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无根之木

上一章:第214章 望洋兴叹 下一章:第216章 金鳞破发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只觉得草绳之间一股大力传递过来,旋即身体一紧,已经被柳亦稳稳的挥荡了起来。

胖海豹、大小毛最近天天都在看着柳亦练习。不过这次是把石头换成了真人,惊险之处远胜联系时百倍,虽然一个个的心里都早有准备,可眼看着梁老三转着圈飞上去,还是忍不住都低低的惊呼了一声。

梁辛全身都放松下来,自己不使用一丝力气,只是随着绳子上传来的力量,在半空里迅速的盘旋着,眼中的景象飞快地转换不休,梁辛却丝毫不为所动,只是牢牢守住心中那一点空明。

柳亦双脚用力,把自己像根钉子似的钉在原地,天地蛊力流转不休,他的脸上早都没了平时的戏谑,换而凝重与阴沉,高擎草绳的独臂上肌肉贲张!

呼呼的风声已经响成了一团,渐渐化作风雷滚荡,震得在一旁旁观的同伴心旌动摇,绳子越放越长,梁辛盘旋的速度越来越快,柳亦的眼神也随之明亮、犀利……

终于,放出的长绳已至五百余丈,柳亦独手一紧,不再释放绳子,目光牢牢盯住了前方五十里外的孤峰。

又荡着梁辛盘旋几周之后,柳亦深深吸了一口气,旋即吐气开声陡然暴喝道:“去!”话音落处,独手一松!

在不断盘旋中积攒下的巨大力量,猛然爆发开来!梁辛只觉得,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,正稳稳地抵在自己的腰背之间,推着、托着自己,快若流星,向着前岛中幸存的那道孤峰飞扑而去。

柳亦放开了绳子,闪身退到同伴身边,低声交代了句:“方向错不了,没有意外的话,梁辛上山没问题!”说完,便闭上嘴巴,双眼微微眯起,目送梁辛远去。

梁辛也在眯眼睛。

从他飞出的那一刻之后,所有的事情便只能靠自己了,身体依旧放松,可全副精神都在瞬间被唤醒了过来,融入了身体上每一只毛孔,每一根须发之间,仔细感知着周遭的变化。

四十里、二十里、十里……孤峰越来越近。

身后推动自己飞翔的巨力仍在,正如柳亦所言,如果没有意外,上山不会有什么问题,在距离孤峰只剩三五里的时候,梁辛心念微动,手诀一划,天空中陡然卷起七道淋漓血色,七蛊红鳞应着他的召唤呼啸现身,翻飞流转中把主人护在中央,一起向着孤峰扑去。

早在刚刚决定远渡的时候,梁辛和柳亦就商量过,如果孤峰上真有强敌司伏,那对方出手的最好时机,无疑是他身形毕现,但人未落地之时。

最后三里了!梁辛已经能够准确判断出自己的落足之处,心念催动里,七蛊红鳞同声厉啸,霍然扩大了阵法范围,摆出的不再是单纯的护主之势,而是戾若鹰隼,笼罩半空,把梁辛落脚处的方圆十余里之内,尽数纳入了击杀之地!

而梁辛也陡然将自己的身法施展开来,如鬼魅般在半空游弋辗转……只不过,他这些小心、谨慎、准备,全都变成了‘俏媚眼抛给瞎子看’。孤峰上自始至终都是一片安宁,根本没有敌人现身,更不曾有高手偷袭。

三里距离弹指便过,梁辛身子晃了几晃,卸掉身后的力量,人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孤峰的半山腰上!

