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香气袭人

上一章:第218章 银环首领 下一章:第220章 冰火两重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“你他娘的疯了!”在梁辛的叱喝中,两兄弟同时扑出!

两个青衣都是多智之人,刚刚见胖海豹情形有异,便已暗中提防起来。就在胖海豹张嘴咬向怪笋的同时,两兄弟也即刻出手。

胖海豹的嘴巴碰触怪笋前,就被梁辛扑倒在地,随后柳亦飘身而至,还是老招数,伸手对着胖海豹脖子上的大筋用力一扭。

胖海豹打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咕噜怪响,两眼一翻,直挺挺的昏了过了。

大毛小毛心眼好,赶紧跑过来,一个抬头一个搬脚,把他搭到一旁去了……

梁辛松了口气,上下打量着那株晶莹剔透、非木非石非菌菇的怪笋,道:“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惹得胖海豹都发疯了?”

柳亦却摇了摇头:“胖海豹说话清楚,神情里也没有那份发狂后的痴迷劲,照我看,他没发疯,而是、是、是馋得太厉害了,抵受不住香气的诱惑了!”

梁辛用力吸气,仔细辨别空气中的味道,可什么都没嗅不到,不仅摇头苦笑:“哪有什么香气?胖海豹闻得到,我却闻不到?”

柳亦的眸子里精光更甚。

曲青石在动心思的时候,喜欢眯眼睛;柳亦更‘霸道’,越是潜心思索,眼睛就越发明亮。梁辛比较喜欢老大这种‘表现方式’,不过他学不来,倒是二哥的眯眼睛,模仿起来比较容易……

柳亦一边琢磨着,一边说道:“会不会这股香气,只有普通人才能闻得到,咱们修行了异术,体质变了,所以嗅不到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梁辛就摇头打断:“这个不可能,干爹传下的天下人间,讲究的是凡心凡念凡人身,要算起来,我比凡人还要凡得多,凡人能嗅到的东西,我只会觉得味道更重,没道理闻不到。”

“恩,你是比烦人还要烦得多。”柳亦乐了,笑呵呵的点评了一句,不过他的目光,仍在怪笋和胖海豹之间打转。

沉吟了片刻后,柳亦才再度开口:“先得把这事搞清楚,否则此处不能逗留。”

诡境之中,步步凶险,不由得柳亦不小心谨慎。他们刚下来呆了还没有一时半刻,就莫名其妙‘馋晕’了一个,要是不能尽快弄清缘由,大家便只能先撤出去,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,又会有同伴到下。

柳亦又嘱咐梁辛道:“你封住生窍,转做内息,不用开口说话。”随即闪到胖海豹跟前,在他耳根下用力一掀。

胖海豹随之而醒,翻开眼睛后,左看看,右看看,最后瞪向柳亦:“胖子,你又掐我!”

柳亦没搭他的质问,而是直接问道:“还香么?”

一经提醒,刚刚苏醒回来的胖海豹猛的跳了起来,满是惬意地做了个深呼吸,点头道:“香!那个东西香得要命!”说话之间,情不自禁又要迈步向着怪笋走去。

柳亦的独手搭载胖海豹的肩膀上,稳稳的将他按住,继续问道:“怎么个香法?”

“就是……勾得人打从骨子里发痒,恨不得把它吞进肚子里,明知它未必能吃,可忍都忍不住!”一边说着,胖海豹的口水都从嘴角里流了出来,脸上都是贪婪和馋像,可眼神却并不浑浊。

梁辛皱了下眉头,胖海豹的情形和柳亦先前的判断一样,他没发疯,只是扛不住怪笋的香气诱惑,非要啃掉它不可。

小毛聪明,早就听懂了他们在说啥,三蹦两跳的跑过来,一抬手,捏住了胖海豹的鼻子。

柳亦和梁辛同时失声而笑,他们哥俩自诩多智,可把最简单的法子都给忘了……

但是胖海豹却哭丧着脸摇了摇头:“没用的,不光是鼻子闻,我全身上下几万个毛孔,每一只都张开着,拼命嗅着这股味道,越嗅就越忍不住。”

小毛撇嘴,不信,手上加劲,把他的鼻子捏得更紧了。

柳亦伸手指向怪笋:“它在你的眼里是什么?”

