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 凶险海域

上一章:第202章 半日相聚 下一章:第204章 海鬼妖术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司无邪的酒席,菜味丰富烈酒醇香,尤其难得的是这些饮食极为精致,全不像出自荒蛮海盗之手。

不过,再怎么好的酒菜,终归也是一席闭门羹。

吃喝之后,就此分别。

司无邪渐行渐远,两兄弟并肩站在海滩上,柳亦见梁辛略略皱眉,还当他心里失望,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先回去,再让琅琊带着你我回来,你用潜行术上去,想查他们的底细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梁辛却摇了摇头,仍旧望着司无邪远远的背影:“如果他们就是先祖派出来的精兵后代,或许他们世世代代的图谋着什么,或许……他们干脆就是叛了,不回中土了。”

柳亦不明白梁辛的话,略带纳闷的笑道:“好好说话!”

梁辛也笑了,神情也转眼轻松了起来:“图谋也好,反叛也好,我是在想,他们平平安安的在岛上过了几百年,我又何必还来扰了他们的清静。”

柳亦闻言愣了下子,愕然问道:“你是说,你不想查了?”

“其实……先祖当年的命令,现在知道得多一桩,或者少一桩,也无所谓的。”梁辛笑得愈发轻松了。

在上岛之前,梁辛还抱着满心期望,想要破解先祖留下的布置,梁一二派出海外一支精兵并配以重船究竟是为了什么,寻宝、查案、还是为了应付神仙相?

可是在见到司无邪以后,梁辛心中的想法突然变了,就算真有图谋设计,也是梁一二那代人的故事!

这个故事梁辛想听,可轱辘岛的人不想听,几百年都过去了,又何必再拖着他们下水。

柳亦对着他摇了摇头:“我不说你什么,不过老二在的话,一定会骂你糊涂,骂你心软!若这些海匪真是搬山青衣的后人,那他们就是梁大人的棋子,早在几百年前就被摆上了盘,没得变没得改,他们能不能守住清静与你无关,而是早就被设计好的……”

梁辛哈哈大笑:“你还不说我什么,你说得还少哈!”笑声里,拉起柳亦的胳膊,向着浮在海水中的蛇蜕大步走去。

柳亦也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在跳上蛇蜕之后,没头没脑的跳出来一句:“老三,你跟梁大人不太一样。”

梁辛被他吓了一跳:“我和先祖可不敢比。”说完,琢磨了琢磨,又补充了句:“听你刚才的话,好像跟先祖挺熟的。”

柳黑子被他给气乐。

胖海豹也不打扰他们,摆出战舰起锚似的气势,扯开嗓门连声吆喝,随后撅起屁股趴下,算准中土的方向,扥了扥蛇蜕边缘……

梁辛头枕双手,漫天星斗眼花缭乱,他始终没找出来究竟是哪九颗星星要连线,又拉着大哥扯回了刚才的话题:“我和先祖不像,啥意思?”

柳亦呵呵一笑:“我也没见过梁大人,就是凭感觉随口一说。”说着,伸手指点漫天星斗,开始和梁辛一起找那九颗星星在哪。胖海豹操控蛇蜕之余,也扬起矮矮胖胖的脑袋,跟着两位大人数星星……

到了转过天的夜里,胖海豹终于坚持不住了,哈欠连天,鼻涕眼泪直流,躺在蛇蜕上呼呼大睡。

梁辛知道他辛苦,也不催促什么,就坐在蛇蜕上,就着胖海豹的鼾声,和柳亦喝酒闲聊,一直到天色大亮,胖海豹犹自未醒,梁老三等得无聊,看着海水清凉一时兴起,和柳亦打了个招呼,脱掉衣衫鱼跃入海,下去玩去了。

这段海域里似乎没什么洋流,所以格外清亮,直到二十几丈之下,周遭才彻底黑暗下来,梁辛仍向下潜着,心里琢磨着到海底看看有没有漂亮珊瑚或者贝壳,弄一支回去送小汐,不料就在此时,身体示警,旋即一股大力,自上而下狠狠的贯了下来!