不管怎么说,远飞五十里穿越恶炎怒海,落脚时没有敌人来袭击,都是件大好事,落地之后,梁辛举目四望,目光所及之处只有郁郁葱葱的丛林,不像有什么危险,只不过安静得有些诡异。

梁辛不敢大意,俯低身形又在附近搜索了一阵,别说没有敌人,就连虫豸鸟兽都没见到一只!梁辛这才略略放松了些,吐出了一口闷气,先按照约定发出一声长啸,向着对岸的同伴们报了个平安,跟着解下了身上的长绳,左右踅摸着,找了棵足够七八人合抱的粗壮巨木,喜滋滋的走了过去,准备把绳子绑在大树上,连通索桥。

在绑绳子之前,梁辛抬手按了按那棵大树,来试试巨木是否足够结实,其实这也不过就是个下意识的动作,要知道,这棵树比着一般的小房子还要更粗大,又怎么可能不结实。

可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的手刚刚推到大树,根本就没动用什么真元、星魂,一推之力从其量也不过几十斤的分量,那棵看上去都快成精了的大树,竟然猛的发出一阵嘎啦啦的哀鸣,被他一掌给推翻了!

梁辛吓了一跳,站在原地眨巴着眼睛,第一反应就是:功力又精进了?一边想着,一边低头看自己的手掌,真元没错,身体没错,星魂也没错。不是自己的问题,而是这棵大树,真的就那么不结实,连几十斤的分量都不足以承担!

等他去检查那棵大树的时候,更大大的吃了一惊,这棵树虽然枝叶繁茂干桠粗壮,可它却没有树根!

反观大树矗立的地方,泥土平整而坚硬,根本没有什么树坑根洞,看上去就好像有人闲的无聊,把这棵大树从别的地方锯断,然后又平摆浮搁到这里。

树虽大,却是被摆放在地面上的,自然担不住梁辛的轻轻一推!

梁辛暂时没多琢磨什么,手牵着绳头,快步在山野密林间穿梭,时不时伸出手掌,去推一推身边的树木,被他选中的树木,无一例外,都连几十斤的重量都不足承担,在一推之下便哗啦啦的一头栽倒在地。

不仅树木,这孤峰上的花、草、藤蔓,无论茁壮还是新幼,全都是无根之木,偏偏又长得如此繁茂。

满山植被,虽然郁郁葱葱,可它们却不是靠着自然而活,难怪此处连一只虫子都见不到。恍惚里,梁辛有了个感觉,周遭的一切……更像是一幅画,而他甘冒奇险,凌空飞度五十里,就是一头钻进了一副不应存于人间的画卷之中!

这时候,柳亦灌注蛊力的呼喝声,从后到方向传来,凭着六步宗师的修为,这样的距离以喊喝传讯道没什么问题:“老三,怎样?连好索桥,我也过去!”

情形诡异,但却没发现什么危险,梁辛犹豫了下,暂时不再追究满山怪木,开始寻找合适的凸起山石,用以捆缚绳索,可他一找之下才发现,这里的石头,虽有有根而坚固,却没有一块能够用来固定绳索!

太小的不结实;太大的则干脆是凸出的怪丘,绳子绕不了那么长;有些大小合宜的,可石头本身又不合适:

有的石头太光滑圆润,比着在湍流里被冲刷了一万年的鹅卵石还要更滑腻,绳子往上一套,稍用力系紧就会脱扣。

有的石头却太嶙峋,边缘处的锋锐吹毛短发,蒿草绳胜在韧性十足,拉扯不断,但扛不出快刀子的割划。

尤其让梁辛吃惊的是,这孤峰上的石头每一块就硬得匪夷所思,七蛊红鳞运足全力斩上去,也仅仅留下一道白痕,想用红鳞来打磨石块,几乎不可能。

梁辛把眉头皱得老高,暂时也顾不上回答柳亦,又把周围仔细的搜索了一遍,既希望能够找到适合的石头,也是重新静下心来,查探附近有没有敌人的踪迹。

不见石头,也不见敌人,梁辛无奈且放心了,要连通索桥,还剩最后一个办法:他要用自己来做桥基。

靠着自己的力道来拉住这一端,扯直绳子把把老大他们接引过来。

至于大伙都过来之后,该怎么回去,梁辛倒是不担心,大不了他再跑一趟,弄过来几头骨瘤蜥来绑住绳子。怪蜥力大无穷,当个千八百斤的分量不算啥……

柳亦在后岛上等了半晌,正着急的时候,终于,那道始终软塌塌的绳索,在吱吱的轻响中渐渐绷直,随即梁辛的大喊声传了过来:“索桥拉好,你过来的时候小心脚下!”

