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章 大头朝下

上一章:第204章 海鬼妖术 下一章:第206章 一步阴阳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上次‘秃脑壳’小黑蟒蜕皮之后,就进入海底沉睡,三个月前才刚刚醒来,虽然还小,可它也算是海里的霸王,一般的凶龟恶鱼都不敢招惹它,日子过得自由自在。

直到半个月前,它突然得到了同类的求救讯息,‘秃脑壳’又惊又喜,自从和‘梁同类’分手之后,它便形只影单,孤零零的在大海里游荡,虽然无忧无虑,可也无聊得很。

接到求救后,‘秃脑壳’立刻向着出事的地方赶去,等进入了这片凶险之海后,竟然真的遇到了不少同类,和它一样,赶来的都是小家伙,前前后后加起来,一共三十余条。

可还没等‘秃脑壳’分清楚同类们都是谁和谁,它们就被大群的苦栗子包围了,连天恶斗,小家伙渐渐不支,陷在敌人的包围中无法脱身。

不过这群小蟒蛇个个机灵,也发现苦栗子在深海眼睛没用,全靠头发的感觉来捕捉敌人。

由此,小蛇们纷纷施法,把散落在大海各处的蛇蜕招来,以求诱敌、脱身。

小蟒蛇的敌人有数千之众,不停的围攻之下,小蛇接连被杀,到最后眼看就要支持不住的时候,海鬼们似乎发现了有更可的敌人正在接近,抽出八成兵力结出‘结发妖阵’。

‘秃脑壳’和同伴压力大减,虽然仍处劣势,但又能坚持一阵了,它倒是不怎么害怕,像它这样的怪物,祖祖辈辈浑吃横打厉害惯了,天生秉承了一副凶猛性子,不把生死当回事。在‘秃脑壳’心里,更多的是纳闷。

数千海鬼结成大阵御敌,不停有巨大力量引起的震荡从上面传来,‘半只冠’纳闷,来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?

终于猛震之下,那一大片挡在上面、以头发结阵抗敌的海鬼齐声惨叫,身体同时爆碎!

从‘秃脑壳’的角度看去,头顶上的海水、怪物转眼化作无边血沼,场面惨烈而恐怖,紧跟着小家伙就‘目瞪口呆’地看到,它的‘梁同类’,和七片红色的‘怪蚌精’一起,裹着满身血污,威风凛凛的穿过血沼,杀进了战场!

小家伙以前和梁辛相处时,始终闭着眼睛,梁辛还以为它认不得自己的模样。

其实,齿冠黑蟒的额头之下,还被鳞片藏着一只天目,第一次蜕皮之后,‘秃脑壳’双眼仍未睁,可天目已开,隔着鳞片早就看清了、记住了梁同类的模样。

梁辛现在虽然大了几岁,但样貌变化不是很大,手里还牢牢攥着‘秃脑壳’送他的蛇蜕,小家伙一下子就认出他来。

先是大惊,继而狂喜,‘秃脑壳’的鳞片都兴奋的乍起来,浑不理会身旁那些凶狠的苦栗子,摇头摆尾的向着梁辛冲去。

梁辛眉花眼笑,打从心眼里那么高兴,心念流转中,七片红鳞远远荡开,敢扑向‘秃脑壳’的苦栗子全被无情斩杀。

小家伙正冲着半截,却陡然停了下来,远远对着梁辛晃了两下脑袋,好像是在告诉他稍安勿躁。

梁辛大奇,不明白‘秃脑壳’又想起了什么重要事情,连老朋友都顾不上了……‘秃脑壳’身子竖起,看了下四周,随即摇晃着身体,摆出一副示好的姿态,小心翼翼的向着一片红鳞游了过去,试探了几次之后,见大片的红鳞没反应,‘秃脑壳’这才伸出脑袋,梆梆两声,轻轻敲了敲红鳞。

跟着,小蛇又游向下一片红鳞……

梁辛眨巴着眼睛,看傻了。过了片刻才恍然大悟,小蟒蛇不知道红鳞是死物,把这些凶巴巴的大家伙全都当成了‘怪蚌精’。

‘怪蚌精’可比‘梁同类’厉害多了,刚刚它们还杀了一片冲过来的苦栗子,于情于理于讨好,都应该先和怪蚌精打招呼。

梁辛从心里咳了一声,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骂,反正‘秃脑壳’认人的本事的确差劲到了极点,否则当初在东海乾上,也不会把自己当成同类。

