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 宗师蛤蟆

上一章:第193章 一抓一放 下一章:第195章 引海攻山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老三和蛤蟆没正经动手,充其量算是比划了两下。

本来就是个意气之争,双方摆一摆实力,谁输谁赢大家心里有数,就不用打了。

因为当初的镇山会审,梁辛在修真道上挺出名,蛤蟆也曾听说过他,但是天下传言‘小梁大人’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,而此刻梁辛已经是个二十四五的青年,所以蛤蟆压根就没把他往‘小梁大人’哪里联系。

梁辛也不再追究,随随便便往地上一坐:“中土上处处都有人发狂,不过这件案子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蛤蟆并不隐瞒,回答道:“从今年初开始,陆陆续续也有修士发狂了,不过都是些散修和小门宗。”

发狂的邪术,从凡间波及到了修真道,在离人谷与卸甲山城恶战的时候,一线天就召集了九九归一,开始追查这件案子,不过查来查去也没能找到什么线索。

‘九星连线,浩劫东来’,天门容不得修真道有任何闪失,也派下精干弟子去帮忙。

说到这里,蛤蟆笑得怡然自得:“本来这事不用我管,不过我家出了一个长老的空缺……”

蛤蟆下山查案,就是为了立个功,回去好争做长老。他的心思也的确不错,别的修士都看不起凡人,他却明白论到查案,九龙司绝对是天下第一,这才潜入司所盗走了所有的卷宗。

在发现乾山与发狂邪术有关之后,蛤蟆马上就明白了,这件事肯定小不了。不过越是大事,他的功劳也就越大,也没惊动同门或者同道,凭着自己的法术悄悄摸上乾山。

梁辛在山里转了五天,他在山里转了七天,哥俩这才遇到一起。

和梁辛不同的是,蛤蟆一直在处心积虑想要漂上描金峰,他不如梁辛掌握的线索多,只道破案的关键应该藏在乾山道的法坛。

不过描金峰的‘阵须’要更敏锐,另外还有修士把守,想要上去又谈何容易。

蛤蟆絮絮叨叨,把前因后果都说清了。

梁辛点了点头,又追问道:“你的修为呢,到什么境界了?”

蛤蟆实话实说:“逍遥境初阶过了,不过离中阶还有段距离。”

梁辛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蛤蟆:“这么说,你是天门弟子了,流连道宗?”身具六步实力,却只争一个长老的位子,这种事也只可能发生在五大三粗里,在加上蛤蟆的飞剑、道法甚至袍子颜色都跟水有关,要猜他的身份也不难了。

说完,梁辛又摇了摇头:“够呛,你修为不够,争不上长老的位子。”

卸甲祥瑞、离人祭酒,虽然称呼不一样,可职位上和长老一摸一样,且不论远远高出济辈的白狼,就是秦孑、齐青或者苍鸟赤兔,个个都要比着眼前的蛤蟆强上许多。

话音刚落,梁辛突然笑了起来,他又想起一个远远不如蛤蟆的天门长老,二祭酒屠苏。

蛤蟆也不问他笑什么,径自道:“就是因为修为不够,我才要下山立功不是,要是有六步大成的修为,我也不争长老位子了!”

梁辛不置可否,琢磨了片刻后,才缓缓开口:“做长老,你的修为还差一些,不过要破案子、立功劳,你的修为却够了。”

蛤蟆心思机灵,闻言之下眼睛一亮:“你有破案的法子?说来听!”

梁辛没直接回答,而是把话题拉到了邪术上:“东海乾和发疯邪术之间的关系,其实……很有些不对劲的。”

蛤蟆的神情没什么变化,做了个手势示意梁辛向下说。

“你看过卷宗,自然知道东海乾三次遭灾,发狂邪术就爆发了三次。看上去,邪术不是刻意而为,倒更像是个意外。”说着,梁辛皱了皱眉,琢磨了一阵之后,才再度开口:“就像……泄露。”

蛤蟆咦了一声,跟着重复了道:“泄露?这个说法有些意思,你继续。”

梁辛想得脑袋都有些疼了,总算找出一个差不多的比喻:“乾山和发狂邪术,很像岩石和地泉。一道地泉被岩石牢牢压住,只能在地下流淌。后来岩石受到震动,裂开了一道缝隙,所以泉水溢了出来。而后岩石又遭重创,裂缝变大,泉水涌出得也就更汹涌了。”

蛤蟆明白了梁辛的意思,点头说道:“乾山道就是岩石,邪术便是溢出的泉水了……咱们就是要找到那道地泉,然后毁了它,从此天下太平……还有大功一件!”

