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半日相聚

上一章:第201章 鬼话大咒 下一章:第203章 凶险海域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乾山道宗没了。

一个传承有序的千年修真大宗,从衰败到烟消云散,前后也不过几年的功夫。青墨的第一个师父、死在苦乃山里的南阳真人如果泉下有知,怕是会痛哭流涕!当年若不是他一时兴起,要替青墨断灭凡情,又哪来乾山道今天的灭门惨祸。

曲青石把神仙相贾添的事情,暂时放到一旁,问梁辛:“后面怎么打算?”

梁辛略略琢磨,把手头上的事情整理了下:“眼下两个事,一是去轱辘岛取红鳞,连着查下岛上的海盗……”说着,梁辛皱起了眉头:“老大不知什么时候回来,本来说好一起去的。”

就算没有贾添的‘第三件事’,梁辛也要尽快去趟轱辘岛,没有了趁手的红鳞,让他的星阵大打折扣,这次在乾山,要不是曲青石及时赶到,梁辛非吃大亏不可。

“另一件事,”梁辛继续道:“去九龙司大牢找六百和尚,还原先祖留下的骷髅。这件事早该去办了,不过周围乱糟糟的事情太多,始终腾不出手。”

曲青石点点头:“把骷髅给我,六百和尚这件事我去办。你和老大去查轱辘岛。”

梁辛神色一喜,一点不客气,从须弥樟里取出骷髅交给二哥,同时问道:“离人谷那里没事了?”

“也不能总在离人谷守着不是。”曲青石轻轻挑了下眉毛:“真要有强敌来犯,他们的护山阵法总能坚持上一阵,大祭酒给我留下了铃铛,接到求救再赶过去也来得及。”

说话时,曲青石没去接梁辛递过来的骷髅脑袋,而是掐出指诀凌空虚点,梁辛只觉得手上一轻,再看骷髅已经消失不见,随即又看到曲青石的袖子下面,隐隐透出一角须弥樟的印记。

梁辛咦了一声,笑道:“大舅舅也帮你种了须弥樟?”说着伸手抓住二哥的袖子向上一翻,随即瞪大了眼睛,怪叫道:“你这片比我的好!”

曲青石的须弥樟印记,的确和梁辛略有不同,形状大小都差不多,不过曲青石的樟叶,脉络和叶边微微发红。

梁辛哪分得出来谁的好谁的不好,纯粹是觉得二哥这片印记更好看些,再说就算曲青石的须弥樟真的更好写,他也只有高兴的份,怪叫纯粹是起哄。

“须弥樟都是一样的,不过我的修为高过你,叶子才会这样。”曲青石说话的事情,神情里有些……别扭!说不出哪里不对劲,更没办法形容,反正梁辛从没在二哥脸上见到过这种表情就是了。

梁辛眯起了眼睛,却没有一点威严相,倒显得贼眼忒忒,上上下下着实打量了曲青石一番,这才转头望向小汐,问道:“你有没觉得,二哥不对劲?”

小汐莞尔,跟着也学着梁辛的样子眯起眼睛,瞅了曲青石半晌,转头望向了黑白无常:“你们有没觉得,曲大人不对劲?”

本来正跟着坏笑的黑白无常一下子张大了嘴巴……

曲青石坐立不安,突然咦了一声,说了声:“有雀子。”话音落时人早跑到门外去了。

梁辛大笑着:“莫耍诈!”施展身形追着二哥一起出来。

小汐也笑嘻嘻的跳出了屋子,随即愣了下,笑道:“居然真有雀子。”

一头雪尾云雀正双翅急振,在天上翱翔,小汐打了个响亮的呼哨,云雀欢鸣着呼应,翅膀一收,向着他们俯冲而至。

就在这时,突然一道金色小箭从描金峰的方向掠起,快若闪电向着云雀打来!

不用问,是乾山里八大天门的弟子,见到有传讯用的雀子,怕事情和乾山道有关,这才出手要把它打下来。

不等梁辛出手,曲青石就冷哼了一声,手印一翻低声断喝:“破!”

金色小箭眼看就要击中云雀,一只黑绿色的符撰凌空而现,猛的包裹住小箭。

符撰周围,几片槐花飘荡缭绕,清清槐花香转眼飘遍东海乾!

