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天地造化

上一章:第229章 浩大工程 下一章:第231章 梁家纨绔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凶岛上空的迷天法术,基本已经消散一空,仲夏之际,外面一派阳光灿烂,可杂锦孤峰下面,却仍旧幽暗、寒冷。

拓穆颚布苏语调沙哑,声音僵硬,缓缓诉说着那些远古往事,故事里的角色,就围绕在梁辛身旁:一具被钉在杂锦上的赤裸女尸、一头忠心耿耿等候主人归来的银环首领、十二具已经化为枯骨的健硕天猿……

梁辛的胆子不算小,可身处其间再加上心性不稳,也觉得有些阴冷了,苦笑着摇摇头。

柳亦倒无所谓,口中啧啧有声,指着周遭的杂锦:“这么说,凶岛上的蛮子,都是天猿和土著猿猴杂交来的?”

拓穆颚布苏回答道:“差不多吧,不过这件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,百纳也出了不少力!”

柳亦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猥亵了,嘿嘿坏笑道:“杂交这事,百纳也出力了么?要说他也够不容易的。”

拓穆颚布苏为人木衲,根本没听出柳亦话中的下流意思,随声附和道:“他当然出力了,否则又哪来尾巴蛮和苦栗子这两族人数众多、妖力混横的精怪!”

柳黑子没心没肺,先一惊一乍的感慨,继而哈哈大笑,愣是把老头子给弄懵了。梁辛哭笑不得,忙不迭又把话题拉回来:“百纳是如何出力的?”

话一出口,柳亦更是乐不可支,这次连梁辛都跟着一起笑了。

拓穆颚布苏被弄得莫名其妙,只当没听见他们的怪笑,径自向下说道:“百纳具体做了些什么,我也弄不明白,我只知道,天猿与土著杂交、受孕直到产子,每个环节他都以法术相佐,几经挫折前后耗时快两百年,才最终养成了现在的蛮子和海鬼。”

尾巴蛮和苦栗子源自天猿杂交、又经百纳改造,才最终得以成型,对柳亦而言能清楚这个结论就足以了,对其中的过程他无意追究,当即面色轻松的点点头。

梁辛也一样,笑呵呵的跟着大哥一起点头。

不料拓穆颚布苏却突然冷笑了一声,硬邦邦地骂了句:“无知的小辈啊,你们根本没听懂我说的话!”

拓穆颚布苏的声音明显凝重了许多,几乎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:“法术相佐、几经挫折、耗时良久……凶岛恶海中的蛮子、海鬼不是随随便便就生出来的,虽然源头来自天猿杂交,可其间却掺杂了百纳的法术干预与反复试验,如此算来,这个百纳,他是在造妖啊!而且,百纳成功了。”

柳亦脸上纳闷的神情却并未减轻多少,不过语气已经正经了许多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造出个活物,很难么?”

“造妖,不是木匠打了口棺材、不是苦役盖了座宫殿、也不是修士凝化出一座大山。血肉发肤、喜怒哀乐、生老病死……‘生命’,无论是结构还是过程都何其复杂,改造也好、创造也罢,绝不是依靠着法术、见识所能完成的。”说到这里,拓穆颚布苏突然加重了语气:“这世间大到亘古巨擘,小到花草虫豸,只要是活着的东西,来源只有一个:天地造化!”

到最后,拓穆颚布苏几乎是铿锵断喝,一字一顿的大吼道:“天地造化,神仙所为!”

梁辛明白老头子的意思了。

爬上凶岛的两个神仙相,一个‘一字成道’,另一个‘天地造化’,不光长着一副神仙相,他们干脆就是神仙,至少,他们都有神仙手段!

大吼一阵之后,拓穆颚布苏的声音虚弱了不少,虽然是元神形态,却也发出了一连串的咳嗽。

梁辛心疼老头,忙不迭顺着他的话往下说:“就算干爹未死,谢甲儿回归,梁一二复生,再算上死鬼白狼,把他们四位请到一起,也休想向百纳做这样,以杂交为基,硬生生创造、改造出两族怪物来!”

