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章 两个问题

上一章:第223章 人在何处 下一章:第225章 天赐神力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又闹鬼了。

打从地湖深处捞起的那具骸骨就摆在脚下,歪歪斜斜、乱七八糟。

柳亦脸都白了,独手在衣服上胡乱抹着,讪讪地笑道:“这个、您、您老修为惊人,法身虽丧可元神尚存,这是传说中才有的本事,咱们后学晚辈先前哪能想得到,还以为这是具无主的尸体,所以用上了辨骨之术。”

柳亦脑筋转得快,老头子一句话,他就明白现在说话的老头子不是个人,而是一段魂魄。梁辛从湖底打捞上来的骸骨,就是人家生前的身体。

骸骨是从辗转神梭中‘吐’出来;老头子是骸骨的元神魂魄;辗转神梭听老头子指挥……如此一来,事情倒尽可解释得通了。

梁辛也忙不迭的从一旁点头,陪笑着又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还请您老示下元神所在,让我们兄弟先行谢礼。”

骸骨腐烂得干干净净,连一条肉丝儿都没剩下,根本无法让魂魄容身,老头子的元神应该寄于其他地方,按照梁辛的想法,多半是在这盏辗转神梭上,不过这事不好说,问清楚了再磕头比较好些。

老头子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:“要磕头,就过来吧!”

先前他的声音飘渺无根,原本寻不到来源,不过说这句话时,每一个字都归拢一处,变得清清楚楚,声音的出处,分明就是那只怪笋发出来的。

两兄弟都大感意外,对望一眼之后,暂时也不多问什么,并肩走到怪笋跟前,恭恭敬敬的下拜道谢,柳亦同时大声说道:“末学后辈,大洪九龙司,青衣柳亦、游骑梁辛拜谢前辈救命之恩!”

在恶战之前,柳亦辩骨‘尝’出了老头子是死于两百年外、五百年内,后来女神仙相来得突兀,让他们没能来得及讨论这件事,不过哥俩心里都是一般的想法,这个老头子多半就是搬山院中的前辈人物。

古井、怪笋、天猿骸骨、蛮子杂锦,孤峰下面的诸般古怪事物,无论哪一样都要追溯到万年之前,唯独尸骨才区区数百年……凶岛上藏着重振天赐神力的秘密,关联何等重大,以梁一二的手段和韬略,就算他不亲自带队,也必定会派遣心腹高手过来。

三百年前,一支搬山精锐自海面猛攻,老头子则带着自玲珑玉匣中启出的宝贝,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直接进入地湖,直击要害!这样的阵势、实力才说得过去。

再加上老头子操着一口流利的大洪官话,两兄弟基本确定了他的身份,有了青衣这层关系,啥事都好办得很,柳亦自然要大声报上家门。

不过哥俩下来的时间不短,其间更是多次讨论,照梁辛估计,老头子早就知道了他们的身份。

但是又让哥俩颇感意外,老头子的语气里陡然透出了几分喜悦:“你们两个娃娃居然也是九龙司的?起来说话吧!”

柳亦并未起身,而是由跪改坐,笑道:“您别戏弄晚辈了,我俩下来这大半天的功夫,没少胡乱猜疑,早都把身份泄露个一干二净了。”说着,他从腰带下取出了始终妥帖收藏的青衣命牌,对着怪笋亮了亮。

“好家伙,还是个千户大人!”老头子的语气里,终于带出了一份真正的笑意,不过他的声音还是硬邦邦的,虽然苍老,但那股不谙世事的学生气却浓重的很。

这个老头子不是鬼不是妖,只能算是一段残损的元神,这几百年里寄于怪笋中苟延残喘,其间绝大多数时候都沉睡不醒,胖海豹‘咬他’的时候,他才缓缓苏醒。

可他元神羸弱,从苏醒到清醒,也需要一段时间,差不多等到他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时候,女神想象也追杀了上来,所以先前一直没有开口。

大概解释了下,老头子的声音愈发清晰了些:“时隔三百年,终于有青衣到了,可是梁大人派你们来的?他、他现在还好……”说到一半,他的声音就颤抖了起来,下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!

梁辛愣了愣,孤峰之下暗无天日,老头子又怎么知道已经过了三百年?

柳亦也不易察觉地皱了下眉头,当即追问:“您老怎知,三百年了?”