这股力量不小,比着初阶的宗师神通毫不逊色,梁辛猝然遇袭,心里吃惊可身法却毫不耽搁,微一用力闪到了一旁,同时七蛊红鳞飞旋而起护住主人。

一群路过的缤纷小鱼全都被突现的巨力绞杀,变成了一片肉馅,海水也随之浑浊腥臭,梁辛凝神戒备,却根本找不到敌人,正纳闷时,距离自己十余丈之外,同样的一股巨大力量,又自上轰击下来,漆黑的海水中,肉眼可见一道混白色的气柱,仿佛混横的恶蛟,势不可挡直贯海底。

梁辛这才恍然大悟,不是身边突然出现了敌人,而是有人在海面上施展神通,轰击大海。

海面上,除了柳亦之外,还能有谁!梁辛立刻上浮,就这么一会功夫里,又有两道大力轰进大海,每一道随着掌力冲下的水柱,都要向东偏移十余丈,惶急里梁辛也顾不得多想,拼出全力冲向海面。

片刻之后,海面上陡然掀起一片惨红,梁辛在七蛊红鳞的护卫下冲了上来,举目四望,旋即满脸纳闷……

海面上仍是一片风平浪静,既没有敌人来袭,也不见海怪作祟,可是他下海这么一会功夫,蛇蜕竟然距离远远离开了百余丈,而且仍在飞快的向东航行。

梁辛目力精强,远远地瞧见蛇蜕上胖海豹已经醒来,胖脸上又是纳闷又是惊讶,正趴在蛇蜕边缘拼命的拉拽着,可无论他如何用力,蛇蜕都全不受控制,只一个劲的向着东方急驶而去。

柳亦见梁辛上来,立刻振声高呼:“老三快回来,有古怪。”虽然是在海上,梁辛的身法尽数展开,短途之下也能追上蛇蜕,没用多少工夫便跃回到同伴身边。

胖海豹看到他赶回来,张开大嘴,打雷似的喊了句:“蛇蜕见鬼了!”

柳亦则迅速把事情交代了下。

就在刚才,胖海豹还在睡觉,蛇蜕震动了一下,随即仿佛活转过来似的,在海面上缓缓的兜了两个圈子。柳亦见情形有异,一边摇醒胖海豹,一边发力锤击海面,向下面的梁辛示警。

胖海豹刚睁开眼睛,蛇蜕陡然加快了速度,对准东方风驰电掣般的驶了过去,柳亦见蛇蜕跑了,而且全不受控制,又连连出拳轰击大海,催促着梁辛赶快上来。

梁辛也满心疑惑,小蟒蛇留给他的这件宝贝,曾经在大海中托着他漂浮了快一年,始终‘温顺听话’,从来没有过这般情形。

柳亦在小眼突破了蛊术心法,修为和他媳妇差不多,好歹也是宗师境界的好手,情形虽然突兀而异常,他倒不怎么担心,笑呵呵的问胖海豹:“是不是你总拉扯蛇蜕,把它给扯急了?”

胖海豹老实,赶忙摇晃大脑袋。

梁辛也笑了,他琢磨了下,越想越觉得‘蛇蜕发疯’未必是什么凶险事,倒更像是‘老朋友’招自己去见面。

齿冠小黑蟒是海中的霸王,又天性通灵,说不定现在醒来了,又通过蛇蜕察觉到自己这个‘梁同类’的气息,所以召唤蛇蜕带着他去相见。

除了小蟒蛇,还有谁能凌空驱动蛇蜕。

梁辛想到小黑蟒的‘撞头’打招呼,打从心眼里觉得开心,这个小家伙和自己相处的时间虽短,可情谊却深,一年没见面,也不知道长大了多少。

柳亦也满不在乎,黑海豹却面如土色,梁辛笑着安慰他:“不用担心啥,小黑蟒算是我朋友。”

胖海豹的下巴都快咧掉了:“你朋友吃人啊!”要不是距离轱辘岛太远实在游不过去,黑海豹现在就想‘下船’。

柳亦笑着打岔:“梁三爷还有位朋友,那才是吃人的祖宗,吃多少都不带吐骨头的。”

梁辛哈哈大笑,心情好得不得了。

载着三个人的蛇蜕,行驶得越来越快,到后来几乎是擦着海面在疾飞,速度或许比不上高深修士的飞剑遁法,但是比起鱼鹰海燕来可要快上不少。好在速度虽快,却依旧平稳。

蛇蜕这一‘跑’,便是整整四天,不过渐渐偏离了正东,而是向着东南前进。这几天里可没有大头银鱼来现身了,照着梁辛的估计,是蛇蜕跑的太快,大头银鱼追不上。幸亏梁辛的须弥樟里装了不少吃食,否则两个青衣还好说,胖海豹指定会饿死。

