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 祖孙三个

上一章:第211章 半座凶岛 下一章:第213章 以身养剑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空地不是天然形成的,而是被蟠螭砸出来的!

巨树断碎,土石乱泼,异常凌乱。

百丈蟠螭双目紧闭不知死活,弯弯曲曲的趴在地上,身上纵横交错陈列了诸多伤口,还有数不清的深坑凹陷,不管是黑鳞还是金鳞,都斑驳残碎,鲜血正一股股不停地渗出,继而汇合、流淌……

在蟠螭身下,已经摊了一大片金红色的血迹,四周围拢了不少的野兽,正俯首提唇,贪婪的舔食着。

除此之外,还有尾巴蛮!

三头尾巴蛮,一只块头巨大,可身体却有些佝偻,身上的长毛腌臜而干枯,有不少都已经脱落了,露出皱巴巴的灰色皮肤,说不出的难看,分明是个老蛮。

另外两只尾巴蛮则身材矮小,披在身上的长毛虽然整齐,可还带着些茸茸的嫩意,却是两个娃娃蛮。

在尾巴蛮身后,长长的排着一列巨蜴,这些四脚怪物的身体,比着犀牛还要大上几倍,身后还拖着一条数丈的大尾,尤其稀奇的是它们的头颅。巨蜥的头顶没有皮肤,而是笼罩着一只灰色的、高高拱的巨大骨瘤。

只看它们的身形和骨瘤的形状,就知道要是被它们撞一下,会有什么后果。

而两个娃娃蛮,正各自抓着一只巨蜥的尾巴,把它们抡圆了,用巨蜥的骨瘤,狠狠地砸在蟠螭的头颅上!

巨蜥被抡起来,分明就是一只巨大的流星锤!

嘭嘭的闷响,也由此而来。老蛮子似乎是没什么力气,抡不动巨蜥,手里拿着一盏金灿灿的铃铛,站在一旁不停的低吼着指挥,时不时发出两声浑浊的咳嗽。

巨蜥虽然可怕,但它们的骨瘤再怎么坚硬也比不上蟠螭,砸上一阵,巨蜥便骨瘤残碎脑浆迸裂而死,小蛮子看也不看随手把尸体扔到一旁,这时老蛮子就会轻轻一摇铃铛,自会有一头巨蜥爬上来,顺从的把尾巴交到小蛮子的手中……

在蛮子身后,足足有两百头巨蜥,看样子应该是被妖法慑服,全都趴伏在地,安安静静的等着去当流星锤。

三个蛮子明明白白,就想要把蟠螭的脑袋砸碎。

被娃娃蛮丢到四周的巨蜥尸体已经有十几头了,摞得好像小山似的。

蟠螭是亘古巨擘,身体无比坚硬,可这份坚硬,在很大程度上是要靠妖术或者体力来支撑的,梁辛和柳亦之所以能不太费力就拔下它的金鳞,是因为它没什么力气,同时也同意送出鳞片。

现在,蟠螭早就耗尽了所有的妖力,身体虚软羸弱到了极点,大蛇头顶已经明显的凹陷了一块,曾经威风凛凛的巨大齿冠,也早被砸的稀烂。

秃脑壳通灵,知道身处险境不能呼叫,可那份着急全都写在了眼睛里,转过头可怜巴巴的望向梁辛,小小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。

就算没有小东西,梁辛也要出去救下蟠螭,不料他刚要动,身旁的柳亦突然伸手按住了他,同时柳亦自己身形一飘,背着胖海豹就跃了出去,阴沉木耳一闪,击向老蛮子!

三个蛮人,一老两幼,却不见它们那些健硕的族人在何处,柳亦生怕这是个陷阱,可蟠螭形式危殆,说不定再多挨一下大脑壳就会裂开了,不容两兄弟再去四周查探,柳亦这才冒险跃了出来,把战力最强的梁辛留到最后以为奥援。

柳亦好歹也是六步宗师的修为,红鳞激射势若雷霆闪电!

老蛮子已经垂垂将死,早就没了打斗的力气,更不曾发现附近还埋伏着强敌,见柳亦跳出来,又惊又怒的怪叫了一声,响举起铃铛催动骨瘤蜥御敌,可哪还来得及,只听铛的一声巨响,阴沉木耳正击砸在铃铛之上。

金铃铛不知是什么样的宝贝,看上去薄薄脆脆,可是在柳亦全力一击之下,竟然丝毫无损,只是发出一串铃铃的轻响。

铃铛虽然没事,可阴沉木耳中裹含的天地蛊之力,却有大半都传到了老蛮子的身上,老蛮子发出哇的一声惨叫,金铃脱手被仍到了一旁,它自己则重重的一个跟头摔倒在地,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那些骨瘤蜥听到铃声,全都躁动了起来,不过铃声响得不成体统,它们也只是躁动,并没有群起攻敌。

柳亦知道这把铃铛有古怪,动作极快,闪身过去先把铃铛收到了怀里。

两个小蛮子见长辈遇袭,同时爆发出一声嘶吼,再顾不得对付蟠螭,抡圆了手中骨瘤蜥,向着柳亦就冲了过来!

