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 半座凶岛

上一章:第210章 银滩凶蛮 下一章:第212章 祖孙三个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自从梁辛等人被小蛇蜕拉着误入这片凶险海域,这里的海水算是倒足了大霉。

先是被十二星阵砸的处处‘塌方’;又被海鬼尸体染得恶臭熏天;随后被无尽黑发彻底掩盖,不久之后众多头发蛮惨死,好好的大海都变成血沼,而现在,这片海干脆……爆了!

如果把眼前的场面缩小无数倍,大概的情形就相当于,一个大洪火雷在一只装满水的桶子里爆炸了。当然,大洪火雷再怎么犀利,也没办法跑到水里去爆炸,但是海底的恶炎能!

海底那颗巨大‘肿瘤’,终于成长到了极限,再也包裹不住从地心喷涌而起的恶炎,就此炸裂开来!恶炎喷涌而出,数以万钧的海水在一刹那便被蒸发,由水化气,巨大的压力转眼把这方圆数百里的大海尽数爆裂开来!

蟠螭以天目洞穿海水,除了被孙儿们扛着撞礁石的时候之外,时时刻刻都在盯着海底的‘瘤子’,它便是要借着地心恶炎爆发的巨力冲上凶岛,冲碎尾巴蛮的阵势……

巨浪如山,来得毫无征兆也根本无法抗拒,裹起梁辛等人和大蛇,化作决绝怒潮,直扑凶岛!

又何止是一片大潮那么简单,每一滴水珠下,都裹含了大海爆裂的力量,比起修士高手的全力一击也毫不逊色,梁辛甫一被怒潮包裹,就觉得无数股霸道的力道,从四面八方向着自己奔袭而至,仿佛置身于千百个一流高手的合击阵法中心。

随着主人心意,七道血光转眼泼溅开来,嗡嗡震颤着不停荡出涟漪,星阵连打以求抵消怒潮间的可怕力量。

光靠星阵还远远不够,现在的情况,与梁辛第一次带着小蛇坠入深海、对抗重压和乱流的情形颇为相似。只不过怒潮与深海所蕴含的力量天差地别;而梁辛也早已脱胎换骨!

怒潮蕴有无法抗衡的巨力,幸好水只是有质而无形,藏在水中的力量看似是一个整体,实则被分成了无数股恶力,各自掌管着一道乱流,梁辛这才有机会发挥身法,同时以红鳞连打星阵,避重就轻咬牙苦撑。

梁辛有身法,可蟠螭却不能动。被裹进恶浪的之初,梁辛便看到,蟠螭巨大的身体,不停的现出一只只大坑,继而鲜血喷溅,转眼后它和梁辛被海潮分开,就此消失不见。

海滩上等着撕人撕蛇的尾巴蛮,知道大海有了些异常,可做梦也想不到动静竟然会这么大,不过是眨巴了一下眼睛,整座大海都仿佛扑上了他们的岛子。

虽然有些意外,可那百多头尾巴蛮却并不太担心什么,毕竟,砸下来不是神通、法宝,而只是海水,甚至那头尤其健壮的蛮子首领还咧开嘴巴笑了一下,巨浪滔天,它只当洗澡,这也算是份豪气吧……但是当它撑开双臂,迎上大潮的时候,笑容陡然僵硬了!

连蟠螭的那么强硬的身体,都快被怒潮砸扁、击碎,更何况这群长毛蛮子。

连一声惨呼都没来得及发出,海滩上的尾巴蛮就全都变成了一滩血泥肉酱。

梁辛没落到海滩上,而是随着巨浪一路攀升,最终狠狠拍向凶岛上的重重山岭。

好歹算算,梁辛今年也应该八十来岁了,从来他都以为,只有礁石撞碎海浪的份,直到此刻才算真正长见识了,裹着自己的这股巨浪,真就把一座千仞高山硬生生的砸碎了,而且还不罢休,又继续向着下一座石崖急冲!

