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一片孝心

上一章:第232章 木行灵元 下一章:第234章 心魔笛子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老蝙蝠倒吊在树上,晃晃荡荡。大毛小毛手拉手站在树下,仰头看着他,从毛发间露出的目光里满是期待……

跨两大呼小叫,正用蛮力和骨瘤蜥摔跤。巨蜥没有金铃催动时性情温顺,不怎么搭理生苗,就算被他扳倒在地,最多也就是再爬起来,摔打着尾巴躲他远点。

一步阴阳盘卧在不远处,双目紧闭岿然不动,它疗伤完毕、又帮梁辛炼化了二十片木耳宝贝,现在正积攒力气,开始为蜕皮做准备。

那几条小蟒蛇也都百无聊赖,在附近溜达着,时不时对着老蝙蝠或者跨两张开大嘴,也不知是在警告,还是在打哈欠……

因为有胖海豹和大小毛随行,两个外人的到来,并没有引来怪物们的敌意,后岛上一片清宁,恍惚里很有几分世外桃源的安逸。

不久之后,四兄妹和大祭酒有说有笑地回来了,远远就瞧见蟠螭的青墨,‘呀’地一声惊喜欢呼,一双眸子瞪得溜溜圆,身形飘飘好像春燕投林,不管不顾向着蟠螭冲过去了。

梁辛吓了一跳,忙不迭跟住她,口中连连叱喝,把那些陡然警惕起来、作势欲扑的巨蜥、小蛇全都轰开。

曲青石和大祭酒也目露惊奇,口中啧啧称奇,围着蟠螭缓缓游走。

蟠螭有天目,不用睁开就知道,是梁辛领人来‘参观’自己了,大妖没有丝毫的动作,可脸上却隐隐流露出几分无奈,跟着又一阵呼呼怪叫传来,是秃脑壳跳过来,摇头摆尾地表白着这事跟自己无关,这帮闲杂人等不是它带来的。

柳亦没跟着其他人一起去看大蛇,而是身子微晃窜上了树,倒挂在倒挂在师父身边,跟着老蝙蝠一起来回打晃。柳亦的神情凝重,沉声开口:“弟子修行浅薄,这次出海办事迟迟未归,劳师尊牵挂,罪该万死。”

在场的除了大小毛,无一不是宗师高手,人人都眼尖耳锐,柳亦这声‘告罪’大伙全都听了个清楚,跨两第一个,‘哈’地怪笑出声。

老蝙蝠乐了,头也不回:“有话直说!”

柳亦脸上的凝重表情立刻散碎,笑嘻嘻地凑近了些:“您老说过,当初一个极大的机缘巧合之下,才真正唤醒了天地蛊的力量,我想问问您老……这重机缘到底是怎么的。”

老蝙蝠脚脖子转动,整个人都扭过来,自下而上,目光从柳亦的头发稍一直扫到他的脚底板。

直到把柳亦看得鸡皮疙瘩乱窜,老蝙蝠才露出了个干瘪丑陋的笑容,问道:“怎么,六步初阶之力,还不知足么?”

柳亦又把嬉笑变成了愁眉苦脸,也不隐瞒什么:“六步初阶,本来是我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的力量,又哪会不知足!不过现在的形式乱七八糟,咱们的对头是八大天门,老三的对头干脆就是神仙修为的神仙相。如果我不知道还有机缘能让天地蛊更上层楼也就罢了,可我知道了,却又不明所以,心里自然着急。”

老蝙蝠突然笑了起来,笑声又低又哑,却掩藏不住的那么开心,身子在枝桠间摇晃的幅度也更大了:“这个机缘,现在还不能说,你还得再等等。”柳亦当然不甘心,可无论再怎么追问,老蝙蝠只是摇头低笑,笑声听起来,比着夜枭啼哭也毫不逊色。

柳亦无奈,晃得挺没劲。

倒是老蝙蝠,神情欢愉,目光却始终望着不远处的蟠螭,渐渐地竟有些出神了。

柳亦心眼宽,没问出来那道机缘,沮丧一会也就算了,见到老蝙蝠的样子,又纳闷起来,问道:“师父怎了?您想收了那条蟠螭?照我看……恐怕不容易吧。”

老蝙蝠咳了一声,摇头笑道:“亘古巨擘,哪有人收得了它,我是在它身上那些灿灿金鳞,嘿嘿,你不觉得那些金鳞,和咱们的阴沉木耳,在形状上颇有几分相似么?”

