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天赐神力

上一章:第224章 两个问题 下一章:第226章 巫蛊手段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两个小蛮子,外加一个秃脑壳,凑在一起比划了半晌,梁辛和柳亦看得面面相觑,弄不懂他们想说啥。

柳亦猜得不耐烦了,干脆站起来,对梁辛道:“我出去看看……”

梁辛担心外面会有什么凶险,也站起来:“我随你一起去!”跟着又转身对拓穆颚布苏恭敬道:“老爷子,我们出去看一眼,马上便回来。”

拓穆颚布苏‘嗯’了一声:“去吧,小心些,要是真有应付不了的敌人,就引进来!”

梁辛和柳亦大声应诺,对着娃娃蛮打了个手势,闪身进入隧道快步向着外面奔去。

大毛小毛自然是撒腿就跑,倒是秃脑壳,听到怪笋里传出说话声先是吓一跳,小小的身体高高跃起,一双小眼睛用力眨巴了几下,继而又见‘梁同类’对怪笋恭敬有加,它也不甘人后,从胖海豹身上跳下来,三摇两摆冲到过来,扬起脑袋咚咚两声,撞了怪笋两下,这才转过身,大呼小叫地追着众人向外跑去。

两个青衣的脚程何其迅速,没一会功夫就从山底奔出,梁辛在最前,就在他冲出矿洞的同时,七蛊红鳞迎风而起,护住了所有人的身形。此刻正值黑夜,海天之间混沌无光一片漆黑,四下里尽是海水狂躁沸腾间爆发的激流扑涌声,听起来让人心浮气躁。

孤峰上却是一片安宁,不远处蒿草绳拉就的索桥仍在,十几头巨大蜥蜴正百无聊赖的闲逛。梁辛没发觉有什么异常,回头看看大哥,柳亦也撇嘴耸肩:“该不是两个娃娃蛮……饿了?”

说着,哥俩一起望向娃娃蛮,大毛小毛一起伸手,高高指向了半空,柳亦循着他们的指点望向天空,片刻后,他脸上的肥肉突然一抖,双眼也眯起了来,脸上的神情从不耐烦变作疑惑、凝重,继而渐渐化作喜悦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那、那是、那是星星?”

天空漆黑而混沌,可视线尽头处,正有一点朦胧银光,顽强而美丽地闪烁着,不是星光又是有什么!

梁辛的目力比着柳亦还要更强,此刻也把那一盏星光瞧得清清楚楚,神情之间早都是狂喜之色,憋了半天,突然哈的一声大笑起来。

这些天以来,天上始终浑浊一片,日不见骄阳,夜不现星月,而现在这一点久违的星光隐隐现出……这便说明,天空中的迷雾法术正在渐渐散去!

这让两兄弟如何能够不笑!欢喜之下把能手里的传讯铃铛全都摇了个遍,赶紧从老家喊人来接他们……

不久之后,哥俩美滋滋的回到山底,也不等怪笋发问,就把外面的情形说了个清楚。

拓穆颚布苏闻语气轻松,可声音还是硬邦邦的,听上去感觉好像往耳朵里钉木楔子似的,说不出的别扭:“论起根源,外面的迷天法术,算是女魔发动的,现在她已身死,法术自然也就散了,不足为奇。”

女神仙相一死,外面便显出了星光,梁辛在重返山底的途中就已经想到了,这段时间里让他们费尽力气寻找的‘迷天法术根源’,就是这个一字成道的女神想象。现在听拓穆颚布苏这样说,倒并不觉得意外,不过真正让梁辛纳闷的是,藏身怪笋里的老头子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。

拓穆颚布苏为人有几分书呆子气,但是并不傻,很快就看出了梁辛的疑惑,呵呵笑道:“所有的事情,都是女魔自己告诉我的,其中的缘由一会便会说到,现在单独摘出来解释,又会牵扯出你们一大堆的问题,麻烦得很。”

闻言后梁辛笑呵呵的点头,暂时放下疑问,伸手指了指怪笋,又把话题拉回来:“这个天地岁是件什么样的宝贝,真个关系到天赐神力?”

