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梁家纨绔

上一章:第230章 天地造化 下一章:第232章 木行灵元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不得不说,和柳老大一起办案子,比着和曲老二一起要轻松得多,梁辛失声而笑,随即望向拓穆颚布苏:“老爷子,一椭有没有提过,他们这一族不辞辛苦,远渡中土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神仙相的故乡是穷凶险恶之地,想要重觅福地定居无可厚非,就算他们要攻打中土、占领世界梁辛也不会觉得意外,可上一批神仙相到了中土后,就一直围绕着大眼小眼这两处奇穴来搞东搞西,让人很有些莫名其妙。

拓穆颚布苏呵呵一笑:“你这问题,我自然也是问过的……”

梁辛立刻来了精神,忙不迭追问:“她怎么说?”

“说出来,吓死你!”老头子的语气突然变得恶狠狠的,一句话说完之后,却没了下文。

梁辛等了一阵,见天地岁里始终没有声音,转头望向柳亦。柳亦比着梁辛更机灵些,琢磨片刻后恍然大悟,苦笑着问道:“是女魔说‘说出来,吓死你’?那她到底说没说?”

拓穆颚布苏笑道:“自然是她说的,他们究竟为何渡海而来,我追问过多次,每次都是这六个字。那婆娘不肯说别的。”跟着老头子又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我所知的,讲得差不多了,不过这里乱七八糟事情太多,难免有什么遗漏,你俩要是还有富余心思,倒不妨再想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尽可来问。”

“不明白的事情自然还有,不过应该都不打紧,您老又说了这一阵,快好生歇歇。”柳亦语气客套的很:“事情说到现在,我们哥俩也有些想法要商量商量,老爷子您一边歇息,一边再给我们指点两句。”

拓穆颚布苏连道‘好说’,柳亦站了起来,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随即转过头问梁辛:“怎样,有啥想法?”

梁辛摇头苦笑:“没想法,这里的事儿太乱。”

柳亦咧开嘴巴,笑着应道:“乱是乱在了细节上,大方向上还算清楚。说到底也就是两个落难的神仙相像首领,逃到了凶岛上,又在三百年前,和梁大人碰了一仗。”说着,柳亦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语气也变得郑重了:“由此我倒有了个新想法,你且听一听。”

梁辛点点头,情不自禁的坐直了身体。

柳亦清了清嗓子,随即开口道:“三百年前梁大人是为了重振凡人天赐神力,才出海远征凶岛,不过在百纳露面之前,他可根本不知道神仙相这码子事。”

不等梁辛说什么,拓穆颚布苏就从天地岁中附和道:“当然不知道。百纳现身的时候,可着实让梁老大吃了一惊。长着人脸却没有人相,还有一身惊天修为,要不是亲眼所见,谁能想得到天底下还有这样的怪物!”

柳亦笑呵呵地应道:“上岛以前不知道,离岛之后梁大人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这句话乍一听莫名其妙,细品下却若有所指,梁辛蹙了下眉,没多说什么。

柳亦没急着解释啥,而是转头望向了天地岁,脸上笑容不变,暂时岔开了话题:“老爷子,梁大人收服猴儿谷,是你们出海前的事情,还是后来才发生的?”

拓穆颚布苏淡淡的叹了口气:“我不常和梁老大在一起,不过每次见面他都会把最近做了什么,大概告诉我……出海之前我从不曾听说过火尾天猿这种精怪,他收服猴儿谷,自然是在我死之后。”

不小心又勾起了老头子的心思,柳亦的脸色略带尴尬,赶忙收敛了笑容,劝了几句,可说来说去话也不外是大家想办法,未必不能帮他重塑法身之类的旧话题。

倒是拓穆颚布苏,性子还算豁达,哈哈一笑打断了两兄弟的劝慰:“我没事,黑子接茬往下说!”

