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章 一口咬下

上一章:第220章 冰火两重 下一章:第222章 一字成道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不远处,湖底的玄冰上,正静静地伏着一条船,大船!

船身足有百余丈长,足足大出轱辘岛战舰三四倍。大船的制式异常奇特,两端尖尖,分不出哪是船头哪是船尾,看上去好像一只巨大的梭子。不仅如此,船身上也光秃秃的一片,无帆无舵,没有桨孔也不见锚井,更没有船楼……

梁辛顾不得湖水冰冷,将体内星魂散入红鳞,与七片红鳞结成北斗拜紫薇的阵势,这才小心翼翼的靠上前去。

沉船通体黝黑,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制成,梁辛伸手去摸,随即心里更添惊讶。

湖水极寒,又伏于玄冰,可沉船却触手生温,抚摩之下,这条船竟是暖的……温而不燥,细腻如缎,还隐隐带着些潮润的触感,摸在手中说不出的舒适。

梁辛一边皱眉眉头,一边摩挲沉船仔细体味着手掌上传来感觉,过了片刻他的脸色霍然一变,好像一个瞎子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绳索竟然是条蛇似的,忙不迭的撤回手掌。

沉船静静的趴伏原地,不曾稍动,也不是发现了敌人或者危险,而是梁辛突然领悟到,这条船给他的触感……分明是人的体肤!

船身摸在手里,就仿佛在抚过一个年轻女子的脊背,滑腻、丰润,还有那份从指间一直沁入心骨间的惊艳与、与媚。

一条媚入骨髓的沉船?梁辛本来就守不住心性,此刻一颗心早已跳得重若擂鼓。

举目四望,凭着梁辛的目力,再加上湖底并非漆黑一团,几十里的视线总是有的,目光之内,除了眼前的沉船,也只有无尽冷水。这座湖水味清冽,并不与大海相连,最多也只是和凶岛上的小型水脉相通,这条大船是从哪来的?

退开一步来说,即便凶岛的前岛有大河,尾巴蛮又闲的难受,造出这样一艘大船,后来这条船又沉了……就算沉,也不会沉到这里。

大湖深处地心,至少这附近的方圆几十里,全都被牢牢地藏于地下,湖水中的暗流又平缓的很,若是这条船沉在别处,暗流也根本没力气把这么大的一条船运至此处。

这时候秃脑壳早把整个身体贴上了,对着梁辛摔打了两下尾巴,示意梁同类也赶紧爬上来暖和暖和吧。

梁辛哑然失笑,没空应酬它,带着七蛊红鳞一起,围着梭形怪船缓缓游动。

船身上看不出有损伤的痕迹,转了两圈也没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,梁辛一丈一丈看得异常仔细,在确定没有遗漏和疏忽之后,这才身子微晃,平地拔起十余丈高,在七蛊红鳞的护卫下,自船下翻入船上,随即……梁辛傻眼了。

沉于湖底的庞然大物,根本就不是条船。

先前梁辛始终在‘船’下探索,根据外形、所处的环境,自然把它当成一条形状古怪的沉船,可他跃上来之后才豁然发现,它根本没有甲板,更没有船舱,而是一个密封的、完整的、囫囵个的整体。

‘沉船’,是一只百余丈长的巨梭。

这下可把梁辛忙活得够呛,围着巨梭游上游下,搜索了半晌,最终也没能确定这个怪东西到底是法器、宝贝还是什么怪物尸体。

猜不透暂时也不就不猜了,不过梁辛可舍不得把这件怪东西丢在此处,当即又把星魂都收回体内,双手搭在怪梭上,微微用力一抬。

幸好,怪梭虽然长逾百丈,绝对是个大家伙,可却并不沉重,按照梁辛的估计,差不多四五百斤样子,这个重量他完全能够承担得了。梁辛大喜,他的须弥樟收东西不论数量,不论体积,只看对方的重量,只要他能扛得动,须弥樟就收的下,这样一来便能把巨梭带到外面去再仔细研究。

梁辛放下怪梭,正要施展手诀的收下它,不料在晃动之下,就好像‘吐果核’的似的,随着一阵水流激荡,怪梭‘吐’出了一团白森森的事物。

冷水波动,那一团白森森的东西,在浮力之下慢慢伸展开来,赫然是一挂骸骨!

