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蟠螭金鳞

上一章:第206章 一步阴阳 下一章:第208章 命犯大海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蛇蜕的速度不慢,载着胖海豹和柳亦向着东南飞驰。

柳亦亮出了阴沉木耳,天地蛊在体内缓缓流转着,仔细查探着周围海面的异常,随时准备全力一战。

天上没有飞鸟,水中见不到游鱼,大海变得死气沉沉,胖海豹帮不上什么忙,站在蛇蜕上一个劲喘粗气,圆滚滚的脑袋不停地左右张望,生怕会有一股子头发突然从海底冒出来……

柳亦见状呵呵笑道:“稳住神,真有什么危险,也得先过了我这关!”

胖海豹叹了口气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恐惧,无奈苦笑:“我们从小,就是被这些东西吓唬着长大的,你、你能明白么?”

胖海豹从少年时就已经登上大船,常年在大海上行走,早就练出了一副铁打的胆子,不太把生死放在心上,否则海难时也不会凭着一股义气,就追着梁辛一起从船上跳进大海。但是这次不一样,对凶险之海、苦栗子和尾巴蛮的恐惧,自从他懂事起就被长辈大人深深烙进了心里。这就好像一个从小到大不停出现的梦魇,在此刻竟然变成了现实,让他如何能够不怕。

柳亦全身戒备,神情却仍轻松,闻言后没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

任谁的心底都会有个偏僻角落,藏着些他最恐惧的东西,这份害怕,和胆子大小也没太多关系!

蛇蜕疾驰了大致一炷香的功夫,始终不见蛮子和海怪有什么动静,胖海豹渐渐踏实下来,可眉头越却皱越紧。他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,不是因为恐慌失措,就是说不上来的别扭,但是他又找不出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柳亦似乎看出了他的困惑,笑着说道:“是大海!”

胖海豹没吭声,而是死死的盯住海面,苦苦琢磨着,片刻后忽然咦了一声,随即脸色骤变,喃喃的骂了句:“他妈的!”他终于明白,究竟是什么让自己觉得别扭!

大海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大海安静了下来……真真正正的安静!大片的海面平滑如镜,不要说海浪、潮汐、激流,根本连一丝涟漪都没有!

没有海浪的大海,还能叫做海么?胖海豹除了一句‘他妈的’,也实在说不出什么了。

柳亦的声音变得凶狠了,透着股青衣卫与生俱来的虐戾劲:“头发鬼已经结好了阵势。”

若有神目君,从高空鸟瞰,视力穿透遮天蔽日的浑烟法术,就能明明白白的看清楚,此刻大海之上,已经出现了一枚巨大的黑色圆环,稳稳围住了这方圆数百里的海域。

无数苦栗子把大海围了,再以结发妖阵,从海底到海面完全封锁,这一大片海域中的海水,与外界失去了联系,自然就变成了无澜的死水!

回荡在海面上的号角声突然停歇了下来,死一般的沉寂,降临得毫无征兆。

天空,无尽阴霾;大海,死水无波。风声水声全都荡然无存,目光所及之处,便只剩下了四个字:死气沉沉。

胖海豹深吸了一口气,想让自己镇静些,不料吸进来的,却是满口满胸腥烘烘的恶臭,人也更加烦躁了。

这时,不远处扑哧一声水响,秃脑壳翻着一朵小小的浪花,跃出了海面,随即身子一弹,一跃数丈跳上了蛇蜕,对着柳亦摇头摆尾,来回乱转。

柳亦会读唇,但是他可不会‘读尾巴’,皱眉笑道:“啥意思?”

秃脑壳挺有耐心,一点不嫌柳亦笨,见他不懂自己的意思,又张开嘴巴呼呼的用力吸了两口气,同时全身鳞片乍起,让自己的体型大了不少,尾巴先指了指海面,又指向柳亦和胖海豹,最后秃脑壳俩眼一闭,身子一横,直挺挺地倒在蛇蜕上。

躺了片刻,小蛇爬起来,眨巴着眼睛望向柳亦,似乎在问题:“明白么?”

柳亦被它闹得头皮上都冒汗了,摇头笑骂:“别闹,老三嘞……”

他的还没说完,忽然眼前金光迸现,一只比着小丘也毫不逊色的金色蛇头猛的跃出海面。

大蛇双目微睁,神情森严,头顶上一盏灿灿金冠,甫一露出海面便抖出了凛冽妖威,浑天暗海间弥漫不散的窒闷,转眼被亘古恶兽的混横涤荡一空!

