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 鬼话大咒

上一章:第200章 枯木走井 下一章:第202章 半日相聚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苦乃山以西,蛮荒之域,只有连绵的恶沼毒泽和直连天际的茂密丛林。

柳亦回来有一阵子,老蝙蝠一直闭关不出。柳亦见不到师父,就帮着跨两处理些缠头宗的琐事,心里默默算计着日子,琢磨着再过上几天,就去猴儿谷找梁辛,先到轱辘岛把宝贝木耳弄回来。

这天里他正无聊着,苗人跨两匆匆赶来,拉起他就向外走去:“呆个抓子么,老汉儿出关了,要见你娃。”柳亦大喜,和跨两一起回到西蛮蛊的法坛之地,远远就瞧见老蝙蝠在一棵大树上倒挂着。

老蝙蝠等柳亦行过大礼之后,伸手一指身边的一棵树枝:“上来说话!”

柳亦也把自己倒吊起来,一边随着师父一起晃啊晃啊,一边把自己这次出山的经历加油添醋的说了一遍,不过却没提梁辛的‘宝船’和红鳞,而是含糊着说道:“过几天,我要跟老三去趟福陵州,去办件事。”

饶是老蝙蝠见多识广,也被大小眼、神仙相、十三蛮和离人谷恶战惊得说不出话来,过了半晌才呼出了口浊气,叹道:“妈的,没赶上!”说完,身子微转,盯住了柳亦:“你那桩亲事,怎么样了?”

柳亦咧开嘴巴,乐了:“在离人谷里本来以为没命活了,自然不会在藏着什么心意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老蝙蝠就不耐烦的挥挥手:“明白心意有个屁用,我是问你,想好怎么提亲了么?”跟着也不等柳亦回答,老蝙蝠又径自向下说道:“麻烦的还是她的老鬼师父那里,嘿,要不我亲自跑一趟吧!”

柳亦差点从树上掉下来,脱口道:“您去提亲?我看还是私奔容易点……”

大司巫把老蝙蝠当成不共戴天的仇人,老蝙蝠只要一上草原,立刻就会打得鸡飞狗跳……

老蝙蝠也琢磨着自己去草原提亲不是个事,摇头笑道:“得寻个好办法,私奔什么的纯粹是胡闹,必须得在草原上正经拜堂,正经洞房,这才能了却我这番心愿!”

跨两祖先三代都跟着老蝙蝠,也不去避讳,就站在树下听着师徒俩聊天,张着大嘴呵呵傻乐。

柳亦呵呵笑道:“提亲的话,我家没什么长辈,青墨父母那里,我想请您老跑一趟。”

老蝙蝠嗯了一声:“这事好办,我跟她爹娘没仇……我算抬头亲家。”

柳亦咳了一声,心说师父懂得还挺多,又继续道:“至于大司巫那里,我有个想法,也做了点准备功夫,本来也想和您商量下,看看是否管用,您给我句实在话,大司巫真的是阴丧之身?”

老蝙蝠点点头:“不用说的那么客气,他就是个活鬼,早都死了几百年还阴魂不散。”

柳亦神色一喜,没多解释什么,而是深吸了一口气,张口吐出了一连串的古怪发音,好像和尚念诵的梵文经咒,却没有一丝平和之意,相反,这串古怪发音满是虐戾,只一听便让人打从骨头缝里觉得恶心、烦躁。

老蝙蝠微微一愣:“你这是‘鬼话’?”旋即眼睛又猛地一亮,仿佛想到了什么,一伸手抓着了柳亦的肩膀:“鬼话的阴丧大咒!你会的全么?还会多少?”

柳亦眉花眼笑:“一共十个大咒,每个大咒都洋洋万言。”在离人谷的时候,柳亦独自在小眼里呆了六年,头发掉了一大把,才总算跟浮屠学会了这十个鬼话大咒,所为的,当然是向大司巫提亲。

老蝙蝠霍然发出一串大笑,滚滚如雷,回荡天际,不知惊起了多少丑鸦秃雀,柳亦脸上的喜色也愈发浓厚了:“您也觉得这个法子管用?”

“管用,一定管用!”

师徒两个相对大笑,跨两傻眼了,愣愣的看着他们,嘟囔道:“笑个抓子么?”