‘秃脑壳’周到的很,非得跟七片怪蚌精都打过招呼,这才呼呼怪叫着冲向梁辛,二话不说,先扬起脑袋去撞梁辛的脑门,一连四五下之后才‘住首’,上上下下的围着梁辛打转,一会从他的领子里钻进去,一会又从他的袖子里游出来,连它那些还在苦战的真同类都不管了。

‘秃脑壳’长大了些,不过也就二尺左右,放在黄鳝堆里都不算强壮的。梁辛在海水中,没法子哈哈大笑,可那份开心,早都挂在脸上了。

一人一蛇无比亲热,七片‘怪蚌精’却毫不停顿,所过之处便是连串的惨叫与喷涌的污血。

混战了一阵,剩下的苦栗子见大势已去,不敢再恋战,纷纷呼啸怪叫着转身逃走。

小蟒蛇们和七片‘怪蚌精’追杀出去数十丈,这才得胜收兵。

‘秃脑壳’这下可来了精神,离开梁辛游向同伴们,摇头晃脑咕咕乱叫,尾巴尖一会指指戾蛊红鳞,一会指指梁磨刀,反正它的尾巴尖一指,其他的小蛇便循目望去,继而纷纷点头……

忙活了一通之后,那群小蟒蛇们由‘秃脑壳’带领着,一一游向‘怪蚌精’,排着队去撞头打招呼,最后才来到梁辛跟前,又是一阵乱撞。

小蛇们都挺实在,撞头时用的力道不含糊,撞得梁辛额头生疼。梁辛心情大好,虽然不明白小蛇们为何会跟苦栗子打起来,更想不通它们的家大人都跑到哪里去了,不过他也不指望能得到答案,反正‘秃脑壳’没事就好。

梁辛心里还惦记着海面上的同伴,伸手拍了拍秃脑壳的头顶,又向上指了指,示意自己要赶快回去。

不料一看他要走,‘秃脑壳’立刻咬住了他的裤脚,用力拉扯着,不仅不让他走,反而还带着他向更深处潜去。

这片恶海也不知道有多深,梁辛救小蟒的地方,仍是无尽的海水,还远远不曾到达海底。

‘秃脑壳’和同伴,都是接到了同类的求救,从四面八方赶来救‘人’的,这才让自己陷入险境,此刻打跑了敌人,高兴过后,它们总算想起来此行的目的了,如何肯放梁辛和怪蚌精离开。

梁辛心生好奇,也不推辞什么,身子一转继续向下潜去。

小蟒蛇们纷纷跟在他的身旁,唯独‘秃脑壳’不动,而是眼巴巴的看着七片‘怪蚌精’。

梁辛被它气乐了,当即催动红鳞头前开路,‘秃脑壳’这才松了口气,喜滋滋的追上梁辛,一点不客气的钻进了他怀里,自己不游,要梁辛带着它游……

暴躁的大海,终于平静了下来,柳亦和胖海豹一起泡在海水里。

不断有残碎的残碎尸体涌上来,还有些从战场逃离、慌不择路的苦栗子,急急忙忙的浮上海面,又和柳亦打了场遭遇战。

都是些零星海鬼,凭着柳亦的修为,击杀它们自不在话下,胖海豹现在也镇静多了,看着周围不停涌上来的海鬼尸体,咋舌笑道:“梁磨刀在下面,杀了多少头海鬼啊!”

柳亦笑呵呵正想说话,却突然皱了下眉头,远远的,一片小黑点出现在海平面上,距离太远所以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模模糊糊的,好像是一群人在撑着个竹筏子……过海?