两个小家伙虽然凶猛,可充其量也不过是介于四步和五步之间的力气,远不如那些在银滩上列阵的同族,被柳亦一脚一个踹翻在地。

这还是柳亦不欲伤人,只想擒住娃娃,以后万一对付不了的厉害蛮子,手里有人质进退也从容些。

老蛮子却不知道柳亦没想杀人,本来都躺在地上浑身抽搐着爬不起来,一看到两个娃娃蛮受伤,也不知从哪来了股力气,哀号一声纵身跃起,双臂大张想要抱住柳亦,这样的姿势哪是御敌,干脆就是送死,以求能拖住柳亦片刻。

可还没等它靠近柳亦,自己就耗尽了力气,一个跟头从半空摔到了地上,嘴巴里却声嘶力竭的呼喝着,要两个娃娃蛮快去逃命。

娃娃蛮不听话,摔在蟠螭身旁,身上裹满了浓浓的血浆,却挣扎着跑回来,一左一右牢牢挡在了老蛮子的身前。

老蛮子哪里肯依,伸出手吃力地把两个娃娃向后拉,三个尾巴蛮纠缠在一起,全都摔倒着蟠螭血浆中,滚得满身狼藉。

柳亦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冷眼看着‘祖孙’三个来回撕扯,老的想要小的逃,小的想要为了老的拼命……

也许是三个人的撕扯惊扰了周围那些正在饮血的怪物野兽,也许是尾巴蛮裹了蟠螭血之后看起来更可口,毫无征兆之间,一头秃尾巴的山狼突然扑了起来。

这头狼在扑跃之中,肩膀随之一抖,竟又长出了两颗一摸一样的头颅,三头并进,咬向三个蛮子!

柳亦一直在防着那些野兽,这种会长出脑袋的狼他在来路上也见过,实力大致三步多些,不足为患,却不料它在饮过蟠螭血自后实力暴增,速度快的竟然让柳亦都措手不及,无法及时救援。

眼看着狼吻已经堪堪擦到了尾巴蛮的头顶,倏然一声轻喝,七片巨大的红鳞急震而起,引荡二十一道涟漪,转眼勾连成阵!

原先不过三四步之力的怪狼,一头撞在北斗春阵上,竟然没有被碎尸万段,而是摔倒一旁,打了个滚又跳了起来,三只头颅一齐张开嘴巴,对着红鳞嘶嗥不休,可有不敢再贸然扑击。

再看其他的野兽,有的已经抬头张望,而更多的还是在如醉如痴地喝着地上的蟠螭血。

梁辛也跳了出来,脸上尽是惊讶,皱眉看着那头怪狼。

秃脑壳在他胸口,露出个脑袋,看着眼前的饿狼,小眼睛里都是警惕,又把祖宗给忘了。

柳亦牢牢盯住那三个尾巴蛮,以防它们逃跑,口中则对着梁辛道:“蟠螭血……应该是好东西,一会咱也喝点?”

梁辛还没回答,怪狼的长嗥突然变了味,从先前的虐戾、恐吓一下子变成了痛苦的哀嚎,跟着,它就像发疯了似的乱蹦乱跳,三张嘴巴里,同时冒出了滚滚的浓烟。

胖海豹费力的扭着脑袋瞪着怪狼,惊骇道:“神通?小心它喷火。”

不料话音刚落,忽然嘭的一声闷响,一团金红色的火焰猛得挣破了怪狼的肚子,火舌吞吐盘绕,没一会功夫就把怪狼烧成了一片灰烬。

梁辛等人还在诧异中,那些饮过蛇血的恶兽们也纷纷咆哮起来,全都发了狂的乱冲乱抓!

梁辛挥荡金鳞护身,掩护着两个同伴后退,同时还不忘把三个尾巴蛮都拉扯到身后。

群兽狂躁,根本就是乱咬成一团,而实力也都暴增了许多,但是下场全都和怪狼一样,没能坚持多一会,就全都被肚子里的一把熊熊烈焰烧成了枯骨!

