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浮屠口诀

上一章:第188章 横行霸道 下一章:第190章 梁辛唱歌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几百年里,牧童儿都被须根用阵法与篷滂连成了一体,巨木的五感就是他的五感。

篷滂是镇百山的树王,离人谷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‘它的眼睛’,牧童儿自然也都清清楚楚,即便后来他被草木妖魂夺舍,也只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,元神仍在,依旧能通过篷滂感知外界。

直到最后,牧童儿所有的记忆,尽数归了曲青石所有……

迷离渊邪王殿中,须根夺取同伴真元,引来奎木狼反噬,重伤遁走从此消失无踪。

在消失之前,他曾经回过一次离人谷,带走了一个叫做茅吏的师弟。茅吏为人木讷,不谙世事,也从不曾参与正邪之争,只懂闭关清修,不过他对草木性子异常熟悉。

一直过了几十年,须根又悄悄潜回离人谷,没有惊动任何人,而是直接找到了当时的谷主。

说着,曲青石露出了个欣慰的笑容,不用问,他是在替牧童儿笑。

听说须根果然还没死,惊讶之余众人脸上的表情各异,秦孑和屠苏略显兴奋;小活佛有些烦闷的皱起眉头;梁辛却面色凝重,显得无比关切。他不在乎须根的生死,他重视的是须根怎么会学得师兄的天上人间。

那时候距今大约四百年多些,见到谷主后,须根从怀里取出了一颗好像番薯的东西,是种植物的根茎,牧童儿也是木行出身,什么奇花异草没见过,可他也不认得这块东西是什么。

离人谷主自然也是一头雾水,接过‘番薯’,不明所以的望向须根。

须根淡淡的说:“不用奇怪,这个东西是我和茅吏炼成、养大的,没有名字。”说着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份古怪的笑意:“莫小看它,它的肚子里蕴着三个半十三蛮的力道,还有……一道戾蛊!”

听到这里,梁辛略略一愣,随即恍然大悟,明白了须根化解奎木狼反噬的办法。

离人谷的实力有限,不能像卸甲山城那样发动整座门宗的力量来帮忙梳理真元。须根知道门宗帮不了他,所以另辟蹊径,用另外一个法子来自救:把奎木狼移出身体。

当年他在研究戾蛊夺力的时候,知道一种叫做‘阴沉木耳’的宝贝,能够让戾蛊转移。

这种宝贝当然找不到,但须根和茅吏都是木行道的大行家,两个人查阅古籍摸索着阴沉木耳的性子,在几十年里穷尽心机与手段,最终培育出这么一颗‘番薯’。

‘番薯’远远没有阴沉木耳那么神奇,更毋论像法宝那样飞出去伤敌,它只有一桩功效:容蛊,而且只能容不能放,戾蛊爬进去就难以收出来了,对于炼蛊之人而言干脆就是个废物,可在须根眼里,却是救命的宝贝了。

‘奎木狼’带着三个半蛮之力,顺利的被度入了这棵‘番薯’之内,须根在参透戾蛊夺力时可没想到,自己杀人、受罪,到最后不仅没能抢到修为,还连着自己那一蛮之力也一起赔掉了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块‘番薯’内蕴含的力量不同凡响,须根舍不得丢掉,带在身上又没用,干脆给自己的门宗送了回来。

当时须根的神情很有些匆忙和狼狈,放下‘番薯’之后,继续说道:“你们多用些心思,也许能解开‘番薯’里蕴着的巨力,其实,力道无所谓,倒是那份戾蛊性子,或许是道保命符。”

离人谷主急忙追问缘由,须根却没再解释什么,最后又扔下了句:“茅吏找到了个新玩意,忙得不亦乐乎,一时半时回不来!”随后他就离开了离人谷。

从那之后,须根和师弟茅吏就再没回来过,更没有他们一星半点的消息。

‘番薯’是宝贝,也是祸害,成了离人谷最核心的机密,只在新老谷主交接时口口相传。

接下来的事情,就算曲青石不说,秦孑、柳亦、梁辛这些心思机敏的,也能猜到了。

离人谷主得到‘番薯’,自然不舍得浪费了这件宝贝,前后两任,花了百多年的功夫,终于找到了汲取力量的方法,但是其中有个重要的前提,就是要化身成树,木妖帮他们解决了这个难题。

所谓参悟草木之意,只是个掩人耳目的借口,不过除了谷主之外,所有的离人弟子都被蒙在了鼓里。

戾蛊反噬,非得众人分担其中的力量不可,而且离人谷主也不是个贪婪之人,带着谷中弟子一起化作树形,所有树人的根脉,都与这棵番薯相连,在九十年里缓缓吸吮、炼化其中的力道。

屠苏忍不住吐了吐舌头,神情古怪的叹息着:“难怪一叶惊山这么厉害,至木生火,差点就把白狼烧死!”

