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 蟠螭心机

上一章:第208章 命犯大海 下一章:第210章 银滩凶蛮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自将岸死后,魔功天下人间,第三次现身!

十丈内,万物皆休。鬼发、金鳞、柳亦、胖海豹全都变成了石雕泥塑,只有梁辛在拼劲全力施展身法,躲避着魔功笼罩范围下的空间乱流。

十丈外,鬼发大潮愈发暴躁了,疯狂的扑向梁辛,可无一例外,只要她们一进入天下人间,便立刻僵硬不动!前面的鬼发僵住,牢牢挡住去路,后面的鬼发如惊涛骇浪,竭尽全力想要挤进来……

若是将岸在此,当能带动天下人间,纵跃移动,直到离开这铺满海面的鬼发大阵。可梁辛还远远没那个本事,他把身体全力发动,也仅是堪堪不被魔功内的乱流扫中。

还能坚持多久?没有尽头的,等他力气耗尽,天下人间不攻自破。现在他心里唯一的想法也仅仅是,天下人间在,柳老大就还在。

无天无海,只有汹涌的黑发怒潮和天下人间里的兄弟……还有,还有一串涟漪,不停的震颤、勾连,旋即巨力爆发!

梁辛在天下人间里,心念却依旧能和星魂联系,指挥着红鳞继续震颤星阵。

这下子,梁辛的恶战变分在了两个战场,他自己裹在个上书‘天下人间’四个大字的‘大鸡蛋壳’里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裂开、败亡;他的红鳞则在一旁顽固的打着星阵,一点一点破坏着鬼发大阵。

只不过,这次结发妖阵实在太大,相比之下,红鳞就好像一把普通的锯子,而它们要锯的树木则是篷滂……

梁辛有点走神了,他一边躲避着乱流,一边琢磨还在琢磨义父传下的魔功。

他在自己的天下人间里,也就是个勉强自保,就算发动了、罩住了敌人,效果也就是他跳段舞给人家看。

所以最好的办法,是像对付白狼那样,罩住一半,好让自己的同伴去踢他屁股;现在发现还能指挥红鳞,就算没有同伴帮忙,也可以让红鳞去砍人。

梁辛还有些猜不透,如果他把红鳞也唤进天下人间的话,红鳞还能不能动?

以外物而论,红鳞自然是不能动的;可要是从‘有了星魂的红鳞,就变成自己身体的延伸’而论的话,就是另外一种结果了。

若是后者的话,那甭管谁被梁辛‘套’住了,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红鳞一下一下的削死……

梁辛的性子里,多少带着些武痴的脾气,心思分成了两半,一半与身体的感觉融合去,去躲避乱流;另一半则不停思索着魔功,渐渐把眼前的形式忘记了,全没去想今天都没得活了,想这些还有什么用。

忽然,一阵雷霆般的大吼,毫无张兆的响起,一下子把梁辛惊醒了回来,随即透过黑发缝隙,隐隐约约看到几头大家伙,就像坠地陨石似的,翻滚着、呼啸着一路夯砸,最终重重的拍在了海鬼大阵上。

梁辛觉得这几个大家伙的吼声似曾相识,可一时间却想不来在哪听到过,此刻也懒得去用心回想,只是透过鬼发缝隙,凝结目光用力去看。

来的东西很大,叫唤的声音也着实威猛森严,可海妖大阵不管哪套,又有无边的鬼发乍起,狠狠缠住了对方。

旋即咆哮声更加响亮惊人,啪啪的崩响声不绝于耳,那些大块头不仅挣断了捆缚住它们的鬼发,而且还有余力,开始疯狂反扑。即便梁辛身处天下人间,也能感觉到,这座由数十万海鬼合力编织的可怕大阵,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,与新来的敌人滚滚恶战在一起。

梁辛又惊又喜,可他的天下人间,周遭尽数被密密麻麻的鬼发包裹,看不到大块头的全貌,只能透过缝隙,以管窥豹似的,一点点的去琢磨。

一闪而过的,是一条黄色的大尾巴,梁辛百忙之中眨巴了几下眼睛,虽然大得离谱,可形状上明明白白是条牛尾巴,天上掉下来几头牛?梁辛开始琢磨,他看过的志异中,有没有什么厉害的牛妖怪。

隆隆声惊起,两只马蹄分左右一蹬,踹断了大把的鬼发;

几片蛇鳞闪烁异彩,照的梁辛眼睛发酸;

尖锐的鹿角,冲着鬼发大阵一戳,海水中猛的响起一片苦栗子的痛苦嘶嗥;

还有龙头、狮眼、虎背、熊腰……

梁辛哪还能不明白,哈的大笑了一声,也不管柳亦能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,嘶声大喊道:“麒麟,是麒麟,大个的麒麟祖宗!”

