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 以身养剑

上一章:第212章 祖孙三个 下一章:第214章 望洋兴叹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与其说梁辛心疼眼前这三个尾巴蛮的性命,倒不如说他被这祖孙三人间那份浓情感动了。

蛮人粗陋野蛮,不通教化,彼此间的交流更无含蓄可言,可就是这种直来直去到甚至有些鲁莽的关心,让梁辛打从心眼里觉得熟悉。在遇到风习习之前,也没人教他读书,没人教他礼仪,罪户大街的街坊邻居都和他一样,生来就是为了徭役,死了也是因为徭役……

论起心机和冷静,柳亦比起梁辛可要强得太多了,始终只是冷眼问询,并不曾应承什么,可见到老蛮子自扯长毛,露出了几乎和苦乃山天猿一摸一样的长相时,柳亦叹了口气。他比着谁都了解梁辛,明白就算把其他的都放到一旁,单单凭着尾巴蛮的这幅长相,梁辛就非要留它们活命不可。

柳亦没办法扳脸扮狠了,他若是再不答应,就不是逼迫威胁蛮子,而是折磨自家老三了,当即也就点了点头,对老蛮子说:“我问你什么,你便答什么,完事之后自然放你们离开。”

不料老蛮子却摇了摇头,伸手就把两个娃娃向梁辛怀里推搡,同时还比划着,示意要梁辛把娃娃们带走。

两个娃娃蛮哪里肯依,又要拉开架势继续撕扯,老蛮子立刻发出了一串嗷嗷的低吼,声色俱厉的呵斥着一双孙儿,可还没说两句,嘴巴里又开始泂泂涌出鲜血。

老蛮子早已到了强弩之末,就算柳亦不出手,他也活不了几天了。他心里明白,自己若死,这些人即便不和孙儿为难,仅以后岛的险恶,两个小的也活不下去,他做了不少年的尾巴蛮首领,多少也懂得些看人之道,看得出梁辛心眼厚道,修为又颇为了得,临死前想要替孙儿谋出一条生路。

见老蛮子又复吐血,两个娃娃不敢再使劲,站在原地完全都呆住了,老蛮子却根本不看他们,而是伸手指了指柳亦怀里的铃铛,又指了指身后那一大群骨瘤蜥,对着他们做了个双手奉送的姿势。

梁辛踏上了一步,双手分别按住两个娃娃蛮的肩膀,对着老蛮子点点头:“他们两个你莫担心,以后由我照顾。”

两个小蛮子的肩膀同时一跳,可随即又强行忍住了。

柳亦轻轻摇了摇头,没再说什么,缓缓退开了两步。

老蛮子的眼神一下子就缓和了下来,可却不会作揖鞠躬,不知道该怎么感谢,只是咧开嘴巴,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。

梁辛也笑了笑,不想把气氛搞得太沉重,随口岔开了话题,问老蛮子:“你们这一族,实力很强么?”

老蛮子似乎被问到了得意处,猛地来了精神,先用双手叉腰,做出有力状,跟着又指向柳亦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年轻时,柳亦根本不是对手,随即望向了梁辛,这次老蛮的神情里有些踌躇了,比划了个手势,示意梁辛出全力来看看。

梁辛也不废话,身形一兜,七蛊红鳞同时荡漾而起,十二星阵全力砸向天空,八十四道涟漪勾连成阵旋即巨力勃发!

这一击没砸山没夯地,虽然最终在天空中消散于无形,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其中蕴含的可怕力道。

老蛮子的神情却愈发得意了,伸出两根手指,比划了一个小小的距离,意思再明白不过,单凭十二星阵,梁辛比着他全盛时还要略逊一筹!

梁辛大大的吃了一惊,这样算起来,蛮子首领的修为,恐怕比起葫芦师父也毫不逊色了。

老蛮子人之将死,自然没必要再吹牛骗人。

而在这个讨论修为的过程里,老蛮子的口中始终不停的溢出鲜血,神情也越来越萎顿,得意过后,就连眼神也都渐渐涣散了!

