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巫蛊手段

上一章:第225章 天赐神力 下一章:第227章 不可能赢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四千神仙相,三千火尾天猿,自混沌深海的另一端,顺流东渡而来。就在他们穿越混沌之海的时候,正迎面碰上来自中土的巫蛊高手,旋即便是一场滚滚恶斗。

神仙相实力斐然,又有天猿织锦的保护,更对恶劣环境多有适应,纵然巫蛊高手全力反扑,也难以对他们造成有效的伤害,遭遇战甫一开打就一面倒,在神仙相看来,完胜敌人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罢了。

可打了一阵之后,那些巫蛊弟子突然变了风格,再没人发疯般的搏命强攻,而是尽数收缩,布下层层障碍力图死守,而更古怪的是,那些红鳞大船不攻、只守、却不逃……神仙相中多有韬略纵横之辈,见状很快就明白巫蛊高手是要憋出一样大法术来同归于尽,当下神仙相立刻发起犀利攻势,连续突破敌人的防守,杀向巫蛊旗舰。

就在神仙相突破巫蛊防御,堪堪就要冲上红鳞旗舰的时候,遽然一连串嘶哑的怪笑声,从红鳞旗舰上冲天而起,那满满一条大船、足有千人之众的巫蛊精锐,竟然尽数……发疯了!

有人笑、有人跳、有人跳舞、有人唱戏……

甚至巫蛊中修为最高深、老得好像一棵枯树的大首领,也撕碎了身上的衣服,咿呀怪叫着、手舞足蹈着四处乱跑……

即便是拓穆颚布苏的声音生硬,把这桩远古往事讲的干巴巴毫无一丝趣味可言,梁辛和柳亦也还是能想象得到当时的情形:

恶浪滔滔、天海混沌,巫蛊高手损失过半,神仙相胜券在握杀气腾腾,可最大的那条红鳞巨舰上,所有的蛮荒巫蛊高手,全都傻笑着发疯……梁辛一边琢磨,身上掠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先前梁辛说起过自己的经历,拓穆颚布苏知道他也修习蛊术,开口问道:“梁磨刀,你当知道蛊术修炼的,是什么力道吧?”

梁辛点头回答“是星辰之力。”

拓穆颚布苏毫无来由,突然哈的一声笑了出来:“不错,就是星辰之力,那你能不能再猜一猜,红鳞旗舰上那千余巫蛊精锐,到最后施展的又是什么手段?”

虽然说是让梁辛来猜,可老头子根本就没容他开口,而是又把话题拉回到当年那一战之中:“整整一船的巫蛊弟子全都疯了,即便以神仙相的见识,一时也有些错愕,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,可下一个瞬间里,哈哈,突然大海崩裂,浊浪轰天!”

梁辛和柳亦对望了一眼,目光里尽是疑惑。他们哥俩都算是蛊术高手,可谁也不明白,巫蛊弟子究竟在做什么。

“我估摸着,当初那些神仙相的神情,应该就和你俩现在差不多。”拓穆颚布苏居然开了个玩笑:“以神仙相的修为,以天猿织锦的坚韧,他们又岂会把怒潮海啸当回事,由此也就更不明白,这群巫蛊高手究竟干什么,当即也不管太多,开始出手杀人。”

巫蛊弟子本来就不是神仙相的对手,何况其中最强大的一千精英也都发了疯,变得战力全无,没能再坚持多久,便被屠灭一空!

巫蛊弟子尽数被杀后,大海仍旧狂躁不停,那些身陷险愈发疑惑了起来,为了稳妥起见,他们还是放慢了航行的速度,谨慎前行。

大海越来越暴躁了,终于,有神仙相中的高手,发现了海水发疯的根源。

真相,让他们惊骇欲绝。

怒海成狂,是因为……洋流变了,那道因九星连线而成形的东渡洋流,竟然在缓缓的变弱、消失!

要知道,此刻神仙相还在混沌之海的范围内,一旦没有了洋流的指引,他们所有人全都得变成孤魂野鬼,永远在混沌海域内打转,穷尽天地也休想再靠岸。

说到这里,拓穆颚布苏再度询问梁辛:“到现在,你还不明白,那些巫蛊前辈施展了什么手段么?”

