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海鬼妖术

上一章:第203章 凶险海域 下一章:第205章 大头朝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浊浪如山,恶臭熏天,小蛇蜕载着三人依旧如箭急行。海面上几乎随处可见海鬼‘苦栗子’的残碎身体,被巨浪卷起、落下,掀起几层恶心的泡沫。

就在这时,柳亦发现远处海面上出现了不寻常的事物,梁辛循着大哥的指点望去……只见一道白色的水线快若风驰电掣,穿过重重巨浪向前突进。

白色水线速度比着梁辛脚下的蛇蜕还要更快些,自三人的斜后方而来,前进的方向却与他们完全一致。

梁辛的目力精强,凝神端详之下,更是满心纳闷!

自浑海上拉出水线的,是一件水行宝贝,此物颜色暗白,隐隐有些透明,形若织锦,看似轻软不堪却丝毫不受巨浪的影响,明明白白,那就是一块蛇蜕!

和小蟒蛇留给梁辛的蛇蜕,从形状到质地都一模一样,只不过比起三人搭乘的这块要稍稍大上一点。

梁辛和柳亦瞪大双眼,愣愣的看着这块来历不明的蛇蜕。过了片刻,柳亦才呼出一口浊气,正想说什么,却又哎哟一声,伸手向着西面指了指,苦笑了起来:“又一块蛇蜕。”

话还没说完,梁辛又从另一个方向上发现了新的蛇蜕……

又向前行驶了一阵,不仅恶臭更浓、大海更癫,蛇蜕也越来越多,在梁辛的视线之内,就有十余条蛇蜕,和他们一样劈波斩浪,向着东南方向疾驰不停。

三个人都是一头雾水,全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。只有一片片蛇蜕,却不见一条黑蟒。

这些蛇蜕都不大,和小蟒蛇送给梁辛的那条相差不大,只不过它们之上空无一物,并未搭载‘乘客’。

情形诡异,且透着极大的凶险,不过眼看着这么多无主的宝贝,跟赛跑似的从身边不远处漂啊漂,柳亦的眼睛亮了,梁辛开始活动身体了,胖海豹也在用力搓手心。

梁辛嘿嘿笑道:“我追过去试试,看看能不能弄过来两块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好像那些蛇蜕全都听到了、听懂了、发怒了似的,齐齐一震从水面上窜起数丈,身后挂起的水珠,自浑天浊海之间勾出一条条清亮的弧!

三个人脚下的这块蛇蜕也一样,毫无张兆地突然窜了起来,随即,每一条蛇蜕上都弥漫起虐戾的杀意,仿佛决绝的海燕,自半空里一头扎进了大海。

再不是贴着海面急行,而是突兀地钻进海里,发疯般的下潜!

梁辛大吃一惊,可人已经随着蛇蜕一起入海,没法多说什么,只能伸手拍了拍柳亦的肩膀,又指了指紧紧抱住柳亦大腿的胖海豹。

两兄弟多共历凶险,心里多少有些默契,柳亦会意掉头,用口型对梁辛比划了三个字:“你小心!”随即放开蛇蜕,带着胖海豹一起向着海面浮起。

到了现在,就算再怎么愚蠢无智,也能知道,真正出事的地方深海以下,兄弟俩兵分两路,柳亦留在海面上护着同伴;梁辛仍由蛇蜕带着,下去查探。

梁辛收敛外息,紧紧抓住自己的蛇蜕,被它带着飞快的想海下钻。越往深处潜海水便浑浊肮脏,乱流也愈发激烈,另外还有尸体,‘苦栗子’的尸体。

蛇蜕飞速下潜,一只只死状凄惨的苦栗子则不断的向上浮,有些还没死透,经过梁辛身旁的时候,还做出一副狰狞像,想要扑过来咬上几口。

梁辛只知道他和蛇蜕一路向下,身上积攒的海水重压越来越沉,算起来,恐怕早已到了百丈之下,周遭漆黑如墨,时时刮过一片浓稠的猩红乱潮,其间裹着一片片海鬼尸首。

一直下潜了不知多久,突然,梁辛周身毛孔紧缩,一头鲜活凶猛的苦栗子冲下面从上来,獠牙利爪急闪而至,向着他抓来,梁辛想也不想,红鳞飞旋斩出!

