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金鳞破发

上一章:第215章 无根之木 下一章:第217章 孤山杂锦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孤峰上的激斗,柳亦瞧得一清二楚,心里明白剧烈的震颤马上就要传递而至,再顾不得去想着扔掉两个娃娃,口中暴喝,双腿微微一分,身体随之落下,从站在长索上变成了骑着长索,继而腰间用力,整个人猛地旋转了几周,干脆把自己捆在了绳索上。

肉眼可见,长索开始抖动了起来,自孤峰上颤颤不休,幅度越来越大,频率也越来越急,几里之后已经变成了躁动的跳跃,向着仍身处二十里外的柳亦等人飞快地蔓延而去。

可是让柳亦无论如何也不没想到的是,当震颤欺进百丈之遥,眼看就要冲到近前的时候,绳索突然安静了下来,可怕的颤抖悄无声息片刻间消失于无形,柳亦根本不曾有一丝摇晃的感觉,仿佛梁辛未动过,长索也未震过,依旧崩得笔直,直连于后岛与孤峰之间!

柳亦心里纳闷,全不明白怎么回事,这时候被他夹在腋下的小毛,费力的扬起脑袋瓜,因为是脑袋倒转,所以遮掩着脸孔的长毛都倒垂了下去,依稀能看到他的表情。

小毛冲着柳亦咧开了嘴巴,灿灿一笑,露出了满嘴獠牙……

大毛也转回头,伸手指了指绳索,又指了指自己身上寥寥无几的长毛,跟着也乐了,和他兄弟一样,也是满嘴好尖牙!

柳亦恍然,问道:“你们俩能控制绳索?”

大小毛一起点头!绳索中编织了兄弟俩的长毛,这些毛发虽然离开身体,却仍旧接受主人的指挥,尤其大毛小毛也能借以指挥百丈之内的长绳。

柳亦大喜过望,同时心里也苦笑着埋怨自己‘小人’了,身子一飘又重新冲上长索,同时对着彼岸的梁辛大吼:“老三,放心施展身法,两个娃娃能控制绳子不颤!”一边喊着,腋下用力,把大毛小毛夹得更牢固了些。

梁辛正惴惴不安,突然听到了柳亦的传讯,心里又惊又喜。

不过,虽然得了柳亦的应承,他还是不太敢动,只求能再坚持上一阵,先保着同伴平安过来,再去杀敌也不迟。

尾巴蛮强攻不下,而绳子上的柳亦却越冲越近,个个都变得暴躁不看,那几头修为精湛的,一边发狂的攻击着,不停的怪叫着,似乎在商量些什么,随即,蛮子们随着一声呼喝,陡然变换了阵型。

先前,尾巴蛮的攻击大都来自正面,或施展妖法,或纵身突击,以求突破红鳞星阵;而此刻,它们全都展开身形,围着梁辛团团打转,配着它们那一身长毛,梁辛只觉得自己陷进了一片巨大的黑色漩涡之中。

变阵之后的攻势依旧猛烈,只不过蛮子们从正面的合力强攻,变成了一盘散沙似的四下扑击。

可七蛊红鳞与梁辛心意相通,流转之间何其迅速,根本不给敌人一丝可乘之机,倒是蛮子们解散了合击的阵势,对梁辛而言压力小了许多。

蛮子的新阵法没有任何效果,柳亦却仍跑得飞快,距离孤峰也只剩下十余里了,照这样下去,用不了多久他便能冲上来。

在不知不觉里,梁辛的脸色轻松些,只等老大冲上山的那一刻,便是他施展身法,统御星阵击毙强敌的时候!而就在此刻,那群犹自围着梁辛旋转不休的尾巴蛮,口中的怪叫倏然变了调子,从先前的尖锐、高亢、狠辣,变成了……哼哼。

时断时续,起起伏伏,仿佛女人在做美梦时的轻呓,又像极了孩子吃到甘甜奶水时的呢喃。跟着只听‘嘭’的一声闷响,漫天的黑色长毛随风飘舞!

目光之内,尽是长毛乱飘!

