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荣枯桑皮

上一章:第195章 引海攻山 下一章:第197章 草木成狂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被气浪冲碎隐形法术,自半空现身的刹那里,顾回头同时做了三件事:

和其他天门长老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,‘九星连线,浩劫东来’,大难之前修真道上突然跳出了这样一群厉害和尚,身为天门长老,他们一定要追查清楚对方的来历。而乾山道辞位封山,现在看来也不那么单纯了;

捏碎传讯铃铛,请门宗派遣高手驰援,不过金玉堂与东海乾相隔数千里,驰援的高手最快也要两个时辰之后才能到;

传音入密叮嘱老九:“没我吩咐,不得动手。”

三件事之后,顾回头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微笑,对着描金峰上的朝阳等人点了点头。

朝阳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,先是被冰川吓得魂飞胆丧,又被神通碰撞震得失魂落魄,更被突然从空中现身的天门长老惊得心乱如麻,五个妖僧就站在他身后,朝阳全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五个妖僧目光低垂望着地面,既不逃跑也不出手,没有一丝反应。

顾回头轻轻咳嗽了一声,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歉疚:“接到一线天传讯,得知有水行修士强袭东海乾,顾某不敢怠慢,急忙赶来,却还是晚到了半步,没能保住乾山道的清净,还请朝阳师兄恕罪。”

朝阳深吸了口气,勉强镇静了些,摇摇头正想开口,不料顾回头突然笑了起来:“幸好,五位神僧仗义出手,护住了这东海之滨千古名川……”

梁辛先前藏在大山深处,既不知道顾回头等人赶到,更不知道乾山还藏着五个妖僧。

到最后连番神通暴起,他吓出了一身冷汗,随即趁着护山大阵散碎之际施展身法,跃上了乾山中的一座无名小峰,这才看到对峙的双方,在略略寻思之后就猜到了前后经过,又凝神寻找,从海面上找到了蛤蟆。

蛤蟆的脸色苍白,但是胸口还在微微起伏,伤的随重但性命无碍。流连道的执铃已经施法将他护在了一重蓝色的真元中,梁辛这才放下了心,隐好身形静静的旁观。

刚刚冰川法术与护山大篆、雷霆神通接连相撞,动静着实不小,震得整座乾山都跳了两跳,可梁辛仍旧没能察觉到山中有‘邪术外溢’。

顾回头神态自若语气轻松,场面话、客气话都说到了十成十,却根本不去问一句妖僧的来历,五个妖僧却始终也不曾开口,好像泥胎石塑似的,连表情都不曾变化过。

顾回头也不以为意,又着实寒暄了一阵,这才把话题拉回来,伸手指了指海面上的蛤蟆,望向朝阳老道:“乾山道宗和这位道长有仇么?他为何引海攻山?”

朝阳一本正经的摇摇头,跟着又在脸上挂起了一份苦笑:“其中的缘由,我也糊涂的紧,今天中午这位道兄突然现身,催动法术攻我乾山,贫道言明鄙派已辞位封山,他口出恶言叫嚣大骂,从午时一直打到了黄昏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执铃就冷哼了一声,打断了他:“响水是我师侄,从小我看他长大,此子行止端正,处事谨慎,更懂得敬重同道,绝不会无故出手。”

梁辛这才知道,蛤蟆的法号叫做响水。

顾回头打了个哈哈,说的话没有一丝味道:“或许是场误会,或许别有隐情,照我看,还是要等响水道友醒来,听听他怎么说,才好分辨是非。”

执铃的语气还是硬邦邦的,点头道:“若是响水有错,流连道决不袒护!”

顾回头笑得更轻松了,问执铃:“还请师兄施术,快把响水道友救醒才好,师兄看,大约要多久?”

执铃想也不想:“三个时辰!”