梁辛瞪大了双眼,先前他查探的清楚,巨梭是一个整体,其间既没有接榫更不见缝隙,敲击之下传来的感觉也说明它从头到尾都是实心的,可现在,它竟然吐出了一具腐烂得只剩白骨的死人,而且凭着梁辛的目力,也没能看出,怪梭是从哪里把骨头吐出来的。

这让梁辛如何能够不惊,身体一晃暴退出一箭之地,七蛊红鳞滚滚流转,全身防备着怪梭发难。

可怪梭在一阵摇摆中,又渐渐安静了下来,全没有一丝要再动的迹象。

秃脑壳也被吓得够呛,咋咋呼呼的跑回来,躲到梁辛身后,只从梁辛的肩膀上露出一颗小脑袋,眨巴着眼睛小心的窥探着。

等了好一会,怪梭一动不动,看上去就是一件死物……

梁辛不敢大意,先是稳稳等待,再是驱荡红鳞攻击试探,最后亲自跑过去又摇晃怪梭,不管他如何用力,怪梭再没了一丝异常,直到梁辛捏起指诀把它收进须弥樟,它也始终沉寂不动。

收好了怪梭,梁辛微微松了口气,又去检查尸骸。

尸骸正常,既不是神仙相,也不是尾巴蛮或者苦栗子,怎么看都是中土人士,从他身上也找不出什么线索,梁辛想不透端倪,干脆把尸骨也收到须弥樟中,又在附近转了一圈,再没有新的发现之后,也不多做逗留,对着秃脑壳打了个招呼。

小家伙再度催动水流,载起梁辛,循着绳子一起重返古井,向上浮去……

……

不久之前,梁辛以蛊力轰击井壁,引得水波激荡,柳亦还当他遇到凶险,当即跃入水中驰援,兄弟俩见面后,他才知道是虚惊一场,又返身上浮。

不过柳亦没有秃脑壳帮忙,游得比较慢,差不多在梁辛发现大湖冰底的时候,他才从井中重返山底。

随着哗啦一声水响,柳亦自泉眼中拔出身形,却不料他才甫一现身,眼前遽然一阵黑风滚荡,向着他扑了过来。

柳亦只道有敌人偷袭,吃惊之余动作却毫不停顿,叱喝之下蛊力急速流转,本来正向上急冲的势子,于看似不可能的角度里,诡异的向着旁边一转,斜刺里倒退开去,避开了对方的突袭。而下一个瞬间里,他的阴沉木耳已经呼啸而起,木耳虽小却声势煌煌,仿若一道鲜血雷霆,向着对方轰击而去!

与木耳同时荡起的,还有来自对方的一声惊呼。

柳亦的阴狠脸色顿时化为惊愕,这声惊呼明明白白,是蛮子兄弟里小毛的声音,仓促间柳亦心念急转,阴沉木耳的攻击线路也随之改变,于刻不容缓之际急颤变向,斜挑向上,擦着小毛的头皮呼啸而过……

小毛逃了一条小命,可脑顶的毛发却被扫掉了一大片,吓得一屁股摔坐在地上,两只手却还在高举着,用力指向石笋的方向。

柳亦循着他的指点望去,猛的愣住了……

胖海豹不知何时醒来了,此刻双手环抱怪笋,大嘴张开,正在用力的咬着。大毛在一旁拼命拉扯,但却无济于事。

柳亦何等精明,一看眼前的情形便明白,他和梁辛全都被这个矮胖子给骗过了!

自从下到山底,胖海豹就一门心思想要吃笋,不得已之下柳亦出手捏晕了他,按照柳亦的算计,胖海豹想苏醒最少也是三个时辰之后的事情。

就算柳亦算计有误,又哪有那么巧合,偏赶着他下井这点时间,胖海豹就醒了过来?