即便是在深海之中,梁辛耳中还是听到了一声凄厉尖锐的惨叫声,苦栗子被红鳞竖着劈开,粘稠的鲜血裹着五脏六腑喷涌而出,旋即被乱流卷走。

虽然恶心,可苦栗子的实力差劲,第一头被斩杀后,又有几头苦栗子扑了过来,梁辛抖擞精神,也不用打星阵,只以红鳞锋锐斩杀海鬼。

几头海鬼根本不够梁辛打得,蛇蜕并不停留依旧向下急冲,梁辛把红鳞远远兜开,不光护住自己的宝贝,也护住另外十余天蛇蜕,浩浩荡荡继续下潜,倒也有几分气势。

来狙击他们的苦栗子越来越多,开始只是几头,后来十几头,没过多久又来了上百头……

战斗算不上艰苦,梁辛的红鳞威力狂猛,又有天下人间的身法,百多头苦栗子奈何不了他,可事情远远没完,眼前这些海鬼死后,海水变得更加躁动了,这些能在海里叫唤的苦栗子,三五成群,从四面八方冲出来。

海鬼太多了,在水中的行动又迅疾无比,虽然伤不到梁辛,可梁辛一时之间也杀不光它们,也没法去护住众多蛇蜕了。

这些苦栗子的攻击似乎没什么重点,既然红鳞也扑自己,蛇蜕在游弋之中,也会引来苦栗子的疯狂追击。梁辛一边打着,一边小心观察,很快就发现,苦栗子的眼睛都被厚厚的白膜覆盖着,看起来这些海鬼的眼珠也受不得深海的重压,所以无法睁开。而它们长长的头发在海水中肆意飘舞,梁辛略略一寻思也就明白,苦栗子靠着头发来感知海水的变化,借以查找敌人。

苦栗子看不见,只能靠水流的变化来判断,由此那些毫无攻击能力的蛇蜕也变成了它们敌人。

想透了这个关键,梁辛猛的融会贯通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蛇蜕赶来——小蟒蛇遇险了。它被这种海鬼困住,逃脱不掉,所以才把蛇蜕招来诱敌,以求脱身。

小蟒蛇应该和它的同类在一起,否则一年里,它可蜕不掉这么多层皮。梁辛敢肯定,若继续下潜,迟早会进入小蛇与苦栗子的战场。只不过他还有点纳闷,这些蛇蜕都差不多大小,应该是一群小家伙凑到了一起,难道它们都没家大人?

梁辛就是小黑蛇的‘家大人’,红鳞陡转加快速度,更迭起一层层涟漪,接连七八道北斗春阵连串砸了出去!

苦栗子的本事有限得很,单以战术水平而论,基本和农村妇女差不多,以扑、摔、挠、咬、踹为主,根本不见有什么法术,而它们的身体在红鳞面前,比着琉璃瓶子也强不了多少,鏖战了一阵就死伤过半,剩下的转头便逃……

虽然都是水鬼,梁辛还是杀得有些心虚,主要是苦栗子死前的那一声声惨叫,实在太过凄厉,仿佛把长满铁锈的锉刀,从耳鼓一直磨到了心里,让他说不出的憋闷难受。

小小的激战之后,前方的海水似乎平静了些,暂时没有了敌人,梁辛略略放松,随着蛇蜕继续向下冲去,又过了一阵,海底终于出现在眼前。

不过,这里的海底有些不太一样,黑乎乎的空无一物,只有一望无际的古怪水草,随着乱流摇摆不休。

梁辛愣了一下,没想到自己竟然猜错了,已经到了海底,可既看不到小黑蟒,也找不到苦栗子,眼前只有这一片寂静景象。

蛇蜕们也尽数停了下来,似乎失去了指引,缓缓的兜转着,变得漫无目的了。

梁辛茫然四顾,确定四周空空荡荡,当下翻出一盏红鳞,准备去探一探海底,可就在这时,他突然觉得,那些水草,似乎长长了一些……全身上下三万六千只毛孔,都剧烈地开阖起来,正有巨大的危险靠近过来。

海草长得虽然缓慢,可的的确确是在一寸一寸的长着,再仔细看,梁辛大吃一惊,这铺满‘海底的’,又那是什么水草,根本就是苦栗子的头发!这里也不是什么海底,梁辛就算再傻也知道,这么一大片头发的下面,会有多少头苦栗子!

梁辛在心里喊了声‘老天爷’,他做梦也想不到,竟然会遇到一个由无数头苦栗子‘组成’的‘海底’。

就在梁辛发现真相,准备发动雷霆一击的同时,那片一望无际的头发霍然疯长,刹那里充斥了所有的空间,就仿佛一座膨胀万年,终于得以喷发的黑色火山,只不过这火山喷的不是熔岩,而是头发,铺天盖地的头发!

