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人在何处

上一章:第222章 一字成道 下一章:第224章 两个问题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面前的女神仙相,那双倒长的怪眼仍留在梁辛身上,神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,分不清她是不知道还有其他人潜伏在侧,还是根本就不在乎。

星阵的攻势迅猛如潮,可他的力量来自天地之间,又怎么可能突破天地之道?在女神仙相的一字成道面前,星魂星阵干脆就是个笑话!

要是别人,说不定就收手不打了,可梁辛活到现在,全靠‘坚持’二字,哪肯停下攻势,即便所有的努力都化作徒劳,他也照样一丝不苟的打下去,苦斗之中,大声喝问:“你是哪个?”

女神仙相不答,不过梁辛也不是问她……

“死到临头,还提什么姓名。”果然老头子的声音,又响了起来:“这么打没用的,她只要一个字便能把你挫骨扬灰。”

梁辛脸色狰狞,身法已经发挥到了极致,星阵也随同他一起神出鬼没,但是再怎么突兀的攻袭,也冲不破敌人口中的轻轻一念!

柳亦被‘绑’在一旁,身体间明明有的是力气,可就是无法稍动半分,脸上的表情还维持着刚刚扑击时的狰狞,没有一丝的变化,看上去就像个泥胎金刚,虽然栩栩如生,但毫无生气……

老头子似乎看得无聊,干脆冷笑了两声:“当年我与这婆娘斗时,唤起的神通法宝强你十倍百倍,还不是一败涂地!要是你只有这点本事,趁早还是歇了吧。她现在逗你出手,是因为你的身法能突破的一字道,让她觉得奇怪。等她瞧得厌烦了,你的死期也就到了。”

梁辛打得心浮气躁,额头青筋直蹦,眼睛里尽是血色。这就是神仙相么?不止长了一副‘神仙相貌’,还有一身神仙神通?

心念一字,便是一道规则,她拥有的力量远超中土高手的认知!

梁辛不明白,不甘心的是:她已领悟天道,所以才能‘一字成道’,但是领悟天道的人,不是应该飞升天外,渡劫登仙了么?怎么还会光着屁股在湖里游泳?怎么还会跳出来和自己为难?怎么还要在杀人之前看上一场耍猴戏?

全没意义的恶战,梁辛咬牙苦撑。女神仙相却刚好与他相反,倒长的杏眼中,那份兴致盎然正渐渐消失,渐渐冷淡,梁辛的身法她已瞧得厌了。

老头子的声音也冰冷生硬:“死到临头了,你和你的黑胖子朋友,活到头了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女神仙相突然身形微动,看上去不过是一步轻踏,但是就这一步,便稳稳站到了正如电疾飞的梁辛面前,吐气开声,沉声断喝:“散”

梁辛甚至都闻到了,女神仙相口中散出的恶臭,这个女人,五脏六腑似乎早都腐烂成脓血了!

一字当头,灰飞烟灭。此刻梁辛的感觉只有两个字:消失。

他的力量,他的五听,他的身体发肤,他的皮肉骨血,所有的一切,就仿佛烈日下的浮冰薄雪,迅速的消失、消散。

自己的一切都不见了,却唯独还剩下一份……不甘心。身将死,执念起!

天道中,唯一一个已知的漏洞,执念。

放眼天下,也只有一件神通,能够让普通人突破天道桎梏……你有一字成道,我却天下人间。

柳亦不能稍动,可眼睛能看,耳朵能听:敌人一步逾距欺身而近,面对面向着梁辛吐出一个‘散’字,老三甚至连应变的机会都没有,眼看着就那么渐渐‘浅淡’、渐渐‘透明’,可就在下一个瞬间里,本该就此消散掉的老三,却在一声歇斯底里的长嗥中,再度饱满、再度真实了起来!

随即,一切都凝固了……梁辛周遭,一丈方圆,时间消失不见!