时值此刻,梁辛也终于明白了,蟠螭为何要自残,任自己的血液喷涌流淌入海还不罢休,还要嚼碎自己一大片皮肉,又把肉馅吐得满哪都是,这条怪物是要用自己的血肉香,引来天敌,麒麟!

大国师麒麟和尚豢养过一对麒麟,唤作赤耳赤目,便是以蟠螭幼蛇为食而哺育的。那对麒麟一只稍大,另一只干脆还是宝宝,即便那只大的赤耳,也还远远没有长成。

成形的蟠螭自残身体,它的血肉香,如果被赤耳赤目那样的小家伙闻到了,别说赶过来吃肉,只怕连动都不敢动,立刻就会趴伏在地哀鸣等死。

现在赶来的,是五头真真正正的天地祥瑞,大兽麒麟!两大三小,可其中那头最小的,身长也在三十丈开外,至于两头大的,足足有五十丈的身形!

就连胖海豹都不知道,过了尾巴蛮盘踞的凶岛,再向东南七百里,还有一座小岛,其间就盘踞着这一窝麒麟大兽,从不知多少年前就已经开始吞吐天地,吸敛灵元。

胖海豹不知道有麒麟,可蟠螭一清二楚,如果没有这无穷无尽的海妖结阵,蟠螭就算在蜕皮之后,也只有小心翼翼的收敛气息,远远避开那窝麒麟。

不过蟠螭眼看着自己已经无处可逃,倒不介意把麒麟引过来……

这五头大兽五听敏锐,虽然远隔近千里,仍嗅到了蟠螭的血肉香气,立刻精神大振,追风踏火的追杀了过来,一头扎进由凶岛喷发的迷天烟尘中。

也不是麒麟鲁莽,不懂得先探一探,而是凶岛发动的这道法阵,实在犀利惊人。

这道迷天法阵,其中蕴含着绝大神通,无论修士还是灵兽,只要进入其间,便会晕头转向反向全失,继而从云端坠落,五头大麒麟也不例外,千里迢迢赶来,还没等找到美食就掉进了海鬼大阵!

一方是数十万头苦栗子,鬼发大阵一经发动,根本不辨敌友,只要有人坠入便立刻绞杀,就算是凶岛上的尾巴蛮不小心摔进来也只有死路一条;另一方则是亘古大兽,穷尽天地也只有它们作威作福的份,脾气暴躁有触犯者必杀无赦。

两群虐戾怪物,甫一见面便是掀起了一场滚滚恶斗!

梁辛激动得头皮都在微微颤抖,不完全是生机突然降临,也因为这场恶战亘古未有,身处其间心境又哪能不为之激荡啊。

麒麟咆哮,海鬼嘶嗥,还有凶岛上连绵不绝的号角与猿啼,整座天地都在恶战中彻底乱了套。梁辛苦苦守住自己的天下人间,外面诸般巨力撕扯不休,若魔功破了,就算自己还能逃,柳亦也必死无疑。

梁辛看不到,鬼发大阵不知何时已经从海面打到了海下,几十万海鬼把大阵变成了一只巨大而混乱的头发团,蟠螭、麒麟和天下人间尽数被包裹其中,即便千里之外、远离凶险海域的大海,也受到恶战的影响,掀起了恐怖的暴潮,天色昏暗,怒潮澎湃!

一声震天价般的惨嚎,震颤污海,惨烈得让梁辛都心胆具寒。

第一头大兽惨死于鬼发之间,而附近的海水,早已化作了一片血沼,每时每刻,都有大片的苦栗子守不住巨力的冲击,暴体而亡。

结发大战,也在慢慢的松动着。

铺满大海的黑色暴潮,肉眼可见的缩小……百里、八十里、五十里、三十里。

大兽麒麟也在一头接一头的缓缓倒下。

无论麒麟还是苦栗子,都是在为了一个字而疯狂的绞杀着对方:活!

