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大馅包子

上一章:第227章 不可能赢 下一章:第229章 浩大工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又惊又喜,一边追着柳亦过桥,一边问道:“这么快?”

柳亦笑道:“不快不行,咱三天两头去薅它金鳞,蟠螭受不了了,赶紧给你把红鳞炼化好,以后才能少受罪!”

算算时间,他们登上凶岛,蟠螭帮梁辛炼化红鳞,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。

一般的修士以身养剑,都需要大时间,动辄几十年毫不稀奇,可蟠螭不是凡物,借着疗伤时的精血游走,来帮助梁辛炼化宝贝,五十天的时间,足够它把那二十片红鳞炼化成形,同时它那一身外伤也尽数痊愈!

过了一阵,众人一起跑回到他身边,梁辛眉花眼笑,也不管蟠螭听不听得懂,一个劲的对它说着吉祥话。

蟠螭也不废话,见梁辛来了,上半截的巨大身体陡然一震,与此同时,它的金色鳞片尽数倒竖而起,一时间里,万道金光撩荡,巨擘妖威煌煌浩浩!

继而,肉眼可见,那些埋藏于它体内的阴沉木耳,就好像嫩草发芽似的,一片片从蟠螭身体中‘长’了出来!

一片片锋利的大木耳,从蟠螭的身上拱出来,眼前的场景着实有些诡异,梁辛看得有些发冷,柳亦则喃喃的嘀咕着:“估计是够疼的……”

这个过程很快,前后不过几个呼吸间,二十片阴沉木耳尽数落地,梁辛有义气,没急着去收宝贝,而是闪身赶到蟠螭身前,小心的看着它。在梁辛想来,大蛇从身体里挤出二十片阴沉木耳,与中了二十记红鳞重斩没有一星半点的区别。

不过蟠螭身上那些‘伤口’,并未见鲜血渗出,只是一道狭长的缝隙罢了,当木耳落地后,蟠螭身上的金鳞又复倒伏,密密麻麻,将‘伤口’遮蔽,看不到了。

再看蟠螭,面色轻松,并无一丝痛苦之意,而巨大的眸子里,倒是闪闪烁地饱蕴着得意。

梁辛放下了心,哪还耐得住性子,忙不迭地把那二十片木耳都归拢到一处。这些宝贝经过蟠螭的精血炼化之后,形状、大小未变,可颜色却全都变了,再不是原先的血红之色。

让梁辛略感意外的是,二十片木耳也不是同一种颜色,而是分成了三种:碧水青绿、灿烂金黄和纯黑色。

柳亦手脚麻利,帮着梁辛一起,按照颜色不同,把木耳分堆摆放好……

第一堆,七只木耳,尽做汪汪青碧的水色,浮光掠过之处,仿佛还有水纹波动。摆在地上乍看上去,好像几只泉眼似的,让人恨不得从中去掬一捧清水。

红鳞变成了青碧巨刃,没了原先的阴戾气质,变得轻柔且灵动,哪还像是杀人的宝贝,分明都变成了精美无匹的工艺品……梁辛略带纳闷地看了柳亦一眼,后者满面期待,笑道:“看我有个屁用,把星魂装进去试试!”

梁辛答应了一声,身形一晃闪过碧水青鳞,星蛊进入其中后,心念一转,七片青色巨刃尽听主人召唤,欢鸣一声跃然而起。

青鳞的欢鸣声也不再是以往时那种金属淬鸣,而是化作了一串水声摇荡,悦耳动听。

可接下来,七片青鳞,在齐声低鸣之后,竟同时一震,就此消失不见了!

看不见、摸不着,仿佛融化在空气中了……

梁辛和柳亦一起哇呀怪叫了一声,把正在周围无聊闲逛的巨蜥都吓得直扑棱尾巴。

过了片刻,柳亦才勉强开口,声音干涩,可语气中除了不可思议之外,还有压抑不住的喜悦:“木耳、木耳哪去了?”

而此时,梁辛的脸膛上满满都是兴奋:“红鳞……不是红的,七片青鳞都还在,只是隐形匿影,肉眼可不见,灵识不可查了!”

真水无形。

蟠螭既是亘古巨擘,更是这大海中的顶尖妖王,一身水行妖法神鬼莫测,它给梁辛炼化的这第一套宝贝,便加持了这一项最实用的妖法!