胖海豹也知道不对劲,此时应该帮着柳亦一起找出异常之处,可眼看着‘好吃的’就在眼前,却被人按住不能稍动,心里却无法抑制的烦躁起来,咬着牙回答:“三尺,怪笋,不像菜也像肉。”

柳亦回过头,和梁辛对望了一眼,心里都是一样的念头:怪笋落在他眼中,形质并未改变,胖海豹不是中了什么古怪幻术。

看起来,事情就是那么简单,怪笋能散发出一股特殊味道,众人之中只有胖海豹能闻得到,不像神通或者妖术作祟。如果不是胖海豹非要吃笋不可,甚至都不用理会。

可越是简单,柳亦就越觉得心虚,琢磨了一阵之后,又提出了自己最早的判断,问胖海豹:“你的体质,有什么特殊之处?”

胖海豹奋力压抑着心里的烦躁,额头都贲起了几根青筋,闻言后费力的摇摇头。

柳亦仍不甘心,沉声道:“你仔细想一想……”

正说着半截,胖海豹终于再也压不住心底的狂躁,猛的张开了嘴巴,大叫道:“没有!”

两字大吼,在旁观的梁辛耳中,没有一丝声息,在梁辛看来,胖海豹只张嘴未出声……

可正对胖海豹的柳亦,却只觉眼前骤然炸起万道强光,仿佛一颗威力奇大的大洪火雷,自胖海豹口中吐出、炸开、绚烂光芒之下,便是生杀予夺!

即便以柳亦的应变速度,也来不及再出手去击倒对方,仓皇里厉声长啸,独手一揽两人之间的小毛,一串跟头向后疾风般倒翻出去,同时阴沉木耳呼啸而起,团团打转护住主人身形。

旋即只听嘭、嘭两声闷响,就好像无形巨人的接踵两拳从天而降,正正砸在那片小小的阴沉木耳之上。

没!有!

两字断喝,真音神力!

连遭两记重击,以阴沉木耳的神奇和天地蛊的混横,本来不当回事,可仓促迎敌之下,不及蕴满全力,由此被打地失去了轨迹,呼啸中胡乱旋转,刚巧不巧,正向着坐在一旁的大毛激射而去。

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般的刹那,大毛甚至还不能发觉大难临头,仍坐在原地,憨憨傻笑!

便在此刻,梁辛叱喝出手,一片红鳞破空而起,护在大毛身前,旋即只听到一连串金铁交击的锐响,柳亦的阴沉木耳划在戾蛊红鳞上,漾起一连串的血色光芒……

接下来的几个弹指间,山底一片寂静。

大毛小毛吓得浑身发抖,柳亦和梁辛收回法宝,各自护住了一个小的,胖海豹却满脸骇然,两只大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,诚惶诚恐地对众人摇头。

胖海豹并非像不久前渡桥恶战时那样发疯发狂,他的神智清醒,只不过自己也不曾想到,心烦意乱下的两字大吼,竟然带有如此威力,险些伤到了同伴。

柳亦也被刚才那一下惊得眼皮子直跳,目光变得比蛇子还冰冷,盯了胖海豹半晌,直到确定了对方是无意而为,才缓和了下来,模棱着牙齿骂道:“要是一年前,我这颗头就被你喊爆了!”

胖海豹忙不迭的点头哈腰,以示歉意,可两只手却无论如何不敢再离开嘴巴,摸样说不出的可笑。

不过这么一闹,胖海豹暂时也把香喷喷的怪笋给忘了。

柳亦转头望向梁辛,摇头苦笑:“他的真音力道,这次又长了不少!刚刚那两声……怕是有五步大成的威力了。”说完,顿了顿,又把目光瞪向胖海豹:“你是不是修炼过什么神通或者奇术?”

