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梁辛唱歌

上一章:第189章 浮屠口诀 下一章:第191章 德艺双馨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北荒巫的修行,以丧门法术为主,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奇淫巧计,‘催眠’便是其中之一。

梁辛手下的六个聋子青衣,就是被这项奇术蒙蔽了心神,打从骨子里以为自己眼睛也瞎了鼻子也塞了。

‘催眠’法术,不仅可以控制心神、蒙蔽视听,还可以激发感情,刺激情绪,阿巫锦帮梁辛控制执念的法子,自然就是这个‘催眠’了。

北荒巫士中,精通催眠法术的人不少,青墨身后的胖巫士就是此中高手,可他帮不了梁辛,施展催眠必须以言语诱之,胖巫士汉话得实在差劲。

青墨简单的解释了两句,把梁辛听的目瞪口呆,胖巫士还当他不肯相信,伸手唤过郑小道:“草原,你懂话?”

郑小道笑着点头:“草原话我懂,你的汉话我可听不明白!”

胖巫士突然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,扬起一双又脏又黑的胖手,在郑小道面前轻轻摇晃,声音低沉却柔和,用蛮话不知开始说起了什么,片刻之后,另外两个巫士走到他们跟前,从鼻子里哼出了一个诡异却悠扬的调子。

青墨面露微笑,扬起左手高举过头,衣袖顺顺滑了下来,露出一截嫩藕似的小臂,随即手腕轻轻转动,带动着眉骨珠链哗哗轻响,给巫士的小调打起了拍子,阿巫锦仿佛马上就要盈盈起舞,说不出的好看。

说也奇怪,郑小道本来微笑的神情,随着胖巫士乌鲁乌鲁不停的蛮话,渐渐消失不见,跟着又从面无表情变成了难过、悲伤、苍凉,直到最后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。

梁辛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尾骨直接窜上了后脑——郑小道哭得实在太惨了,眼泪鼻涕流了满脸,声音没有片刻功夫就嘶哑了,手捂胸口蜷缩在地,时不时还会全身肌肉紧绷,突兀的抽搐几下。

等他哭了一阵之后,胖巫士双手猛拍,发出了几声脆响,两个手下和阿巫锦也同时收声,郑小道这才一惊而醒,看看左右,又低头看看自己,还哽咽着:“咋、咋回事?”

胖巫士呵呵一笑,对着身后两个巫士做了个手势,那两人又哼起了刚才的调子,这次不用胖巫士再说什么,郑小道马上开始第二次大哭。

青墨把郑小道弄哭了,自己倒挺高兴,走到梁辛跟前笑道:“怎么样,能帮你吧!”

梁辛没急着回答,而是从地上捡起一块土疙瘩砍向郑小道,后者完全不知道躲闪,被砸中了脑袋,哭得更惨了,梁辛这才皱眉道:“这项法术神奇,能刺激情绪,可是却失了神智,未必好用吧……”

青墨‘不学无术’,回答不了梁辛的问题,胖巫士转过头对他俩呜哩哇啦说了一大堆,结果连青墨都没听懂,更甭提梁辛了,这时候才想起来,‘翻译’还躺在地上哭呢,赶忙挥手打断了手下的调子,又把自己的话对着郑小道说了一遍。

郑小道用袖子使劲擦脸,帮着他们传译:“胖巫士说,他就是用我举个例子……你的情形比较复杂,要催发执念,还要保持神智,需要好好研究,他这就调精通汉话的巫士过来,边试边想办法。”

说完,郑小道抽搭了几下,对梁辛道:“这事没、没完!”

梁辛哈哈大笑,赶紧找了块布帮着郑小道一起擦脸,胖巫士催动法术,传讯草原调集帮手,本来正在跟着大祭酒一起会客的屠苏这时也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:“咋了,刚才哭啥呢?”

二祭酒的脸色惊疑不定,那么惨的哭号,他还是第一次听到……

与卸甲山城的恶战,众人都或轻或重的受了些伤,而离人谷的护山阵法未成,不是一般的空虚羸弱,梁辛等人怕还会有敌人袭击,干脆就在此修整一阵,等秦孑启动了旧的护山阵法再离开。

现在的离人谷,俨然成了修真道上最热闹的地方,自从八大天门宣布隐退之后,普通的门宗就不敢再来打扰,即便有要紧事也都是通过一线天来通传。但是这次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,还牵扯到三大天门间的煌煌恶斗,最后离人谷以完胜姿态亮相,普通的门宗实在不敢漠然处之,别家都去了自己不去,那岂不是向离人谷承认:我们和卸甲山城关系不错……