柳亦还有太多的事情要问,可他的嘴巴才刚刚动了动,老蛮子突然开口了,说着谁也听不懂的音节,目光牢牢盯住两个娃娃,语气和蔼却虚弱,一根手指却始终牢牢指在了梁辛身上,显然正在叮嘱着什么。

到了现在,两个娃娃蛮已经全没了半点的主张,只是频频的点头,嘴里发出一阵阵呜咽,豆大的泪水顺着脸上的长毛,噼里啪啦的落下来……话正说着半截,老蛮子突然脑袋一歪,再没了一丝声息!

两个娃娃同时扑了过去,随即放声大哭!

胖海豹长得混横举止粗鲁,可就听不得别人哭,眼泪也跟着自己眼圈中打转,叹道:“老蛮子以前也算是一流的高手,威风得意时,怕是做梦也想不到,临死前要靠着拔掉脸上的长毛,来苦苦哀求。”

梁辛淡淡的回了句:“都是因为舍不得。”跟着又望向了柳亦:“我收下这两个娃娃,你、你别怪我哈。”

柳亦被他气乐了,摇头苦笑道:“你要收下两个小长毛,我又怎么会拦着你。可事情总要分个轻重缓急,你答应收下他们,在老蛮子死前一刻告知于他,让他安心上路也就是了,没必要提前说,平白耽误了许多时间,还要太多事情没能问清楚。”

梁辛长长吐出了口闷气,随即也笑了,没再辩解什么,而是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“主要有两件事,显得重要些”说话间,柳亦伸出了两个手指:“其一,尾巴蛮久居海外,中土人士根本上不来,老蛮怎么可能懂得你我说话?这件事,乍一想没什么,仔细推敲却不得了。”

果然,梁辛立刻皱起了眉头:“你是说,岛上不止有蛮子,另外还有人?或者,尾巴蛮和中土还有什么联系?”

柳亦哭笑不得,应道:“一会我再找俩蛮子来帮你问问。”

梁辛咳了一声,赶紧道:“第二件事,第二件事是啥?”

柳亦伸手指了指天空:“这道迷天法术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迷天法术的来源,不外乎两个,一是靠阵法支持,二是由蛮子高手发动。不管是哪个,法术未散就说明来源还在。可蛮子都死绝了,前岛也毁了,柳亦想来想去,最大的可能性也就是蛮子住在前岛,却把阵法设在了后岛,本想询问老蛮阵法的所在,结果却能来得及。

梁辛笑得挺不好意思:“也没准两个娃娃蛮会知道。”

柳亦点点头:“但愿吧!”说完,又找梁辛要了只水袋,没喝一口而是尽数把水倒掉,控干,跟着小心翼翼的收集了满满一袋蟠螭血。

能装下五斤水的水袋,在装了蟠螭血后,足足有三十多斤那么沉重!还好水袋是青衣特制的,完全能撑得住分量,而蟠螭血虽然蕴有剧毒,但却不伤水袋。

梁辛略感纳闷:“蟠螭血有用处?”

柳亦却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不过留一些,未必不是好东西。”跟着,两兄弟并肩走到两个娃娃蛮身边,暂时也不多多问什么,只是一边劝慰,一边指挥红鳞,挖了一个深坑。

胖海豹也跟着一起忙活,干活的时候,小声问梁辛:“你留下了两个小蛮子,那些怪蜥蜴也都在,蟠螭会不会不高兴?”

梁辛也有些踌躇,柳亦却不怎么担心,回答道:“蟠螭也算知恩图报,应该没事。再说,就算有事,它这一身伤,又得蜕皮,它还能咋的,最多也就是不搭理咱了。”

两个娃娃蛮又痛哭了良久,这才收起泪水,小心翼翼的埋葬了老蛮。之后依照着老蛮临终前的嘱托,始终跟在梁辛身后,寸步不离。

梁辛又取出了吃的喝的,几个人谁都不是修士,自从进入凶险海域开始就一直拼命,现在都觉得饥肠辘辘,当下也不再多想什么,就在原地宿营,一边守着蟠螭,一边稍事休息。

对于梁辛等人的疑问,两个娃娃蛮都茫然摇头,它们两个,按照凡人儿童算来,也不过是四五岁的年纪,虽然力气大得惊人,可是连汉话都不怎么听得懂,更毋论了解什么凶岛秘辛了。

