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木行灵元

上一章:第231章 梁家纨绔 下一章:第233章 一片孝心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老蝙蝠说话的时候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就连跟了他多年的跨两都吃不准,缠头老爹究竟是真心称赞还是心怀敌意。

柳亦和胖海豹已经‘绝交’,可他也不会故意去害胖海豹,赶忙跨上两步,笑呵呵的对着师父说道:“这段日子里,厉害敌人一拨接着一拨的杀出来,我们过得提心吊胆,今儿刚好是胖海豹负责放哨,他不认得师父,紧张之下也没能分清敌有,放声大吼冲撞了您老……”

老蝙蝠开始还听他说,可不久后就满脸的不耐烦了,挥手打断道:“我只是随口一说,也用得到这么罗里罗嗦的解释?我要想杀人,犯不着先阴阳怪气地去夸赞他!”

梁辛和柳亦这才松了口气,这时候大祭酒走上前,三言两语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下,原来,在梁辛和柳亦出言澄清之前,胖海豹和跨两已经动手换了一招。

不过曲青石以前听说过胖海豹其人,心里大概有数,突兀之下生怕伤了朋友,当即出手接下了跨两打出的神通。

胖海豹以真音喝断攻敌,旁人根本听不到声音,也都没太当回事,唯独老蝙蝠见多识广,看透了胖海豹这一击的力道,而跨两却吊郎当的根本没有防备,所以这一边由老蝙蝠出手,接下了真音神通。

双方各攻出一式,又各自被旁人接下,随即梁辛和柳亦‘自己人莫动手’的呼声才从隧道中传来,大家就此罢手。

凭着老蝙蝠和跨两的性子,根本不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,不过老蝙蝠却试出了胖海豹的力道,这才说了句‘胖海豹不错’。

跨两还有些不以为然,笑道:“胖娃儿,有多凶么?”

老蝙蝠冷冰冰的回答他:“你出全力,才能赢他。”一言之下,不仅跨两愣,其他人所有人都愣住了,上岛之前胖海豹不过还是个平凡人,啃了一口天地岁之后,竟然用半幅牙齿,换来了一身绝顶神力!

只有胖海豹自己没发呆,站在一旁嘿嘿傻笑,眼睛里还有些不服气,他根本不知道跨两的厉害……

此事揭过,梁辛和柳亦你一言我一语,把他们的经历和由此的分析说了一遍,在刚说到拓穆颚布苏的时候,小丫头青墨就咦了一声,笑道:“他是草原上的人物?拓穆,在北荒话中是‘大’的意思,至于颚布苏……”

说着,青墨的小脸上现出了一副苦恼像,又把‘颚布苏’三字念叨了好几遍,最后才摇摇头:“熟悉得很,就是想不起来啥意思了。”她的蛮话不灵,一知半解的,谁也没太当回事。

梁辛哥俩只挑重点,当然不会说得太细,可即便如此,也足足过了快一个时辰,几个听众都听得神情骇然,就连老蝙蝠的脸色都变换了几次,跨两更是一次次的胡乱咒骂:格老子、龟儿子、日个仙人板板……

等梁辛说完之后,曲青石的眼睛早就眯了起来,深吸一口气正想说话,小丫头青墨突然从故事中回过神来,一跳多高,大喊道:“我要去……看蟠螭!”说着,伸手就去拉柳亦,不过那只白皙水嫩的小手伸到一半的时候,总算反应了过来,忽而变向改作去抓梁辛。

再看阿巫锦,脸蛋红了。

大伙都乐了,其中笑得最大声的自然是跨两,不过笑得最使劲的却是老蝙蝠……

曲青石一脸无奈,刚刚想说的话被妹妹一搅和,全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,当即摇了摇头:“蟠螭不急,咱们先下去看看!”