身边万道巨力横斜交错,乱冲一团;耳中隆隆巨响,山崩地裂,和眼前的怒海之威相比,不久前蛤蟆引海攻击东海乾的法术神通,干脆就变成了小孩子搅和鱼缸……

梁辛拼出了全副的精神和力气,以星阵配合身法,在怒潮中不停的捕捉着一线生机,根本算不清这片大浪究竟砸碎了过少座巨川,削平了多少座山头。

巨浪起得猛,扑得凶,砸得狠,消退的也很快,从头到尾加起来,也到不了半盏茶的功夫,梁辛只觉得身上一轻,可怕的怒潮终于耗尽力量,消散一空。

梁辛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更不顾的脚下凶岛的剧烈颤抖,撒腿就向着海岛深处逃去,一边跑一边问身后的柳亦:“怎么样?”

不等别人回答,秃脑壳就仰起头,冲着梁辛的下巴呼呼叫了两声,报了个平安。

柳亦的声音轻飘飘的发颤:“我没事,就是不知道胖海豹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胖海豹的鼾声就从后面传了过来。

两个人的分量,几乎影响不到梁辛的身法,刚刚被巨浪挟持的时候,梁辛不停移动躲避,实在躲不开再用星阵挡下,险则险矣,但是三个人都没受到海浪中蕴含的巨力冲击,否则他们哪还能有命在。

对于胖海豹来说,这次经历就好像坐了趟颠簸的马车,硬是‘坚持着’没醒过来。

梁辛似乎还有些不放心,又追问柳亦:“真没事?”

柳亦苦笑着回答:“没事就是没事,骗你作甚。”

“没事就下来自己跑会吧……”

怒潮激荡的隆隆声,始终在身后回荡,不过脚下的凶岛却渐渐平稳了。毕竟,第一波巨浪,蕴含了恶炎爆炸的恐怖力量,所以才能摧枯拉朽,横扫一切。

再之后的海潮激荡,只是海水与恶炎之间的相互倾轧、较量,虽然也算凶猛,但是没有了爆炸产生的冲击之力,能量要逊色得多,凶岛能撑过了第一波海潮,暂时也就无碍了。

两兄弟想透了其中的道理,心里踏实了不少,略略分辨了下地形之后,选了附近的一座高山,纵跃不停并肩向上攀爬,不多时就攀到了顶峰,眺望之下,哥俩一起吸溜了一口凉气。

秃脑壳也猛的张开了嘴巴……

肉眼可见,一道赤色恶炎洪流正在海面之下缓缓成形,仿佛一条身长数百里的恶龙,正摇头摆尾,想要破海飞天!

整座大海也被这条‘恶龙’搅得支离破碎,再没了一丝广博从容,无数乱流湍涌纠缠,干脆就乱成了一个巨大的瞎疙瘩。

梁辛垂头,又把目光拉回到脚下的凶岛。哪还有什么银滩,巨大的海岛面向东南的那一面几乎消失不见。

刚刚大浪袭来,直接砸碎了、冲垮了、轰塌了半座凶岛。

自从在离人谷得知‘浩劫东来’的远古秘辛,梁辛一直有个疑惑,高深修士都拥有绝大的力量,即便浮屠撞击小眼,引得地火喷溅、酸雨连天,又怎么可能把远古时的强族高手杀掉了大半。直到此刻他才算明白了,任你修为再怎么浑厚,在真正的浩荡天威之下,也不过是头蚂蚁罢了。

凶岛不算太大,不过完整时两百里方圆怎么也是有的,若从天空鸟瞰,岛成椭圆形质,酷似趴伏的老龟。此刻被恶浪直接砸碎了一半,好像半个破碎的鸡蛋壳似的,颤颤巍巍的浮于惊涛骇浪之中。

凶岛面向东南的那一半都被彻底摧毁,连碎石残骸随时都沉于海下,唯独有一座并不算起眼的山峰,仍倔强且坚韧的独立于暴潮中,与幸存的另外半只凶岛遥相呼应。

兄弟俩对望了一眼,心里都觉得惊讶,不知那座山峰为何如此坚固,不过半岛和孤峰之间相隔几十里,中间都是藏了烈火的海水,根本过不去,更无从查探。

天空里一片昏暗,先前自凶岛上释放出的那片封天烟尘仍在,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散去。

梁辛嘿了一声,摇头道:“海下都是火,度不得;天上的法术仍在,也别指望能有谁进来。不过……”说着,他又笑了起来:“岛子至少没塌,否则大家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

柳亦跟着点点头,目光却愈发警惕了:“也别指望着岛上能太平,尾巴蛮还不知道有多少。”

其实这句话根本不用嘱咐,谁都知道剩下的日子不好过,柳亦也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,笑了笑,又换过了话题:“后面怎么办?”