梁辛呵呵而笑,先前两人差点打起来,足见这个蛤蟆不怎么招人喜欢,不过也的确算不上讨厌,梁辛又继续向下说道:“现在邪术消失了,想要再把‘地泉’找出来,就得有人再敲敲岩石,把它砸出一道缝子来。”

说完,不等蛤蟆发问,梁辛又补充道:“我的功法特殊,对外界的感知异常敏感,只要你再让打上乾山道,再让邪术泄露出来,我就能寻根溯源,找出乾山里不对劲的地方!”

这是梁辛早就想到的主意。前两次大闹乾山,一来梁辛修为不够,二来根本就不知道会有邪术泄露出去,所以也不曾去用心体会感觉,这次再离人谷中修行了整整一个甲子,只要邪术再度泄露,他就有把握找出根源来。

可现在身边没有帮手,要想让乾山震荡,非六步以上的修为不可,大哥二哥小青墨全都不在身边,何况这件事,很有可能会和神仙相直接对上,梁辛还真舍不得拿自己人来冒险,倒是蛤蟆正合适,神仙相要真敢出手,蛤蟆马上就会喊人,这样惊动八大天门,要比自己去满世界告状强得多。

蛤蟆的修为,应该和梁辛去离人谷之前差不多,介于六步初阶与中阶之间,想要撼动乾山道,应该是足够了。

蛤蟆听了他的计划,半晌都不曾开口,到最后梁辛耐不住性子去催促他,他才伸手一指自己的鼻子,问道:“你看我傻吗?你怎么不去打乾山,我去追查邪术!”

梁辛比他有理,摆了摆手:“你功法不成,查不出邪术泄露时的异常。再说,”梁辛笑了起来:“你只能借水遁形,离了水乾山的阵法立刻就得轰你,万一隐藏邪术的地方没水,你咋过去?”

蛤蟆眨巴着眼睛,琢磨了琢磨,还真是这么回事,当即也不在这里争下去,仍旧摇着头,另外找出了理由:“乾山退隐时,五道三俗共做鉴证,我就是天门的人,就算乾山道有可疑,没有证据前我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打上去,否则要是追究起来,别说立功,掌门不治罪,我就驮着你围乾山爬一圈!”

这重道理大得很,别说蛤蟆只是个天门中的高级弟子,就算他真是长老,也不会亮出旗号来打乾山,这么做无异直接去扇八大天门的耳光。

梁辛找不出理由来驳斥蛤蟆,马上想别的法子来劝他,一伸手间扯掉了自己的袖子。

蛤蟆吓了一跳,瞪着梁辛问:“干啥?”

梁辛扬起赤裸的胳膊,将须弥樟的印记对着蛤蟆晃了晃:“你可认得这个印记?”

蛤蟆自然识货,一望之下神情也凝重了起来:“须弥樟,你是离人弟子?九龙司竟然请动你们来查案?”

梁辛微笑:“须弥樟是不会错的,其他的事情你也不用管。”

到现在为止,也没听说过离人谷会为外人种下这片宝贝树叶,与修真道而言,须弥樟无疑就是离人谷弟子的身份标记。

蛤蟆再开口时称呼上客气了许多:“阁下在离人谷中……”

梁辛知道他想问什么,呵呵一笑:“我行三!”

“三祭酒!”

离人谷最近太出名了,天下第八突然爆发实力,只守不攻就把卸甲山城给打残了,六十四重柳暗花溟更在镇百山外变成了个笑话,蛤蟆在流连道宗中也算是个高阶弟子,最近发生的事情他一清二楚。

梁辛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:“我也是天门的人,你的顾虑也是我的顾虑,不过乾山邪术事关重大,一定要查到底,有什么事情,自由离人谷出面解释,不会让你为难,更不会让你领受责罚。”

蛤蟆眼珠乱转,仔细计较了一番,最终伸出两根手指:“你依我两件事,我便听你的吩咐!”