柳亦笑:“老三也不见得比我更白净,偏偏都喊我做黑子”说笑着,转头望向梁辛:“梁大人和猴儿谷结缘的经过,你是清楚的。”

梁辛点头应道:“听葫芦师父提起过,咱们猴儿谷和一族山魈鬼打了起来,眼看着就要吃败仗时,先祖带人赶来,帮着天猿灭掉了敌人,保住了猴儿谷。”

“凶岛之前,梁大人根本不知道天猿为何物;凶岛之后,梁大人插手两族精怪间的争斗,救下了猴儿谷。”说话之间,柳亦的眸子越发的亮了:“其他的或许还不好说,可至少有一点,是不会错的:从凶岛败回中土之后,梁大人也开始着实调查神仙相、天猿的事情了!”

梁辛点了点头,他记得大哥先前问过拓穆一句‘出海前是否知道天猿’,可见柳亦在那时就已经开始要理清事情的顺序,琢磨其间因果了。

梁一二救过猴儿谷,而且据风习习所说,他还曾潜入深潭下的大眼去查看封印,显然对神仙相东渡的事情多有了解,同时也颇为重视。可在凶岛之前,梁一二根本不神仙相、天猿为何物……

柳亦是在倒这件事的源头。

梁一二自凶岛上,偶遇尾巴蛮、神仙相百纳。返回中土后便开始调查,并一度查到了猴儿谷大眼。如果没有凶岛上的这番经历,梁一二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去猴儿谷,更不会去插手精怪之间的争斗。

想到这里,梁辛突然打从心眼里泛起一种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的古怪感觉,有感慨,有惊讶,还有些不敢置信……这天底下所有的事情,有因就有果啊。如果先祖不曾立志搬山,他就不会到凶岛上来;若他没来过凶岛,自然也不会去调查神仙相;不去调查神仙相,也就没有了梁一二与猴儿谷结盟之事;要是双方不曾结盟……那他们三兄弟,当初都会死在困乃山!

从开山破煞算去,梁辛经历过的凶险都数不清了,可修为、战力也在嗖嗖地向上窜。单从机遇而言,说一句‘天之娇宠’也不为过,即便他的性子再怎么淳厚,心底里也少不了一份得意、一份孟浪和一份骄狂,直到此刻,才隐隐有了一份敬畏之心,对命运的敬畏之心。

丝丝契合,环环相扣。世事神奇,推敲细节之下,让梁辛不寒而栗。

几百年前不起眼的一件小事、或者一个不经意间的念头,几经延伸、层层波荡下,却变成了今生今世的惊涛骇浪,也许成全了天下人,也许毁了全世界!

这种无法琢磨、无法把握的冥冥天意,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够改变的,任你修为再高再强,即便像百纳有天地造化,即便像一椭得一字成道,最后还不是被困死荒岛……

当然,这份敬畏之心,不是听天由命,更不是自暴自弃,于梁老三而言,只是一道警醒大咒。

柳亦见梁辛眉头紧蹙愣愣出神,当即也闭上了嘴巴,静立在旁边默默等候。

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,梁辛在清醒回来,对着大哥询问的神情,笑着摇摇头:“没事,有了点领悟。”说着,对柳亦做了个继续的手势。

柳亦也不多问,继续说了下去:“梁大人雄才大略,匡扶太祖打下中土之后,又筹建九龙司,表面看上去,九龙司是国之重器,监管天下。不过咱们都明白,在最初时九龙司最大的使命,就是搬山。”

拓穆颚布苏嗯了一声:“那时候,梁老大的心思,全都放在了搬山上。”

“在来凶岛之前,梁大人全心全意的想着搬山。”柳亦的声音渐渐响亮了起来,显然已经说到了要紧处:“不过在那之后,除了搬山之外,他又多了件事情要办:调查神仙相。”

柳亦停顿了片刻,转头望向梁辛,同时伸出了两根手指:“梁大人身上压着两件大事:一是搬山,二是调查凶岛怪物的来历、原因,因为多了件差事,所以……他老人家也多出了新的敌人!”

听到这里,梁辛恍然大悟,他终于明白了,柳亦真正想说的是什么。

梁一二搬山,他的敌人是天下修士。梁一二调查凶岛怪物,他的敌人就是神仙相!