“这个回头再说!”老头子只一个劲的催促着让他们快快回答问题。两兄弟也不隐瞒什么,先是梁辛开口,把他们离开轱辘岛之后、被蛇蜕拉扯到此间的诸般经历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等梁辛说完,柳亦又把梁一二的遭遇大致说了遍。

老头子三百多年不曾得到过外面的消息,根本不知道梁一二已死,闻言后只发出了‘啊’的一声惊呼,之后再没有只言片语……

足足等了有一炷香的功夫,老头子才再度开口,声音变得虚弱了,若不是梁辛柳亦都是非凡的耳力,几乎都难听听清他在说什么:“怎么可能?一个凡间皇帝……就凭大洪太祖那点本事,岂能杀得了梁老大!”

这个问题岂止老头子不明白,几乎所有知道梁一二的人,心里都有这么个疑问,梁辛和柳亦又如何能回答得出,对望之下兄弟俩同时苦笑摇头,梁辛岔开了话题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您老认、认得梁大人么?他老人家的修为、为人……”

“修为?”也许是因为得知梁一二的死讯,也许是因为梁辛的问题实在可笑,老头子的语气又变得漠然起来,冷冰冰的回答:“梁老大的手上,有三只玲珑玉匣,你说,他的修为会怎样?这把辗转神梭,便是出自三匣之一,也是梁老大转赠于我的。”

梁辛倒抽了一口凉气!他猜到先祖的修为多半来自玲珑玉匣,可他做梦也想不到,梁一二手上竟然有三只玉匣这么多。

柳亦想的比梁辛还要更多些,栖身怪笋的老头子,不仅知道梁一二的功法来历,甚至还得到了一件至宝,不用说老头子和梁一二的交情,要比着宋红袍、宣葆炯更近些,绝对算得上是心腹或者兄弟了。

当即柳亦一伸手,重重敲了下自己的脑袋,对着怪笋道:“光顾着诉说过往,竟忘了请教您老尊姓高名,仙山福地,万请恕罪。”

老头子淡淡的回答:“我的名字有些古怪的,拓穆颚布苏,没门没派,平时不办差、也不跟在梁老大身边,要是他有什么棘手事,自会召我相见。”

算起来,老头子的身份和行踪应该和宣葆炯他们差不多,这是梁一二的办事风格,真正的心腹高手都不带在身边,而是藏于凡世。这倒没什么稀奇的,让柳亦和梁辛纳闷的是,这个老头子的名字。

拓穆颚布苏。

梁辛奇道:“您老是草原出身?这一口官话说的忒地道。”

这时候柳亦笑得别提多亲切了:“那敢情好,我们和草原也有着一份大渊源,越算越亲近,真正一家人了。”

梁辛点头帮腔:“没错,他媳妇是阿巫锦。”

不料拓穆颚布苏根本不买账,冷哼答道:“我是正经的中土人士,名字也不过就是个代号,其间的缘由回头再说。”

柳黑子略略琢磨了下,就眼前情形而言,老头子躲在怪笋中,手上又有件厉害的法器,根本不用忌惮自己兄弟,更没必要撒谎骗人,对方说话做事都无可怀疑,当即转过头,对梁辛微微眯了下眼睛,示意他可以相认。

梁辛一点就透,当即腰板一挺,再度跪于怪笋前,肃容道:“梁家后世子孙,梁辛、梁磨刀,拜见长辈!”说话之间,砰砰的磕头,一丝不苟的行礼。

拓穆颚布苏一愣,连忙追问缘由。梁辛当即把自己的身世说清,自然也会把风习习、猴儿谷天猿、宋红袍、东篱先生这些能证明自己身份的经历一一点出,柳亦在旁边跟着帮腔。

除了猴儿谷天猿之外,风习习、宋红袍、东篱先生这几个人物,拓穆颚布苏全都知道,甚至东篱卧底修真道,执行仙祸的计划,他也一清二楚。不过宋红袍‘行刺’梁一二之事,他却并不了解。即便如此,也足以证明梁辛的身份了。

拓穆颚布苏先惊后喜,喜过又悲,可他人在笋中露不出表情,而且又不善言辞,这番悲喜之情,也仅仅是来回来去的那几个字:好得很、只可惜……

梁辛易动情,跪在一旁,心里也着实的唏嘘,正在感慨之间,直到半晌之后,柳亦才笑着岔开话题,称呼上也跟着一起改得亲热了许多:“老爷子,您这是……”

