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四声闷响

上一章:第197章 草木成狂 下一章:第199章 第一件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雷暴狂猛,撩荡起的强光转眼扫清了这天地间所有的颜色,重重乾山,尽镀银白。

唯独一抹血色,虐戾、倔强、不死不休!硬生生突破了雷霆银芒,艳艳的绽放于星空之下!

自血光现身的刹那,一层层涟漪也荡漾而起,把妖僧目光中的一切都搅动得颤抖不休……

两个妖僧结阵而击,把千盏雷霆合聚成一道粗逾小丘的狂雷,即便梁辛的身法通天也难以躲开。

可躲不开,却还能扛,七股残鳞泼风流转,硬抗妖僧一击!

北斗拜紫薇,十二星阵连打。

甫一对上便是全力一击,八十四道涟漪裹住梁辛,紫薇、北斗共处一阵,挟着煌煌天威扑向妖僧,更迎上了雷阵!

涟漪震颤无声,可两个妖僧却明明白白的听到冥冥中,响起了一声嘶哑的惨笑。

两个妖僧,狂悍雷法;一个梁辛,戾蛊星阵,两方巨力轰轰烈烈的撞在了一起!

一个刹那里,天地间陡然寂静了下来,百里乾山之内,再没了一丝一线的声响,仿佛世界就此沉睡,永远也不会在醒来。

仿佛一万年,却只是一刹那,当那声足以让仙佛嚎啕、神鬼落魄的浩浩恶响绽放于东海之滨时,远在描金峰上、浑不知发生何事的朝阳老道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。

不是伤心落泪,更不是悲怆难耐,而是丢了魂碎了胆,完全出自本能的惊恐,才有了这一声大哭,就好像小孩子在熟睡中被打雷声吓哭。

朝阳老道自忖道心坚定,却不料几百年的修行,在这一声突兀降临的巨响里全没了半点用处,只剩本能的,哭!

两个妖僧被巨力掀翻,自空中滚了一串跟头,一直摔回地上才勉强站稳身形,两个人的脸都酡红一片,胸中气血翻腾,这一撞连元神都受到了波及,受的伤不重,可受的罪去着实不轻。对望之下,两人都从对方脸上看出深深的惊骇,他们想不到,更想不通,一直防守严密的乾山,怎么会潜入如此可怕的敌人。

梁辛也被震得有点懵,感觉有点像喝了三两‘闷倒驴’,晕乎乎的挺来劲,落回地面晃了晃脑袋,冲着地上吐了口唾沫,又扑向了妖僧!

两个妖僧顾不得喘息,双手盘转一个又一个法诀不停变化,刚刚消失片刻的雷霆再度汇聚呼啸,惊涛骇浪般冲向梁辛。

梁辛怪笑着,完全展开身形,涟漪震颤中星阵又起,转眼和两个妖僧斗成了一团!

藤精树怪的洪流源源不断,根本不分老妖僧还是小魔头,只一股脑的向前狠冲,可它们根本无法接近战团百丈之内,稍一靠近就在惨嚎中爆成一蓬齑粉……

朝阳老道浑身颤抖着,毫无威仪可言地用袖子抹了把脸,乾山海滨的恶战他不敢看,深山之内的狠斗他更不敢想,早已带着那些‘忠心耿耿’的傀儡们回到大殿中。

这时,三清像前的香炉中,三柱清香无火自燃,烟雾缭绕转眼凝成了主人的背影。朝阳忙不迭的要下跪,背景呵呵笑着阻止了他:“别跪了,一会就该逃命了,到时还得站起来,麻烦的紧。”

背影也不容朝阳插话,径自吩咐道:“把你们家值钱的宝贝都带上,然后等我传讯。”

朝阳大喜点头,正想说上几句感恩戴德的赞美之词,青烟凝聚的背影却已经飘散了。

背影散去后,朝阳脸上的笑容转眼消散,皱着眉头琢磨了片刻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。有件事他想不明白,却不敢询问:师祖为什么要带着自己一起逃。

朝阳自忖,若易地而处,自己是师祖的话,绝不会护着一个现在是累赘,以后更没了半点用处的五步修士逃走。

东海乾保不住了,乾山道宗的掌门还有个屁用……

深山之中,巨响跌宕不休,两个妖僧的脸色已经从酡红变成了苍白。

比着离人谷斗祥瑞时,梁辛的十二阵已经练得纯熟无比,他用残鳞打星阵,与妖僧的雷法合击威力相若,可梁辛那道鬼魅般的身法防不胜防,交手时间不长,妖僧就已经疲于应付,几次险些被星阵扫中不说,来回穿梭的身形更把他俩的合击阵法搅得团团转,几近无法运转。

照这样打下去,梁辛迟早会获胜,可两个妖僧却丝毫没有逃退的意思,只是掉转法术只守不攻,拼命地拖住敌人……战况固然险恶,但是他们还有机会击杀强敌!

