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血腥案子

上一章:第191章 德艺双馨 下一章:第193章 一抓一放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大眼是主宰天地气运、中土灵元的两处关键中枢之一,从位置上算就在它数十丈的之外,便是那头死了不知多少年却凝尸不化、犹自扛着石碑的龙子赑屃。

也只有这样的神兽、这样的排场,才能配得上大眼!

只可惜,石碑上的八字碑文与两字落款都是远古笔撰,谁也不认识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,梁辛当然明白师父的‘火尾天猿德艺双馨’纯粹是信口而言。

挖出来这么个东西,工程一时间继续不下去了,葫芦命一众小猢狲暂时休息,自己带着那群大妖心腹,又钻进山洞里开会去了。

梁辛自己学问不行,写字画画就更甭提了,请身边的琅琊帮忙,把碑文临摹了下来。

琅琊自有乾坤袋,笔墨纸砚随身携带,当下挽起袖子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臂,就在深坑下面对着石碑细细描绘。撰文结构繁复,看上去像画比像字还要多些,即便一共只有十个字,也实实在在拓了一个晚上。

开始的时候,妖女还是笑嘻嘻的,渐渐的脸上笑意不见,换而认真投入,全神贯注的揣摩着、复制着碑文,梁辛从旁边看着,突然觉得琅琊好像变了个人似的,少了几丝灵动与妖媚,却多出一份因为专注而闪烁起的明浩。

直到天色大亮,终于大功告成,琅琊又仔细的对照了一阵,这才对着梁辛点头道:“没问题了!”一边说着,又夸张的甩了甩手腕,晃起一份炫目的嫩白:“其实拓下来也没用,这些字太古远,你带着它走遍中土还是找不到能识得它们的人。”

梁辛挑了挑眉毛,笑问:“明知没用,还拓得这么认真,这可不像你。”

琅琊踏上了两步,和梁辛四目相对:“不管有用没用,你要我做的事情,我从来都会小心仔细。”说话的时候,她似笑非笑,乍一望轻松洒脱,可细看之下,每一条笑纹里都带着些许期待。

梁辛傻眼了,不敢再矫情了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琅琊的表情怎么永远那么精彩……后退两步之后才笑着解释:“秦大家说,八大天门为了破解地宫骷髅留下的记载,曾经花费大心思来研究远古文撰。”

说着,他和琅琊跃上了大坑,跟着找来黑白无常,请他们带着碑拓跑一趟离人谷,找秦孑找人帮忙,看看能不能破解碑文。

两人痛快答应,收好了碑拓之后立刻出山,两个鬼王弟子还不会飞,脚程比不得青墨的战旗法宝,不过他们丧门的低阶弟子,也有急行追风的神通,比起凡人而言可要快得多了。

黑白无常刚走不久,两道飞剑传书就先后射入猴儿谷,一道来自西方,气势孤绝淬厉;另一道自北而来,鬼气森森血气氤氲……不用说,是柳亦和青墨分别传来消息。

他们暂时都回不来,老蝙蝠和大司巫都在闭关,门宗里多多少少有些琐事,柳亦和青墨又是新晋的衣钵传人,不好意思甩手不管,也就先留下来。

梁辛身上也压着一大堆事情,又在山里赔了母亲几天,也准备出山。

按照他的打算,先去趟京师找指挥使,他要进入九龙司大狱寻六百和尚,把还原骷髅的事情落实。随后再上乾山道去转一圈,夺长舌、追查神仙相在乾山的布置,还要帮木妖抓两个草木傀儡。

不过,让梁辛颇感意外的是,他还没来得及去京师,石林就在小汐的带领下进了苦乃山,来找他了。

指挥使来得时候,梁辛已经收拾好了行囊,把玲珑玉匣和骷髅都装入了须弥樟之内,又从红鳞碎片中选出了百余枚还算囫囵的,随身带好。

红鳞残片,比着二哥的那只阴沉木耳也大不了多少,好在星魂天性与红鳞相容,不论红鳞大小,它们都能栖身。

他早就试过,残片打出的星阵威力要稍稍逊色不少,这倒还好说,再怎么逊色毕竟也是十二阵的北斗拜紫薇,真正让梁辛大失所望的是,残片星阵不威风、不排场了……

石林老练,又对梁辛知根知底,见面之后也没多客气什么,直接就说道:“梁磨刀,歇了这么久,该去办差了!”