顾回头点点头:“那便等上三个时辰,等响水醒了,流连道与乾山道辨明是非。”说着,他又望向妖僧,继续笑道:“还请五位神僧一起做个公正,打扰之处务请海涵。”对上五个来历莫测的和尚,顾回头心里也没什么把握,找出这么个说辞,多少算是留下些余地,不过和尚要是现在就走,说不得他们就得出手阻拦了。

五个妖僧仍旧不吱声,同时盘膝坐到了山崖上,开始闭目打坐,显然同意了顾回头的‘邀请’。

梁辛从远处偷偷窥探,心中却越发的疑惑了,顾回头和执铃两个人一唱一和,就算是傻丫头青墨也能看出来他们是为了拖延时间,有什么事最好都等到援兵赶到,吃定和尚之后再说。

可五个妖僧为什么不逃跑。看起来,他们比着顾回头他们还要更沉稳更耐心,或者说……更需要时间。

天门长老和乾山朝阳都不再说话了,海天之间只剩潮汐声,显出了几分苍凉。梁辛双眉紧蹙,仔细的琢磨着事情的经过,找不到妖僧留下的原因,他心里不踏实……

等待漫长,半个时辰,好像比着半年还要更长久些,顾回头目光平静,稳稳盯住描金峰上的和尚,这时候,耳中忽然响起了执铃的声音:“荣枯道和鉴火道的人还未赶来,事情怕有些不对头。”

顾回头的表情仍旧轻松,可心里也在担心着此事。

蛤蟆不顾禁令强攻乾山,八大天门同时得到消息,按照平时的处事方法,各个门宗都会立刻派遣高手下来查探。

不过最近五大三粗的情形略有混乱,卸甲山城和离人谷大概不会派人来,但是鉴火、荣枯两家肯定会有高手赶来。

各个天门距离东海乾远近不一,修士的遁法也有所差别,自然不会同时赶到,但是也不该差出半个时辰那么离谱。

顾回头还没来得及回答同伴,突然一道青色流光划破夜空,向着东海乾的方向赶来,顾回头认得这道流光,心头一阵轻松,对着众人笑道:“是荣枯道的师兄,来得这么晚,罚他拿出几枚青青丹来恕罪……”

笑话还没说完,顾回头猛地闭上了嘴巴,眼光陡然凌厉了起来!

荣枯道高手的那盏遁法青光,不对劲。

青色流光看上去就像一头被打懵了的苍蝇,摇摇晃晃,时不时还要翻几个跟头,但速度却极快,在尖锐的破空声中划过众人身旁,随即在‘嘭’的一声闷响中,一头扎进了乾山之内。

几乎与此同时,指夕道宗的长老身形兜转,就要向着乾山境内掠去,同时交代了一声:“我去接应荣枯道兄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遽然一道雷霆从斜刺里向着他狠狠划来!

指夕长老修为精湛,仓促间叱喝一声,硬生生的凝滞身形,与雷法擦肩而过。

这个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五个从不曾有过表情的妖僧,终于皱了下眉头,同时抬头望向了半空里的长老,一个接一个的开口:

“乾山重地。”

“不得打扰。”

“敢跨雷池一步。”

“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“还请诸位自重。”

话音落处,五个和尚同声高唱佛偈,而双掌却未合十行礼,而是捏起手诀,天空中猛的爆起了连串炸雷,不是打向顾回头等人,一片雷霆,尽数落在了荣枯道高手摔落的地方!

顾回头就算再怎么也城府,也不能任由和尚去轰杀天门同道,厉声叱喝:“妖僧安敢!”身后巨大的金色飞剑跃然而出!除了老九之外,其他天门长老也催动神通,攻向乾山。

巨剑贲烈、大石翻飞,流连执铃再度引海攻山,指夕的高手扬撒漫天灵符……

天门长老的神通花样繁多,从四面八方涌向朝阳峰,而五个妖僧却只有一种法术:雷!