拓穆颚布苏嘿了一声:“梁老大的本事,自然是没的说,但是他想夺天地造化,还差的远了!至于你说的另外三人,我没见过,不过想来也未必就比梁老大更高明。”

柳亦从旁边点头附和:“是,他们老四位聚在一起,夺天地造化够呛,打桌麻将倒是够手了。”

梁辛被老大的废话给逗乐了,可才刚笑了两声,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,似乎有个关系重大的事情,以前始终被他忽略,此刻正隐隐浮现,可等他反应过来,想要再去捕捉、思索的时候,这个闪念又消失不见了。

柳亦见梁辛神情有异,当即问道:“怎了?”

梁辛摇了摇头:“有件事闪了一下,却又抓不住……”说着,他又沉吟了一阵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对着天地岁道:“您老接着向下说,我边听边想,不妨碍的。”

百纳登上凶岛之后,先用一百年闭关疗伤,再一百年修改水脉帮助一椭疗伤,其后又花费了将近二百年时间,培育出了火尾天猿的两支近亲,尾巴蛮和苦栗子。

其中尾巴蛮智慧高、力量强;而苦栗子则胜在繁衍迅速。两支怪物不仅都有类似织锦的天生妖术,同时也继承了火尾天猿的凶残暴戾。且不论凶岛上的天猿,就是猴儿谷中的那些大猿,包括葫芦师父在内,对熟人还好,要是有外人惹到他们,就只有被活活撕碎的下场,足见这一脉妖怪本性凶残。

不久之后,这两族天猿近亲都成了气候。

岛上尾巴蛮听奉百纳的号令,临死之前织就杂锦,覆于十二头天猿的织锦之上,后来十二天猿老死,织锦消失,天地岁的灵元,都是靠着杂锦来封印的。

不过蛮子的杂锦,比起正经的天猿织锦来,要粗陋许多,有着太多看不见的缝隙和小孔。用杂锦来抓人、捕鱼甚至打水自然没啥问题,可想要完全将天地岁的灵元捂住、不让其外泄却还差得远。对此就算百纳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能指挥着蛮子一代一代不停的将杂锦裹上去,用数量、厚度来弥补漏隙,久而久之裹出了这么一座大山。

这时候,柳亦叹了口气,神情里没了先前的戏谑,转过头对梁辛微笑道:“平心而论的话……百纳这个朋友,倒是交得!”

修改水脉、培育杂种蛮子,百纳拖着重伤之躯、殚精竭虑,前后忙活了几百年,全都是为了救回同伴一椭的性命,这样的朋友当然配得上‘交得’二字。

梁辛点了点头,没说什么。

拓穆颚布苏淡淡的笑了一声:“百纳是‘百无一用’之首,更是所有神仙相的大头领,他要匡护同族,算起来也是他的‘天道’吧!”

百纳穷尽心思,为一椭做好了一切,让她得以吸敛天地岁灵元疗伤。一椭这场疗伤旷日持久,先前她伤得太重,始终无法尽数复原,更不能离开玄冰太久,算起来,她与栖身天地岁中的拓穆颚布苏,还真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不管怎样,在百纳的帮助下,一椭总算保住了性命,经年累月的修养下,战力也恢复了不少。

三百年前,拓穆颚布苏以辗转神梭直抵地湖冰底,就是遭到了一椭的狙击,即便是来自玲珑玉匣中的宝贝,也敌不过一椭的天道,最终神梭沉落、老头子身死,残破元神栖身于天地岁之内。

以一椭的修为,拓穆颚布苏藏于天地岁中自然瞒不过她,不过她也没能力伤害天地岁,两个都是‘困兽’,彼此间就算有再大的仇恨,也难奈何不了对方。

不过一椭也不是成天躲在玄冰湖底不露面,也许是功法限制,差不多每隔一百年她就会离开玄冰出来逛逛,最初时她都是通过水脉相连,到凶岛上去,与百纳聊天说地,享受片刻自由。

论起修为,一椭虽然不如百纳,可也是绝对的强者,在混沌海的经历让她又有感悟,也由此炼成了一道灵符,其间附着的法术,就是先前困住梁辛等人的迷天法术。

百纳死后,一椭把灵符交给尾巴蛮以作护岛之用,之后再‘百年放风’的时候,她也不再去凶岛。而是浮出古井,唤醒与天地岁中沉睡的拓穆颚布苏,谈谈说说,以解寂寞。

拓穆颚布苏得知的所有事情,统统都是一椭亲口所说,而且一椭也从未想过老头子还有见到旁人那一天,自然也犯不着故意去骗他什么。

说着,老头子突然笑了起来,可笑声中殊无欢愉之意,尽是唏嘘无奈:“先前你们问我,如何自己被困了三百年?那是因为这些年里,魔女一共上来过三次!”

