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一步阴阳

上一章:第205章 大头朝下 下一章:第207章 蟠螭金鳞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柳亦有天地蛊护身,心里还是有点没把握,又随手抓了具苦栗子的尸体挡在头前,带着胖海豹一起迅速向外游去。其间大海深处又几次爆发巨力、继而海坑突现翻天蹈海,柳亦却不敢再跳躲避,只有拼出天地蛊来抵抗怒海狂潮。

幸好这些巨力,都是梁辛在打‘倒立海鬼’时激发的,发力之处又深了许多,柳亦还能撑得住。

借着巨力波荡,柳亦前冲的速度更快,游了很长一段,海水里都没什么异常,越是平静,柳亦就越不安,不顾胖海豹的劝说,一路查探下去,过了不知多久,柳亦终于停住了,视线的尽头,海面上不知何时,竟然出现了一片‘陆地’。

黑色的‘陆地’,不似岛屿那样山川起伏,只有平平的一层,看上去倒更像一片浮海飘荡的水藻,只不过,这片这片水藻,未免也太大了些。

而且它还在不断的生长着,渐渐的,竟有铺满大海之势!

等柳亦在游得近些,才真正看懂了,一片片苦栗子,正在漫天号角的催促下,从附近的海域集结而至,根本数不清它们究竟有多少。苦栗子不停的结发,从海面到海底,他们竟真的要封锁住这一大片海域……

眼看着那一大片恶心的头发还在不停增长着,要是不是海水清冷,胖海豹早就吓昏了,声音干涩的问:“它们……这么多,还、还结什么阵法,直接杀过去,咱们谁也活不了!”

柳亦神情,已经从惊骇便会了从容,淡淡的说道:“要是不结阵,就那么千万头一起冲过来厮杀,咱们的确活不了,不过老三却能脱身!”

梁辛的身法,最不怕的就是人多。一千个敌人和一万个敌人,杀起来自然有所分别,可要只求逃命,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一点区别。

苦栗子知道梁辛的身法厉害,这才要结阵,缠杀!

只不过,它们的数量,未免也太多了些……

胖海豹把嘴巴张得老大,只有这样才能不让两排牙齿往一块撞,含糊着问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柳亦伸手,喀喀喀的挠了几下头皮,换了个方向继续游:“去别处看看,不过……希望不大!”

……

这一仗,梁辛从入海不久便开始打,一直贯穿了数百丈的深海,到他看到海底的那一刻,终于打完了!

小黑蛇们全都从衣襟里钻了出来,飞快的冲向海底,只有‘秃脑壳’,还留在梁辛身边,瞪着圆圆的小眼望着他,神情关切。

梁辛吐过一阵,心头的窒闷稍减,感觉舒服了些,对着‘秃脑壳’笑着点点头,结果‘秃脑壳’误会了,又凑上来,对着他的脑门梆梆撞了两下,这才叼住梁辛的袖口,带着他一起游下去。

直到此刻,梁辛才有机会去看看,自己莫名其妙连番打杀,最终救出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凝神望去,眼前只有一片灿灿金光。

一条金色巨蟒。

金蟒巨蟒的身体只露出了一部分,另外还有一截埋在海底的泥沙中。只在泥沙之外的身体,便有五六十丈长。

梁辛猛的瞪大了眼睛,黄金巨蟒,它与金龙的区别,也仅仅是无角无爪……梁辛不认识小黑蛇,却对面前这条龙形黄蛇如雷贯耳,几乎每一本志异神话里都会有它的图解——蟠螭!

与穷奇、饕餮、囚牛这些亘古怪物齐名,蟠螭!

梁辛做梦也没想到,他竟然救出了一头蟠螭,他更从未想过,见面就来找他撞头的秃脑壳,竟然是一条未成形的蟠螭。

梁辛心中暗叹,秃脑壳的祖宗,来头还真不小。

小蛇们都争先恐后的围着蟠螭打转,梁辛眼前全是金光缭绕,要不是‘秃脑壳’领着,他还真找不到蟠螭的头颅。

蟠螭的脑袋堪比小丘,也顶着一盏威风凛凛的齿冠。

‘秃脑壳’凑到蟠螭近前,咕咕唧唧的不知在说着什么,还是和刚才一样,尾巴尖一会指指七蛊红鳞,一会又指指梁辛。

蟠螭的眼睛眯着,只留下一道缝隙,目光却随着‘秃脑壳’的指引缓缓流转,当它望向梁辛的时候,七片红鳞陡然发出了一声嗡鸣,立刻回到主人身边,如临大敌。

梁辛也觉得一阵阴森寒意,随着蟠螭的目光一下子将自己笼罩起来,全身上下三万六千只毛孔,无一不在瑟瑟颤抖!

