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德艺双馨

上一章:第190章 梁辛唱歌 下一章:第192章 血腥案子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去了趟离人谷,老叔被‘抓走’了,憨子被‘领走’了,所幸二哥又变回小白脸,总算不虚此行。

梁辛的收获也不小,不知道多少载、不过最少六十年的修行得以初窥天下人间,另外还听了满满一肚子陈年秘辛,足够他坐上大洪朝说书先生大供奉的宝座了……

不久之后,众人回到猴儿谷,刚一进山谷梁辛就被吓了一跳。

猴儿谷中,本来四季如春花团锦簇,几条清溪贯彻其间,香风撩荡水声轻快,十足十的一座世外桃源,可现在花枝也折了、草皮也翻了,到处变得坑坑洼洼,小溪里流淌得全都是泥汤子。

看上去,猴儿谷好像刚被一大片流星砸过似的。

原先青身火尾的天猿全都变成了满身泥巴的黄猴子,正跳来跳去,有的挥舞着把铲子乱挖,有的背着筐子瞎跑,根本看不出它们究竟要干啥,偏偏所有的天猿都煞有介事,干得挥汗如雨。

其他天猿都埋头苦干,见梁辛回来最多也就是点点头打个招呼,唯独一只尤其腌臜、脸都快被泥巴糊死的小天猿,惊喜的怪叫了一声,扔掉手里的簸箕,连滚带爬的向着他们冲过来,顺着梁辛的裤脚一路爬上来,最后坐在了他的脖子上,两只手紧紧抱住梁辛的脑袋,说啥也不松开了。

要不是没有尾巴,梁辛可就真认不出它就是羊角脆了。

梁辛心里惊疑不定,一个月前离人谷里打了个天翻地覆,也比现在的猴儿谷整齐一百倍,葫芦师父、梁辛和青墨的家眷、六个聋子青衣都不见踪迹。

柳亦更是倒吸凉气,低声道:“敌人?长春天?还是下面的神仙相逃出来了?”

羊角脆多聪明,抹掉眼盖上的泥巴,大大的眸子溜了溜就明白了众人的疑惑,丝毫不嫌麻烦的又爬回到地上,拉着梁辛便走,三绕两绕,带着他们来到一座树皮房子跟前。梁辛愈发的纳闷了,推开门一看,屋子里陈设简单,只有一张桌子和一片草席子,机关黎家送给他的那位高手‘火狸鼠’正躺在席子上,脸色苍白,满头虚汗。

不过才四十天没见,火狸鼠瘦了足足十几斤,他本来就身材瘦小,现在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了。

众人吃惊,立刻围拢过去,这才发现火狸鼠没受伤而是病了,青墨曾经在乾山道修行,粗通医理,很快就看出,他是又气又累导致急火攻心,倒不是什么大病,甚至都不用针灸药石,修养一阵便好了。

青墨在这边探病,小汐已经张罗着生火烧水,不大的功夫,一碗热水灌下去,火狸鼠咳嗽了两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,看到梁辛之后,先是愣了愣,嘴唇颤抖着,最后也只憋出了六个字:“黎某有负重托。”

梁辛一肚子话想问,可也知道现在急不得,对他点了点头,露出个笑容:“莫急,慢慢说。”

火狸鼠深深的吸了口气,提起了不少精神,这才缓缓的说道:“我便按照妖王的意思设计水潭,到了开工的时候,妖王觉得嘈杂纷乱,有违他的清净性子,就带着梁老夫人、曲老夫妇、六位青衣大人暂时搬出去住,他老人家一走,手下那群位大妖首领和帮不上忙的天猿宝宝也都跟着一起走了。只剩我带着族中能干活的劳力,在此开掘新水潭。”

说着说着,火狸鼠的嘴角眼角都一起向下耷拉,到最后干脆就是副哭丧表情:“能管事的,有威信的全都不在,可、可我哪管得了那群猴祖宗啊!”