先前白狼与树人高手那一战,便等若一方是五个十三蛮同心戮力,而另一方则是三个半十三蛮率领离人谷全部弟子施展大阵,不打个惊天动地倒稀奇了。

秦孑看事情,比着屠苏要更透彻的多,也随着他叹了口气:“更难怪,白狼花了几百年功夫,梳理好的真元会再度错乱、反噬。”

那一仗,树人高手用的是奎木狼蛊力,打到后来也激发了白狼体内本已蛰伏的戾蛊,这才又引起真元反噬,白狼虽然勉强取胜,可自己也不好受,战力更是大跌,最终被梁辛、大小活佛联手所杀。所以,曲青石在说须根时,一开始就忍不住感慨了句:白狼其实是被须根杀掉的。

事情说完了,须根舍掉了浩荡真元,却还传承着谢甲儿的魔功,依旧是独步天下的高手,可这几百年里也没有他的消息,显得有些蹊跷。

小活佛的神情倒是放松了下来,须根能舍力,自然也就不会再夺力了,否则还要去种番薯,岂不麻烦。他甩下了句‘有缘自会再见’,拉起憨子撒腿就跑,转眼消失不见。

梁辛不舍归不舍,可也打从心眼里替他们高兴。自从小活佛破茧而出,憨子的表情虽然没太多变化,但眉眼气度之间似乎明亮了许多,这才是他在世间真正的亲人!

曲青石的神情显得有些疲惫,‘树大招风’神通奇妙,可对真元地消耗也极大,他才得了传承不久,此刻清闲下来,觉得五脏六腑都有些空落落的难受,和大伙打了声招呼之后,闭上双眼静静修养;秦孑吩咐身后的弟子清理小境,同时修复篷滂大阵之前、那座已经荒废掉的护山法阵,旧阵荒废多年,阵基都残损了,要想重新开启,最少也得个把月的时间。

梁辛也伤的颇重,本来怕老叔看了会心疼,不敢马上下去。可转念又一想,老叔知道小眼和外面的时间差异,自己在上面耽搁一天,下面就是好几年的光景,这么长时间不见面,他更得着急,琢磨了半晌,还是找青墨又要了颗眉心珠,准备去小眼。

一听要去探望老叔,青墨、柳亦、小汐、黑白无常人人争先,甚至跨两、胖巫士和屠苏都跟着凑热闹,要一起下去,浮屠是个‘传说’,比大鹏、青龙都罕见,闲杂人等都想先去开开眼界。

梁老三吓得额头冒汗,忙不迭的摆手,他在下面和浮屠处的不错,大致不会被吃掉了,可远古怪物的脾气谁也说不好,这么一大票人都跟下去,说不定浮屠一吧唧嘴,全都给吞了,还不吐骨头。

青墨则紧紧攥住自己那串眉心珠链,急赤白脸地瞪着起哄的:“下去一个就得一颗珠子,这都是宝贝!”

秦孑却细心地多,从闹哄哄的人群里,把青墨、黑白无常和北荒巫士全都给拽了出来,摇头道:“别人都可以下去,你们修习丧家法术的人绝不能跟去。”

经她提醒大伙也都恍然大悟,小眼对阴丧之物异常敏感,只要抓走了就不放,梁辛因为带着一颗眉心珠都被拽了下去,修习阴丧法术的人,很可能下去就上不来了。

青墨自己去不了,立刻泼出了小丫头的蛮横性子,死死抓住自己的眉心珠链,对着跨两、屠苏等人大摇其头,坚定无比。争了半天,最后就两个人能下去,梁辛和柳亦,不过小丫头看小汐可怜巴巴的,又跟拔牙似的从自己的手链上分了颗珠子给她。

小汐的眸子一下子就亮了,青墨不等道谢,就咬牙切齿的说:“你要不嫁给梁老三,将来就得还我!”

柳亦哈哈大笑,小汐目瞪口呆,梁辛就像中了一箭似的,拉起小汐就朝自己打出来的山洞跑……

小眼还是老样子,老叔仍在白骨山中修炼,浮屠讲义气,再不想着吃梁辛了,只是对着小汐和柳亦流口水。

这趟下来就是为了报平安,小眼里有时间充裕,梁辛坐下来,把自己在上面的经历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,有柳亦帮腔,故事一下子精彩了十倍,浮屠听的津津有味,特别是知道自己成了‘九星连线,浩劫东来’之后,乐得眉飞色舞,骨海里不知道飞出来多少骨头爪子,噼里啪啦的乱拍一气,声势着实惊人,把小汐的脸都吓白了。

不得不说,小汐在失去睚眦力之后,越来越鲜活了,少女的性子里的俏皮、开朗、甚至胆小都越来越明显,梁辛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高兴,柳亦也感同身受,拍着他的肩膀叹道:“女人,本事可别太大!”