妖僧发现了梁辛的一个破绽,或者说,他们发现了一个正渐渐暴露,不久便会害死梁辛的危机——那七片怪模怪样的血色法宝。

巨力不停的碰撞,本来就是残片的戾蛊红鳞,又渐渐长出了裂纹,恐怕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,妖僧的目光何等锐利,红鳞的变化当然逃不过他们的眼睛。修士的法宝,都是以元神淬炼而成的,干脆就是修士的半条性命,若被毁掉修士自己也会身遭重创。

妖僧咬牙苦撑,只等残鳞碎掉,他们便能大获全胜!

而梁辛却恍然未觉,仍旧打得豪气干云,时而怒喝时而怪笑,身形更跑了一团风,忙的不亦乐乎……

裂纹越来越明显,红鳞渐渐枯萎,似乎连震颤出的涟漪都有些不稳了,两个妖僧心中越来越欢喜,也越来越紧张,牙齿咬得腮帮子都有些发酸了,全神贯注的等待着反戈一击的瞬间。

终于,啪啪啪,一串清脆的微响!

声音虽小,可听在妖僧耳中,却无疑于佛祖的一唱欢喜偈,三片红鳞同时碎裂了,化作十余片,崩散于空中。

两个妖僧皆尽大喜,陡然催动身法,各自划起一条黑色的弧线,好像两头狰狞夜叉,一左一右引荡雷光,直轰梁辛!

猝然暴现的强烈光芒,一下子照亮了梁辛的脸……直到神通出手,两个妖僧才猛地发觉,法宝碎掉的梁辛,身法却不曾受到一丝地影响,从容而轻巧的穿过他们的雷霆大阵,而梁辛的表情,也不是法宝惊讶惶恐,而是显出了一副只有吝啬鬼掉了钱之后才有的神色。心疼?舍不得?财迷吧。

一切都在刹那之中,梁辛穿越雷阵的同时,捏起指诀一挥,三片‘崭新’的残片凌空而现,从先前的碎鳞中接下星魂,继而,又是八十四道涟漪勾连。

天杀的涟漪勾连!

两个妖僧见多识广,可做梦也想不到,天底下竟然还有‘法宝接力’这种混账事,贸然强攻之下,丢了稳守的阵势,还不等回过神来就被涟漪重重包围,唯一能做的也仅仅是拼出全身上下每一分真元,硬抗这一道十二阵连打!

天空中的北斗七星似乎都猛的闪烁了下,星阵压爆空气的脆响再度贯彻山峦。两个妖僧长声惨叫,一个双臂不见,另一个左腿寸断,血浆一路喷洒,在半空里划出一道令人作呕的虹!

不等身躯落地,突然又是砰砰两声闷响,两个绝对无力再催动遁法逃逸的妖僧,竟然同时消失在半空。本已跃起追袭的梁辛突然失去了敌人的踪迹,忍不住咦了一声,眨巴了眨巴眼睛,跳回到地上。这一仗打赢了,但却没能杀掉妖僧,感觉就好像赴大宴,最后偏偏差了一口没吃饱似的,怪不甘心。

始终趴在他身后的桑皮失声惊呼:“千里隐遁!两个妖僧竟然有这种稀世神符。”

‘千里隐遁,稀世神符’这八个字梁辛听着有些耳熟,琢磨了下才想起来,上次在大洪台,另外两个妖僧——麒麟和千煌逃跑后,干爹也说过这个符。这事怪不了别人,梁辛只能埋怨自己,明知道这俩妖僧和麒麟千煌一样,都是神仙相的手下,自己却没防着他们也有神符保命。

恶战结束后,漫山遍野的藤精树怪终于没了阻隔,张牙舞爪的冲杀过来,梁辛干脆把破损的残鳞都换了下来,春阵层层跌宕,仍旧由桑皮指引着,向着‘木生息’的源头继续追下去!

