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引海攻山

上一章:第194章 宗师蛤蟆 下一章:第196章 荣枯桑皮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引海攻山,蛤蟆大展神威,他本来就是水行宗师,在海中施法更得了加成,神通威力大增。另外他跑到海上打还有一重好处,他自己在进退之间,也能从容不迫。

乾山道里要真藏着什么厉害人物,就算追出来,蛤蟆在海里也不怕他。

一座座巨大的浪头,从大海上凝聚而起,高矮比着普通的山峰也不遑多让,在蛤蟆的指挥下翻滚奔腾奔腾,一路冲来狠狠地拍在乾山道的护山大篆上,如此往复,接踵不停!

整座乾山都在巨浪轰击下轻轻颤抖着,山里更是都乱成了一团,护山金光层层流转,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尖声啸叫,鸟兽惊惶失措,乱窜乱跳。

这番动静,比起梁辛前两次恶战乾山可都要大得多。

梁辛不理外物,将全副的心思都融入身体的感觉,仔细分辨着山中的灵元震荡……

他们的时间并不多,乾山这边出了乱子,马上就会通知一线天,继而天门高手便会赶来制止,要是在天门中人赶来前,蛤蟆还未能‘震出邪术’,哥俩就白忙活了……

乾山道何尝不明白这重关键,将护山大篆催动到极致,绝大的阵力尽数移转至东海沿岸,死死抵住浊浪轰击!

蛤蟆也知道时间紧迫,再度哈哈大笑:“乾山妖道,你家仙长的焚天煮海如何?”

等了一会,朝阳并不回答,蛤蟆的笑声一敛,断喝声却更洪亮了:“再看,洪水猛兽!”

话音落处,蛤蟆的蓝色道破霍然崩碎,化作百余片布蝶,随着海风激荡四散纷飞,若凝神细望便能看出,每一只布蝶便是一道符咒律令!

蛤蟆的道袍,或者说流连道宗高阶弟子的道袍,竟然是百多盏灵符缝制而成的。

灵符入水的瞬间,放眼望去,整座海面都猛的一跳,随即,一条条白色的水线,自远方的海域翻滚而来,显然正有什么海兽水怪奉灵符号令,被召唤而至。

闷钝的怪叫声,从海面之下隐隐传来,水线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洪浩,冲到近前后随着蛤蟆一声叱喝,一头头不知名的巨大海怪陡然跃出海面,与憧憧巨浪一起,砸向东海乾!

梁辛人在山中,看不到蛤蟆的强攻猛打,却能感觉到天仿佛都要塌了,嘭嘭的闷响不停从头顶上传来,那些比着楼宇丘陵还要大上不少的怪鱼怪蟹,张牙舞爪的从海中跳上来,发狂般的和大篆神通裹成一团,不死不休!

神通轰荡中,时间过得极快,仿佛才一转眼,太阳却已沉入海面,只在天海尽头留下些残红,显得异常无力。梁辛始终没能发觉乾山里有异常之处,心里也急的不行,恨不得跳起来帮着蛤蟆一起去打……

从正午打到日落,蛤蟆连道袍都打没了,乾山上的金光依旧流转不休,护山大篆撑得虽然辛苦,不过还未露败象。

蛤蟆已经打发了性子,全身真元滚荡不休,不停的引荡神通轰击大山,全没注意一道金光从远处激射而至,在距离他十余里之外猛然停顿,微微颤抖几下之后,隐于夕阳的余晖之下……五大三粗中,有人到了,却并未现身。

最先赶来的人,在三堂会审时也和梁辛有过一面之缘,金玉堂九位护法中的老七,大胖子顾回头。

在顾回头身后,还跟着一个小胖子,看模样差不多二十五六岁,体型比着顾回头小上一圈,长得干干净净,皮肤白得甚至有些透明,好像十几年没见过阳光似的。所有的金玉堂弟子在穿着打扮上都差不多,全身上下披金戴银,珠光宝气,他们两人也不例外。

顾回头隐在空中,仔细看了看乾山之滨的攻守恶斗,神情里略略有些惊讶。

年轻胖子满头都是大汗,看来是赶路辛苦,可他神情却兴奋的很,看起来也恨不得跳出去打杀一番,但顾回头全没出手的意思,他也只能干着急,等了半晌之后终于还是耐不住性子,小心翼翼的开口问:“七哥,咱们就这么隐着?不出手?”