幸好,蟠螭应该是听懂了‘秃脑壳’的汇报,目光很快柔和了下来,费力的昂起头颅,颤巍巍的向着梁辛伸过来。

梁辛吓了个魂飞天外,这小山似的大脑袋,要是也跟自己‘撞头礼’,非把自己砸死不可……

蟠螭还算有点眼力价,眼看着梁辛的脑壳实在太小,太不禁撞,只把脑袋凑到近前,就此悬浮不动。

梁辛赶紧凑上去,用脑门轻轻撞了下大家伙的额头,心里哭笑不得,海族蟠螭的规矩,还挺异域风情的。

撞头之后,蟠螭却仍凝浮不动,并未把脑袋收回去,梁辛大是纳闷,心里琢磨撞一下不够?

秃脑壳煞有介事的游过来,用尾巴猛指七颗‘怪蚌精’,梁辛这才恍然大悟,这一家子从祖宗到重孙子,全被秃脑壳给忽悠了,都把红鳞也当成了活物。

显然,这条蟠螭虚弱至极,否则也不可能被区区万余头苦栗子困于此处,不过‘古代人’都讲究礼数,硬撑着和梁辛、怪蚌精一一打过招呼,大蛇的眼睛才突然一闭,嘭的一声闷响中,巨大的头颅重重摔回到海底,就此昏迷了过去。

可随着蟠螭的脑袋砸在海底,溅起一蓬泥沙,同时也把一串骸骨给翻卷了上来。

骸骨被浊流带着,游荡了一阵,最终‘飞’到梁辛身前不远处,失去了力道,一路翻滚着又落回海面。

梁辛却脸色陡变,眼珠子几乎都凸了出来,牢牢盯着前方的骸骨,过了半晌突然张大了嘴巴,想怪叫,却狠狠吞了一大口海水,又苦又涩更呛进了气嗓,想咳却咳不出来,憋得自己心肺欲炸!

这一连串的骨头,不用说是以前在此与蟠螭恶战,最终被金蟒残杀之人的遗骸,骨头大多散碎得无法辨认,分不清哪是胳膊哪是大腿,唯独骷髅脑袋还算完整。

头骨看上去和普通人的大小相似,但是额头却生的无比巨大,几乎占了三分二的脸孔,五官都被紧紧的挤在下面,梁辛又哪会认不出,这具头骨生前,就是神仙相!

梁辛顾不得胸肺憋闷,忙不迭移动身形,潜到蟠螭身旁,驱动红鳞从怪蛇的四周小心挖掘,那群小蛇围着蟠螭忙上忙下,想要把老祖宗唤醒。

红鳞挖淤泥,概念和屠龙刀拍黄瓜差不多,效率奇高无比,不大工夫梁辛先后挖出四五具尸骸,光看头骨便毋庸置疑,这些死人,全都是神仙相!

蟠螭曾经在此处,与一群神仙相大打出手?它们怎么对上了,那苦栗子和神仙相又是什么关系?还有与苦栗子相依相存的凶岛尾巴蛮……

梁辛努力压下心底的震骇,试图理清线索,可还没等他想到什么,耳鼓中忽然钻进了一声充满痛苦的长嗥,蟠螭只昏迷了片刻,便醒来了。

蟠螭的金鳞寸寸紧缩,巨大的身躯高高探出,吃力而痛苦的扭动着,似乎想要游动起来,但是无论它如何挣扎、翻腾,陷在海底淤泥中的下半身,就是无法挣出来!

小蛇们和梁辛顾不得多想,立刻返身,或回荡红鳞,或指挥水流,迅速清空了压在蟠螭身上的淤泥。

泥沙转眼被清理一空,随即,梁辛、小蛇、还有‘怪蚌精’,全都呆立当堂!