梁辛明白老大不是没主意的人,凡事都要问自己纯粹是苦乃山时落下的坏习惯,拉着柳亦兄弟俩转身下身,一边走一边伸出两根手指头:“有两件着急事,都是找。一是找烟尘法术的源头,法阵也好,妖人也罢,都得想法子把这道封天术破掉,这才能请来援兵。”

柳亦点头笑道:“不错,破了封天术,才能把老二、跨两或者大祭酒他们喊来,等他们赶到你我也就从容了,真要有什么应付不来的凶险,至少还能跑不是。”

一提到大祭酒和二哥,梁辛突然来了精神,情不自禁的压低了声音:“上次我在东海乾,总觉得二哥哪有点不对劲……”

柳亦是什么人,闻弦歌而知雅意,眼睛立刻变得贼亮,不等梁辛说完就追问道:“你是说……大祭酒?老二和大祭酒?”

梁辛下意识的瞅了瞅四周,生怕小白脸会突然从哪蹦出来似的,声音更低了:“我是觉得有那么点意思,我和二哥一提大祭酒,他就不对劲。”

柳亦也不怎么就那么高兴,眉花眼笑,嘿嘿直乐,随口说道:“你不知道,以前老二身边,从来没断过女人,我还以为他一夜白头,又返老还童之后就收了性子,没想到还是老样子。”

梁辛怀里的秃脑壳也跟着咧开大嘴,呼呼的叫了两声。梁辛还真不知道二哥也曾花丛笑傲,精神头更足了,忙不迭的追问:“二哥以前……”

柳亦也不憋着了,干脆大笑了起来:“老二生的俏,官做得也不小,家里还有些势力,再加上他那副艮断性子,哪能没人喜欢,他才是吃过见过的人物,比咱哥俩都强多了。”

过了一阵,柳亦才收敛了笑声,再度开口:“不过以前都是人家姑娘来巴结着他,这次要是真有其事,也是老二自己动了心思。大祭酒百多年的修行,早就看破了男情女爱,不会动心的。”

梁辛不高兴了:“你的意思,二哥喜欢上了大祭酒,大祭酒却看不上他?”

柳亦摇摇头:“不是看不上他,而是秦孑根本就谁都不会看上!大祭酒容貌娇俏,看上去和老二年纪相当,可你别忘了,人家已经活了二百多年!别说她早已断灭凡情虔向道;就算她置身凡间游走红尘,将近四个甲子的经历,又怎么会再对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动情。”

梁辛的眉头已经皱起老高了:“那岂不是、岂不是……”

‘岂不是’了半天,梁辛也没能找出个合适的词,最后干脆不想了,一跺脚说道:“得想个法子劝劝二哥,这事的确不靠谱。”

不料柳亦却又大笑起来:“劝?何必劝!心里藏着个喜欢的人,总比找不到谁去喜欢要强。”

梁辛听不懂大哥的话,心里挺着急来着……兄弟俩口中说着话,脚下步伐轻捷,迅速下山。

过了一阵,柳亦又开口问:“第二件事是啥?”

“什么第二件……”说着半截,梁辛才想起来刚才跑题了,咳嗽了一声赶忙又拉回话题:“第二件事,找找蟠螭,不知它被浪头甩到了哪里,也不知道它撑不撑得住。”

一是寻找封天法术的源头,破了法术,他们才进退从容;二是寻找蟠螭,大海上的经历穷凶极恶,而蟠螭一脉也算有情有义,又哪能就此不管。两件事都是找,可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麻烦的很,半座凶岛,还剩百余里的范围,比着东海乾也毫不逊色。

梁辛的话才话刚说完,秃脑壳突然怪叫了两声,从梁辛的怀里直接跳到地上,甩开尾巴就跑。

秃脑壳听不懂人说话,不过也许是天性使然,它能知道‘蟠螭’这两个字,说得是自己这一家子。

平心而论,秃脑壳觉得梁辛比那条蟠螭祖宗更亲切得多,冲岛开始它就呆在梁辛怀里,先是形式险恶,继而景色惊人,放松下来之后它就舒舒服服的盘着,全把大蟠螭给忘了,直到梁辛提起这才猛地醒悟过来。

