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冰火两重

上一章:第219章 香气袭人 下一章:第221章 一口咬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十三头天猿,骸骨早已石化,它们死去的年头,比着杂锦孤山中上层那些尾巴蛮要更久远得多。

这便说明,这十三头天猿身化枯骨的时候,杂锦孤峰还远不像现在那么高大巍峨,在天猿死后,尾巴蛮仍代代相传,不停把杂锦裹到‘山上’,直到孤峰形成了现在的规模。

这就是梁辛推断中的破绽了。

若杂锦孤峰只是为了困死天猿,那天猿们死后,尾巴蛮又何必还层层不停的继续裹下去?

而且尾巴蛮能够在杂锦中自由穿梭,随时都能下来查看,自然早就知道了天猿的死讯……

梁辛的眼珠来回转动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:“这破绽没的圆,尾巴蛮的杂锦,不是为了困死天猿。”

他那份看似合理的解释,也因为这个破绽,尽数被否定。

柳亦微微一笑,说出的话却有些莫名其妙:“凡人里,有恶徒有仁者;妖怪中,有厉鬼有善妖;即便修士中,有南阳那样蛮不讲理的混蛋,可也有知情识礼的秦大家……”

说着,柳亦停顿了片刻:“天猿也是如此!苦乃山葫芦老爷那一脉固然是你我的亲人;可这里的十三具骸骨,说不定却是你我的仇敌!”

梁辛何尝不明白柳亦的意思。

在恶海凶岛这番历险里,苦栗子残忍、尾巴蛮凶狠,都是茹毛饮血的怪物,即便它们和火尾天猿有着莫大的相似之处,在梁辛心里,还是本能的去排斥它们,自然而然就把天猿放到蛮子海鬼的对立面上去了。

所以到了山底空旷处,在推测当初发生的事情时,也情不自禁的把十三天猿归到了‘己方’,当它们和尾巴蛮是不同戴天的仇人。

带着一个‘天猿都是好人,不会做坏事,更不会和尾巴蛮、苦栗子为伍’的先入为主印象,判断出来的情形自然不会准确。

柳亦也不再多提醒什么,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:“照我看,十三天猿和尾巴蛮不仅不是敌人,而且,它们还是战友、伙伴!”

说着,柳亦伸手指了指那些直立的骸骨:“这些天猿,要以织锦封印某物,可一来它们的力量不够,二来它们法随身灭,一旦身死织锦也就不存在了。所以它们招来尾巴蛮帮忙,在织锦之外,又加以层层杂锦裹缠、封印!”

柳亦渐渐加快了语速,并不容梁辛反驳或者提问,一股脑的向下说道:“尾巴蛮和十三天猿,要封印的自然是这颗怪笋!这棵笋或许关系着中土凡人的天赐神力。说不定凡人神赐之力的枯竭衰弱,就是拜它们所赐!”

这根怪笋是如何能影响到整座中土的,暂时还不得而知,不过从胖海豹的情形就能看出来,怪笋与天赐神力有着莫大的关联,说它是神力的根源,也只是推测的一部分。不过梁一二派兵出海,远攻凶岛,也的的确确从侧面证明了怪笋的重要性。

“苦乃山的天猿,封印了一支神仙相大军,货真价实地帮了中土一个大忙;而此处的天猿,却封印了天赐神力的根源,使中土人族的实力大大削弱……”柳亦的声音陡然响亮了起来:“所以,这两支天猿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,猴儿谷那支是你我的亲人朋友,凶岛上这些却是咱们的、梁大人的、天下人的生死对头!”