天下人间,梁辛的。

敌人的强大毋庸置疑,即便白狼重生,也休想在她画出的天道中逃生,梁辛更远远不是她的对手。如果女神仙相用普通的修士神通,甚至用拳砸,用脚踹,用身体撞,梁辛都只有死路一条……可她偏偏要用‘一字成道’。

平心而论,这一战来得虽然突兀,可战况从开始就一边倒,梁辛就算再怎么不甘心,潜心中也明白这次必败必死。有了这个‘思想准备’,执念也就不会太强大了。

当‘散’字成形时,他虽然也爆发了执念,不过这份执念,远不足以支撑起他发动天下人间。

如果面对其他的神通或者力量,此时梁辛已死。但是女神仙相用来击杀梁辛的手段,是道,是规则。

偏偏天下人间,就是针对天道漏洞而创的邪魔神通。天下人间和天道,就仿佛是一双天生的‘对头牌’,与其说是梁辛在临死前以执念激发天下人间,倒不如说是在‘一字成道’的反复压迫下,梁辛体内的魔功自然而然的现身反弹!

就连老魔头将岸也从来不曾想到过,有朝一日,他创出的天下人间,竟然会和一字成道对上!若他泉下有知,只为这一个瞬间便会狂笑三天。

两个生死仇敌,在天下人间之内贴身而立,梁辛甚至能感觉到,赤身裸体的女人,那两团饱满的绵软正紧紧挤在自己胸前。只可惜,身体完美无瑕,长得却不是人样,让生死一线中的香艳刺激变成了恶心难过。

女神仙相仍旧微笑,只不过这份笑容,已经变得僵硬了,仿佛顽童画在石头上的笑脸,难看而毫无生气。

梁辛身法不停,躲避着身边的乱流,明明与敌人鼻尖相对,但就是没机会抬起手给她一拳。

随即,梁辛就发现,女神仙相的眼睛里正缓缓的透出一份吃惊……梁辛比她还吃惊,这个女人的目光仍自流转,这便说明,天下人间还不足以完全捆缚住她。

果然片刻之后,陷在天下人间中的神仙相,长在眼睛下面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,继而她的面皮开始费力的抽动,嘴唇也在颤抖着,显然,她正竭尽全力,想要挣脱魔功!

梁辛心头大骇,急忙催动心念,游弋于天下人间之外的七股残鳞,感受到主人的召唤,立刻飞舞而起。

在对付海鬼大阵的时候,梁辛就发现,在他发动魔功时,仍旧能够通过心念来指挥星魂,只不过他还不知道,如果红鳞进入天下人间,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效果。

天下人间之内没有时间,除梁辛自己,无论什么陷入其间都无法稍动,可星魂的力量来源于他,星魂和他是一个整体,而戾蛊红鳞也成了他身体的延伸。由此而论,梁辛能动,红鳞就应该也能动。

残鳞飞舞,电射而至!没有丝毫的阻隔,更没有丝毫的停顿,那七道血色光芒就在主人的催动下,一头扎进了天下人间,在魔功的范围之内,红鳞仍旧能够移动。

梁辛只觉得一腔热血尽数沸腾,顷刻间化作了巨大的喜悦,如果说天下人间是天道的漏洞,那承载了戾蛊的星魂,无疑就是天下人间的漏洞。

既是外物、又是身体的一部分,两种绝不可能同时出现的属性,在红鳞上集于一体,让它们能够在天下人间之内移转无碍,却又不受乱流的反噬!

何止是开心,简直要兴奋的爆炸了,戾蛊红鳞能够用于天下人间之内,梁辛比谁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!从今以后,只要他能发动天下人间,敌人便只剩下一条死路……

可是梁辛那声欢呼,从他肺腑中冲起,在经过喉咙、挤出嘴巴之后,却变成了一串惊呼……残鳞固然好用得出乎意料,而女神仙相的身体却更显得匪夷所思。

七盏红鳞呼啸而至,狠狠击中了敌人,即便残鳞不如大片的红鳞,其间所蕴的力道也非同小可,甚至因为残鳞的边角嶙峋,锋锐之处更尤甚整片的阴沉木耳。

但是那个赤裸的身体,竟好像浑不受力似的,残鳞全力一击之下,肉眼可见,着力处的皮肤真就如水一般,轻轻荡起几圈细小的涟漪,不着痕迹便化解了星魂之力!