小箭哀鸣了一声,像头泥鳅似的拼命挣扎,可无论如何也冲不开,眼看着金灿灿的箭身一寸寸变得灰暗起来,用不了多久,这件法器就要被曲青石废掉了。

小小云雀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一场生死大劫,仍旧欢鸣着,落到了小汐的手上,收起翅膀,转头脑袋在羽毛里叨痒痒去了……

这时候,顾回头笑呵呵的声音从描金峰上传来:“我家弟子行事鲁莽,不知雀儿是槐楼道友的仙宠,道友千万海涵,恕罪则个。”

曲青石理都不理,径自转头问正阅读秘信的小汐:“什么事?”

随即,大祭酒也远远的传音,开口求情:“曲先生,出手的是个不懂事的晚辈,炼出件宝贝也不容易……”

不等大祭酒说完,那几片槐花轻轻一震,与符撰一起消失了,金色小剑早没了先前的威风,掉转回头歪歪斜斜的飞回到主人身边去了。

顾回头自然免不了又是一番客气,曲青石却自头到尾都没说一个字,清冷得很。

梁辛对着小汐点点头,赞道:“还是大祭酒求情好使。”

小汐嘻的一声就笑了,再看曲青石,哪还有半分的从容架势。

信是柳亦传出的。柳亦赶回苦乃山,这才知道梁辛和小汐一起办事去了,他一边往乾山赶,一边从路过的州府中找青衣帮忙,放出雀子帮忙联络。

梁辛也不再和曲青石胡闹了,笑呵呵的说道:“不管轱辘岛海盗的事情查的如何,八月十五前,我们都会回来。”

兄弟俩不知道老蝙蝠出关,更不知道西蛮蛊师徒的密谋,但是都记得八月十五邪道三宗聚首,更记得不老宗的背后还有个神仙相贾添。

曲青石也点了点头:“到时候一起去。”

又过了一阵,大祭酒敷衍过天门中的高手,具体的事情没说太多,只是大概交代了下,乾山背后另外还有一股大势力,现在是敌是友还不分明。

辞行之后,大伙就此分别,曲青石带着骷髅去找六百和尚,这之前也要见指挥使一面,反正都是去京师;乾山事了,小汐也要去向石林复命,和曲青石同路;大祭酒则带着两个傀儡俘虏返回离人谷,临行前给梁辛也留下了联络铃铛,同时约好,如果木妖找到了破解傀儡法术的办法,便立刻联络他们。

诸般事了,梁辛独自留在乾山脚下等柳亦赶来会合,其间无聊,又跑到以前去过的那家茶寮,去蹭茶水喝。

自从乾山封山起,朝廷和九龙司就扯掉了对梁辛等人的通缉,可刑部对那个扛着大箱、贯穿中土骗吃骗喝骗大车的光头大盗的通缉还在。

不过现在梁辛‘大’了几岁,又长出了头发,更没带着箱子,茶寮老板没认出来他。

两天之后,柳亦赶来和梁辛汇合,这次是要去找海盗,临行前梁辛兴致盎然,又找人刮了个光头。

茶寮老板有幸,在梁辛走前,又见到了一次大光头……

先穿越了大半座中土,再找联络人,最后乘船出海……其实梁辛要去轱辘岛,大可不必这么麻烦,苦乃山里的琅琊就认识轱辘岛,直接请她带路便好了。

不过梁辛和司老六、胖海豹这些幸存下来的海盗结下了交情,怕带着琅琊过去会惹得大伙尴尬,宁可自己费力些,和柳亦结伴向着福陵州赶去。

一路上都没什么事情,他们哥俩现在都是会跳不会飞,可脚程也着实了得,更不知道疲倦为何物,撒开了跑,没用多少时候就赶到了福陵州沿海。

仍旧是梁辛上岸时的那座渔港小镇:回来镇。

梁辛以前就知道小镇的名字,不过那时候也仅仅是觉得古怪好笑,时隔半年,故地重游,又得知了许多古老秘辛,感触自然也就大大的不同了,笑着说道:“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名字,回来?谁回来,神仙相么?”