柳亦和胖海豹做梦也想不到,下去一个梁磨刀,上来一头大金蟒,哥俩一起哇呀怪叫,同时摔倒在蛇蜕上,在倒地的一刹,柳亦总算明白了,秃脑壳的意思是:大个的家伙上来了,你俩站稳了……

梁辛总算把蟠螭给捞上来了。

这条蟠螭空有绝世凶名,身上几乎没有一丝力气,又在蜕皮中,根本无法游动,此刻身下有一群重孙儿施法控水,托着它逃,梁辛也跟着一起帮忙。

幸亏他们是在水中,否则谁也甭想弄得动这条大家伙。

秃脑壳见祖宗露出水面,在顾不得柳亦等人,跳着尾巴欢呼一声,忙不迭回到同伴身边,催动海水,一起托着蟠螭奋力前行。

梁辛也把脑袋露出水面,他自己不用出力,只指挥着红鳞平端,以星魂之力协助小蛇们托着蟠螭。

柳亦趴在蛇蜕上,犹自惊魂未定,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条蟠螭。梁辛跳回蛇蜕,这才三言两语,把自己在下面的经历大概交代了下。

柳亦一边听,一边吸溜着凉气,听完之后张大嘴巴,也不知道该说点啥,最后也只是嘿了一声:“在海里还好办,一会上了岛,你还能带着它跑?”

梁辛却摇了摇头:“只要弄上岸就成了。”说着,他压低了声音:“前后一共有三个缘由,我一定得带着这条蟠螭上岸。”

柳亦咦了一声,僵硬的脸皮又鲜活了起来,饶有兴趣地问道:“第一重不用说,你舍不得这个大家伙,以后要是朋友,在海上谁还敢惹你!另外两重缘由是啥?”

梁辛痛快承认,继续道:“尾巴蛮,苦栗子,蟠螭,神仙相,还有猴儿谷的天猿,他们之间有着莫大的关联,关系错综复杂根本无从猜测。”

猴儿谷天猿先祖织锦困住神仙相大军,双方敌对;猴儿谷天猿与苦栗子、尾巴蛮神通形似,像亲戚;苦栗子、尾巴蛮和蟠螭为难,彼此不共戴天;蟠螭身边有残碎的神仙相尸体,看上去必有一场生死相斗,可万一要是蟠螭护着‘主人’的尸体逃到此处呢……

这群怪物之间,根本分不清敌友,唯一能确定的只有:它们谁都不白给。

梁辛的表情挺踌躇:“说实话,我知道尾巴蛮也会织锦之后,心里多少有些后悔,尤其最后一阵大杀,救出这条蟠螭,显得有些莽撞了,若蟠螭是神仙相的敌人,我自然要救它;可它万一是神仙相的朋友同伴,那我不就惹下大祸了!”

到了现在,梁辛的战力着实了得,特别是发动天下人间时,就算是十三蛮那样的顶级好手,也奈何不了他,可迷雾重重里连敌友都分不清,力量大弄不好更坏事。

柳亦也听的嘴里发苦,摇头道:“万一救错了……也怪不得你,没人能辨得清。”

梁辛苦笑:“就是因为分不清敌友,我才要带着蟠螭上岸,算是个折中折中的做法。我以前在乾山杀过一条七八丈的蟠螭,当然那条还是黑鳞皮,和这位祖宗没法比。”

柳亦琢磨了下,很快就明白了梁辛的想法,蟠螭是海里的霸王,可一旦上岸就会实力大减,当初乾山道的那条八丈蟠螭,在岸上不过三步修士的实力,根本不值一提;可要是在海里,现在的梁辛都未必打得过人家。

梁辛的想法简单的很,如果这条‘一步阴阳’是朋友,当然要救下来;可要是弄明白了它是敌人,在上岸对付起来也容易一些。

柳亦叹了口气,伸手拍了拍梁辛的肩膀:“也的确够难为人的了!第三重缘由呢?”

梁辛笑了,伸手一指秃脑壳:“因为它呗,看我伸手帮忙,它高兴地跟什么似的。”

秃脑壳眼尖,一见梁辛指向自己,立刻不管祖宗了,摇头摆尾的跳到蛇蜕上,就差口吐人言问上一句:“啥事嘞?”

梁辛哈哈大笑,拎着它的尾巴把它扔回到海里:“别总想着偷懒!”

秃脑壳美滋滋的叫了两声,又跑回干活了。

柳亦也乐了,跟着笑了几声:“敌友莫辨,这一仗打起来费心费力,不过,”说着,他目光缓缓阴沉了下来:“生死存亡时,容不得太多的心软,我说的是苦栗子和尾巴蛮,这些东西太邪性,只有些天猿的神通,却全没有天猿的性情。”

梁辛点点头,笑着说了句:“我晓得,你放心!”