胖海豹还是摇头,旋即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,似乎有话要说,可又不敢出声,一时间脸孔都憋红了。

柳亦嘿嘿一笑,把小毛交给梁辛守护,对胖海豹挥了挥手:“你开口吧,我有防备便无妨了。”

胖海豹这才把手拿下来,嘴唇抖了半晌,才试探着说道:“我、我自小嗓门大……不是普通的声音大,三爷说过,我这也、也算是天赐神力。”

中土之上,身具天赐神力的人不在少数,这些人物的神力也林林总总各不相同,有的体现在战力上,如化掌为刀、唤火驱水、指挥野兽等等,宋红袍的天赐蛊身也在此列;有的体现在奇淫巧计上,比如高健座下的两个童子,擅长闻风听地,只要运用得当也会有大用处。

这两种天赐神力,只要被发现,一般都会被九龙司网罗至门下,根据特长委以重任。

另外还有些天赐神力,却让人哭笑不得,虽然是天赐者,但却没有丝毫的用处,比如天生能听得懂、也只听得懂公鸡说话,比如倒悬七天也不会逆血攻心,又比如一顿饭能吃四十个大馒头……

胖海豹又继续结结巴巴的解释道:“骨碌岛上,十个新生的小孩子里,最少也有一两个是天赐神力,神力之人不算啥稀奇事,我这份神力,没什么用处,所以也就没太、太当回事……时间长了,倒连自己都不记得了。”

中土上,一万个人中也未必能有三四个天赐神力,可轱辘岛的新生儿里,竟能占到一两成,这个比例未免也太惊人了些。

梁辛先是吃惊,不过很快便释然了,轱辘岛海匪,是先祖麾下精兵的后人,三百年前来探海的搬山青衣,神眷者怕不会占到一半以上,这群人繁衍传承,后代是天赐的比率自然要远远高出普通人。

说了一会,胖海豹也渐渐镇静了下来,可他一放松,精神马上又被怪笋香给引过去,脸上的馋像再度浓郁起来,手脚颤抖着又要向着怪笋扑过去。

柳亦吓得吸溜了一口凉气,欺身而近抬手把他又给捏晕了。

几乎与此同时,梁辛也不再屏守内息,而是嘿嘿地笑了起来,对着柳亦说道:“老大,我有个想法,估计八九不离十!”

柳亦和梁辛的神情几乎一样,都是窥探到真相之后的那副窃喜模样,声音更是轻松了许多,笑道:“说来听听,看看咱俩想的是不是一样。”

“怪笋确实有香气,可这份香气,修士嗅不到,普通人嗅不到,只有身负天赐神力的人能嗅到!”一边说,梁辛伸手指向胖海豹:“以前他有天赐,但神力羸弱,可上岛之后,嗓门不知不觉里渐渐变大……胖海豹的天赐神力,变强了。”

柳亦点了点头:“开始还只是声音越来越大,直到‘金鳞破发’,他着急战况,对着杂锦一心大喊,入静之下,唤起的就是正经的真音神力了,不过人也由此执狂;到了这里之后,无心时又第二次爆发神力,虽然具体的缘由还说不好,不过多半与这只怪笋有关了!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兄弟俩谁也没注意,昏倒在旁的胖海豹,眼皮子微微跳动了一下。

梁辛的声音响亮,从开始的略带犹豫,渐渐变得笃定了:“不管怎么说,这个岛上、这支笋,藏着能让天赐神力变强的秘密,这件事是错不了的。三百年前,我家先祖不知从何处发现了这条线索,所以他才派搬山精锐出海,来寻找凶岛,以求破解这个秘密,重振凡人的天赐神力。若凡人的天赐神力暴涨,搬山,也就变得易如反掌。”

“只可惜……”柳亦轻轻叹了口气:“这片海,这个岛,早已被海鬼和蛮子盘踞了不知几万年,梁大人那路精兵无功而返。这重振凡人天赐神力的大心愿,没能完成。”

兄弟两个你一句,我一句,越说就越明白,迅速理出了三百年前梁一二派人出海的目的。

说完之后,柳亦长吁了一口浊气,也不知是感慨还是震惊,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重振天赐神力……梁大人的手笔和雄心啊,果然大得惊人!”