泥沙里,蟠螭的下半截身躯,根本不是灿灿金色,而是泛着幽幽紫芒的黑色鳞皮。

看着半金半黑的大蛇,梁辛心里最先想到的是……羊腿。

日馋里有一道招牌菜,一条羊腿一切两段,上半截烧烤,油脂丰满皮色金黄、下半截连蹄子一起酱香,酱料十足颜色褐棕,上菜的时候再把两截拼成一只整腿,这道菜名字叫‘一步阴阳’,当然,这么个吓人的名字,也是冲着左右两家丧铺起来的。

看起来,眼前这条蟠螭,好像是‘一步阴阳’吃多了,把自己也吃成阴阳一身了。

还是秃脑壳眼睛尖,愕然之后很快就发现了什么,尾巴尖甩来甩来,不停给同伴们指指点点,梁辛再仔细看,终于明白了,这条蟠螭,正在蜕皮、成精!

上半身已经褪掉了黑色的鳞皮,露出金灿妖身,下半身却还被老皮包裹着。

现在的蟠螭,全身的力气剩不下半成,想要完成蜕皮根本就不可能,而且这种事,别人也帮不上忙。

蛇精也好,烛蛟也罢,这种怪物蜕皮一次便跃升一级,蜕皮的过程与它们而言,也是一次劫难或者考验,只能靠自己拼命,不能加以外力。梁辛要是上去撕,且不论他力气够不够,就算他能撕得动,扯下来的也是皮肉血脉,甚至内脏骨骼。

好在蛇蜕皮这种事,没有时间限制,现在力气不够,休息一阵养足力气,再蜕也就是了,只不过成功之前,‘一步阴阳’无法游弋移动。

此地仍处险境,就让它呆在这里等着蜕皮估计不太妙,梁辛和秃脑壳比划了几下,随即翻身上浮,怎么也得先把柳亦和胖海豹送到安全处,再回来帮忙拖走这条百多丈长的‘一步阴阳’。

秃脑壳明白梁辛的意思,小脑袋上下左右的转了两圈,大有:这里有我,你甭担心之意。

梁辛也不怎么就那么喜欢这个小东西,打从心眼里乐了起来,身形却毫不停留,迅速向着海面冲去,过了一阵,周遭渐渐有了光亮,身上的海水重压也几乎没了感觉,他已从深海回到浅海,可梁辛却皱起了眉头。

海水不对劲。

有一股微弱绵软,却悠长不断的力量,正在轻轻的影响着浅处的海水,这种感觉只有身体才能体会,海水极其轻微的颤抖着,可放眼望去,四周没有一点动静,别说敌人,连带鱼都没有一条。

梁辛下海之后又打又杀,又‘叙旧’又挖泥,耽搁的时间颇久,心里生怕柳亦和胖海豹会遇到麻烦,也不敢再多耽搁,一路急冲,又过了片刻,终于一头冲出了大海。

随即,他便听到,铿锵的号角声,响彻天海之间!

号角声不仅响亮、充满战意,其中还透着一股浓浓的邪气,传入耳中之后,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流转不畅了,让人心慌意乱,说不出的难受。

在惊骇的同时,梁辛也明白了,就是这连绵不绝的号角,激荡声压,这才引得浅处海水微颤!

不仅大海不对劲,天空不知何时也变成了灰蒙蒙的,不是阴云或者水雾,而是一面巨大到难以想象的灰色烟尘,目光所及之处,尽数被其笼罩。

海面之上,风平浪静,他下海前的滔滔怒浪,都是由小蟒和苦栗子恶战所至,现在仗打完了,自然也就恢复了平静。梁辛左右看看,周围只有数不清的苦栗子尸体,或沉或浮,把海面变成了一片乱葬沼,但是没能找到柳亦和胖海豹。

梁辛不知道两个同伴去查探敌情,只道他在一潜一升之间,来回上千丈,其间还有连串恶斗,此处距离他下潜时的地方,相隔十几二十里丝毫不稀奇,略略犹豫了一下,梁辛自红鳞中收回七蛊星魂,深吸了一口气,陡然发出一声长啸。

啸声清冽而绵长,星魂之力灌注其间,自肮脏血腥的海面直冲浑浊苍穹,引柳亦来相见。

他的长啸刚起,猛的,自锵锵号角之间,也炸起了无声凄厉长嗥,仿若猿啼!