万盏惊雷,仿佛暴雨瓢泼,不仅击溃了长老们的神通,还扼住要冲,让顾回头等人无法跨入乾山半步。

突如其来的变故,两群中阶宗师转眼打成一团,梁辛犹豫了片刻,他对这些天门没什么好印象,可神仙相无疑是更大的敌人,不过看着战局,顾回头等人虽然占不到便宜,不过也没露出败象,梁辛这才下定了决心,身形一转,悄然向着荣枯道弟子坠落的地方急速潜行而去……

急行了半个时辰,梁辛才在一处山坳中找到了人,一个青袍老道。

青袍老道的神情看起来着实肥壮,正躺在地上,全身焦糊,脸孔早被妖僧的雷法轰得稀烂,没法看出长相年纪,肚子上被贯穿了一个碗口般的大洞,透过伤口,梁辛甚至都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尸体下面压着的泥土。

梁辛不会仵作的本事,尸体又几乎被打烂了,根本就看不出什么,不过梁辛总是觉得,这具尸体在什么地方有些古怪,又仔细观察了片刻,这才恍然大悟,是姿势……老道仰面朝天,双手紧紧捂着胸口,好像在护着什么,又好像胸疼病发作似的。

乾山海滨,打得煌煌灿灿,尤其妖僧的雷法,映得方圆百里都忽明忽暗,梁辛将外息转作内息,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拉开了荣枯弟子的双臂,恰逢一道雷霆闪跃而过,把眼中的一切都化作雪白!

借着雷光,梁辛看得清清楚楚,尸体的双手,捂住的竟然是……一张脸,一张长在胸口上的脸。

凸目呲牙,眉眼狰狞,恶狠狠的瞪着梁辛。

梁辛就像只受到惊吓的蛤蟆,向后猛的一跳,一屁股摔坐在地上,嘴里哆哆嗦嗦的嘀咕了一句:“妈呀。”

深吸一口气,他勉强定了定神,又心惊肉跳的去仔细瞅了瞅尸体,这才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,荣枯道是名门正宗,当然不会在胸口上炼出一张脸来,这具尸体会如此,是因为有人把一颗人头,硬生生的嵌入了老道的胸膛……后脑啥砸胸口,所以脸朝外。

荣枯老道生的肥肥壮壮,这颗人头又不算大……梁辛正啧啧称奇,忽然眼前这具死得不能再死的尸体哼了一声。

梁辛觉得自己胆子不小,可现在也快疯了,打从心眼里后悔,好端端的跑来查什么尸体,哪怕帮着顾回头打架、就算挨上三个雷也比现在强上一百倍。

旋即,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,从‘尸体’的口中响起:“贫道荣枯桑皮,道友莫惊,我、我还未死。”

幸好,是焦糊的脑袋在说话,不是胸口那张恶脸出声,梁辛惊魂稍定,脑子也活络了些,这才想起来,修炼木行法术的人,大都生命顽强,当年苦乃山里的那个邪修竹五便是如此。

桑皮似乎想要做起来,可努力半天,也只是抽搐了几下。

因为柳暗花溟让铜川毁于一旦,梁辛恨极了荣枯道,但眼看着老道惨成这个样子,还是叹了口气,伸手一抽,让他倚着一块岩石勉强坐稳,跟着问道:“怎么回事,你怎会伤成这样?你胸口上这位又是谁?”

说完,梁辛又把语气放松了些,补充了一句:“你莫急,把事情从头到尾说来听。”

桑皮想急也急不来,声音尖细,断断续续的说起事情的经过。

桑皮是荣枯掌门桑榆真人的师弟,地位和修为都与顾回头相若,也是正午过后,荣枯道接到一线天的传讯,奉掌门谕令桑皮赶赴东海乾查探究竟。

不久之前,桑皮飞入冀州境内,远远的看到一道烈火遁法在自己之前,也向着东海乾的方向疾驰,桑皮知道前面的人是烈火道宗派出的长老,当即赶了上去,两人结伴而行。

正赶路时,鉴火道长老突然咦了一声,笑道:“原来她还活着!”说话之间,遁法一转掠向了地面,继而呵呵大笑:“五祥瑞,别来无恙啊!”

梁辛愣住了,嘴里喃喃的念叨了句‘五祥瑞?’随即才猛地醒悟过来,也顾不得腌臜,伸手捉住了桑皮的胳膊,忙不迭的追问:“齐青?卸甲山城的五祥瑞,齐青?”