梁辛傻愣愣地摇摇头,挺不好意思来着。

拓穆颚布苏笑骂了一声:“糊涂小子!洋流消失,自然是因为九星连线的格局散乱了!所有的巫蛊精锐,拼掉了神智和性命,做得这最后一件事,就是破坏天象格局!”

梁辛啊的一声怪叫了出来,柳亦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天上的星象,又岂能因为人力而改变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,即便是远古时的巫蛊全族高手,也决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。

又何止梁辛和柳亦疑惑,就是当时的神仙相也不敢相信,红鳞巨舰上的人要是真有改变星辰的力量,也根本不会落败、被杀。

但不管怎么样,洋流是货真价实的消失了,神仙相几乎乱成了一团,好不容易才勉强集结,再不敢稍动,其中的核心高手聚在一起仔细商议,又过了一阵他们才总算弄明白了,巫蛊高手逆转星蛊,并不是摧毁了星星,而是利用蛊虫的特性,倒行逆施,泼出星蛊中积攒的所有星辰力量,在极高处硬生生造出了一颗星!

这颗星当然不是真正的星星,而是由无数望星蛊虫汇聚而成的一个力量集合,它无形无质,但却实实在在存在于混沌之海的半空某处,即便以神仙相的本事,也找不到它的所在。

真正的巫蛊高手,他们所饲的望星蛊虫,都是吸敛星辰精华而成长的,最终形成的力量结合,也是一道巨大的星辰力,与真正的星斗彼此呼应。而这道力量距离混沌之海,比起真正的星斗近得多,成形之后,果然改变了真正的星象格局,东渡洋流就此消失不见!

真正的九星连线仍在,只不过因为假星的存在,它们对潮汐的影响力被改变了……

从根上讲,蛊术高手是利用蛊虫来向星辰借力,用以施法、伤敌或者修身;而这次他们是将自家蛊虫积攒的力量汇聚一处,打向天空来造‘假星’,倒行逆施之下,不仅修为尽丧,同时也被戾蛊反噬,这才丧了神智,在异术成形之后个个都变成了疯子、傻子。

而星魂之力,与修士法力也多有区别,虽然施法之人已死,可星魂仍在,所以并未‘法随身灭’。

梁辛和柳亦已经傻眼了,嘴巴张得一个比一个大,如果不是老头子从旁边缓缓解释,就算打死他们也猜不到,巫蛊精锐最后的手段,竟然犀利如斯!

集结星蛊之力,造出一盏‘假星’,与满天星斗影响呼应,借以破坏九星连线对潮汐的影响,把所有的仇敌全都拖进了没有尽头的迷宫……

柳亦费了不少劲,才总算抽了口凉气,结结巴巴的问道:“这样的话,那、那些神仙相,又怎么来到了中土……”

“假星终归是假星,它和漫天星斗互相呼应、影响的同时,自身的力量也被迅速的消耗着,迟早会消散于无形。”拓穆颚布苏的语气里,带了几分遗憾:“由此,神仙相究竟有没有机会到中土,其实就变成了假星与九星连线的较量。如果假星先消失,而九星连线仍在,那洋流会再起;可如果假星消失时,九星连线的天象已过,神仙相们也就别想再离开混沌之海了!”

神仙相也没有一点办法,唯一能做的也仅仅是守住当时的位置,留在原地不敢稍动,然后就是苦苦等待了。

柳亦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到最后,还是功亏一篑,假星消失时,九星连线仍在。”这个结论顺理成章,否则猴儿谷大眼中也不会封印着一只神仙相大军了。

梁辛却皱了下眉头:“可……不过是等在原地不动,神仙相又怎么会伤亡惨重的?”

拓穆颚布苏呵呵笑道:“所以说,这帮丑八怪不走运,连老天爷都不待见!航程被迫中止,混沌之海中暗无天日,他们在原地苦苦等待,结果在假星的力量越来越弱,眼看就要消散的时候,他们又遇到了另外一群过路的煞星!”说完,老头子略略停顿片刻,才轻轻吐出了两个字:“蟠螭!”