胖海豹不用‘操舟’,不过他也不闲着,不时的用罗盘校对方向,他跟随司无邪多年,也算老海鬼,更是把轱辘岛世世代代探索来的海图都记在了脑子里,越是测量,脸色便越难看。

到这阵柳亦也有些坐不住了,小声问胖海豹:“照这个跑法,别再把咱拖进深海里吧?要、要是进了混沌海,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胖海豹摇头:“哪倒不会,混沌海应该还要远得很,不过这片海域不太平……”

柳亦正想追问,忽然看到远处海平线上,有一团黑紫色的东西,正在海浪之间沉浮飘荡,略略一愣之下,皱眉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胖海豹的目力和他没法比,茫然瞪着双眼,啥也看不见,梁辛则早就纵跃而出,几个起落之后伸手把那团腌臜东西拎在手里,继而捏着鼻子又跑了回来。

捞回来的,是一具尸体。

尸体的体型比着正常人要矮小一些,四肢俱全身体枯瘦,双脚蹼,双爪锋利,浑身上下紧紧包裹着一层坚硬的暗紫鳞皮,被阳光一照邪光流转。

怪物的长相光秃秃的,虽然五官俱全,却没有眼皮眼睑,眼珠上糊着厚厚的一层白膜;没有嘴唇,两排尖锐的獠牙高高凸出;鼻子只有两个小孔,而且还不圆……颈下长着两排腮腺,屁股后面拖着一条红色的尾巴,尾巴末端仿若矛尖,锋利异常。

最稀奇的,是怪物长着一头了不得的好头发,又黑又亮,足足又数丈长,此刻乱七八糟的缠做一团。

怪物的尸体上,布满了深可见骨的伤口,特别是胸腹间,几乎已经被‘乱刀’砍烂了。

三个人中胆子最大的非柳亦莫属了,嘴里嘀咕着:“夜叉?海鬼?”说着,伸手去拉怪物的头发,想扬起它的脸看得仔细些,没想到这些看上去结实无比的头发,就好像煮了十个时辰的海带丝,看似有形实则腐烂,用手一碰,立刻黏黏糊糊的粘在柳亦的手上。

这下可把柳亦给恶心坏了,忙不迭的蹲到蛇蜕边上去洗手。

胖海豹从腰间摸出刀子,捅了捅海鬼的嘴巴,不料死得不能再死的尸体,突然撑开獠牙,从口腔里闪电般凸出了第二重小一号的獠牙,当啷一声,硬生生把胖海豹的刀尖咬了下来!

旁观的梁辛吓了一跳,还当海鬼未死,七蛊红鳞立刻陡转起来,护住了同伴。

胖海豹更是差点被吓死,打雷似的惨叫一声:“娘嘞!”就向后摔去,要不是柳亦拉着,他指定坠海。

柳亦是正经的九龙青衣,处理死尸的经验无比丰富,笑呵呵的劝慰道:“莫怕,已经死透了,不是诈尸,只能算反射。”说完也不解释什么,指了指海鬼问胖海豹:“你认识这东西?”说话之间,飞起一脚将尸体踹回了大海。

胖海豹重重的喘了几口气,这才惊魂稍定,很有些吃力的点点头:“这片海域,咱、咱们是没来过的,不过先祖们曾经到过此处,这方圆七百里,是不许我们来的。”

梁辛从须弥樟里取出个瓷壶递给胖海豹:“不用慌,慢慢说。”

胖海豹还当是酒,接过来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,这才觉出了滋味,愕然道:“凉茶?你带的东西还真全!”

梁辛笑道:“清心去燥,有备无患,我这里还有酸梅汤、清果饮、苦丁茶,回头都给你尝尝!”