猴儿谷挖潭,这项工程也不算小了,大妖们一推干净,自己躲出去,把干活的小妖全都交给火狸鼠,也不知道这些大妖是对火狸鼠太信任,还是对自家儿郎们的组织纪律太信任……反正这一个多月里谁都没回来看过。

谷里的天猿,要是没了大妖的约束,个个都是活阎王,工程没有一点进展,火狸鼠不敢管更管不了,出去找了三趟大妖但是路不熟都没到地方,着急带上火这才大病了一场。

他一躺下,外面的天猿就更肆无忌惮,一人一个主意,老大拿着铲子从这里刨了个坑,老二跑来指摘这个坑不够圆,老三拎着筐子又填上半坑土……好在这些猴子胡闹归胡闹,却也明白禁忌,没人去瀑布大潭惹事。

梁辛一群人面面相觑,全都是一脸的惊愕,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,过了一阵柳亦最先反应了过来,摇晃着脑袋笑道:“还是先去见见葫芦老爷吧!”

葫芦带着手下应该搬得不会太远,要找他对梁辛等人来说倒是不难,当即吐气开声:“弟子梁辛回山,求见师父!”按照修士的划分,梁辛现在身负三步大成之力,放声叫喊,就算有山峦阻隔,十余里之内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果然,片刻之后,熟悉的长啸声传来,葫芦纵声引他过去相见,可梁辛还没来得及分辨声音打哪来,谷里的猴子们轰然爆发出一阵欢呼,纷纷长啸和妖王呼应,就连羊角脆也扬起脑袋,发出一阵嗷嗷嗷的怪叫。

梁辛傻眼了,干脆先离开猴儿谷,一边喊一边找,柳亦和青墨随着他一起去找师父,小汐等人也跟着一起去请安,黑白无常留在屋里照看火狸鼠。

刚离开屋子,还没等出谷,几只天猿就追上来,它们不找梁辛青墨,是来找羊角脆过去帮忙的。

羊角脆这阵子和天猿们混成了一家人,现在心里固然舍不得梁辛,可又不想拒绝同伴,这还是梁辛第一次见它露出为难的神情,哈哈大笑着伸手一拍它屁股:“不用管我,您老先忙着。”

羊角脆还有些犹豫,直到梁辛告诉它最近先不离开苦乃山,小猴子这才满脸欢喜,从地上捡了个不知谁丢掉的破框子,跟着同伴跑了。

没有天猿们捣乱,梁辛没怎么费事就找到了师父,葫芦等人栖身在七八里外的一个小山坳中,虽然比不得猴儿谷清丽秀美,可也独有一番幽静。

只不过呼呼的拳脚风声,与山坳的清幽之意有些不搭调:一个天猿大妖正在训练六位聋子青衣,葫芦别的事情不管,但是对徒弟手下的试炼倒还算上心。

三兄妹一回来,在此栖息的三位老人就最先围了上来,梁辛知道他们的心意,当先讲出二哥已经‘返老还童’,曲老夫妇固然大喜过望,丑娘也如释重负,低声不停的念叨着老天爷保佑,认真、虔诚。

葫芦迈着四方步,微笑而沉稳的点点头:“不错,总算天随人愿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一个窈窕的身影从他身后伸出,琅琊喜滋滋的跳出来:“离人谷前阵子灵元震荡得惊天动地,是不是你们在那里打架,快说来听!”说着,上上下下把他仔细的打量了一番,又微微蹙起了眉心:“怎么……一个月不见,你好像长大了些?”

说话之间,撅起了红红的嘴唇,似乎老大的不开心。

丑娘也早看出来梁辛的变化,可一直没来得及插口,现在也跟着点头:“是变了,不过大了好,大了些好。”

梁辛也一起笑了,想把猴儿谷的惨状告诉师父,可几次开口都被葫芦不耐烦的打断,逼着他赶快讲故事。梁辛无奈,当即把离人谷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,因为老人都在场,其中的生死惊险之处都被他抹去了,即便如此,还是把两个老太太听得惊心动魄,一个不住口的谢老天爷,另一个没完没了的阿弥陀佛。

等他把自己的经历说完,都大半天过去了,葫芦老爷这才得知老窝已经乱套了,先是目瞪口呆,跟着带上那群大妖跳着脚的跑回去了。

片刻后,妖王的咆哮震裂苍穹……

当天开始,猴儿谷‘重整河山’,葫芦大人顾不得再‘天性沉清,见不得烦乱事宜’,带着手下大妖亲自去当监工。

小汐也并未多呆,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苦乃山,回去找指挥使报道。

去轱辘岛取回红鳞、找六百和尚还原余下骷髅、回乾山道找麻烦夺长舌查访神仙相、拜访何黎两家……梁辛身上还压着一大堆事情,可心疼着丑娘孤单,决定逗留一段时间再出去办事。