梁辛也乐了:“歇?我天天躲着朝廷的通缉,逃得上气不接下气!”

他对石林的印象不错。此人身为九龙司指挥使,明知道自己是梁一二的后人,却睁一眼闭一眼,这其中固然有利用、利益使然,可也有一份‘青衣一家’的义气。

“那些表面文章,该做还是得做,此刻你便官复原职!”石林笑着摆了摆手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你可知,前阵子大洪朝九州三十一府,到处都有发狂、吃人的血腥案子发生。”

这些案子闹得沸沸扬扬,普通的衙役捕快根本就应付不来,就连九龙司都被搞得焦头烂额,此事梁辛早有耳闻,点了点头。

这种发狂发疯、杀戮吃人、凶手力气暴增的案子,以前也偶尔发生过,不过三两年也未必会有一起,官府也不太在意,将凶手击毙之后也就结案了,直到最近一段时间,天下处处都有血案发生,不由得石林不小心重视,把相关的案件卷宗汇聚到了一处,又花了几个月的功夫不停推敲,总算理出了些头绪。

石林的声音低沉而清晰,缓缓的说道:“前年夏天开始,血腥案子便多了起来,大约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发生一起,从前年六月,到去年一月,这七个月间总共出了十七桩,都是由各地州府处理的。不过……”

说到这里,石林顿了顿,脸上的神情愈发严肃了:“去年二月初开始,血腥案子如爆炸般,猛的增多了,每个月里都发生二三十起!到了去年底,十个月之间,总共发案三百一十四桩。”

接下来事态继续恶化,到了去年末、今年初,血腥案件再次爆发式的增长,大洪辖下九州,几乎每一州每一天都会发生五六桩,连九龙司都已经忙不过来了,幸好时间只持续了三个四月,差不多二十多天之前,各地突然太平了下来,再没有一桩惨案发生了。

石林在说话的时候,小汐捡了个树枝,在地上写写画画,帮梁辛规整记录着关键内容,等石林说完,地上也出现了三行字:

前年六月——去年一月,十七桩

去年二月——去年底,三百余桩

今年初——四月初,六千七百桩

梁辛低头,地上的记录一目了然,三个阶段,血腥案子逐级爆发,越来越多。

除此之外他还觉得这些日期似曾相识,可一时间还想不到其中的联系。

小汐出去一段时间,对事情也尽数了解,接下了石林的话:“凶手吃人肉喝生血,杀仇人也杀亲人,自然是发了疯,可他们的力气长得却太离谱了,以前不过是一介凡人,发疯后能徒手杀死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普通青衣,至于捕快和官兵,死在他们手里的就更没法算了!”

提到同袍的伤亡,小汐的声音里裹进了浓浓的恨意,石林拍了拍她的肩膀,示意小汐稍安勿躁,继续对着梁辛道:“按常理推断,只有中了邪门法术的凶手才会这样,既然是法术,自然要往修真道上去想,想一想这两年里,修真道上有什么事情,能和案子的时间对上号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梁辛恍然大悟,一下子明白了,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三个时间段这么眼熟,当即沉声开口:“东海乾,乾山道!”