梁辛哈哈大笑着:“拉倒吧,青墨那脾气可跟本事没有一点关系!”

柳亦愣了愣,这才点头笑道:“也是哈!”

不管什么话题,都不可能缺了浮屠的,圆滚滚的脑袋也跟着柳亦一起摇晃着点头。

梁辛看着浮屠自得其乐并且真的乐在其中,心里很大的不是滋味,在脸上撑出了份笑意:“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,帮你离开这里?”

浮屠翻了翻眼皮,没直接回答他,而是反问:“我一出去,生灵涂炭,你不怕我吃人?”

梁辛刚刚那一问也是随感而发,浮屠这家伙确实招人喜欢,可真把他放走了也真格是个麻烦,搓着手心琢磨了片刻:“你要真能出去,就、就试试海鲜?”

浮屠吃人,但不是只吃人,他是什么都吃,只要是活的,有血有肉,就对他的胃口。

柳亦也随口笑道:“以后你主吃飞禽走兽,我们请指挥使帮忙和刑部去说说,把那些该千刀万剐的死囚弄来给你添菜!”

浮屠和梁辛聊了六十年,什么话题都说干净了,也知道朝廷、刑部这些事情,闻言后放声大笑:“除非从大眼处来一场大震荡,引得小眼松动,我才有机会出去,不过那样一来,中土便会天塌地陷,海水倒灌,那时候连朝廷都没有了,还能有刑部给我加菜?”

笑声滚滚,如雷浩荡,可浓浓的欢愉还是掩不住那份轻轻寂寥:“你们还是别盼着我能出去了……”

随即,浮屠收敛了笑声,转头望向老叔:“风习习倒是还有希望,关键是能不能找到让他还阳转世的办法,出去以后多用点心思,等他从白骨山里下来,好歹也是我浮屠门生,嘿,是一定要出去作威作福的!”

梁辛点头答应,跟着又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你帮老叔增强修为,他的修持越高,体内积攒的阴丧之力就越多,转生还阳岂不是越困难?”

浮屠斜眼撇嘴挑眉毛,表情生动:“修持、修为,就一定是真元?我帮风习习淬炼的,是他的心窍,绝不会影响他还阳!”一边说着,一边不耐烦的摇头,嫌梁辛小瞧里自己,更懒得解释什么叫‘淬炼心窍’,岔开了话题:“我听说,你有个妹妹,修习的是丧门法术?”

梁辛不明所以,点了点头:“她不敢来,怕回不去。”

浮屠笑道:“她要来了就肯定回不去,我有个口诀,你好好记下,等上去之后说给她听!”

两兄弟对望了一眼,皆尽大喜,忙不迭的答应下来,浮屠要传功法,这是青墨天大的造化。

浮屠却摇摇头,说的话有些莫名其妙:“我的法术,她都用不了的,这篇口诀也是你走之后我临时想出来的,不过……你们可也别盼着她用这道口诀。”

柳亦反应很快,几乎马上就明白了浮屠的意思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您传下的,是类似天魔解体那种玉石俱焚的功夫?”

浮屠怪眼一翻,嘴角又流出了一溜口水,喜滋滋的反问:“天魔?什么东西,好吃不?”说完,就开始念诵口诀,梁辛和柳亦一听就傻眼了。

西举哈亏巴波儿奔……口诀古怪执拗,前后上千个发音,根本就不是中土上的语言,想要说出来,舌头不知要卷多少个弯,比着西蛮、北荒的蛮话还要拗口无数倍,就算想要用笔记下来都不可能,至少一半以上的发音,根本找不到汉字对应。

两兄弟外加小汐也没别的办法,只能鹦鹉学舌,一遍遍的重复,一遍遍的纠正,这番痛苦实在无可言喻,小汐后死大悔跟他们俩下来了,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才总算分毫不差,全都记忆清楚。

浮屠查验了几次,确定他们真正记下了后,才给他们解释:“这是通传幽冥,请煞上身的咒令,前面在心中默念即可,但最后一个字,一定要用丧家修持大唱出来,才会有效果。”

说着,浮屠露出了个古怪的笑容,也不等旁人追问,就径自向下说道:“不是请煞上己身,而是上旁人身、敌人身!要想催动咒令,最少需要六步修为,请煞的代价是施法者一半的修为。敌人中煞,但战力却不会受到分毫的影响。”

柳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侧头一看,梁辛也直眉瞪眼,他们倒不怕这个口诀会对青墨有啥伤害,大不了上去不告诉小丫头也就是了,可哥俩实实在在心疼自己为了背‘西举哈亏巴波儿奔’花费的心血。

“不过,中煞之人,会有两个变化,”浮屠的声音里,透着股洋洋得意:“其一,他会生出一个诛杀请煞者的念头,不可动摇;其二,因为阴煞上身,他体内会盘结些无法察觉的丧气。”

小汐已经听傻了,全不明白这个咒诀的用处在哪,可梁辛和柳亦再稍加琢磨之后,却都苦笑了起来。

梁辛看小汐欲言又止、满脸疑惑的摸样,心里老大不落忍:“还不明白?”