老蝙蝠现在心情大好,看跨两也顺眼的很,笑着给他解释道:“老鬼当初,是为了无心瓶所以出手救下的小丫头;后来又因为丫头身上带了他的三成修为,这才收她做衣钵传人。或许,小丫头会感激涕零,不过从老鬼那里,不会和我徒弟媳妇有什么师徒情分。”

跨两明白这重关系,点点头:“我晓得么,你们两个也差不多。”

老蝙蝠和柳亦立刻就不笑了……

柳亦赶紧揭过这页,继续向下说:“大司巫把师父当成毕生大敌……”说到这里,柳亦咦了一声,转头望向老蝙蝠:“师父,您当年到底怎么坑了大司巫,他如此恨您?”

老蝙蝠又笑了起来,皱纹里夹着的,都是打从心眼里溢出来的开心:“简而言之,就一句话,把他变成鬼的那个人,就是我。”

咕咚一声,柳亦这次真从树上掉下去了,不等爬起来,就骇然追问:“您老……以前杀、杀了大司巫?”

老蝙蝠摇头笑道:“其中的详情,以后你自会知道,现在我懒得说!”说完就闭上了嘴巴,从鼻孔里哼起个小调,怡然自得的晃悠着。

柳亦的神情惊疑不定,扎手扎脚地爬起来,重新把自己倒吊起来。

跨两早等得心痒难挠了,仰起头一个劲的催促着柳亦继续说提亲的事情。

向大司巫提亲,有两个关键之处。

其一,柳亦是西蛮蛊传人这件事,绝对保密。在离人谷恶战之后,柳亦专门找胖子巫士等人,请他们代为保守秘密。

胖子巫士和手下,对大司巫自然忠心耿耿,不过他们和柳亦等人并肩而战,也结下了一份生死情谊,又能看得出阿巫锦和柳亦两情相悦,当时为难的很,只说要考虑下。

转过天来,胖巫士又单独来找柳亦,应承下了他的请求。柳亦本都以为没希望了,全没想到对方会点头答应,当即大喜过望。

而胖巫士也不等柳亦追问,就操着生硬的汉话,费力无比的说出了缘由。

原来是小丫头青墨,头天见到柳亦和手下的巫士鬼鬼祟祟嘀咕了一阵,便去问胖巫士到底啥事。

胖巫士并未隐瞒,言明柳亦来请他们保守身份秘密,青墨听了之后半晌不语,显然心里也矛盾得很。过了一阵,青墨才认真开口:“能和他做一天的夫妻,我便心满意足。若真能成亲,第二日我便会像师父禀明一切,任由他老人家责罚。求你,成全。”

黑胖巫士听得动容,这才答应下来,要帮柳亦隐瞒身世,不过,如果他和青墨成亲,第二天便要和大司巫言明真相。

草原巫士重诺,他们答应的事情,便绝无更改了,柳亦的身份暂时不会被泄露出去。

提亲的第二重关键,则是青墨的身份了,贵为阿巫锦,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嫁的,但是大司巫对青墨没什么情分,说到底,还是要看柳亦的聘礼够不够力道。所以柳亦才找浮屠去辛苦学习鬼话大咒。

浮屠的鬼话咒,威力强大到难以想象,纵横天地穷尽万年,这些大咒也只有它一个人能使,即便强若大司巫,如果直接使用也会被幽冥反噬,魂飞魄散。

不过,不能直接用,不代表不能拿来研究,这些鬼咒对大司巫的修为提升,有着极大的好处。柳亦在小眼里学鬼话的时候,浮屠便对他明言:“这十道大咒,那个大司巫要能参透一半,修为便会翻上一翻!”

这样厚重的聘礼,青墨自己又愿意,大司巫必然点头允诺。

跨两在高兴之余,还有点替他们担心:“求亲、拜堂都没问题,可新婚之后第二天,丫头要对老龟儿说明你娃的身份,这一关怎么过?”