先祖同时惹上了两拨强敌,前者根深而势大;后者人少,却手眼通天。

柳亦的神情,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凝重起来:“梁大人手上有两件玲珑玉匣,而中土修真道上的强者,干爹被困土坤腹中,谢甲儿飞升天外,十三蛮自相残杀……算来算去,可能能够击败梁大人的,也只有两个人。”

梁一二是被朝廷问斩的,不过所有人都明白,凭着梁一二的神通手段,绝不会死在凡间势力的刀下,就算是皇帝对上他,也只有皇帝死的份。

就算梁一二真地是被皇帝斩杀的,在之前也必定是先被强敌击败。

梁辛现在的心思,也跟着柳亦的话转了起来,大哥的上句说完,他的下句就跟住了:“你是指白狼和须根?这两人中,前者一直在门宗内闭关、梳理散乱真元,先祖横行时,白狼几乎没有战力,不会是他;须根么……他学到了谢甲儿的天上人间,如果真的对上了先祖,胜算恐怕不小。”

柳亦却摇头道:“须根离开离人谷后不知所踪,不知去哪里参悟天道了,算起来,他已经变成了不出世的隐修。梁大人要搬山,主要的精力还是会放在对付门宗势力上,他们两个人对上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“所以,修真道上,没人能对付得了先祖。第二个所以,先祖的祸事,多半与他调查凶岛怪物、大小眼机密有关,这事还是要着落在神仙相上!”梁辛突然笑了起来,可笑容之间却没有一丝欢愉的味道,冷冰冰的吐出了一个名字:“贾添!”

至少现在所知,上一次九星连线,渡海东来的神仙相一族,只有一个还在中土上逍遥:贾添。

另外还有一点很关键:贾添认得梁一二。

柳亦缓缓吐出一口闷气,语气也平静了许多:“咱们说的这些,只是个猜测,虽然看上去通顺,可还是有不少疑窦,其中有两处,尤其关键。”

梁辛寻思了片刻,接下去说道:“第一个,不管是谁击败了先祖,为什么最后行刑的会是朝廷。”

柳亦点头:“第二个,贾添一直在筹备着,对付第二次九星连线,照常理看,就算梁大人最后查到了他,两个绝代强者也应该共图大事,而不是针锋相对。”

梁辛眯起了眼睛,虽然脸色铁青,可还是显得有些装模作样,当然,他自己不知道……

最后柳亦独手一摆,声音和神情都轻松起来,呵呵笑道:“究竟真相是什么样,现在可说不好,也说不定害梁大人并非贾添,而是另有其人。这番推测,咱们记在心里便好,以后有了新的线索,再拿出来印证、看看能不能继续向下推。”

说完,柳亦又肃容嘱咐道:“你我的猜测,只是为今后查实梁大人之案,多指了一个方向,多提供了一个思路。但它也有可能是错的,你别陷得太深,更别马上把它当成真相,否则反而会误事!”

梁辛点了点头,认真答应。

其实,早在猴儿谷发现大眼的时候,梁辛等人就知道梁一二与神仙相有交集,可那时的线索还太少,后来在连番凶险中,更多的线索有浮现出来,而梁辛也随着自身修为的提高,渐渐对到五大三粗、神仙相、贾添和先祖等人的实力和差距有了个大概的认识。

遇到拓穆后,柳亦推测出梁一二在搬山、调查神仙相这些事情之间的顺序关系,有了时间这条线,一切都清楚了许多,由此他们才有了现在这个推断。

虽然从头到尾基本都是柳亦在推,梁辛还是觉得有点脑袋疼,伸手揉了揉太阳穴。心情放松之下,跑到天地岁跟前,神神秘秘地问:“老爷子,您和我家先祖特别熟吧?”

“废话!”老爷子没客气。

梁辛乐了:“那我家先祖的儿子……您熟不?”

