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孤山杂锦

上一章:第216章 金鳞破发 下一章:第218章 银环首领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金光一闪寂灭,没入杂锦之中!

梁辛在杂锦之内咬牙苦斗,唯一能做的也只是不停的发动星阵,挥荡巨力去冲击尾巴蛮的神通,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。

这一仗打得暗无天日,显得格外漫长……终于,一道灿烂金光,毫无征兆却煌煌浩浩,于这方被杂锦织就的混沌天地霍然绽放!

坚韧到无法想象的杂锦,在蟠螭金鳞面前,脆弱得连桑皮纸都不如。

杂锦被金鳞豁开了一个口子,虽然不大,可对于梁辛而言却足够了!

梁辛翻手接住金鳞,同时七蛊红鳞鸣啸急颤,十二阵八十四道涟漪泼洒而去,星阵之力轰然爆发!杂锦是一个整体,哪怕只破开一条缝隙,那份牢不可破的坚韧也会大打折扣,此刻终于再也撑不住梁辛的猛攻,只听轰的一声暴鸣,尾巴蛮的杂锦尽数被炸碎开来。

那些尾巴蛮,早已把自己的性命、身体与杂锦连成一体,在梁辛撑爆杂锦的瞬间里,它们便被挫骨扬灰,不曾发出半声惨叫,更不见血肉尸体,在星阵巨力的碾压之下,尽数化作齑粉,被风一吹,转眼消失不见了。

从柳亦掷出金鳞割裂蛮子结界,梁辛震颤红鳞破茧而出,前后不过一瞬间的事情,所以脱困之后,梁辛眼中看到的第一幅情景便是:

大哥身在半空,衣袂迎风猎猎摆动,犹如鹰隼正自上而下摆出扑击的势子;

而胖海豹上身赤裸,裸露的肌肤上血脉贲张,站在地面昂头迎向柳亦,嘴巴开阖正做大吼!

大吼,却无声。

梁辛只能看到胖海豹嘴巴大张,脖子上青筋暴露,但是耳中却听不到他的吼声。

梁辛听不到,柳亦却听的一清二楚!

胖海豹竟然束声成棍,把他的铿锵断喝,尽数砸向了柳亦一人。

别说梁辛距离胖海豹有十余丈的距离,此刻就算梁辛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,也休想听到一星半点的声音。

‘金……’

胖海豹第一字断喝出口!

正扑击而至的柳亦,只觉得胖海豹这一声大吼,如有实质一般,一字如刀自天而降,向着自己劈斩下来!

这哪是什么怪叫大吼,分明是一道真音幻化的神通。

柳亦当即叱喝一声,阴沉木耳呼啸而去,转眼将胖海豹那声‘金’字真音击碎于无形,而柳亦自己则身形陡转,绕到胖海豹身后,在他的脖颈上伸手一捻。

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胖海豹的‘鳞’字大吼还没来得及出口,就已然中招,喉咙里发出咕的一声怪叫,肥胖的身子猛地一跳,勉强回过头,看了柳亦一眼。

此刻胖海豹的神情已经恢复了清明,还略略带着些纳闷,费力的对着柳亦嘀咕了一句:“胖子,你捏我……”话没说完,身子一软,摔倒在地。

胖海豹大吼中裹蕴真音如雷,虽然惊人和邪门,可柳亦好歹也是宗师修为,凝神之下想要制服他还不成问题。

柳亦放倒了胖海豹,转头望向梁辛:“你没事吧?”

梁辛干脆傻眼了,怀里抱着片金鳞,身边围着七片红鳞,站在原地愣愣点头:“你们这是咋回事?”

柳亦还顾不得解释什么,晃动身形在四周仔细探查,胖海豹莫名其妙的中邪,敌友不辨又实力大增,柳亦生怕是有敌人捣鬼。

这时梁辛也看到了蜷缩一旁的大毛小毛,急忙抢过去救起两个娃娃。

幸好刚才胖海豹一直是对着杂锦大叫,大毛小毛只是被余音波及,虽然被震得气血翻腾头晕眼花,但是受的伤还不算重。

柳亦搜索了一阵,也实在没能找出敌人的踪迹,这才回到梁辛身边,把先前发生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。