“不知道天地岁无妨,但你们总知道另外一样事物吧:太岁!”

就算再怎么孤陋寡闻,梁辛和柳亦也知道‘太岁’。古语称之为‘肉芝’、‘聚肉’,这种东西形态各异颜色不一,而最稀奇的是,没有人能分得清它到底是动物、植物,抑或菌菇。‘太岁’没鼻子没眼睛,更没有头颅四肢,看上去就像一大团皮肉,摸起来也弹性十足,可无论放多久,它都不腐烂,相反还会缓慢生长,若以刀割划,外皮之下尽是嫩嫩白肉,可无血无汁。

中土上关于‘太岁’的说法林林总总,各不相同,其中最主流的两个说法,干脆截然相反。

第一种说法将其视作大凶之物,自古便有‘命犯太岁’一说,传此物现身之处,必有大难;另一种说法则把‘太岁’当做天材地宝,有缘之人服食之后,便可呼风唤雨,立地封仙!

‘太岁’属土行可天性喜水,虽然是个奇怪物,不过并不算异常罕见,在民间偶尔会有发现,大都出现在水土相间之处,比如古井、泥沟或者浅溪中。也有过不少修士曾经采撷太岁,想用以炼药凝丹,可所有的努力都化徒劳,这种东西对修行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效果。

柳亦的目光闪烁,望着那根怪笋:“这个怪、怪那啥是一只太岁?”

“是太岁,不过不是普通的太岁!”拓穆颚布苏没继续说下去,而是又把话题给岔开了:“另外,你们知不知道‘开天封仙’的典故?”

梁辛和柳亦一起点头。

天地初开,世界上没有规则可言,只有无边地混沌,经过无数法力强大的圣人和妖鬼怪物的努力,才最终破掉了混沌,让阴阳分开,天道也得以成形。

而天道初成之际,当初破除混沌有功的圣人和怪物也得以飞仙封神。在这一道天地轮回中,第一批悟道飞仙之人,便被称作‘开天封仙’。

拓穆颚布苏连提两个重点,梁辛哪还能不明白,瞠目道:“您老的意思……这棵笋子,原本是一颗太岁?混沌时就存在、成精的太岁?被‘开天封神’的太岁?”

拓穆颚布苏嘿嘿一笑:“不错!它是天下间所有太岁的祖宗、飞仙后留在世间的法身,所以才被称作天地岁!”说着,停顿了片刻后又夸赞了句:“你这娃娃倒不算蠢笨,还对得起身子骨里的梁家血脉。”

梁辛把胸膛挺得老高,笑得挺客气。柳亦则追问道:“这枚天地岁,又和中土凡人的天赐神力有什么关系?”

这次拓穆颚布苏过了片刻才缓缓开口:“远古时,那群魔头自大海另一端东渡之前,此间的情形不是现下的样子……”

杂锦孤峰下的情形一目了然,天地岁长在泥土中,在它旁边则陈列着一口古井。

可是在远古时,原本没有那口古井,天地岁之下也不是泥土,而是一眼泉。泉水所连接的地下水脉蜿蜒曲折,方向上却直返中土,与中土上诸多庞大的繁杂水系多有交汇。

听到此处,梁辛忍不住低低地惊呼了一声:“下面的那道地湖,竟然和中土相连?”

柳亦也跟着接茬,笑道:“早知道就顺着地湖游回去了哈!”

不料拓穆颚布苏却骂了声:“放屁!我说的是远古时的水脉!远古水脉直连中土,可古井下的地湖只与凶岛相通,根本就是两回事!我正说着一半,你们莫在胡猜,否则越说越乱!”说完,又意犹未尽的骂了句:“都是糊涂蛋,哪有梁老大一分半点的精明!”

老头子骂得斩钉截铁,好像都忘了,刚刚自己还夸过他聪明来着。两兄弟缩着脖子对望一眼,谁也不敢说话了。

拓穆颚布苏这才继续道:“远古时,这枚天地岁与中土水脉相连,它生性喜水,灵气也能通过水源来传递,天长地久之下,中土上也衍生出无数天地岁的化身,就是所谓的太岁了。在第一次九星连线、神仙相东渡之前,中土上太岁随处可见,而且也要强壮得多,我听说远古的太岁,有的甚至长得大如山岳!”