梁辛心下不忍,赶忙岔开了话题,随便找了个无关键要的事情,问道:“魔女一椭……说的是中土汉话?”

老头子呵呵一笑:“她说的话,不伦不类,发音晦涩,不过和汉话倒是大同小异,用心琢磨的话,倒是可以勉强听懂的。”说着,拓穆颚布苏也不再去想自己的可悲之处,语气里轻松了些:“发生在凶岛上的大事小事,差不多算是说完了!”

虽然明知自己不问,老头子也会继续向下说,不过梁辛还是笑呵呵地捧场道:“岛上的事情说完了,就该说说海里的事情了,海里还有一条被神仙相联手封住的黑蟒来着!”

巨大的齿冠黑蟒,被几个神仙相以元神之力封住,这道封印是‘死阵’,根本无从撤销,如果不被击碎的话,也只有等着那几个结阵的神仙相肉身丧去,封印才会消散。

由此一来,这道封印确实是镇住了黑蟒,可反过来看,它也把黑蟒保护了起来。

就算是百纳亲自出手,想要击杀黑蟒,也得先把封印打碎了再说。出关后的百纳身体虚弱,修为剩不到鼎盛时的三成,当然不会去白费这个力气。

按照他最初的想法,本来打算等到几个手下神仙相法身丧灭、封印消失之后再出手击杀黑蟒的。当然,杀黑蟒的时候少不了一番凶恶争斗,百纳自忖,凭着他现在的身体和修为,杀掉黑蟒应该问题不大,可自己的伤势也会再度加重。

不过到了后来,他发现这条黑蟒在同伴的封印下,隐隐有了蜕皮的先兆,他又生出了一个全新的想法,由此才在着力培育尾巴蛮的同时,也开始着力去创造‘苦栗子’。

相较之下,苦栗子的体力、智力、战力都远逊于天猿和尾巴蛮,能够肆虐一方全是靠着惊人的数量,不过比起它家的那两门亲戚,苦栗子却有一个好处:它们的攻击,对蟠螭有效。

天猿和苦栗子,无论怎么抓怎么咬,对蟠螭一脉都毫无效果,当初一老两小三头蛮子想要杀蟠螭,也只能靠着‘抡大锤’,自己的妖法、力量、爪子獠牙全都派不上用场。

千年之后,海底的封印终于消失了,重获自由同时也筋疲力尽的黑蟒,没能游出多远就开始了蜕皮。

那时的苦栗子,已经繁衍成了一支数量庞大的军队。等到黑蟒蜕皮到一半的时候,随着百纳一声令下,苦栗子结成大阵,黑压压地席卷而至,将蟠螭再度镇压。

不过苦栗子并未直接杀死蟠螭,而是镇住它后不停的围打攻击,不容它攒下一星半点的力气。

挨打,其实也是件力气活……

蟠螭蜕皮到一半,下身僵硬让它无法游动,身上时时刻刻被万多头海鬼压住狠打,攒不下半分力气,这样下去永远也无法完成蜕皮,算是被彻彻底底的镇压在大海深处。

百纳的目的可不止是镇住它,否则直接要海鬼前仆后继,把它杀掉岂不一劳永逸?

百纳真正看上的,是蟠螭重义、且同族间在大海中能够互相联系的天赋,他要用这条‘一步阴阳’做饵,诱杀掉大海中所有的蟠螭,从大到小,一条不剩!

镇压、围打‘一步阴阳’的苦栗子,差不多每隔三五十年就会更换一批,百纳故意让更换是的时间稍缓些,一步阴阳则趁机恢复一丁点力气,向大海中的同类传讯求救。

久而久之,百纳的命令变成了苦栗子的本能,即便百纳已死,它们仍往复不休,忠心耿耿地执行者故主之命。

说到这里,拓穆颚布苏叹了一声,语气中既有钦佩,也有敌意,很有些复杂:“百纳这个大首领,不是白当的!他明白自己的修为已经完了,再上中土也无法成事;他明白自己率领的这次东渡已经彻底失败了;他也明白,下次九星连线时他的同族还会再来……三个明白之下,他便开始为了下次东渡而出力了!他要杀尽蟠螭,以求再集结东渡的族人,不再重蹈覆辙。”

不仅身怀大神通,更难得的是百纳还有一份眷顾同族的大义气,即便是敌人,这样的人也足以赢得尊敬了,梁辛听得满心钦佩,呼出口闷气,抬手拍了拍柳亦的肩膀,笑道:“老大可不是那么好当的!”