大毛小毛休息了一阵,精神恢复了不少,一边比划着一边怪叫,说明柳亦去取金鳞的时候,并没再有敌人现身,只是胖海豹自己越喊越来劲,愣是把自己给喊得走火入魔了。

两个青衣的神情里都满带疑惑,梁辛先皱眉开口:“应该不会再有敌人了……你去取金鳞,我被蛮子困住,这里只剩大小毛和胖海豹,战力不值一提,如果还有敌人过来,岂有不出手夺桥,只暗害胖海豹的道理。”

说着,梁辛又沉吟了片刻,才继续道:“而且自从上岛之后,胖海豹的嗓门就越来越大,早就不对劲了,不过咱都没当回事,结果今天他爆发出来了。”

柳亦点了点头,不过胖海豹的事情无从追究,也犯不着费脑筋去想。

梁辛又把孤峰上的无根木、土石坚等怪事说了说,他身上还绑着草绳,行动上多有不便,哥俩略略商量两句,随即由柳亦暂时拉住长索,梁辛则带着金铃,从索桥两端跑了几个来回,前前后后一共弄过来十几头骨瘤蜥,选了其中一头绑上长声担当桥基,其他几头充当护卫。

骨瘤蜥战力凶猛,就算再有敌人强袭,它们也能坚持上一阵。

一番险恶拼斗,几次折返奔跑,总算是索桥搭建成形了。

柳亦琢磨了下,把大小毛留在原地休息,经过刚刚的恶战,他对两个娃娃的疑虑早已尽数打消。不过胖海豹的情形还有些特殊,谁也说不好他醒来后会不会继续发狂,两个青衣不敢把他留在桥基附近,干脆仍有柳亦背着他,这才并肩出发,去搜索孤峰,寻找迷天法术的根源。

才刚走出不远,柳亦突然咦了一声,又复站住了脚步,指着两人身边一块从地面上凸起的山石,皱眉道:“你看那块石头,像什么?”

梁辛在陷入杂锦前就几次使出星阵巨力,而孤峰上的植被都是无根草木,哪撑得住星阵巨力,大战之后桥基附近被清空了一大片,植被消失不见,山地泥土尽数裸露了出来。

山地自然不会像官道那样平平整整,其间凹凸不平,大大小小的满是奇形怪状的石头,梁辛也不曾留意,此刻循着柳亦的手指,把目光投了过去,只看了一眼,梁辛便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!

柳亦所指的那块山石,颜色与山地完全一样,都做斑杂的青黑色,体积并不算太大,差不多一丈长短,凸出山地有一尺左右的高度,乍一看,倒像个小巨人被半埋半露似的。

可细看之下便能发觉,这块山石,‘头’大如斗,四肢分明,甚至连五官相貌都依稀可辨,刚刚和尾巴蛮大战了一场的梁辛又怎么会认不住来,这哪是什么石头,分明就是一头身处杂锦中的尾巴蛮的赤裸尸体!

尾巴蛮编织杂锦,会把它们自己的身体也织进杂锦中去。

杂锦成形后大致有一指的厚度,尾巴蛮身处其间,也在杂锦的包裹中,只不过它们的身体会高高的凸出来。

如果躺着不动的话,看上去很像被杂锦盖住了似的,身体的轮廓清晰可辨,但杂锦仍是一个整体。

梁辛和柳亦对望了一眼,暂时没多说什么,晃动身形在附近仔细搜索,这次在留意之下,便不难发现,近则十余丈,远则数十丈,每隔上一段距离,就一定会有一头尾巴蛮的僵硬尸体,横躺竖卧,埋一半、露一半。

两人分头搜索了十余里,所见的情形完全相同,重新聚首之后,柳亦才嘿了一声,声音里带着几分干涩:“要是这些石头真都是尾巴蛮的尸体,那这座孤峰的表面……”

“就是一道奇大无比的杂锦!”梁辛的声音比着柳亦也好听不了多少,顿了顿又继续道:“难、难怪这座山会这么结实,连他妈的恶潮都撼不动!”

话刚说完,兄弟俩同时发出了一声哇呀怪叫,仿佛被蟠螭咬了一口吃的,一齐跳起来,足足有三四丈的高矮……

不远处的地面上,正有两个人头,一前一后向着他们缓缓‘漂’来!

还是柳亦心思转动地快些,人还在半空中,就已经笑骂出口:“两个小蛮子,给我滚出来!”