跟着,也不等柳亦说什么,老蝙蝠又慨叹了句:“你说,咱们的阴沉木耳要是也能生得如此肥壮,该有多好!”

蟠螭金鳞,大约有铜盆大小,要比起他们爷俩那几片茶杯口大的木耳,的确要大得多了。

刚说完,老蝙蝠又略带意外的咦了一声:“梁磨刀,你干嘛笑得这么小气,跟捡了铜钱似的。”

西蛮蛊师徒闲聊,既不是什么机密,周围又没有外人,说话声音虽然不大,可也不算小,梁辛早听了个一清二楚,当即把胸脯挺得老高,眉花眼笑,一溜小跑到了老蝙蝠跟前。

柳亦笑得贼眼忒忒:“师父,老三有件怪东西,想请您老品鉴。”

老蝙蝠失声而笑:“搞得神神秘秘,透着一副没出息的模样,拿出来吧,我看看老魔头的儿子,弄来了什么宝……咦……呃……啊!”

梁辛亮出了一片阴沉木耳,引来了缠头老爹三声怪叫,跟着枝叶哗哗乱颤,老蝙蝠一头从树上栽了下来!

大毛小毛拍手大笑,他俩总算把想看的事情给等来了,手拉着手心满意足地跑走玩去了。

老蝙蝠爬起来之后,身子没有半分停留,几乎扑到近前,盯住梁辛刚刚亮出的那片巨大阴沉木耳上,老脸上又是惊喜又是骇然。

跨两以前见过红鳞,不过他得了柳亦的嘱咐,始终没把这件事告诉老蝙蝠,而不久前梁辛和柳亦,在讲述过往的时候,直挑重点忽略细节,再加上哥俩刻意隐瞒,所以老蝙蝠至始至终也不知道,两个后生已经弄到了这么大的宝贝家伙。

老蝙蝠是当世奇人,喜而笑悲便哭怒则杀,从不管别人怎么看,如此巨大的阴沉木耳,他以前只在梦中见过,现在美梦成真,更顾上什么身份风度,整个人差不多都趴在了阴沉木耳上,双手不停的摩挲着宝贝,张大嘴巴,也不知道是想笑想叫还是想哭,喉咙里挤出一串咕咕怪响。

别人都全都想笑,可谁也不敢笑,大祭酒一手拉着曲青石,一手拉着曲青墨,又冲胖海豹点点头,脚步轻轻躲到密林去了,他们和老蝙蝠还不算太熟,要是从旁边一直看着,生怕老头清醒后会尴尬。

足足过了有半盏茶的功夫,老蝙蝠才打从丹田向上吐出了一口浊气,转头望向梁辛:“这件宝贝,你是从何处得来的?”说着,他颤颤巍巍地站直身体,可双脚牢牢踩住阴沉木耳,无论如何也不肯离开。

梁辛还没来得及开口,柳亦就抢着大声回答:“机缘巧合!”

老蝙蝠回头瞪了徒弟一眼,可他的神情很快又踌躇了起来,似乎有什么伤脑筋的事情,低头寻思了一阵,才对着梁辛、柳亦再度开口:“这片阴沉木耳,于咱们修炼蛊术的人而言,是绝大的造化,炼化之后能让战力大增,可惜只有一片……”

柳亦大方地紧:“只此一片,当然是献给师父,这是咱们的一片孝心。”

老蝙蝠却摇了摇头:“我修的是阴阳双蛊,一片木耳出不来大效果……你们先莫开口,且听我说!”老蝙蝠挥手打断了好心眼梁辛的坦白:“梁磨刀和我的情形形似,他是北斗七蛊,突出一星于阵法而言并无意义,所以这片木耳,给柳亦炼化才是最合理的门道,可如此一来又太亏待梁磨刀了。”

柳亦还是在笑,不过笑容间那份狡黠不见了,换而暖融融的轻松,嘴唇嗡动就想开口,结果直接又被师父给堵回去了:“你少废话!你们两个不分彼此,但是这个便宜,毕竟是西蛮蛊占下了,我得想个好处给梁家小子,否则……咦?又一片?你有两片?呃?你到底又几片……啊!”

梁辛见始终不能开口,干脆也不废话了,手诀晃动,把须弥樟里的剩下那些纯正的阴沉木耳取了出来。

不过毕竟是少年心性,他没把红鳞一股脑都扔出来,而是带着三分得意三分显摆和四分欢喜,一片一片地向外扔红鳞……

遽然,一声欢愉到极点的猎猎长啸,从后岛冲天而起,一瞬间里岛上千禽万兽尽数被惊到,黑压压的鸟群飞上云霄,一阵阵威猛咆哮四下呼应!