柳亦一笑,岔开了话题:“另外还有件古怪事,不知你发现了没有。这里的苦栗子何止几十万,照理说它们一拥而上,要杀蟠螭也不是啥难事,可为啥只用万余头打上去?看样子它们之间也穷耗了不少年了。”

梁辛还真没想过这个事情,闻言后寻思了一阵,最后还是苦笑着摇头:“想不通啊!”

嘣!一声轻响!

兄弟俩正说着,突然从极远处传来了异响,仿佛引弓出箭时的弓弦颤动声。

虽然远,但却清晰,就连胖海豹都听得一清二楚,立刻跳起来,神情里带着些诧异:“有人射箭?”

梁辛嘿了一声:“不是射箭,是……射发,而且这次是白头发!”

一道灰白色的长丝,自海面下五丈处,飞速掠过,自西向东激射而去,若不是梁辛目力精强,根本就看不到这根‘白头发’。

又是嘣嘣几声,每声轻响中,都会有一根白色头发从远处射出,在海水中一路激射,转眼消失在视线尽头。

胖海豹皱眉:“怎么回事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倏然嘣嘣的异响大作,转眼连成一片仿若爆豆,一根根白色头发从四面八方射来,偏偏没有一根是射向梁辛蛇蜕和蟠螭的,就好像失了准头但却依旧激荡的箭矢,掠向远方。

白发极长,掠过之后微微一震,就此停留在海面下,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,这方圆数百里的海域,与海面之下五丈左右,一根一根,到处都是自远方来、直连到另一个方向的白色长发。

放眼望去,大海就想一块豆腐似的,被苦栗子的白发分割得七零八落!

可是这些头发,根本不影响众人的‘航行’,蛇蜕和那些小蛇都吃水浅,游弋之际稳稳从白发之上掠过。

情形来的突兀,梁辛想也不想,心念流转一片红鳞挥荡而起,血光撩荡中,红鳞入水急斩白发!

可白发坚韧,以平时切金断玉无往不利的红鳞,竟也斩之不断。

就在此刻,停歇一阵的阴森号角,从东南方向冲天而起!

与号角同时响起的,还有一连串让人牙根发酸的吱吱怪响,正是海面下那些白色鬼发,陡然绷紧下而发出的声音,听上去,这些细却韧的头发,仿佛变成了粗重的缆绳,正在拼力拉扯着什么。

号角催促,海鬼的结发大战就此发动开来!

死水一潭的大海,终于再度变得暴躁了,重重恶浪翻涌沸腾,疯狂扑涌!这些海浪全无方向可言,四面八方来得乱七八糟,有从东面涌起,有从北边冲过,彼此纠缠着、咆哮着,有的合在一处化作迅猛激流,有的彼此纠缠不休最终变成一道深不见底的漩涡……

柳亦是青衣,对各种稀奇古怪的战阵的多有了解,略一寻思,黑脸蛋子猛然变得苍白:大声吆喝道“头发鬼要把彼此拉过来,断发,断去下面那些白色鬼发!”话音落处,他那一小片阴沉木耳也呼啸而出,急斩海下的鬼发。

提醒之下,梁辛也恍然大悟,顾不上再给小蛇帮忙,七蛊红鳞同时呼啸,沿着众人前进的方向飞旋而出!

苦栗子用头发结成的,是一座围住方圆数百里的黑发圆环,要知道这座大阵由数以十万计的海鬼组成,虽然庞大,但几乎没有行动的能力。

可现在这一座‘圆环’被千万根白色鬼发贯穿其间。每根鬼发的两端,都连接着两群结阵的海鬼,双方都同时用力便能让大阵迅速合拢。

用不了多少工夫,‘圆环’就会合拢在一起,身处其间的梁辛等人根本无处可去。除非他们能在圆环合拢前冲上凶岛,同时还要祈求老天保佑,海鬼的结发妖阵无法攻击陆地……

用于勾连大阵的白色鬼发,比着普通鬼发要坚韧得太多,戾蛊红鳞全力斩下,最少也要七八下才能砍断一根,根本没有效率可言,甚至有几次,等红鳞千辛万苦砍断一根头发之后,蛇蜕早已远远游到木耳前面去了。

小蛇和蛇蜕的速度,本来就已经快到了极限,形式虽然危殆,可它们再也快不了半步。

漫天号角回荡,死海浊浪翻滚,鬼发吱吱怪叫,却仍不见凶岛的影子!鬼发大潮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围拢过来,连人带蛇大伙都心急如焚,这份煎熬就仿佛被扣在锅里,听着炉灶下薪火烧得劈啪作响,感受着身边的凉水渐渐温热!