混沌深海中阴阳不分空间错乱,任你神通再大也休想分辨方向,惟独蟠螭这一族海怪,因为天赐神目,能够清楚的分辨方向,在其间自由穿梭,行动无碍。

当然,必须是成年、成形的蟠螭才有这个本事,要把秃脑壳扔进混沌海,它立马晕菜。

正在等待假星消失、潮汐再起的神仙相,就碰上了一群过境的蟠螭!

天下万物,有相生就有相克,天猿织锦坚韧无比,可蟠螭的金鳞就是它的克星。即便神兵法宝都难以伤之分毫的织锦,在金鳞面前脆弱得连一张桑皮纸都不如。

既然是相克,就是天敌,见面之下根本没有缘由,蟠螭直接就杀了上来,粗大的身体一晃,织锦便告碎裂!另外因为天性相克,天猿虽然足够强大,可是它们的妖力,却没法给蟠螭造成一星半点的损伤。

神仙相的实力惊人,可成形蟠螭也不白给,尤其蟠螭同类之间,还有传讯求援的天赋本领,即便远隔万里也能彼此沟通和求救。蟠螭对外人尚且知恩图报,同族有难自然更要帮忙。

这一仗打得鬼哭狼嚎,越打场面越大,时不时有蟠螭巨兽从远处赶来加入战团。而战场又是在大海上,神仙相因为害怕失去洋流再起的位置,不敢大范围的游移,只能在原地苦守,被打得狼狈不堪。

不知多少神仙相和天猿掉入大海中,而尤其可怕的是,他们一旦失去了同伴的位置,便立刻变成了睁眼瞎子,这场恶斗神仙相伤亡极大,其中大部分人都是‘走丢了’,只有小部分被蟠螭所杀。

到最后,神仙相还是仗着惊人的实力,打赢了蟠螭。

蟠螭是洪荒巨擘,数量自然不会太多,成年怪物加在一起也不到百头,可以说整整一座大海中的蟠螭,几乎都在那一仗中被打光了,只有那么寥寥几只得以逃生。

而神仙相也折损了四分之三的力量,伤亡着实惨重。

又等了一阵,假星的力量消失,而九星连线犹在,东渡洋流重新成形,流经他们的所在,带着他们再度起航中土。

梁辛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,远古时那一支巫蛊精锐啊!正像中土上那个凝烟化形的神仙相所言,他们拼光了所有人,也没能伤到太多敌人;可究其根底,神仙相被蟠螭重创,也全是被巫蛊高手所赐!

蟠螭与神仙相恶战的后半段,拓穆颚布苏并不知晓,不过凭着梁辛的经历倒不难猜到。

老头子说了半晌的话,着实有些疲惫了,休息了一阵,才再度开口,重新拉开了话题:“其实,神仙相的实力,也是参差不齐,不是个个都像这个女魔那么离谱!在东渡中土的神仙相中,一共有四个首领,分别叫做百纳、无仙、一椭和用掩。”

梁辛念叨了下四个人的名字,总觉得哪有点别扭,柳亦比他反应快,品味了片刻便笑道:“好家伙,四个首领,敢情是百无一用!”

梁辛乐了,咋舌感慨道:“若他们是百无一用,天底下哪还有有用的人。”

拓穆颚布苏也跟着笑了几声:“这个女魔,便是一椭了,三百年前在凶岛上向着我和梁老大出手的那个,则是神仙相的大首领,百纳!”