长啸到一半,又变成了哈哈大笑,眼前赤色连环,一片一片尽是比着普通瓦房还要更巨大的阴沉木耳,老蝙蝠欢喜得胸肺都要炸裂开来,双臂一震高高,带着震耳欲聋地大笑高高跃起,转眼里,笑声浩荡,向着四下里远远的破散开去,就连大海怒潮的扑涌声都被压了下去……

梁辛和柳亦上次在轱辘岛,一共撕下了百余片红鳞,其中二十片被蟠螭炼化,现在还剩下八十多只,此刻全都乱七八糟的摆放在地面上。

这场欢喜对老蝙蝠而言,来得惊天动地,柳亦开心不已,梁辛也跟着高兴地不行,最后把蟠螭帮着他炼化的那二十片宝贝也取了出来。

不料老蝙蝠却摇头笑道:“这些被炼化后的木耳,于你而言再好不过,可在我看来,却还不如这些纯性的宝贝!”

说着,老蝙蝠的身形飘荡而起,闪电般掠过那一大片摆放在地上的阴沉木耳,只见他所过之处,巨大的木耳便震颤而起,到最后,八十多片戾蛊红鳞尽数呼啸盘旋,进退围拢之间法度森严,真真撩荡起了漫天血光!

梁辛和柳亦看得目瞪口呆,两个人全不明白,老蝙蝠不过只有双蛊,是如何耍得起这么多阴沉木耳的。耍了片刻,老蝙蝠双手一分,身形自半空凝滞,而八十多盏红鳞自他背后左右分开,就仿佛一对狰狞巨大的翅膀,甚至还在缓缓摆动着,摇荡起无尽戾气!

梁辛等人吃惊之余,更情不自禁地大声喝彩。

老蝙蝠这才笑呵呵的跳回到地面上,阴沉木耳也随之落地,整整齐齐地摞成一摞。

两个后生忙不迭围过来追问缘由,老蝙蝠心情大好,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甜来着:“这要靠对蛊虫的控制,蛊虫如电,自红鳞间穿梭不停,第一片未落,第二片又起,便是这个道理了。”

说完,他又望向梁辛:“蟠螭帮你炼化的那二十片宝贝,虽然妖术了得,可也让阴沉木耳丢一点点与蛊虫的融通之性,蛊虫钻进去的时候,会稍稍慢一些,一星魂一木耳倒无妨,可要彼此穿梭转移起来,就显出滞纳来了。”

不仅如此,蛊术练到精深处,也会衍生出厉害的法术,与木耳的阴沉性子相得益彰,可梁辛那些被蟠螭炼化的木耳,因为加持了大蛇的妖术,就无法再炼出蛊虫的法术了。

不过这件事对梁辛倒无所谓,他的七星蛊因为认主太多,已经不再纯烈,以后再怎么修炼也没有妖术,星阵之力就是它们的极限了,何况就算星魂纯烈,蟠螭加持于红鳞的妖术,也远远比着梁辛自己炼出来的要强。

对于那六片沉甸甸、黑黝黝的红鳞,老蝙蝠也看不出它们被蟠螭加持了什么妖法,研究了半晌,最终还是摇头放弃。

老蝙蝠一点没客气,乾坤袖一晃,把八十多片红鳞一股脑接收了,这些宝贝现在就能用,不过等他有暇再加以炼化,用起来会更添威力,也会更顺畅。至于这些红鳞师徒俩怎么分,自有老蝙蝠去安排,柳亦才不会去操这个心。

梁辛和柳亦这才你一言我一语,把红船、木耳的来历仔细说了遍,老蝙蝠听说还有半船的宝贝,更乐得合不拢嘴,恨不得现在就到轱辘岛再撕些木耳回来。

等事情说完了,柳亦才笑嘻嘻的开口:“师父,这些阴沉木耳算起来都是老三弄来的,刚刚就一片木耳的时候,您老便说要给他些好处,现在咱西蛮蛊收了人家这么多木耳,您看……”

老蝙蝠的笑容略显僵硬了,闻言后微微点头,双眉皱起沉吟不语,想还这么大的人情,显然不是个简单事,梁辛一直假惺惺地客气着,连称不用不用。

过了一阵,老蝙蝠才抬起头,柳亦赶忙追问:“师父,怎样?”

“不怎样!”说着老蝙蝠跳了起来,溜回到树上倒挂去了:“这么多阴沉木耳,把我赔给他也还不清,还不清的事又还个屁!欠着了,爱咋着咋着!”