青墨倒好说话,痛快点头:“先看天地岁也行!”说话的功夫,早就拉起梁辛,快步走进了隧道。

隧道下本来地方就不大,一群人同时下去之后就更显局促了……

虽然已经听梁辛说了个大概,心里早有准备,可众人在见到孤峰之底的诸般异像后,还是惊奇不已。

曲青石直接来到天地岁前,按照青衣门下的规矩,一丝不苟的施礼,青墨也跟着哥哥一起行礼。大祭酒给面子,在拓穆颚布苏面前自认晚辈,乱了一阵之后,众人才开始叙话。

拓穆颚布苏寂寞了三百年,突然见到一大群故土人士,也来了精神,几乎有问必答,兴致极高。

看过一阵,跨两便觉得无聊了,拉过胖海豹小声说着什么。他们俩都是性子粗犷的野汉,虽然刚刚打过一仗,可谁也没放在心上,嘀咕了几句之后,胖海豹笑着点头,迈步就向外走去。

跨两回过头笑着对青墨招呼道:“女娃儿,这里黑么么气闷的紧,出去耍子,矮胖子带我去看蟠螭。”

青墨犹豫了半晌,最后还是咬牙摇头:“蟠螭跑不了,一会我跟着哥哥一起去看。”说着,伸手挽住了曲青石的胳膊。

曲青石斜忒了妹妹一眼:“少拿我说事,谁都知道你舍不得谁。”

柳亦嘿嘿地笑了,显得挺客气来着……

老蝙蝠对梁一二的事情毫不关心,下来后只是着重询问上一次九星连线时,神仙相与巫蛊前人的恶战,拓穆颚布苏又把这段事情说了一遍,和先前给梁辛所讲的一摸一样。

之后老蝙蝠也无意在山底多呆,和其他人打了声照顾,也飘走看蟠螭去了……

曲青石对当年的事情,也有着几处疑问,拓穆颚布苏丝毫不见不耐烦,一一都做了解答。大祭酒一直在旁边含笑而立,等其他人的话差不多都说完了,她这才踏上一步,含笑问道:“老爷子,您修行的应该是木行道法吧?”

这句话问得没头没尾,别说梁辛,连拓穆颚布苏都是一愣:“何来此问?”

秦孑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稀奇,笑着回答:“我刚刚听小梁大人说过,他们刚到这杂锦孤峰的时候,一座山峰都长满了草藤植被,可全都是无根之木。”

要是秦孑不提,梁辛几乎都把这件事忘记了。海难刚刚爆发的时候,杂锦孤峰是一座秃山,没过多久就变成了一座郁郁葱葱的青山岭,若不是因为这个异常,梁辛等人恐怕也不会想办法‘飞’过来查探。

秦孑继续道:“这种不扎根,只有‘浮皮潦草’的植被,当然不是真草真木,而是木行真元凝化的空壳子。”

梁辛皱眉:“是法术?”

曲青石自牧童儿处传承了槐楼的功法,对木行道法的了解比着秦孑还要更精深得多,摇着头接过话题:“不是法术,而是散出身体的木行灵元,会还原凝化成木行本态,不过没有根基,不是真草真树。”

梁辛对修行功法的了解太少,听着还有糊涂。

秦孑俏目含笑,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恶炎爆发后,寸草不生的杂锦大山却长满了无根之木。这应该是在怒潮冲击下,让杂锦孤峰略略松动了,其下隐藏的木行灵元泄露了出来。”

说到这里,秦孑停顿了一阵,她耐心功夫极好,等梁辛等人点头后,才继续道:“可孤峰下面诸般事物里,天地岁是土行;一椭修行的是冰法;水脉是做灵阵,自然是水行;天猿、尾巴蛮都不在五行……我想来想去,孤峰下也只有老爷子的法身,有可能是木行身了。”

梁辛等人都沉吟不语,倒是拓穆颚布苏自己,追问了句:“什么意思?”

