔,憨丫头偶尔耍个坏心眼,果然更难防。

中土正邪两道的高手刚上草原时,巫士们只当是敌袭,大司巫深知修士势大,真要全力相搏北荒巫绝不是对手,所以一边派人狙击,一边去找师姐帮忙。娜仁托雅精通各种邪术,大司巫想请她出手,找出一种直接有效的法子,去对付中土修士。

事关北荒巫存亡,娜仁托雅不敢怠慢,抓了不少修士俘虏远遁草原深处,想要找出修士的弱点,其间的过程残忍复杂,自不必多说,娜仁托雅也总算把研究的方向确定了下来:

所有的中土道法,无论正邪无论门宗,都有一个共同之处,想要修行就必须先断灭凡情,炼出一颗坚定道心。只要摧毁了他们的道心,再精深的修为也会随之散乱。

想毁掉道心,就要唤起修士的凡人欲望,也就是所谓的心魔。娜仁托雅没日没夜研究个不停,想要找出一种将心魔唤醒、放大的法子。

说到这里,青墨的语气都有些惊骇了:“如果我师姑成功了……试想,双方对敌之际,北荒巫一个心魔法术施展出来,对面的修士便会全部走火入魔,重则爆体而亡,轻则功力尽散啊!”

不久之后,中土修士与北荒巫澄清误会,握手言和,可娜仁托雅的试验却并未停止。但是她再怎么精通邪门异术,想要做成这件堪称逆天的事情,也力有未逮。

到最后娜仁托雅只勉强找出了个鸡肋般的办法:用修士的鲜血,经过一连串的邪术加持,最后再炼化进一根人骨笛子,当笛子吹响之际,鲜血的主人便会心魔爆起,去吞噬、摧毁道心。

笛子,只能摧毁鲜血主人的道心,一对一。

青墨还生怕大伙听不明白,指着柳亦举例子:“用柳亦的血炼成的笛子,只能摧毁柳亦的道心。对旁人则没有一点效用。”

柳亦丝毫不以为意,笑呵呵的点头:“所以说,娜仁托雅的办法是个鸡肋。”

修士对战,神通、飞剑、法宝,飞来飞去都威力极大,中招之下大都粉身碎骨魂飞魄散,一场架打下来,大都是胜者生,败者亡,受伤逃亡的事情很少发生。

所以去弄修士鲜血,比着直接将其斩杀更麻烦。有去采集鲜血的功夫,人都杀死三遍了。

最终,娜仁托雅也没能找出简易有效、去唤醒心魔摧毁道心的法子,不过炼化笛子的办法倒是流传了下来,从此草原上又多了一门异术,只不过没什么用处罢了。

胖海豹从旁边听着,一直在吸溜凉气,此刻终于忍不住了,咋舌感慨道:“那位娜、娜、娜女巫要是成功了,天下也就没有修士了!”

老蝙蝠却嘿嘿一笑:“哪有那么容易!修士心魔,指的是他们断灭凡情之前的凡人愿望,既然是凡人愿望,自然是林林总总各不相同,你想娶王家姑娘,我想去考个状元郎,他最盼着刘二家的癞皮狗快死掉……每个人的心魔都不一样,唤醒它们的法门自然也各不相同!所以娜仁托雅才一定需要修士的血,才能炼化针对此人的笛子。”

青墨又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这种人骨笛,就叫做心魔笛子,我手上这根么……”说着,骨笛斜横,指向了梁辛:“就是用梁磨刀的血炼成的!”

青墨的声音不紧不慢,语气中的得意却愈发地明显了:“前面已经说得明白,这根笛子,能唤起你的心魔!心魔,便是凡人最深的欲望,埋藏于心底,强烈而火烫!如果换个说法的话,心魔也叫……执念!”

在离人谷的时候,胖子巫士想用催眠帮助梁辛时时爆发执念,最终没能成功。

草原人性情执着,胖巫士很快又想到了‘心魔笛子’,不过他不会炼制的法子,当时也没挑明,只是找梁辛要了一瓶子鲜血,带回草原找出炼制方法,历经数月,终于炼化成功,交给青墨请阿巫锦代为转交。

到现在梁辛哪还能不明白小丫头的意思,这根心魔笛子,就是北荒巫为了随时唤醒自己的执念,而专门炼制的。

自从在小眼中突破天下人间第三重进境之后,梁辛先后遇到了两个障碍,其一是执念不能随时爆发,其二是施展天下人间之后,他要全力应对乱流反噬,无法自由移动。

不过在对付女神仙相一椭的时候,梁辛试出红鳞可以如意穿梭天下人间,第二个障碍算是得以克服,现在青墨拿来了这根随时能够唤起执念的笛子,从此天下人间收发随意,让他如何能不欣喜若狂!

不光是梁辛,其他人也都笑容满满,小丫头更是眉飞色舞:“现在要不要试试?”

梁辛忙不迭点头答应,身子一晃向后飘出,远离众位同伴,免得把亲戚朋友都套进天下人间里去,青墨则深吸一口气,丝毫不嫌心魔笛子的白骨、人血,玉手横执,将笛子置于嘴边。

不料,就在她正要吹响心魔笛子的刹那,突然一阵微风撩荡,一道人影快得不可思议,猛然从身边掠过,随即青墨只觉得手中一轻,笛子竟然被对方夺走了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33章 一片孝心 下一章:第235章 五瓣青莲
热门: 蒙面女人 府门儿·宅门儿 三途志 所罗门的伪证3:法庭 越狱者 武林外传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圣堂 英雄志 风语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