蛮子们在施法之下,竟然把一身的黑色长毛尽数舍掉了。

下一个瞬间里,那些尾巴蛮纵身于千千万万根长毛之间,来回穿梭不停,长毛也随着主人的身形霍然流转,彼此纠缠……转眼变成了一道巨大斑驳杂锦。

杂锦,拢出一片方圆天地,把梁辛和七蛊红鳞尽数裹其间。

梁辛早就知道尾巴蛮也会织锦,只不过他没想到,蛮子的杂锦,竟然是靠着它们那一身长毛编织就而成的;更没想到的是,尾巴蛮把它们自己,也织进了杂锦之中!

杂锦不像一块缎子,而是更像一块凹凸斑驳的石刻,一头头赤身裸体的尾巴蛮都嵌在其间,或呲牙裂,或神情痛苦,可怪物们的眸子,全都怒睁着,森森地瞪住梁辛。

一个月前柳亦在大海上见过蛮子撑着杂锦出海,可那时他要隐藏身形,只露出一双眼睛平齐海面,看不出更想不到杂锦中竟然还编着几头尾巴蛮……

杂锦没有分毫的停顿,带着赤裸蛮子的嘶嗥,向着梁辛重重压了下来!

剧变突兀,梁辛没能趁着对方施法时跳出去,在杂锦成形后就只有被困住的下场,叱喝一声,威力最大的十二阵连打出手,巨大的力量轰然炸裂于织锦之间。

闷响窒闷得让梁辛自己都有些头昏眼花,可杂锦围拢成的小天地却并未碎裂,而是陡然膨胀了许多,借以卸掉星阵之力,随即又铺天盖地的扑卷了过来!

这下子让梁辛叫苦不迭,他干脆被人家给包起来了,前后左右,头顶脚下,全都是毛躁躁的杂锦,让他的身法根本没有了用武之地。

尾巴蛮的意图再明显不过,他们就是要催动杂锦把梁辛牢牢裹住、缠绕、勒死。

梁辛催动红鳞,想要以红鳞锋锐去豁开一道口子,可杂锦的强韧比起海鬼头发还要更胜许多,红鳞盘旋斩下,却连一丝痕迹都留不下,梁辛没有别的办法唯一能做的,也只能是连续打出星阵,以巨力去冲击从四面八方不断汹涌而至的杂锦!

单以力量而论,北斗拜紫薇之下的十二阵连打,要大大超过那些尾巴蛮的力量,可蛮子的杂锦,却是一道神奇本领,成形之下不仅牢不可破,更能大大的抵消星阵的刚猛冲击。

星阵,杂锦,两道罕见神通属性各异,一时之间难分高下,战局变得胶着起来,梁辛和那些尾巴蛮,全都陷于杂锦笼罩的十丈方圆之内,恶斗不休!

柳亦眼看着梁辛被一大团头发杂锦困住,咬牙切齿的冲完了最后一段长索,把大小毛往地上一放,都顾不上解开身后的胖海豹,就在怒喝中催动天地蛊,同时放出阴沉木耳,凶狠扑向杂锦。

可任凭他如何发狠死拼,杂锦却不为所动!

若是曲青石在此,当能凭着他的力量把杂锦撕碎,可柳亦不过六步初阶,根本无力撼动蛮子们联手施展的神通法术。

柳亦一阵轰击无效,便收手不打,脚步不停围着杂锦来回旋转,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它,想要找出破法的关键,这时候秃脑壳突然冲着他叫了几声,同时把脖颈间的鳞片,高高地乍了起来,看上去小家伙跟带了个颈圈似的。

柳亦‘哎哟’怪叫了一声,先是忙不迭的把胖海豹放下来,对他说道:“你就站在这里,对着杂锦不停的大吼:金鳞破发!”

跟着也不解释什么,柳亦转身跑回那条千辛万苦才冲过来的长长索桥,向着后岛又玩命冲了回去。

尾巴蛮和苦栗子之间,有着莫大的关联,它们不仅彼此依存,就连最拿手的神通法术,也有着相似之处,在秃脑壳的提醒下,柳亦马上就想起来,蟠螭的颈上金鳞,既然能够轻松割断海鬼头发,说不定也能斩断蛮子杂锦!

本来他们哥俩各自有一片金鳞,可在恶炎爆发时,柳亦手上的那片给弄丢了,而梁辛的那一片,具体是丢了毁了、还是被他收到须弥樟之内了,柳亦事后忘了问,现在也吃不准。

就算梁辛的须弥樟里有金鳞,他想不到金鳞破发的关键也是白搭。

凭着柳亦的心思自然能猜得到,此刻杂锦之内巨力澎湃大响如雷,外面喊破了天,梁辛在里面也未必能听得到,让胖海豹在外面喊话提醒,也不过是个寄希望于万一的举措。

柳亦自己撒腿如风,没命价的往后岛跑,自然是去蟠螭那里再拔金鳞来救命!