他们身上的通缉撤掉了,曲老夫妇过惯了富贵日子,打算重返京师,老两口竭力邀请梁氏随他们一起走,这是件好事,凭着曲老爷子的为人,凭着曲家在京师的势力,丑娘跟他们回去肯定是锦衣玉食。

可丑娘却不肯走,朴实人也有朴实心思,不是曲老夫妇不好,而是大家的差异实在太大了。

人家说的是漂亮官话,出口成章;她只会拗口的俚语土话,一点小事都要结结巴巴说个半天。人家是官宦出身,举止优雅做派十足,就算在苦乃山避难也做派十足;她祖上十代都是罪户,不懂礼仪只会干活,而且都是粗活。人家见识广博,谈吐间既有锦绣河山,也有小鲜悠趣;她大字不识,只知道裤子的补丁应该怎么打……和贵人相处她只有拘束,在梁氏眼中,曲老夫妇肯定要比猴子好,但是她和猴子呆在一起却更舒服。

梁辛也明白老娘的心思,不过猴儿谷虽然无忧无虑,但她一个老太太,又哪能一辈子都和猴子为伍。

倒是青墨想了个主意:请老娘搬到草原上去住。牧民的生活简单,但人情耿直豪迈,很容易相处,虽然条件艰苦了些,可是有阿巫锦照顾,一切都不用担心。果然,说了这个的想法之后,梁氏欣然应允,不过现在中土虽然春暖花开,草原上却还有些寒冷,三兄妹怕丑娘现在过去会不适应,当下商定,等夏季时节就带着丑娘搬家。

青墨和柳亦也不闲着,先送曲老夫妇回去,随后打算各自返回门宗,大司巫和老蝙蝠都在闭关,应该没那么快出来,可师父不出来,不代表徒弟就不用回去看。

临行前,柳亦和梁辛约好,等他回来后,两个人一起去轱辘岛拆红船……

随后的日子,梁辛主要也就做三件事,陪母亲说笑闲聊,指点六个青衣练功,再就是抱着玲珑玉匣琢磨,怎么才能用这个空盒子,送给乾山朝阳一场天大的空欢喜。

在算计里,朝阳历尽艰险得到玉匣,在打开前的瞬间,就是梁辛杀他的时候。这件事情说着简单,可朝阳也不是个傻子,这只盒子要怎么给,才能让他不起疑心,着实不那么容易处理,梁辛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。

羊角脆早就不干活了,天天黏在梁辛身上不下来。

脸婆婆也在闭关,一面养伤,一面帮梁辛‘养脸’。

让梁辛颇感意外的是,琅琊和丑娘相处的极好,每天都要共处好久,开始梁辛还以为妖女是见到自己回来,故意做作去讨好母亲,可后来一问才知道,四兄妹在离人谷的时候,琅琊每天都殷勤无比,陪着梁氏说说笑笑,无聊时还常常耍些小法术给老太太变戏法。

一晃半个月,日子过得平安喜乐,有了大妖震慑,小妖们也都老实了,猴儿谷的工程进展迅速,新水潭已经挖出了雏形,这天夜里,梁辛正仰望夜空,恨不得找出究竟是哪九颗星星要连成一线的时候,葫芦师父来了。

葫芦的脚步本来急匆匆的,可一进山坳,立刻又端起了架子,迈着四方步来到梁辛跟前:“跟我来,有件事刚好用来考考你!”

梁辛不明所以,跟着葫芦慢吞吞地往猴儿谷走去,其实爷俩心里都着急……几里山路,两大宗师高手硬是走了小半个时辰,琅琊见到有热闹,自然也跟了上来。

猴儿谷中亮如白昼,天猿们不知点了多少个大火堆,倒真映出一片连夜开工的繁忙景象,琅琊对着梁辛偷偷笑道:“天猿夜眼,偏偏还要弄出这番场面。”不用问,点火照明这种事情,肯定也是葫芦师父的排场,梁辛不敢笑更不敢搭腔。

所有的天猿,此刻都围在新挖的水潭旁,葫芦带着两个人,分开手下走了进去。

等到了新潭边缘往下一看,梁辛和琅琊同时抽了口凉气!