到了现在,拓穆颚布苏自然不会再隐瞒什么,把自己这边的经历和盘托出。

事情和梁辛、柳亦先前的估计差不多,三百多年前,梁一二发现东南大海中,隐藏着天赐神力的秘密,一番准备之后,派遣一批精锐出海。

说到这里,拓穆颚布苏突然岔开话题,毫无来由的又去解释自己的宝贝:“辗转神梭,大小随心,于攻敌之际,有两般变化,其一,可单独击出,势如电威如雷;其二,还可与主人合身一处,威力平添数倍。”

梁辛也由此恍然大悟,老头子死的时候,正与神梭合身一处抗击强敌,所以他的尸首会存于神梭中。

“放眼中土能挡下我这合身一击的人没有几个……不过,辗转神梭真正的用处,却不是攻敌,而是……遁!”拓穆颚布苏声音突然响亮了起来:“上天入地,三江五湖,凡五行所在,不管水深火热,不管金坚石硬,只要我心念一指,神梭便载着我弹指而至!”

辗转神梭,可以用来攻敌,而它最大的用处,就是能带着主人辗转千里,无论哪里都能去得!这是件绝顶遁法宝贝,功用上与青墨的铁血大旗有几分相似,可效果不知要强上多少倍。

不过,就算宝贝再怎么灵异,破空虚度的速度再怎么快,也得先知道具体的位置才能去,所以刚开始拓穆颚布苏也只是到海边待命,等待讯号,随时准备发动神梭。

搬山精兵出海寻找天赐神力的秘密,在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有个模糊的方向,并没有确切的目标,几经辗转飘荡数年,终于发现了这片恶海凶岛。

大海中传回了讯号,梁一二当即带领着另外几个心腹好手,赶到福陵沿海,与拓穆颚布苏联袂出发。

说到这里,梁辛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惊讶,‘啊’的一声惊呼了出来:“我家先祖,也、也远征出海了?”

拓穆颚布苏似乎嫌他大惊小怪,语气里略带责怪:“这是自然,梁老大立志搬山,若能重振凡人天赐之力,那伙子修士还算个屁!这件事何其重要,他哪舍得不亲自出手!”

所谓的搬山精兵,其实也只能算是一路探马,一进入凶险海域就被海鬼们打得损伤惨重,好在他们查明了方位,传回消息后就此退兵。

梁一二等人得到了坐标,搭乘辗转神梭,直接冲上了凶岛。由此,也正面对上了尾巴蛮真正的主力!

三百年前的尾巴蛮,远比着梁辛了解的更多更强。

不久前梁辛逃往凶岛的时候,只有百多头健蛮列阵滩涂,也正是因为三百年前,凶岛尾巴蛮这一族,被梁一二打得元气大伤。

即便老头子不善言辞,梁辛也能听明白,先祖在凶岛上的那一战打得何等惨烈,梁一二等人边打边寻找天赐神力的根源。

不久之后,跟随梁一二一起登上凶岛的精英高手,除了拓穆颚布苏之外,尽数死在了尾巴蛮的疯狂的围攻之下,而他们也终于发现了杂锦孤山的异常。

梁一二手上没有金鳞,没法在应付蛮人狂攻的同时挖穿层层杂锦。而辗转神梭的遁术,也是法术,无论金木水火土何种行属,只要是五行之地它就能穿梭自如,可杂锦行属古怪,不在五行之列,以神梭的灵异,都不能直接洞穿它。

而就在此时,竟然有个神仙相突然跳了出来,对着梁一二出手了。

梁辛情不自禁转头望向了横尸井旁的魔女,拓穆颚布苏却笑道:“不是她,岛上的那个,是个男的。那个人有伤在身,本来一直隐忍不肯出手,可后来尾巴蛮被打残了,他才迫不得已跳出来……”

形式危在旦夕,梁一二明白此战已经必败无疑,不过他们上岛不是来杀敌掠地的,只求能找到天赐神力的秘密,当即梁一二独撑大局,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攻势,硬生生替拓穆颚布苏挡出了一片太平之地。

辗转神梭攻敌时随心而动,施展遁法的时候却需要一段准备时间,其间决不能被打扰。拓穆颚布苏也不废话,趁着这个空子发动辗转神梭,避开孤峰遁入地下。

当初,拓穆颚布苏的本意是先深遁土中,找到杂锦孤山的底部再折返向上,不料这样一来,却进入了岛下那座庞大的地湖内。

更让他没想到的是,地湖里,又出现了一个神仙相。拓穆颚布苏合身于神梭之内,与敌人恶战一番,可终归不是人家的对手,被活活震死在神梭里。说到这里,他森然冷笑:“杀我的那个,就是她了!”