梁辛心念不停,残鳞流转如风,暴风骤雨般攻向敌人!女神仙相却不当回事,笑容又复鲜活了!唇角两端抿起的笑纹在她凝脂般的脸颊上,渐渐的扩散开来;倒目中的眼神,也从骇然、惊恐,变成了从容和不屑。梁辛却没有一点办法,他还没学会克服乱流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,从一具‘泥胎石像’,慢慢又变回‘活人’。

艳艳红唇,微微挣开了一条缝隙……过了不知多久,天下人间终于再无法阻挡女神仙相那一字断喝:“杀!”

声音轻且妩媚,甚至因为魔功的影响,让女魔的轻叱听起来,像极了一声梦呓、呢喃。

梁辛的心头一沉,人力有穷尽时,就算他拼出了全力,但还是败了。

一字成道,生杀予夺!

腰腹间,陡然传来一阵巨疼,一股可怕的力量,狠狠撕掉了他的一块皮肉。梁辛心中苦笑,敌人的‘杀’字天道,是腰斩么?可很快梁辛就反应过来,腰间的伤势,和神仙相的‘杀’字没有一个大钱的关系,那是自己心神慌乱下,被穿插呼啸的乱流所伤。

乱流还在,天下人间还在,‘我’还在,那神仙相的‘杀’字跑哪去了?梁辛一惊而醒,急忙提起精神,再看女神仙相,目光里的蔑视尽数变作了疑惑。

‘杀’字没错,却未成道!

梁辛眨巴了眨巴眼睛,继而恍然大悟。魔功天下人间,是靠着天道漏洞而建立的小小空间,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天道。没有天道,又哪来一字成道?

别说只是一个‘杀’字,女神仙相就算抱着本天规戒律喊破了喉咙,也休想让梁辛断一根头发。

此间,无法,无天,更无道!

……

小小一座天下人间里,梁辛和女神仙相换过一轮攻势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戾蛊残鳞在梁辛的指挥下已经发疯了,狂猛不断的轰击着敌人,女神仙相的身体再怎么特殊、坚韧,也有些承受不住了,渐渐开始颤抖了起来。可是这份颤抖,对于梁辛而言绝不是好事。

敌人挣扎的幅度越大,天下人间承受的反挫之力便越沉重,梁辛身上的压力也就越可怕……

女神仙相没了一字成道,但是还有一身不应存于天地间的浩瀚神力!此刻她正在拼出所有的力量,想要挣脱天下人间的桎梏,手臂一分一分的抬起,十指手指正缓而又缓捏做拳槌,她的动作迟缓,目光里更饱蕴痛苦,不知是因为吃力,抑或是残鳞打得太狠。

梁辛能做的,也只有拼命躲避着越来越激烈的乱流,用所有的力气去苦撑、维持着天下人间……不知不觉里,残鳞在反复不休的撞击下,又经历了不知几轮残碎,现在的星魂栖身的鳞片,比着指甲还要小,杀伤力自然远逊;那具赤裸的身体上,也斑斑点点迸现出无数血迹,衬着她的冰肌雪肤,映出了一份触目惊醒。

天下人间之内,时间根本就不存在,瞬间和永恒没有丝毫的区别,由此在其间恶战的两人,所承受的痛苦也被延长到无限,仿佛与生俱来,仿佛穷尽天地!

就这样不知相持了多久,终于,在一声淬厉得好像撕破了咽喉才发出的惨叫中,梁辛仰头喷出了一口鲜血,身体重重的向后摔出,一直砸在了杂锦上,天下人间,散碎无形!

女神仙相七窍流血,神情里早没了最初时的淡然微笑,换而狰狞和痛苦。

天下人间就像一个牢笼,她拼出神力终于将其粉碎,可是在力量与牢笼的对撞中,她的身体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

不等梁辛的身体落地,女神仙相就怪笑了一声,张开嘴巴,想要喝破梁辛的小命,她又重返天地间、重归天道下,又可以一字成道,用一个字,要了梁辛的命。

她已开口,咒令将起!

梁辛闭目等死……他所有的力气都在天下人间中耗了个一干二净,现在让他动一根小手指头,和让他去抗起苦乃山跑二十里,也没有分毫的区别了。

但是还没等女神仙相的咒令出口,先前沉默良久的那个老头子声音,突然咆哮响起,两个字:“辗转!”