梁辛点点头正要开口,不料柳亦挥手拦住了他,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:“人分好坏,有亲友有仇敌。天猿于你又何尝不是如此!以后若在猴儿谷外遇到天猿,你千万要衡量清楚,决不可一上来就把它们当做朋友。”

自从梁辛长大之后,柳亦几乎就没用过这么严厉的语气,这次一反常态,有一个极重要的原因:因为发现了羊角脆的来历,柳亦怀疑中土上除了猴儿谷之外,恐怕还有其他的天猿。

柳亦是真的担心,梁辛心眼软,有朝一日会和外面的天猿碰头,到时候梁辛傻乎乎的把对方当朋友,而‘野天猿’不管那套,说不定老三就会吃个大亏。

所以他才要出言警醒。

梁辛呼了口闷气,知道老大说的句句在理,当即认真应诺。

柳亦也不是个罗嗦的人,见梁辛明白了自己的意思,也不再废话,笑呵呵的伸手,重重拍了拍梁辛的肩膀。

梁辛当然不会去表决心,只是稳稳点了点头,随即又把话题拉回到眼前:“你的推断里,也有个破绽。”说着伸手一指怪笋:“十三天猿和尾巴蛮一起封印它,要是只为削弱凡人神力……直接毁掉它不就得了?又何必裹出一座大山来镇压这么麻烦。”

柳亦却摇了摇头:“我是说怪物们封印了这棵笋,而封印之后,导致中土神力衰弱。可我却不曾说过,怪物们是为了让中土神力衰弱,才封印这棵笋的!”

梁辛听了个目瞪口呆,愣了愣神,才结结巴巴的问道:“啥、啥意思?”

柳亦呵呵笑道:“就好像,你抢了我的馒头,所以我饿死了。可你抢我馒头,不是为了要饿死我,而是因为你馋馒头……你做一件事,会引出许多后果,但是最明显的那个后果,未必就是你的动机,明白了?”

“明白啥了?明白才怪!”梁辛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柳亦挥了挥手,也不再多解释什么了,示意这个话题暂时结束,迈步走到泉眼前,和银环骸骨并肩而坐,顺着骸骨的目光,望向了湛清碧绿的泉水:“想破这件案子,就得弄清楚,它到底在干啥?”

梁辛也坐到旁边,伸手将掌心稳稳贴在了泉眼水面上,有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催动七蛊星魂,掌心劲力一吐!

他用得是阴劲,力道虽然不小,可泉水激荡得却并不厉害。

掌力入水,水纹随之波荡,一层层向下蔓延而去,梁辛的手掌依旧紧贴泉面,细心感受着泉水深处传来的震荡,过了一阵才抬起头:“泉深得很,我这一掌探不到底。”

说完,梁辛就开始脱衣服准备下水了,‘案子’查到了一半,正是吊胃口的时候,自然要潜下去找找看有没有新线索。

这眼泉虽然古怪,可也不像有危险的样子。虽然现在海底恶炎肆虐,不过泉水却冰冷异常,应该和海水没有交汇,柳亦也不阻拦,不过他比梁辛更细心些,吩咐道:“你的绳子呢,先取出来探探深度,顺便做个标引。”

泉水不枯不溢,下面必有活水,下去之后大半也是个越潜越宽阔的情形,要是再有几条水系交汇穿插,实在太容易迷路,直上直下垂根绳索,下潜时只要别离开绳子太远,也就不会迷失方向了。

梁辛指诀一划,从须弥樟中取出剩余的蒿草绳,自绳端绑了重物,将绳索放入了水中。这条绳子有几里长,合下来大约七八百丈,当入水差不多四五百丈的时候,这才微微一震,不再向下放出了。

这个深度,对他们而言倒没什么问题,兄弟俩略一商量,自然还是梁辛下水,柳亦留守。当然,这件事肯定落不下秃脑壳,小家伙大半天都无所事事,现在终于来了精神,全身鳞片都乍起来,一早跳进水中,在泉眼里转来转去,不住口的呼呼怪叫,催促着梁辛赶紧下来。

柳亦又嘱咐了几句,也不外是莫贪好奇、谨慎小心之类的话,梁辛一一点头答应,这才身形一闪,溜入水中……

梁辛几乎不用游动,一切都由秃脑壳料理,以法术催动起一道并不算湍急的水流,带着他俩一路下潜而去。

越深处,泉水就越冰冷,尤其到了百丈之下,按照梁辛的判断,这个冷法就是咸菜汤也早该结冰了,可泉水却依旧清澈灵动,根本没有丝毫要冻结的迹象!到二百丈左右,动脑壳已经冻得瑟瑟发抖,全身上下的鳞片早都紧密闭合了,可也不肯弃梁辛而去,一边打着哆嗦,一边摇头摆尾的伴在梁辛身旁。

漆黑、冰冷、静谧,还有……狭窄。

和柳亦的判断正相反,至少到现在为止,泉眼深处并没有越来越宏阔,周遭也不过一丈方圆,梁辛就算想换个姿势、翻个身,都要小心翼翼的注意别碰到头,与其说这是一眼泉,倒不如说它干脆是一口井!

