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浩大工程

上一章:第228章 大馅包子 下一章:第230章 天地造化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和柳亦的亲戚朋友里,高手着实不少,不过谁也没想到他们会遇险,直到大小毛发现天空星光闪现的那晚,众人才接到他们的求救。

那时跨两正跟老蝙蝠聚在一起,商议着不久后邪道三宗聚首、合并的事情,听到铃声,苗子的脸色陡然一变,跳起来对着老蝙蝠道:“格老子,柳亦娃儿遇险了!”说着,把铃铛放到耳边,略略聆听之后神情再变:“是在海上?他们到海上做抓子么!”嘴里嘟囔着,脚下阴风已起,眼看就要向外掠去。

老蝙蝠却一皱眉,追问道:“确是大海么?”

“东南外海,错不了的!”

老蝙蝠略略沉吟,突然笑了一声:“这小子越来越有出息,把祸都惹到大海上去了,我和你同去!”

跨两愣了愣,随即大喜:“你的神通霸道么,我莫子飞,老汉儿带着我飞。”

老蝙蝠没搭理他,而是扬声喝道:“琼环何在?”

话音落处,一抹粉红色的香风飘摇,看似轻柔舒缓,实则快若浮光,其间还荡漾着一串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,应该是环佩轻撞而起,悦耳动听。

跨两却伸手捂住了鼻子,笑道:“妹儿哟,来见老汉儿,就莫子裹着这烧心瘴了么。”

“哦,是哈!”香风中的声音,比着环佩叮咚还要更清脆、更动听,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一声,随即粉红色的风雾消散无形,一个苗家打扮的少女,轻轻巧巧地落在老蝙蝠和跨两跟前。

少女窈窕,唤作琼环,看上去至多十五六岁的年纪,唇红齿白,眸子清亮,对着老蝙蝠微微一躬身:“老汉儿唤我?”也同跨两一样,操着一口西川汉话,可同样的口音,从琼环口中流出,却清甜干脆,全不像跨两那么狠辣。

琼环身着西川苗家女子的盛装,冠上、颈环上、腰链上,还有手镯臂环脚链上,都挂满了亮晶晶的银穗子,稍一行动就叮叮乱响,热闹得很。

论起长相气质,琼环不如青墨那样面团团的可爱;不如小汐欺冰傲雪般的冷漠透亮;也不如琅琊古怪精灵似的清澈灵动,但却带着一股西川女子的爽朗与纤细中的健美。

青墨算是头毛茸茸的兔儿,小汐是条小白狼儿,琅琊是笑嘻嘻的猫儿,那琼环就是头精力充沛的小马驹子。(好吧,这比喻,你们可以唾我。)

老蝙蝠点点头:“我和跨两要出海办事,你留下……”

琼环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不等老头说完就笑眯眯的插口:“办抓子事么,我比跨两娃厉害的,带我去么!”

老蝙蝠哪有心思跟她磨牙,不理会琼环的话,径自向下说道:“你也莫闲着,把缠头弟子聚齐,等我号令便启程出发。”

现在已经将近中元节,不老宗订下的邪道三宗聚首之日就在八月十五,算算时间,也只剩下一个月了,恰巧不老宗定下的聚会地点也是一座海中孤岛。

老蝙蝠找到柳亦之后,也就不再折返回来了,直接就去岛上等,缠头弟子则由琼环率领着赶去。

琼环不想呆在家里,满心盼着老蝙蝠能带着她一起出去,小嘴张开还想再说啥,老蝙蝠却不再停留,身形化作一道黑色疾风,卷起跨两便走。

黑风过后,只剩下撅起嘴巴的苗疆少女。

跨两哈哈大笑,大声地嘱咐着琼环:“女娃乖么……”

琼环张口便骂:“女你妹,娃你妹,乖你妹!”

老蝙蝠的速度何其迅速,两个苗人斗嘴的功夫,黑风已经快要消失在天角尽头了,跨两的声音勉强飘至:“咱俩一个爹一个娘,你就是我妹子么,嘿,乖我妹!”