胖海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见柳亦神情有异,忙不迭收敛了笑声,小声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柳亦摇头,示意他噤声,同时催动心法,体内的天地蛊开始缓缓运转。

他的天地蛊非同一般,攻敌时,根据蛊力的强弱,可以引动不同范围内的天地之势,敌人与柳亦战,实际是与花草、山石、鱼虫、野兽这周遭万物之力而战;在静默时,天地蛊还能帮主人与周围环境溶于一体,与梁辛的潜行术又异曲同工之妙,敌人极难发觉。

蛊力运转,柳亦和胖海豹一动不动,只露出脑袋,随着波浪或沉或浮,先前那些让两人恶心不已、恨不得来阵狂风把它们一扫而空的海鬼碎尸,此刻都变成了他们的掩护。

对方靠近了些,在看清楚对方的情形之后,柳亦悄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渡海而来的怪物,体型比着常人粗壮许多,好像一头高原牦牛直立起来似的,着实雄壮粗犷,浑身上下,从头到脚都披着厚重毛发,连脸孔也不例外,根本看不出它们的长相,屁股后面拖着一条又粗又长的火红色大尾,看上去,和猴儿谷天猿火尾倒差不太多。

柳亦看了胖海豹一眼,后者会意,微微一点头,这些怪物,就是凶岛上的土著,尾巴蛮。

正渡海的尾巴蛮,一共十头,他们脚下也不是什么竹筏,而是薄薄的一层青灰色灵元织就的毯子,柳亦看得直皱眉头,他没见过天猿织锦,不过听梁辛、青墨不知道提了多少次,耳朵都磨出茧子了,眼看着尾巴蛮的渡海法术,像极了猴儿谷中的天猿织锦,只不过尾巴蛮的织锦,更斑驳杂乱一些,灵元显得不太纯正。

这群尾巴蛮似乎在探查状况,但是它们没下水,只是在海面上来回游弋,忽的扑哧一声水响,浪翻翻腾中,一头受伤的苦栗子从海下窜上了他们的杂锦。

苦栗子依依呀呀的怪叫不停,尾巴蛮个个侧着脑袋,仔细倾听,片刻之后,其中一只最强壮的蛮人突然抬起大脚,一脚将那头苦栗子的脑袋踏了个粉碎!随即双臂撑天,全身长毛乍起,本就健壮惊人的体型,又猛然增大了许多,仰头厉啸!

另外几头尾巴蛮,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只号角,凑到口中吹响。

锵锵号角与蛮人厉啸交织在一起,转眼划破天空!

跟着尾巴蛮撑开杂锦,原路折回。

直到它们彻底消失,胖海豹才沉沉的呼出口闷气,还没来得及开口,东南方向传来一阵隆隆巨响,一道烟尘宛若苍龙扶摇而上,直到百丈开外,烟龙头顶陡然炸裂开来,烟尘向着四下散开,弥漫的速度极快,远远望去就想一盏正在疯狂生长的蘑菇,巨大的菌冠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,遮天蔽日!

胖海豹低低的惊呼到了一声:“什么东西?”

柳亦的脸色变幻不定,死死盯住东南方向的烟尘:“应该是法术,遮蔽天日的……”说着,他皱起眉头寻思了片刻,低声道:“蛮人知道有利害人物打进来了,若我没猜错,它们放烟遮蔽天空,其中多半还会有些什么迷幻方向的伎俩,这道法术的用处,是防着咱们施展遁剑法术,飞天逃走的。”

胖海豹乐了:“那它们白费劲了,你俩谁也不会飞。”

柳亦也不骂他,只是苦笑摇头:“我们俩是不会飞,可我们俩的朋友个个飞得跟流星似的!这下指望不上他们了。”说着,他伸手指向烟尘飞起的方向:“那里,就是你说的那座岛子?”

胖海豹点了点头:“东南方向,错不了的!”

柳亦皱起了眉头,目光不停的闪烁,片刻后才再度开口,对着胖海豹郑重嘱咐道:“我游动时,你不可稍动,只要随着而行便好,千万别用力。”

胖海豹吓了一跳,失声道:“你要上岛?那里去不得……岛子比着大海还要更险。”

柳亦却笑了,摇着头道:“莫慌,我可没想着去探岛,只想去四周看看情形。”

论起应敌时的心思,柳亦比起曲青石来也毫不逊色,蛮子施展邪门法术封锁天空,就是为了防他们飞天逃遁。不用问,在封天的同时,蛮子也会想办法封海。柳亦不会飞,对天空没辙,可是海路他无论如何也要去探查清楚,只要有机会,他总要保住梁辛和自己的逃生之路。

说完,柳亦继续引动天地蛊,悄然向着他们进来的方向游去,不久之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侧头看了胖海豹一眼,笑道:“原来你会小声说话!”

胖海豹满脸紧张,声音更低了:“别说话,你小心探路!”