大毛小毛一齐笑嘻嘻的跳了出来,梁辛和柳亦更加笃定了,这座孤峰的表面,正是被杂锦覆盖无疑。

就和猴儿谷的天猿能从织锦间从容穿梭一样,尾巴蛮也可以在同族织就的杂锦间随心穿越,大毛小毛此刻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大毛小毛还是娃娃,生性顽皮,看梁辛和柳亦没有走远,一直都在附近转悠,这才遁身于杂锦中,只露出个披满长毛的脑袋来吓唬人。也幸亏梁辛和柳亦都在小眼里待过不短的时间,被浮屠的‘漂脑袋’绝技训练过,虽然被两个小蛮子吓得不轻,可总算还没直接出手。要是换成其修士,早挥舞一道神通,先把那两颗白毛小脑袋打碎了再说。

梁辛瞪着大毛小毛,心里又气又笑,不过也由此明白了,为什么尾巴蛮能悄无声息的现身偷袭,事先不露一丝痕迹,这孤峰的表皮干脆就是一大片杂锦,它们藏在其下游弋,别说是梁辛,就算干爹将岸复生,也无从察觉。

梁辛暂时也顾不上去训斥两个娃娃,伸手指着一具杂锦中的尾巴蛮尸体,问道:“它们,都已死?”

大毛小毛同时点头。

柳亦还不放心,从梁辛手中接过蟠螭金鳞,向着那具尸体挖了下去。

金鳞并不比红鳞更锋利,可蟠螭的天性中,就蕴有着克制凶蛮的法力,先前红鳞鼓足全力也无法松动分毫的‘泥土’,在金鳞之下犹如败革,柳亦毫不费力就挖出了那头杂锦中的尾巴蛮。

蛮子身体,肌骨僵硬,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,当柳亦随手刮开其上覆盖的杂锦后,肉眼可见这句蛮子尸体迅速变黑,身上的血肉寸寸枯萎,没过多久就从一具完整的尸体便化作了一蓬枯骨。

梁辛把手按在‘地面’上,微微用力,触手处冰冷而坚硬,可他不久前对付的杂锦却坚韧柔软,二者之间大不相同。

小毛比着大毛要聪明些,大毛还沉浸在刚才的恶作剧里,一个劲的呵呵傻乐,小毛却已经看出了梁辛的疑惑,赶忙跑到跟前,不停的比划着说明缘由。

尾巴蛮编织杂锦,与其说是天赐神通,倒不若说是它们这一族与生俱来的技能更贴切,在织就杂锦时,主要以蛮子的毛发和身体为主,妖术仅仅是个辅助,所以即便尾巴蛮死掉,杂锦也依旧存在,只不过韧性和强度上,会稍稍逊色不少。

而‘活杂锦’与‘死杂锦’之间,还有一个区别,杂锦也和主人的身体一样,活着的时候富有弹性,而死后则冰冷坚硬。

梁辛大概弄明白了小毛的意思,这时候柳亦突然嘿嘿一笑,抬头望向了他,开口说道:“这孤峰上铺着的杂锦,可远远不止一层!”

柳亦手脚麻利,金鳞破杂锦又无比好使,趁着小毛对梁辛解释杂锦的这点功夫里,柳亦已经向下挖掘了一人多深。

梁辛闪身凑到近前,探头一看,只见一道道杂锦紧紧贴合着,从大山表皮往下层层叠叠,一直蔓延到坑底,至于下面还有多少层,现在还不得而知!

柳亦从自己挖开的大坑中跃了上来,望向两个小蛮子:“杂锦铺到多深?”

话音刚落,大毛小毛同时一缩身,一起钻下杂锦探底去了,梁辛忙不迭的喊了声:“你俩小心!”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见了……

两个娃娃蛮已经下去一个多时辰了,梁辛等得焦急不已,柳亦更大是后悔,兄弟俩正商量着用金鳞往下挖,就算速度慢,好歹也胜过在这里干等的时候,大毛小毛才一前一后,从杂锦下跳了回来。

上来之后,大毛嘿嘿傻笑,小毛则不顾两个青衣的慰问,先比划了一通,梁辛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在杂锦之间,尾巴蛮能够感应同伴的存在,大毛小毛虽然还是娃娃,但是也有这项本事,这次它俩探入杂锦,并没再发现还有活着的尾巴蛮。

这个消息,也着实让梁辛和柳亦打从心眼里松了口气。

看着娃娃蛮生龙活虎,全不像遇险的样子,梁辛放下心来,问道:“杂锦有多深?”