走钢索这种事情,对普通人而言难到了极点,可对一个修真宗师来说,一根绳索和一条洪宽大路也没什么区别,更何况柳亦本来就有一身随风而飘的轻身功夫。

柳亦面露喜色,哈哈大笑着回应:“这便来了,稍等片刻!”

……

梁辛生怕还不保险,把绳子乱七八糟的在自己身上缠了十几绕,双脚站桩,双手用力扯稳,片刻之后,只觉得手中的绳索一颤,吃上了力气,明白大哥已经开始‘过桥’。

不久之后,梁辛便看到了柳亦的身形,自长索间不停纵跃而来。

柳亦不是一个人过来的,背上不仅背着胖海豹,左右腋下还分别夹着大小毛,两个娃娃蛮都是天生异种,年纪小可分量却不轻,哥俩加在一起足有三四百斤。

还有一颗光秃秃的小蛇脑袋,从柳亦的怀里抬出来,张大嘴巴不停的呼呼大叫,一个劲催促着柳黑子跑快点……

梁辛乍见之下还有些纳闷,不明白大哥为啥不嫌累赘,带着两个小蛮子一起过来,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。柳亦做事滴水不漏,他信不过大毛小毛,不敢把他们俩单独留在后岛上,生怕他们会趁着没人看管时弄断绳子,大伙就谁也甭回去了。

柳亦来得极快,起起落落纵跃如风,没用太长的功夫,就已经完成了一半的路程,到了这时候,凭着梁辛的目力,已经能清清楚楚看到老大的表情了。

而柳亦也此时也看清了,老三竟然是用自己来做桥基,当即柳亦便是眉头一皱,嘴巴略略动了动,不过却没说什么。

梁辛看到老大的神情,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,呵呵笑着大声喊道:“放心好了,这附近我搜了几遍,虽然透出不少古怪,不过确实也没有敌人……”

不料,他的话还没说完,柳亦腋下的大毛小毛,身体同时重重一抖,张开嘴巴尖声大叫,语气中满满都是惶急与恐惧。几乎与此同时,一声阴森且愤怒的猿啼,好像一把锐刺,从梁辛脚下的山石中狠狠划出,直刺苍穹!

第一声猿啼未落,第二声猿啼又起,继而第三声、第四声……转眼之间,怪物的猎猎咆哮便响彻苍穹,将先前的静谧撕了个粉粉碎碎。

随着猿啼,十几头硕壮高大的尾巴蛮,就那么毫无征兆的从地面之下窜了出来,青黑色的厚重长毛猎猎迎风,鼓荡着摄人妖威,从四面八方扑向了梁辛。

猝然遇袭之下,梁辛心中的惊讶却远远超过了愤怒,凭着他的感知,先前竟没能发现这些蛮子早就埋伏在附近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而这里的山石又何其坚硬,就连戾蛊红鳞都没法伤其分毫,可尾巴蛮来的又快又狠,事先甚至连一丝泥土松动的迹象都没有。

再看尾巴蛮钻出的地方,泥土平整,不见坑洞,难不成尾巴蛮都是石头精怪,精通土行遁术?

绳索上还托着老大的性命,梁辛无法展开身法御敌,可他还有七片戾蛊红鳞!

惊怒之际,心念却不曾有丝毫的停歇,七道血光翻飞如电,守住北斗星位,围着梁辛层层打转,一颤中便泼洒出一片涟漪,勾连下巨力喷薄。

还在半途的柳亦见梁辛突然遇袭,当即怒喝了一声,拼出全部的力气纵身飞奔!他的心思何其敏锐,在电光火石之间,就已经想通了蛮人的意图:孤峰上的尾巴蛮,贪心得很啊!