拓穆颚布苏法身已丧,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他的元神竟然并未就此散碎,飘入水中之后,马上就感到湖中存在着一股强大生机,本能驱逐之下,他混混沌沌的一路上浮,最终跃出古井,发觉生机的根源便是这棵怪笋,从此栖身其间,直到现在。

柳亦皱眉道:“水里得了怪笋的灵气……这根怪笋有养魂的效用?”

拓穆颚布苏并没有直接肯定:“养魂的效用,肯定是有的,不过,应该不止那么简单……这件事很有些蹊跷的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语气也充满了疑惑,不过没再说继续说下去,语气一转淡淡说道:“我这边的经历,便是如此了。”

梁辛情不自禁的追问了句:“那、那我家先祖……”

话没问完,梁辛便摇头苦笑了起来,梁一二后来肯定是逃离了这里,不过具体的情形,拓穆颚布苏和他相隔两重天地,又怎么会知道。

柳亦的神情也警惕了许多,低声提醒梁辛:“按照老爷子的说法,岛上还有一个神仙相,男的。”

海底恶炎能砸塌半座凶岛,能毁掉一族尾巴蛮,可未必能杀死一个神仙相!

拓穆颚布苏却呵呵的笑了:“放心,那个怪物早就死了!我死在下面回不去了,梁老大苦等我不回,含恨败退而去;岛上的尾巴蛮伤亡惨重,元气大伤;而那个怪物,虽然打了胜仗,可旧伤发作之下,也没能撑上太久,就一命呜呼了。”

柳亦先是一愣,继而喜道:“您老是如何得知岛上的事情?”

拓穆颚布苏的笑声里,带了些得意:“我知道的事情,远比你们想象得更多!有什么不明白的,尽管来问就是了!”

柳亦和梁辛立刻来了精神,暂时先不去想先祖三百年前那一战,这一趟大海之行,他们憋了一肚子的问题,到现在总算遇到了个‘明白笋’,哥俩全都大喜过望,可张开嘴巴才发现,问题实在太多,一时间竟然不知该从哪问起。

琢磨了片刻之后,还是柳亦先开口:“苦栗子、蟠螭、尾巴蛮、火尾天猿、神仙相……都是咋回事?”

梁辛也跟着问道:“还有杂锦孤峰、天猿织锦、古井、怪笋、地下湖、玄冰底……又是咋回事?”

即便只剩一是元神、即便躲在怪笋里看不见神情,梁辛还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,拓穆颚布苏老人家傻眼了……

第一轮,问题只有两个,可这两个问题,无论想说清楚哪一个,都得是一番长篇大论,拓穆颚布苏根本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
“你们,他妈的……”先是愣了半晌,继而骂了句三字经,老头子才勉强抓住了一个话头,结结巴巴的回答:“怪、怪笋?没点见识的小子,胡言乱语,真真亵渎了这件天地至宝!给我记得了,它叫‘天地岁’!”

梁辛和柳亦正想追问天地岁到底是个什么宝贝,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,大毛小毛一前一后,手上还抬着犹自昏迷的胖海豹,咣咣咣的跑回来,先小心翼翼的探了探头,见到梁辛兄弟安然无恙,立刻欢呼了一声,跳进来对着梁辛哇哇怪叫,单手比划不停。

秃脑壳也挺着急,在胖海豹的胸口上不停转圈,小小的尾巴尖却始终指着隧道之外,不知道外面有出了什么事情。

不过,他们三个的语气虽然急促,但是并没有什么的惊慌之意,看起来外面发生的,来未必是什么坏事,可梁辛还是有些战战兢兢。

最近这段日子,过得有点太刺激了,老天爷保佑,快别闹了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23章 人在何处 下一章:第225章 天赐神力
热门: 龙神之雨 大漠图腾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与上帝的契约 广陵剑 贾志刚说春秋之三·晋楚争雄 帷幕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6·大结局 暗杀1905 华音流韶:紫诏天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