老头子的声音依旧虚弱,可语气中的那份混横,却无论如何也抹之不去。

两字之下,梁辛就觉得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突然降临,好像有什么东西,本来生长在自己的身体里,但是此刻却成精了,要拱破自己的皮肉冲出来……要冲出身体的是什么,梁辛自己也不知道,心肝脏?还是骨头血脉?

是那柄怪梭!

在老头子的号令之下,梁辛从湖底收来的怪梭,陡然冲破了他的须弥樟,去势如电激射女魔。

那只怪梭在湖底的时候,身长百余丈,山底空旷却不过五丈方圆,本来绝容纳不下,可巨梭突出须弥樟,现身之下,竟然缩小了许多,此刻不过三丈长短,比起一条白蜡杆子也差不多。

怪梭两头尖尖,首尾锋锐处堪比长缨,而此刻,它的一端,正刺进了女神仙相的口中!

一字成道,变成了一声模糊的惨叫……

而怪梭去势不停,带着女神仙相直飞数丈,最终狠狠将其钉在了重重杂锦之上!

赤裸的身体,剧烈的抽搐着,而那张神仙脸孔已被打了个稀烂,已经活不成了。谁还能再看得出,石壁上那具惨死的尸体,几乎无敌于天下。

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直到此刻,梁辛才把自己那声痛吼喊出来。

兔起鹘落,弹指一挥,便是一重生死了!

女神仙相一死,她的一字成道也就此消散,柳亦随之恢复自由,刚忙跃过来,伸手扶住梁辛:“还好?”

梁辛却两眼发呆,愣愣出神,被眼前的惊变给弄懵了。

直到柳亦问道第三声,他才一惊而醒,小心地动了动身体,剧痛、无力,不过……还活着。

先呲牙咧嘴地对着柳亦点点头,梁辛才深吸了一口气,眼珠乱转四处踅摸,费力的说道:“多谢前辈!”

最后发生的事情,其实并不难猜,梁辛心神恢复之下,很快就琢磨出了个大概。

当初在离人谷,大祭酒帮他炼化须弥樟的时候就曾经说过,比起乾坤袋来,须弥樟有个极大的好处:它不光能收死物,还能收修士法宝。只不过法宝在须弥樟之内,还是能接收到主人的号令。

这把怪梭,多半就是老头子的法宝了。

刚刚梁辛和女神仙相一场恶斗,敌人在突破天下人间之际,也受了不轻的伤,老头子趁机指挥自己的法宝偷袭,这才一击成功,击杀强敌。

比着刚才,老头子的声音更虚弱了许多:“话先说清楚,开始不是我不帮手,而是出手也没用,我就算打出‘辗转’,也破不了她的一字道。”

恶战之后,梁辛心情大好,不急着追问缘由,先呵呵笑着把马屁奉上:“女魔的修为已至化境,即便重伤之下,恐怕也没什么东西能将其击杀,还是前辈的法宝犀利,一击而杀,着实惊人!”

本来是恭维话,可说到后来,梁辛自己也觉得……自己说的实在很有道理。

老头子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得意:“你的功法古怪,眼力也还不错,这柄神梭,名曰辗转,不过要算上它的出处,全名应该是四个字……玲珑辗转!”

梁辛和柳亦一起张大了嘴巴!算上出处,就多了‘玲珑’两个字。可就算是傻子也能明白,这把怪梭,是出自玲珑玉匣的宝贝!

此刻再细细回想,怪梭那一击看似趁虚而入,不算什么,可女神仙相是已经领悟天道,应该飞升的修为,按照中土的修真道理来算,她就已经是神仙了。

一个神仙,即便受了重伤,天下间又有什么样的宝贝,能将其一击毙命……玲珑辗转!

柳亦吞了口口水,他和梁辛一样,眼珠乱转找了半天,也没能找出老头子究竟在哪里,当即满脸笑容,语态恭敬:“老前辈,您人在何处?还请现身相见,容晚辈行礼,谢过大恩大德。”

“人在何处?”老头子的笑声生涩:“我的骨头都被你吃了好几块,你还问我人在何处?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22章 一字成道 下一章:第224章 两个问题
热门: 坏事多磨 夜半笛声 执剑写春秋 金沙古卷1·青铜之门 日月当空 历史的温度2:细节里的故事、彷徨和信念 通天神捕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嗜血法医·第4季·终结游戏 南荒古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