柳亦问了一阵,始终不得要领,苦笑着摇头只得作罢,伸手从怀里取出了先前老蛮的金铃铛,抛给梁辛,笑道:“我好歹是缠头少主,身边不缺帮手,你却孤零零的一个,这个宝贝你拿着吧。”说着,他又指了指那群呆蠢巨蜥:“不过你也别太指望它们,块头虽然不小,可未必有多好使。”

毕竟,骨瘤蜥如果真是凶悍怪物,完全听金铃号令,也用不着两个娃娃去抡大锤似的那样使唤,金铃一响就该自己扑上去撞头。

这时候,柳亦的笑声突然响亮了起来,伸手指向蟠螭头上被砸凹的那个大坑:“蟠螭这一族,见人就喜欢撞头打招呼,这次估计它可过足瘾了,你说,它会不会还当骨瘤蜥都是跟它打招呼,要和它做朋友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不远处的蟠螭忽的把眼睛撑开了一隙,枯黄色的眸子冷冰冰的望向了柳亦。

柳亦吓得立刻闭上了嘴巴,忙不迭的跳起来跑到梁辛跟前,没话找话:“快研究研究,这铃铛怎么用。”

两个小蛮子见到铃铛,也都围了上来,双手比划着,看来是想要拿过铃铛,要教梁辛使用之道。梁辛也不担心他俩会耍什么诡计,没怎么犹豫就把铃铛递给了他们。

金铃铛能够控制骨瘤蜥,同时传递掌铃者的命令,使用起来自然也有诸多窍门,梁辛和小蛮子之间又语言不通,想要熟练掌握方法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完成的。

但是让梁辛又惊又喜的是,骨瘤蜥的战力,竟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!

怪蜥平时性情温顺,以嫩草和蚂蚁为食,可一旦被金铃召集作战,行动如电扑击狠烈,骨瘤一摆再粗的大树也断裂四碎,尤其妙的是这些骨瘤蜥肋下,竟然还隐藏着一双薄薄的肉翼,一旦撑开能供短程疾飞,扑击时更显得气势惊人。

它们要被‘抡大锤’砸蟠螭,主要是因为蟠螭的妖威太重,这种食草大蜥再怎么横,遇到蟠螭也不敢喘大气。可要是换成别的怪物,它们才不管不顾,铃声一响便凶狠扑出!

柳亦看得眉飞色舞,一时兴起跳了出来,想要试试骨瘤蜥的战力,可两个娃娃蛮却一起摇头,连比划带怪叫,吃力无比才总算大概解释明白,骨瘤蜥群动性极强,若作战必是男女老幼一起上,而且平时温和,可一旦起了性子就不死不休,即便铃声也只能指挥它们杀敌,不能指挥它们撤退。

等演示了一阵之后,小蛮子摇铃让骨瘤蜥散去觅食,又把铃铛举起来递还给了梁辛。

两个小蛮毕竟还是娃娃,本来‘抡大锤’就累得够呛,至亲长辈又新丧,身心交瘁之下,再也没有精神了,手拉着手跑回到爷爷坟前,趴在坟包上呼呼大睡。

梁辛可来了精神,手里紧紧攥着铃铛把,笑得都合不拢嘴了,这次算是实实在在的捞到宝了,骨瘤蜥吃草,再好养活不过了,对敌的时候却绝对好用,如果早些在东海乾,身边跟着这么一大群怪物一路冲杀,又何至于被满山藤精树怪逼得差点发疯。

当然,也不全是因为骨瘤蜥凶猛,还因为骨瘤蜥块头足够大,跟在身后威风凛凛!