在行属上太岁算是土行的怪物,而远古时的太岁因为与天地岁相连,无论从体型还是法力上都要强大得太多了。太岁的气息、力量对于练气修天之人毫无补益,可是对于命中土行旺盛的凡人,却有着极大的好处。所以在那时,土命的凡人如果生在太岁旁,都会变得异常强壮。

厚土承天,滋养万物,土命凡人于太岁处得到了能力也各不相同。

至此梁辛也终于明白了,从古至今,所有凡人神力,全是拜太岁所赐,与其说是天赐神力,倒不如说‘太岁赐神力’!

说到这里,拓穆颚布苏突然叹了口气:“太岁大凶,现身处必有大灾;太岁大吉,有缘得知立地封仙……嘿,这两种说法,其实都是对的!”

梁辛皱了下眉头,太岁大吉的说法他能明白,土命凡人能从太岁处得到神力,立地封仙虽然有些夸张,但也能算确有其事;可太岁大凶为啥也是对的?

柳亦和梁老三一样迷惑,不过刚被骂完,不敢再胡乱发问了,嘴唇动了动又强行忍住。

“天赐神力分作两种,一种是与生俱来,从打落地那天起就身具大力;而另一种则是突然觉醒,一直是个碌碌凡人,不知哪天一觉醒来,突然变成了一方强者!前一种还好些,后一种却为祸巨大!凡人啊,嘿,嘿嘿!”说着,拓穆颚布苏冷冷一笑:“你们可知,远古时于真正的凡人而言……天赐神力之祸,要更甚于仙人之祸、妖魔之祸、猛兽之祸!”

梁辛的眼皮子微微一跳,拓穆颚布苏的意思他完全能懂,甚至不久前还着实矫情过了一阵……

“当初我和梁老大一心只想着搬山,却从未想过天赐神力之祸……若是梁老大在此,得知了那些远古时的真相后,怕也不会来动这棵天地岁了!”

虽然拓穆颚布苏没说远古时,天赐神力者到底如何‘祸害’普通人,梁辛却也能尽数想象得到,当即点了点头。

柳亦则呵呵一笑,开口叹道:“别说天赐神力者,就是个村子里的土流氓,仗着身体强壮,也会欺负四邻,横行乡里;就是个小小的县吏,也会仗着手上那点权力,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为所欲为,这道恶劣根子与生俱来,再配上绝大的力量……嘿。”

拓穆颚布苏这次没骂人,而是淡淡的附和道:“相比之下,那些修士心中,没太多凡间的欲望,对普通人的危害也就小的多了……搬山是不错的,不过要靠这棵天地岁来搬山,却是大错特错!”

说着,拓穆颚布苏沉默了一阵,缓缓吐出了一口闷气,继而笑道:“幸好,这件事没做成啊。扯得远了,咱们继续说这里的事情。”

梁辛也伸了个懒腰,神情再度放松,盘腿坐到天地岁旁边,笑了。

先祖力量强大,可也打了不少败仗;先祖智计绝伦,可也有失算的时候……对梁一二当年事迹了解得越多,梁辛就越觉得,他老人家是人而不是神,这种感觉很古怪,或许少了些崇拜、希望,可又多了几分亲切、鲜活!

拓穆颚布苏的语气轻松了许多:“说过了天赐神力、天地岁,下面就该说说这些魔头了!”说完,还自顾自的感慨了一句:“嘿,这后面的事情,可更大得很了!”

可接下来,老头子并没有直接开口,而是在寻思片刻后,让梁辛先把他们这边所知的、有关神仙相的诸事都细细讲来。

两个青衣你一言我一语,把事情说了个明白,拓穆颚布苏才笑道:“想不到,你们知道的事情还不算少,这便好讲得多了!”