曲青石已经完全明白了大祭酒的意思,他说话直来直去,也没什么顾忌,不过语气还算柔和:“如果如果您老是木行修士,被女魔击杀后,身体中积攒的木灵元也就散了出来,其中一部分自地湖中渐渐升腾,最终溢出了古井,可因为杂锦孤峰的封印,木灵元散不出去,也就积攒于此。”

说着,曲青石停顿了片刻,见拓穆颚布苏并没什么表示,这才继续道:“后来海底恶炎喷发,怒潮冲袭孤峰,孤峰虽然看上去无恙,可还是松动了些,积攒于此的木灵元散逸到外面,先前老大、老三他们在孤峰上所见的无根之木,便是由此而来了。”

等曲青石说完,大祭酒又补充道:“而且,天地岁是土行灵物,普通的元神绝难进入其间,除非您老有极雄厚的木行元基,土木相继,这才能容身其间、得其滋润。”

两个木行大行家,三言两语把无根木和元神栖身天地岁的事情,解释了个清楚,无论怎么看,拓穆颚布苏生前都应该是个木行修士,而且修为还很高,仅靠一部分从尸体散出的灵元,就铺成了整整一座孤峰的无根草木。

可拓穆颚布苏却沉默了良久,这才缓缓开口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的,以前的事情,我统统不记得,遇敌时也从未动用过木行道法,自始至终都是靠着梁老大给我的辗转神梭。”

跟着也不等众人发问,老头子就径自向下说道:“我记得的只是有天睁开眼睛,梁老大就笑呵呵的把我拉了起来,对我说:莫慌张,以前的事情,暂时封起来,等将来再取回来!打从今天起,你的名字便叫做拓穆颚布苏。”

梁辛等人面面相觑……

拓穆颚布苏则继续说道:“我记不得梁老大,不过却打从心眼里觉得他很亲近,这就好像……好像是上辈子的兄弟。而且,平心而论,我真就对以前的事情不感兴趣,我自己也不明白为啥会如此。随后梁老大传下我辗转神梭,又花了年许的功夫带我游历天下,再之后他去忙大事,若要帮忙便会唤我相见,每次见面,都会把他最近的所为原原本本告诉我,日子久了,我更能确定他是真心待我,我也愿意帮他办事,事情便是如此了。”

老头子说完,孤峰山底寂静无声,这件事太匪夷所思,一时间众人都有些发懵。

忽然,一阵哗哗脆响,自青墨的手腕上传来,小丫头素手轻晃,摇响了皓腕上的眉心骨链。

见大伙的目光都瞧过来之后,青墨才沉声开口:“老爷子的情形……他的神智被人做过手脚!听起来,像极了我们草原上的异术,催眠。”

说话的时候,小丫头摆出了一副凝重模样,可那双眸子里的兴奋却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,总算有件她明白、但别人不懂的事情了。

梁辛自己就试过催眠术,当时还‘唱歌’来着,知道这道北荒异术着实有些神奇之处,就算不说自己,他手下那六位聋子青衣,也是在催眠之下,真就把自己都当成了瞎子。

柳亦也深吸了一口气,从一旁沉声道:“还有,老爷子明明是汉人,却有个莫名其妙的草原名字,青墨说的事情靠谱。”说完,又望向小丫头:“你能解么?”

青墨本来正满脸得意,听到柳亦的后半句话立刻泄气了,白了他一眼。

柳亦正在转动心思,仔细琢磨着这件事,根本就没注意青墨的神情,他的眉头越皱越紧,眸子越越来越亮。

不止柳亦,梁辛和曲青石,此刻也都在低头沉思,三兄弟都是心眼灵活之人,想到的自然也是同一件事,如果拓穆颚布苏真是被催眠的,那主持这件事的,必是先祖梁一二无疑。

是梁一二请草原巫士出手。

可是……梁一二这么做又是为了个啥?