顾回头笑得和蔼亲切,语气也舒缓柔和,反问他:“咱们为什么要出手?”

年轻胖子细声细气的回答:“乾山道辞位封山,八大天门共做鉴证,这个大嘴道士却施法攻山,坏了规矩,所以才要出手拿他。”

顾回头点了点头,笑道:“说得不错,老九你再看看,他的道法神通,是什么出身?”

年轻胖子算是顾回头的师弟,位列金玉堂九大护法之末,同门之间都以排行相称。

老九早就看出了蛤蟆的功法,立刻说道:“他是流连道弟子,修为还算说得过去。”

顾回头嗯了一声,缓缓说道:“大嘴道士施法攻山,坏了规矩,按理说我们该拿下他治罪,不过他是流连弟子,咱们便不能出手了,不仅不出手,最好还莫要现身。”

老九看上去并不呆傻,却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,皱眉寻思了片刻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。

顾回头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思,仔细的给他解释道:“流连道的弟子犯事,自有他家的师长去惩处,咱们拿下了大嘴道士,谈不上多大的光彩,更论不到多大的功劳,却会让流连道的面子上不好看,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不要做。何况流连道的人,估计也快到了。”

说完,顾回头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做事情,不能只看规矩,还要想一想朋友的面子,想一想敌人的实力。”

老九似懂非懂,不过也没再追问,而是笑呵呵地对顾回头说道:“我从四岁被师父带上山开始,就一直在修炼,别的事情什么都不懂,以后七哥多教我。”

顾回头转过头,余晖映照下让他的笑容显得有些……锈迹斑斑,深深看了老九一眼:“无妨,掌门那里不好多打扰,可你有八个兄长,有什么不懂的事情,尽管来问我们。”

老九用力点头,正想开口说什么,突然皱了下眉头,似乎发现了什么,举目向着高空望去,顾回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算算距离,现在来得应该是承天道的弟子,他们和咱一样,都不会现身,假装不知道也就是了。”

说着,顾回头的脸上又恢复了轻松,和老九指指点点,低声品评着蛤蟆的水行法术。

蛤蟆不知道天上已经有天门同道赶至,不过他也能明白,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他正在心里盘算着一件事:得拼命了!

乾山的护山大篆比着想象中强大得多。

不拼命,这一战也就差不多现在的样子了,等一会师父师叔来了,拎着脖领子把自己抓回去,盼着离人谷讲义气,能来帮自己说明缘由,逃脱责罚或许不难,可白忙活一场是肯定的事情了。

拼命的话,重伤一场是免不了的,能不能撼动乾山未可知,不过万一要是‘震荡出了邪术’……立下了这场功劳,离人谷再给帮帮忙,长老的那把椅子还真就是自己的了。不光是面子和权势,更重要的还有资源、功法。

蛤蟆大笑了一声,伸手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块琥珀样的东西,放进嘴里乱嚼了几下,伸开脖子吞了下去。

他本来站在乾山外十余里处的海面上施法,随着吞下‘琥珀’,双臂猛震一个跟斗倒翻了出去,像一头怪蛙似的,整个人都趴在海面上,双腿微躬,双手弹入水中,口中念念有词,身体也微微的颤抖着。

看上去,他不像要施法,而是再向乾山叩头祈祷。

片刻之后,蛤蟆仰起头,张大嘴巴狠狠的抽了一口气……暴躁的海面上猛然失去了声音!所有的声音,都随着空气,尽数被蛤蟆吞入肚子里!就连顾回头这样的宗师高手,在突兀而现的安静中,也觉得有些心浮气躁了。

老九却兴致盎然,一边抹着汗水,一边模棱着牙齿,嘴巴里嘟嘟囔囔不知念叨着什么。

梁辛察觉不到乾山里有什么邪气,但是却能感觉到大海上的灵元剧烈震颤,知道蛤蟆正在凝聚全力一击,心里也有几分感动,外面有个战友竭尽全力的配合自己,且不论这个战友有什么目的,单说这种感觉,就让他很亲切。

吼……吼……吼!