跑出了一阵之后,桑皮的心头仍在砰砰狂跳,从两个妖僧现身,到隐遁神符逃走,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他心里琢磨着如果自己没受伤的话,最多也就能在两个妖僧的攻势下坚持这么长时间,可梁辛却刚好反了过来。

桑皮心念转动,撤去了暗暗凝聚的法术。他算是明白了,背着自己追宝贝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又岂会被自己偷袭到。

梁辛的身体,对危险的感觉何其敏锐,早在桑皮凝力的时候他便发觉了,不过懒得说破罢了。

现在桑皮散掉力量,他也同样有所察觉,略带纳闷的回头看了老道一眼,笑着问了句:“怎么撤了?”

桑皮老脸一红,苦笑着说了句实在话:“见了你的本事,我只有心服口服的份,哪还敢揣着那份龌龊心思,你、你别见怪。”

说着,桑皮顿了顿,语气中更是诚恳了:“凭你的修为,乾山里的宝贝绝逃不出你的手心,老道只求……不管这件宝贝是灵芝马还是人参娃,只求一滴汁或一片叶,活下这条性命,还请看在老道以垂死之躯,苦撑着指引方向的份上,成全了我吧!”

梁辛呵呵的笑了,说道:“先别想得这么好,源头处是天材地宝还是妖魔鬼怪,可还都说不好嘞!”

桑皮用力摇头,语气里满是诧异:“当然是宝,否则哪来如此旺盛的木生息。”

对乾山里的事情,梁辛远比着桑皮了解得更多,不过也犯不着给他解释。引人发狂的邪术,神仙相在乾山中的设计,两者之间多半有着莫大的关联,他们现在捉下去,最终会追到什么可谁都不好说。

就在这时,忽然一声窒钝到极点的闷响毫无征兆的响起,随即整座乾山都仿佛沉了一沉!

梁辛身体敏感,即刻便察觉出,这道响动不是攻山的天门长老所致,长老们在描金峰上打斗,而闷响却是从地心深处传来的。

桑皮也是一愣,片刻后,抓着梁辛的双手猛然一紧,语气中尽是惶急之意:“木生息,木生息一下子减少了两成,宝贝要逃走,快追!”

一声地心闷响,木生息缩减两成!

梁辛顾不得细想,星阵加力,狠冲藤精树怪。

随即让他大吃一惊的是,木生息削弱了些,可藤精树怪却更加狂躁了,越往深处冲,它们的力量就越强大,又冲了半柱香的功夫,单要靠着三连震的春阵,竟然难以再开路了!

而此时,又是一声闷响,自地心深处一路穿透而出,桑皮几乎是哭丧着大吼:“又减少了两成啊!”

如此算来,五声闷响之后,乾山中的木生息便会消失不见,到那时休想再找到什么邪术,什么设计!

梁辛心头大惊,长啸中在顾不得保存体力,十二阵连打而出!

百多丈内藤精树怪被一扫而空,可这百丈的空地,与漫山遍野的绿色洪流相比,便只剩下了四个字:微不足道!放眼望去,草木成狂。

参天古木、千年老藤、韧草荆棘,这群被灵气激活的精怪无知无智,却牢牢记住了,它们转活的唯一目的,便是用粉身碎骨来拖住梁辛一步,或者半步!

乾山木疯了,实力也仿佛在迎风而张,梁辛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咬着牙红着眼,急赤白脸的向前冲……

生死悬于一线,桑皮的声音又尖又锐,大声的央求着梁辛:“飞吧,飞得总比跑的快一些,只要别太高,我便能辨到木生息……”

老道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一个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,清清楚楚地传进了他们的耳朵:“道长糊涂了啊,他要是会飞,早就飞起来了!”

声音清朗而动听,语气更是轻松的很,好像是老朋友间的喝茶聊天,顿了一顿之后,又赞了声:“梁磨刀,可真让我没想到。”

梁辛陡然站住了脚步,心中惊疑不定,四下张望,目光所及之处只有无尽草木精怪。

清朗声音的主人似乎能看到梁辛,满是欢愉的笑了起来:“想见我?若能在五声钝响之前,循着木生息赶过来,我便见你一面。”跟着,似乎还怕梁辛不动心似的,继续道:“另外,我还会告诉你一件事!”

说完,他又想起了一件事,笑着补充道:“不杀你!”

梁辛抡起红鳞,打砸着向前继续猛冲,口中纯粹是本能的讨价还价:“三件事!”