……

深海之中漆黑如墨,不过海水比着上面的战场要清凉许多,至少游起来不会觉得浑身滑腻,梁辛早就炼成了夜眼,黑暗于他毫无影响,双目运力,始终向下望着,期望尽早到达海底,一直又潜了小半个时辰,在目光尽头终于出现了一片缓缓蠕动的珊瑚林。

这么深的海中当然不会有珊瑚,梁辛心生警惕,放缓了些速度,同时凝聚目光仔细观瞧,片刻之后,他猛地打了个机灵,终于看清了,前面的那片珊瑚林,到底是什么玩意!

还是苦栗子,更多的苦栗子,目光所及之处,全是狰狞海鬼。

不过这些苦栗子都是‘倒栽葱’,倒立在海水中,脚向上,头朝下,随着水流轻轻摇摆着身体,对梁辛和蛇群的靠近懵然未觉。

眼前的海鬼一望无际,粗略估计也有上万头,分明就是一支大军,可全没了一点凶猛,更没有什么声息,仿佛都在倒立着沉睡。梁辛疑惑不解,放缓了速度悄然接近,生怕会惊扰了他们。

又靠近了一段距离,距离这支海鬼大军不过十余丈的距离了,苦栗子们仍旧没有反应,而梁辛也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情形,海鬼们,在结阵!

苦栗子尽数倒悬于海中,双目紧闭神情痛苦,它们的长发彼此纠缠,结成了片巨大的黑幕,死死的扣住了海底。

不久前梁辛刚刚打破了一只由数千苦栗子结发而成的妖阵,只不过那次他是从正面夯砸、对抗;眼前这支结发妖阵更庞大,更有力,但是这次反了过来。

梁辛又惊又喜,刺猬很难对付,可翻起肚皮的刺猬比着一只鼻涕虫也差不多。

‘秃脑壳’和同伴此刻明显急躁了起来,围着梁辛层层打转,饶是这些小家伙天性凶猛,见到苦栗子的诡异阵势,也不敢胡乱冲击,只求着梁辛指挥‘怪蚌精’去打。

梁辛拉开自己的衣襟,向里指了指,小蛇们聪明,纷纷钻了进来,七八条小蛇,虽然都还是‘蛇宝宝’,可凑成一团也着实拥挤,彼此间顶了又顶,好容易才排列整齐,一只接一只从梁辛怀里探出脑袋,豆豆眼圆睁,既焦急又兴奋的等着即将开始的大战。

梁辛也没把握,不知道自己一刀砍下去,这群海鬼会不会别惊醒,所以他第一击便要竭尽全力,能杀死一百只绝不杀九十九只。多打死一些,就算苦栗子苏醒反扑,也会少了几分力量吧。七蛊红鳞陡然震颤、飞旋,梁辛身形晃动入主星阵,北斗拜紫薇之下,八十四道涟漪转眼勾连成串。

巨力挟着一蓬粗大到无法想象的水柱,在浩浩巨响轰然夯中水鬼。

星阵范围笼罩下的数百头海鬼,就好像被铁饼砸中的蜘蛛,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,甚至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,身体就啵的一声爆碎开来,血、肉、碎骨和五脏过程一团,尽数被星阵砸进了自己的头发之中!

巨力跌宕之下,可怕的水浪席卷四周,弹指之间,几乎所有正在结阵的海鬼都被惊醒,可结发妖阵根本无从开解,它们再怎么惶急、挣扎、哭喊,也没有一星半点的用处。

梁辛还不知道海鬼都成了瓮中之鳖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拼命催动星阵,带着七蛊红鳞游弋如电,所过之处便是血海无边!

海水再度浑浊、腥臭,梁辛化身修罗,大开杀戒,却根本不知道,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打……

连串的星阵,苦栗子血肉横飞,结发妖阵下的抗力也随之暴增。内外夹攻之下,妖阵没能支持多久,便在一声闷响中轰然散碎,梁辛却哇的一声,就在海水中狂呕不停!

苦栗子的阵势散碎之后,无尽的头发也随之化作槁灰,七八条小蟒蛇一起做法催动海潮,不多时就将浑浊的深海洗炼干净了,妖阵之下,终于露出了海底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04章 海鬼妖术 下一章:第206章 一步阴阳
热门: 最后一个风水师 慧剑心魔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 独战天涯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黑色十字架 杀人预告 绝不低头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