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望洋兴叹

上一章:第213章 以身养剑 下一章:第215章 无根之木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海底恶炎爆发时催动怒潮,把尾巴蛮世代居住的前岛尽数摧毁,唯独却有一座青黑色的山川,在巨力的轰击下犹自屹立不倒,成了大海中的一座孤峰。大难刚刚结束的时候,梁辛和柳亦还曾相顾诧异,不明白这座不怎么起眼的山峰何以会如此结实。

而现在,这座青色孤山,竟变了个样子,它变得……毛茸茸了。

幼树芽草、小藤嫩枝,孤峰上下尽染新绿,仿佛披了件茸茸新衣,孑然独立于浑天怒海之间,说不出的欣欣向荣,更说不出的诡异莫名!

梁辛和柳亦第一次见到这座孤山的时候,清清楚楚看的明白,它明明就是一座光秃秃的尖峰,其间根本就没有一丝翠绿生机。

但是才短短二十天,它就长满了草木,完全换了副模样!梁辛虽然不懂园艺种植之类的本事,可是也能明白,不靠法术或者人为的干预,一座秃峰要想化作春山,绝对是个积年累月的过程。

梁辛最近忙着搜山,其间也曾是登上峰顶观察大海的情况,但是一来他的心思大半放在海底恶炎上;二来孤峰重长草木,在头几天还不那么明显,所以到了现在才发现。柳亦把眼睛瞪得溜圆,过了半晌才缓缓开口:“有人给那座孤峰施展木行道法?那山上有人?可、可他施展这种法术有什么用?只为好看么?”

一连串的问题,梁辛一个也回答不来,不过他已经是今天第二次里眺望孤峰,此刻的心情比着柳亦要镇静的多,心里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:“我在后岛搜了这些天,也没能找到法阵,倒是这座前岛残留的孤川……而且它有露出了异常。”

柳亦明白他的意思,沉吟了片刻后,却露出了个苦笑,缓缓摇了摇头:“可咱们怎么过去?”

孤川的情形异常,又是前岛的残留之地,算来算去,迷天法术的源头多半要着落在它身上了,可是先别说哪里会不会还有幸存的凶猛蛮人或者敌人,兄弟俩根本就别想能过去。

孤川距离后岛大约五十里的样子,梁辛就算再厉害十倍,也跳不了那么远;海水之下恶炎仍流淌不休,附近的海域全都开了锅,更休想凫水而渡。

兄弟俩远远看着孤峰,谁也想不到过去的办法,要是葫芦师父在此,一定会背负双手,微笑着对他们说一句:这便叫做望洋兴叹了。

这时候胖海豹眨巴了眨巴眼睛,他是个直性子人,想得主意也是直来直去,问他们哥俩:“你们不是力气挺大么?一个把另一个扔过去不久得了。”

柳亦点了点头,怪声怪气的笑道:“这主意不错,被扔过去的那个,再自己想办法回来是吧。”

梁辛比柳亦厚道,只是笑呵呵的说:“扔不了这么远的……”

扔活人和施展神通压根就是两回事,梁辛要是以北斗拜紫薇之势来十二阵连打,那份力道夯在柳亦身上,倒是能把他砸到孤峰上去,不过砸过去的,就算不是一滩烂肉,也绝对是具尸体。

如果不动神通,只凭着他们的力量抛掷同伴,肯定扔不出去五十里那么夸张。

虽然明知扔不到,不过柳亦也来了兴致,左右踅摸留下,从身边选了块差不多二三百斤的时候,劲力爆发之处,巨石向着孤峰飞驰而去!

风声隆隆,巨石翻滚,荡漾起的声势着实惊人,只不过也就飞了十多里,充其量不过全程的三分之一,便没了后续之力。

即便如此也足够惊人了,胖海豹跟打雷似的大大喝彩了一声。

梁辛没提防,当即被他吓了一跳,回过头来苦笑道:“你的嗓门,可是越来越大了!”