梁辛退避不及,更找不到能够施展身法的空间,转眼就被头发抓住,旋即只觉得一股无法言喻的阴冷,凝成无数条冰线,沿着自己毛孔涌入身体。

梁辛要紧牙关,紧闭双眼,可他合不上鼻孔关不了耳朵,身体奇冷,鼻孔酸痒……那十几片蛇蜕也无一幸免,尽数被长发吞没……海鬼头发又韧又软,千万根的缠绕上来,就连红鳞都无法冲破它们的阵势。

从上方鸟瞰,哪还有梁辛的身影,只有密密麻麻、无边无际的海鬼长发。

就在此刻,大片的头发突然摇摆了起来。

先前,海鬼头发疯长、扭动,是它们自己在动,乱七八糟毫无规则,很像一群掉了脑袋的泥鳅在锅里聚会;而现在,是一阵外力摇曳,仿佛疾风吹过莽原让劲草尽数低头;更像石块坠入秋潭,水花撩荡,惊起一圈圈涟漪。

就是涟漪了。

头发汇聚成污秽而恶心泥沼,此刻,这片泥沼中正无端的掀起一串涟漪,一道、两道、三道……整整八十四道涟漪勾连在一起,旋即,巨力喷涌而起。七蛊红鳞与梁辛虽然都被海鬼头发裹缠着,却仍旧牢牢守住北斗拜紫薇的星位,八星连动,春夏秋冬……

海面上,巨浪滔滔,声势骇人,不过以柳亦的修为,这些激流浊浪还奈何不了他。

胖海豹死死抱住柳亦的脖子,想说两句豪言壮语,偏偏牙齿不争气,得得得的不停碰撞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柳亦现在也还不会飞,没法带着他上天,只能浮在海水中,呵呵笑道:“莫慌,就算风浪再大十倍,在我眼里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仿佛龙王爷要抽他耳光似的,陡一声闷钝巨响,便从大海深处冲天而起。

柳亦刚从离人谷恶战归来不久,对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,巨大的力量撕裂空气而催动起的声压!柳亦惊骇之中毫不犹豫,独手扬起灌注全力狠狠一掌击在海面上,扬声叱喝:“起!”借着反震之力带着胖海豹,自海中激越而起,一飞冲天!哥俩就像一对情急拼命的鹌鹑,姿势虽然难看,可势子却足够威猛,速度更迅捷无比!

柳亦向着半空急冲,头颅却始终低垂,牢牢盯住身下的大海。

只见海面上先是轻轻一震,大大小小的浪头突然消失不见,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拂过海面,转眼抹平了所有的波澜。

狂躁的大海,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,可这份平静也仅仅维持了不过一弹指的功夫,旋即……大海塌了。

方圆数十里的海面,陡然沉陷塌方,一震而沉数十丈,再震又沉数十丈!

一切都来得太快太突兀,塌陷地之外的海水根本来不及补充过来,柳亦真真切切的看到,那个巨大的海坑,比起四周的海面要矮下近百丈!

当柳亦的势子冲到尽头时,大海咆哮如雷,四周海水倒灌,转眼激起漫天水雾,放眼望去海面上大大小小全是发狂的漩涡,柳亦不怕漩涡、不怕怒潮,只要别被下面掀起的巨力裹住就没事,飞跃到了极致后,又像个肉弹似的直挺挺摔回大海。

胖海豹已经快疯了,声音颤抖着问道:“怎、怎么了?”也就是柳亦蛊力精湛身体结实,要是换个人早给他勒死了。

柳亦的脸色也青佞了起来:“老三在下面遇到了强敌,刚才是他的全力一击!”

话音刚落,巨力引荡的闷吼又复响起,胖海豹立刻惨叫了一声:“又来!”

柳亦无奈,带着胖海豹一起,再度窜出大海……

非常时刻,唯一能做的便只有以力博力!十二星阵轰然一击,几乎震翻了半座大海!乱麻似的头发猛的一松,却仍未断,当星阵巨力消失后,又紧紧箍了过来。

红鳞完整,北斗拜紫薇,十二阵连打,就是六步中阶的宗师也只有粉身碎骨的份,可头发竟然撑了下来,梁辛又惊又怒,心念催动之下,星阵狂打。

头发,是苦栗子最大的本领。

这些海鬼于凡人而言自然是厉害无比,可对于高深修士来说,单打独斗不足为惧。但是苦栗子种群庞大,人多势众,这道用头发发动的邪术,就是将众多海鬼凝成了一个整体。不过以头发结阵,是海鬼们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使用的战法,它们的头发一旦纠缠就再也解不开了,纵然杀掉了敌人,它们也没法随意移动,当法力耗尽就只能随波逐流,迟早会被乱流搅成一大团瞎疙瘩!