大毛小毛虽然是蛮子宝宝,生性毛躁顽皮,不过却有一样好处,就是‘听话’。没有梁辛或者自己的吩咐,他们俩应该不敢救醒胖海豹,何况蛮子兄弟有力气却没‘技术’,根本弄不醒胖海豹。

这样一来,便只有一个可能了,胖海豹装晕。

这家伙知道有梁辛兄弟守着,就休想能够吃到笋子,更知道不久后梁辛兄弟会潜水探井,这才装作被柳亦捏晕,等待机会……

柳亦的目光锃亮,心里明白怪笋对胖海豹的改变着实不小,不仅让他有了真音神通;还让他有能力对抗青衣擒拿的独门手法,却不露一丝痕迹;更可恨的是,矮胖子似乎还变聪明了,懂得用计了。

胖海豹死死咬住怪笋,腮帮子上的肥肉都贲了起来,两只眼睛瞪出了血丝,身体绷得硬邦邦的,显然正在使出全力想要咬下一口笋肉来。

大毛拉不动他,急的嗷嗷乱叫。刚才小毛本来也在帮哥哥,随即看到柳亦跳出来,忙不迭的扑过来报信,这才险些误伤在阴沉木耳之下。

柳亦却站在原地不动,脸上的神情由惊讶、愤怒,渐渐变得平静了,对着大毛说道:“闪开吧,不用管他。”

大毛愣了愣,似乎心有不甘,可还是听了柳亦的话,放开胖海豹,退到兄弟跟前,伸手去摩挲小毛光秃秃的头顶。

柳亦背负着手,走到犹自撕咬怪笋的胖海豹身旁,笑了:“好吃么?”

胖海豹的嘴巴被占着,自然没空回答他,柳亦也无所谓,继续笑道:“这块笋子应该挺珍贵,不过对我、对老三这些不具天赐神力者而言,却没什么用处,你要是真喜欢吃,我无所谓。”

说着,柳亦干脆蹲了下来,把脸凑到怪笋旁,歪着脑袋,饶有兴趣的看着胖海豹咬笋。

胖海豹的几棵牙齿,都已经深深陷入怪笋之内,不过看起来,怪笋也着实坚韧,就算咬下去了,也很难撕扯一块下来。

柳亦又继续说道:“先前咱们不知道这怪笋能激发天赐神力,自然也不知道它牵扯着中土神力的根源,咳……”说着,他摇头失笑:“就算现在,咱们也不敢确定什么,三番两次地拦着你,说穿了,原因只有一个:在弄清楚它是个什么东西之前,不敢让你就那么啃下去,万一毒死你了怎么办?”

“凭着一份同生共死的情谊,就算它是天赐神力的根脉,只要我确定了它无毒,必定兴高采烈地弄下一大块让你吃个饱!”一边说着,柳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可你倒好,处心积虑,又是装晕,又是等时机,仿佛我现在拦你是在害你似的,趁着我下去的这点空子,弄出了这档子事。要是老三看见,多半会马上伸手把你拉下来,可我不会。”

“我柳亦是什么人?你这般防备我,我又何必枉做小人,你想啃便啃吧!”说到这里,柳亦又站直了身体,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脸上的神情却更轻松了:“不过你要记得,做什么都是你自己选的。你啃上这根笋,也就没了柳黑子这个朋友。你得了机缘,成了顶破天的厉害人物,我也不会去再去和你攀个交情,更不会求你什么;你若是毒血攻心,死在我脚下,我绝不会多看你一眼。”

说完,柳亦长袖一抖,转身回到连体骸骨旁盘膝而坐,静静等着梁辛回来。真的再不去看胖海豹一眼。

胖海豹的神智清醒,柳亦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,脸色变幻了几次。他也明白自己这么做,确实有些不够朋友了。

他被这枚怪笋的香气所诱,第二次爆发真音神通之后,身体似乎也变强了许多,柳亦捏到他脖子上的大筋,胖海豹本来也晕倒了,只不过片刻后他就清醒过来,却并没有马上爬起来,而是继续躺在那里装模作样。

这枚怪笋的香气,对他而言的确沁入骨髓那么甜美,恨不得去一口把它吞下肚子,可是平心而论,真要咬牙去忍,又怎么可能忍不住?他连装晕都成,何况去忍这份诱惑……

开始的时候还只是忍香气,可到了后来,听了梁辛和柳亦的分析,胖海豹忍得便不止是那份绕骨缠魂的异香,还要忍一份天大的机缘!