胖海豹挺不好意思,嘿嘿笑道:“我也有些纳闷来着,上岛二十天,嗓门莫名其妙又大了许多。”他天生就长了一副打雷似的嗓子,否则也不会被司老六专职当做传讯近卫。上岛这些天里,也不知道是大难不死心情好变好,还是因为凶岛上的泉水甘甜滋润,声音比起原来更要洪亮得多了。

这时候,柳亦似乎想起了什么,皱眉道:“如果有好绳子,没准我还真能把你扔过去。”说着,做了个套马时抡绳套的动作。

这倒是个常识,同样一块石头,缚着绳子抡起来之后的力量,要远远超过直接掷出的力量,石头飞翔的距离也能远上几倍。不过说完之后,柳亦自己也摇了摇头:“没有绳子!”

胖海豹面露鄙夷:“用藤子编呗!这岛上有的是老藤子……”

“哪有那么简单!”柳亦苦笑。

柳亦的想法,当然不是仍过去一个人就万事大吉了,而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一个,腰缚一条数十里的长绳,再由另一个发力把对方连人带绳子一起抡开了扔过去,如此一来,他们就能在凶岛与孤峰间拉出一道长长的索桥,这样才勉强有了共同进退的保证。

虽然只是一条细细的绳索,可凭着梁辛和柳亦的修为,足以来去自如。

这个想法,需要一个最最基本的保证:绳子。

不仅要足够长,足够结实,还得足够轻。五十里的绳子,将近万余丈,要是用山里的老藤编,怕不得几千斤重,恐怕他们抡都抡不起来。

小蛮子最近这段时间,天天和梁辛寸步不离,对中土汉话也熟悉了许多,大概能明白他们的意思,听了一阵之后,小毛似乎想到了什么,拉着大毛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大毛一边用手梳着脸上的长毛,一边频频点头,片刻后两个娃娃应该是商量出了个主意,是一左一右,拉起梁辛便跑。

梁辛不明所以,不过两个娃娃蛮甚是坚决,似乎一定要带着他去看什么东西,梁辛现在也不多问什么,任由他们带着,向山下跑去。

柳亦把胖海豹往后背上一扔,随着他们一起下山。

一行人就在娃娃蛮的带领下,在后岛左盘右绕,转过了好几道山峰,最终来到群山中靠近西方的一座小丘。

这座小丘略略有些奇特之处,土质做灰白色,显得贫瘠得很,所以上面也没有其他的植被,只是长满了一种蒿草。蒿草大约有小指粗细,一人多高,颜色枯黄难看,一副先天不足的样子。

凶岛上,处处都是匪夷所思的植物和恶兽,这种蒿草虽然也不是中土之物,不过和怪物们比起来,却显得再正常不过了。以前梁辛也来过这里几次,当然也不会把这些蒿草当回事。

两个小蛮子这才放开梁辛,也不嫌腌臜,就用手刨土,连根挖出几条蒿草,将其中一条递给梁辛,大毛又比划了个用力的手势,示意要梁辛出力,拉断手中的蒿草。

蒿草极轻,落在手中,轻飘飘的几乎没有一点分量。梁辛本来还笑嘻嘻的无所谓,可双臂运力,分别握住蒿草两端一拉扯,神情微微一愣!

梁辛体内的力量,分做了三个层次,第一重是本身的三步大成之力;第二重是星魂聚集的双倍五步初阶之力;第三重则是星魂按照北斗阵位流转,星阵之力。

且不说后两重,就单只他本身的三步大成之力,鸡蛋粗的绳子也是一扯即断,可这根轻飘飘的蒿草,在他三步大成之力的拉扯下,也只是发出一串吱吱的轻响,丝毫没有要被拉断的迹象!

梁辛收敛了笑容,调用第二重,星魂中蕴含的双倍五步初阶之力,这次没怎么费劲,蒿草就在‘啪’的一声脆响中,崩断了。

柳亦和看出了端倪,咋舌道:“这是什么草,这么坚韧?”