寻思了片刻,还是柳亦最先抬头,开口笑道:“不管怎样,总要请他们北荒的高人来看看,先确定老爷子到底是不是被催眠再说。”

青墨不会催眠,但多少也了解些门道,接口道:“如果是催眠的话,那出手的人造诣极深,封住记忆或许不难,可要是在封住记忆的同时,让老爷子保留住对梁大人熟悉的印象、还要种下一道他不愿去追溯往事的心思,这便复杂到了极点了……普通的巫士绝没有这样的手段,得请我师父来看才成。”

柳亦笑而点头:“正好,大司巫还精通丧家法术,顺便再请他老人家看看,能不能帮拓穆老爷子重塑法身。”

青墨嬉笑点头:“那你们可得多备些金子,十足真金!”说完,凑到天地岁跟前,仔细打量着它的根脉,口中喃喃的嘟囔着:“就这样把它拔出来,也不知道行不行。”

只要不是太麻烦的事情,如果青墨开口恳求,大司巫虽然死板,大半也会给自家徒弟一个面子,治不治不好说,先看一看问题应该不大。

不过大司巫居于草原深处,连中土都不去,更不会从北地一路跑到东南数千里的深海,青墨心眼实在,又是个急性子,现在已经琢磨着怎么把怪笋拔出来带走了。

曲青石吓了一跳,苦笑道:“你莫莽撞,万一拔出来,天地岁枯萎怎么办?毁了这件宝贝倒还是小事,连累了老爷子的元神可是天大的罪过!”

拓穆颚布苏呵呵一笑:“天地岁倒是不会枯萎,不过凭着蛮力,你们可弄不走它。要让它老人家挪动地方,有个小小的窍门,先抓一把土洒在天地岁的头上,之后便可以随意搬移了。这还是和女魔闲聊时,她告诉我的,不过管不管用就不知道了”

梁辛笑道:“这倒好办,抓把土来试试就成了,”正说着半截,他突然想了一件事,脸上的笑意也变成了惊愕:“老爷子,您、您这是让我们……在太岁头上动土啊!”

柳亦一跺脚,生怕力度不够,又强调了句:“是在太岁祖宗头上动土!”

中土民间相传,太岁头上动土,必引降灭顶之灾,谁也不知道这话是不是真的,可谁也不会吃饱了撑的,没事抓把土扔到太岁头上。

四兄妹都有点傻眼,就连见识广博的秦孑,在这事上都不敢随便说话了。

最后还是曲青石开口:“民间传说,多半是捕风捉影,不过谨慎点总没坏处,咱们先把蟠螭、小蟒、大小毛等运到安全之处,其他人也远离凶岛,再由飞得最快的人出手,撒了土抱起天地岁就跑,真要有什么灾祸砸下来,也追不上大宗师的速度。”

岛上众人,飞得最快的莫过于曲青石和老蝙蝠两人了,不过弄走天地岁的事情,与人家西蛮蛊没有一点关系,当然不能劳烦老蝙蝠出手,曲青石这么说,实际已经将这件事揽到了自己身上。

虽然有些冒险,不过想来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,事情暂时也就这样定下来,有啥事都等‘搬家’之后再说。

这时候,秦孑开口道:“倒是另外一件事,要注意下,天地岁对凡人的影响太大,要运着它穿越中土,得想个法子封住它的灵气。”

就算不能走动,但能出去转转,也总比困在山底强得多,拓穆颚布苏心情大好,笑道:“这倒不用担心,先前说过,天地岁下面,有奇妙灵阵相符,这才能发挥效用,如果让它离开灵阵,放到别处,就算整棵吃下去也不见得有用。等将来你们想重振凡人神力的时候,再把我栽回此处,重新与灵阵汇合,然后让那些天赐者来闻来咬便好了!”

闻言后众人皆尽大喜,这就方便得多了,事情商量得差不多了,与拓穆颚布苏行礼告辞,先出去搬家去了。

柳亦更是兴致勃勃,对着青墨笑道:“走,带你看蟠螭去!”

青墨喜笑颜开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31章 梁家纨绔 下一章:第233章 一片孝心
热门: 梦幻花 盗墓笔记8大结局上下 檀香车 英雄志 庆余年 神州奇侠别传:唐方一战 挂锁的棺材 沉睡的森林 京极堂系列02:魍魉之匣(下) 爱因斯坦的预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