仿佛,他的长啸激怒了此间的主人,对方同样以啸声回应。

梁辛乍一听闻,心中大大吃了一惊,对方的怪叫声,竟然像极了猴儿谷天猿啼啸,可细听之下又有所区别,耳中的怪叫,全无豪壮之意,而是充斥着阴森森的虐戾!

两个同伴还没见到,身边忽然绽开了一朵小小的浪花,秃脑壳倒钻出来了。

小秃脑壳跳出来,大秃脑壳吓得差点沉下去。身处险境,梁辛的毛孔一直在不停开阖,小心捕捉着四周的异常,不过小家伙的本事也长了,借水遁形根本无从察觉。

秃脑壳浮上来就是一通比划,一条尾巴尖用的炉火纯青,指上指下指梁辛指自己,示意自己来看看有啥帮忙的,同时还怕梁辛找不到回去的路。

也难为它了,靠着条尾巴要解释这么复杂的一个意思……

这时,极远处传来柳亦的呼喝:“木耳引路,等我过来!”

梁辛松了口气,换了一口气,啸声不停,同时抛出一盏红鳞,仿佛照海红日!等了好长一阵,才看到柳亦抗着胖海豹,也不再隐藏身形,从大海上不停纵跃,转眼即至。

柳亦赶到近前,见梁辛神采奕奕,先点头笑道:“可算出来了,你没事吧?”跟着,也不等他回答,又收敛了笑容,沉声道:“老三,这次麻烦大了!”

胖海盗接口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头发、头发……接海连天的头发啊。”

柳亦简短解说,把自己探查的情形讲了一遍,先是尾巴蛮查探大海,随即吹响号角集结手下。

苦栗子的数量,比着大家的想象要多得多,而且这种怪物灵智极低,只懂遵循号角指挥,根本不怕头发缠住解不开,只求结阵杀死强敌。

虽然没能转足一个大圈,不过柳亦也基本能确认,头发鬼们结成的是一个圆阵,所有的方向都被封住了。

秃脑壳眨巴着眼睛,它听不懂柳亦在说啥,不过小家伙眉眼精明,看出他们关系不错,摇头摆尾的凑上去,挺直身体,梆梆两声,敲了敲柳亦的脑门。

柳亦吓了一跳,瞪着大眼珠子望向梁辛:“它啥意思?”

梁辛根本没注意小家伙的示好,完全走神了。不光是海鬼可怕的数量,更让他吃惊的是,苦栗子、尾巴蛮,凶险海域里的这两种怪物,无论怎么看,都的的确确和苦乃山天猿有着莫大的关联。

苦栗子结发妖阵,蕴的力量与天猿织锦有几分形似。

尾巴蛮就更干脆了,不仅拖着火尾,它们还会用灵元织出杂锦。

还有海底下的蟠螭和神仙相,这片海域凶险固然,可埋藏的秘密也着实不少了!

柳亦不知道梁辛的经历,不过也能明白梁辛对苦栗子和尾巴蛮的疑惑,当即笑道:“先别胡思乱想了,等上了岛,或许就能找出线索,实在不行咱就抓一只尾巴蛮,把它的长毛剃光,看看它和葫芦老爷到底有几分相似。”

梁辛一笑,兄弟俩想的一样,在海里对付头发跟送死没什么区别。趁着头发没过来,上岛或许还有活路吧!

“上岛?”胖海豹面露惊愕。秃脑壳本来正想和他‘撞头’,不过听他一惊一乍的,甩甩尾巴游开了。

梁辛不想多解释,取出小蛇蜕交给柳亦:“东南方的岛,你们先去,我马上追上!”话音落处翻身潜回海底,秃脑壳立刻摔打着尾巴跟了上来。

柳亦也不多问,对着海面大吼了声:“动作快点,早些赶上来!”说着,拉起胖海豹一起翻身上了蛇蜕,辨明方向,立刻出发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05章 大头朝下 下一章:第207章 蟠螭金鳞
热门: 耳语娃娃 武侠大宗师 古镇迷雾 檀香车 轩辕诀1:帝都妖氛 黑巫秘闻 灵异怪谈 穿越宁采臣 神探伽利略2:预知梦 鉴鬼实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