前年六月份,东海乾刚建好的观日阁被炸,中土各地开始出现血腥案子。

去年初,梁辛为了个干爹报仇,三探乾山大打出手,引来脸婆婆立敌丹凤朝阳,随后天下血腥案子激增。

今年初,梁辛从大海归来,再上乾山杀丹凤诛太师叔,到最后更逼出了乾山道的护山大篆……而中土上的血案,也井喷式的爆发了。

没有确实的证据,只有推测出的线索,两年之中乾山先后三次遭受重创,而东海乾每次巨震之后,中土上就会有更多的人发狂……

见梁辛明白了,石林的神情轻松了些:“这便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了,进乾山,找证据,才能请天门出面诛妖辟邪!”

九龙司要想破案,就得派人进乾山继续调查,找到东海乾与发狂邪术有关的证据,但是现在乾山道退隐封山,护山大篆时时刻刻都在运转着,普通人恐怕走不上两步,就会神形俱灭。

梁辛在心里琢磨了片刻,他对东海乾的了解,比着石林可要清楚得多,凭着朝阳和手下的几个草木傀儡,根本就没资格发动会覆盖大洪全境的邪术……归根结底,还得是神仙相。

石林并不打扰,就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,等梁辛回过神之后,才继续道:“另外,还有两件事要和你说清楚,第一,这桩案子我已呈报朝廷,本想请朝廷出面,找一线天来谈谈,结果被驳了回来,圣上御笔批注四个大字:到此为止……所以,这桩案子已经了解了。”

熙宗皇帝的态度可以理解,前阵子朝廷和东海乾大动干戈,引起了整座修真道的不满,现在东海乾得了八大天门的庇护,宣布辞位封山,洪熙宗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惹这个麻烦了。

倒是石林的作为,让梁辛觉得颇为古怪,笑着问道:“皇帝都下旨叫停,您却还要继续查?”

石林突然笑了,可无论笑容还是笑声,都没有一丝欢愉的味道,说的话也有些莫名其妙:“指挥使的椅子,看上去风光无限,实际却是刀子拼成的,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,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扎穿了屁股,扎烂了心肝,所以坐这个位子的人,最好别生儿女。否则哪天出了事,不但害死自己,还会连累后人。”

天下皆知,石林老婆不少,可孩子却一个没有,坊间都传他杀戮太重故而无后,可石大人其实有个儿子,偷偷养在民间里。指挥使的打算是如果他能安然身退,不妨让孩子认祖归宗;如果他出了事,至少也留下一段香火。

这个隐姓埋名的儿子是真真正正的平凡人、普通人,是石林绝大的机密,但是三个月前,儿子疯了,杀了近百人之后,自己也死在大队官兵的围剿中。

“石某人无后了,却还有仇人。”石林说完这句话就收敛了笑声,脸上恢复了平静。

梁辛也不知道该怎么劝,跟着叹了口气之后,把话题岔开了:“要我偷偷进入乾山,那你又何必恢复我的身份?”

皇帝御批,这件案子已经了结,石林找梁辛是要暗地里调查,出事全得自己兜着,可石林诏告天下,恢复梁辛的青衣差官身份,万一梁辛被人家逮着,又会变成朝廷对东海乾有所图谋。

石林苦笑着摇头:“你以为我愿意?是皇帝下旨,要你官复原职,重新为国效力!”

梁辛吸溜了一口凉气,感觉还挺自豪。

说完第一件事,石林又继续道:“第二件事,不久之前,有人夜探九龙司,盗走了所有血案的卷宗,能从我那里偷东西的,必是修士无疑,不过总算他们手下留情,没杀伤人命。”

先不提青衣的身份和传承,此事涉及到东海乾,梁辛就会去追查,何况他本来也打算去一趟乾山,当即点头应承了下来:“我马上就起程,不过……这个线索该怎么找?”东海乾方圆百里,是一片连绵大山,想要从其中找到可疑之处可不容易。

石林一点没客气,回答了六个字:“慢慢找,耐心找!”