此时端午已过,南方早就入夏了,春季的鱼讯期已过,所以小镇也不怎么繁忙,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,大都皮肤黝黑面带水锈,显然都是靠海吃饭的渔民,他们的神态也大都轻松,刚刚过了一场春季的大忙碌,大都挣到了些银钱,舒舒服服的来过上两三个月的散闲日子。

上次登岸时,轱辘岛的六头领司无邪给梁辛留了联络人的地址,对方就住在小镇上。梁辛和当地人打听道路,没怎么费力就寻到了地方。不过兄弟俩在镇子里,没发现有青衣活动的痕迹。

梁辛知道两个游骑熟人也在福陵州,不过办案的事情,高健和程七链子都是个中好手,梁辛自忖帮不上什么忙,也就不去打扰了。

镇子上没有青衣活动,也不知道是结案了,还是找不到更多的线索所以收队回州府了。梁辛也不去操这份心,找到地方,敲开门之后,先是一愣,随即霍然大喜。

开门的人浑身黢黑,又矮又胖,见到梁辛之后,瞪大了眼睛愕然片刻,随即哈哈大笑,这份笑声可比着敲铜锣还要更响亮,是梁辛的老熟人,一起和他坐在蛇蜕上吃生鱼的胖海豹。

有一份共经海难的交情,实在不用多客气什么,梁辛说明来意,胖海豹当即就答应了下来,随后颠颠的跑上街打酒买肉,招待着梁辛大吃大喝,等到天黑之后,伸手一抹嘴巴,笑道:“咱走!我亲自送你过去!”说完,又和联络点里的同伴交代了几句,带着两个青衣就走向了海边。

不多时,他们就到了海边,但却不是港口,而是一座孤零零的小悬崖,向下俯视,海浪拍打在岩石时,随即仿佛撞痛了似的,又忙不迭向后退去……

梁辛有些纳闷,指了指海面:“船嘞?”

胖海豹满脸稀奇,好像梁辛提了个傻问题似的:“船?有宝贝还用坐船?你忘了你送我的蛇蜕了?”说着,手脚麻利的攀下孤崖,把宝贝蛇蜕往海面上一扔。

梁辛兄弟也跟着跳下来,梁辛笑得挺客气:“是借,不是送!”跟着又有些纳闷:“蛇蜕不是只能漂么?”

一句话的功夫里,干巴巴的小蛇蜕便尽数展开,三个一起跳上去,胖海豹的笑声响亮:“不是光会漂,这件宝贝,还能用来远航!”说着,分辨了一下方向,随即撅起屁股趴在蛇蜕上,伸出胖手抓着蛇蜕的边缘,向着要出航的方向连着拽了几下,蛇蜕在轻轻一震之下,真就向着胖海豹指明的方向游弋而去。

胖海豹自从得了蛇蜕,没事就要到海里漂一阵,在一次意外里发现了这个窍门。

这下可把梁辛给郁闷坏了,这么简单的办法他竟然没发现,结果在大海上漂了快一年。

蛇蜕劈波斩浪,速度比着普通的船只要快得多,而且异常平稳,若闭上眼睛,甚至都察觉不到它在行驶。

胖海豹随身带着罗盘,时不时伸手扯两下蛇蜕,来调整航行的方向,同时对着梁辛笑道:“有了它,用不了四天就能到轱辘岛。”

柳亦心里惦记着宝贝,小心翼翼的追问了句:“那条红船还在不?”

胖海豹大点起头:“保存的好好的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扑哧一声水花四溅,一位大头银鱼老实巴交的跳上来送死……

仲夏之际,海风清凉,三个人都是满心的惬意,梁辛躺在蛇蜕上仰望星空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胖海豹闲聊着。在轱辘岛上,胖海豹不过是个普通弟子,因为天生了一副好嗓门,这才得以跟在司老六身边专司传令。后来舰队遭遇海难,轱辘岛也受到重创,最近这一段时间都无心出海,胖海豹也被派上岸去帮忙。

关于轱辘岛的来历,胖海豹也不清楚,结结巴巴说了半晌,也没能说出一点关键来,梁辛也不失望,反正就快上岛了,什么事情都有水落石出的时候。

有宝贝蛇蜕,一路风平浪静银鱼不断,让梁辛略感意外的是,胖海豹根本不睡觉,时不时校对方位,调整航向,全没有一丝困意。

胖海豹得意洋洋的解释:“咱们都是老海鬼,干活时几天不睡没事,等上了岛吃喝上一顿,一觉能睡上两天!这是自出生起就练就了这样的本事!”