大毛小毛异口同声,嗷嗷叫了两声。

柳亦哈哈大笑:“嗷嗷草?”

两个娃娃不明白柳亦的话,彼此对望了一样,又嗷嗷叫了两声,一起坐在地上,双手娴熟无比,把剩下的几根蒿草编结起来。

不光是以蒿草结绳,两个娃娃蛮还拔下了自己身上的几根长毛,一起编进了绳子里,片刻功夫他们就编好了绳子,不过并没急着让梁辛再试着拉扯,而是找梁辛要了些清水,把‘蛮毛嗷嗷草绳’彻底浸润。

这还不算完,小毛最后又把湿漉漉的绳子抡得呼呼作响,跟耍大鞭似的,过了一会,直到把所有的水分都甩得一干二净,这才把干草绳递给了梁辛。

绳子轻的仿佛不存在似的。

梁辛握住草绳,连续两次用力,这次草绳只是被略略拉伸长了一些,并未崩断。梁辛收了力气,笑了。

柳亦忍不住追问:“你用了多少力道?”

“十足力道,星魂结阵。”

话音落处,柳亦也变了脸色!星阵之力足以分金裂石,却奈何不了大毛小毛编出的草绳!

大毛小毛一边指着这满满一座小丘的蒿草,一边对其他人比划着。到了现在,梁辛和柳亦哪还能不明白娃娃蛮的意思,梁辛满是惊喜的问道:“你们,能把这些蒿草编成一根长绳?”

不知道是天生的本事,还是为了在后岛求存才学会的技能,大小毛虽然还是娃娃,可都是编草结绳的好手,闻言后一起点头。

开始柳亦提出要抡绳子的时候,就是随口一说,胖海豹也就姑且一听,可现在见到大大小小的几个怪物全都把这事当了真,胖海豹就傻眼了。抡出几十里的绳子,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的,连声说着:“行不通,行不通……”可具体怎么个行不通,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就是打从心眼里觉得这事太不靠谱。

梁辛也不多解释什么,只是笑着说道:“我也觉得不靠谱,不过有了绳子之后,可以先绑上块分量差不多的石头试试,要是石头能过去,人也差不多。”

这时胖海豹的眼睛突然一亮:“你那直接抡石头便好了,换个七八斤的小石头,后面系上绳子,用力之下,让石头牢牢嵌入孤峰,照样能拉出一条长索……”他越说声音就越大,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这主意万无一失。

梁辛咳了一声,摇头道:“那座孤峰,连怒潮都憾不动它,何其坚硬!怎么可能被我扔得石头嵌进去。”

胖海豹这才咦了一声,又皱眉道:“那红鳞呢?你的红鳞足够锋利,嵌进去总没问题。”

梁辛苦笑:“红鳞身上怎么绑绳子?谁能在红鳞身上钻出来个眼?”说着,梁辛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就算能把红鳞钻出个窟窿,让它带着绳子飞过去,万一孤峰里有敌人怎么办?等咱正过桥的时候,人家跳出来俩人把那边的桥桩子拔了……”

两个人说话的功夫,柳亦始终低着头,仔细寻思着他们的计划,过了一阵,脸上微微变色:“还有件事,若解决不了此事便行不通……五十里的绳子,那么大的一团,结了疙瘩就麻烦了。”

已经开始编绳子的大小毛闻言,一起跳起来,笑嘻嘻的对着柳亦摇头,小毛伸手,在自己满身长毛之间划来划去,没有丝毫的阻塞停顿。

尾巴蛮身上的长毛,最短的恐怕也有一尺长,可他们无论身上多腌臜,那一身长长的毛发都绝不会结团,总是一根一根丝丝分明的。

大毛则从身上拔下了三四根长毛,随手往身边一抛,只见几根毛发无风自动,好像游鱼似的,时而首尾相衔,而是齐头并进,在梁辛、柳亦和胖海豹之间来回游弋穿插,并不落地。

柳亦霍然大笑:“你们两个小东西,能控制自己的毛发?!”

