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银滩凶蛮

上一章:第209章 蟠螭心机 下一章:第211章 半座凶岛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海鬼的阵势彻底被破掉了,到现在,也只剩下千余头苦栗子,而且几乎都没了头发,再也不足为惧。

大海变成了血沼,身处其间的几个人自然谁都无法幸免,全都变成了血人。

柳亦浮在水面上,望向梁辛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梁辛指了指蟠螭:“它不太对劲。”

蟠螭仍旧盯着海面,似乎它能看穿血沼,发现了海底正有什么异常。

谁也不知道,蟠螭究竟发现了什么,柳亦把金鳞夹在腋下,用独手胡乱抹了把脸,不仅没能把脸上的血浆抹掉,反而一道深一道浅显得更狰狞了,干脆岔开了话题:“打完了海鬼,还要不要上凶岛去看看?”

梁辛也有些犹豫,刚才要上荒岛是为了逃开海鬼大阵,现在海鬼尽丧,没了性命之忧。而且经历了这么一场大战,梁辛哪还敢再小觑这片凶险海域!

苦栗子已经要命的难缠了,何况凶岛上的尾巴蛮。

可这片海域和凶岛,与神仙相、苦乃山天猿都有着莫大的关系,当年先祖也不知为何要派兵来此,梁辛实在不甘心就这么走了。

柳亦明白他的心思,咧开嘴巴一笑,一张满是血浆的大脸上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,着实可怖:“照我看咱们先回去,然后叫上老二、跨两和大祭酒他们,我也去求求师父,他老人家要是也能来,就万无一失了。等凑足了人手咱们在来查这座岛子。”

梁辛却好像有些走神,没回答柳亦,而是皱起了眉头愣愣出神。柳亦只道他还有些犹豫,也不催促什么。

柳亦在血水里泡着,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痒,更滑腻腻的难受,可最后一片小蛇蜕也在海鬼大阵中毁掉了,没地方供他们栖身。

秃脑壳眉眼精明,马上就看出柳亦的困扰,对着他呼呼叫了两声,小小的尾巴尖指向了它蟠螭祖宗的脊背。

蟠螭被孙儿们用水行法术托着,身子浮于海面之上,它那厚厚的脊背倒是个好去处。

先前跳上大蛇去撕鳞是迫不得已下不及多想,现在柳亦还真不敢再跳上去,特别是自己咯吱窝里海夹着人家的金鳞。

倒是秃脑壳,见柳亦还有些犹豫,又是一通摇头晃脑,大包大揽。柳亦咬了咬牙,也实在受不了泡在腥臭血浆里,一个跟头翻上了去,跟着忙不迭伸手轻轻拍了拍蟠螭的后背示好。蟠螭不理他,只是盯着海水,好像个呆头鹅似的。

柳亦坐了片刻,见大蛇没啥反应,咧开嘴乐了,对着梁辛喊道:“有啥事都上来再想,这儿还有座!”说着,又伸手一拍屁股底下的蟠螭。

不料,这一巴掌拍下去,蟠螭突然发出了一声嘶嗥!

柳亦想也不想,立刻屁股一弹,又从蟠螭身上跳回到海里,嘴里还不忘对着大蛇说一声:“不是我要上来的,是秃脑壳请我……”

蟠螭根本就不看他,而是长长短短呼啸不停,发出了一连串的怪叫。

托着它的那些小蟒蛇无一例外,闻听怪叫后,身体全都跳了跳。

而与此同时,梁辛也霍然抬头,对着柳亦大吼道:“海水不对劲!”

一句话的功夫里,小蟒蛇们同时发出呼呼怪叫,施法之下陡然出现一道宏阔的激流,把蟠螭、小蛇和梁辛等人尽数裹住,向着凶岛奔腾而去,速度奇快。

柳亦明白又出事了,又把金鳞举起来,警惕的看着四周,问梁辛:“怎了?”

梁辛苦笑着回答:“热了!”