……

恶战里,时间过得飞快,在梁辛的脑海中,还残存着麒麟天降时的震骇,而凶骇的战局,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尾声。

战场,在海底与海面之间几经转移,最终还是回到了水面之上。

鬼发越来越稀疏,等到只剩一头大兽麒麟的时候,海鬼大阵也稀疏到无法再遮住蟠螭那巨大的身体,金灿灿的豪光,团团黑发中露了出来。

可最后一头麒麟,却没办法再赶过去,啃一口它梦寐以求的蟠螭肉,它全身都被黑发紧箍,仅剩的力气,全都用作苦苦的挣扎。

让梁辛大概意外的是,蟠螭竟然没死,小蟒蛇们却都不见了踪迹。

蟠螭正双眼微睁,任由身上的鬼发发疯似的禁锢自己,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同它一样,已经陷入法阵无力自拔的麒麟大兽。

到现在为止,苦栗子只剩几千头;堪比天神的恶兽死了四只,四周不见海水,只有腥臭浓稠的血浆……活下来的,无论恶兽海鬼还是梁辛,全部被这份只能用浩瀚来形容的惨烈和颓败,慑服了心魂。

就连凶岛上的号角猿啼,也不知何时沉默了下去。

恶战之下两败俱伤!

却还剩下一个梁磨刀。

嘭的一声闷响,梁辛撤掉了天下人间,金光急闪,围着柳亦和胖海豹迅速盘旋,转眼割裂了他们身周的鬼发。

柳亦一惊而醒,呲牙咧嘴的正想接着拼命,却突然露出了一副见鬼的神情,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,先前那些铺天盖地的鬼发,竟然只剩下不到七八里的样子,而且还是东一团西一簇,稀稀拉拉显得无比寒碜与破败。

旋即巨大的惊喜从胸腹中喷涌而起,却阻塞在狭窄的喉咙里,柳亦把脸蛋子憋得黑里透紫,最终也只发出了一声比蚊子叫也大不了多少的哼哼。

倒是胖海豹,现在酒还没醒,能动了之后,又把刀子舞得呼呼风响,不停的大喊:“来啊,来啊!”

毒蛇濒死,却仍想着噬人,鬼发又复集结,向着三人袭来,柳亦单手挥舞金鳞斩断鬼发,用残疾的胳膊架起胖海豹,咳嗽着总算把胸口淤积的闷气喷了出来,随即对着梁辛大笑:“快干活!”

两道金光再度闪烁而起,沿着蟠螭巨大的身体,把鬼发层层割裂,蟠螭果然还活着,对着梁辛轻轻抽动了下嘴角,似乎是在笑。

梁辛却笑不出来,他在心疼秃脑壳,不料扑哧一声,一颗光秃秃的小脑袋,竟然从蟠螭的嘴角里挤了出来。

先是大惊继而大喜,梁辛的笑声干涩而嘶哑,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!

秃脑壳摇头摆尾,费力从蟠螭的大嘴里挤出来,一头接一头,一共八条小蛇,全都从蟠螭的嘴巴里跳出来,首尾相衔排着队在学将海水中尽情游动,一个个嘴里呼呼怪叫,怎么就那么开心……梁辛居然也忍不住,张大嘴巴跟着小家伙一起呼呼怪叫庆祝,柳亦的大笑声更是响彻海面!

只剩数千海鬼了,而且刚刚打了一场恶战,已到强弩之末。更何况其中大部分的力量,还在集结在一起与最后一头麒麟拼命。

余下的那些,根本挡不住梁辛和柳亦这两个煞星。

当然,就算梁辛不杀过去,海鬼也会拼尽残余的力气围拢过来,这是结发妖阵天生的脾性,和飞蛾扑火也没什么区别吧。

鬼发断裂,残存的苦栗子被一茬接一茬的杀掉,又是惨惨杀戮,梁辛心里不舒服,趁着他们在海面上动手的时候,分出精神把事情大概和柳亦说了说,随后问道:“这条蟠螭……怎么可能还活着?”

柳亦翻身入水,片刻后水下扶起一片残肢碎肉,等他也回到海面后才摇头苦笑:“或许,苦栗子只是要困住它,没想着杀它?”

梁辛也手脚不停,斩断犹自猛攻而至的鬼发:“你说,蟠螭是不是也知道自己不会死,所以才把小蟒它们都吞到嘴里?”

柳亦略作沉吟,才开口回答:“应该不会,否则它何必自残身体,引来大兽麒麟!”