见梁辛点头之后,蛤蟆笑了,挺有点不好意思:“第一件事,我来查案子是为了做长老……”

梁辛哈哈一笑:“我只求破案,不要功劳,全是你的!另外离人谷欠了你的人情,大祭酒会亲自登门致谢。”

蛤蟆喜上眉梢,用力点了点头:“第二件事,你要给我个凭据!”

蛤蟆也不傻,破了案子怎么都好,破不了案子三祭酒跑了怎么办?手里有了凭据,也就什么都不怕了,‘八大天门同气连枝’,离人谷三祭酒的辈分高过他,相遇之下他本就应该听凭吩咐,就和师长的命令一样去执行。就算案子办砸了,乾山道上门告状,只要把凭据亮出来,罪责就不再自己身上了。

这件事梁辛可有点为难,他身上哪有什么凭据,总不能把印着须弥樟的皮撕下来给蛤蟆,犹豫了片刻,手腕一翻去须弥樟之内取出一物,抛给了蛤蟆:“你看这个成不?”

蛤蟆伸手接住,神色间有些疑惑:“盒子……我的老天爷!”

蛤蟆都快疯了,他知道离人谷横,可也做梦也想不到横到了这个份上,区区一个三祭酒,随随便便就拿个玲珑玉匣来作抵押。

梁辛笑的挺随和,指着盒子对蛤蟆笑道:“打开看看。”

蛤蟆正经傻眼了,失魂落魄的抱着玲珑玉匣,心里有激动,有兴奋,而更多的却是恐惧害怕,打从骨子里泛出的恐惧!

玲珑玉匣,于修真道而言只有一个意义:杀戮。

谁家得了这件宝贝,最要紧的事情便是保密,哪有三祭酒这样的混蛋,想也不想就把宝贝盒子塞给了自己。把道理反过来去想,自己知道三祭酒有玲珑宝盒,他又岂能容自己活命。

蛤蟆深深吸了一口气,六步宗师心境坚定,片刻失神之后就镇静了下来,望向了梁辛:“你要杀我?”说话时,手中暗暗掐起法诀,全身真元滚荡不休,随时准备全力一击。

梁辛咳了一声,摇头道:“要杀你也不用先给你看盒子!赶紧的,打开盒子看看。”

蛤蟆明明镇静了下来,可抽离盒盖的时候,还是手指颤抖心若擂鼓,一道轻飘飘的玉匣盖子,仿佛比着整座苦乃山还重!

盒子终于被打开了,蛤蟆抬头望向梁辛:“空的。”须弥樟里有的是地方,梁辛为了存取方便,早就把玉匣和骷髅分开放了,现在的匣子自然是空的。

梁辛似乎比蛤蟆还不甘心,伸过脖子往玉匣里看了一眼:“恩,空了,里面的宝贝呢?”

蛤蟆都想掉眼泪了,猜不出梁辛到底想说啥:“我哪知道啊!”

梁辛摆摆手,笑道:“想想呗,好猜的很,实话实说便好。”

蛤蟆回答的小心翼翼:“里面的东西,自然是被你们得去了。”玲珑玉匣装有天材地宝,一旦现身必然引来腥风血雨,可是被其中的宝贝被炼化之后呢?宝贝没了,多出一个绝世高手,他不找人麻烦也就罢了,谁会去主动招惹上门。

梁辛这才点了点头,掰开手指头,给蛤蟆数到:

“北荒巫和中土没什么联系,唯独与离人谷为盟;”

“达旦禅院没了,老十一活佛以离人谷为家;”

“槐楼也没了,不过传承没断,这些年里槐楼门下都在离人谷中修行;”

“对,提到槐楼,你倒不妨再猜一猜,老五牧童此刻人在何处?”

“算完了旁人,再说说我们离人谷,篷滂大阵、一叶惊山都不算啥,倒是玉匣里的宝贝,着实了得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梁辛把手指收回来,攥成了拳头,抬头望向蛤蟆:“数了这么多,我只问你一句话:离人谷要想找你,流连道护得住你么?”