“哦,是哈!”琼环挺不高兴,不过还是承认事实来着。

大约一天多些,老蝙蝠带着跨两飞越中土到了大海。刚到海上不久,老蝙蝠突然闷哼了一声,凝滞身形回身远眺,视线尽头处,只见一道青色光华快若流星闪电,正和他追了个首尾相衔。

眨眼间青色光芒来到眼前,旋即停顿、消散,三条人影现身而出,正是秦孑和曲青石兄妹。

和缠头老爹一样,曲青石等人也收到来自凶岛的呼救,当即联袂出海,和老蝙蝠他们差不多前后脚离开陆地,大海之上毫无阻隔,双方距离近了马上就发现对方的踪迹了。

这次去找柳亦,有曲青石这个大高手随行,青墨也就没再请胖巫士等人帮忙。

跨两认得他们,而且当初在官道上,曲青石与老蝙蝠也有过一面之缘,当即以晚辈礼拜见,青墨和秦孑自然也都跟着一起行礼。

老蝙蝠见不是敌人,脸色放缓了些,再度卷起黑风:“免礼了,便走便说!”赶路间,老头子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青墨,把小丫头看得都毛愣了。

老蝙蝠却笑了:“你就是我那徒儿媳妇?”

青墨脸蛋一红,愣了愣之后小声回答:“还、还没提亲呢吧?”

曲青石本来面色阴沉,正担心着两个兄弟的安危,结果听到青墨的回答还是差点被呛着,苦笑道:“你也是个大姑娘了,怎么这么不知羞。”

青墨的脸蛋更红了,也挺委屈来着:“什么事都让你们给做主了,我啥也不知道。”

老蝙蝠哈哈大笑,摆手又问:“丫头,你师父出关了没?”

青墨点了点头,她出发前几天,大司巫便已出关。

老蝙蝠哼了一声:“无心瓶果然神奇,他丢了三成修为,这么快便补回来了!”

青墨的目光有些闪烁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前辈,我师父他、他老人家真的是个……是阴丧之身?”

平时提起大司巫,老蝙蝠从来都没有好话,一向是老鬼、老妖的乱骂,不过他当着青墨的面倒还好,只是笑道:“他若待你如子,那你便奉他为父便是了,你又管他是人是鬼?”

青墨吐了吐舌头,笑嘻嘻的应道:“这个道理我晓得,不过,总有些好奇呢!”

老蝙蝠的嘴巴动了动,可最终还是摇头笑道:“不能说,反正我若说了,那我就理亏了!”随即他岔开了话题:“等八月十五的事情了结之后,咱就提亲去!”

青墨本想‘哎呀’惊呼一声来着,结果却呵呵傻笑了起来……曲青石的小白脸都黑了,老曲家的人算是被不孝女丢到鞋底子上去了。

老蝙蝠却心花怒放,觉得青墨讨喜的很,转过头望向曲青石:“你家父母那一路,我去提亲,至于大司巫那里,就让柳亦自己去吧,我们已经商议过,不会有什么事。”

曲青石自然点头答应,青墨躲在大祭酒身后,早就不敢吱声了。

众人飞驰了一阵,老蝙蝠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,抬手唤过曲青石和大祭酒,低声说了些什么。

随后秦孑神情骇然,可曲青石却又惊又喜,连连点头……

凶岛上,悟出‘只有自己拿自己当个大馅包子’的梁辛和柳亦,一起跑过索桥,回到杂锦孤峰之下,拓穆颚布苏休息了有一天多的功夫,声音仍旧虚弱不堪,不过勉强能再度开口了。

梁辛怕他太累,本想让他再修养一阵,不过老头子自己寂寞得久了,倒愿意说会话:“要睡以后有的是机会,几千年几万年想怎么睡都行,不急在这一时!”

柳亦也有点心疼这个老头,神情轻松的笑道:“您老也别这么说,咱们在外面认识不少高人,既有精通丧门法术的北荒巫士,也有禅法高深的活佛神僧,未必不能帮您转生还阳,再世为人!”