水潭还没有挖好,自然也不曾向其中注水,现在就是个大大的泥坑,深坑之下,赫然趴着一方巨大的石雕:赑屃负碑。

火狸鼠见梁辛来了,急忙凑上前低声交代:“昨天挖掘的时候,见到了碑顶,又忙了一天,挖出来这么个东西!”

葫芦一拉梁辛,说了声:“下去看看!”一起跳到了坑底。

赑屃体型宏阔,占地越有一亩方圆,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石料雕成的,在火光的映衬里,石头怪兽身上妖光流转,仿佛它是活的,时而诡异微笑,时而冷静沉思!

赑屃,龙九子之首,形若老龟天生负重,自古以来中土石匠都会将重要石碑的底座,雕成它的模样。

这座石雕也不例外,赑屃的背上,立着一座宏伟石碑,葫芦伸手指向石碑,语气清淡:“找你来,便是考考你的学问,认一认碑文。”

石碑正中龙飞凤舞刻了八个大字,另外左下还有两个小字应该是落款,梁辛才刚一看过去,就觉得这些字笔笔入刀,几欲飞旋而出,刺得他双眼生疼!

可上面刻的字是什么,他一个也不认识……

不止是他,身旁的琅琊也一样不认得,妖女双眉微蹙,眯起眼睛又仔细辨认了一阵,这才苦笑着摇头:“是古篆,距离现在太久了,根本不会有人识得。”

梁辛追问:“照你看,是多久以前的?”

琅琊依旧摇头:“这个说不好……应该是远古时吧。”说完,她顿了顿,换上满脸的坏笑,望向葫芦:“不过这碑文,肯定难不住您老。还要请您指点迷津呢!”

葫芦笑得一派轻松,微微点了点头,心说反正也没人认识,先赞了琅琊一句:“你这个‘指点迷津’,用得还算恰当。”说完又仔细数了数碑上的字数,这才沉声开口:“碑文上书:火尾天猿,德艺双馨!”

梁辛几乎憋吐了血,才总算没让自己笑出声来,琅琊则大声欢呼,连连夸赞葫芦学识渊博,冠绝中土。

葫芦也知道自己这个‘冠绝中土’来得不怎么光彩,很快就岔开了话题,对着梁辛吩咐道:“你看好了。”说完,猛的挥起一掌,重重拍在了赑屃石像的头上。

只听嘭的一声闷响,整座石像都颤抖起来,但妖王大人这足以开山断岳的一掌,竟没能把它打碎。

片刻后,石像停止了抖动,赑屃的额头上,更连一个掌印都没留下。梁辛咋舌不已:“这是什么石头,坚固的离谱了!”

葫芦师父却哼了一声:“你自己摸摸看吧!”

石像触手既不坚硬,也不冰冷,用力按压之下,还带着些许的弹性,梁辛越摸索,眉毛皱得就越紧,琅琊的神情也渐渐严肃,两个人对望之下,全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震骇!

葫芦等了一阵就不耐烦了,双手摸住赑屃的前掌上的一盏鳞皮,随后吐气开声,运足全力狠狠一扯,在令人耳膜发酸的摩擦声中,竟撕下了这片石鳞,抛给了梁辛。

梁辛接在手中仔细端详,鳞片漆黑如墨,韧却不硬,在鳞根处还牵着一缕皮肉,正隐隐透出一丝血迹……这哪是什么石像石雕,这头扛着大石碑的怪物,干脆就是一头真真正正的赑屃神兽!

见到梁辛和琅琊惊骇欲绝的模样,葫芦师父无比欣慰,笑得一派仙风道骨:“莫慌,我用妖元探过,这头赑屃早就死掉了,不过尸骨不化罢了。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90章 梁辛唱歌 下一章:第192章 血腥案子
热门: 芸芸的舒心生活 天舞纪·龙御四极 心理罪·城市之光 鬼眼新娘 瑶池地宫 少年侦探1:魔幻图书馆 大唐悬疑录:最后的狄仁杰5 羽系列 刑警手记之犯罪现场 秦时明月之夜尽天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