一边跑着,柳亦一边在心里骂娘。

六步修为,为何又称作宗师境界?就是因为到了逍遥境的修士,已经完全够资格开宗立派,开一派先河,立身化作后代师范。这样的修为,只要别去八大天门添腻歪,到哪都可以横着走……可自从他出出师以来,跟在梁辛身后整个就成了一个‘棒槌’,离人谷也好,凶险海域也罢,还有现在的凶岛孤峰,自己这点修为压根就帮不上忙。

对祥瑞、对海鬼、对尾巴蛮……六步初阶的修为,干脆连个屁都算不上,这还有天理么?天底下什么时候窜出来这么多高手和怪物?

这趟要是能平安回去,再见师父一定得问问他老人家,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‘机缘巧合’的大事,才真正唤醒了天地蛊的力量,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来成就这番机缘。

当初在西蛮腹地的时候他直到六步初阶,就算不是天下无敌至少也能笑傲中土了,哪想到光被人家来‘笑傲’来着。

心里胡思乱想,脚下却没有丝毫地停顿,柳亦跑得咬牙切齿、额头上青筋暴露,从孤峰到后岛的蟠螭栖身之处,这一来一去快二百里的路程,他又不会飞,单靠两条腿来跑,多少也得花点功夫,只盼着梁辛能坚持得住……

这趟奔驰,没有了胖海豹、大小毛三个加起来快六百斤的负重,柳亦把身法和天地蛊力发挥到淋漓尽致,快得在身后拉出一道道残影,渡桥、下山,一路冲到蟠螭跟前。

奉命守护蟠螭的那百多头骨瘤蜥正在悠闲的闲逛、吃草,见到有人冲过来,巨蜥尽数抬头面露警惕,再看清来人是柳亦之后,又各自散去了。

倒是始终伴在祖宗身边的那些小蛇,见到柳亦回来,表现得都挺热情,也不知从哪窜出来,高高兴兴的归拢而至。

柳亦心里急得火烧火燎,直接扑上到了蟠螭的身上,三五个纵跃,跳到大蛇的颈子上,随便选了一片金鳞,伸手掐住就向下猛拽。

蟠螭嗷的一声怪叫,巨大的身体都是一跳,蛇头倒转,气急败坏的瞪向柳亦,几颗獠牙全都亮了出来。

它正沉睡疗伤,哪想到的又有人来拔它的颈上金鳞,剧痛之下被惊醒,没直接一口咬下去就算客气了。

柳亦再着急,现在也不敢喝骂,赶忙在脸上摆出一副笑容:“急着救命,我来请您老的颈上金鳞,老祖宗您多担待!”说话的时候,抓着金鳞的手不仅没松开,而且还在悄悄用劲向下撕扯。

秃脑壳也跳出来,呼呼怪叫着诉说经过。

蟠螭瞪着柳亦,过了半晌,眸子里的冷冽目光才算松动了些,小丘似的蛇头掉转回来,又瞪了一眼秃脑壳,这才缓缓趴在地上,也不再是盘卧,而是把整个下巴都贴在了地面上,怎么看怎么无奈。

大蛇天赐三眼神目,早已洞彻天地,可这次它是货真价实得想不通了,想不通自己从海底脱困,到底是福是祸……

要知道蟠螭吸敛天地灵气,炼化妖元,这千千万万年的修行里,身上每一片鳞都是精华所在,特别是颈上七寸处的护甲金鳞,更是其中翘楚,尤为珍贵。

要破掉海鬼头发或者尾巴蛮的织锦,根本用不到七寸金鳞,蟠螭身上的随便一片鳞都足够好使,偏偏梁辛和柳亦身边,还有一个‘吃里爬外’的秃脑壳,指点着两个青衣,非最值钱的颈上金鳞不要。