梁辛应承下了此事,石林也轻松了许多,羊角脆见他们说完正事,立刻就来了精神,然后献宝似的拉起小汐,颠颠地跑到大坑旁边,带她去看新出土的赑屃负碑。

小汐最近没在山谷,根本不知道挖出了这么个大家伙,当即被吓了一跳,回头望向梁辛:“怎么回事?”

梁辛大概把事情的经过给她说了一遍,指挥使石林也从旁边听着,饶有兴趣的说道:“有解不开的古篆?拓下来,我找人试试看。”

九龙司本身对这件事没什么办法,可它毕竟是座衙门,和其他的朝廷机构都说的上话,自然也包括翰林院。

翰林院掌制诰、史册、文翰之事,官方承认的学者倒有一大半在此供职,其中对古文古篆有研究的大有人在。

这次是小汐亲自捉刀,跳下去做碑拓,梁辛在一旁等着的时候,问指挥使:“六百和尚还好吧?”

石林笑而点头:“放心,我听高健说过,你要六百妖僧还原一只骷髅。其实你把骷髅交给我便是了,这件事我帮你办。”

梁辛犹豫了一下,还是摇了摇头,随口扯了个借口:“我还有其他的事要找六百,还是自己去吧。”

骷髅牵扯着先祖的秘密,事关重大,梁辛还真不放心交给石林去做。

石林呵呵一笑,也没多说什么。

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了,所幸梁辛又想到另外一件事,笑着岔开了话题,对石林说道:“我的命牌毁了,还得铸面新的。”

石林吓了一跳,青衣游骑的命牌是秘法炼制,与游骑本人性命相连,无比的坚韧。九龙司成立三百年里,还从未有过游骑未丧命,命牌却自己损毁的事情,瞪着梁辛问道:“是丢了还是毁了?”

“毁了!”

离人谷恶战的时候,被梁辛收在须弥樟中的命牌,随着面饼、肉干、烈酒一起砸了出去,随即巨力轰撞,命牌就此损毁。

命牌就算结实,毕竟也有个限度,那一场恶战里连阴沉木耳都炸碎了,更何况这件凡人的东西。

石林没再追问,只是点点头:“等你从乾山回来,我给你重铸一面命牌。”说着他笑了起来,再开口说出的话可一点也不像指挥使了:“这阵子,你先和小汐用一面牌子!”

小汐拓碑文的速度,也不必琅琊更快,一直到月上中天,才总算大功告成,梁辛和两个青衣结伴出山。

等到了山外,双方分道扬镳,石林还有公务在身,又嘱咐了梁辛几句,就此返回京师。

小汐现在没有了睚眦手,战力不过是个普通的武学高手,根本帮不上梁辛什么忙,不过她现在身上没有差事,就陪着梁辛同行,两个人商量好,等到了地方,小汐就在山外暂住等候,梁辛自己进山。

路上,梁辛在经过繁华州府的时候,找药铺配置了一份秘药,他要摸上乾山,就非得靠何家潜行术不可,不过施展这门模拟蛇形鼠跳的身法,还要涂抹何家的秘药,用以改变气息。

配置的方法早在何红酥传他身法的时候,就一并送给了他,其中所需的材料都平淡无奇,也不需要怎么炼制,关键只在于各种成分的配比,所以梁辛就算不懂炼药方术,也能轻松做出秘药。

几天之后,乾山在望。

辞位封山,乾山道的护山大篆已然正是开启,整座大山都氤氲在一片淡淡的金光之中,大山煌煌而壮丽,真就仿佛蓬莱仙境一般,只看一眼便让人忍不住心生崇敬,不过,就算是小孩子也明白,这仙光流转之下,隐藏的却是凛冽杀机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91章 德艺双馨 下一章:第193章 一抓一放
热门: 萍踪侠影录 妙医圣手 猎狐 罪案迷城:消失的女高中生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长安三怪探之牡丹劫 亡灵书系列07 亡灵归来 异端者 第四扇门 天涯双探:青衣奇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