卸甲齐青,在击杀白狼的那一役中,被憨子一巴掌拍死,此事是梁辛亲眼所见,更可况交还尸体的时候,离人谷弟子都仔细查验过,卸甲祥瑞尽数战死,这是决计不会出错的事情。

桑皮费力的点了点头:“就是齐青,错不了的,我们见到他时,她没施展飞遁之术,而是在地面上纵跃急行,也是向着乾山方向去的。哎,别的门宗都还不知道卸甲掌门的死讯,见到齐青,自然感觉不到什么古怪。”

说着,桑皮岔开了话题,又把卸甲掌门的死讯,大概给梁辛讲了一遍。

桑皮自忖命不久矣,也不再费心费力的保守机密,想到了什么便说什么。

梁辛越听越是心惊,而卸甲山城的那件古怪案子却不难解释了,七七之时,齐青死而复生,卸甲掌门正在坟前独处,估计是目瞪口呆看着齐青从坟里爬了出来……

重活的齐青是人是鬼还不好说,不过肯定不是原来的那个五祥瑞了,卸甲掌门也由此遇害。齐青变了,可身体没变,护山大篆把她当做自己人,所以不曾发动神通去打她。

桑皮和秦孑、顾回头一样,都是负责与其他天门联系的精明人物,梁辛现在想到的,他在初见齐青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,可还没来得及向鉴火长老示警,齐青突然向他们冲了过来,快得不可思议,以桑皮的修为,甚至都看不清对方的动作!

鉴火长老只发出了半声惨叫,就被齐青活撕了。

眨眼之后,齐青仍站在地上,面带笑容的仰望桑皮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,但是齐青的左手里抓着鉴火长老的一条胳膊,右手则拎着那个倒霉长老的脑袋。

鉴火长老的无头残尸,远远的摔落一旁,双脚还在疯狂的抽搐着……

桑皮吓得魂飞天外,哪还敢放出神通动手,急忙催动法宝想要逃命,余光里只见齐青对着他双手一挥,随即只觉得胸腹剧痛,就此昏厥了过去。

后面的事情不用说,梁辛也大概能猜出来,齐青是将手中的人头、断臂打向了桑皮,其中断臂洞穿了桑皮的小腹,人头则嵌进了他的胸口。

要是其他的修士,受了这样的伤绝对活不成,可桑皮的木行道法了得,过了一阵便转醒了回来,当时他身处冀州境内,距离本宗太过遥远,就想着其他几座天门的高手应该也赶去东海乾,所以勉强施法,想来此求救,等到了乾山时再也支持不住,一头扎了下来。

五个妖僧不管缘由,进山的人他们便格杀勿论,桑皮挨了‘一断臂’、‘一人头’之后,又被一片雷霆砸了个正着,算是死定了,现在能说会话,全是因为回光返照之力。

事情的经过便是如此,梁辛听得心里发冷,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,齐青竟然活了回来,而且连杀高手,显然修为暴增。

梁辛没心思去猜她为什么死而复生,他最担心的是,究竟是齐青自己重活了,还是六祥瑞一起从坟里爬了起来……尤其是白狼,他要也和齐青的情形相若,那得厉害成什么样子。

桑皮的声音,渐渐低糜,身体也软了下来,再也依不住身后的山石,滑到了地面上:“我死后,还请道友……”说着,他伸手,费力的指了指自己胸口上的那张脸。

梁辛明白他的意思,点了点头:“放心,我让荣枯道来启回你,身后事他们自会处理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梁辛忽然闭上了嘴巴,一股让他异常躁动、异常难过的感觉,毫无张兆的降临,将他一下子包裹了起来,那感觉就像,有十万只蚂蚁,正在自己的身上乱跑乱跳钻拉钻去,搅得他心乱如麻,烦躁不堪。

失神之下,蓦然觉得手腕一紧,只差最后一口气没咽下去的桑皮,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力气,伸手抓住了他的腕子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95章 引海攻山 下一章:第197章 草木成狂
热门: 风水奇谭1:幽楚王陵 人性记录 野性的证明 π的杀人魔法 鬼眼新娘 再谈国民性 昆仑神宫 大唐悬疑录3:长恨歌密码 嗜血法医·第1季 京极堂系列03:狂骨之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