柳亦笑得挺不好意思,满脸不着调:“从青墨那论,我不是老大,我算你妹夫。”

梁辛咳了一声:“没错,二哥还是你舅舅嘞。”

柳亦笑得更客气了:“我喊老二舅舅,是从孩子那算得,要从青墨那论,我也是他妹夫……”

哥俩胡扯了两句,笑了一阵之后,柳亦又拉回话题:“老爷子,百纳诱杀蟠螭,这件事里有个破绽,就是……要真成精万年的大蟠螭被引来,他杀得了么?”

百纳的实力已经大损,苦栗子虽然铺天盖地不计其数,可它们是经过慢慢繁衍才有了现在的规模,几万年前肯定没有这么庞大的数量,那时真要是来了几条厉害的大蟠螭,恐怕钓鱼就变成了喂鱼。

拓穆颚布苏似乎早就在等他问这件事,想也不想的就回答:“莫忘了,凶岛东南七百里,还住着一窝子麒麟!百纳早就算计好了,真要有对付不了的厉害蟠螭来了,他会想办法把麒麟引过来。如果蟠螭来得凶猛,连麒麟都无法对付,百纳还有一个办法……”

说着,拓穆颚布苏停顿了片刻,才缓缓说出了四个字:“海底恶炎!”

柳亦这次货真价实地吃了一惊:“海底的恶炎,也是百纳事先准备好的?”

“恶炎不是他弄来的,只是在他的算计之中罢了!百纳修改水脉的时候,就发现这附近的海底中蕴藏着澎湃恶炎,要是真有大队蟠螭杀到,他便会以法术引爆恶炎,来个同归于尽!”拓穆颚布苏的声音低沉,继续道:“麒麟、恶炎,这两股力量都与百纳无关,却都在他的设计之中,否则他也不会兴起诱杀蟠螭的念头。”

这两重设计,百纳始终也未能派上用场,但是全让梁辛给赶上了,他们在恶海中与苦栗子打得昏天暗地,‘一步阴阳’撒肉破血引来了大兽麒麟,其后恶战激荡下终于引爆了海底恶炎,这才沦落到今天的地步……

百纳猎杀蟠螭的计划进行了不知几千几万年,可始终也没能等来真正的大家伙,倒是像秃脑壳这样的小家伙,前前后后被杀掉了许多。

之所以会这样,其实与蟠螭的习性有很大关系,一般而言,蟠螭会在浅海产卵,小黑蛇大都在中土周围的海域中扑腾,等它们长大成形之后,都会进入混沌深海,只有产卵时才会再回到浅海逗留一阵。

而‘一步阴阳’虚弱,它的传讯求救无法传的太远,那些成精大蟠螭远在混沌深海,收不到它的呼救,每次赶来的都是些恰巧在附近经过的小家伙。

梁辛和柳亦对望了一眼,兄弟俩同时吐出了一口闷气。

到了现在,苦栗子、尾巴蛮、火尾天猿、蟠螭、神仙相、孤峰杂锦、恶炎、古井、怪笋、地下湖、玄冰底……这凶岛之上恶海之下所有的事情总算全都基本弄明白了。这么多的怪物、这么多的怪事,如果不是拓穆颚布苏,就算把天底下所有破案好手都集结于此,也休想能弄清它们之间的关系。

追根溯源,拓穆颚布苏能知道这些事情,还是拜女魔一椭所赐,想到这里,柳亦突然笑出了声:“女人天生爱说话,这是骨子里的性情,就算她们把自己炼成仙、炼成了天,也还是要找人说话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29章 浩大工程 下一章:第231章 梁家纨绔
热门: 你的尸首我的魂 荒村神秘事件 仙葫 流星之绊 安娜之死 格调(修订第3版):社会等级与生活品味 望古神话之蜀山异闻录 居心叵测 剑徒之路 占星术杀人魔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