百纳和一椭这两个神仙相首领,在并肩与蟠螭恶战时落入大海,即便他们都是领悟天道的极道强者,也不能在混沌之海中分辨出方向,就此迷失。只不过自从堕入大海,他们俩便手拉着手再不分开片刻,开始在海底胡乱游走。

既然是首领,身边自然会有些忠心耿耿的铁卫。几个神仙相高手和一群数量不算少的天猿,在两个首领坠海瞬间,同时抢身而出想要救主,最后虽然没能成功,不过也和百纳、一椭汇聚到了一起。杂锦孤峰下那头连体天猿,就是一椭的贴身卫了。

坠入大海之后,他们更成了蟠螭的攻击目标,漫无方向的逃遁、随时出现的袭击……等他们远离战场时,百纳和一椭都受伤奇重,随从也伤亡了不少。

这群残存的神仙相和天猿,在混沌大海中盲目游走,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,期盼着能转出这片无尽的迷宫。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瞎走了多久,其间受的苦楚与煎熬自不必说,而到了最后,竟真的被他们走出了那片混沌之海,进入了中土东南处的深海。

一椭的修行自有特殊之处,进入东南深海不久,就发现了天地岁散发出来的特殊灵元,寻根朔源之下,一行人向着凶岛赶来。

可是,也不知道是老天存心戏弄,还是他们真的‘命犯太岁’,就在凶岛附近的海域了,他们竟然又遇到了老仇人:一条成形的大蟠螭,和一条还未脱变,但身形依然长开的齿冠黑蟒。

一大一小两头怪物当然也是从混沌海恶斗中撤下来的,仇人见面便又是一场滚滚恶斗,最终大蟠螭被撕了个粉碎,黑蟒则被几个神仙相手下联手困住,相持不下;两个神仙相首领全都伤得无法再动。

天猿对付蟠螭根本帮不上忙,也只能在恶战之后,护送两个神仙相登上了凶岛。

说到这里的时候,拓穆颚布苏的声音越来越低,已经渐渐坚持不住了,梁辛赶忙让他先休息片刻,老头子也不推辞,气若游丝的说道:“苦栗子、尾巴蛮,孤峰杂锦,还有什么古井、地湖、玄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物,基本上也都是这两个神仙相搞出来的事情,具体的事情,等我养一养精神再说……”说完,老头子就此沉默养神。

梁辛和柳亦的心神,都被上次神仙相东渡时发生的连串恶战所夺,脑子里也觉得乱哄哄的,一时间相对无言。

过了一阵,柳亦才缓缓开口,因为怕打扰了拓穆颚布苏,所以声音放得极低:“照着老爷子的话来看,最初那支神仙相大军,死去的不算,活下来的实际被分成了两拨,实力强的那支,在进入中土海域之后,发现了镇压浮屠的小岛,跟着搞东搞西,差点毁了中土;而另一队人马,流落到了此间。”

梁辛点点头:“此间的神仙相,因为在混沌大海里耽搁了不少时日,等他们到了中土海域的时候,中土浩劫已经结束,神仙相主力尽数被封印在大眼中。”

柳亦低低的笑了一声:“所以他们和同伴联系不上,自己又身受重伤,暂时就在这座小岛上住了下来……还有些说不通的地方,要等老爷子恢复了精神,把后面的事情说清楚,才好去判断。嘿,一椭也好,百纳也好,估计他们做梦也不到,登上中土的神仙相,竟然会出现个大叛徒贾添,一下子就坑掉了所有的同族!”

梁辛也笑道:“这个叛徒贾添能策反天猿,估计地位也是极高的,说不定便是百无一用之一,你猜他是无仙,还是用掩……”

就在青衣兄弟兴致勃勃地开始琢磨中土神仙相身份的同时,那个被讨论之人,也在笑呵呵的谈论着梁辛。

大洪朝,京师近郊,镇山浩荡台旁的一座大殿之内,三柱清香之上,正凝聚着一个背影。

背影前,乾山道掌门朝阳真人,满脸恭敬,垂首肃立……

过了片刻,背影呵呵地笑着,开口了:“朝阳,你可知,我为何指使梁磨刀去福陵海域?”

朝阳先心说了一句:不知道!然后才开始皱起眉头,冥思苦想,揣摩着师祖的用意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25章 天赐神力 下一章:第227章 不可能赢
热门: 达芬奇密码 汉尼拔 绝美冥妻 茅山后裔之建文谜踪 阴阳瞳 迷离档案 易中天中华史:青春志 连环套 逍遥派 盗墓笔记8大结局上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