当然,即便他们登门问安,那些小门宗也不会大义凛然的说一声:我早就看卸甲山城不是个东西。

来拜访,只是传递一个友好的态度罢了。

另外几个天门也都派了重要人物过来,这些事情都由大祭酒去应酬,轮不到梁辛等人操心,他们也不打算露面。跨两看着正道人物来来往往,怕留在此处不方便,而且他身上也还担着不少缠头宗的闲杂事宜,和柳亦打了个招呼,就先带着手下回去了。

两天之后,胖巫士召集的帮手到了,秦孑扔下宾客,亲自把这些巫士引入篷滂小境,寒暄了几句之后,梁辛向大祭酒问起外面的情形。

秦孑笑容清淡:“村子里有户穷苦人家,谁也不愿和他们交往,结果这户人家的孩子考中了进士,一下子远亲近邻都来了。修真道的情形,也没太大区别的。”

梁辛、柳亦等人都笑了,秦孑的这个例子举得倒算恰当。

秦孑继续道:“卸甲山城派了人过来,没多说什么只把尸体领了回去,不过照我看,最近这阵子,他们是不敢再动手了,倒是荣枯道……”说着,她的神情变得郑重了起来:“他们的掌门亲自来了,仔细解释了他们发动柳暗花溟的缘由。”

按照荣枯掌门的说法,他们以独门法术探知,确确实实有股妖邪气焰从镇百山中喷涌而起,这是虐戾大妖成形的先兆,所以才发动了柳暗花溟,这其中,固然有轻视离人谷之意,但是的确没有杀伤离人弟子之心。

回想当时那道来得无比缓慢的柳暗花溟,和荣枯掌门的话完全能对应的上。

妖孽成形在即,但还不能稍动;而离人谷弟子长着双腿,大可一跑了之。

不过没过多久,妖气自己就消失不见,荣枯掌门只当是离人谷里的高手诛杀了妖怪,也知道自己这次行事孟浪,不仅登门道歉、解释,也着实送了份厚礼赔罪。

秦孑的心里也愈发怀疑,篷滂小境中是不是真的出了厉害的妖怪,而他们都不曾发觉。

梁辛皱眉问道:“会不会是小活佛?”

秦孑摇了摇头,语气笃定:“小活佛不是在离人谷成形的,他苏醒之日就是成精之时,只不过他的真元不是自己修行来的,所以要花上一段时间来归拢熔炼,起身得晚了些,而且,他是贪痴嗔三念所化,虽然不是祥物,可也不能算虐戾怪物。”

“或者……是我们恶战时惊动了小眼,把浮屠的气息散出来了一些?”梁辛开始瞎猜,青墨也凑过来,把声音压得极低:“别再是我哥吧?”

曲青石早已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地,全副心神都在体会自己体内的草木之力,没听见小丫头说他坏话。

秦孑叹了口气,又仔细回想了一遍当时篷滂小境中的情形,小活佛出世、牧童儿现身、曲青石一飞冲天,但是他们都不会有荣枯道说的妖焰,最终她还是摇了摇头,和大伙打了声招呼,离开了小境继续去应酬客人。

来自草原的巫士们也立刻忙碌了起来,胖子先把梁辛的情形向同伴交代清楚,跟着众人一起开口呜哩哇啦的大吵,而且一吵就是整整一天,郑小道算是明白了,修真的个个都是好体格,好精力,好嗓门……

转过天来,有精通汉话的巫士过来,开始给梁辛催眠,开场语言轻柔,让梁辛放松,跟着又有人上前轻哼古怪调子,梁辛这边还没感觉,郑小道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胖巫士这才想起来还没给他解咒,郑小道一听巫士哼哼就忍不住……

‘催眠’这项法术,对不同的人又不同的效果,一般而言,感情越丰富、感知越细腻的人,越接受法术,当然,法术能够成功施展还有个重要的前提,就是梁辛自己要主动配合,要是他不跟着巫士的引导去想,后面的人把鼻子哼破也没用。

北荒巫第一次给梁辛施术,也只不过是对他精神、感触的做个试探,并非马上就要帮他控制执念,梁辛渐渐放松,随着巫士的引导,心情越来越轻松,全身上下都软绵绵的舒服。

施术的巫士试探了一阵,回过头对着青墨点点头,示意效果不错,青墨满脸喜色,跟着又想起了什么,着急忙慌的拉过小汐,低声道:“你想让他做点啥,说点啥,现在都没问题。”

小汐愣了愣,皱眉琢磨了半晌,实在想不出要让梁辛干啥,最后犹豫着说道:“要不……让他唱首歌听听?”