七盏青鳞,比起原先的戾蛊红鳞,不见得更锋利,可是它们却看不见了。放眼天下,也只有两种人,能辨识到隐形后的青鳞:其一是它们的主人,梁辛;第二种人么,只要他的法力、修为比着现在的蟠螭更强,自然就能看破蟠螭加持的法术……

梁辛快要乐死了,七盏青鳞盘旋激斩,却不露一丝声息……都在大哥头上转了好几圈了,他还懵然无知,嘿嘿的冲自己傻乐来着。

柳亦哪能不明白,这样的法宝意味着什么!心里满满都是欢喜,放声大笑道:“老三,让它们现形,我再好好瞧瞧!”

话音落处,七盏青鳞突然出现在自己身旁,饶是柳亦一辈子刀口舔血胆大包天,也低吼了一声:“草!”

梁辛哈哈大笑,心念转动下,七蛊青鳞再度隐形不见,向着数十丈外的密林激射而去,旋即只喀喀的闷响不停,一棵棵巨木于毫无张兆间被拦腰斩断!而这一切在柳亦眼中,都显得诡异而震骇,根本不见利刃,那些粗大的树木,就不停地在哀鸣中被放到……

半晌之后,梁辛总算想起来,还有两堆阴沉木耳在等着自己接受,这才意犹未尽的收起青鳞。

第二堆阴沉木耳也是七只,颜色与蟠螭一样,都变成了灿灿金色。

此刻半空里的迷天法术已经基本消散,苍穹上正挑起一轮骄阳,在日光照射下,七片金色的阴沉木耳,正神彩四溢,煌煌霍霍一派妖威凛冽,让人不敢直视。

梁辛和柳亦托着一片金色的木耳,仔细端详了一阵,柳亦皱起了眉头:“这些木耳上……长出了金鳞?”

第二堆木耳上,都蔓着一层细小的鳞片。

这些鳞片不过小指指甲大小,生长的匀称而贴实,紧紧的覆盖在阴沉木耳的表面上。也就是因为小鳞是金色的,细细密密地铺满每一分,才让大片的木耳也变作了金色。

一边说着,柳亦伸出独手,滑过了木耳表面,随即笑道:“滑腻腻的,跟摸了条大鱼的手感也不差多。”

梁辛不置可否,将星魂置入了金鳞内。

七股金鳞迎风而舞,压住北斗阵位围着梁辛呼啸打转,所过之处腥风大作,不过除了气势凛然之外,倒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。

柳亦从一旁笑着点评:“别说,看上去,比原来的戾蛊红鳞可要霸道多了,以前血色淋漓,你身处其间好像个凶煞杀神;现在金光绚烂,衬得你也好像个斗战佛似的,升、升华了。”

梁辛乐了,他与星魂彼此呼应,耍了一阵之后已经弄清了这片戾蛊金鳞的好处究竟在那里,笑道:“您老可站稳了哈,咱这就要发力了。”

话音落处,遽然一串铿锵巨响,自七片戾蛊金鳞上冲天而起,旋即,万道金光霍然绽放开来!

每一片戾蛊金鳞,此刻都仿佛化作了一轮灿灿骄阳,绽放起无尽的烈烈豪光。

一瞬间里柳亦只觉得眼花缭乱,乱七八糟金光闪烁,就仿佛有千万只大个的金头苍蝇向着自己扑过来似的。

扑过来的,当然不是金头苍蝇,不过,也差不多……是千万片细小的金鳞。

再看梁辛身边的七片木耳,此刻又变回了血色红鳞,而原先附着在它们表皮上的那无数细小金鳞,竟都随着梁辛的一个心意,尽数泼洒而出,呼啸、飞旋、摇摆、激射……铺天盖地!

柳亦明白了,柳亦傻眼了。

蟠螭对这七片阴沉木耳的炼化,实际上是把它们变成了‘蜂巢’。那些小小金鳞,自然就是千万头杀伐无忌的‘蜂子’了,平时栖身于阴沉木耳上,只要主人一声号令,它们便蜂拥而出,横扫一切!

梁辛的阴沉木耳都有房基大小,肥硕壮大,而细小金鳞不过比着指甲还要小一些,一片木耳上,便附着了数万片金鳞。

这些金鳞虽然细小,但却是蟠螭的精血所化,本质上,与蟠螭身上的鳞甲没有任何区别,坚硬、锋锐,任你坚甲利刃还是修士法宝,在金鳞面前也不过是草根树皮!