说完,拓穆颚布苏咳嗽了一声,终于说到了重头戏,而他说出的第一句话,就让梁辛大不开心:“天猿和神仙相是一丘之貉!没有天猿,神仙相根本就没法子无法来到中土。神仙相所居之地荒瘠贫凉,压根就没有树木,自然造不来舰船,他们能够渡海,靠的就是天猿织锦。”

其实梁辛心里早就有了这个想法,只不过一直都不愿承认罢了。此刻拓穆颚布苏言之凿凿,再也无可逃避,梁辛再重重一叹的同时,心里倒也释然了,如此的话,倒有两件事能肯定了:

中土上,原本就没有天猿这一族,它们是远古时和神仙相一起渡海而来的,或者说,天猿一脉,干脆是神仙相的附庸族;

猴儿谷天猿一脉的先祖,应该是奉了那个神仙相叛徒的号令,一起谋反,将那支神仙相大军永远封印在了大眼之内。不过,从葫芦师父那里就能看出来,它们早就和中土上的神仙相没有了牵连,虽然奉祖先号令永远不会离开苦乃山,可实际上也算是得到了自由,无拘无束,悠闲度日。

拓穆颚布苏没太注意梁辛的神情,又继续道:“这座凶岛上的魔头,和你在中土发现的那些神仙相,是同一批人,只不过,沦落到此的不走运罢了。上一次九星连线,神仙相集结了绝大多数族人,自大海彼端,搭乘洋流一路东渡,结果在混沌海域内正碰上逆流而上的巫蛊传人。”

一提到这事,梁辛心里就更不得劲了,柳亦也是满脸的不痛快,要知道那一支巫蛊弟子组成的舰队,算得上是远古中土时最精锐的力量,战力何等强大,所乘战舰又是至宝阴沉木所造,结果被这群‘外国人’打了个全军覆灭……

即便梁辛刚刚见识过神仙相的本领,心知肚明凭着人家的修为,在中土上绝对横扫一大片,什么五大三粗十三蛮,一字成道之下只有瞪眼等死的份,但是这也不能耽搁他心里那份不舒服。

拓穆颚布苏一笑:“其实这件事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!其一,神仙相的故居之处,生存恶劣到难以想象,远非中土上的凶蛮之地可以比拟。而混沌之海则是天下第一等的险恶所在,在那里决战,神仙相比着巫蛊高手,要更适应环境。这就仿佛……”说着,老头子琢磨了下,举了个差不多的例子:“这就好像,巫蛊高手是江南之地长大的猎犬,神仙相则是寒冷草原上的巨狼,而猎犬、巨狼的战场是在天寒地冻的极北冰原……这样打下来,你说谁会赢?”

梁辛点了点头,脸色却没好转多少,不管怎么说,人家神仙相元气未伤,而巫蛊高手死得一个不剩,在这样悬殊的结果下,适应环境之说不像个原因,而更像个遮丑的说辞。

柳亦叹了口气:“这是其一,那其二呢?”

拓穆颚布苏笑了起来:“巫蛊弟子全军覆灭,的确是一败涂地,临死前都没能给自己拉上几个垫背的,但是实际上,那支浮海东渡的神仙相大军,却吃了个天大的亏!”

青衣兄弟一下子就来了精神,忙不迭的追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拓穆颚布苏嘿嘿笑道:“神仙相集全族之力东渡中土,出发时共有四千之众,另外还有三千多天猿随行,可最终到达中土的,两种怪物加在一起还不到两千,它们会有如此惨重的损失,全是拜那些巫蛊前辈所赐!侍弄蛊术的人,天生都有一副虐戾心肠,混沌之海那一仗他们死不瞑目,又岂会让那些凶手神仙相好过!”

说到最后,老头子干脆放开声音,哈哈大笑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24章 两个问题 下一章:第226章 巫蛊手段
热门: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仇恨的证明 千劫眉·神武衣冠(第二部) 昆仑传说·月之暗面 肖申克的救赎戏 天涯双探2:暴雪荒村 人间的十字架 妖女的复仇 唐朝诡事录3·大结局 迷宫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