接连三声震天价般的大响,从蛤蟆的口中喷涌而出,随即只见蛤蟆猛的绷直了身体,而大海中,竟然传出了一连串好像婴儿大哭的怪响。

三声狂吼之后,蛤蟆声音嘶哑的仿若泣血,唱出的法咒也不再嘹亮清澈,而是透出了浓浓的虐戾和森严。

这时候顾回头也皱起了眉头:“大嘴道士修为不够,用独门宝贝强撑,妄动神通,事后必受重伤,可他这么拼命,为的是什么?”

蛤蟆要是听到顾回头的疑问,也不知道会不会在百忙中回他一句:做长老。

老九已经看入了神,突然哈的一声,轻笑出声:“好看!”

顾回头愣了下:“什么好看?神通?”

老九却摇了摇头,伸手指了指蛤蟆:“修士拼命时的样子,好看。”

现在的蛤蟆衣不蔽体,披头散发,满脸狰狞,这幅样子能把老叔吓得说不出话来,哪有一星半点的‘好看’!

……

朝阳老道站在描金峰上,脸上没有什么喜怒之色,只是远远眺望着海面上正在凝聚神通的蛤蟆。在他身后,除了一群面带僵笑的草木傀儡之外,还有五个和尚并肩而立。

一群老道中间站着五个光头和尚,显得既新鲜又可笑。

五个和尚都是中年,一眼望上去好像是同胞兄弟;可仔细一看,他们高矮胖瘦各不相同,长相丑俊不一,又全没有一点相像之处;若再细细观察,才会让人恍然大悟,他们五个人虽然相貌差异极大,但是神态、气质、表情,全都一摸一样!

这是共修神通,心意相通之兆,有见识的高手一望便知,他们五个人必有一道厉害的合击阵法。

五僧中的第一个,淡淡地开口:“若现在出手他必死无疑。”

蛤蟆凝神施法,耗用的时间不短,身边只有飞剑环绕相护,防御薄弱。要是乾山道的弟子做法偷袭,自然伤不了他,但若是这些和尚,现在杀他易如反掌。

第一个僧人的话音刚落,第二个僧人即刻开口反驳:“乾山道没有杀死宗师高手的实力。”

第三个僧人接下话题:“他死在我们手里朝阳没法和天门解释的。”

第四个僧人也随之出声:“要想杀他也用不着等到现在了。”

第五个僧人最后说道:“这道法术撼不动乾山,由他闹。”

五个和尚说话,衔接之间没有一丝停顿,一大段说下来,让人听得恨不得大口喘气。

一人一句之后,和尚们一起闭上了嘴巴,仿佛根本不曾开口似的。

朝阳点了点头,缓缓的说了句:“他家师长应该快到了,很快便没事了。”

话音刚落,一道水蓝色光华跨越长空,向着蛤蟆飞射而去,蓝色光华中一个苍老的声音怒斥道:“孽障!”

叱喝声贯彻海天,梁辛也听得清清楚楚,心里跟着一沉,流连道宗的长辈终于赶到了。

可大海上的灵元震荡却并未停止,蛤蟆还在施法!

蛤蟆这一击拼出了全部修为,更灌注了全副的精神,根本不知道长辈已至,就在斥骂声响起的同时,他唱出了最后一个咒文,随即嘶声长嗥:起……啊!

撕碎耳膜的嘶嗥中,蛤蟆的身体陡然绷直,浸在海水中的双手,狠狠向上一掀!仿佛一座看不见的大山压住了他的手,蛤蟆要掀翻它!

双手掀起,几串水珠随之撩荡,蛤蟆凝聚已久的神通,看上去比着小孩子掬水乱泼的威力也大不到哪去。而下一刻,当水珠又摔回到海中时,大海突然……裂开了。

朝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可大海,的的确确是裂开了。

在蛤蟆身后,海浪翻涌,一望无际的蔚蓝色直连天际,并没有丝毫的异常。

可蛤蟆身前,一道长长长长的水墙急冲而起,直击苍穹,随即推金山倒玉柱一般,向着乾山兜头砸下。

蛤蟆,把这方圆几十里的大海尽数掀了起来!

万顷海水,震裂一击!