娃娃蛮要把自己的长毛编进绳索,不光是为了让其更坚韧,也是为了能更好控制长索,保证不会结一段一段互相纠缠,结成疙瘩。

……

两个娃娃蛮不懂事,两个青衣则一个比一个胆子大,这才订出了这么个半胡闹,半发狠的计划来,剩下的事情,便是等着大毛小毛来编绳子了。

大毛小毛的动作,出乎意料的麻利,尤其在编绳子的时候,不光两只手,就连两只脚也能派的上用场,四肢齐上日夜不停,进度快的惊人,前后二十天的功夫,两个娃娃和那座小丘差不多,身上都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,竟真的结成了一道六十里的坚韧长绳!

蒿草果然轻到了极点,结出的干草绳,盘成了一座小山似的,掂在手里也不过两百余斤的份量。

而梁辛和柳亦商量之后,也确定下由柳亦抡绳,梁辛飞去那座孤峰。

七蛊星魂连打星阵力量才会暴增,要是用来论绳子,自然没法三阵或者十二阵连打,单以七星流转,梁辛的力气比着柳亦还要略逊一筹;再论一论体重,梁辛才一百四五十斤,可比起柳亦更轻了百来斤。

何况梁辛的身法、战力都比柳亦要高出不少,孤身犯险还是由他去最合适。

众人再等后岛顶峰,开始了第一次试验。长绳结好,首端绑上了一块差不多二百斤的石头,末端被七缠八绕,稳稳捆缚在一座底座大逾楼宇的巨石上。

柳亦深吸了一口气,双腿灌力稳住身形,随即对着同伴点了点头,低吼了一声用力回荡绳索,将石头回荡而起!

石头越舞越急,呜呜的风声灌入每个人的耳中,柳亦屏气凝神,不敢分心想其他的事情,全神催动天地蛊,同时缓缓的放出手中的绳子。

一丈、十丈、百丈……众人的呼吸越来越紧张,大伙全都是一样的心思,生怕柳亦会不堪重负,守不住自己的势子,只要一个不小心,他便会一起被巨石带着一头摔进大海!

石头的圈子原来越大,飞旋得也越来越快,隆隆的风声压得胖海豹几乎抬不起头来,梁辛的目光则紧紧盯在柳亦身上,随时准备出手救援……

当草绳放出五百余丈、大至三四里的长短之后,柳亦就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几乎到了极限,如果再放绳子,恐怕再难以站稳脚跟了,当即低吼一声:“去!”双手一松放开草绳。

只见天空中那枚不断盘舞的巨石,轰轰然裹荡风雷,向着远方呼啸而去!淤积在山顶上的草绳层层减少,仿佛突然受到惊吓的万年蛇妖,随着首端的石头一起腾空而起。不过片刻功夫,绳子便被拉到了尽头。

跟着只听‘嘣’的一声闷响,大石去势未竭,六十里长绳被尽数绷直!

绳子被尽数绷直了,便说明柳亦的法子好使,抡起来的二百斤石头,稳稳能飞过六十里。

被用来镇绳尾的巨石,在巨力的拉扯下咔咔钝响,周遭泥土都松动开来,这才勉强压住了绳尾,柳亦见初试便成功忍不住哈哈大笑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,可其他人却个个都在发愣……

孤峰在西北,柳亦却把石头扔到了东南,方向正好相反,就试验而言,距离的问题的确是克服了,可准头的问题……还有待提高。

梁辛咳了一声,身边虽然没有外人,可还是情不自禁的替柳亦开脱:“这个准头,确实难把握得很……”

胖海豹嘿嘿一笑,说话一点不客气:“打不中孤峰倒有情可原,不过歪得那么远,实在有点、那个、有点丢人!”