蟠螭是什么样的怪物?既然恩人开口了它才不屑去讨价还价,‘打落门牙吞肚里’这才是亘古巨擎的风度……

柳亦哪晓得它在想什么,见蟠螭不再露出敌意,更加紧力气往下拔金鳞,着实费了一番手脚才告成功,当下大吼了一声:“多谢老祖宗!”跳下蛇颈,又向着孤峰方向跑去。

柳亦这次走得匆忙,把秃脑壳给忘了。

秃脑壳追在后面又跳又叫,大是着急,这时候蟠螭微微把眼睛撩开了一条缝隙,目送柳亦消失之后,这才低低的发出了一声低吼。其他那几条小蛇听到号令,气势汹汹的向着秃脑壳围上来。

秃脑壳眉眼精明,立刻拍打着尾巴,冲到蟠螭跟前去巴结老祖宗,总算蟠螭心软,又撤掉了‘揍秃子’的命令,随即闭上了眼睛继续疗伤……

柳亦又从原路折回,一路风风火火跑回到长索上,刚一上长索,他便听到胖海豹的铿锵断喝从对岸传来。

‘金鳞破发、金鳞破发……’

柳亦在略略放松的同时,心里也着实惊讶。

放松的是,胖海豹的断喝不绝,便说明梁辛与尾巴蛮杂锦的恶战仍不分胜负,自己这趟奔波应该还能赶得及;惊讶的则是胖海豹的声音,清晰传出五十里!

不久前柳亦离开孤峰的时候,胖海豹就开始用力大吼,那时候他嗓门也不小,但是也就能传出十余里,可现在容他吼喝一阵之后,竟然比开始的时候大出了几倍有余,而且一声比着一声更响亮,还有再继续增强的趋势。

柳亦顾不得多想什么,加快脚步迅速渡桥,二十余里之后,便远远的瞧见,尾巴蛮织就的杂锦,仍在原地不停地蠕动着,就好像一条腌臜的鼻涕虫,不用说,梁辛仍在其中与蛮子恶斗不休。

大小毛却躺在了地上,双手牢牢堵住耳朵,身体痛苦的蜷缩成一团;而胖海豹则双拳紧握身体微躬,根本不理外物,只一个劲的对着杂锦大吼着‘金鳞破发’。

金鳞破发,声震如雷!

再奔近十余里,柳亦骇然发觉,胖海豹的大吼声激荡着滚滚风雷,裹含着惊人的力量,竟然隐隐有着扰乱自己身法的趋势!

柳亦双眉紧皱,长声呼喝:“胖子,收声吧!”

可胖海豹不为所动,只一个劲的不停大吼,仿佛中邪。

距离孤峰越近,吼声对柳亦身法的影响也就越大,一声一声的怪叫,比着九天惊雷也毫不逊色,接踵不停的炸响在柳亦耳中,扰得他天地蛊力都流转不畅了!

不得已之下,柳亦吐气开声,纵声长啸,以蛊力真元灌注于啸声之内,以对抗胖海豹的大吼。

啸声入刀,甫一出口便震裂苍穹!

胖海豹的身形也猛的一震,似乎发现了有人要和他对抗,陡然转头望向柳亦。

正面相向,柳亦看清了胖海豹的模样,心里猛的打了个突。

此刻的胖海豹须发贲张双眼通红,神情狰狞虐戾,脸色殷红如血,七窍中都有弯弯曲曲的血迹流淌,可他自己却恍若未觉,只是如疯如狂地瞪着柳亦!

跟着,胖海豹张大了嘴巴,狠狠吸气……这一口气,他竟然吸了快一盏茶的时间,肉眼可见,他的胸膛越涨越高,随时都会要爆裂炸开;而他黝黑粗糙的皮肤上,细小的血脉尽数贲张开来,突突突的跳跃着越拱越高,几个眨眼间,胖海豹面目全非,被蛛网般的血脉遮住了全身的皮肤!

终于,胖海豹这一口气吸敛完毕,双腮高高鼓起,马上就要喊喝出口;而柳亦也总算冲过了这最后一段路程,身形高高跃起,仿佛一头愤怒的鹰隼,扑向胖海豹。

同时一道金色光芒,自柳亦手中破空而起,闪电般划向仍在地上不停蠕动的杂锦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15章 无根之木 下一章:第217章 孤山杂锦
热门: 寸芒 崔老道捉妖:夜闯董妃坟 刺杀 恶魔的彩球歌 华音流韶外传:蜀道闻铃 飞天 孩子们 京极堂系列02:魍魉之匣(上) 十宗罪2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