数以十万计的金色鳞片蜂拥而起,铺天盖地,就仿佛一场混横金风,自柳亦身边席卷而过,下一个瞬间里,柳老大身后不远处的一座小山,嘭的一声化作无尽烟尘,被金鳞打得就此消失不见了……

阴沉木耳微震,远攻突袭的‘蜂子’们听到主人的召唤,齐刷刷地发出一阵锵锵惊鸣,好像是在示威,又像在抗议‘还没玩够’似的,随即漫天金光骤然收敛,金鳞尽数回归于木耳之上。

如果不是身后那座小山没了,柳亦真觉得,自己只是做了场梦,黄金梦……

青碧鳞真水无形,隐秘而诡异,杀人无形;

黄金鳞分身千万,威风而霸道,摧枯拉朽!

蟠螭对阴沉木耳的炼化,实际上将自己的得意妖法加持其间,但却并不影响木耳的本性,星魂仍可栖身,星阵流转丝毫无碍。而且蟠螭加持的妖术,此刻已经变成了木耳本身的属性,不用什么符咒法术来催动召唤,完全随着主人的心念而收发、流转。

梁辛就是做梦也想不到,蟠螭是真格耗费了大心机、大法力,来帮他炼化出了如此神奇的宝贝!这番喜悦来得只能用‘惊天动地’来形容。

梁老三只觉得全身的血液,从脚后跟直接冲上天灵盖,又从天灵盖砸回到脚底板……如此往复不休,让他的大笑声都变了调子,变成了喉咙间的咕咕怪叫……

以前他们只知道蟠螭厉害,斗麒麟、破织锦、杀神仙相……可是他们不知道,蟠螭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。

通过这十四片阴沉木耳的炼化,梁辛和柳亦才算真正明白,蟠螭这一脉巨兽的实力是何等惊人!

柳亦颤抖着吸溜了口凉气,好不容易压下了心里的惊骇,缓缓说道:“其实仔细想想,当初百来头蟠螭,就害死了几千个神仙相……这其中固然有海中作战、天生神目这些优势,可不管怎么说,蟠螭的实力也是明摆着的!”

梁辛当然点头,而且还点得很重:“主要是咱们遇到它到现在,”说着,梁辛指了指不远处趴伏着的大蟠螭:“它就一直没动过,像个、像个……”

“残废。”柳亦声音低得几不可闻,小心翼翼的帮梁辛措辞。

“对,像个残、残那啥似的,咱就打从心眼里小看了人家,即便咱以为够重视了,可还是小瞧它了!”

说了两句话,柳亦算是勉强还魂了,又伸手指向第三堆木耳:“还没完呢,快去快去!”

第三堆木耳只有六片,看上去倒的确是像木耳了,它们都是黑色的。最纯粹的黑色,一眼往上去,似乎连目光都要被它们吸敛、沉溺,难以自拔!

梁辛辨了辨,这些木耳就是正经的黑色,既没有什么纹路,也不见细密鳞片附着,他懒得瞎猜,当即将星魂注入其间。

不过最后这堆黑色木耳只有六片,无法结成星阵,挥舞起来虽然黑风鼓荡如墨云翻滚,可总显得有些笨拙和沉重,耍了半晌之后,梁辛的脸上也不见有什么欢喜,反而满是纳闷的神情。

柳亦吃不准他是故意做作还是真的纳闷,从旁边问道:“怎样个情形?”

梁辛摇了摇头:“用起来不怎么舒服,而且什么也感受不到。”说话之间,几次催动心念,可黑色的鳞片除了呼啸飞斩之外,也并不见有其他神奇之处。

柳亦神情古怪,皱眉道:“按理说不应该,前面那两套简直是了不得,这套又岂会是凡物。”

梁辛又取出一片普通的戾蛊红鳞,凑成七星阵位,红鳞与黑鳞之间倒没什么排斥,结阵自如,可归根结底还只是星阵蛊力,没见到有什么其他了不起的地方。

打了半天的星阵,梁辛实在找不出异常之处,有些悻悻地停止星阵,又琢磨了片刻,回过头问柳亦:“会不会……是因为少了一片,黑鳞不能满阵,所以威力发挥不出来?”

柳亦哪回答得出这问题,苦笑着模棱两可地说:“有可能吧,要不你在央求央求蟠螭,请它帮忙再炼化一片黑鳞?”