蛤蟆摇头,回答的挺实在:“莫说护得住护不住,是根本就不会护着我。”

“其实,也是因为护不住,所以才不护着。”梁辛笑:“玉匣的事情先别说出去哈,大祭酒当初是这么嘱咐我的。”

蛤蟆想咬牙,可腮帮子实在使不出力气,本来想要个凭据护身,没想到却接了个烫手的山芋,不用说以后只要修真道上有‘离人谷得了玲珑玉匣’这个传言,离人谷立刻就得杀上门来抓自己。最要命的是离人谷最近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‘深不可测’,流连道宗才不会为了自己这个小卒子去和人家硬撼,不管怎么算,到最后倒霉的都肯定是自己。蛤蟆垂头丧气,这个局不大,可离人谷太大,所以他破不了局,当即把空匣子还给了梁辛:“这件事我绝不会透露出去,盒子……还是你自己收着吧。”

梁辛眉花眼笑,这只蛤蟆算是被自己捏住了,看着蛤蟆满脸沮丧,他也实在不好意思再问一句‘不要凭据了?’,当即收回玉匣。

蛤蟆也不再矫情了,指了指远处的乾山:“你说,怎么打?”

梁辛无所谓的一端肩膀:“想怎么打就怎么打,我现在进山,”说着,他抬起头看了看天,差不多已经到了四更时分,距离黎明不远了:“明天午时,你便动手。你自己小心些。”

说完,又笑着安慰了句:“就算案子破不了,大祭酒也会传讯你家师长,担下这桩责罚,放心吧!”随即转身纵跃而去,到了乾山脚下,再度施展潜行术,进入了大山之内。

重返乾山,梁辛也没有目的,只是尽量往深山中爬,自己估算着时间……几个时辰转眼而过,艳阳当空,午时已到。

梁辛放缓了速度,屏气凝神,可是乾山内并没有什么异常,护山大阵仍安稳运转着,既没有长啸挑战,更不见神通轰鸣。

一边是离人谷,一边是东海乾,孰轻孰重蛤蟆应该心里有数,梁辛倒是能笃定蛤蟆不会临阵脱逃,耐心又等了一阵,仍然没什么动静。

梁辛有些趴不住了,正犹豫着要不要爬出去看看,忽的心念一动,他听见了一阵异响……海浪声!

乾山虽然地处东海之滨,可梁辛现在躲在深山之中,峰峦阻隔之下,本不该听到潮汐激荡。

海浪声越来越大,不停的从东方传来,梁辛也恍然大悟,蛤蟆是水行宗师,他要引海攻山。

果然,海浪激荡之间,早没了一丝大海的宽容之意,换而萧杀与淬厉,而笼罩在乾山上的金色光芒,也察觉了来自海上的敌意,愈发的灿烂起来!

不过片刻的功夫,海浪声便已扩大了数十倍,水声隆隆仿佛惊雷轰鸣,虽然看不到海滨的情形,梁辛也能想象得到,孤山悬崖、浊浪银花间回荡的那份神通嚣张。

终于一声长啸,自描金峰上冲天而起,朝阳的声音充满愤怒之意:“乾山道宗辞位封山,八大天门引天下同道齐做见证,从此再不问人间是非,再不问同道恩怨,阁下于乾山海滨舞弄神通,为得又是那般?当真不把天下修士放在眼中么!”

祸已经闯下来,蛤蟆反倒霸道了,在滚滚大笑中如雷断喝:“东海乾山,藏污纳垢,天不罚,海罚!我便是要引动汪洋滔滔,洗一洗你这肮脏透顶的东!海!乾!”

蛤蟆的口气,果然是大得很的……

话音落处,天海之间霍然爆起一连串的轰鸣,整座大山仿佛都颤抖了起来,蛤蟆引着滔天浊浪,猛轰东海乾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93章 一抓一放 下一章:第195章 引海攻山
热门: 纯阳真仙 妙医圣手 玻璃之锤 昆仑神宫 人间仙路 杀手的悲歌 密道追踪 千劫眉·狐妖公子(第一部) 诡案罪2 造化之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