柳亦笑道:“十道大咒,求亲时三道也就够用了,剩下的七道,留着向大司巫求情……再说大司巫的身份摆在那里,不太好和我们这些晚辈为难,责罚难免,但也不会太重。”说着,柳亦停顿了片刻,又给自己加了重保险,转头望向了师父:“要是万一、万一大司巫非杀我们不可,还得请师父来救命。”

老蝙蝠不知在想什么事情,有些走神了,过了片刻才醒悟过了,呵呵一笑:“放心,我早都安排妥当了,你们小两口绝不会有事。”

跟着老蝙蝠岔开了话题:“中秋时,不老宗找咱们缠头和长春天聚首,要商量三派合一的事情,你怎么看?”

柳亦以前根本不曾仔细琢磨过这件事,见师父问起,也不敢怠慢,一边琢磨着一边回答:“不老宗得了神仙相的支持,实力必定强了不少,这才想要出头。”

老蝙蝠不置可否,继续问道:“照你看来,那天会打起来么?”

不等柳亦回答,跨两就满脸兴奋的笑道:“当然要打!莫说我们缠头,就是长春天那个龟儿,也不会服气不老宗,么子的谈,要讲拳头嘞!”

柳亦却摇了摇头:“未必。神仙相的初衷,是把三家整合成一个大势力,不是要帮着不老宗灭掉咱们缠头和长春天。”

看跨两就能知道了,邪道上的高手,大都生性虐戾,一旦动了手就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,谁劝都没用,八月十五那天要是真打起来,不管哪家胜出,消磨掉的都是邪道的实力,虽然柳亦还不知道神仙相贾添在乾山对梁辛说的那番话,但是也能猜得出,神仙相不会让三家打起来。

“不错。”老蝙蝠早就把这件事看透了:“中秋那天,应该不会打,可不打的话,不老宗又凭什么来收服咱们和长春天?”

老蝙蝠的脸上,现出了一丝笑意:“我想来想去,也只有两个题目,能让另外两家甘心臣服,一个,是小魔君谢甲儿。”

柳亦哪还能不明白,恍然大悟道:“另一个,便是老魔君将岸!”

试想,八月十五时,两代魔君之中只要有一人现身,表示支持不老宗,邪道上的高手自然人人归心,心甘情愿并入不老宗,缠头和长春天的魁首就算再怎么甘心也没办法。

当然,不管是哪个魔君现身,都得先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再说。

跨两还有些纳闷:“将岸和谢甲儿,一个死掉一个飞升,不老宗的龟儿又去哪里找回他们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自己也明白了:“神仙相会帮不老宗找个假的来!”

大概的缘由是不会错的,柳亦此刻几乎已经肯定,八月十五那天,必定会有个冒牌魔君现身,更能肯定的是,这个冒牌货的修为深不可测,说不定,连不老宗的魁首都不知道他不是魔君。

这时候,老蝙蝠突然问柳亦:“你想做魁首么?缠头、不老、长春天三家的魁首。”

柳亦吓了一跳,呵呵笑道:“还是算了,我还没那么大的屁股,去坐这把风口浪尖上的椅子。”

老蝙蝠横了他一眼,莫名其妙的说了句:“你的屁股,以后会大的很。”跟着他又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我原先的打算,是八月十五时全力扶你上去,不为别的,只为了抢到这重身份,提亲会方便些。现在看来,求亲的事你已准备妥当,不用我再操心什么,这很好。”

说完,老蝙蝠树上微微的晃着,沉默了一阵之后淡然而笑:“我和将岸算是半个朋友,见不得有人冒充他和他的门徒,到那天,无论是谁,敢在我面前说一句:我是将岸、或者我是谢甲儿,他都必死无疑,不过,在我出手之前,还有个人应该先上去拼命。”

柳亦当然知道师父在说谁,苦笑着叹了口气:“老三呗!没什么应该不应该的,我家老三绝不容旁人打着干爹的旗号招摇撞骗。”

跨两也和梁辛打过交道,知道他的为人,跟着点头附和:“对头,梁辛那崽儿要得!”

老蝙蝠继续笑道:“所以,我便有了个念头,八月十五那天,我想帮梁辛撑起将岸的旗号,这一来,也算我帮过了老魔头一次。”

柳亦愣了片刻,猛的身子一兜,冲树枝上翻了下来,黑黢黢的脸蛋子上尽是兴奋:“您老的意思,是要把三派魁首的位子给老三!哈哈,他是正经的魔君传人,他有那么大的屁股!”