胖海豹可没他那么好的心情,又吞了两口凉茶,这才一抹嘴巴,说道:“这片海域凶险,靠东南方还有个大岛,更是恶海中的险地。海中有苦栗子,岛上有尾巴蛮,这两种怪物相依相存,又厉害无比,普通人闯进来是没活路的。”

说完,胖海豹叹了口气:“刚才那个尸体,就是苦栗子,是海生的水行鬼妖,身坚力大、人多势众,还有些厉害的妖术护身,太具体的我也不清楚,不过它们的头发,传说都是冤魂所化,缠人必死。”

梁辛微微一笑,不过没说什么,冤魂所化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,不过头发间蕴着些阴丧力道倒有可能。

柳亦饶有兴趣的追问道:“海妖为啥叫苦栗子?这个名字可古怪的紧。”

肉眼可见,胖海豹的脑门上,乍起了一串鸡皮疙瘩:“当年先祖进入此间,结果被这两种怪物困住,水还有,可食物却告罄了,而这片海域中里,无论鱼虾海草,都蕴有剧毒不能食用。唯独苦栗子的肉能吃。”

听到这,柳亦哪还猜不出‘苦栗子’这个外号的来历,苦笑道:“海鬼的肉是苦的,不过却有股栗子味?”

胖海豹点点头:“是这么个说法。”

至于尾巴蛮,胖海豹只知道这种怪物浑身批满厚重长毛,屁股后还拖着一条大尾巴,之所以把它们列做蛮,而不是畜生怪兽,是因为它们直立行走。

兄弟俩对望了一眼,似乎是为了提醒彼此,柳亦先开口:“你换了新红鳞,战力卓绝,我现在也比得上六步初阶的宗师,对付些海鬼蛮子,本来没什么问题。”他的语气清淡,却不轻松。

梁辛明白大哥的意思,舒舒服服的抻了个懒腰:“不过,先祖麾下的精兵来过,打过,而且败退了……怕是不简单。”

梁一二不是神仙,不可能算无遗漏,更无法战无不胜,否则他也不会被问斩了。不过有一点毋庸置疑,能击败他的,一定是实力决绝的强大存在。梁一二派出海外执行人物的搬山青衣,不用说也是精锐,说不定其中还会有东篱那样的高手压阵,结果却在这片海域败退了。

只如此,便足够兄弟两个重视起来了。

梁辛没轻敌,也不敢轻敌,只是他现在却想不明白了,小蟒蛇拉着自己来这片凶险之海做什么,求救?

小家伙有难,梁辛是一定要救的,不过……除非小蟒知道他突破了功法、变成了一流高手。

上次分手之前,小蟒蛇应该就能明白‘梁同类’很废物,还特意留下了蛇蜕护着梁辛,依着它的厚道性子,要真遇到了强敌,绝不会拉着梁辛一起来送死的。

柳亦知道梁辛在纳闷什么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现在不用瞎猜,早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!”

胖海豹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啥,心里愈发的惴惴不安了,恍惚里总觉得呼吸不畅,仔细分辨之下才明白过来,沉声道:“臭味越来越浓了。”

海风的咸腥气息,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恶臭,闻起来,他们似乎在向着一片腐尸之地驶去。海水也早就没了清凉,不仅浑浊,而且还有些粘稠,胖海豹用他那半截刀子往水中一滑,再拎起时甚至拉起了几条恶心的黏丝,仿佛饕餮的馋涎。

海面上终于出现了第二具‘苦栗子’的尸体、第三具、第四具……随着小蛇蜕一路飞驰,越往深处走,尸体也就越残碎,到后来,放眼望去,海面上东一簇西一块,尽是残肢碎肉,还有大把的头发和扯着大片血肉的紫鳞……

海水渐渐躁动,乱流与浊浪越来越汹涌,渐近,渐乱,到后来整片大海似乎都沸腾起来,浊浪如山,咆哮而过!

梁辛早就把七蛊红鳞亮出来,护在蛇蜕周围,屏气凝神,仔细观察着周围。

红鳞轻轻流转,似乎它们也知道恶战在即,轻轻震颤间,发出一阵阵兴奋的低鸣!

就在此刻,正四顾瞭望的柳亦突然咦了一声,对梁辛道:“老三,那是什么东西?”说着,伸手向着他们身后的斜后方一指。

梁辛凝神望去,跟着,也是满带意外和迷惑的咦了一声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02章 半日相聚 下一章:第204章 海鬼妖术
热门: 青叶灵异事务所 申公豹传承 武道狂之诗 鬼的足音 怒江之战 灵棺夜行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心理罪·画像 超禁忌游戏2 盗天仙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