梁辛最羡慕排场,可也不敢指望大哥二哥或者小汐帮他找人,跟国师三弟子似的,坐在大龛里跟着一群人,一边走一边扔花瓣,唱大经。

以后有了这群骨瘤蜥跟着,那威风……最好,每头骨瘤蜥上还能再骑着个苦乃山天猿,然后每个天猿手里再擎着一杆大旗,至于大旗上写什么,他还没太想好。

到了第二天早上,天虽然亮了些,可半空里的烟尘仍旧沉重。

兄弟俩要想离开,也只有尽快找到迷天法术的源头,正商量着谁留守、谁探查的时候,不远处的蟠螭突然发出了一阵低低的怪叫,跟着秃脑壳就兴高采烈的跑来翻译。

小东西摇头摆尾的耍了半天,哥俩还是一头雾水,后来秃脑壳见实在说不清楚,回过头对着同伴们招呼了声,几条小蛇一起冲上来,围住一片梁辛放在地上的红鳞,扁着脑袋拱起红鳞,抬走就往蟠螭那边跑。

红鳞里还栖息着星魂,哪能容它们造次,嗡的一声轻鸣,不光被抬的这边,另外六片也飞旋而起,结成了北斗阵势。小蛇们一见红鳞发怒,呼呼怪叫着一哄而散,跑得飞快各自逃命去了,只剩一个秃脑壳躲避不及,被压趴在地上,只有一条小尾巴露在外面,甩啊甩的……

梁辛看得又好奇又好笑,赶忙救出秃脑壳,同时将红鳞中的星魂收回身体。

过了片刻,小蛇们试探着,见红鳞却是不会动了,又彼此吆喝着,抬起一片,摇摇晃晃的跑到蟠螭周围,又拱又顶,最后竟把偌大一片红鳞推到了蟠螭身上的一个伤口中。

蟠螭的眼睛半睁,目光里一片祥和,甚至还隐隐藏着些笑意。

两兄弟对望了一眼,谁也不明白它要干嘛,胖海豹从一旁瞎猜:“它的金鳞少了,所以要、要补充几片红鳞?”

柳亦笑骂:“胡说,再说那也不是红鳞,是木耳!”说着,自己也瞎猜了一条:“它是要靠着阴沉木耳疗伤?”

梁辛摇了摇头,疗伤都是撒药,哪有往伤口中塞刀子的,低头琢磨了片刻之后,突然一伸手抓住了柳亦的胳膊,满脸都是喜色:“你有没有听说过‘以身养剑’这四个字?”

柳亦也啊的发出了一声怪叫:“你的意思,蟠螭要借着自己的伤口,帮你养法宝?”

哥俩一边说着,一边望向蟠螭,大蛇懒得点头,但却对着他们霎了霎眼睛。跟着,蛇眼转动,先看一眼梁辛身边另外那六片红鳞,又瞟了瞟自己身上的伤口,意思再明显不过,要梁辛赶紧把红鳞都放进自己的身体。

前前后后,蟠螭被梁辛救了好几次,这一脉亘古恶物最讲情义,现在基本脱险,回过头来就要报恩,大蛇现在要先疗伤,再蜕皮,趁着自己皮开肉绽,刚好可以利用痊愈时骨肉精血的交汇流转来淬炼红鳞。

梁辛乐得恨不得拿头去撞柳亦,蟠螭是什么东西?那是传说中的怪物!这家伙帮自己养出的宝贝,那还得了。

柳亦也跟着梁辛一起乐,不过他的心思更细一些,低声道:“蟠螭养出来的阴沉木耳,星魂还会认么?”

“它要是真帮咱养红鳞,就肯定明白其中的道理,蟠螭不是凡物,哪能做那种吃力受罪还不讨好的事情。”梁辛不担心这事,继而问道:“你那片养不养?”

柳亦还是摇了摇头:“我的木耳跟你的不一样,当初我修为不够,是师父亲手帮我炼化的,这片木耳是一定要保持原样的,否则对他老人家不敬。”说着,柳亦又笑了:“你让蟠螭多养几片,然后分我,我再去请师父定夺不就得了。”

哥俩窃窃私语,蟠螭早都等都不耐烦,又发出一串低吼,催促着梁辛。

柳亦还意犹未尽,又咬着牙补充了句:“留下几片够用,剩下的全给它养!”