柳亦这才吸溜了一口凉气,苦笑道:“蟠螭的血……还真不能喝!”说完顿了顿,又意犹未尽的指着那些被毒火烧杀的野兽枯骨笑道:“道行不够,还想学大兽麒麟?”

梁辛没顾上给大哥捧哏,快步走到蟠螭跟前,想探一探它的死活,秃脑壳也呼呼叫着,跳上祖宗的脑袋,围着那只被骨瘤蜥砸出的大坑小心翼翼的绕着,眼睛满满里都是心疼。

幸好,蟠螭天赋异禀,不是一般的能活,遍体鳞伤,头顶大坑,却仍没死。不仅没有死,而且还是清醒着,刚刚被砸时候不舍得睁眼看着自己倒霉,此刻见安全了,就把眼睛撩开了一道缝隙,枯黄色巨大眸子轻轻转动,望向梁辛之后,微微一霎,算是打过来招呼。跟着蛇嘴微张,那几条小蛇呼啦啦的跑了出来。

梁辛立刻满心高兴的欢呼了一声,回头望向大哥,柳黑子也在笑。

秃脑壳早就呼呼的冲了回来,摔打着尾巴在祖宗眼皮跟前跳来跳去,撒欢打滚和同伴们一起闹个不休,虽然仍处险境,可那份开心鼓舞,却来得更浓烈更香甜!

柳亦见四周没什么动静,心里松了口气,把胖海豹解下来,跟着望向梁辛,叹道:“又心软了吧!”

梁辛明白他指的是什么,摇了摇头:“见它们三个这样,又哪能不心软!”说着,又呵呵的笑了起来:“换成咱们三兄弟,估计也和它们一个模样。”

尾巴蛮也许不如凡人聪明,可绝不是无智蠢兽,看到梁辛的手段,都明白没得逃更没得打!三个尾巴蛮已经不再拉扯了,两个小的左右扶着老的,一起坐在地上,静静的看着梁辛和柳亦。

柳亦没接梁辛的话,也不急着处理三个尾巴蛮,而是岔开了话题说道:“凶岛上的尾巴蛮,估计差不多死光了!”

梁辛咦了一声:“怎么这么说?”

柳亦先指了指那老幼三个:“如果还有同类,他们又何必自己动手去杀蟠螭;而且刚才动手的时候,至始至终它们也发出一声求援。”

说着,柳亦又挥手指向他们赶来的方向:“另外,咱们这一路上都在不停的杀怪物,不知你注意了没有,大约每过三五里的样子,就会有只特别厉害的怪物杀过来,算起来,应该是一方的兽王。如果尾巴蛮常在这半座岛子活动,就算有恶兽,也是一盘散沙,分不出地盘的。”

“还有,就是地形了。”柳亦继续给梁辛数道:“这座岛算得上正经的穷山恶水,可面向东南一方,有大片滩涂,地势比着这一半平缓不少,又背阴凉爽,东南海域骄阳似火,我要是尾巴蛮,也会把居住之地选在另一半。”

梁辛琢磨了一下,老大说的三个原因,条条在理,满是兴奋的笑道:“这么说,尾巴蛮都住在另外一半的岛上,可那一半……彻底被毁掉了,所以这群敌人都、都没了?”

柳亦点点头:“应该差不多,海底的恶炎差点要了咱的命,可也正经帮咱们把敌人一扫而空,这也算因祸得福了,不过也别大意。至于他们三个,不知为何会远离同伴,也许是放逐或者试炼吧。”

试炼的话,不会跟来一个‘老头子’;可要是放逐的话,‘老头子’那只能操控骨瘤蜥的金铃绝对是件宝贝,蛮子同类怎么可能允许它带出来。

让柳亦颇感意外的是,尾巴蛮竟然能够大概理解汉话,老蛮子低低的吼叫了两声,坐在地上伸手扒开了身上的长毛,只见他的身体上,爬着十几道凛冽的伤疤,横七竖八触目惊心!

跟着,老蛮又扒开孙儿身上的毛发,两个小的也是满身伤痕。

柳亦一皱眉,问道:“你们是被放逐的?”

老蛮摇了摇头,跟着又做了个逃窜的姿势,表明他们是逃过来的,跟着又咳嗽了两声,从嘴巴里呛出了几缕鲜血,黏在下巴上,说不出的腌臜恶心。两个小蛮子同声唉呼,忙不迭伸手,笨拙地想帮老蛮子擦血。

可这血啊,怎么能擦的干净。

梁辛也不懂疗伤,三个尾巴蛮这幅样子,让他心里全不是个滋味,等老蛮休息了片刻,恢复些精神后,梁辛掐起手诀自须弥樟中取出了些熏鸡酱肉,但更让他心里不忍的是,这老幼三个茹毛饮血,此刻见到人间美食,显出的神态竟然像极了、像极了八岁那年,老叔第一次来访,取出一包酱牛肉时,自己和母亲推让、分享的样子。

虽然长毛遮住面孔,梁辛看不到它们的样子……

尤其那头老蛮,知道自己这祖孙三个难逃一死,拼命想要两个娃娃饱餐一顿,再上路!