柳亦越说越高兴,到最后干脆哈哈大笑了起来,咕咚一声跪在老蝙蝠身前:“我替老三谢谢师父!谢谢师父成全!”

“两代魔君,一个是他义父,一个是他师兄,他不来做三宗魁首,谁来做!”老蝙蝠也纵声大笑:“八月十五那天,缠头宗和不老宗唱的可是对台戏,他们弄出个假魔君,我们却带来个真传人,这番热闹,还有的瞧!”

柳亦不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蠢蛋,他知道自己不过六步初阶,放到普通的修真门道里自然横行无忌,可在缠头不老长春天眼里,连块泥巴都算不上,所以魁首的位子,他连想都不去想,但是他家老三不同,不仅身份上名正言顺,修为上也没的说,十二阵连打威力惊人,要是再能憋出个天下人间,谁还敢惹他!

大笑之后,柳亦又仔细想了想梁辛的性子,对老蝙蝠道:“我家老三生性老实,要是有人冒充魔君,他必会翻脸,可要他做三宗魁首,没准会……会不好意思。”

老蝙蝠呵呵一笑:“这事先别告他,到了正日子,他要打冒牌货,自然要亮明身份,剩下的事情好办得很,就算他不愿意,我也有的是道理去扣住他。”

柳亦笑着点头:“不错,这叫赶鸭子上架,到时候也由不得他不干了!到时候我把老二也叫来,给他助威!”

从梁辛的身份上去论,三兄弟都奉将岸为干爹,既然明知八月十五那天有人要冒充魔君,三兄弟谁也落不下,都会当场‘打假’。

商定了主意,老蝙蝠对柳亦挥了挥手:“你也别在这耗着了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有事我再让跨两去找你,等八月十五之后,就准备提亲吧。”

柳亦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一声,也不再西蛮之地继续耽搁,辞行之后就此启程,赶赴猴儿谷。

此刻梁辛可不知道,他已经被西蛮师徒内定成为三宗首领,他正和曲青石反复琢磨着乾山里的经历,尤其是最后和贾添的会面。

神仙相贾添所说的三件事,脉络很清晰,先是阐明中土劫难在即,大家要同舟共济;跟着解释了自己的苦心设计和乾山邪术,来化解他和梁辛之间的‘误会’;最后又点出先祖梁一二留在人间的精兵,既是向梁辛示好,也是希望梁辛能收拢这股力量,更添实力,以应付三十一年后的那场浩劫。

最终,曲青石还是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贾添的话,应该是不会错的,至少现在看,他对中土没恶意。不过他说的第三件事,倒是有点意思。”

梁辛明白二哥指的是什么,点了点头说道:“轱辘岛上的海盗。”

早在梁辛从大海归来,与高健碰面之后,就知道轱辘岛上那群海盗非同一般,在遭遇海难之前,他们手中的大战船,比起大洪水师还要更多;海盗都是凡人,可他们的首领,连四步琅琊都能对付……如果他们就是先祖麾下精兵的后代,倒都能解释得通了。

梁辛对这股力量本身并不算太看重,毕竟还是凡人范畴的力量,无论是‘搬山’,还是应付浩劫,都起不了太大的作用。

真正让梁辛觉得好奇的是,三百年前,这支精兵奉先祖之命赶赴福陵海外,究竟要执行什么任务。

这些年里,梁辛也先后得知了几件先祖当年颁布给手下的命令:苦乃山九天猿袭杀、封堵玉璧精怪;东篱宣葆炯潜伏修真道调查‘仙祸’、宋红袍汲取憨子修为用来行刺……

梁一二惊采绝艳,不客气的说,他的每一桩命令对梁辛而言都是个谜团。有的谜团到现在还无法找到答案,有的谜团得以解开,真相惊天动地!

三舅舅想一想都觉得热血沸腾,这支伏在海外的精兵,图谋的又是什么大事?!

梁一二啊?很不错!神仙相贾添离去前的大笑声,在梁辛的耳畔又复响起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00章 枯木走井 下一章:第202章 半日相聚
热门: 人性记录 广陵剑 消失的人 樱花秘密基地 弹指惊雷 女帝奇英传 华音流韶:天剑伦 我杀了他 宝剑八 暗夜将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