梁辛哪用嘱咐,三蹦两跳跑到蟠螭跟前,手诀一指,陡然间赤色光芒大作,他们从轱辘岛起回的肥壮的阴沉木耳,全都稀里哗啦的掉了出来。

旋即,呼的一声沉闷风响,蟠螭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陡然昂起了巨大的头颅,两只眸子撑得极大,目瞪口呆的看着梁辛……千年万年处变不惊,喜怒无形的蟠螭,这次是正经被吓了一跳。在它那副实心眼里,一直就以为梁辛只有七片红鳞,哪想到梁辛这么实在,指诀一掐,一百多片红鳞摞在了地上,跟小山似的。

讨价还价的过程很简单,当梁辛笑嘻嘻的把第二十片木耳塞进蟠螭伤口的时候,大蛇对他亮出了獠牙……

蟠螭不是凡物,等危机过后,静下心思开始疗伤之后,前后也只用了四五天,满身伤口便尽数愈合,头顶出的凹陷也重新饱满了起来,不过它的金色齿冠却无法恢复了,看上去光秃秃的,在威猛中冒出了一丝傻气,和它重孙子秃脑壳颇有几分相似。

皮外伤虽然好得快,可离着恢复力气,正式痊愈还差得远,蟠螭双目紧闭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全不理会外物。

其他的人也各自忙碌了起来,两个小蛮子和梁辛寸步不离,不是教他使用铃铛,就是跟着他一起在后岛穿梭,仔细寻找发动迷天法术的法阵。两个小蛮子原来也没有个正经名字,梁辛就随口把他们喊做‘大毛’‘小毛’,哥俩倒是认叫,还算听话;

柳亦留守在原地,护着入定的蟠螭,梁辛不在的时候,他都要催动天地蛊,把自己和胖海豹隐藏起来,以防有厉害敌人会突施袭击,不过始终都太平无事,蟠螭虽然还是重伤,可不再流血了,妖威之下根本没什么野兽怪物敢上近前。

梁辛对金铃铛的用法小有所成,越摇越觉得有趣,要不是境遇险恶怕还有强敌伺服,非得施展潜行术不可,他早就骑着骨瘤蜥去搜山了。

搜山时梁辛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和错漏,一天一天的过去,杀得怪物不少,可别说阵法,就是阵法存在的痕迹,他也没能找到。

柳亦算着日子,他们到凶岛已经整整二十天了,这期间梁辛已经把半座凶岛都搜索了两遍,现在刚开始搜第三遍。

天空总是那么阴沉沉的,迷天法术丝毫没有散去的迹象,梁辛也曾几次登上高川去眺望大海,海底的恶炎依旧,看来这种恶炎,比着普通的地底恶炎要厉害的多,海水想要把它们尽数冷却凝固,恐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。

海面隆隆巨响个不停,惊涛骇浪翻涌沸腾,大量的水雾被蒸发起来,让天空更显阴霾了……

这天,柳亦正隐踪守护着蟠螭,刚刚离去不久的梁辛却带着两个小蛮子跑了回来,神情里多有惊讶之色。

柳亦精神一振,问道:“找到什么线索了?”

梁辛却摇了摇头:“没找到法阵,而是……”说着,他脸上的神色愈发古怪了,似乎不知该怎么来描述似的,干脆到:“你和我一起去看看便知道了。”

说话之间,摇响了金铃铛,召唤骨瘤蜥来守护蟠螭,跟着还怕不保险,又抓过能感知同伴的秃脑壳塞进怀里,这才抱起两个小蛮子,和柳亦并肩而行,向着最近的一座高峰上爬去……

没费多少功夫,几个人就攀上峰顶,柳亦极目远眺。

天空,凶岛,大海,都还是原来的样子,看不出有什么变化,唯独自前岛中幸存下来、此刻依然变成一座海中孤川的那座山峰,变了样子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12章 祖孙三个 下一章:第214章 望洋兴叹
热门: 鬼校凶灵 侯大利刑侦笔记 怒江之战2:大结局 小妹妹 马来铁道之谜 自杀的诱惑 绝命手游 狄仁杰之恶麒麟 空谷幽兰 造化之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