胖海豹的眼圈都已经红了,他和柳亦交情浅,不好说什么,一手抓着裤子,另一手拽了拽梁辛,低声道:“能留就留吧。”

不等梁辛说什么,柳亦就淡淡的哼了一声,拦住了他们的话头,继续问老蛮:“若流放,你怎会带着宝贝铃铛。”

老蛮比划了几下,见说不明白,随手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放进嘴里一伸脖子,竟硬生生的把石头吞了下去,旋即收腹躬身,又把石头吐了出来。这下简单明了,大家都明白,它是偷偷把这件宝贝带出来。

跟着,老蛮也不隐瞒什么,一边低低的吼着,催促两个娃娃多吃,一边吃力地比划个不停,总算把三个人的身世简单交代了出来。

尾巴蛮占了一个‘蛮’字,自然没有教化礼数可言,每隔上一段时间,就会有雄壮公蛮来争夺首领的位置,这其间的凶险残忍自不必说,新的首领都是踩在老首领的尸体上‘登基’的。

老蛮子强壮时就是首领,只不过他比较走运,击败他的那个,是他的儿子,老蛮不仅没死,反而当上了‘太上皇’,足足享了些年的福,含饴弄孙,也算其乐融融了。

可他儿子没有他的运气,在一场争夺中被对手直接扭掉了脑袋,老蛮见大事不妙,藏了宝贝铃铛带着两个孙子连夜出逃,一路冲杀之下,祖孙三个人人重伤,可也总算逃到了后岛。

前岛的尾巴蛮不知搜索过多少次,好在老蛮机警,还有一件能够指挥骨瘤蜥的铃铛护身,这几年里一直在周旋,历经了无数凶险,总算活了下来。没想到更因此躲开了前岛的大难,也算因祸得福了。

柳亦和梁辛对望了一眼,梁辛刚想开口求情,柳亦却摇了摇头,淡淡说道:“你别开口!”跟着又挥手指向蟠螭,问老蛮:“你既然是逃命到此,为何还想要杀大蛇,它妨到你什么了?”

始终在低低吼叫的老蛮,闻言后竟然带着几分怅然的叹了口气,沉寂了片刻之后,扬起一只手,指了指头顶的天空!

柳亦双眼眯起,冷笑道:“少装神弄鬼!”

老蛮缓缓摇了摇头,似乎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手指却依旧牢牢指向天空。

这时候,一头娃娃蛮发现比起腊肉来,熏鸡更可口一些。不过他似乎不知道,自己刚刚连骨吞下的鸡腿才是精华,只道熏鸡全身上下都是这般美味,笨手笨脚地拧下鸡脑袋,往老蛮子嘴里送。

老蛮子张嘴大嚼,好像是对娃娃露出了一个笑容,可跟着,却哇得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两个娃娃这下真正慌了手脚,手足乱舞全不知该如何,而老蛮却混不理自己吐血,只是抬头,望着柳亦和梁辛。

可没过片刻,老蛮突然想起了什么,猛的伸出手,抓住自己脸上的长毛就向下撕扯,还没等到梁辛阻止,它便连血带皮的扯下了遮挡面目的毛发!

毛发之下的那张脸,虽然血迹斑斑,虽然肤色灰黑,可五官摸样却像极苦乃山的火尾天猿。

老蛮既不知道远在中土苦乃山,还有一支和自己有着莫大关联的亲戚;更不晓得梁辛与天猿的关系。他临死前要撕掉脸上的长毛,只是为了让梁辛和柳亦看清楚自己的表情。

长毛遮住面容,光靠比划不够,蛮子不通教化全不懂哀求是要跪拜作揖,老蛮唯一想到的,也仅仅仅仅是让对方看清楚,自己神情里的哀哀恳求!

到了现在,梁辛哪还能再忍得住,伸手揽住柳亦的肩膀:“留下吧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11章 半座凶岛 下一章:第213章 以身养剑
热门: 藏海花 死人经 女生寝室3:诡铃 修罗道·传奇 魔天记 Psychology思维空洞 子夜悲歌 狄仁杰之恶麒麟 乡土中国 七夜怪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