四壁直上直下,都是极其坚硬的地心岩,而且触手平滑,绝没有大的凹凸起伏。梁辛一边下潜,一边用手掌滑过石壁,潜了良久,却连一道缝隙都没能找到,到了此刻心中依然笃定……千万年前,一道神通自怪笋旁贯穿地面,直抵地心深处的水脉,这才有了这口井,或者说这眼泉。

没有接缝,是一道神通,一气呵成!

想到此,梁辛心念一动,凝滞身形,将手掌贴上井壁,随即七蛊星魂疯狂流转,星阵之力一击而下。

全力一击,硬石崩碎!

可此间的岩石,远比着普通的山石坚硬得多,梁辛这一掌,也仅仅贯穿了十余丈,而且石块的碎裂得乱七八糟,毫无方圆可言。

打了一掌,不如人家砸得深,更没有人家切得圆……试出了岩石的强硬,梁辛的心沉了,照着他的估计,就算是白狼到此,也休想靠着一道神通打出这么一口井!

挖井的,是上面的连体天猿,还是另有其人?

梁辛正惊讶的时候,周身上下都微微一紧,感觉到这一井凝水中,突然掀起了些许晃动,梁辛哪敢有丝毫的怠慢,立刻将身体紧贴井壁,屏息凝神准备御敌,不过片刻之后,他又放松了下来,拉着秃脑壳一起,不潜反生,又向上游去。

水纹的晃动,是从头顶传来的,梁辛略略思索也就明白了,自己没事找事打了井壁一掌,全力之下井水激荡,说不定泼了正守护井口的老大满头满脸。

柳亦发觉梁辛运力,自然当他遇到了什么凶险,立刻就得跳下来查探,这才有了来自头顶的水波荡漾。

果然,向上游了一阵,就看到柳亦挥舞着阴沉木耳,急赤白脸的向下急冲而至。梁辛赶忙比划个不停,秃脑壳也晃着尾巴指东指西地跟着添乱……

也不知是气得,惊得,还是恨得,柳黑子大脸煞白,又对着梁辛接连比划了几个手势,示意他快去快回,切勿节外生枝,这才翻身又游了回去。

闹了个大乌龙,梁辛也老实多了……

水下始终一片安宁,莫说敌人,就连鱼虾水藻之类的活物也见不到一只。这口井虽然来历古怪,但是算起来,也是远古遗迹了,梁辛的心里惊讶归惊讶,到并不太恐惧,一边留意着四周以期找到些不寻常之处,一边不疾不徐的向着深处潜去。

不知不觉里,已经潜到快三百余丈,梁辛只觉得身边霍然一空,急忙凝滞身形警惕四周,随即才发现,他们已经自井中潜入了一座地湖之内!

大湖与古井直连,此间水势宏阔,根本感受不到壁岸所在。

梁辛犹豫了下,居然伸出了舌头,大着胆子品了品湖水……湖水入口清甜,全不似海水般苦涩。

秃脑壳也被他这个举动吓了一跳,哆里哆嗦的游过来,小豆豆眼瞪得老大望着他。

梁辛对着秃脑壳摇摇头,在心里却由衷的赞叹了一声!