三天多的时间,轱辘岛悠然在望,正值退潮时分,晾在滩上的那条红船分外醒目,柳亦哈哈大笑,不等蛇蜕靠岸就扑了上去,几乎整个人都扒在船上,嘿嘿嘿嘿的笑个不停。

胖海豹收好蛇蜕,嘱咐两兄弟不要千万莫乱闯,随即撒腿跑向岛内,去帮着梁辛等人通报。

须弥樟与主人的神通相连,梁辛有多大力气,它便能装下多少东西,红船虽然是个大家伙,不过对梁辛来说,倒还能抬得动,可让他大感意外的是,不管自己怎么掐手诀,须弥樟都毫无反应,不肯收进这条残船。

哥俩都有点傻眼,面面相觑不知何故,还是柳亦心眼活泛,琢磨了片刻后恍然大悟:“木耳、木耳还是活的!”

须弥樟只装死物,不容生命,阴沉木虽然是死的,可上面的木耳还在长,还是活的。

要想把它带走,除非把所有的红鳞都撕下来,然后木耳是木耳,阴沉木是阴沉木,才能装进须弥樟里。

这条残船,对西蛮蛊而言无疑是件神物,柳亦就算再怎么贪心,也不舍得把木耳尽数扯干净,让红鳞就此断根,两个人商量之下,选了百余枚格外肥大强壮的木耳,一一揭下收进须弥樟,梁辛也给自己挑了新的七蛊红鳞,注入星魂略略耍弄,红鳞上下翻飞气势十足,比起最近使用的残鳞要威风多了。

等他们俩忙活完了,胖海豹也回来了,显得有些垂头丧气,在他身后跟着轱辘岛的六头领司无邪。

梁辛现在的眼光还不错,见胖海豹神情有异,心里就微微一紧,快步迎了上去。

司老六笑呵呵,根本不看柳亦,只是对梁辛点了点头,并不寒暄什么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来取红船?”

梁辛也笑了,实话实说:“本以为能取走,来了才知道不成,过一阵估计还得再来。”

司老六无所谓的挥挥手:“这么大条船,本来也不好弄走,想来随时来。”说着,也不容梁辛搭话,又径自笑道:“我吩咐了一桌好菜,一会便送过来,咱们好好醉一场!”

梁辛微微一愣:“送过来?”

司老六的笑容浅淡了些,点了点头:“不错,送过来。吃过之后便送你离开。”说完,他又转头望向胖海豹:“晚上,你送他们离开,要上岸。”

胖海豹脸蛋子都绿了,三天不睡还成,七天不睡他就死了……

梁辛苦笑摇头:“我来时还挺高兴,以为能吃到六嫂亲手做得全蛇宴……”

司老六的神情越发清淡了:“现在的轱辘上,十家里有七八家只剩孤儿寡妇,赶上那场暴潮我难辞其咎,可始作俑者……即便不全是你,也有你的份。”说着,司老六抬眼,稳稳望向了梁辛:“你是我的朋友,却不是轱辘岛的亲人,岛上的人大都不愿见你,更不会让你上去。”

说完,司老六又露出了个笑容:“全蛇宴休想了,不过我已经让婆娘烹蛇羹了,一会跟着酒席一起送过来。”

事到如今,梁辛还能说什么,干脆也笑了:“那酒席不是老瘸子做得吧?他太舍得放盐!”

司无邪哈哈大笑。

过了一阵,一桌大席被陆陆续续的送了过来,几个人就坐在滩涂上,吃喝说笑,这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了傍晚时分,笑得再怎么欢畅,也不过是半日相聚罢了。

酒席之后,还有人送来茶水和岛上的特色水果,司无邪陪着梁辛又闲聊了一阵,眼看着明月浮升,这才站起来,呵呵笑道:“回去吧,下次来,再吃喝!”

说完,对着梁辛一拱手,竟真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胖海豹此时已经在海中展开了蛇蜕,满脸无奈地望向梁辛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01章 鬼话大咒 下一章:第203章 凶险海域
热门: 亡国之盾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:第二块血迹 死亡约会 雪国之劫 排队的人 解罪师:菊祭 破碎虚空 白骨令 剑动山河 仙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