朝阳还只是个五步修士,何曾见过这种阵势,虽然明知道头上有法阵护山,身后有和尚保镖自己不会出事,可面对着半座浩浩荡荡向着自己砸下来的大海,还是吓了得魂飞魄散,脸色煞白。

五个和尚仍旧面色沉稳,蛤蟆这一击挟动大海之威,如果连续轰击几次,或许能撼动乾山,但是只凭着一下子,还惹不出什么乱子……

流连道不设长老之位,而是以七执代之,分别是执剑、印、旗、丸、铃、灯、尺七席,蛤蟆说的争长老,实际便是争这七执之一,新空出来的执尺。

刚刚赶到的流连道高手也是七执之一,执铃。

执铃弯道了半步,没能阻止蛤蟆发动翻海神通,可神通明明已经成型、在无可挽回了,执铃还是怒喝了一声:“停手!”

神通已成,但却未完!

半座大海兜转而起,蛤蟆也不再置身事外,四肢大张扑身怒潮,随着浩浩荡荡的水势一起轰向乾山。

此刻若能洞穿海水,便会看到,一抹银白色的光芒从蛤蟆的身上流转而过,随即猛的扩散开来,所过之处,苍苍海蓝尽数被银芒抹掉,换而晶莹剔透。

掀翻数十里的海水固然惊人,可这道神通真正的可怕之处,是将翻出的海水凝化冰山!

从执铃现身到冰山成形,前后也不过一两个弹指的功夫,一座巨大到足以撑裂目光的森森银川,翻滚着、呼啸着,轰轰烈烈地夯上了乾山的昂昂金光。

几十里的海水,撼不动巍峨乾山。

可几十里的海水凝化成的冰川呢?一水一冰,两者荡起的力量判若云泥!

莫说朝阳老道,就连他身后那五个和尚,也全都被吓得一哆嗦,谁也没料到蛤蟆的神通变化……相比之下,倒是草木傀儡们都挺镇静的。

金光一颤,随即爆起一连串摔破锣般的哀鸣,乾山道护山大篆就像个肥皂泡似的散碎于无形!

而冰川不停,轰向连绵山峰。

梁辛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啥事,正纳闷着天怎么黑得这么快,等抬头看见一座冰山摧毁法阵,透在地面上的巨大阴影何止笼罩了自己,方圆几十里的山地都被它罩住了,身法再开他也逃不出去,这才惨叫了一声,哪还顾得上去找邪术,忙不迭唤出七股残鳞,咬牙切齿的准备硬抗着了……

藏在半空的顾回头,此时正对着老九苦笑:“乾山算完了……”却不料,他的话还没说完,遽然五道贲烈的雷光,仿佛张牙舞爪的银龙,自描金峰上逆冲而起,正中冰川!

轰的一声巨响!

冰川甚至没能支持片刻,与雷光甫一相遇,就被打得散碎崩裂,大大小小的冰坨子炸向四面八方。蛤蟆有玄冰相护,侥幸未死,不过整个人都已经重伤脱力,还在天上翻滚真,人已经昏厥了过去。

大难临头,五个妖僧哪还顾得上隐藏身形,同时捏起指诀,五雷成阵,不见一丝勉强,出手便砸碎了冰川。

顾回头的笑容陡然僵在了脸上,失声惊叫:“不可能!”

乾山道是什么样的门宗,顾回头当然心里有数,姑且不论道法,只说威力,那五盏雷霆,每一盏都是六步中阶的力量,甚至还要更高一些。能一瞬间释放这五道神通的,放眼中土修真道,只有八大天门!

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五雷与冰川相撞之下,巨力跌宕滚滚气浪,转眼横扫半空。

藏在半空中观战的几个天门高,心情悸动之下手猝不及防,被气浪冲碎了隐身之处,现身而出。

到现在,有四个天门先后赶来。

只有金玉堂是两个人,七护法、九护法;

流连道、承天道和指夕道都只派了一个人过来,不过来的人也都是长老级的高手。

天上,五个长老。

山上,五个妖僧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94章 宗师蛤蟆 下一章:第196章 荣枯桑皮
热门: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马耳他黑鹰 尸语者: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 大地飞鹰 暗处 轩辕诀3:龙图骇世 命案目睹记 冒死记录 犯罪画师 诡案罪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