海水热了。

柳亦感觉不到,可梁辛的身体何其敏锐,海鬼大阵散乱后,一切都平静了下来,他就感觉到海水比着当初似乎热了些,开始他还当是海鬼死的太多,热血混在海水中提高了温度,并没当回事。

可渐渐发现,海水竟然越来越热,直到蟠螭示警,大伙又开始逃命……

梁辛是靠身体的敏锐感觉发现海水变热,而蟠螭却是靠着自己额头鳞片下的那只天目,看出了大海的异常。

不久之前,蟠螭就看到,身下的海水缓缓的流动起来,不是自东向西的潮汐波荡,而是深处的海水缓缓上升,而浅处的海水则慢慢沉降,上下之间在不停的交换。

蟠螭这才凝结目力,要以天目洞穿深海,想看清楚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天目是蟠螭天生的本事,不过要动用天目看穿数百丈的海水,非得有妖力支持不可。

刚才蟠螭发呆半晌,就是在汇聚妖力发动天目,缓缓穿透海水,随即大惊失色出声示警!

数百丈下的海底,竟然拱起了一座座小丘,仿佛一片恶心的‘瘤子’!

有的‘瘤子’上,横七竖八地陈列着一条条狰狞的裂璺,殷红如血的熔岩,自裂璺中喷溅出来。

海底的海水也由此变热,这才一路上升,不停与上面的冷水交换,所以梁辛能察觉到,周遭的海水微微热了一些。

至于海底那些仍在不停膨胀的小丘,分明是有地心的恶炎要拱破海底,喷发出来!

恐怕用不了多久,小丘就会爆裂开来,到那时恶炎喷薄,这片大海就会正经变成一只热油锅,任凭你本事再大,煮熟了之后也是红彤彤香喷喷的……

激流涌动,在小蛇们法术的催促下流淌得越来越快,比起不久前他们想要逃出鬼发大阵时的速度也毫不逊色。

秃脑壳一边玩命催动法术扛着祖宗逃跑,一边还不忘甩着根尾巴,对梁辛不停的比划着,要把蟠螭刚才的惊呼警告‘翻译表演’出来。

虽然不清楚海底具体的情形,不过周遭海水缓缓变热,再加上秃脑壳的解说,梁辛也能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带着柳亦和胖海豹,随着小蛇们一起向着凶岛冲去。

现在哪还顾得上什么蛮子怪物,附近千里茫茫,只有无尽的海水,想要活命就得上岛。

任谁也没想到,刚刚侥幸脱险,现在又要开始逃命,而且他们要逃生的目的地,偏偏还是个最凶险的地方。

柳亦现在满脸都是无奈,看着犹自沉醉不醒的胖海豹,感慨道:“难怪轱辘岛把这里列为禁区,这片海还真不白给!”

说的话虽然泄气,柳亦游得可着实不慢,小蛇们都赶不上他。

梁辛也苦笑着:“这片海底也算是饱受摧残了,以前海妖、蟠螭,估计还有神仙相一起打来打去,这次麒麟和海妖又从海面到海底打了几个来回,连番震荡之下,海底再也压不住地下的恶炎,这才要炸裂开吧。”

即便身处激流之内,梁辛仍旧能察觉,海水还是在慢慢变热,所幸此刻还没有太大的震荡,下面的小丘仍在膨胀,尚未爆裂开来。

柳亦则响起了另外一件事,对着梁辛道:“难怪剩下的那头大兽麒麟,哪也不去就向着凶岛游,它早察觉了海底的异常。”

说着,柳亦顿了顿,又叹了口气:“你心软放了它一条生路,它却明知下面的危险,也不告诉你一声,就自己逃命去,值得么?”

“也不能这么算的。”梁辛皱了下眉头,本想说是麒麟先把咱们救了之类的理由,不过最终还是摇摇头没扯这些,只是淡淡的说了句:“放它的时候也没想过它还能回报啥。想放也就放了吧!”

柳亦愣了愣,随即笑道:“上次说过你不像梁大人;这次要说,你倒真有些像干爹。”

说着,他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还有点像我师父。”

梁辛也笑了:“你当他们老哥俩那‘半个朋友’是白来的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一声充满愤怒、不甘的凄厉惨叫,从凶岛上冲天而起,梁辛和柳亦倒还好些,那些小蟒蛇却尽数发出一阵低低的呜咽,一时间连法术都维持不住了,全都被惨叫声慑服了心神!