梁辛笑得挺不好意思,摘出那片普通的红鳞,对着蟠螭晃了晃,随即又用手指了指旁边那几片黑鳞,意思在明显不过。

大蟠螭本来正目光含笑,看到了梁辛比划的手势,巨大的眸子陡然收缩成一条枯黄色的长线,目光森然而惨惨,还有大蛇的嘴角,颤颤着一抽一抽,獠牙若隐若现……

梁老三赶忙大声大声道谢,连着鞠了十几次躬,这才一拽柳亦的衣角,在蟠螭正经亮出獠牙之前,哥俩一溜烟的跑了……

黑鳞的效用不得而知,蟠螭虽然灵异却不会说话,没法指点什么。而且看它现在的架势,想吃人的愿望明显比解释黑鳞妖术的念头要强烈得多。

二十片阴沉木耳,分作三套,青鳞无形,金鳞浩荡,各有可怕之处,把梁辛的战力提升了何止一个档次!

黑鳞上的妖术却无从揣度,就算再怎么心痒难耐也没用,梁辛找不出端倪,暂时就也作罢,心里盘算着,等回去之后,再请大祭酒或者老蝙蝠这些见识渊博之人帮忙来看看。

一想到回去,梁辛微微皱了下眉头,回头问跟着他身后的柳亦:“老大,咱们摇响铃铛到现在,总有个两三天的光景了吧?”

柳亦抬头看了眼天色,回答:“两天多一些的样子。”

女神想象一椭死于辗转神梭之下,迷天法术也渐渐消散,梁辛和柳亦同时摇响了手中的传讯铃铛,向外面的同伴们求救,其后他们向拓穆颚布苏了解过往真相、等待老头子昏睡、试炼二十片阴沉木耳……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天。

梁辛的眉头攒得更高了些:“就凭着跨两、二哥他们的本事,就算从回来小镇赶过来,也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。”

照着青衣兄弟先前的猜测,他们出海久久未归,中土上的同伴应该担心的不得了,早就结伴出海寻找了,就算找不到凶岛恶海,至少也会到达轱辘岛,四下寻找不休,接到铃铛传讯之后,用不了多久就能赶来。

“你是担心他们会出事?”柳亦眯了下眼睛,眸子里精光四溢:“咱们先前被困于此,他们出海寻人,多半也会集结一处,这样不仅找起来范围更大,彼此间也能有个照应。”

梁辛嗯了一声:“至少大祭酒、二哥和青墨率领的北荒巫应该在一起。”

柳亦继续道:“这便是了,有老二主持着,还有什么敌人能为难他们?而且就算真在大海上遇到可怕凶险,他们也会摇响铃铛,以求咱们能够呼应、赶来……”

说着,两兄弟对望了一眼,同时摇了摇头,他们哥俩手中的铃铛,最近从未响起过。

“铃铛未曾响过,这便证明他们没遇到敌人,”梁辛的神情愈发疑惑了:“可他们为何还未到?”

沉吟了片刻,柳亦的脸上陡然显出了一份豁然:“其实、有可能是咱把事情想错了。”

梁辛不明所以,停下脚步望着大哥。

柳亦的脸上神情古怪,似乎是想笑,可又笑不出来,着实有几分辛苦:“老二、大祭酒、哪怕是青墨,如果他们在轱辘岛或者回来小港,要循着铃声找到这里,都用不了两天。可是如果他们没出海,也不在港口,而是在中土内陆呢?从中土深处出发,两天的功夫,可飞不到这里!”

梁辛还是有些疑惑,嘟囔着道:“啥意思?从中土内陆出发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才恍然大悟,神情也变得和柳亦一摸一样:“你是说,之前他们压根没打算来找咱?咱、咱俩算计得挺好,这么久没回去,亲戚朋友都得急坏了,都得不耐了……可人家都没着急?”

这事要是仔细一想,倒还真不奇怪,大伙都知道他俩出海去轱辘岛,凭着梁辛和柳亦的修为,海上哪有能伤得到他们的敌人,人人都当他俩在轱辘岛上聊得开心了、住得舒服了……再说收服搬山旧部,靠的不是修为,而是交心换心的人情功夫,耗上一两个月正常得很,谁都没当他俩会出事,大伙各忙各的,谁也没担心……

柳亦咬着牙,恶狠狠的说了句:“也就咱俩,把自己当成了个大馅包子,人家谁都不当回事!”

梁辛恨恨点头:“他妈的……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27章 不可能赢 下一章:第229章 浩大工程
热门: 幽明录 仙剑神曲 神探韩锋:高智商犯罪 代号D机关2:DOUBLE JOKER 你有罪:诡案现场鉴证2·犯罪升级 嫂子的诱惑 贾志刚说春秋之二·秦晋恩怨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 千门公子 鹰翼行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