头发之下,海鬼数千!

梁辛自己都不知道,此刻实际上,是他用星阵,和几千头海鬼决一死战!

第二阵,第三阵,第四阵……头发一次次的松动,又一次次的箍紧,阴冷的力量在四肢百骸疯狂流转,几次险些冲进五脏六腑;耳朵里、鼻孔里满满的都是头发!

梁辛心浮气躁,平生第一次在头发堆里拼命,平生第一次身法用不上了,平生第一次在打仗时这么想打喷嚏,平生第一次把身体当成了阵地,与敌人反复争夺!

就连他自己都数不清已经打出多少盏星阵了,而在他心里却莫名其妙地觉得,这种头发的力量有些似曾相识,没有什么具体的依据,仅仅是他身体的感觉,好像他以前对付过或者碰到过类似的神通法术。

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头发猛地又加起了力道,不过这次却和以往不同。

前面连番的攻势里,头发始终又软又韧,是在箍和钻,而这次却是在抽打,力道上虽然更加猛烈了,但是却少了那份连绵不绝的后劲,就好像……临死前最后那一击!

梁辛霍然大喜,他知道,自己赢了。

他的星阵,是至刚至猛的硬力,毫无花俏可言,施展之下便如铁锭巨岩一般狠狠夯出。

而海鬼的头发却饱蕴阴柔之力,绵软却强韧,连绵而不绝。

这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各有胜场,这才争夺至今不相上下,可现在,海鬼以软发而蕴强力,要和星阵硬碰硬,先天就占了劣势,怎么可能还有胜算!

不是海鬼傻,而是海鬼已到了强弩之末……

这次炸起的声音,再不是闷钝隆隆,而是铿锵巨响,淬烈的仿佛一万只铁瓶同时炸碎!

巨力激荡而引爆的咆哮,还有数千头海鬼临死前的惨嚎!

足以让漫天神雷逊色而退的怒响中,梁辛只觉得身体一轻,那仿佛从地狱而出,直抵九霄永无断绝的头发,在刹那之中尽数崩碎,继而目光所及之处,尽数浓浓血浆。

海鬼的头发妖法被硬力突破,所有结阵的海鬼全都暴体而死,梁辛的北斗拜紫薇,杀翻的赫然是一片血肉之海!

只可惜那些蛇蜕也都被巨力击成了碎片,只有小黑蟒留给自己的那片,因为始终被他抓在手中,在紫薇帝位不受星阵的巨力撕扯,这才得以幸存。

就在斩红大海,屠灭恶鬼的瞬间里,梁辛的脑海里也闪过一道强光,他想到了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海鬼法阵的力量似曾相识。

就在不久之前,他的确和类似的力量打过交道——天猿织锦。

猴儿谷深潭之下,他在三道织锦间爬上爬下好几次,身体对三道织锦中蕴含的力道有所体会,而海鬼法阵中的力量,虽然与织锦差异极大,可其中确实也有些相似之处……

梁辛现在顾不得多想什么,他以星阵之力击碎数千海鬼的头发结阵之后,下潜不久便便进入了下一个战场!

刚刚那一战,恶心、纠缠而焦灼。

而新的战场,却只有两个字:混乱!

近千头苦栗子,快若闪电四下游走,正围住七八头齿冠小蟒穷追狠打。

这些小黑蟒,大的不过三尺,小的也就一尺,聚拢在一起奋起反击。

一群小蛇中,有一条尤其醒目,其他的小蛇都顶着一只齿冠,威风凛凛;唯独它,冠子只剩下一点点,看上去好像个秃脑壳,显得有些可笑。

‘秃脑壳’小蟒也看到秃脑壳梁辛了,小家伙的蛇脸上,明显显出了一个‘目瞪口呆’的表情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03章 凶险海域 下一章:第205章 大头朝下
热门: 英雄无泪 晚上的消失 秘境1:惊世秘牍三千年 灰色的彼得潘:池袋西口公园6 九鼎神皇 偷天弓 巷说百物语 华音流韶:曼荼罗 青丝 卖马的女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