梁辛急忙指挥红鳞,暂时帮着小蛇们承住蟠螭,同时对着柳亦道:“是……麒麟啊!”算算时间,算算速度,幸存的那头大兽麒麟,应该已经到了凶岛,这声惨叫再明白不过,恐怕它刚上岛就身遭惨死。

柳亦笑容比哭海难看:“就算凶岛是阎罗殿,咱也得上去不是!”

这时候,醉梦里的胖海豹,嘟嘟囔囔的说了句梦话:“妈的,来啊,来啊……”说话之间,手臂还挥动了两下。

片刻之后,小蛇们回过神来,虽然恐惧依旧,可还是扛着蟠螭,再度施法向着凶岛一路急冲而去!

海水已经变得越来越热,过了一阵,自他们身后居然传来了‘咕噜’一声怪响,梁辛回头一看,只见十几里外的海面上,浮起了一只巨大的气泡,即便天空灰暗,大气泡上还是流转出一层层瑰丽七彩,片刻后才发出了‘啵’一声轻响,爆碎于无形。

旋即,咕噜咕噜的异响不听,不停有气泡拱出海面,柳亦喊了声‘我的娘嘞’,转回头不停的大声催促着大伙加快速度。

蟠螭的口中也再次发出呼啸,它用天目看得明明白白,海底那连绵不绝的小丘,在不断的碰撞中相互倾轧,彼此相融,渐渐变成一只巨大的‘瘤子’,随时都会爆裂开来!

对付结发妖阵的时候,至少还能看得见,算得出煞星会什么时候冲过来;至少手里还有片金鳞,能拼一拼。可现在的危机无影无形,沉甸甸的压在众人心里,不知何时就会要了大伙的命。梁辛和柳亦都急的咬牙切齿,哥俩心里想得都是一句话:这份罪真不是人受的……

幸好,一阵急冲之后,凶岛越来越近,近海处四下里的礁石也渐渐增多,小蛇们呼呼怪叫着,扛着蟠螭冲锋在前,那些或明或暗的礁石,那挡得住蟠螭的头颅,激流所过之处巨响隆隆,礁石被撞得四下崩飞。饶是情势紧急,柳亦也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好家伙,小王八蛋们把祖宗当冲车使唤来着。”

冲过那片礁石,海水终于变得平静了,凶岛上的层层山岭,因为距离渐近,在众人的视线中失去了形状,仿佛化作了奇形怪状的乌云,正盘踞高空,威势逼人地俯视着梁辛等人。

距离凶岛也不过十几里的样子了,走运的是岛子面向东南的这一方,是一片巨大的平缓海滩,顺着激流而冲,梁辛再加把劲,想要把蟠螭也弄上去似乎并不困难。

连人带蛇,除了还在做梦打海鬼的胖海豹之外,个个都来了精神,小蛇们的怪叫更加响亮了,全都憋足了全部力气,冲完这最后一段险航。

而到了现在,梁辛和柳亦也终于看清楚了凶岛海滩上的情形,兄弟俩几乎同时学着曲青石的习惯,微微眯了下眼睛!

巨大的海滩,铺满银白色的细沙,虽然天色昏暗,海滩上仍翻起一片淡淡银光,透出无尽的舒适与安逸。

银滩上百丈左右的位置,那头大兽麒麟躺在地上,身下铺着一滩浓稠的鲜血,显然已经丧命。金红色的鲜血尚未凝固,仍在吃力的流淌着……

另外,还有尾巴蛮!

东一只西一头,三三两两的分布在海滩四周,前后大约百余头,这些怪物身形巨大,比着苦乃山里的老熊还要更高更壮,灰黑色的长毛披满全身,连面孔都被遮挡的严严实实。

梁辛看不到他们的表情,却能明明白白的感觉到,尾巴蛮透过毛发缝隙,泄露出来的那份虐戾目光!

突然,一头尤其健硕的尾巴蛮,伸手指向梁辛等人,邀战似的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啼!

长啼起处,海滩上其他的尾巴蛮尽数动了起来,快若闪电,从四面八方一起扑向那头死麒麟。

百多头蛮子胡乱抓起麒麟尸体,随即爆发出一阵阴森森的怪叫,同时发力,在‘嘭’的一声闷响中,一道粗豪的血光冲天而起,大兽麒麟的尸体,竟被他们硬生生撕成了碎片!