终于,梁辛的喉结一动,响起了一声闷哼,身后,海天连线之处,染上了一抹窒闷、恶心的乌黑。

不仅是众人身后,他们的两侧,海面上也现出水鬼的结发妖阵,远远望去,就仿佛一团厚重乌云,正自海面上奔腾翻滚,不湮灭天地,便绝不肯散去。

黑发成阵,白发勾连!

秃脑壳似乎也想到了什么,跳到梁辛身边,好像条活鱼似的噼里啪啦乱蹦个不休,尾巴一会指蟠螭,一会指梁辛,一会又指海面下勾连妖阵的鬼发。

梁辛看不懂秃脑壳的比划,满脸怜惜的把它捞起来,拍了拍它的脑袋。七蛊红鳞已经不再去做徒劳的努力了,而是围拢在主人身边,缓缓地盘舞飞旋,震颤中发出呜呜的低鸣!

妖阵的速度,比起蛇蜕来要快得多,秃脑壳的神情愈发惶急了,眼看着梁辛不明白自己的意思,突然掉转蛇头,张开嘴巴咬住自己身上的一只鳞片,猛的发力撕扯,闷哼之下,连血带肉的扯下了一片,吐到梁辛的手中。

梁辛又吃惊又纳闷,更多的还有心疼,手心里托着那片小小的蛇鳞。秃脑壳疼的浑身发颤,却犹自忙活着,用尾巴尖指了指自己咬下的鳞片,又指了指海下正把黑发怒潮越拉越紧的鬼发。

梁辛猛地融会贯通:“你的鳞能斩断白色鬼发?”说着,手持小鳞做了个划斩的动作。

秃脑壳忙死了,小脑袋来回乱摇,尾巴却却指向了那条‘一腿阴阳’蟠螭祖宗的脖子,这个姿势,秃脑壳都快自己拧成麻花了。

仿佛还嫌不够乱似的,这时候柳亦突然大吼了一声:“岛子!”

前方,视线的尽头,隐隐现出了一座小小的山尖!而梁辛却无暇去张望一眼,他终于明白了秃脑壳的意思:蟠螭的颈上金鳞,可能割断白鬼发!

在白色鬼发的勾连下,黑色怒潮自后、左、右三个方向越追越近,凶岛也渐渐露出峥嵘,穷山恶岭,赤峰黑崖,这座平时无论怎么看都是凶途险境的怪岛,此刻却变成了众人眼中的仙佛灵源。只不过这座灵源,虽遥遥在望,却难以企及!即便梁辛舍掉蛇蜕,全力发动身法,都难以逃过黑发的追杀。

斩不断勾连大阵的白色鬼发,黑色怒潮就不可能慢下来。

梁辛带着秃脑壳跃到蟠螭身上,两个起落跳到了蛇颈处,哪还顾得上蟠螭会不会疼,抓住一片铜盆大小的金鳞,双臂角力猛的一掀,却不料金鳞纹丝不动。

梁辛先是一愣,觉得自己的力气似乎便小了,随即又骂了自己一声:“糊涂!”他光想着撕扯金鳞,却忘了星魂收回来,只凭着他身体中的三步之力,如何能撼得动这条亘古恶物!

手忙脚乱的唤回红鳞,将星魂引回自己的身体,随即七蛊星魂盘转成阵,梁辛再次拼力撕扯。

这一次金鳞微微松动,却仍未能被扯下来,倒是剧痛之下,本已陷入昏迷的蟠螭,猛的发出一声震天大吼,转醒了回来,巨大的蛇头陡转,狠狠的瞪向了梁辛!

梁辛吓了一哆嗦,跟着想起来它现在没啥力气,全当没听到它叫唤,低头不看蟠螭,双臂再次用力……

鳞皮坚固得让人咋舌,梁辛前后七次发力,终于才啪的一声脆响中,为自己拔下了一片灿灿金鳞!

蟠螭也前后怒啸了七次,不过一次比一次声音小。

梁辛抱着大片的金鳞,一头扎入海中!

能不能活命,只看蟠螭金鳞,够不够好用了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06章 一步阴阳 下一章:第208章 命犯大海
热门: 七宗罪5:恶魔仆人 欲望·金钱·谋杀 螺旋楼梯 宅妖记 诡案罪3 危险的童话 四怪馆的悲歌 龙虎风云 白玉堂:局外局 性学五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