拓穆颚布苏嘿嘿一笑:“我又不是鬼,何谈再世为人?嘿,要以现在这段残破元神重塑身体,可不像你们想得那么容易,没希望的!”跟着老头子也不再废话,径自讲起了后面的事情。

百纳和一椭身负重伤,筋疲力尽,他们两人座下的几个神仙相高手,则联手困住了那条巨大的齿冠黑蟒。

那些神仙相,连番剧战与跋涉之后,都已经是强弩之末,为了挡住黑蟒,最后要靠本源之力来结成封印。他们结下的是一道‘死阵’,在封印成形的时候,这几个神仙相们的身体还活着,可元神却已然丧灭、化作封印之力,暂时镇压住了黑蟒。

就算神仙相的身体强悍无比,但是没有了元神支持,最多也只能坚持千年,迟早有化作枯骨那一天,那时封印也会‘法随身丧’,消失无形。

百纳和一椭两人,在随行天猿的帮助下勉强登上了凶岛。不知是受到天地岁的影响,还是凶岛本身就是险恶蛮荒,岛上有着数不清的奇禽恶兽。

因为属性相克,天猿虽然凶猛,可是对蟠螭却无法造成一星半点的伤害。百纳等人在凶岛附近海中遇到蟠螭的时候,全都由神仙相去对付,天猿则避而不战。

也正因如此,天猿们都还有着不错的体力,登岛后终于大显身手,把凶岛上那些凶猛兽王尽数搏杀。

虽然没有了怪物野兽的危险,可两个神仙相首领的伤势太重,绝难自愈,尤其是女魔一椭,最多也只能再坚持个三五百年。

听到这里,梁辛被气乐了:“三五百年,还‘坚持’、还‘只能’?”

拓穆颚布苏知道他俩为啥发噱,语气里倒也带了几分少有的笑意:“你可莫忘了一椭洞悉天道,她自己也就成了天道的一部分,如果没受伤,她的寿数应该与天平齐。”

梁辛吐了吐舌头,情不禁望向还被钉在杂锦上的那具赤裸女尸。

比起一椭,百纳的情形要好一些,修养百年终于破关而出,虽然伤势无法痊愈,不过也恢复了些力气,可是他出关之后,并没有急着跃入大海去击杀黑蟒,而是率领一众天猿,围着天地岁忙活了起来……百纳要修改天地岁下面的水脉!

这个工程耗时良久,前前后后也持续了近百年,才终于大功告成。

原先那道直连中土的太古水脉,被截断、修改,其中一部分变成了现在的地下湖;原先天地岁下的那眼清泉被掩埋、填死,百纳又动用神通,在天地岁旁开凿了一眼新泉。

梁辛听得直嘬牙花子,拓穆颚布苏简简单单,三言两语,可任谁也明白,想要修改那道直连中土的水脉,这工程何其庞大复杂!

柳亦也被震住了,愣了一阵才苦笑着问:“百纳这么做……到底为个啥?”

“为了救女魔一椭!”拓穆颚布苏不会卖关子,用硬邦邦的声音直接给出了答案:“天地岁只对土行旺盛的凡人有效,对修士本来没什么用处,不过一椭修行的功法,却有着独到之处。她能借天地岁的灵元来疗伤。”

梁辛点了点头,这个说法倒是在意料之中,否则女魔走出混沌海之后,也不会发现天地岁的灵元,更犯不着来凶岛冒险。

只不过,一椭想要‘借到’天地岁的力量,可不像胖海豹那样咬一口就成这么简单。

一椭要吸敛天地岁的灵元,必须要满足一个条件:她自己要处于玄冰之内。按照拓穆颚布苏的猜测,之所以要处于玄冰内,多半是因为女魔修行的是水行道法的旁支,冰雪道。不过具体的缘由,他也弄不清楚。

柳亦呵呵笑道:“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清楚就足够了,至于女魔的功法原理,无所谓的。”

拓穆颚布苏也跟着笑了两声,并不矫情什么,而是继续说道:“天地岁开天封仙,飞升后留下的法身泽被中土,不仅天地岁不是凡物,就连与它相连的远古水脉,也契合天机,是一道催动灵元流转的奇妙阵法。”

虽然老头子说得玄奇,可其中的意思却不难理解。天地和谐,讲究阴阳调和五行相生,远古时这棵天地岁能够唤起整座中土的天赐神力,其间的每个环节其实都蕴藏着大玄机,负责传递天地岁灵元的水脉,是天造灵阵也在情理之中。

原先的水脉是灵阵,水中裹含的天地岁灵气,唯一宣泄出的方式就是在中土滋生太岁,根本无法截留,更不会因为法术或者温度而结冰!所以百纳才要修改水脉,归根结底,他是要变阵!