龙头、马蹄、牛尾……残碎的尸块散落四处。而尾巴蛮们又都回到先前的位置,好似从未动过似的,冷冷的面对着大海的方向。

尾巴蛮的示威,血腥而残暴,把梁辛看得眼角直跳,咬着牙说了句:“麻烦了!”

海里的苦栗子也可怕,不过它们胜在数量众多,还有一道结发妖阵,若论起个体实力,在高深修士眼里根本不值一提。可尾巴蛮则不然,就凭着他们撕扇子似的轻松撕碎大麒麟,便足以说明问题了!

梁辛自忖,凭着十二星阵,要击败那头剧战脱力的麒麟或许不难,可要想杀掉它,弄怕还要多费一番手脚,至于要把它碎尸万段,梁辛都是万万做不到。

而最要命的是,海滩上露面的,只有百多头尾巴蛮,可谁知道还有多少隐藏在暗处?

身后,海水中的异响愈发密集了,咕噜咕噜的声音里,巨大的气泡连片浮现,海水已经隐隐有了发烫之势。

这时候就看出人家正统修行的好处了,修士们在修炼时早把自己的身体反复锤炼,变得结实无比。要是把梁辛和正统修士一起放到锅里煮,梁辛比人家好熟的多。

距离凶岛也不过五里左右了,柳亦甚至能清清楚楚的看到,尾巴蛮那满身厚重满发,都因为兴奋而乍了起来,又把它们的体型扩大了许多。

梁辛把胖海豹往柳亦怀里一塞:“我先上去开路,你们随后冲上来!”说着深吸了一口气,七蛊红鳞随之呼应,低低嗡鸣着盘旋而起!

而就在此刻,蟠螭突然又发出了一声怪叫,身下的小蛇们都听祖宗指挥,立刻扯掉了法术,停留在原地再不向前游弋半寸。

秃脑壳赶忙跳出来翻译,尾巴尖先指了指海底,然后憋了半天气,硬是用自己的蛇嘴拟出了‘嘭’的一声响,随即小小的身体高高跃起,还翻了一串跟头,摔出了几丈远。虽然距离不够,但所指的方向,赫然就是东南凶岛。

梁辛认识秃脑壳的时候,它可没那么爱比划,这次见面之后,梁辛都快被小家伙随时随地的‘表演’给逼疯了,伸手把自己的头皮挠得咔咔指向,哭笑不得的问道:“啥意思?”

倒是柳亦,细看之下,琢磨出了些端倪,眯起眼睛寻思了一会,低声说道:“倒是可行,只不过,不知道来得及来不及,要是大海开锅了下面还没爆,咱可都变成熟肉了。”说着,抬手结下胖海豹的腰带,把他紧紧绑在了自己身上。

梁辛见老大明白了小蛇的意思,也懒得再动脑子自己思索,一个劲的催促问道:“蟠螭到底啥意思,再说上岸的办法?”

话音未落,蟠螭再度发出了一声怪叫,与以往不同,不再是咆哮、鸣叫或者长嗥,这一次蟠螭发出的,是一声窒闷的低吼!

听到命令,小蛇们尽数跃起身躯,居然是也不再去托着蟠螭,而是闪电般跳进了蟠螭的口中,秃脑壳似乎犹豫了下,最终没和同伴一路躲进祖宗嘴巴里,而是一头跳进了梁辛的胸襟里,只把一颗小脑袋露在外面,抬头对着梁辛呼呼叫了两声。

柳亦动作迅速,带着胖海豹一起,一点不客气的跳到梁辛背上,同时沉声说了句什么。

可梁辛根本没能听到柳亦的话,因为一声凶猛到根本无法形容的巨响,从大海深处突然炸响,一路浩浩荡荡,一直挤进了梁辛的耳鼓!

梁辛的脸色陡然苍白,冲进耳朵的哪里是什么声音,分明是一万头发疯的犀牛。

而下一个瞬间,梁辛也终于明白了,蟠螭要用什么办法,登上凶岛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09章 蟠螭心机 下一章:第211章 半座凶岛
热门: 恶意 谜踪之国I:雾隐占婆(地底世界之雾隐占婆) 十宗罪2 魂祭 道士下山(癸巳年修订本) 升龙道 玻璃钥匙 茅山捉鬼人(都市捉妖人) 十宗罪1 圣魔天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