五头大兽麒麟和这道海鬼大阵的实力在伯仲之间,胜负只看谁发挥得更好一些,否则这一战也不会打成现在这副惨烈模样。

如果时光倒流,让它们重新打过,说不定现在麒麟已经肃清了海鬼,正摇摇晃晃的去啃蟠螭。

蟠螭把它们引来,实际是将自己的一半生死抛了出去,若它早知自己绝不会被海鬼杀掉,这么做实在稳赔不赚。

梁辛却轻轻摇头:“我想它应该知道自己不会死。”

柳亦扑跃而起,手中的金鳞自血沼大海上划出一道锋锐弧光,斩断一片想要卷向蟠螭的鬼发,这才回过头大声问:“你是说,蟠螭为了报恩,所以自残血肉引诱麒麟,却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?”

梁辛笑了:“其实看看秃脑壳就知道,蟠螭这一脉,虽然凶狠狡猾,但却知恩图报。”说着,他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也不光是为了报恩,我估摸着,蟠螭也不想再被海鬼封印了,这才要引来麒麟,搏一搏生机。”

柳亦恩了一声,笑道:“靠谱!”跟着他指了指水下:“剩下的苦栗子你别管了,照顾好胖海豹和蟠螭就好,倒是那个东西,你看着办吧。”

柳亦一指仍在鬼发中挣扎的那最后一头大兽麒麟,也不等梁辛回答,身形晃动,手中金鳞翻花,潜入海底再去大开杀戒。

梁辛转头望向蟠螭,大蛇面无表情,没理会他,而是缓缓闭上了眼睛。梁辛架着胖海豹,心里实实在在有些踌躇,这群麒麟来得糊涂,死得冤枉,却货真价实的救下了他们的性命。

嗡嗡锐响,七蛊红鳞在柳亦的帮助下,挣脱了捆缚它们的鬼发,飞出海面回到主人身边,轻轻震颤中,转眼将污血甩了个干净。

而梁辛也打定了主意,身形晃动围着大兽麒麟层层打转,金鳞过处鬼发纷纷断裂!梁辛实在不舍得就这么把麒麟扔下不管,就算大麒麟要报仇,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。

性情所致,不顾后果,实在不是睿智所为,可没了脾性和任性,又哪来的天下人间!

麒麟的身上鳞片斑驳,布满了巨大的创伤,脱困后神情萎顿不堪,翻起怪眼看了看梁辛,又看了看不远处的蟠螭。

梁辛略略紧张,七蛊红鳞感应到主人的心情,陡然发出连串低鸣,结成北斗拜紫薇,稳稳拦在了麒麟与蟠螭之间。

救归救,可麒麟要是还是想着‘吃饭’,梁老三就要痛打落水狗了。

麒麟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连一声低吼都不曾发出,掉转过巨大的身躯,自血水中喘息了着,休息了片刻后,离开了众人。

不知是没有力气,还是自忖冲不过笼罩天空的烟尘法阵,就那么凫水而去,速度快的惊人,而游弋的方向,正是东南处巍峨耸立的凶岛。

转眼间麒麟就消失在视线尽头,梁辛松了口气,不知对错的事情,他实在懒得再去浪费脑筋了,这时候蟠螭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,陡然睁开了双眼,望的却不是大兽,更不是梁辛,而是用那双枯黄色的眸子,死死盯住身下的浓浓血污。

梁辛害怕有事,急忙翻身入水,找到柳亦后抓起他一起回到海面。柳黑子平时嘻嘻哈哈没点正经,可骨子里杀性极重,又恨极了这群丑陋海鬼,追杀之际毫不手软,这次他在水下算是过足了瘾。

苦栗子已然溃不成军,头发就是他们力量的所在,就算还有些幸存下来,头发也都被两个青衣剃掉了,再没什么力气伤人了,活着的和死掉的也什么区别,在血水中或沉或浮……

结发大阵荡然无存,此处的海水与外面重新接连起来,海浪再度涌动起来,本来早已听腻的潮汐,此刻却变得清越动听……胖海豹发完了酒疯,把全身的分量都放在梁辛的胳膊上,口中打着响亮的呼噜,睡着了。

可梁辛却还放松不下来,因为蟠螭的表现,实在有些太反常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08章 命犯大海 下一章:第210章 银滩凶蛮
热门: 檀香车 黑血的证明 灯塔血案 大唐悬疑录:兰亭序密码 唐朝诡事录3·大结局 吸血鬼日记3:愤怒 唐朝诡事录 白猿客栈 白眉大侠 火神:九河龙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