青墨憋住声音,咕咕的低笑着:“我认识他这么多年,都没正经听他唱过歌!”说着,对巫士做了个手势。阿巫锦的胡闹吩咐,巫士也照办无误,当即软语引导。

片刻功夫,梁辛的笑容愈发浓厚了,对着巫士缓缓点头,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,生怕打扰了他。

只见梁辛深深吸了一口气,随即开口大声唱到:“西举哈亏巴波儿奔……”

小汐和柳亦目瞪口呆,跟着同时怪叫了一声,又惊又气。

青墨张大了嘴巴,几息之后哈哈大笑:“这是什么歌……”一面笑的喘不上气,一遍捂着肚子直跳脚。

北荒巫中修为最高的黑胖子,先是啼笑皆非,继而若有所思,最后脸色骤变!

以前梁辛高兴的时候,倒是哼些俚曲小调,但是哪会唱什么歌,在催眠法术中,轻飘飘的不知身在何处,听到唱歌,脱口而出的就是他在小眼里反复背诵,牢牢印在脑子里的那套浮屠口诀。

渐渐的,青墨也不笑了,神情凝重,目光里却还带着几分惊讶,所有的丧门弟子,包括黑白无常在内,此刻全都站直了身体,不敢发出一丝声响,生怕漏过了一个音节。

千多字的口诀,用不了多久就唱完了,施法的巫士一点没客气,直接要梁辛重唱,梁老三双目微闭,满脸陶然,又唱一遍、一遍,又一遍……柳亦和小汐对望了一眼,轻手轻脚的退开,找地方自己坐着去了。

要是白狼复生,不看只听,一定会以为‘天上人间’重现篷滂小境。

浮屠的这套口诀通传幽冥,请煞上身,其中所有的发音都是‘鬼话’,在丧门中只有极大威力的顶端法术,才会用到鬼话咒令,在场之人除了丧门高手就是鬼王弟子,全都是识货之人,很快就听出了门道,虽然还搞不清这个口诀究竟有什么用处,也都先记住了再说。

特别是小境中的几个巫士高手,他们接触‘鬼话’已久,本身又聪慧过人,在旁人耳中毫无意义、更无规律的发音,对他们而言却并不陌生,口诀虽然洋洋千字,他们想听上、跟上十几或者几十遍,也全能记得分毫不差。

梁辛把‘同一首歌’反复唱了几个时辰,巫士们这才善罢甘休,施术者让他停歇了下来,缓缓引导他脱离催眠,青墨平时迷糊,偶尔也挺聪明,趁着这个空子问柳亦跟前:“这个咒令,是梁辛在小眼里学的?”

柳黑子苦笑点头:“不错,是浮屠传下的。”停顿了片刻,又赶忙补充道:“老三说先别告诉你。”说完,使劲给小汐打眼色。小汐望天,假装没看见他。

两句话的功夫,梁辛已经醒了回来,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笑道:“全身上下一片轻松!”

话音刚落,青墨就跳到他跟前:“浮屠传下来的法咒,你干嘛瞒着我?”

梁辛一愣,跟着气急败坏的望向柳亦和小汐:“不是说好先不提么,你们怎么都告诉她了?”

柳亦和小汐一起模棱着眼珠子瞪他,片刻之后,小汐扑哧一声,笑了出来。

既然瞒不住,也就从实招来了,小丫头把口诀牢牢记在了心里,请煞口诀本身没什么,只不过梁辛柳亦不喜欢其中那股舍身杀敌的惨烈味道,不传青墨的原因也仅仅是一厢情愿的觉得,他们肯定不会让青墨走到这一步上来。

这个原因有些不讲理,但是却有情有心。

柳亦见到巫士们对‘鬼话咒令’如此看重,似乎想到了什么,软磨硬泡着找青墨又要了颗眉心珠,对众人说下去陪陪老叔,也不要梁辛跟着,自己又回到了小眼里,整整一天之后上来,整个人都变了副精神。

人间一天,便是小眼中的六年,不用说,柳亦在下面突破了蛊术心法,总算是和青墨齐头并进了,不过梁辛看他满脸窃喜,总觉得还有其他的事情,凑过去追问,可一向和他无话不说的大哥一反常态,大摇其头,一个字也不肯吐露。

他越不说,梁辛越好奇,满脸正色道:“你告诉我,我绝不会说给旁人听,青墨小汐二哥谁我也不说!”