蟠螭同族之间自有感应,秃脑壳稍微花点心思,就找到了蟠螭祖宗,立刻咋咋呼呼的在前面跑,还不停回头催促着哥俩快跟上来,那副样子别提有多着急了。柳亦失声笑骂:“光看现在,可真还不敢相信,刚刚这倒霉孩子把自己祖宗忘得一干二净。”

小蛇跑得飞快,几乎算得上是草上飞,但是比起梁辛兄弟还是要差得远,不过两兄弟也不催促它,只是稳扎稳打的跟在它身后,柳亦仍背着胖海豹,梁辛则腾出全部精神,仔细探查着四周,几片红鳞盘绕七星阵位,范围挥舞的很大,把伙伴尽数都笼罩其中。

凶岛之上,步步坎坷!

刚刚在山上的时候估计是恶潮刚起,把岛上的所有生物都震慑了,此刻大难已过万兽复苏,在山下密林中穿梭奔走,立刻就察觉到此处的险恶,几乎每时每刻,都会有匪夷所思的危险发生。

眼前明明是块石头,突然石缝一番,赫然亮出了一只巨大的眼睛,随即不知从哪里挥过来一条裹满黏液的鲜红大舌,闪电般卷向他们;

一只毛茸茸的松鼠,见到他们过来,手忙脚乱的爬上树,不料它突然又灵巧的一翻,身形快如鬼魅,本来只能咬松子的小嘴巴,咧得居然比只饭碗还要大,还有满嘴森森獠牙;

一片十余丈外的葵花丛,在听到众人脚步声后,发出一阵哗哗乱响,就像发现危险的蛇似的,竟然闭合花蕾全都缩回到泥土中,而下一刻它们又猛地从梁辛脚下钻出,亮出的花蕾间尽是森森厉刺,更散发着浓浓的恶臭,狠狠咬来;

还有一群正在搬家的蚂蚁,一见有人立刻扔掉背上的‘粮食’,同时炸起一串鬼哭狼嚎似的怪叫,从背上撑开一双翅膀,转眼间铺天盖地,扑涌而至……

岛上的‘土著’们,有的形状古怪诡异,而更多的从外形上看和普通的小兽、虫豸、花草也没什么区别,但是它们全都嗜血、凶猛,力气更大的惊人,单个相较,比起中土上两步、三步的修士恐怕也不遑多让,甚至还有两头山猫,合击之下堪比逍遥初阶的宗师高手!

梁辛追着小蛇一路前进,越走心里越是惊诧,这个地方别说普通人,就是未遭难时的东海乾发兵来打,也只有全军覆灭的份。

秃脑壳不管那套,一切都有‘梁同类’和怪蚌精主持,它就只管带路。这一跑就是大半个时辰,算算路程,弯弯曲曲的至少也有几十里的样子,七蛊红鳞一路上都没闲着,怪物的咆哮和惨叫更是从未停歇,不过始终没有尾巴蛮现身。

终于,一阵熟悉的异香,隐隐从前方飘来。

与异香同时飘来的,还有‘嘭’的一声闷响,重若擂鼓!即便相隔尚远,梁辛也能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都随之一震。

梁辛知道就要到地头了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立刻俯身余地,展开潜行之术,与小蛇并肩而行,跟一家子似的,秃脑壳低低的欢呼了一声,似乎在告诉梁同类:你早该这么爬。

柳亦也催动天地蛊,与周遭环境融为一体,琢磨下,又回过手重重一弹胖海豹的耳垂,后者这才止住了鼾声,一惊而醒。

三人一蛇,在红鳞的护卫下,循着蟠螭的血肉香隐踪潜行,速度也并不见缓慢多少,而嘭、嘭的闷响,也一下接一下的传来,透过地面,一直擂进了梁辛的心里!

距离近一些之后,还能听到在闷响间或,还夹杂着一阵阵悦耳清脆的铜铃声。

大致一盏茶的功夫,密林似乎到了尽头,透过斑驳的植草,不远处豁然是一片巨大的开阔地,而眼前的景象,也让梁辛轻轻眯起了眼睛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10章 银滩凶蛮 下一章:第212章 祖孙三个
热门: 东入边关无故人 青囊尸衣 千门之花 卜王之王 窃魂影 恐怖女主播 三角谍战 隐侠传奇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:第二块血迹 彩虹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