修改之后的水脉,不再于中土相连,所以中土上的天赐神力衰败了,到现在那些天眷高手,比起普通人也不见得更厉害多少。

梁辛打从心眼里赞了柳老大一句:佩服!

先前柳亦就提出一套‘抢馒头’理论,果然,敌人封印天地岁,本意是要帮一椭疗伤,至于中土天赐神力的衰败,不过是个因此而产生的坏结果罢了。

柳亦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得意,乐了。

明白了修改水脉的原因,剩下的事情就很容易理解了,百纳改了水脉,自天地岁旁打通一眼新泉,随即命令十二头健硕天猿织锦,将天地岁和新泉一起封印起来。

天地岁的灵元被织锦阻隔,无法外溢,尽数融入新泉内,一椭则进入地湖,催动法术凝结玄冰。

地湖中的水,饱含天地岁灵元;而一椭在湖底,以浩大法力将湖水凝结成冰,吸敛天地岁灵元,借以疗伤。

这座冰底已经存在了千万年,日日夜夜受巨湖重压,早已锤炼成真水玄冰,纵然海底涌出的恶炎,短时间里也无法将之摧毁。

至于地湖为何要和凶岛上的水脉相连,原因很简单:天地岁的灵气,只溶于活水中。

说到这里,拓穆颚布苏突然叹了口气:“至于这头连体天猿么,它……它们是被一椭从小抚养的!所以它俩视一椭为主、为母、为天!”

梁辛懂了。

连体天猿坐于古井之前,静静等待直到化身枯骨,说穿了也不过四个字:忠心、等待。

而柳亦似乎想起了另外一件事,插口问道:“老爷子,在上到凶岛之前,您和梁大人,知道火尾天猿这种精怪么?”

拓穆颚布苏应道:“不知道,也根本没听说过!怎了?”柳亦一笑,做了个无所谓的手势,示意他的问题无关紧要。

有关天地岁、新旧水脉、女魔一椭的事情,基本已经搞清楚了,其实从杂锦孤峰下的诸多古怪,一直到中土上天赐神力渐渐衰败,根本就只有一个原因:一椭疗伤!

梁辛突然有了种啼笑皆非的感觉,这天下事啊,果然奇妙得紧。

有时候,看似复杂、深奥甚至繁杂到无从解释的事情,可真要追究了下去,最终的成因却简单到没法再简单;可有时候,看似简单的一件事,追根溯源一路探索之下,却会变得越来越复杂!

拓穆颚布苏可不像梁老三那么爱感慨,继续向下说道:“百纳先用百年疗伤,再用百年帮一椭布置,这一番劳碌之后,却还不肯休息……”

不是百纳不想休息,而是当时的情形,容不得他再去闭关疗伤。

神仙相的寿命穷尽天地,可天猿这一脉,最多也只能活上千多年,从那时来算,用不了三四百年,织锦封印天地岁的健猿,就该寿终正寝了。一椭想要痊愈,即便靠着天地岁的帮助,也绝对是个天长地久的水磨工夫,短短的几百年,恐怕不会有啥效果。

新的水脉能够容纳天地岁灵元,依靠的就是织锦封印,灵气无法外泄只能溶于水中,可天猿寿数尽了,织锦法随身灭,天地岁的灵元随风而散,先前花费的心思和辛苦,也就全都白搭了。

跟随着两个首领上岛的天猿,一共有近百头,其中的十二头负责织锦,还剩下七八十头无所事事,看上去数量不少,可要靠它们来维持住一个种族的延续,还远远不够。

不过,不久之后百纳就发现,这凶岛上的土著猿猴,能和天猿交配、产子……

梁辛和柳亦对望了一看,苦笑之下,哥俩异口同声的问道:“尾巴蛮?”

拓穆颚布苏呵呵笑道:“还有苦栗子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28章 大馅包子 下一章:第230章 天地造化
热门: 无理时代 华音阁·十二月花 保持沉默 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影子的告发 剑毒梅香 焚天 三国杀·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3 仙榜 青囊尸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