柳亦正在兴头上,被泼了一盆冷水,脸上的笑容都变成了不屑,转过头斜忒着胖海豹:“胖子,我且问你!”

胖海豹昂头,也斜忒着柳亦:“胖子,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开口。”

“胖子,刚才我要是砸准了,绳子首端那块两百斤的石头,落到了孤峰上,石头会怎样?”柳亦的眼珠子越发斜了。

胖海豹前几天刚和梁辛说过这事,直接把原话搬了过来:“连怒潮都撼不动的孤峰,当然结实无比,你的石头砸到上面,一定粉碎成一团!”

柳亦皮笑肉不笑,做了个恍然大悟状:“着啊,有道理!那石头碎了,绳子会咋样?”

“掉进海里呗……”胖海豹铿锵洪亮的回答了五个字,突然就没了声,眼皮也耷拉下来不看柳亦了。

柳亦大获全胜,再度放声大笑:“绳子掉进海里,被恶炎烧了怎么办?麻烦大毛小毛再结一条?”

小毛无所谓的点点头,大毛则看着兄弟俩光秃秃的身上,略带为难的哼哼了两声……

梁辛这才恍然大悟,他们所处的高峰,位于后岛西北边缘,柳亦根本是故意把石头砸向东南,也只有砸向这个方向,绳子才不会落尽海里,而是掉落回岛上。

胖海豹吧嗒吧嗒嘴,也不在说啥了,忙忙叨叨的开始往回倒绳子……

随后的几天里,柳亦也正经忙活了起来,以他的本事,要掌握掷出石块大概的方向不难,但是事关重大,到时候万一扔歪了,梁辛非摔进大海里不可,不由得柳亦不上心,苦练准头。梁辛倒不用准备什么,以他的身法和身体的敏锐感应,被绳子抡多少圈都不会晕。

前前后后又耽搁了十天的功夫,柳亦这才有了十足的把握,能把梁辛抡到孤峰上去。

这天,子夜时分,一行人再度登临后岛绝顶,梁辛还带上来一半的骨瘤蜥,等众人都上到孤峰,便由它们来看管留在这边的绳索。

忙忙碌碌的准备了一番之后,诸事备好,柳亦梁辛两兄弟,并肩向着西北向方向远眺,虽然天海昏黑,可凭着他们的目力,还是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怒海中的那座孤峰。

十天里,孤峰上的植被更加繁茂了,先前的幼苗嫩枝,此刻已经尽数变成大树长藤,一派郁郁葱葱,欣欣向荣得有些妖冶。

这时候胖海豹走到两兄弟身边,似乎有几分迟疑,不过还是最后一次开口劝道:“其实……被困在这里十年八年也没什么不妥,就算天上的阵法不会消散,海底的恶炎,最多能逞威几年?”

梁辛摇了摇头:“你等得,我等得,我家二哥等得么?我家小四青墨等得么?我怕他们现在就已经出海来找咱了,前阵这里又是麒麟,又是爆炸,闹得动静太大,他们找到此处不难。外面的人不知迷天法术的厉害,扎进来便一头掉进海里,连尸体都找不到的。”

柳亦无声的呼出了一口浊气,把话题拉回道眼前:“你过去之后,不管对面有什么古怪,也不可单独行事,都等我们过去再说。”说着,又伸出手,用力拉了拉绑缚在梁辛身上的草绳,最后一次确定它绑得足够牢固。

梁辛咧嘴一笑:“晓得!”说完,转身对着柳亦点点头:“老大抡吧!”

柳亦哈的一声大笑,转身后退到绝顶中央:“你多小心!”言罢,停顿片刻后,又一声大喝:“起!”

话音落处,柳亦一抖手中的草绳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13章 以身养剑 下一章:第215章 无根之木
热门: 犹大之窗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2·府库龙骨 七宗罪 天涯双探2:暴雪荒村 七宗罪11:消尸世界 阴缘伞 城邦暴力团(下) 女生寝室4:玉魂 杀人惊吓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