两个小辈可谁也没想到,豪气贯彻天地的老蝙蝠也会耍无赖,一起目瞪口呆、继而愁眉苦脸,到了最后却哈哈大笑了起来。老蝙蝠假装什么也听不见,闭着眼睛美滋滋的在树上晃,时不时扑哧着乐一声……

阴沉木耳的事情忙活完了,曲青石等人也从林子里笑呵呵的回来了,梁辛出海这段时间里,曲青石也不清闲,兄弟之间还有不少话要说。

梁辛干脆取出酒食,招呼着大伙围坐一起边吃边聊。

大毛小毛打从老远闻到酒肉香气,哇哇怪叫着就跑回来了,身法快得让曲青石都瞪大了眼睛……

吃喝着,梁辛才问道:“二哥去找六百了?”

曲青石点点头,却没直接去说六百和尚:“六百被关押在京师九龙司的大牢中,我到了京师,总要去参见指挥使大人。”

乾山那场恶战之后,曲青石和梁辛就此分别,带上玉匣里的人头,与小汐同道返回京师,在去找六百和尚之前,先去见了九龙司指挥使石林。

曲青石和小汐把乾山恶斗的详情,神仙相枯木井邪元泄露造成凡人发狂等诸事一一汇报。

梁辛笑道:“这是自然,石大人可好?”

“石大人好得很,还问起了你们两个……”曲青石的语气清淡,而神情也渐渐变得阴鸷了。

柳亦看出了异常,略略愣了下:“怎么了?石大人哪里有什么不对头?”

曲青石却岔开了话题:“老三在乾山,和神仙相贾添见了面,说了会子话,其中有一件事我想不通,贾添似乎对梁辛很了解,可是又了解得不全。”

小丫头青墨满脸无所谓:“这也没啥可奇怪的吧,他想拉拢梁辛,自然要先打探他,可又哪能事事都打探清楚。”

曲青石对妹妹一向宽容,笑着摇头:“你没明白我的意思,老三身上最大的机密就是他的身世,而他的身世分作两重,一个,他是梁大人的后代;另一个,他是魔君将岸的义子。”

见众人尽数点头,曲青石才继续道:“贴己的人,都知道他的这两重身份;而关系稍远的熟人,对他这两个身份则全不知晓……可神仙相知道他是梁大人的后代,却不知道他是老魔君的传人,那他是通过什么渠道去查的老三?”

曲青石的意思很明白,梁辛有两重身份,普通的调查之下,应该一无所知;如果上了犀利手段,抓走他的亲友逼供,就会两者尽知,没道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。

梁辛却还有些疑惑:“或许贾添也知道将岸是我干爹,不过他当时提及罢了。”

曲青石却摇摇头:“他不知道干爹的事情,否则他便会全力对你出手了。因为……”这时候梁辛身后的柳亦,突然对着曲青石微微眯了下眼睛。

他们俩配合已久,曲青石明白柳亦是要自己莫在解释,当即闭上了嘴巴,把‘因为贾添安排不老宗去统一邪道上的三个门宗!’这后半句话吞回了肚子里。

不老宗背后是贾添,他们召集邪道聚首,想要三宗归一,最简单也是最实用的办法,就是找人来冒充将岸或者谢甲儿,此事老蝙蝠和柳亦师徒已经猜到了,曲青石细想之下,自然也能想到。

八月十五,邪道聚首,神仙相要推假魔君上台统一三宗,他要知道梁辛是魔君传人,要么杀了梁辛,保证自己的机会实施;要么改变计划,舍弃不老宗来和梁辛合作,当然,这个可能性小到甚至可以忽略不计,可不管怎样,他不会对此事放任不理。

柳亦知道曲青石猜透了‘八月十五贾添会安排假魔君上场’这个关窍,他怕梁辛提前知道这个题目,会影响老蝙蝠扶持梁辛做邪道魁首的计划,这才让曲青石别再向下说。

曲青石本来顺利成章的解释,一下子少了后半段关键,小白脸一时半会也编不出其他合理的理由,愣了片刻后,干脆瞪向梁辛,阴森道:“反正贾添不知道你是魔君传人!”

梁辛傻眼了,点点头:“我信了还不成么,你接着向下说……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32章 木行灵元 下一章:第234章 心魔笛子
热门: 人外魔境 山村怪谈 伊甸园的诅咒 深夜书屋 魔手飞环 不连续杀人事件 逍遥派 别相信任何人 星期五有鬼 仙路烟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