“是啊,梁大人有好宝贝,有大神通,不过可从没听人提过他的后人。”柳亦也跟着一起笑了,凑过来插口:“老子英雄儿好汉,梁大人的儿子想必也不简单……要说起来,梁大人怎么也得分个玲珑玉匣给儿子不是。”

本来是说笑,可兄弟俩的问题倒也算是个疑点,当初梁一二获罪,但是他还有一群想曲家先祖那样的衷心部属,他的儿子孙子只要别太怂,就算劫不了法场,至少逃跑也应该没啥问题。

拓穆颚布苏却‘嘿’了一声,语气了满是恨铁不成钢之意:“路飞?梁老大的宝贝儿子!长得像极了梁老大,可心性手段没传承到他爹的一根头发丝,娇生惯养,游手好闲,十四五岁的小伙子了,见到只老鼠还大惊小怪。打架不行,欺负丫鬟倒在行……他要是我儿子,我早一巴掌拍死他了,省的看着腻歪!”

梁辛和柳亦对望一眼,哥俩都吐了吐舌头,算起来这位梁路飞,也是梁辛的祖爷爷,可虎父犬子,惊采绝艳的梁一二,生下的儿子却是个标准二世祖。

柳亦心眼不好,笑得挺开心来着,伸手拍了拍梁辛的肩膀:“还好,你像梁大人多些。”

梁辛笑得挺客气,搓着手心回答:“这不是罪户出身,没丫鬟可欺负嘛。”

大伙正笑着,忽然一道雷霆般的煌煌大喝,从外面一直传入孤峰底:“来人止步,报上身份!”

吼声惊人,震得梁辛耳朵里嗡嗡直响,是胖海豹所为。

随即又一个声音回应而起,这个声音嘶哑难听,好像刚吞了二两火炭的鸭子在怪叫似的,口音也不是中土官话:“龟儿子,嗓门大的,一惊一哈,想死的么!”话音落处,桀桀怪笑与风雷声滚荡而起!

梁辛兄弟又惊又喜,喜的是后者的嗓音、语气、口音都再熟悉不过,不是跨两又是哪个;而惊的是跨两天性‘谨慎’,不问青红皂白,就已经出手了,好歹他也是个大宗师,一出手哪还有胖海豹的活路。

梁辛放声大吼:“自己人!”

柳亦同时长啸:“莫动手!”话音落处,兄弟俩并肩而起,风驰电掣般向着外面跑去。隧道不过数里,梁辛两人全力奔跑何其迅速,没有片刻功夫就冲过了出来,只见胖海豹叉腰挺胸,大毛小毛分立左右,再之后则是孤峰上那十几头大蜥蜴。

天上则黑风滚荡,青光悬浮……其中影影绰绰,站着几个人,老蝙蝠、跨两、青石青墨,大祭酒,全都是亲人,朋友!

双方虽然在对峙,可全都神色却并不紧张,显然梁辛那一嗓子管用,大家没打起来。胖海豹还回头对着他俩笑道:“原来是朋友,险些误会了。”

出海之初,梁辛和柳亦心情放松,全当这一趟是出来游玩散心。见见海盗朋友、捡捡阴沉木耳,哪想到后来风云突变,一道又一道生死大难扑涌而来,到现在终于又见到亲人,梁辛只觉得心花怒放,在他眼中,连跨两和老蝙蝠都变得比鲜花还漂亮了!

众人都飞落在地,梁辛和柳亦大喜之下,也不敢忘了规矩,迎上前去对赶来的诸多父兄辈高手行礼。

曲青石还是板着那张臭脸,不过神情却轻松地很,淡淡的问:“还好?”

还不等梁辛回答,青墨就凑上来,把哥哥挤到了一旁,笑嘻嘻的问道:“碰到什么厉害怪物了?阿巫锦帮你们打!”

梁辛笑道:“阿巫锦来晚了!”

柳亦则一本正经:“阿巫锦现身,万般邪魔退散,哪还有怪物敢留下来……”

其他人也想开口,可老蝙蝠却咳嗽了一声,打断众人,先上上下下,打量了胖海豹一番,才对着梁辛和柳亦道:“你们这位朋友,不错呢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30章 天地造化 下一章:第232章 木行灵元
热门: 神雕侠侣 华音流韶外传:蜀道闻铃 绝美冥妻 白眉大侠 五只小猪 紫玉钗 千面/吴邪的私家笔记2 遵命,女鬼大人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5 叁号密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