只嗅到香气,便让他的真音晋级五步之力,若能吃一口,怕从今天下又要多出一个极道强者了!就算梁辛和柳亦,也无法否认这种可能性极高的存在,只不过机遇之下,风险也同样不小……

牙齿咬进去了,胖海豹也由此吞下了一些怪笋的汁液,只觉得肚子里暖和和的舒服,不过有什么效果,暂时还不得而知。

胖海豹只犹豫了片刻,两腮便又复用力,有什么事也都等把怪笋肉吃下肚再说吧,说不定吞下去之后自己嘎巴一声就死掉了,还想那么多干嘛。

山底那片数丈方圆的空旷中,气氛很有些沉闷,柳亦一言不发,等候梁辛;大毛小毛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;只有胖海豹,一次次加力咬合,牙齿在坚韧笋肉间不停摩擦着,传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吱吱怪响。

如此过了良久,胖海豹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,不知不觉里,他已然咬了半个多时辰,这在平时是绝不可能的事情……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,更累得大汗淋漓,腮帮子酸得都已经麻木了,却仍旧没能把怪笋的皮肉撕下来一星半点。要是再用力,非得连脸蛋子带脖子肩膀一起抽筋了不可。胖海豹勉强压下心中的烦躁,半晌的努力都徒劳无功,就算再怎么不甘心也没用,眼下唯一的办法,也只有先松开嘴巴,休息一会再继续。

可直到此刻他才猛地发现,自己那二四六八颗牙齿,牢牢的嵌在怪笋之中,根本就没法松口。

吃惊之余,更是啼笑皆非,胖海豹心里琢磨着,要是这个样子下去,可把脸皮丢到姥姥家去了,当即缓缓转动脑袋,想要让松动笋肉拔出牙齿,但是努力之下,一个新的发现,却把他惊得魂飞天外!

是牙齿。

牙齿并不是嵌入笋肉那么简单,胖海豹明明白白的感受到,自己的牙齿上……长东西了!

一条条细小到肉眼不可见、同时又坚韧到利刃不可断的肉芽,不知在什么时候,竟然从怪笋的肉皮之内,钻进了他的牙齿之内。这么一会的功夫里,他的那几颗牙齿,就已经和怪笋长在了一起,变成了一个整体。

不仅如此,那些比着毛发还要细上几百倍的小触须、小肉芽,在‘占领’了牙齿之后,似乎并不满足,隐隐有着继续去向他牙龈、嘴巴去裹缠的迹象。

也只有胖海豹身处其间,才能发现这件骇人听闻的怪事。

如此还能得了,胖海豹一下子就急眼了,全身发力开始拼命挣动,喉咙里发疯般的乱嗥乱叫,不过因为嘴巴被占着,就连他自己都听不懂自己究竟在喊些什么。

大毛小毛都有些害怕了,手拉着手跳起来,想过去帮忙却又不敢,就那么傻愣愣的站在原地,手足无措。柳亦也转过头,静静的看着胖海豹玩命的挣扎,目光凝重而警惕,却丝毫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。

幸好,就在胖海豹凭着自己的力气,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怪笋的时候,哗啦啦一阵水声响动,梁辛带着小蟒蛇一起跃了出来。

见到眼前的情形,梁辛吓了一跳,一边追问缘由,一边忙不迭的赶到胖海豹身旁,看他究竟怎么了。

柳亦自己不去救人,不过也没拦着梁辛,只是三言两语把事情说清楚。

梁辛听得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,心里却琢磨着,自家老大的脾气,倒是和他那个老蝙蝠师父越来越像了,也没多说什么,伸手扳住胖海豹的头颅,想要助他脱困。

可是,要把那颗圆滚滚的脑袋捏爆了不难,要想帮他完好无损的脱离怪笋却根本不可能,此刻,胖海豹的牙齿和怪笋已经真正融为了一体!

挣扎其间,胖海豹的乱叫,梁辛的忙碌,这一番仓皇、混乱自不必说,梁辛甚至把金鳞红鳞都一股脑的亮了出来,但是让他无可奈何的是,两种裹含巨力、锋利无比的鳞片,对怪笋的杀伤力并不比胖海豹的牙齿更强。

就算是金鳞红鳞,也只能把怪笋划开一个半分长的小口,之后再怎么旋转加力,也无法继续深入。

忙乱了半晌,到了最后,梁辛也只能叹了口气,犹豫片刻后,对胖海豹低声道:“你啊,忍住疼吧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20章 冰火两重 下一章:第222章 一字成道
热门: 三幕悲剧 我的钢铁战衣 民调局异闻录4·亡灵列车 联剑风云录 民调局异闻录5·赌城妖灵 异域深眠 千门之心 急电北方四岛的呼叫 仙剑问情4:血色神魔 鬼谷尸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