地下湖,岛下湖,海下湖!大自然造物神奇,此处竟有如此宏大的一座潜湖,却并不与大海相通。

湖水依旧冰冷刺骨,不知是温度太低还是因为这座湖实在太大,湖水几乎没有任何波动,就仿佛凝固了一般!饶是梁辛胆大,也不敢离开绳索太远,万一要是失去了指引,他再想从这么一座大湖中找回井口,可是千难万难的事情……

梁辛侧头,看了秃脑壳一眼。小家伙明白‘梁同类’的意思,当即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还能坚持,跟着尾巴尖一颤,护送着他俩的水流陡然急促了起来,带着他么加速向下潜游而去。

和深井一样,湖水也越来越冷,梁辛的表情也渐渐凝重了,甚至翻手亮出了自己的蟠螭金鳞。

按照位置来算,这座大湖至少有一半是在凶岛之下,梁辛现在可吃不准,等赶到湖底之后,会不会看到一大片黝黑飘摇的‘海藻’……

不过,让他大感意外的是,当他们再潜百余丈,感觉距离湖底越来越近的时候,眼前竟然渐渐显出了些光芒!光芒朦胧而微弱,多色而旖旎,其中以暗红为主,就仿佛在湖底深处,正由一团火焰在跳动、燃烧。

又下潜了大约半柱香的功夫,暗红光芒愈发的明显了,将这一方湖水都照亮了些,而这座巨大无边的湖,也终于见底了。

湖底晶莹剔透,放眼望去,目光之内尽是流光溢彩!这湖底,不是淤泥,不是沉沙,更不是苦栗子的结发妖阵,而是一块巨大到无边无际的坚冰!

坚冰磅礴,看不出究竟有多厚,但自坚冰深处,隐隐有着火光闪动,这才把这座巨大的冰块映衬得光怪陆离。

梁辛身形一顿,趴伏在湖底,双手细细摩挲,这才最终确定铺在湖底的,正经是一块寒冷到极点的大玄冰。

秃脑壳见他好端端的蟠螭不做,而是趴在湖底学老龟,等得有些不耐烦,摇晃着尾巴自己溜达着玩去了。

梁辛根本没注意它,此刻他的心思全都在冰底上。梁辛不明白,玄冰的上端,托起了这一座大湖,可玄冰的下端,那一大片跳跃晃动的红色光芒到底是什么东西。他心里的第一个想法,当然是玄冰沉封了什么了不起的宝贝,念及此,心眼里似乎伸出了只小手,挠得他五脏六腑都发痒。

梁辛趴在玄冰上,运足目力,想要看穿对面到底是什么宝贝,直到半晌之后,他的身体猛然间一抖,脸色也随之苍白,半看半猜,他总算明白了,玄冰的另一端究竟是什么……

哪有什么宝贝,玄冰之下,一层层火光流转而妖娆,那是海底的熊熊恶炎!

就算梁辛猜到这块湖底冰不是凡物,可他做梦也想不到,这块冰竟然能在恶炎的冲击上岿然不动。

一端冰火恶斗相持不下,另一端大湖流转天下太平,若非亲眼所见,梁辛哪敢相信天下还有这般匪夷所思的情形。而这座杂锦大山,看似牢不可破,实际却是坐在了火山口上,一旦坚冰失守,恶炎冲进地湖,水火相击之下这座巨湖立刻就会爆裂开来,杂锦大山一准被崩到天上去。

周遭湖水冰冷,可梁辛还是出了一身冷汗,幸亏自己还不太毛躁,没直接凿开玄冰去掏宝贝……不过转念一想,玄冰连恶炎都能镇住,自己就算施展全力,为未必能撼得动它。

梁辛不敢怠慢,身形迅速游走,仔仔细细的查探着冰面,忙活了半天,没能从玄冰上找到一丝裂隙或者融化的迹象,看来玄冰还能稳稳挡住恶炎,这才松了口气。

这时候,秃脑壳从远处一惊一乍的游过来,二话不说催动起一道激流,拖着梁辛便走。

梁辛伸手抓住了绳子一端,先确定自己不会被秃脑壳给带迷了路,这才随它一起向着前游去。没走多远,秃脑壳便散去了法术,而梁辛的眼睛,也早都瞪得溜圆了。

这个小东西,找到了个大发现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19章 香气袭人 下一章:第221章 一口咬下
热门: 南部档案 伯恩的身份(谍影重重) 魔力的胎动 不死神凰 昆仑传说·月之暗面 魔天记 北宋振兴攻略 乱世情怀 大黄蜂奇航 黄河之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