柳亦斜忒了一眼,点了点头:“恩,你是不说,你唱!”

接下来这段日子过的风平浪静,既没见什么妖孽现身,也不见卸甲来攻。

巫士们每天都施术祸害梁辛,继而大声争吵。

要在激发情绪的同时保持神智,就比较困难了,另外还有其他的麻烦。催眠是为了让梁辛随时能够施展天下人间,可总不能派个巫士形影不离的跟着他,何况就算有人跟着,在开打之前先施术也不现实。

试炼了无数次,始终也未能成功,其他人都有些心灰意冷了,可黑胖巫士却琢磨出了一些门道:催眠法术对于梁辛而言,有些太‘过分’了。

这就好像一首欢快曲子,和一场黄粱美梦之间的区别。

欢快的曲子,能让人开心、兴奋;比起曲子,黄粱美梦的力道大了许多,会让人沉迷到无法自拔。催眠法术就是‘黄粱美梦’,它力道太大,使用之下便应了四个字:过犹不及。

催眠不好使,梁辛自己倒无所谓,既然外力帮不上忙,他就自己摸索吧。可胖巫士却耿耿于怀,不眠不睡始终皱着眉头,时不时找同伴低声商议几句……直到几天之后,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,对着郑小道说了两句,跟着取出了一根空心骨针和一只晶莹剔透的白玉瓶子。

郑小道接过骨针和瓶子,转头望向梁辛,笑得挺开心:“大巫师找你要一瓶子血,还说不必多问。”

梁辛端详着瓶子,大概和日馋里半斤的酒壶差不多大小,觉得还能撑得住,当下也真就没多问,将骨针插入血脉,引了满满的一瓶子血,同时还琢磨着,是不是给浮屠也弄点,他在底下多少年没开荤了……

一个月的时间转眼而过,离人谷的护山法阵成功启动,梁辛再次进入小眼,这时老叔已经醒了,叔侄两个分别的时间,按照凡间历法,也不过是一个多月,可一线之隔,便是匆匆百年!亲人见面,这番亲切和感动自不必说,风习习老泪纵横,最恨自己没办法上去,继续跟着梁辛,护着梁辛,侍候着梁辛。

数不清多少小心翼翼的叮嘱,梁辛耽搁了几个月的时间,陪着老叔说笑聊天,这才重新回到离人谷。浮屠应该和柳亦约定在先,上次柳亦下来究竟做了什么,不管梁辛如何询问,浮屠都守口如瓶。

浮屠的义气,那可不是盖的……

随后众人向秦孑辞行,胖巫士率领同伴返回草原,梁辛等人先回猴儿谷,曲青石有些担心卸甲山城会回来报复,带着牧童儿暂时留在了离人谷之内。而且,他刚刚得到草木之力和槐楼传承,对体内的力道还要再熟悉一阵,秦孑和木妖都能帮得上忙,再逗留一段时间两厢得益。

坐在小丫头的青黑战旗上,眼看着与镇百山渐离渐远,梁辛的多少有些感慨,四十多天之前,他初到离人谷的时候,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么多事情,十三蛮、大小眼、神仙相,九星连线、十二星阵、天下人间,还有二哥的一份天赐鸿运……有秘辛,有造化,有浴血苦战,有扬眉吐气,这四十天,可真真正正让他过足了瘾!

正魂不守舍的时候,和他并肩而坐的小汐突然咦了一声,跟着打了个响亮的呼哨,随即振翅声传来,一只白色的云雀穿云而过,落到了小汐的手上。

解下密函,小汐看了看,脸上显出了一份喜色:“乾山道封山,朝廷已经撤掉了对咱们的通缉,指挥使传令各州九龙司驻办,着力寻找咱们,即刻官复原职。”说完,又笑道:“恭喜柳大人,恭喜梁大人。”

梁辛挺客气:“也恭喜小汐大人!”

小汐大人嬉笑点头,抬手放飞了云雀,把螓首轻轻靠在梁辛的肩膀上,闭上了眼睛。

柳大人小声对青墨道:“慢点飞……也别浮着不动啊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89章 浮屠口诀 下一章:第191章 德艺双馨
热门: 京极堂系列01:姑获鸟之夏 花骸 天惶惶地惶惶 芸芸的舒心生活 武道狂之诗 龙蛇演义 国家阴谋2:英国刺客 生死河 心理罪前传·第七个读者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