小汐摇了摇头,随即展颜一笑:“若不方便,也不用告诉我。”

柳亦苦笑着搭腔:“也没什么不方便的!这个咒令不难解!以后青墨遇到厉害的仇敌,打不过人家,无奈之下将对方引到镇百山,随即发动咒令,敌人中了煞,脑子里更多出了一份杀她的决心,青墨则丢了一半的修为。”

梁辛接着大哥的话向下说:“可敌人不知道自己身体已经里多了一份阴丧气,而且一心想杀青墨,青墨要做的,就是将他引到小眼吸煞的范围之内!”

说到这里,小汐恍然大悟,敌人因为身怀丧气会被小眼吸进来,浮屠当然能认得出这个人是中了自己传下的咒法,拉住他说会话然后一口吞掉。

小汐轻轻呵了口气:“这个咒法的设计,也算得上匪夷所思了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她又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青墨修习阴丧功法,引敌人过来,自己岂不是也会掉进来?”

浮屠从旁边点点头:“所以说,你们也别盼着小丫头能用到这个咒令,她下来容易,出去可就难了!”

梁辛叹了口气,和柳亦对望了一眼,兄弟俩同时站起来,对着浮屠躬身施礼:“前辈费心了。”

浮屠一笑,有些懒洋洋的回答:“我能帮你们的,也就这么多。”

梁辛站直了身体,又琢磨了片刻,猛的一跺脚,对着浮屠说道:“我怎么觉得……你传这个咒法,主要还是想给自己添菜呢。”

……

凡间一天,小眼六年,梁辛也算不清楚自己在下面呆了多长时间,不过因为背口诀的缘故,至少耽搁了几个月的光景,身上的伤也好了许多,只可惜老叔始终还在骨山中修炼,不得脱身,明知梁辛来了,却没法睁开眼睛看一看。近在咫尺,却难有只言片语,让梁辛怅然若失,又耽搁了一阵,三个人还是告辞离开了。

上去的时候,三个人商量着,要不要把浮屠的咒诀传给青墨,小汐自然无所谓,梁辛和柳亦却觉得心里不太舒坦。

按理说这个法术关键时刻能够保命,可后果也严重的很,青墨又是他们最小的妹妹,三兄弟的心尖尖,梁辛也好,柳亦也好,还真舍不得把这道透着股惨烈味道的咒诀传给青墨,商量了两句之后,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干脆说好,让曲老二去拿主意,反正最近这段时日青墨也不会有啥危险。

他们回到离人谷的时候,上面也才刚刚过了一个多时辰,但是已经有不少修士上门了。

在打完柳暗花溟之后,‘槐楼’、北荒巫、活佛十一先后表态,正经给败絮其中的离人谷镶了个金玉壳子,别说普通的门宗,就连另外那几个天门都不敢怠慢,重要人物纷至沓来,即为示好,更为打探。

这些事情都由秦孑去周旋,曲青石等人全都不露面,就在篷滂小境里修养,青墨见他们这么快就回来,倒是有些意外,问梁辛:“没在下面修炼么?还以为你们最少也得几天功夫才回来。”

梁辛摇摇头,指了指小汐:“她怕老。”

小汐乐了,梁辛笑着继续道:“我再修行,不是靠磨时间了,留在下面也没用。”

星阵上,他能打出十二阵是封顶的极限,再要突破真月、三十阵连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要是硬来,他在小眼中耗上几百年也未必能成功,再爬上来可真成老头子了。

至于天下人间,他要摸索控制执念的办法,小眼里暗无天日,更平静无澜,耗多久也没用。

刚打完白狼的时候,大伙都存了满肚子的问题,梁辛在说小眼经历的时候,对功法只是一带而过,现在才简单的解释了几句,小丫头这才知道,梁辛的天下人间,还不是想打就能打的。

就在这时,胖巫士突然走上前来,对着他们呜哩哇啦的说上了一段蛮话。

青墨大概听懂了,先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胖巫士:“这也行?”

在对方笃定点头之后,青墨的眼睛亮了,伸手拍了拍梁辛的肩膀:“算你走运,阿巫锦找人帮你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88章 横行霸道 下一章:第190章 梁辛唱歌
热门: 盗墓往事 秦时明月之亡秦必楚 三幕悲剧 恐怖女主播 宜昌鬼事2:八寒地狱 密室之不可告人 黄河鬼棺 茅山后裔之建文谜踪 逍行纪 死亡螺旋