它们不光是要杀掉梁辛,而是打算杀了所有入侵者,还要抢夺这条连通后岛的长索桥,这才始终隐忍着,在梁辛飞临孤峰时不现身,一直等到现在,梁辛无法稍动,而柳亦也路程过半,退不如冲的时候,才爆起发难……

七蛊红鳞转眼和强敌纠缠在一起,这群尾巴蛮的人数虽然不多,可实力却着实不差,不过十余人中,足足有三四个都勉强够到了六步中阶的战力,而剩下的也大都有六步修为。

尾巴蛮的体型虽然庞大,可扑击之间却迅猛如电,在半空中随即转折辩向,而它们浑身上下,从脑袋到尾巴甚至全身长毛,无一不是攻敌的所在,灵活处比起苦乃山的天猿也不遑多让,甚至还要更凶猛狠辣一些!

不止纵跃扑击,还有妖法!

尾巴蛮举手投足,身边的空气中就会显出一道道混黑妖气,流转凝结转眼化作一柄柄锋锐的妖刀,护在主人身旁,片刻不停地向着梁辛和红鳞呼啸斩杀。

蛮子的修为越高,唤出的妖人也就越多,那几头达到六步中阶修为的蛮子,每个都是以一人之力,指挥着数百道森森妖刃,层层叠叠铺天盖地!

没有试探,没有缓冲,恶战甫一开始便是性命相搏,梁辛的视线里,尽是一团团黑色的旋风,围住自己狂攻猛打,可他却不敢乱动,只能靠星阵苦守,空有一身惊世骇俗的身法却无法发挥。幸好红鳞不是凡物,星阵更是绝技,在蛮子的围攻下,仍旧能坚持得住一时!

孤峰上,片刻前还静寂安宁的半山腰,突然乱作了一团,蛮子想要杀人夺索,红鳞则护主御敌,黑风与血光纠缠不休,尾巴蛮的怒吼更是惊天动地,梁辛咬着牙苦苦支撑,只盼着老大能够快些过来,只要能腾出手脚施展身法,梁老三自忖还对付得了这群尾巴蛮。

梁辛急,柳亦更急,纵跃的速度早就到了极限,再没法子能快上半步,夹着两个娃娃蛮的双臂,不由得松了一松。

论起杀伐决绝,柳亦远远超过梁辛。

为了兄弟亲人,柳亦放得下舍得掉自己这二百多斤的性命。

可性命攸关之际,让他选是自己独活,还是带着两个娃娃蛮一起死,他想都不想就会扔掉大小毛。

大毛小毛已经不再惶急惊叫,全都扬起小脑袋,全副的精神都放在不远处的恶斗中,根本就不曾发觉柳亦的双臂渐松,更不知道自己已经命悬一线。

这时候,蛮子们的攻势陡然掀起了一个高潮!

一声猿啼不知从何处响起,尾巴蛮中的一个首领,率领着几头战力稍逊的同伴,嗬嗬怪叫着,爆起自己全部的力量猛扑上来,就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一起硬生生的撞上了一片正流转而过的红鳞上!

骨断筋折,血肉翻飞,几个蛮子都变成了一团烂肉,可那片红鳞,在敌人不要命的撞击下,流转之势也微微一滞,北斗星阵也就此微微一顿。

星阵未散,只不过是略略慢了一瞬,让它们身后的‘紫薇’露出了一丝破绽。

其他的那些蛮子趁着这个机会,拼命催动妖刃,一起冲向梁辛!

北斗与紫薇是一个整体,当北斗被敌人拖缓了一瞬,梁辛要想继续守住阵法,便只能移动身形,就着此刻的北斗阵位,来变换自己的紫薇阵位,借以重列大阵。

梁辛也确实是这样做的,他早就把星阵炼成了习惯、炼成了本能,瞬间之中压根都没去想身上还缚着一条长索,身形一晃便换了个星位,又回到北斗的庇护下,尾巴蛮的一击也随之落空。

可下一个瞬间里,梁辛便反应了过来,随即大惊失色,自己身后的长索足足有五十里长,他这边的轻轻一步引起的轻颤,到了柳亦脚下便是天崩地裂啊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14章 望洋兴叹 下一章:第216章 金鳞破发
热门: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刀尖:刀之阴面 刺局4:局外局 荒野妖踪 1/7生还游戏 迷人的山顶 拜师八戒 第三个女郎 易中天品三国 绝色小姨的诱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