梁辛的心也在砰砰乱跳,这件事乍一想很正常,先祖想要‘搬山’,如果发现了有关天赐神力的线索,自然就会追查下去;可是仔细一琢磨,如果先祖真的成功了,那现在的中土,根本就会是另外一副模样,完完全全的一片新模样啊。

梁一二不是神仙,做出的事情也不是样样成功,可他每次出手,却都货真价实的蕴着一份绝大的志气!

念及此,梁辛又哪能不觉得心旌动摇……

沉默了一阵,梁辛才重新平静下来,继而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:“咱们在离人谷时听说过,远古时凡人的天赐神力,足以媲美妖鬼仙怪,直到上一次九星连线时天赐还强大得很,可后来不知为什么,这股老天赐给凡人的力量,渐渐变得弱小了,到现在几乎不值一提了。”

柳亦的眼角轻轻一跳,眸子来回转动,一边沉吟着一边开口:“你是怀疑天赐变弱这件事,和蛮子们有关?和、和这座杂锦大山有关?”

梁辛也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,只是皱眉苦笑道:“我也只是有这么个想法,不一定就对……这件事,可不那么好猜。”

柳亦笑着拍了拍梁辛的肩膀,随后又以掌做刀,虚空轻轻一斩,示意这个话题暂时停止:“猜不到的事情,大可暂时放一放,先说说这些天猿骸骨吧!”

杂锦大山下面,可不止一棵事关天赐神力的怪笋,还有一口泉和一片尸骨,诸多怪事之间显然彼此联系,换个调查方向,也许就能找到新的线索。

梁辛的心里,早就对这些骸骨的生前情形有了个大概的判断,只不过刚才还没来得及说出来,胖海豹那边就出事了,把事情打断。

此刻,他再度打量了下周围的情形,迈步走到一头站立骸骨身旁,学着骸骨的姿势,双手高高擎起,笑道:“你没见过这个姿势,我却再熟悉不过!它们丧生之前,在织锦,天猿织锦!这片空旷,在最初时就是天猿织锦的笼罩范围,由此,尾巴蛮的杂锦只能在起之外层层包裹!到后来天猿丧生,它们的织锦是纯粹的妖力,随着主人身死而消散,这才留下了这么一片空旷之地。”

柳亦点点头,做了个继续的手势,示意梁辛说下去。

梁辛语速极快,显得胸有成竹:“那时还没有这座大山,十三头天猿,应该也是为了这条怪笋而来,可还没来得及有所作为,就遇到了尾巴蛮的围攻,危急之下,十二头天猿织锦御敌,牢牢把尾巴蛮的攻势阻隔在外。尾巴蛮攻不进来,无奈之下以杂锦层层包裹,最终天猿都被活活困死于此。”

说完,梁辛又走到银环首领身边,随着那一双大小头颅凝视的方向,也低下头望向那只碧绿的泉眼:“可它、它们在干什么呢?看起来,好像在等人……”

一根笋,不敢吃;一眼泉,更不敢喝,梁辛盯了泉水半晌,却也看不出什么,大着胆子伸出手,在泉眼里轻轻一划,泉水冰冷,触手之下微微荡起几圈涟漪,而随着水纹波动,一抹白色的水寒之气肉眼可见的氤氲而起。

梁辛甩掉了手上的水珠,咋舌道:“冷得很……要是实在找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,说不得,一会我要潜下去看看。”说着,他又故作轻松地笑起来:“说不定下面还有宝贝,捞上来咱俩平分!”

柳亦嘿了一声:“捞宝贝的事情先不急,你再琢磨琢磨你刚刚猜测的情形,其中有个破绽,说不通。”

梁辛愣了愣,抬起头一边重新打量着那些骸骨,一边皱眉寻思,这次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才突然脸色一变,果然想到了自己判断中的一个破绽。

一个圆不过来的破绽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18章 银环首领 下一章:第220章 冰火两重
热门: 低智商犯罪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超级惊悚直播 山魔·嗤笑之物 书剑恩仇录 暗黑神探 仙逆 弹弓神警 莫格街凶杀案 历史的温度2:细节里的故事、彷徨和信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