对方似乎愣了愣,随即哈哈大笑:“好,便说三件事,不过……你可得快点。”

话音刚落,咚,第三声闷响,木生息又减少了两成,只剩四成了。

梁辛的身法没有半分的停顿,可脸上却挂起了一份疑惑,他可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。

桑皮全不知道怎么回事,不过也挺替梁辛遗憾的:“早知道应该说十件事。”

梁辛心急火燎,只差两声闷响,加起来能有一炷香的功夫,可他还不知道自己距离木生息的源头到底有多远,更毋论身前还有千千万万头藤精树怪!

涟漪震颤,不仅炸翻了仿佛永远也不会枯竭的藤树大军,更把身前挡路的小丘巨石轰成坦途!若从天空鸟瞰,梁辛已经化身狂魔,周身上下一片血光缭绕,片刻不停的在绿色的汪洋中一路突击,身后却留下了一道通天大路。

时间,时间!

苦乃山、兔几丘、解铃镇、大洪台、清凉泊……自从离开了罪户大街,梁辛一路拼命,一次次从刀子上赤足跑过,可从未像今天这样,无关生死,只是时间不够啊。

桑皮更是急得咬牙切齿,过了一阵之后,稀烂的脸上渐渐显出希望,低声对着梁辛道:“不远了,再加把劲!”

清朗的声音突然笑了起来,愉快、轻松,就像娃娃们看马戏时的欢笑。

梁辛振声大吼:“你别走!”

对方依旧笑着,回答了句:“你快点……”

还没说完,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:“喂,你有个老朋友在我这里,我让她去找你。”

话音落处,突然一阵嘶嗥,自前方叠叠响起,一道青色的人影快逾流星,藤精树怪不仅不加阻拦,反而纷纷让路。而人影的所过之处,无论树木老藤,都爆发出一连串的闷响,它们的身形都在转眼中涨大几倍,也不再是草木本形,而是以木为躯,长出了头、颈、肩、四肢……在来人的点拨下,草木精怪尽化人形!

青色的人影没有半分停留,一路冲出草木大军,双手狠狠回荡,两条莲藕似的胳膊,竟在一挥之中,陡然化作两条金色长藤,扯碎空气向着梁辛兜头打下。

黄金藤来得,比着两个妖僧的雷霆还要快上不知多少倍,同样是急冲之中的梁辛,大声嘶吼中,十二星阵泼天而起,力扛黄金藤!

轰然巨响,气浪翻滚,七片残鳞再次散碎,梁辛只觉得巨力兜头灌下,哇哇怪叫着就向后摔去,可还没等他落地,周身的毛孔陡然紧缩,随即,目光之内到处是一片金灿灿的藤鞭舞影,对方已经追杀了过来。

梁辛又惊又怒,却只能全力施展身法,一直被困了足足有半盏茶的功夫,才终于找打了一个空隙,摆脱了对方的追袭。

直到此刻,他才看清了对方的模样。

桑皮老道更是惨叫了一声,全身都在瑟瑟发抖:“你、你快逃吧,没用了。”

死而复生,面带诡笑,实力更是从六步中阶跨入了六步高阶,五祥瑞,嘉禾齐青。

草木大军就已经难以对付了,更何况现在还来了个女鬼!

如果红鳞完整,梁辛或许还有的打,可现在只凭着残鳞,再打下去肯定吃亏。

咚,第四响!梁辛心头一沉,可齐青和满山精怪却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,猛的爆发出一阵嘶吼,再度向着梁辛扑杀而至。

梁辛不是不想逃,而是实在没地方逃,他一路猛冲,杀掉身前的精怪同时,身后的草木大军便围拢追上,到现在,绿色的洪流仿若汪洋大海,而梁辛,正在‘海’里漂着,这次连片蛇蜕都没有……

他能想到的唯一活命的办法,就是时灵时不灵的天下人间,无法发动魔功,就杀不掉齐青,自然也就没有活路!

就在他开始回忆苦乃山,回忆土坤腹,想要找到执念,背水一战的时候,遽然一声清冽的长啸划破苍穹,跟着,一棵槐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旁,迎风而张,转眼之后便化作一棵接连天地的巨木。

山风扫过,巨槐枝叶乱颤,哗哗作响……树大招风!

梁辛跳脚,嗷嗷大乐,暂时用不着天下人间了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97章 草木成狂 下一章:第199章 第一件事
热门: 华音流韶外传:蜀道闻铃 贾志刚说春秋之五·吴越兴亡 爱上她的和尚 花叶死亡之日 天涯双探2:暴雪荒村 第十三只眼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青丝 华音流韶:风月连城 记忆之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