这一问,可把大毛给忙活坏了,两只手拼命撑开还嫌远远不够,又跑来跑去的想要找一棵合适的大树来比划,小毛可镇静得多,扬起一只手,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顶,又俯身拍了拍自己的脚底板,最后伸手指了指众人脚下的孤峰。

梁辛会意,足足吸溜了一口凉气,膛目问道:“你是说,这座山……从头到脚干脆就是织锦裹成的?”

柳亦的脸色也变了,眸子不停的转动着,间或漾出一抹精光。在之前,又有谁能想得到,这是一座由杂锦层层裹绕、由无数尾巴蛮的毛发与尸体积累而成的大山!

这样的一座山,就算海底恶炎的爆发再强上几倍,它也不会崩塌啊。

小毛点了点头,大毛不知道跑哪去了……过了片刻,大毛才扛着个大树呼哧呼哧的跑回来。

柳亦又沉声追问:“下面呢,杂锦下面有什么?”

咣当一声,大毛扔掉了肩膀上的大树,手歪脚斜的往地上一躺。小毛本来也想躺,不过看哥哥‘倒’下了,他就没再动,伸手指了指大毛。

“尸体?”梁辛问道。

见小毛点头,梁辛继续问道:“几具尸体?”

这次麻烦了,大毛跳起来,对着他们伸出七根手指,小毛则双手尽数张开,比划了个十……

似乎生怕两个青衣还不够迷惑似的,大毛小毛又摆出来一个接一个无比古怪的姿势:

只见大毛挺直身体,正襟危坐,小毛则身子一纵,坐到了哥哥的左肩膀上。两个娃娃蛮虽然一大一小,可体型也差不了太多,大毛的左肩根本容不下小毛的屁股,兄弟俩一边乱晃,一边乱挤,没片刻就一起趴在了地上;

两个娃娃蛮爬起来站直身体,双手擎天,呲牙咧嘴表情狰狞;

第三个姿势,大毛躺在地上,把自己团成一团,时不时还仰头吐出一口唾沫。小毛则盘腿端坐,双手在头顶合十……

梁辛和柳亦看得都快吐血了。

任由两个娃娃蛮继续在旁边忙活着,柳亦转头望向了梁辛:“怎么看?”

梁辛笑得挺不好意思:“看啥啊,总得下去了才能知道是咋回事。”

柳亦也呵呵笑道:“这样吧,你先用星阵清山,把那些无根草木全荡干净了再说!”

他们甘冒大险、又费力无比地从后岛来到孤峰,最大的目的,就是迷天法术的源头。

这座孤峰不算太大,但是想要在其间寻找一座法阵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其中最大的障碍就在于山上到处都是植被树木,大大的妨碍了搜索。

不过好在这满山植被都是无根之木,梁辛挥荡星阵一扫一大片,想要把它们尽数清空也不是什么难事,到时候孤峰变回秃山,再有什么异常都能一目了然,搜索起来要轻松百倍。

其实不管能不能在山表找到迷天法术的源头,梁辛和柳亦也都会用金鳞断裂杂锦,去看看下面的情形,清山寻源也不过是先紧着正经事来做罢了。

梁辛当然明白柳亦的意思,也不再多说什么,将七蛊红鳞挥荡到最大范围,连三阵连打都不需要,仅仅用一个星阵,便足以把周围的无根之木尽数扫清。用了差不多一天的功夫,梁辛带着红鳞山上山下跑个不停,总算清山完毕。

这时候胖海豹也早就醒过来了,不过他也不清楚自己为啥会中邪,发狂大喊的事他全都不知道,只记得柳亦捏他来着……

两个青衣暂时也不多想,展开身形又在秃山上跑了几个来回,搜索之下,始终没能再找到什么异常之处,这才算是彻底踏实了,开始商量着金鳞破锦,挖通这座孤峰,钻下去瞧瞧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16章 金鳞破发 下一章:第218章 银环首领
热门: 名侦探的枷锁 樱树抽芽时,想你 刀影瑶姬 薛定谔之猫 豪气歇 永世沉沦 演出 廪君遗骨 所罗门的伪证1:事件 空椅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